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缺席扣将无力填空白 麦蒂战奇才有优良传统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47:45

其中包括5家企业年金基金法人受托机构,11家企业年金基金账户管理人,6家企业年金基金托管人,以及15家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管理人。

市场人士分析认为,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名单的公布,意味着企业年金马上就将进入股市,目前入市规模大致在1年数十亿左右。

根据《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国务院令第412号)和《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资格认定暂行办法》(劳社部令第24号)规定,我部组织了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资格认定工作。经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资格认定专家评审委员会评审,并商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同意,第一批认定37家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现予公布。

一、企业年金基金法人受托机构5家:华宝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信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诚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平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二、企业年金基金账户管理人11家:中国工商银行、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光大银行、中信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华宝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三、企业年金基金托管人6家: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光大银行。

四、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管理人15家: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银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华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平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外资企业,我是去年在上海毕的业,然后就留在了这里。说实话,作为非技术专业的学生,我的第一份工作(月薪3000多)还是很令我的同学们羡慕的。可是在上海,我发现3000块一个月实在不太容易活下去。这不,从3月开始我就又着手第二份工作的寻找了。

白天基本上是上班,晚上才会在网上投投简历,而且我也常在中华英才网的论坛上混,ChinaHR上的信息还是比较好的!(不过最近好象没多大声响了)当然找我的公司自然是有一些,不过我的要求至少是5000月薪的,可能因为工作经验不足一年,所以真正合适又让我心动的却不多。不过不过,我相信自己是行的。5月份,一家颇有名气的外企快速消费品公司要我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提前转正了。第一次跳槽,感觉还算成功吧,既获得加薪,又找到更感兴趣的行业和企业。

说明一下:我的简历面向基本上都是外企,大家也都是这个意思吧?!毕竟外企挣的比较多些!^_^

不过现在的5000月薪还是太少,只能算工作的起步。我给大家算算帐啊,每月房租1000(与人合租在市区内,上海的房子老巨额),交通费300(坐地铁、打车啦),饭费200(公司有餐贴,但是在家我几乎不做饭,都是叫外卖),买书买盘买衣服(偶尔)800,追女孩子、跟哥们出去玩1000,手机费200(还是联通的号呢)、租房的座机费和网费、电费300、寄给家里600(表表孝心)

600元,按比较偏远的每平米7000元的房子算,如果我要买上那样的房子80平米,我需要56万,首付16万8,就算父母舍了老本补贴10万,但余下的6万8,按我现在的存钱速度,我还需要113个月,也就是说9年多时间才能凑齐。当然,我把情况想得太悲观了。我一定会越做越好,在上海扎下根来。根据公司的规定,我在明年初就有一次加薪的机会,以后每年应该也有年终奖什么的。如果平时能再节约些(追女孩子的成本除外),6万8想来就在3、4年间可以凑齐了。

6月27日深夜,鹤庆县鹤阳古镇上空阴云密布,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在平静巷幽暗的路灯下飘荡,在经过一家虚掩的大门时,他伸出手推开了大门……

鹤庆县一名初三女生在自己家中熟睡时被人掳出屋外奸杀。一时间,整个县城人心惶惶。在鹤庆县警方的不懈努力下,案情终于真相大白,犯罪嫌疑人居然就是不久前因抢劫而被刑事拘留的一名无业游民。

6月28日凌晨零时许,鹤庆县城所在地云鹤古镇显得十分平静,人们大都已进入了梦乡。谁也不知道,此时就在他们身边,一名花季少女正在恐惧和挣扎中走向生命的终结……

凌晨3时37分,鹤庆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电话报案:云鹤中学初三女生小霖(化名)于凌晨零时许离开住处,经家人和老师四处寻找,在离其住处约80米处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尸体。

接警后,鹤庆警方立即派出大批警力,严密保护现场同时展开初步调查。天亮后,接到报告的大理白族自治州刑警支队派出的警力也从130公里外赶到,州县两级法医、技术人员开始进行现场勘查和尸检。尸体所在现场位于平静巷云鹤中学南部的一个废弃的厩房门口,死者上身着白色内衣,下体赤裸,脖子上有明显掐痕。经查,死者小霖,女,16岁,系云鹤中学初三学生。经法医检验认定,小霖系被强奸后,扼颈窒息死亡。

据与其同住一个房间的女生小妍(化名)说,当晚零点许,熟睡中的小妍被惊醒,醒来后听见院子里有男人的声音,同时听见好友小霖在叫:“哎呀,我疼。”小妍被吓得立即躲到床下面。等院子里没有声音后,她才战战兢兢地拉亮了电灯,发现小霖已经不在床上,但外衣、眼镜、鞋子等物还在房里。

案件的发生让全县所有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同时也引起了鹤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于案发当天中午紧急召开破案工作会议,要求限期破案。警方迅速成立了“6·28”专案组,当天,由43名民警组成的专案组进驻云鹤派出所,全力侦破案件。

在破案工作会上,专案组初步认定:此案作案动机是强奸,排除财杀、仇杀的可能,嫌疑人是云鹤镇居民,重点是平静巷附近的人员,排除流窜作案、异地作案的可能。同时决定分为3个小组,第一组围绕与死者小霖的亲属有往来且行为不端的人展开调查,第二组对小霖所在学校已辍学的学生进行调查,第三组对辖区内有前科的嫌疑人员进行排查。法网在鹤阳古镇无声地拉开。

据了解,小霖在学校成绩较好,10年前,她的母亲与父亲出现了感情危机而离婚,她随母亲生活,3年前,母女俩在平静巷云鹤中学附近租了一院房子。由于母亲经常晚归,她也习惯了晚上睡觉时不关大门。案发当晚,小霖在睡觉前还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她正在从丽江赶回的路上,要小霖将大门往外锁。

针对这些情况,专案组一开始就把与死者小霖有关的各种社会关系作为调查的重点。但一个星期过去了,案件没有任何进展,鹤庆警方肩上的压力越来越重。7月2日,专案组决定扩大排查范围,把在现场附近的居民户内重点年龄段(15岁至45岁)的男性公民进行地毯式排查。这时,一条重要的线索浮了出来:云鹤镇无业游民蔡某平时有事无事喜欢到小霖母女租住的院子里。结合他曾经有性犯罪的前科,专案组初步认定,蔡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立即进行调查。可是两天后的调查结果让民警们再次失望了,案发前后几天,蔡某根本不在鹤庆,案件侦破又一次陷入了困境。

经过研究,专案组决定转移视线,将云鹤镇辖区内有前科劣迹的人员作为重点对象再次进行严密调查,侦查方式由公开调查转入秘密侦查,甚至将查找犯罪嫌疑人的范围扩大到县城周边的村寨。

随后,专案组重新对案件进行全方位的思考和缜密的分析,形成了一致意见:从作案手法上看,犯罪嫌疑人在房间中还有他人的情况下公然将受害人弄出去并奸杀,如此胆大妄为,之前应当有过类似的犯罪行为。由此决定,由云鹤派出所民警重点对辖区内半年以来发生的与本案手段相似的未破案件进行整理,再提交专案组进行研究。

很快,云鹤所的情况整理上来了,其中一起案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5月25日凌晨12时许,一赵姓女子骑自行车回家走到日月广场附近的一条小巷里时,发现被一名高大的男子跟踪,跟了不久,该男子便上前来拉住赵某挎包的肩带并往南面的田地里拖,由于赵某大声呼救,男子便用手勒住赵某的脖子直至将其拖至一块田里并将其按翻在地,用右手掐住赵某的脖子,左手抢了挎包后逃离。被抢的挎包里有现金、手机、银行卡等物,此案接报后一直没有查破。从犯罪嫌疑人作案的手段看,可能不仅仅只有抢劫的意图,但由于其他原因未得逞便只抢走了挎包。本案中歹徒的作案手法、作案意图、作案时间等与小霖被害案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于是专案组决定将“6·28”奸杀案和“5·25”抢劫案进行串案合并侦查,先从“5·25”案入手,寻找犯罪嫌疑人。

案件的串并得到了大理州公安局的认同和支持,7月6日上午,何正荣副局长带着有关部门的领导和民警赶赴鹤庆,利用科技手段协助查破案件。根据准确的信息,民警于当天下午5时40分将涉嫌“5·25”抢劫案的犯罪嫌疑人田老四在其家门口顺利抓获并依法刑拘。

7月6日下午6时,专案组组织精干警力对田老四进行了突审,但曾经3次入狱、先后在监狱中呆过10多年的田老四除了自己的基本情况和前科简历外,其他一律不承认。考虑到田老四因多次入狱而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专案组决定暂时停止讯问,并于当晚7时对其家里进行依法搜查,搜查中,查出了“5·25”抢劫案中被抢劫的手机和盗窃所得的柴油机、兰花等赃物。

由于“6·28”奸杀案在社会上的影响较大,且案情较为复杂,为慎重起见,公安机关决定先以涉嫌多起抢劫、盗窃案对其进行审查,同时提取了一些十分关键的证据于7月7日一早派专人赶赴昆明,请求送省厅刑侦总队给予技术支持。当天下午,民警再次提审田老四。在得知民警已经对其家中进行搜查后,自知难逃法网的田老四开始供述了包括“5·25”劫案在内的4起抢劫案、5起盗窃案,但是心存侥幸的田老四对其他问题依然闭口不谈。

7月22日,专案组民警们终于盼来了令人欣喜的结果——省公安厅鉴定结论显示,田老四正是“6·28”奸杀案的犯罪嫌疑人!在证据面前,田老四不得不低下他顽固的头,如实供述了奸杀小霖的整个过程:

犯罪嫌疑人田老四,男,41岁,小学三年级文化,鹤庆县云鹤镇龙马邑村人,其外形高大,长得十分强悍。1985年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1990年因再次盗窃被判刑4年,1997年,他因奸淫一名不满10岁的女童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在服刑期间被减刑,于2004年8月释放。从释放到再次被刑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又先后5次盗窃、4次抢劫。

今年6月28日零时许,出狱不到一年就习惯在县城大街小巷晃荡并随时准备作案的田老四从北门街过来,溜到平静巷一家大门口时,发现这家大门没有关,便信步走进院子里伺机行窃,当开了其中一间房间时,房里有两张床都分别有人睡着。田老四打开手电照了一下,发现其中一人用被子蒙着头,辨不清是男是女,而另一人是长发,估计是女的,顿起歹念。考虑到旁边还睡着一个人,田老四便把那女孩抱着走出屋外。走到院子里时,女孩醒来发现自己被人抱着,不禁挣扎了一下,两人一起跌到了院子中有雨水的地面上,并叫了一声:“哎呀,我疼。”田老四很快从地上起来,对女孩说:“走,跟我出去!”早已吓得不知所措的女孩不敢反抗,被田老四拉着出门,田老四随后将女孩强行抱到路边一块比较隐蔽的空地,要求发生性关系。女孩不从,田老四又重操旧技,用手将女孩的脖子紧紧地卡住,对其实施强奸,事毕后扬长而去。(陈钟武秦蒙琳文/图)

近日,本报获得消息,正在调查之中的健力宝大案有了突破性进展,原健力宝集团财务总监马锦辉被捕归案。

健力宝集团原执行总裁张金富和财务总监马锦辉被喻为张海的左膀右臂,健力宝很多巨额款项的使用都是由张金富和马锦辉签字同意,因而这两人也就成为了健力宝案件最为关键的人物。张海案发后,两人神秘失踪,传说已经潜逃海外,一度还有传言马锦辉已经服毒自杀,这为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困难。

来自一位原健力宝供应商的消息表明,马锦辉于不到半个月前被捕获,目前正在接受警方调查;这个消息得到了健力宝一位原高层的确认,本报致电佛山警方求证时,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以“具体是由下面部门办的”为由不置可否。

马锦辉,香港人,李经纬时代就已经任职健力宝集团,担任三水健力宝富特容器有限公司(下称“富特容器公司”)总经理。富特容器公司是健力宝集团与美国波尔亚太有限公司联合兴办的中外合资企业,主要为健力宝集团生产易拉罐,马锦辉是外方代表。健力宝一位现任财务经理介绍,马虽任老总,但是“并没有实权”。

2002年健力宝转手张海等人后,马锦辉命运大变,被提升为健力宝集团的财务总监并继续兼任富特容器公司总经理。由于张海在健力宝施行集权式管理,作为亲信的马锦辉和张金富就成为健力宝除张海外最有实权的人。

在张海等人主政的两年里,健力宝的财务状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曾有大鹏投资有限公司基于尽职调查的需要,拿到了健力宝自己出具的财务报表,其中一份报表是截至2004年10月底,数据表明健力宝总负债为41亿元,其中银行借款为19亿元,银行票据为3.9亿元,即银行方面总负债为近24亿元;还有一份是截至2001年末张海等人还未进入时的报表,数据表明其总负债为25亿元,其中银行方面负债为14亿多元。该数据表明,短短两年里健力宝的银行负债增加了10亿元,其他经营负债增加了11亿元,健力宝的内部形成了一个比股权重组前更加巨大的窟窿。

2004年9月,健力宝集团向多个方面举报,张海、张金富、马锦辉等人以做假账、虚增库存、虚开销售发票、私设个人持股湖北和哈尔滨两间“健力宝公司”以及私人长期借款等方式,造成健力宝多达7亿多元的资金流失,此后张金富和马锦辉即不见踪影。半年多后的2005年3月24日,张海被捕,对于后二人的追捕则一直在进行之中。

新华网北京8月3日电(记者车玉明常爱玲)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崇泉2日晚就美国政府受理美国纺织行业组织对中国5种纺织品的设限申请发表谈话指出,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8月1日,美国纺织品协议执行委员会受理了美有关纺织行业组织对中国输美裙子、睡衣、泳衣、女式梭织衬衫、袜子5种纺织品的设限申请。这是继今年7月受理窗帘设限申请之后,美方又一次受理了业界的申请。

崇泉表示,这种做法是对其业界滥用针对中国纺织品的特别限制措施的鼓励,背离了世贸组织自由贸易原则和纺织品贸易自由化的精神,挫伤了中国企业和民众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国际贸易环境的信心,必将影响中国在世贸组织中权利和义务的平衡。

崇泉表示,我们要求美方慎重处理类似申请,不要滥用限制措施,避免对中美双边经贸关系造成不利影响。中国政府对此将保留在世贸组织框架下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此外,美国纺织品协议执行委员会1日宣布将毛制裤子等6种纺织品的设限决定日期推迟至8月31日。崇泉指出,此项决定表明美国政府落实第十六届中美商贸联委会上做出的慎重使用纺织品特别限制措施的努力。中方对此表示赞赏。

他说,中方同时希望美方在8月31日之前能采取实质性行动,通过磋商寻求双方满意的解决办法。(完)

性骚扰的书面解释是:性歧视的一种形式,通过性行为滥用权力,在工作场所或其他公共场所欺凌、威胁、恐吓、控制、压抑或腐蚀其他人。这种性行为包括语言、身体接触以及暴露性器官。性骚扰造成生理、心理和感情上的伤害。

自推出性骚扰话题征集以来,《绝对隐私》接到了许多读者打来的电话及来信,在这些曾经遭受过性骚扰的读者中,女性占了绝大多数,地点多发生在公交车上和办公场所,她们大多表现出屈辱、压抑、无奈的情绪,并百分之百地选择了沉默与忍受。

今年6月26日,含有禁止性骚扰内容的妇女权益保障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表明性骚扰这个受到社会广泛关注而又长时间没能得到解决的问题,首次进入我国法律的视野。

但是,在禁止性骚扰内容即将成为法律条文的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性骚扰给女性所造成的心理问题并不会因得到法律的帮助就自然消失。在此,我们将一部分读者遭受性骚扰的故事分类讲述,并请心理学家加以点评,以期给女性朋友一点帮助。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讲述人:小莉地点:网吧讲述方式:电子邮件)

我是个性格外向的女人,婚后依然如此。我常常和公司里的同事嘻嘻哈哈,并且经常和他们一起出去吃饭、泡吧、唱歌。别人都说我看起来还像个小姑娘,一点也不像结过婚的人。

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接到同事刘杰的电话,他约我和其他同事一起去酒吧玩。刚好老公出差,我一个人在家闲得无聊,便兴冲冲地去赴约。酒吧里人不多,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喝了不少,一进门,同事们就闹着让我喝迟到酒,迫于无奈,我只好一气喝下了三杯啤酒。酒过三巡,有些同事先走了,我也想走,但刘杰说:“反正你家也没人,你这么早回去也没事,不如多坐一会儿吧,明天是周末,你又不用上班。”想想也是,我很久没有出来玩了,何况大家都很开心,我不能扫大家的兴,于是就留下来了。

喝着喝着,只剩下我和刘杰和小张三个人了。小张到外面去接电话了,我正握着酒杯慢慢地旋转,刘杰突然伸出手来握住我的手说:“你是不是很寂寞?”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挣开他的手说:“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不寂寞!”他沉默不语。结完账后,刘杰提出要我送回家,我再三推辞,他仍然坚持,我只好上车。

在回家的路上,刘杰一句话也没说。到了我住的小区,刘杰也下了车把我送到家门口,我转过身对他说:“谢谢你送我回来。好了,你回去吧,我到了!”他突然抬起头,鼻尖滑过了我的脸。我感觉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想走开,但已经被他紧紧抱住。他将我一把推到墙角,开始用双手抚摩我的肩膀、胸部和腰。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想我完了。此时夜已深,小区里已没有人走动,如果我大声呼救,邻居们出来看到我们这种暧昧的样子,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而我老公又是个脾气暴躁、心眼很小的人,要是他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那个时刻,我没有办法思考自己该怎么办,只是下意识的拼命向外推他。在我挣扎的时候,他已经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四处游移,我的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掉,我哀求道:“求你,不要!放开我!”

刘杰像疯了般,不管不顾,嘴在我脸上胡乱亲着。趁他没防备,我抬起脚狠狠地踹倒了他,然后用发抖的手在包里摸索钥匙。正在这时,单元门开了,二楼住的老两口站在门口,看看披头散发慌慌张张的我,再看看地上的刘杰。我来不及解释,冲进单元门打开自家的房门进了屋,狠狠地关上了门,然后把屋里的灯全部打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那一夜,我几乎不能入睡。我不敢关灯,生怕刘杰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我觉得恶心,同时心里充满了自责:我本可以大声呼喊,那样他就不会有机会摸到我;我也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容易相信别人!我不知道周一该不该去上班,我不知道如果公司的同事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会怎么看待我。我想去告他,虽然最坏的事情没有发生,但是,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

到了周一,待情绪稍微平静一点后,我鼓足勇气去上班了。还没踏进办公室,我就听见里面的嘻笑声。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当我面带笑容走进办公室时,所有的同事都不出声了。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猜疑、好奇,甚至还有轻视,当我看见站在我办公桌前的刘杰脸上嘲弄的笑容后,我一下子全明白了。

那个上午,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我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一份文件打了好几遍还是错误百出。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老公的百般爱抚也无法让我平静下来,我总觉得自己好脏,我推开老公说自己很累,不敢再看老公的脸。我们夫妻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心里已经有了阴影。

眼看一周的假即将结束,但我不想去上班,我不想见到任何人,也不敢面对任何人。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谁能帮帮我?!(媚儿)

在机关工作的小雨,不仅人长得漂亮,事业也小有成绩。婚后的小雨略有发胖,但也让她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小雨发现,单位的男人看她的眼神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