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副总统宣称将动用全部军力捍卫油田主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11:39

许多人都是零存整取,我呢,是整存整取。就是每个月都存一个固定的数,都定一年期,一个月一张单子,前几年银行利息高,这种“笨”办法,多得了不少利息呢。我还尝试着炒过一阵股票,但没挣到什么钱,所以就马上收手了。现在买一些基金,买之前很慎重,不同的银行出售不同的基金,我总是对比几家后才定下来。几年下来,买的基金基本都能赢利,比银行利息还高了不少。

老公说我最财迷的表现,莫过于买彩票了。这几年,我家买彩票没少花钱,倒也中过几次小不溜丢的奖,于是更助长了我买彩票的信心和决心。尤其有一次,只差一个号和一等奖擦肩而过,得了三千多块的二等奖,我更坚信离五百万的大奖只有一步之遥了。于是,买彩票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且不止一次和老公兴奋地探讨过中到百万大奖后要做什么。比如,要买一个带院子的大房子,院子中要种许多漂亮的花和一些蔬菜,院子的栅栏全要刷成白色的,住的屋顶要尖尖的红色屋顶,里面每一间做什么用、如何布置等等。然后就是拿上钱,全家一起畅游世界各地。老公看我一脸兴奋和陶醉和样子,不忍心泼我的冷水,所以一直让我把这个白日梦做了下去。

我老公常说:“家有财迷老婆,日子过得很滋润很惬意!”虽然,有时候可能用大把的金钱能买来快乐,但是,用有限的金钱加上灵活的头脑,更能使日子过得津津有味。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会了珍惜、知足和感恩!

2月27日上午11点,家住国营公爱农场龙潭派出所的副教导员史某,在自己的新居里摆了70多桌酒席,宴请了600多人,以庆祝乔迁之喜。前去参加宴席的群众,都纷纷拿出红包献彩礼,多则几百元,少则五十元。

当记者把史某办酒席的事情反映给龙潭派出所麦所长时,麦所长告诉记者:“我们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2月27日上午,家住国营公爱农场的黄先生向本报反映,龙潭派出所的副教导员史某,刚刚盖好了一套新房,为了庆祝乔迁之喜,史某决定在2月27日上午11点,在自己家的新居里,举办喜宴。上午11点的时候,酒宴正式开始,参加宴会的多达六七百人,每人都纷纷拿出红包献彩礼,多则几百元,少则五十元。他觉得史某的做法非常不合理,便向本报投诉。黄先生生气地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国家公务人员,应该注意自己的影响,而史某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家大办酒席,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接到黄先生的举报,2月27日中午,记者来到国营公爱农场。记者在国营公爱农场的门口,看到了史某的新居。该新居是两层白色的楼房,总面积约为400平方米。一楼门口和二楼,都挂满了用红色的绸布料制作的礼花,门口都贴满了喜庆的对联,一楼门口的道路旁边,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铺着一张大大的红纸,桌子旁边围满了献红包的群众,大家多则几百块钱,少则五十块钱,几个人正坐在桌子旁边,收取红包、登记姓名,忙得不亦乐乎。一楼门口还摆着10几张桌子,一些前来庆祝的人在喝酒吃饭。

记者装成一个从外地来海南农场收购青枣的商人,来到史某的新居门前,称要找一家饭馆吃饭。得知“客人”来新居吃饭,史某一家人热情地招呼记者进去。史某的妻子告诉记者,他们刚刚搬了新居,很多亲戚朋友前去庆祝,他们就在新居里举办了这场喜宴。记者走进去一看,一楼的大厅里摆满了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挤满了前来道喜的客人,大家纷纷举杯庆祝。记者接着悄悄上了新居的二楼,发现二楼同样摆满了桌椅,坐满了客人,到处弥漫着欢乐喜庆的气氛。记者顺着一楼房间的后门走出去,发现院子后面对着一个大锅和一些做饭的炊具,几个人正忙着洗刷餐具,继续不断地供应酒菜。

针对史某举办乔迁喜宴的问题,记者悄悄地采访了几位前来参加宴会的客人。其中一个不肯透露姓名的客人告诉记者:“我是从外地来到国营公爱农场干工的,出门在外很不容易,这次史教导员举办这个宴会,我来参加一下,这样以后可能会好办事一些。”

另有一位客人告诉记者:“我们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公爱农场的,平时都认识史教导员,我和他也是好朋友,他举办乔迁喜宴,我当然来捧场了。”还有客人对记者说:“看着别人都来参加喜宴了,我也来凑凑热闹,送个红包,毕竟是史教导员举办的宴会,和派出所搞好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关于史某举办乔迁喜宴的问题,记者找到国营公爱农场街上的一些居民了解情况。居民周某告诉记者:“史教导员作为派出所的领导干部,搬新居举办喜宴,很多人前去送红包庆祝也是一个正常的事情,毕竟大家都是当地的,这样能够和他加深感情,以后更好相处一些。”

针对读者举报的举办乔迁喜宴的问题,2月27日下午2点,记者采访了史某。据史某介绍,他的这套新房子刚刚建好不久,本来他不想办什么酒席,但是如果搬家不办酒席的话,亲戚朋友们会说他,再加上他的妻子坚决要求举办酒席,以庆祝乔迁之喜,所以就举办了这场宴会。

史某告诉记者:“这次参加我的搬家喜宴的,基本上都是公爱农场里面的亲戚朋友,一共摆了70桌左右的酒席,总人数有600多人。我也知道政府部门对举办宴会有一些限制性的规定,但是请了这个人,不请那一个也不太好。这也是当地的一种风俗吧,大家在一起喜庆一下。”

针对史某在自己的新居里举办乔迁喜宴的问题,记者采访了龙潭派出所麦所长。麦所长介绍,2月27日,他到海口有事,没有回派出所,所以一点也不清楚史副教导员举办乔迁喜宴并收取红包的事。当记者把群众的反映以及调查了解到的详细情况向麦所长介绍以后,麦所长告诉记者:“我们派出所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也不清楚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等调查清楚有关情况以后,纪检部门可能会根据有关情况作出相应的处理。”

针对史某在自己的新居里举办乔迁喜宴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诚华律师事务所刘洋律师。刘律师认为,根据我国《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应该保持自己的职务廉洁性,禁止通过婚丧嫁娶、新居搬迁等方式,大办酒席来收取钱财。本案中的史教导员,作为人民警察,更应该在平时自己的生活上克勤克俭,而他利用新居搬迁的机会,举办了70桌左右的酒席并收取红包,已经违反了《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等法律法规对国家公务员廉洁性的要求,也违反了党的纪律,是不妥当的。

本报综合消息一个31岁的深圳男金领,爱上一个35岁的农村已婚保姆。近日,深圳新闻网一篇文章引来近万人次阅读,让这个现代版“灰姑娘”的爱情故事满城皆知,争论不休。

为了求证事件的真实性,记者联系到了论坛的楼主莫女士,22日莫女士打来电话:“我对我帖子的真实性负责。小刘就是那样对我讲的。当事人小刘就在电话机旁,你可以向她求证。”在莫小姐的要求下,小刘接过了电话筒。

“我是四川人,来深圳三年了,一直在莫小姐家里做保姆。因为婆媳不和我跟老公两次差点离婚,我受的伤害太大,才来深圳的。”

“我不想谈这个事,我现在心很乱!现在不是时候。他没有骗我。我跟小莫讲的都是真话。”

“想。但如果我跟他结婚他却不能幸福,结这个婚又有什么意义呢?”电话立即挂断。

我家的钟点工,在我家做晚餐已近3年,年前告诉我有一位单身白领喜欢上她。小伙子开着别克轿车,买了香蜜湖的大房(我家阿姨给他打扫卫生认识的),只有一位老母亲在北京。

我们简直不敢相信有这样的好事,要知道她今年35岁,长得一般,而对方31岁。她是小学没有毕业的农村妇女,还有一个10岁的儿子在农村,对方是高级管理者,整天看全英文报。简直是高攀了。她说上月请假(回)四川农村老家是去离婚的,现在对方向她求婚,问她嫁不嫁,还有城里人喜欢她什么?我说当然嫁,大不了再离一次,对你一点损失都没有,只有好处。

我反复问她是不是被骗了,她说请我相信她的眼光。她说这男人心好,孝道。听说对方还要接她的儿子来深圳,她不同意,怕伤爷奶的心。听她说对方从去年3月就开始追她。男的主动。

天啊!要知道多少女大学生硕士生找不着对象啊!我的男女朋友们全都昏了!要知道对方的条件简直就是金领!多少人想找这样的人啊!(据深圳商报)

按照中石油回购辽河油田(资讯行情论坛)和到国际上收购石油资源类开采类公司的价格确定依据,一般是以该公司的每股原油储量为计算依据,也就收购这些公司的股票,也就是收购它的原油储藏资源。因此,如果这次中石化回购油气资源类的上市公司,应该向普通投资者公开公布它们的资源储量和计价依据。这个中石油在回购辽河油田时就做得比较好,公布了原油储量。而笔者曾多次和中石化和石油大明(资讯行情论坛)的投资者关系事务处的沟通此事,他们给出的结论是无可奉告,而且还说即使是公布了原油储量,收购价格国内市场不能和国际接轨,霸权作风彰显无遗。他们又说这个价格是参照市场通用做法:即收盘价上浮10%以上的价格回购。那我请问,是不是石油大明的收盘价在每股50元,他们就按每股55元的价格回购,显然他是不会的,原油的储量才是真正的计价依据。所以,石油大明的管理层有义务公布真实客观原油地质储量,剩余可开采储量的数据,否则就有隐瞒公司重大事件,失职的过错,我想这个道理作为石油大明的管理层肯定是懂得。

二、关于中石化涉嫌违反《证券法》,利用内幕消息暗箱操纵股票的事实。

中石化要约收购石油大明的流通股份,作为第一大股东有顺畅沟通管理层的优势,肯定是完全的掌握了石油大明的资产财务状况和原油储量数据,而另一方面石油大明的管理层就没有及时公布相关数据,对于石油大明到底每股值多少钱,中小投资者的判断也就没有官方依据。另外,本来石油大明年报预约在2月27日公布的,审计的年报数据也已经出来,但是应第一大股东的要求要推迟到4月26日公布,很显然到时要约期已满,也就是说普通的中小投资者是糊里糊涂来决定他是否应该来接受要约,而中石化如今肯定是完全掌握了2005年的年报数据。对于这些影响公司股票交易价格的重大事件,公司董事会应该及时公布,所有的股东都有及时知情权。而中石化就可以利用这些只有它独自掌握的重大内幕信息来要约收购股票,确定要约收购价格,等同于利用重大内幕信息操纵股票价格。

如今正在如火如荼推行的中国证券市场全流通股改,对于如何支付对价和对价水平,证监会在制度上和程序上充分的保证给与了中小投资者维护自身利益的权利,遵循了公平、公开、自愿的原则。即事前讨价还价和流通股东的投票表决权,这也是如今股改能够顺利进行,支持证券市场稳定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这次中石化的回购股改,价格完全由他自己确定,没有征求过流通股东的意见,流通股东又没有制度保证来和中石化讨价还价,也没有表决权。流通股股东相对于非流通股东的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股票充分的变现能力和完全流通性。在要约事情上,中石化可以凭借它强大的社会资源和资金实力以及中国证券的市场政策上的缺陷漏洞(如香港市场就必须事先征得流通股东四分之三以上的同意才能实施要约)来迫使流通股东被动同意要约。否则流通股东会丧失流通股份时间价值和流通权利:因为首先如果不同意要约,流通股东就必须持有两个月以上的股票,这样就会丧失投资其他资产的机会;同时在客观上大多数中小投资者无法忍受这段时间和对未来退市成功与否缺乏可预见性判断,也有可能被动在二级市场卖出股票和同意要约,来规避时间价值风险和流通性风险。分析透了,这种回购实际上就是大股东利用制度缺陷和自身资源优势来迫使流通股东强买强卖。

最新实施的《证券法》规定,要约收购方必须达到总股本的30%以上,很显然中石化目前占有26%左右的股份,是不具备要约收购的条件的。为此笔者曾经和中石化的投资者关系事务处的沟通过,他们给出的结论是这是自愿原则的收购,《证券法》规定的是强迫收购。猛然一听,好像有道理,但是有没有明文的法律规定,如果没有,合法性就行不通。仔细琢磨,中石化是在钻法律的空子。

自从中石化现金要约收购石油大明等四家子公司以来,媒体和机构发表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评论和文章,除了两家媒体各自发表过一篇质疑中石化收购价格低廉和收购动机的方面评论外,而且透析力度也有限,其它的媒体和机构几乎一致对中石化的行为唱了赞歌,对收购的价格更是高赞不疑。说是收购价格较收盘价上浮10%以上,价格已经给得很公道了,很高了。计价的依据是不应该以收盘价来作参考,我前面已经说过,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和分析媒体,他们也应该很懂,为什么媒体会一致的像大人哄小孩、装聋作哑、掩耳盗铃的作出如此低级、非专业的评论,难免给人感觉有请人卖唱,蛊惑人心的意图。这里让人不得不想到一个网友曾经发表的评论:以中石化如此强大的社会资源优势,一般的散户是难以和他有公平的对话机会的。

从当天集合竞价的盘口分析,当时的成交价格至少有三个,那就是10.90、11.12、11.14元三个价位,这都高出10.3元的要约价格,很有可能是反收购投资者操作行为。但是事后某媒体给出的评论是有人敲了“乌龙指”,退一步说,即使是敲错了价位,不可能同时敲错三个价位,这位作者也不可能水平这么低看不出来,这种明显漏洞的文章竟然在三大门户网站上显要发布。这种媒体评论的真实动机让人不得不想到一个阴暗的企图,一支看不见的手在操纵舆论,混淆视听,愚弄中小投资者。

去年十月联合证券公开发布了一份投资分析报告,详尽的分析了它们的市场价值,相关的文章只要在搜索引擎上输入“联合证券石油大明”的标题就可以轻松阅览到。按照这份报告,以每桶原油45美元时的市场价格分别计价,石油大明的每股市场价格至少在15元,中原油气在12元,辽河油田在7.5元。如果考虑到如今世界原油市场的价格每桶60美元,而且还要支付股改对价和要约收购溢价,石油大明的回购价格应该在25元人民币,中原油气在20元,辽河油田在12元。因此中石油给出辽河油田的收购价格还是相对公平的,而中石化的回购价格完全是低价强买强卖,霸王行为相当明显。

对于这次收购价格,石油大明的流通股东是抵触情绪最大的,在网上财经频道上《热股社区》的石油大明的网友评论人气也很旺,相对其它三支要约股票的人气是遥遥领先,位居前列,投资者在网站上发表了一些真实与无奈的评论,对于中石化这次能否要约成功,我们拭目以待。难道中小投资就只能惟有叹息,任人摆布吗?鱼有鱼路,虾有虾道,从这一段时间石油大明的盘口分析,我看反收购成功的希望很大。我们也同时期望中石化在价格上拿出你的诚意,给流通股东一个公道,少一些霸权。

编者注:本文为作者授权网独家刊登之作品,所有媒体及网站不得转载,除非获得网及作者本人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为网。欲转载者请来信finance2@staff.sina.com.cn,或致电:(010)82628888转5173联系。本文观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非常感谢广大网友对财经频道的支持,欢迎赐稿与合作。

他们在社会规则的夹缝中游走:白天是公务员、企业白领、国企干部,晚上则热衷于一种叫做“交换温柔”的派对,圈外人和媒体将其称为“换妻俱乐部”。

交换常常以爱情的名义进行,但有时候“交换”也会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沦落”。在得不到预期快乐的时候,它会让参与的双方感到巨大的哀伤和沮丧。

这种中产阶级的内在的精神危机肯定暗含了某些社会问题——他们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胡应希(音)坚持认为自己和妻子参与的几次性交换行为“对于夫妻生活有着明显的改善作用”,作为一名32岁的心理学硕士,很明显,他对这种“交换”中可能出现的种种心理变动和其对婚姻家庭生活带来的影响应该了然于胸。

“我们夫妻的感情很好,家庭很和睦。”他面对“互换配偶”行为会不会带来对家庭生活的不良影响时非常肯定地回答,“这只是夫妻婚姻生活的调剂,事实证明我们的夫妻生活在交换后确实得到新鲜刺激,质量得到提高,感情得到巩固。”

32岁的胡应希在重庆市上清寺一家市级事业单位工作,妻子在位于重庆市七星岗的一家区级事业单位工作,两位都是事业单位的中干,胡还是一位心理学的硕士,他的妻子在大学时的专业是经济管理,按照胡的说法,他们都有“非常良好的职业前景”。

在挑选“换友”时,胡一般总会强调的一点是:“我们夫妻是追求生活品质和情趣,讲究修养的人”,他的意思是,想要与他们进行“夫妻互换交友”也应该是同一类型。

截至到目前,胡和他的妻子已经有了至少两次以上的“夫妻交友”经历。这对中产阶级夫妻只是重庆不少参与“夫妻互换”活动的夫妻中的一对。有迹象表明,以这种流行于欧洲中产阶级家庭聚会中的以“性”为目的而形成的“俱乐部”,在中国城市已经广泛存在。对于那些拥有固定的职业和高收入的中产阶层而言,这样小范围的聚会有自己独有的私密方式,通常出现在高级会所或是事先约定的酒店之中。

按照在一部2001年韩国拍摄的电影中的叫法,这样的私人聚会可以称作“蝴蝶俱乐部”(clubbutterfly)。

在另一部由著名导演李安1997年执导的反映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变迁史的电影《冰风暴》中,这样的聚会还有一个名字,叫做“keyparty”,来参加聚会的夫妻们将各自的汽车和房门钥匙放在进门处的一个碗中,在离开聚会时会由聚会的组织者召集大家一起来从这个碗中随机摸取钥匙,如果你摸的不是自己先前放入的那把,那么你就需要带上别人的妻子或者丈夫回自己的家过夜。

当然这样的俱乐部还有一种来自于圈外人的并不被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认可的叫法:换妻俱乐部。“这有些男权主义”,一些俱乐部的负责人或者参与其中的女士们会这么说。

不管怎么说,在包括重庆在内的很多中国的大城市,在感觉夫妻生活单调乏味的时候,寻找“换友”已经成为了很多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之一种。

胡应希在谈到自己之所以开始产生“交换”的想法的原因时说,“是在有了孩子三四年之后,夫妻之间产生的审美疲劳导致了他们的情感生活缺乏激情,”让他们开始认真地考虑这个大胆的想法的。

双方从事的工作压力都较大,也是这位心理学硕士解释这一想法起因时列举的因素之一。而在压力和这种厌倦心态的双重驱使之下,夫妻之间哪怕是一点点鸡毛蒜皮的争吵,都可能使他们的婚姻面临崩溃的边缘。

婚姻是一种承诺,但是性在其间显然并不是占据无足轻重的地位。当这一因素演化成为两个人必须共同面对的危机时,那么按照婚姻的契约,它的解决需要夫妻双方共同承担。

但是他们的第一次冒险的经历并没有使他们体验到这种预想中的“快乐”。

“其实我们第一次并不是很成功,事毕我们甚至抱头痛哭,觉得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好。”胡这样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他记起他们夫妻第一次找到的一对,“对方女的不说话,男的留着平头”。

他的妻子对这第一次的经历可能至今还在耿耿于怀。“两个人我太太说都不喜欢,只因为将就我,结果委屈自己,她不快乐,我也就不快乐。反正跟那一对不投机。”

紧张可能是造成了这种不成功的第二层因素,对于一对缺乏经验的夫妻来说,胡的这种描述相当可信,即使他是一位心理学硕士,这种心理过程可能也是必然。

“第一次太紧张了,开始的想法很浪漫,结果现在回忆起来还是一片空白。心里极端后悔。”胡说。

第二次精挑细选,他们找到一对大学教师,“他们有经验,素质也高,都是大学老师,很理解人。事实上,我的初衷就是想别的绅士好好照顾我妻子,让她获得不一样的感受。”胡说。

这种说法的背后隐藏着的判断是:夫妻二人在一种心理均势下获得了梦想之中的快乐。“交换最关键的是让自己的太太看得上对方的男的,过程中要让女方满意。”胡坚持一贯的“太太万岁”的立场。

按照胡应希自己的说法,他为他的太太和他自己挑选交换对象的时候更加强调对方的心理素质和精神气质同自己一方的匹配。

“我们都喜欢古典音乐,她喜欢园艺、集邮;我喜欢读历史,尤其是二战史、文学作品、文艺批评,我在读书的时候还修了三年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装饰课程。”胡很自信,他认为自身的心理素质和精神修养相当经得起考验,交换能不能成功只取决于对方的素质怎样了。

“但是如果你把改善婚姻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交换上,那么恐怕是交换不能承受之重”。胡说到交换伴侣的原则时这么说,“双方是绝对不能谈论感情的,事实上有感情问题的夫妻别人也是不愿意和他们交换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