细数全球著名单身男女:威廉王子最抢手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1:36:53

当晚,这场以品牌力量为主题的“对话——民营企业家沙龙”吸引了近千名企业家和听众。慧聪国际资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郭凡生说,我国民营企业做品牌不能急功近利,这种急功近利心态是创牌的大忌,它不仅害了品牌也害了企业。他说,大家都知道,我国曾出现“秦池”“爱多”等“著名”品牌,本来这次公布的最具竞争力50强企业中也应该有他们的名字,但如今早已销声匿迹。为什么这些声名一时的品牌生命力如此脆弱?究其本质是我们的民营企业家在做品牌的过程中,只看重眼前的市场和利益,这种急功近利心态最终害了品牌和企业。

他说,目前我国许多民营企业做品牌都存在着急功近利心态,在认知程度上局限于做品牌就是为了市场,为了马上赚钱,顾眼前而不考虑长远,对品牌的高目标指向缺乏明确认识。其外在主要表现是,好炒作成了企业提高品牌知名度的惯用手段。“秦池”“爱多”等“泡沫”品牌,说倒就倒,正是前车之鉴。他认为,品牌是“人品”“产品”“企品”的合一,要靠科技创新,靠文化力支撑。要想打造国际品牌,对我国民营企业来说,首先要调整和改变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

2004年12月21日上午7时30分许,常德桥南市场发生特大火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87亿元。

2004年12月23日,特大火灾事故嫌疑人胡爱群(9561号门面业主)、杜新华(业主胡爱群之夫)被刑事拘留。

2005年10月17日,胡爱群被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赔偿常德桥南市场开发总公司经济损失2787万元。据悉,这是湖南省迄今最大一笔个人赔偿金额,这样的个人赔偿额度在全国也少有。

随后,此判决引起广泛争议:一个小店铺的个体老板如何赔付巨额损失?如果赔付不了,判决如何得到有效执行?桥南市场失火的责任仅归一个粗心个体老板承担吗?10月31日,记者就此赶赴常德采访。

2004年12月21日上午7时30分许,常德桥南市场发生特大火灾,市场内5栋建筑全部烧毁,受灾经营户达5600多户,直接经济损失达1.87亿元。

经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组调查,经营电子通讯器材的该市场9561号门面店主杜新华、胡爱群夫妻俩事发一个多月前买了一台安全性能较差、品牌不明的电视机来作经营广告宣传。去年12月20日下午,该市场突然停电,杜某、胡某在未关闭门面电源和电视机电源的情况下匆忙离开市场。次日上午7时许,市场统一送电,不久杜、胡未关闭电源的电视机通电起火。恰巧这天他们来市场营业比往日迟些,以致店内起火他们还全然不知,结果酿成大祸。

10月31日上午11时许,在位于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法院对面的湖南先锋律师事务所内,刚被“取保候审”的胡爱群的丈夫杜新华,正与其辩护律师张先武商谈着上诉的有关事宜。

肤色黝黑的杜新华一见到记者,就将妻子在狱中写下的“我的人生噩梦”拿出来,以见证这段不可磨灭的记忆:“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父母那焦心的脸庞,孩子那盈盈的泪水,爱人那悲戚的眼神,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整个桥南市场遭到了重创,上千经营户的财产化为乌有,其惨况令人寒心,我的心在发抖......”字里行间中,流露出一股无奈的悲凉。

上有八旬老父母,下有还在读小学六年级的女儿的杜新华,提起失火一事就直摇头。正是由于“特殊”家境,他17岁的大女儿已经外出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如今,杜新华经常独自静坐在乡下的老屋内发愁,看着发黄的蚊帐,想着还在高墙铁网内的妻子,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

1999年,桥南市场电子通讯城一外地老板将铺面(即桥南宾馆地下一层9561号门面)转让给了胡爱群,经营小电器和配件维修。经过夫妻俩的努力,他们的生意一天天好转。但桥南大火粉碎了两人所有的美梦。

杜新华介绍,在发生火灾的前一天,因为市场停电,他们便离开了店铺,当时“好像是关了电源”的,由于是在离市场比较远的地方租房住,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第二天稍微来迟了。2004年12月21日上午7时30分许,他与妻子赶往店铺时,才发现市场已经着火,道路已经被公安武警封锁,一时间无法进入市场,只能站在人群中老远地关注着火势动态。两天后,公安部专家认定火灾源于其店内“电视机故障”,还没来得及去市场查看店铺损失的他们,便被当地警方拘留。“我们根本想不到,是我们店子起的火。”杜新华如此说道。

在火灾发生后,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专家组的《关于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桥南市场“12.21”火灾原因认定意见》出炉,认定火灾源于桥南市场工贸城一层东侧的新华电子器材通讯供应站(即桥南宾馆地下一层9561号门面)北侧,起火点位于该门面的西北角,火灾原因为该处通电状态下14英寸彩色电视机内部故障引起火灾。

随后,胡爱群等人因涉嫌犯失火罪,被鼎城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胡爱群犯失火罪,并以常德桥南市场开发总公司失火财产损失赔偿为由,向鼎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鼎城区人民检察院认定胡爱群在未关闭门面电源和电视机电源的情况下离开,才引发次日“彩电在通电状态下内部发生故障起火”,从而造成了整个桥南市场被毁,造成1人死亡,直接财产损失1.87亿元,其中在湖南常德桥南市场开发总公司名下的国有财产损失共46464771元。

鼎城区人民法院认定胡爱群犯失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赔偿桥南市场开发总公司损失2787万元。

对于被鼎城区法院所指桥南大火“元凶”——胡爱群的14英寸彩色电视机,由于该电视机是“组装的杂牌货”,胡爱群已经无法找到卖家,相关部门无法起诉电视机厂家,胡爱群只能独自面对这笔天价赔偿。

鼎城区法院认为,胡爱群在市场停电下,未关闭处于使用状态下的电视机电源而关店离开,没有尽到安全用电的常识性义务,“应当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引起火灾而没有预见”,以致引发火灾,其行为构成失火罪。

而胡爱群的辩护律师张先武表示,失火罪是属于过失犯罪,其特点就是行为人在主观上首先应当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严重火灾或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但公安部的高级专家只能指出“是处于通电状态下的彩电因内部故障而引起火灾”,对于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胡爱群显然无此预见能力,其主观无犯罪过失。

法院认为,以现在的技术手段或现有的证据,的确不能说明电视机因何失火,但“本罪的成立不要求胡某对这一现象能预见”,胡某在店铺密集的地方使用非正规厂家出产电视机,应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引发灾害事故。

辩护律师张先武介绍,他查询了国内一些品牌彩色电视机的说明书,都未强调和要求使用者不使用电视机时须关断电源,且桥南市场管理方也未要求经营户停业前关掉门面内的电源,胡爱群未断电视机电源的行为合法合规,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不属犯罪行为,不构成本罪。

而法院认为,“构成本罪的过失行为并不要求必然违法违规,正常的行为亦可构成本罪”。

而张律师认为,违法违规行为不一定构成犯罪,但犯罪行为必然违法违规,正常的行为无疑是合法行为。

张律师认为,被告人胡某未断电源行为与火灾无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市场无休止扩建门面、消防整改不到位等是造成桥南市场火灾巨大损失的重要原因。

而法院则指出桥南大火的起因是其电视机故障引起,其未断电行为与火灾的发生有直接联系。对于辩护人所提桥南大火系多因所致,法院不予采纳。

但记者在该案件的判决书上发现这样的字句:“本次大火的酿成系多种原因所致,故对胡爱群予以酌定从轻处罚。”

审理该案的鼎城区人民法院审判员徐志敏介绍,桥南大火的直接原因是店主胡爱群的电视机发生内部故障,大火造成1人死亡,直接财产损失1.87亿元,其中在湖南常德桥南市场开发总公司名下的国有财产损失共46464771元。由于火灾的直接原因是电视机起火,所以判定其赔偿“60%的损失”,即赔偿桥南市场开发总公司损失2787万元。

张先武认为,胡爱群的主观上无法预见自己的行为会危害公共安全,不构成失火罪,不应承担经济赔偿。

徐志敏表示,他知道对方根本无此赔偿能力,但“因依据有关法律条文是应该判处对方赔偿巨额损失”,这是为了表明我国法律的严肃性。

张先武认为,此次法院判处个体户承担如此大的火灾损失,很明显是将赔偿矛头指向个人,转移其他受损者的索赔视线。火灾损失如此巨大,与一些政府部门的不作为有不可分割的联系,赔偿责任应该由这些部门承担,而非无赔付能力的个人。

据悉,在火灾发生后,中共常德市委决定免除吴生元同志的鼎城区委书记职务。另外鼎城区一些相关部门的领导也因此受到处罚。“如果不存在不作为的话,他们也不会被处罚了。”知情人士如此说道。

有遭受损失的经营户表示,此次巨额赔偿根本就是“作秀”,因为个体店主根本无此偿还能力。

徐志敏介绍,这是湖南省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个人赔偿金额,在全国也少有。其判决是根据我国相关法律,不存在作秀行为,只要“对方有一点赔偿能力,就要赔偿一点”,当然法院会保证对方最起码的生活资料供应,如果确实毫无赔付能力,可以向法院的执行机构提出“暂时中止”赔偿,等有赔付能力后再执行判决。

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负责人认为,关于此案,鼎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是比较公正的。桥南大火是因胡某的个人原因引起的,要求对方赔偿2700多万是根据火灾损失额度而定的。虽然因对方经济能力有限,无法赔付火灾损失,但出于法律的严肃性,“应该如此判决”。被告无赔偿能力,使得判决无法执行,这也反映了我国法律的“无奈”。目前,在全国各地已有的判例中,我国还存在许多被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的人,无法对相关受害个人或企业进行赔偿。

中南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博士王飞跃认为,如果火因确实是“电视机的内部故障”引起的,可以说是“不可预见的”,所以对方不构成失火罪,但还是应该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另外,因为市场消防设施不到位、消防通道被占用等火灾隐患,也是造成火灾巨大损失的重要原因,作为市场管理方以及相关政府机构,应该承担大部分的责任。

从法律角度上看,判决结果与执行结果不相矛盾,如果被告无赔偿能力可提出暂时中止赔付。对于这种情况,他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建立“政府保险制度”,由国家机构向市民收取一定的“风险金”,一旦出现被告无赔偿能力的事情,此类基金能给予帮助,让遭受损失的人得到一定的补偿。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朱秋莲副教授认为,此类判决是无意义的,因为被告胡某根本无法赔付,法院也无法执行判决。常德桥南市场的火灾是多种因素造成的,应该由市场管理部门以及政府职能部门共同承担相关责任,而非胡爱群个人。这也表明,我国法律制度建设远远落后于经济建设,在相关制度上存在漏洞,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常德桥南市场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融购物、信息、展销于一体。有“湘西北第一市场”之称。这里云集来自全国29个省市120个县的2万多名个体商户,交易辐射湘、鄂、川、黔、滇等全国19个省市120多个县市。

整个桥南市场年成交额近百亿元,年完成国税1000万元,地税800万元,接近鼎城区财政的1/4。

据湖南省消防总队提供的信息,常德桥南市场连续多年被列为湖南特别重大火灾隐患单位。

2004年3月起,湖南省政府挂牌督办的9处重大火灾隐患单位,桥南市场正是其中之一。公安部督查组专赴常德检查该市场。公安部消防局随后发布的消息称,桥南市场存在多处消防隐患,并作出最严厉指责:桥南市场在规划和建设之初,均未经消防设计、审核就擅自施工,工程竣工后未经消防验收就投入使用。具体负责桥南市场东大门改造工程报批手续的曾良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

独家声明:《法制周报》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九年前,24岁的付敏海因涉嫌犯罪被伊春市公安局伊春分局刑警队传讯。11天后,付敏海因全身软组织损伤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死亡。

九年多来,付敏海的父母为了替儿子讨要公道不断奔波。目前,检察机关已指控当年的办案刑警谭晓波、宋林涛使用肉刑逼取口供,造成付敏海死亡。今年9月1日,法院一审判决宋林涛犯刑讯逼供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而另一个涉嫌犯罪的警察此前在被决定收押到看守所的当日,竟然从伊春区人民法院逃跑,至今不知所踪……

1996年1月26日,是让孙慧贤老两口终身难忘的惨痛的一天。“我们家的悲剧从这一天就开始了……”已满头白发的老人孙慧贤含泪告诉记者。

据孙慧贤回忆,那天下午,其小儿子付敏海被伊春公安分局刑警队二组探长谭晓波及警员宋林涛等人抓走,理由是刑警队接到群众举报,付敏海、臧清远、杨洪波等六人在伊春区、铁力市、长春等地涉嫌盗窃、抢劫、强奸。

当年2月6日,也就是付敏海被带走后的第11天,探长谭晓波突然让付敏海的哥哥去看望付敏海,并告知付敏海水肿无尿、病情严重,让其掏钱为弟弟治病。

据付敏海的哥哥介绍,当日他在伊春市第一医院看到了遍体鳞伤的弟弟。当时弟弟神志清醒地对他哭诉:“他们可把我打坏了,不按他们的意思说就打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得说,谭晓波和宋林涛打得最狠……”

当日17时,在付敏海哥哥的再三恳求下,警方将付敏海转至伊春市林业中心医院。经抢救无效,付敏海于22时38分死亡。医院诊断其为多发性软组织损伤,急性肾衰、右心衰。

据伊春市人民检察院的一份资料显示,1996年2月13日,伊春区人民检察院曾对谭晓波、宋林涛涉嫌刑讯逼供进行立案侦查。“但此案立案侦查后一直没有结论,谭晓波、宋林涛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孙慧贤对记者说。

据孙慧贤介绍,春节临近却痛失爱子,她伤心过度心脏病发被送进了医院,出院后她的头发就全白了。儿子被带走时还是好好的,怎么11天后就突然死了呢?既然已经对涉嫌犯罪的民警立案,为什么迟迟不做处理呢?从此,孙慧贤和老伴踏上了为儿子讨要公道的奔波之路。

刚开始,他们奔波在伊春市公安局和检察院、信访部门之间,但一直没有结果。

孙慧贤说,1998年,一位领导曾来伊春市视察,谭、宋二人担心孙慧贤夫妇会告状,竟然派人将孙慧贤一家看管起来。后来,老两口开始到黑龙江省信访办、省人大、省人民检察院、省政法委等部门不断上告,各部门均给予回复:交由伊春市有关部门处理,但还是没有任何结果。接下来的几年,孙慧贤和老伴去了十几次北京,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国家信访办递交控诉书。在老人家里,记者看到了厚厚一堆上访通知单、上访回执和处理来访介绍信。

2004年夏季,孙慧贤老夫妇的二女儿到北京工作,将父母接去。当年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信访部门致电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督办此案,省人民检察院要求伊春市人民检察院对此案依法查办。

经检察院审查查明,1996年1月26日22时许,谭晓波、宋林涛曾对付敏海等人进行讯问,并对付敏海使用肉刑逼供。谭、宋二人曾用木棒殴打付敏海,造成其四肢、腰部等多处软组织损伤,促使其间质性肾炎发作,于1996年2月6日经伊春林业中心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0月25日晚,记者见到了原伊春市第一医院外科的李医生。据李医生证实,1996年2月6日,付敏海被送到医院时,浑身青紫,脸和脖子已变形,腰、四肢、胯、腹及背部等大面积皮下淤血,阴茎及阴囊青肿紫大。现场很多围观者都目睹了付敏海当时的伤情,后来也为此打了证言。

据李医生介绍,当时刑警队探长谭晓波坚持不让外伤很严重的付敏海住外科,让其改挂内科。内科医生不收,谭晓波干脆将付敏海送回看守所。

据看守所留下的记录显示,1996年1月27日21时,付敏海被谭、宋等人送至看守所,看守所值班人员发现付敏海伤势严重,当即提出拒收,并要求刑警队给予治疗,同时向所长做了汇报。后谭、宋二人硬将付敏海留在看守所后离开。次日,经看守所医生检查,付敏海有血尿并且外伤严重。看守所再次要求伊春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带此人去医院治疗。2月6日,刑警队将付敏海带走。当日,付敏海不治身亡。

记者看到,200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付敏海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导致大量有害物质分解及代谢毒物产物入血,在经由肾排泄时对肾功能和结构产生损伤,是导致付敏海急性肾功能衰竭发生的主要原因。

2005年4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文政审查意见为:付敏海因外伤体表较为广泛的软组织损伤引发肾功能不全,因未及时医学治疗,及其肾脏本身存在间质性肾炎的病理基础,用药中存在的问题,加重、加快了肾功能不全的病情发展,最终导致死亡结果。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