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称对中韩领导人拒绝与其会面不记仇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48:56

宝钢股份的蝶式权证方案是欧式权证,被好事者称为最令市场普通投资者“头晕”的创新,“蝶式权证”就连许多市场专业人士都很难将背后的利益分配弄得清清楚楚,绝大多数普通投资者更是不知所措。

而且在42家试点企业里,很多公司方案的细节性东西都没有,只是初步的股改意向性方案。“所以,证监会这又是怎么评判的?可能很多方案那些工作人员只是初看了一下。”上述这位上市公司人士指出。

“我们第一批时就报了方案,公司的业绩也很不错,又没什么问题,但没有通过,第二批还是没有通过。到底证监会选试点的标准是什么?我们到现在还是一片茫然。”一家保荐机构人士直言,也没人告诉公司应该怎么修改,也没人给出不能通过的解释。

的确,市场并不清楚证监会确定试点的条件是什么,尤其是怎么对方案进行评价的,标准是什么,似乎没有谁给出过解释。“评审的人员都是从上交所和深交所临时借调过来的工作人员,他们甚至用三分钟否掉人家三年的心血啊!”一家上市公司的方案制定者告诉记者,“至少这些人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对方案的判断应该是有不合理的一面的。”

一位保荐人说,我们只能相信证监会内部有一个评价标准,但至少现在并未公开,不过对方案的遴选又怎么能定下来一个硬性标准?不是说1000家公司可能有1000个方案吗?

“证监会此次股权分制改革的态度是积极的,在审方案时对方案本身做一些技术评价,主要的标准依据应该是对公司的风险控制情况作一些评估。”这位人士说,“而不应该拿方案来说事。这应留给市场来判断。”

但另一位保荐人还是道破了玄机:“只要是全流通的方案都行,其实证监会此次评审方案最大的原则就是全流通,有了这个原则,其他的细节股东双方下去谈。这样一些方案要成废纸了,通不过也是正常。”

“我相信证监会最终目的是将整个股票市场的上市公司都要进行股权分置改革,所以它应该不会也没理由故意去卡哪家公司,但这并不能掩饰其程序上的问题。证监会在审核环节上总是不清晰,这对市场来说公开性怎么体现,这是不是也应该公开呢?”一家证券公司的分析人士直言。

对于这些公司的不解,一家投资公司的资深分析师董先生并不认同,“前两批试点对上市公司还是有好处的,对股价方面都会有好的影响,对两类股东都有利。既然是市场化的博弈,证监会这样加入对哪家公司造成了耽误,其实就是损害了这家公司的利益。而最根本的原因可能是,这无疑延缓了他们想融资的目的。”

本报英德讯(记者曹菁通讯员叶有荣)近日,英德市公安局根据一封群众来信,侦破了一起令人发指的少女遭亲生父亲性侵害案件,疑犯曾某落入法网并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这封由法院转来的信件揭开了一起罕见的家庭性侵害内幕,引起了英德市公安局领导的高度关注,并指示立即查处。

这封信件中说:你们好!谁都想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但我的家庭是伤心、悲惨的。我的家庭有四名成员,爸(曾杵×)、妈(张×萍)、姐(曾×琼)、我(曾×芳),妈是残废之人。我再也受不了爸爸的凶狠手段了,所以我想请求你们几件事。

第一件,我爸——他实在不是人,是鬼,他打我们真狠心,打得我们像“落花流水”一点没错。他心情不好就打,根本就不是我的爸爸,我和妈她们恨死他了。

我相信世界是美丽的,我也相信法律是公平的,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们呀!我学过法,知道打未成年人是要受法律制裁的,强奸未成年人是要判刑的。请你们可怜可怜我们,发发慈悲吧!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求求你们救救我们……

英德含光派出所接到市局信访办批转的来信后,所长温汝政立即组织警力开展秘密调查。毕竟是案件涉及隐私且系未成年人,既不能打草惊蛇、又要查出结果,因为信访办已按规定书面告知写信人“我们已经受理,将于60日内向你反馈结果。”

初查结果出人意料地非常肯定,只不过写信过程有一点曲折罢了。原来寄信人是曾×琼的同学黄某。5月下旬的一天,正在读初中的15岁少女黄某去找已辍学在家的曾×琼玩。当来到曾×琼家时,见她的双脚被铁链锁住,不由大吃一惊,忙问怎么啦,此时的曾×琼正与妈妈和妹妹商量着一件什么事,她流着泪拿出一封已写好的信,请黄某帮忙寄给法院。黄某看过写得歪歪扭扭,又涂又改的信后不由惊呆了:“真有这事?”曾×琼含泪点头,她妹妹也愿以她的名义落款,她妈妈也支持去告。

黄某是一个在校初中生,学过法懂得法,出于义愤和同情,她找来信纸,认真地帮助曾×琼将那一纸内容重抄一遍,毅然将信投入了邮箱。

在和蔼可亲的民警面前,曾×琼含泪控诉了亲生父亲曾杵×令人发指的兽行:生于1991年8月的曾×琼,在中学读了一年书就辍学了。其父亲曾杵×今年44岁,个子矮小精瘦,以驾驶三轮摩托车谋生。他见女儿一天天长大,转眼间就要含苞欲放了,去年便开始打起了女儿的主意,先以金钱为诱饵,说给30元让他玩一下,被女儿气愤地拒绝了。

今年春节后的一个漆黑的夜晚,曾杵×从含光镇某舞厅将女儿曾×琼拖上了摩托车,骗说要带她回家,却将她载到村外的一块草坪上,采取打骂、威胁、卡颈等手段,将亲生女儿制服后残忍地强暴了。过了一段时间,大约是4月的一天下午3时,曾杵×用铁链将曾×琼锁在三轮摩托车的车厢内,将车开至某公路边的树林里,光天化日之下在车厢内不顾她的反抗、又一次糟蹋了自己的亲生女儿。5月的一天中午,曾杵×见家里没有其他人,对躺在床上睡觉的女儿曾×琼再次进行强奸……

气愤至极的曾×琼第一次遭到爸爸强暴后,含着眼泪问妈妈:“我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妈妈张×萍觉得很奇怪:“难道你有什么怀疑吗?”泪水长流的曾×琼扑在妈妈怀里诉说了爸爸的罪恶。张×萍又气又恨地质问曾杵×,曾杵×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嘿嘿”地笑。

当女儿第二次告诉妈妈她又被爸爸强暴了,张×萍再次愤怒地质问曾杵×,骂他畜生不如!谁知曾杵×反而恬不知耻地说:“自己的女儿就搞不得?”并威胁道:“如果你们谁敢告的话,我斩断她的脚骨!”

6月21日,曾杵×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在人证物证面前,他知道再狡辩也没用,几个回合下来便低下了可耻的头颅,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禽兽不如的曾杵×锒铛入狱,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中新网6月26日电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今天在京举行,会议首次审议妇女权益保障法修正案草案。

据悉,草案禁止利用技术手段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或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

草案还规定,签订或解除劳动合同时,处于怀孕、生育等特殊时期的女职工受到特殊保护。

本报讯“扒她衣服!”随着几名女生的叫喊,一名14岁的初一女生被按倒在地上,全身衣服连同内衣很快被扒掉了。这是6月22日发生在南京某中学初一(4)班体育课上的一幕。

知情者向记者介绍了事发的经过,当天上午第四节课,该校初一(4)班是体育课。体育老师上完基本课程后,让学生在操场上自由活动,自己回办公室了,“当天天气很热,一见自由活动,女生和部分男生就躲到了操场旁的小树林。班上的10几名女生聚在一起时,就捉弄起班上同学乐乐。乐乐在班上所有女生中成绩是最好的,性格又很老实内向,时常被同班同学欺负。”

该知情人称,当时女生们让乐乐蹲下。乐乐不敢不从,就乖乖蹲下。女生又让乐乐站起来,乐乐也乖乖站起来。“见乐乐这么‘听话’,女生们越发‘玩’得起劲。‘扒她衣服!’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三四名女生随即响应,喊‘扒光她!’几名女生走过去摁住了乐乐。乐乐哭着求饶,同学们没理。乐乐只得使劲挣扎,但还是被摁倒在地。她的上衣很快被掀起了。裤子连同内裤也被褪到了膝盖处。扒掉乐乐的衣服后,女生扬长而去。乐乐这才流着泪把衣服穿好。”

该中学政教处负责人也承认,“当时,在场的有10多名女生。扒乐乐衣服的主要是7人。班上两名男生刚开始在旁边看热闹,脱衣服的时候就离开了。事发当天,性格内向的乐乐没敢向任何老师报告此事。我们是直到乐乐的父母找到学校才知道的。”6月23日上午,乐乐的家长报警。

下午第三节课时,当地派出所要求带7名女生回去问话。这时却发现,有三名女生已经不知去向。知情人说,当天中午,3名女生看到警车来到学校,上完下午第二节课后,就从操场小树林旁的围墙翻出了校外,回家悄悄拿了点钱就乘车离开了南京。

该校政教处负责人说,学校已经向派出所求助,尽力配合警方及家长找出三个出走学生。

中国台湾网6月26日消息据台媒综合报道,今年是中国国民党主席的换届年,在连战放弃续任之后,党主席成了“立法院长”王金平和台北市长马英九两位副主席之争。接近投票日不到一月,冲刺阶段选情愈趋紧凑,双方短兵相接,已到难解难分境地。

王金平和马英九两人分别偷袭对方的“大本营”——王金平宴请“黄复兴党部”的退役将领,并高呼“打倒台独”口号,还公开表态不会执行李登辉路线;马英九则前往王金平的“大票仓”高雄县、市活动,提出了“中国国民党本土化”的口号,还承诺当选后妥善处理党产、党工问题。按表面上的选情看,似是王金平占了上风,因为国民党中常委大多表态支持王金平,而且在82名国民党籍“立委”中,有38人支持王金平,支持马英九的只有26人。但政界包括民进党、台联党中央,媒体中包括亲蓝偏绿的媒体,却大多预估马英九将会赢,不过仅是5.5与4.5之比,赢得很辛苦,也很惊险。

实际上,王、马二人在国民党内,各有支持者。不过,他俩的支持者又各有特点。其中,王金平由于是“本土派”的精神领袖,又因在政坛上驰骋纵横了数十年,加上手段圆润,故累积了丰沛的人脉关系,而且大多是以“立委”、县市长、县市议长议员、农会及水利会负责人等地方大小桩脚为主。这对以组织动员为选战主要手段的国民党来说,是一笔极为重要的选战资源。而马英九虽然缺乏“组织铁票”,但却拥有大量的“马迷铁票”,他对于青年、妇女、外省及客家族群的吸引力,异常强大。因此可以说,王金平与马英九的“君子之争”,几乎可说是“组织战”与“魅力战”的决战。倘若投票日天气恶劣,当然是“组织战”奏效;反之,依个人意愿而非受到动员的选民,就会表现踊跃,压倒“组织战”。也就是说,倘若投票率偏低,王金平会赢;假如投票率较高,则马英九胜出。

值得注意的是,在马英九拥有较大影响力的深蓝县市,如台北、台中等市,及台北等县,偏又是国民党员人数较多的县市。而王金平影响力所及的县市,国民党员人数则偏少。因此,在理论上,王金平会较为吃亏。实际上,就有台湾媒体根据王、马两人在各县市获支持度的比例,换算成党员人数比,再加以总体计算,得出王金平与马英九影响的党员人数,分别为440,800人及560,700人的结论,大致上是4.5比5.5,亦即马英九赢10个百分点。但这是机械式计算,尚未将投票率、突发意外等因素计算进去。

县市名称/换算得票数比(王:马)台北市/32293:48439台北县/31896:47845桃园县/24137:24137新竹市/3927:9166新竹县/10055:12290苗栗县/11031:16547台中县/21838:21838台中市/24600:24600南投县/11094:16642彰化县/14995:14995云林县/14995:14995嘉义县/16286:19901嘉义市/5941:8912台南县/19662:19662台南市/17992:26987高雄县/36606:15217屏东县/18952:18952基隆市/9042:13564宜兰县/7630:11445花莲县/13276:13276台东县/10230:10230各地黄复兴党部/55738:130056合计/440887:560783(火山)

一个造假的“北大博士”文凭,让刘世航的人生在短时间里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戏剧性变化。如今,刘世航成为中国首例“伪造假学历被判刑”的人,发人深省——

2005年5月19日上午9时许,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院五楼刑事审判大厅座无虚席。自称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曾经做过“中国证监会助理研究员”、“信息产业部电信规划咨询师”的刘世航(化名)低垂着头站在被告席上。2004年年底,刘世航作为特殊人才被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从北京迎了进来,安排他上公开课,并给12位大四的学生做毕业论文指导。然而仅仅两个月,该大学就把刘世航推上了被告席,原来,这位“北大博士”竟然只是北大的本科自考生。最终,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假博士”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据悉,因虚假学历涉嫌诈骗被提起公诉的案件,在全国尚属首次。

刘世航是河南省许昌县蒋李集镇辛庄人。1995年7月,19岁的他高考落榜后前往北京。离开时,他向送了他一程又一程的父母和两个妹妹告别说:“爸、妈、妹妹,我走了,我到北京一定给你们争气,不混出个人样来决不回来见你们!”

刘世航为自己勾画了人生的初步理想———上大学、当白领、挣高薪、娶美女,由农村人变成城里人。然而,现实把他的理想击得粉碎。他一没学历,二没技术,满口乡土话,连工作都难找,虽然省吃俭用,但身上带的钱很快便花光了。为了生存,老乡将他介绍到建筑队当小工或到饭店洗碗。刘世航对此却不屑一顾,宁愿饿着肚子也不去,他认为:到建筑工地和泥水打交道,给别人洗碗,太掉身价了,即便打工也要干“白领”!

机会终于来了,某电视剧组招聘群众演员。经朋友介绍,刘世航担任了该剧中的一个电脑操作员的普通角色。虽然画面仅有几分钟,但刘世航很兴奋,因为这让他“实实在在”地当了一回“白领”。

然而,剧中的“白领”毕竟是虚幻的。刘世航深刻地认识到:在高科技的现代社会,要想真正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必须要有真才实学。因此,从1995年9月份开始,他来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计算机班当了一名旁听生,旁听计算机课程,并有幸多次聆听该院院长、著名经济学家授课。

1999年,刘世航买来大量的经济管理类书籍,刻苦自学,并报考了北京大学经济管理本科专业。几年后,经过拼搏的刘世航成了一名自考本科生。此时的他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成为北京一家电脑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助理,负责该公司产品在全国市场的策划和运作,同时还给一家民办大学当兼职教师,教授MBA。这让他初步实现了人生的两个理想:成了大学生,当上了白领。可遗憾的是,因为是自考生,他在公司里却远不如名牌大学毕业的同事受器重。

不过,令刘世航欣喜的是,他通过网络认识了北京某名牌大学网名叫“出水芙蓉”的大三女生。3个月后,刘世航向“出水芙蓉”发出邀请,提出在北大门口某咖啡屋见面。在曼妙的音乐声和柔和的灯光里,“出水芙蓉”的青春靓丽一下把刘世航震晕了!他自愧自己1.73米的个头和一般的长相配不上对方高挑苗条的身段和姣好的面容。但“出水芙蓉”并没有嫌弃他的外表,而是同他谈笑风生。没料到,当他如实告诉对方自己只是自考生时,“出水芙蓉”脸上喜悦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瞬间掠过一丝蔑视,脱口道:“我还以为你是北大的高才生呢!你怎么瞒了我这么长时间?真没劲!”说完,不等刘世航解释,“出水芙蓉”脸一沉,叫了辆的士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刘世航傻子般愣在那里。从此,网上再也看不到“出水芙蓉”了。

这件事对刘世航打击很大。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更倒霉,他所在公司因特殊情况裁人,名牌大学毕业的一个没走,而作为自考生的他首当其冲被刷了下来。他和总经理理论:“你是看学历还是看能力?我搞市场调研,搞战略规划,经常不辞劳苦到全国各地出差,为公司的发展壮大立下过汗马功劳,为什么先把我裁下来?”总经理什么也没有解释,摆摆手让他走人。

刘世航不服输的倔强性格上来了,他在心里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凭我的能力和本事,不怕找不到好工作!”

他带上自己的简历,到北京各人才市场广泛参加应聘。可是,用人单位一看他的简历,几乎没有一家点头应允的。最后,他对某计算机软件开发公司的招聘人员说:“我有开发市场的实际经验……”没听他说完,对方说:“小伙子,我们既要看经验,还要看学历。你想,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我们还百里挑一呢……”望着对方脸上不屑一顾的表情,刘世航强烈地意识到,学历依然是各行各业的敲门砖,这个事实让他快要崩溃了!

回到出租屋,刘世航仰天长叹。突然,他想起了他参加自学考试的一名同学,学习成绩平平,工作能力很一般,却被一家著名企业当做“人才”聘去了,年薪5万,还配有一辆豪华尼桑轿车。同样差不多的经历,为什么他比自己强那么多呢?他立即联系到了这名同学,想向他取经。该同学把他嘲笑了一顿,然后问他:“刘世航,谁现在还像你这么‘傻帽’,说自己是自考生呀,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刘世航摸摸头,一下子恍然大悟。他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个惊人的念头:制造假简历!刘世航在冒出这个想法时,他心里非常平静。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到北大听课,他觉得自己和别人相差的就一纸文凭。如果一张假文凭为自己赢来一次工作的机会,然后趁势发挥自己的能力,又何尝不可呢?

2004年5月的一天,刘世航去北大听课期间,参考了别人求职简历的制作后,开始了自己的行动。他花了200元钱以刘世航的名字制作了假身份证,住址为北京海淀区颐和园东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又用100元钱让别人帮忙制作了一份精美的简历。他在简历上注明自己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在读博士,并这样详细述明自己在北大的求学经历:1994年考入北京大学,1998年考取北京大学经济学专业(硕博连读),在读研究生期间,曾先后在中国证监会基金部任助理研究员、信息产业部电信规划院任电信规划咨询师、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任教员、天津开发区管委会任主任助理等职。

制作好简历后,刘世航就揣着这份求职宝贝,穿行于北京各大人才市场,但他还是有点心虚,他看到北京很多大的公司、好的单位却不敢掏出自己的简历,因为北京的单位离北大太近,易露馅,他想万一被人发现,自己不就毁了吗?

2004年11月14日,寒风料峭的北京城热闹非凡。国家人事部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举办全国第六届高级人才洽谈会。洽谈会上,全国各地的招聘单位云集其中、应聘者络绎不绝,刘世航认真看着每个单位的招聘要求,却迟迟不敢亮出自己的简历,突然,河南省郑州航院的招聘展台映入他的眼帘。

这所大学开出的条件十分诱人:博士生安家费6万元,分配120平方米住房,年津贴不低于5万元,科研经费8万元,正式调入后税后月工资5000元。刘世航不由停住了脚步,他心想:凭自己的水平教学生还行,只要应聘时简历能蒙混过关就可以了。想到这里,刘世航故作镇静,走上前询问,并小心翼翼地递上个人简历,此时的他心中紧张得像揣了只兔子。

没想到,负责招聘的老师听说是北大博士生,还是河南人,眼睛陡然一亮。看了刘世航提供的“简历”,招聘的老师更是赞赏,再次打量眼前的小伙子。刘世航身高约1.73米,戴着眼镜,中等体态,讲普通话,很斯文的高才生模样。于是,郑州航院的老师对他的“简历”没有产生怀疑。这次,郑州航院派出相关领导来到北京选拔人才,可谓求贤若渴。他们怎肯放过刘世航这“难得的高级人才”,很快决定把他高酬优遇聘回去,根本没有想到去核实刘世航“简历”的真伪。

招聘老师盛情邀请他前往学校考察,差旅费全部报销,并关心地问他:“小刘,有没有女朋友呀?只要你愿意到我校工作,我们学院漂亮的女大学生多的是。等她们毕了业,到时组织上出面帮你解决个人婚姻问题。”刘世航受宠若惊。

“谢谢!”刘世航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北大博士”刘世航成了该大学在全国人才洽谈会上成功吸引来的香饽饽,以他为“招牌”,该院又成功地招聘进其他大学的两名博士生。

刘世航到郑州考察后,对该学院的环境和工作条件比较满意,表示愿意留下工作。双方虽然没有签署协议,但学院方面为了表示诚意,于2004年12月中旬为刘世航安排了一套120平方米的住房,并给了他4万元安家费。2005年1月,又付了6000元工资。

当刘世航搬进宽敞的住房,坐在松软的沙发上时,他感觉像在梦里,该大学对他的热情和关心,终于使刘世航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放了下来。他终于大胆地向在北京新认识不久的女朋友李苹(化名)讲了自己目前的境况。

李苹是浙江人,在北京一所中学任教,长得秀气又漂亮,李苹了解到刘世航是北大博士时,激动地对他说:“我愿意放弃北京优越舒适的工作,同你一起到郑州去。”

刘世航一听,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他为此专门和李苹进行了一次长谈:“我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李苹说:“我看中的是你本人,不是你家。再说,经过努力奋斗,贫穷状况是可以改变的。”“可是,我刚到郑州,工作不稳定,还不能向学院提出你的工作要求,不然,这对我影响不好。”“没关系,我可以去打工,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干什么都行。”刘世航兴奋得差点儿眩晕了!l0年前的梦想没想到这么快就在郑州实现了:上大学———不,现在已经是博士生了,并且辅导大学生毕业论文了;当白领,挣高薪;虽然还没结婚,但美丽的女友已经投入了自己的怀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