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劫匪多次入室抢劫 轮奸女房主逼其丈夫观看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44:36

上个月的一天,卡耶兹在夜深人静时闯入了奥德丽的房间,将她的嘴巴堵住,手脚绑起,然后对她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强奸。由于在挣扎过程中奥德丽辨认出了卡耶兹的身份,卡耶兹恶向胆边生,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奥德丽杀害。随后,他将随身携带的装有他人精液的避孕套取了出来,将里面的“替罪羊”精液洒在了受害者身上和床单上。随后卡耶兹悄悄离开受害者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继续当起他的“门卫”。

当这起强奸谋杀案曝光后,来到现场调查的法国警方第一个就将怀疑目标锁定在了卡耶兹身上,因为他是强奸惯犯,曾有过两次前科。可是当警方对作案现场留下的精子DNA进行化验后,只好非常困惑地将卡耶兹剔除出了嫌疑犯名单———因为案发现场的精子DNA和卡耶兹的DNA显然并不相符。

然而,就在卡耶兹心中窃喜、以为“妙计得逞”时,法国警方深入调查发现,卡耶兹仍是最可能的作案嫌疑犯。在警方的审问下,卡耶兹的辩护漏洞百出,最后他意识到自己难逃法网,终于心理崩溃,向警方竹筒倒豆子般供认了自己强奸杀人、“盗精栽赃”的阴谋。目前,卡耶兹已经面临强奸罪和谋杀罪指控,法国司法官员仍在对此案进行调查。木子

近日,时报惠州办事处接到不少市民投诉的哥诸多不文明的行为,包括说脏话、绕远路、提高价等问题。对此,惠州市物价部门提醒市民,的哥私自提价属严重违规,市民可直接向交通管理局相关部门投诉。而惠州出租小汽车公司则表示,将对违规的哥进行严查,并对其进行教育,如不改正将被开除。

的士设对讲机为的是方便的哥行车时互相了解路面情况,但近日有市民反映,市内不少的哥存在滥用对讲机的问题,有的用来与其他的哥聊天,有的还说脏话,更有的居然论起性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惠州市内的士基本上都安装了对讲机。市民陈先生告诉记者,有一次乘的士,的哥用对讲机聊天。聊得高兴时,突然车速加快,当他提意见时,的哥却不满地说:“我聊天关你什么事,只要安全送你到目的地就行了,如果不想坐的话可以下车。”

而市民游小姐向记者表示,有一晚,当她从西湖乘的士到龙丰,在行车期间,的哥不停地用对讲机与其他两个的哥谈论性的话题,还不时的爆出一些脏话,这让她感到十分尴尬。她想对的哥提意见,但又不敢说,怕的哥会发难,只好默默地忍到下车。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惠州市内有相当一部分的哥,为了贪图利益,采用绕远路等方法来延长路程。特别是那些不熟悉环境的外来游客,往往成为那些不良的哥的猎物。

日前,记者假扮游客在惠州汽车站进行了暗访,当记者讲明要去东平的东湖花园,车上的哥表示,只要20元就可到达。据记者了解,从汽车站到东湖花园全程只需10元左右,而的哥打表全程竟用了25元。

据行内人士指出,乘客以为先谈妥好价钱再上车是一种保险的做法,可以避免的哥绕远路。但这种方式是最不保险的,因为的哥很清楚整个路程需要多少钱,他们提出的价钱往往比实际计费要高一些,因此乘客不要被这种“双赢”的假象所蒙骗。

近日,有市民反映,不少的哥为赚更多的钱,竟关掉计程表,由自己的意志来私自定价,市民对此意见颇大。

市民方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十一,由于有急事,他从步行街打的到丰湖酒店,上车后发现的哥没打计程表,他向的哥提出疑问时,的哥说:“今天是十一,交通十分拥挤,10元算了。”当方先生称平时打表也不过五六元时,的哥却不耐烦地叫道:“你不坐就下车,我还要做其他人的生意。”由于担心等不到下部车,方先生只好忍痛上车。

惠州市交通部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惠州市“克隆”的士较少,但不排除有违法者。所谓“克隆”的士,就是把无牌无证、已报废或者在报废场里拼装而成的原车套上车牌,然后“打扮”一番,给原车装上顶灯、计费器等一些的士的必备设备,再复制正规的士相关的证明、证件后,在道路上进行违法运载。“克隆”的士无论外观、车辆号牌、车辆营运证,还是出租标志牌等,都是对正规合法的的士进行复制,乘客一般很难辨认。

惠州市交通部门也曾严查过一些“克隆车”的哥,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但还是有人违规经营,为逃避正常执法,有些的哥甚至寻机逃跑,这对行人生命安全构成威胁,严重影响市内交通安全。

有不少市民向时报投诉称,惠州市的士普遍存在随意停车、相互抢客等现象,交通事故时有发生,对行人及其他车辆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据记者调查发现,有些的士为了多上客,不顾路面的实际情况而强行载客,经常造成交通短暂性堵塞。市民高先生向记者表示,自己一般不会在交通繁忙的路段随意上车,但却时常看到不少的士任意上落,而且险象环生。

野蛮行车是市民意见最大的问题之一,特别是在下雨天的时候,的士生意特别好,因此的哥为了多载客增加生意额,不管路边的行人和骑车者的安全,各自间互不相让,经常溅起一米多高的水花喷向行人和骑车者,然后扬长而去。

市民金小姐说,9月中旬,有一天下着大雨,她准备过对面马路坐公交车,不料前面有一个人招手拦的士,这时,一辆捷达的士飞快地驶来。金小姐心知不妙赶快往后退,岂知还是被路面的脏水贱满一身,本想上前理论,但的士已消失在雨中,只好慨叹倒霉。金小姐认为,这种野蛮的行为应该加以管制,不能让其肆意逍遥。

据介绍,惠州市的士是以0.5元为单位计价,但有相当一部分的哥为贪图便宜,不惜用“化零为整”的手法,如遇到0.5元时,以没有零钱为由来收取一元。市民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无所谓,但大多数市民认为不能接受。

市民冯女士认为,的哥不应该也没权利把零钱转化为整数来收取,因为这样做是未经乘客同意,属不正当行为。碰到这种情况,她有时为赶时间就不跟的哥理论,有时则据理力争。有一次,冯女士乘坐的士到达目的地后,看到计费表为6.5元,于是递了一张10元给的哥,但却只找回3元。冯女士发现后,马上质问的哥,但的哥却说没零钱,冯女士刚好没有0.5元,但却坚持要的哥找钱。说话间,的哥突然间向前行驶了一小段距离,计费表刚好跳为7元,的哥回头不无得意地说:“现在不是7元吗?”冯女士气得说都不出话来,但又无可奈何地下了车。

针对的士私自提价的违规收费行为,记者采访了惠州市物价局商品价格科武科长,他表示的士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武科长表示,的士的收费价格是由惠州市政府物价局统一规定的,任何人都没有这个权力私自随意定价。而且交通局也有《惠州市出租小汽车管理暂行办法》等管理条例。

如果市民遇到这种情况时,可以向物价局反映情况,也可以直接向交通管理局相关部门投诉。

据惠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有关负责人表示,的士违规现象时有发生,这不但对惠州市内正常的交通秩序造成一定的影响,还带来了安全隐患。

对于那些违反《惠州市出租小汽车管理暂行办法》的车辆,交警支队将坚决进行严肃查处。据该部门的负责人介绍,目前已在市内多个十字路口,繁忙路段安装上电子眼,而且还经常派出交警队员进行巡视拍照。

交警部门表示,他们近期还将进行多次整治活动,最大限度的保证交通通畅。

针对滥用对讲机、说脏话、绕远路私自提价等现象,记者采访了惠州出租小汽车公司,该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会对上述的哥的不良行为定期进行宣传教育,并召开教育会议来加强对的士的管理。

该公司负责人还表示,公司近期也接过市民有相关方面的投诉,如说脏话、绕远路等情况。对此,该公司将会对那些不文明的哥进行批评教育,若屡教不改的将会对其警告处分,情节严重者由领导决定是否开除。

该公司有关人士还提醒市民,若遇到有违规违纪的的士的哥,建议市民把该车的车牌号码、的哥姓名及相关证件号记录下来,再向公司反映。的士公司将会进行调查,核实情况后将会作进一步处理,并给市民满意的交待。

针对惠州市的哥存在的不少问题,市民们纷纷出谋划策并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不少市民呼吁惠州市有关部门应严查的哥违规行为,并派相关职能部门对其进行监督,从而改善和杜绝种种不文明行为。

“克隆”出租车对市民构成如此大的安全隐患,有关部门应该严加管理来抑制这种活动的滋长。同时,广大市民从肉眼上根本无法辨认哪一辆是合法经营,哪一辆是非法经营,交通管理部门应该加大宣传力度,来让市民认识“克隆”出租车。

出租车的野蛮行驶虽然有时并不违法,但如果任由那些的哥为贪图利益而罔顾市民的感受显然是不可取的。特别是有些的哥在繁忙的路面上横冲直撞,对尾随车辆及行人的安全构成威胁,希望有关管理部门严加监督。

对于的士绕远路的不良行为,建议外地游客先买好地图,看清路线后再与的哥谈好价钱。这样虽然有点麻烦,但能有效地限制不良的哥的做法。

昨日凌晨,一名年轻男子抱着一名衣服和裤子上均粘满鲜血、脸色苍白的女子,冲进青羊区妇幼保健院,大喊:“医生,快救救我老婆!”医生问他出了什么事,这对年轻人却欲言又止。在医生的追问下,小伙子终于说,该女子是他的新娘,前晚是他俩的洞房花烛夜。意外的是“第一次”后,新娘出血不止。两人都以为是“正常现象”,等待自然止血。没想到两小时过去了,鲜血依然流个不停。加上疼痛难忍,新娘子几近休克。他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打车将妻子送到医院。

经检查,新娘局部大出血,出血量已达500毫升,且伤口仍血流如注。大出血的原因是处女膜过厚,血管丰富,处女膜破裂时伤及较大血管。

一个正常人出血量达到500毫升就有生命危险!正在值班的青羊区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茅玉英主治医师,立即为新娘做伤口缝合手术。由于新娘伤口剧痛,医疗器械刚一接近她,她就疼得几乎昏厥过去。为了抢时间,茅玉英医生为新娘实施了麻醉,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在10分钟内为她缝合了伤口,与此同时,还进行了大量补液、营养支持等治疗。到记者发稿时,新娘已脱离生命危险。

昨日,早报关于“小旋现象”见报后,引起了众多学生家长们的关注,在纷纷表示可惜之余,不少家长也谈起了他们与孩子们间的交流。

“我的孩子也很内向呀,很多事情他都不主动告诉我们。”昨日,家住泉州市区的王女士看到报道后,致电早报说道。

王女士的男孩子今年17岁了,在泉州一所中学念高中。王女士说,现在的孩子都越来越自主了,家长们也经常会给孩子们一些空间,但孩子一遇到挫折,却不喜欢跟父母掏心。

有一天孩子放学回家,王女士注意到孩子满头大汗,衣服也湿了,平常都不会这样呀,王女士便留心起孩子。孩子没对父母说啥,倒是先给一个好同学打电话,王女士留心听,才知道孩子的自行车被几个社会上的小青年给抢走了。

知道这一情况后,王女士先安慰了儿子,随后几天,她下班后就到儿子学校盯梢,终于发现了儿子的自行车,随后报警,要回了自行车。

谈起“小旋现象”,王女士说:“现在的家长,一是怕孩子学坏,另外就是怕孩子被人欺负。”她认为,家长应该注重沟通方式,多与孩子交流,让孩子学会自我保护的能力。

来自四川的罗先生说,当时他的儿子在成都读小学时,自己不在他身边,很担心儿子被当地人欺负,于是就经常打电话给儿子,问有没有这回事。儿子刚开始并不说,后来才说自己在学校时,一些当地学生欺负他这个外地学生。罗先生于是马上跟对方家长联系沟通,以后儿子才没被欺负。“现在儿子上大学,也担心他。经常打电话给他。”

“这小女孩太可惜了,读书成绩这么好,说这孩子懂事嘛,又觉得这孩子很傻。遇到了这么多委屈的事情,都不和家里人讲。”在泉州一家单位上班的姜女士看到早报报道后,也是百感交集。

“我女儿比较独立,偶尔也会和我聊一聊学校里的事情。在我印象中她应该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吧。”姜女士说完这句话,突然陷入了一阵沉思,“不行,我回家得好好地和我女儿聊聊天,不出事情不知道,等出了事情就太晚了。”

家住市区泉秀街的吴先生说,儿子目前在泉州一中学读初二了,但现在还经常问他是否在学校时会被人家欺负。吴先生的儿子以前读小学五年级时,曾被同班同学打过,回来后,也不敢告诉父母,只是哭。在吴先生一再追问下,他才告诉父亲。从此以后,吴先生就多留个心眼,经常询问儿子在学校的事情。

对这一事件,小旋的父母痛定思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伤心地说到这句话:

“如果小旋早一点告诉我们(情况),我们知道了,早一点带她去医院检查,现在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小旋的父母说,小旋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在家里,看到父母忙,经常都帮着做家务事。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他们从来没舍得打过一次。

“小旋在家里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时候去敲门,她也不高兴。”孩子不说话,李先生也表示没有办法。

“我们一家四口人还经常在一起唱歌呢。”李先生说,每逢周末,一家人就经常聚在一起对着电视唱歌,大家都很开心。李先生回忆说。

“那一次,小旋哭着回家,被我看到了。我一直问她原因,她都不告诉我。我是后来去问她同伴,才知道她是被男生欺负了。”李先生说,“我后来去找学校了,可是,看她日记里写的,她却是不希望我去找学校。”

“为了让小旋能够上好一点的中学,我们多交钱把她转到了另一所中学,哪知道她一天课还没上,就去了呢!”李先生的话语里满是悲伤。

看到昨日报道后,泉州一中学林老师认为,在此事情中,学校和当班老师管理上存在不足。

林老师现在在泉州市区一中学教书,有多年的从业经验,曾当过班主任。她说,一个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师,如小旋的班主任和数学老师,称职的做法是,他们应该及时注意小旋的反常情况。作为一名老师,不仅仅是等着学生来反映情况,而是要主动地去了解学生的思想情况,一遇到反常的情况,能马上介入处理。

“老师一方面要教学生学好书本知识,对学生的思想、心理引导同样必不可少。”在林老师看来,教学生做人,教学生怎么为人处世,非常重要。(早报记者苏勇黄墩良文/图)

编者按:小旋日记中所反映的可能并非个别现象。不久前有一份通过网和短信方式、3小时内共3489人参与的调查,链接于此仅供参考。这份调查显示——

时空调查一:您有没有听见或者看见周围的学校,发生学生打架、勒索等暴力事件?

据网上报道,深圳市宝安区某职业中学学生曾用手机拍摄如下片断,录像中,三四名女生轮番对一名女学生进行殴打,被打女生被迫反击,无奈寡不敌众,一直处于挨打状态。

接下来的群殴镜头更是触目惊心,两名男生对另一名男生拳打脚踢,后来更是用棍子猛击被打男生的头部和身体。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