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战接受专访谈推动胡连会五点共识全文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19:29:49

我开始处心积虑地追求权力。为了攫取更大的权力,我主要做了六方面工作:

第一,坚定信心,确定目标。我对现有的职务总是感到不满足,总是处心积虑追求上一级职务,常年的日常事务都紧紧围绕这个目标。当然这里包括干好工作。不满足感和高度精神紧张常常使我感到精疲力尽,暴躁易怒。我感到在我追求权力过程中脑力体力一刻也没有松懈过。

第二,注意学习提高。政治理论方面没有注意,主要是注意业务方面的学习提高。我很注意欧美等西方国家以及台湾在选举方面的有关报道、有关资料。看到他们的候选人筹集竞选资金,接受赞助,靠金钱选举的“金权政治”生态,认为我们国家也一样,无非是方式不同。他们把钱花在竞选宣传和选民方面,我们则把钱花在关键领导身上,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平时朋友之间闲谈时,也常就某个人提拔快的诀窍,研究、分析、借鉴。平时也观察那些提拔突出的人的背景、关系、方法和手段。

第三,干好工作。我的性格追求完美、争强好胜,又长期担任一把手。这使我工作起来从不输人,不甘落后。

第四,打好群众基础。日常工作中,内部同志找我办事,可办可不办的我都很痛快干脆地办了,从未有意拖延。后来由于竞争的需要,这成了我的自觉行为。这是拥有内部好人缘的关键。

第五,积蓄一些钱物,利用职务之便收受钱物。每当我收到一件比较好、比较名贵的物品时,我总是先想着送给领导,而不是留给自己用。我还很注意与私企老板们的交往,想着能够在提拔的关键时刻得到他们的帮助。事实上,老板们都深谙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之道。他们都鼓励我向上竞争,并表示会对我提供金钱物质帮助,而关键时刻确实是这样。

第六,贿赂关键领导。对于我瞄住的职位,我先明确谁是对这个职务的任命起决定作用的关键领导。然后,或通过关系介绍,或以工作名义见个面。认识了,以后就多接触、多汇报、多关心这些领导,利用各种机会礼节性地送钱送物,投石问路,进而建立互信关系,增进感情。一旦到了调整干部的关键时刻,就大数额送钱,用钱买官,以钱换权。

2003年,在第20次全国公安会议上,中央规定,各级公安局长,在职数允许的范围内,由同级党委常委或政府副职兼任。当时我已经想好了,要花一笔钱,担任常委或政府副职。对权力的渴望、崇拜和狂热追求,已经使我失去理性产生错觉,认为提拔必须花钱,而事实绝非如此。

在我的脑海中,常闪过辞官下海经商的念头,但转念一想还是面对现实,利用手中的权力,能捞则捞吧!一有机会,我就利用权力,在调整干部和办理案件中收受贿赂。

在调整干部中,在各方面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给我送了钱的或送钱比较多的人能得到较好职务,没有给我送钱的或送钱比较少的只能得到较差些的职务。也有个别本不应提拔使用的同志,死缠硬磨,通过关系送钱要提拔,我也提拔使用了,只是位置安排得差些。在一些案件的办理中,由于收了当事人的钱财,我违反有关法律规定,作了不应有的处理。

在接受钱物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全部拒绝。认为办任何事情必须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为群众办事完全是应该的。第二个阶段,收了心不安,不收心不甘。这时刚开始收受钱物,有些不好意思,往往推辞一番,有些强留下了,有些送礼的人也感到不好意思就带走了。对于收下的钱物,我心里不踏实,但对没收下的钱物,又感到失去了一次机会。第三个阶段,收了放心,不收安心。此时,我已经十分清楚,什么可收什么不可收。第四个阶段,担心被查处。随着自己的问题越来越大,随着反腐力度越来越大,我越来越担心自己被查处。我感到,利用职务,违法违纪,以权换钱的空间越来越小,风险越来越大,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党政领导干部已成为高危职业。

陈毅有一首诗:“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众目睽睽难逃脱。”这是20多年前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后来我把它摘抄在日记本上并背诵下来,当时我不是党员。今天,我的行为应验了陈毅的话,才想起了陈毅的话。

对于被查处的腐败分子,我曾认为,这些人之所以被查处,或因为政治斗争,或因为争权夺利互相倾轧,或因为没有处理好某些方面的关系,或因为素质不高“撞到枪口上了”,没有看到这是反腐败斗争标本兼治的总体战略部署,是大势所趋。因此,我认为只要自己注意处理好有关方面的问题就不会被查处。

为了防止告状,防止被查处,我常看一些有关反腐败的案例报道,不是为了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而是想了解他们是怎么被查处的?为什么被查处?以提高自己反查处的能力。特别注意协调处理好与主要领导、有关领导以及纪检部门的关系。在对待下属内部同志的问题上,一般采取稳妥留有余地的态度,对一些内部棘手问题的处理,宁右勿左。

我一直认为,只要一人对一人便是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纪检部门即使查处也形不成证据,没法处理。如果说极端个人主义、拜金主义是我严重违法违纪的思想认识问题,那么“一对一”则是我严重违法违纪的技术方法问题。如今才感到,收一个人的是“一对一”,收的人多了,就成了“一对几十”。

我曾以为权力、地位、财富能使自己幸福,没想到成了没有自由的最不幸福的人

人活着是为了生活快乐幸福,我却把生活当成了战场。我的生活主旋律是不满足也不幸福,因为贪婪占有的心是永远满足不了的,永远体验不到真正的幸福,永远在苦苦地追求更大的权力、更高的地位、更多的金钱,在恶性循环中耗尽生命之能。

回想我没有出事前,常常感到疲惫不堪,暴躁易怒,匆忙急躁,活得很累。一年来我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寻找原因。如今我感到,最根本的一点,是因为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把权力、地位、金钱看得太重要了。总以为自己比别人强,总想得到更多人的尊重羡慕,总想得到更大的名声;总怕自己的自尊和面子受到伤害;总想得到更大的权力、更高的地位、更多的财富。按常理,追求这些很正常,但我太过分了、扭曲了、变态了。一个目标刚实现,立刻又有了新的目标,马不停蹄,费尽心机,精疲力尽、暴躁易怒。

我现在感到,追求事业首先不应有贪婪占有思想,应当客观根据自身的条件、能力,以平和的心态做事,要把做事本身作为目的,把过程作为目的。

在这种拜金主义思想的支配和影响下,金钱左右了我的价值取向、思想行为,使我失去了宝贵的自由。现在我知道,与自由相比,金钱一文不值。这种动机与结果的关系,细想让人感到真是莫大的讽刺。每个人都希望拥有幸福,但拜金主义不会给人带来幸福,只能使人走向贪婪。贪婪的人永远不满足,因此,可能抢占、囤积了许多财物,但精神永远是空虚不幸福的。我曾以为可以通过追求权力、地位、财富使自己获得幸福,没想到成了没有自由的最不幸福的人。

在办案人员与我谈话中,面对摆事实讲道理,理直气壮、义正词严的追问,我无言以对,愧疚、悔恨堵在胸口,我只能在心里暗暗地诅咒自己,那种感觉太难受、太痛苦了。对于有负于党的行为,这一生我不会原谅自己。

现在,我以从未有过的认真态度学习了《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读本》,通过学习,深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那么科学合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那么必要实在。对照检查自己,感到自己是那么无知、卑琐、丑陋。一想到自己将要离开这个党,难过的心情使我有时读不下去,只能停下来,但能怪谁呢?不能怨天尤人,只能怪自己,只能是咎由自取。

我特别感到对不起党,父亲早年去世后,母亲没有工作,我们全家是靠党和政府及时发放的生活抚养费生活的。参加工作后,在党的信任培养下,我由一名普通民警成长为一名市级公安机关的主要领导。

我特别感到对不起我的母亲,父亲去世后,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弟姐妹5人拉扯大,至今孤身一人。以往我一直感到对得起母亲,以为我做得很好。如今,77岁的母亲本应安度幸福晚年,我却给她带来这么大的忧愁和痛苦。

我还感到对不起学生时代对我厚爱和寄予厚望的各位老师,对不起曾关心、帮助过我的像良师益友一样的各位领导,对不起那些辛勤工作,能力突出,成绩显著,在他们提拔时我收了他们钱物的同志们……

邵建伟,男,48岁,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原局长、党委书记、山西省人大代表。1995年至2004年初,邵建伟在担任太原市公安局北城(杏花岭)分局局长、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兼杏花岭分局局长、临汾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徇私枉法,利用职务之便,索取收受他人贿赂、非法占有他人财物和收受礼金,严重违纪违法,涉及金额480余万元。2004年,山西省纪委、监委对邵的违法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2005年1月,山西省人大会议罢免其人大代表资格。2005年6月,山西省纪委、监委给予邵建伟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05年11月18日,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邵建伟有期徒刑9年。

昨日,晨报记者在遇害者田林海和刘太郎的网络博客上目睹了两人在加拿大的最后岁月。两人的博客均开放不久,但已经有不少日记和图片。正如好友林英(化名)所说,两个遇害者都是热爱生活和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本来应该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却不幸遭此横祸。

在博客上,刘太郎说自己“从小酷爱唱歌,从小唱到大,比较喜欢的歌手是王力宏和任贤齐”。他在博客上留下了自己的座右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刘太郎曾经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但来到加拿大后的经历让他变得更成熟了,20岁那天,他写下自己的生日感言:“到了今天,我已经20岁了,我仿佛终于明白了一些道理,才发现以前我的作为真的是太愚昧了。……当我在朋友身上遭到重创而哭泣着跟我爸爸委屈地诉苦的时候,爸爸没有悉心地安慰我而是严厉地骂了我:‘你说这些一点用都没有,谁都对不起你?一个人两个人伤害你,可以,但是十个人十个都在伤害你,那你就应该在自身找找问题,别整天怨天尤人!’”

照片上看起来胖乎乎的田林海的网名叫“金枪鱼”,他在个人说明的职业一栏填写了“影像”二字,并写下了“简单的人做着不简单的事”的座右铭。酷爱摄影的田林海在博客上贴满了自己的摄影作品,记录着蓝天、绿地和异国风情。他喜欢听周杰伦的歌,11月4日,他谈起周杰伦的新专辑时写道:“这几天一直在听《十一月的肖邦》。也许是想找回以前听《简单爱》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吧,总是盼望着他能出新歌,但是每每听完新货我就越觉得失望。也许是我长大了,不再单纯了,再也无法用一种单纯而又幻想的心境去欣赏一个人的音乐了吧……”

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6日在加拿大遇害的两名中国学生的父母为青海中国石化的职工和内蒙古赤峰市的商人。

遇害者的一位在加拿大的朋友告诉晨报记者,田林海老家在青海,父母都是中国石化的职工。渥太华市民乔纳森·威利斯和他妻子苏珊娜说,田林海在去年10月到11月曾在他们家租房,与他们和他们的两个孩子一起生活了大约两个月,彼此友好如同一家人。威利斯透露说:“田还有一个姐姐,他似乎来自一个富裕家庭,他父亲好像是中国石油公司的一位高层官员。”目前,前房东的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证实。

晨报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遇害者刘太郎出生于内蒙古敖汉旗,目前住址在赤峰市红山区钢五段某小区,父母在该市做生意。此前刘太郎的老师姜女士曾向晨报记者透露,作为家中独子的刘家有5个保姆,因此自理能力较差。刘太郎被送到国外留学,父母也希望借此锻炼他的独立生活能力。

遇害者田林海的挚友、来自深圳的中国女留学生林英(化名)告诉晨报记者,悼念两位被枪杀留学生的活动将于今日陆续展开。

追悼活动由亚岗昆学院中国学生会、卡尔顿大学中国同学会、渥太华大学中国同学会及CFC中文网联合举办。北京时间今日凌晨,相关活动将展开,而从北京时间今日上午9时起,主题为“和平,肃静,默哀,安静地送别朋友”的烛光纪念活动亦将开展。届时,参加活动者将手持蜡烛,平和地为受难者默哀。活动结束时,活动参加者将排队把蜡烛放置在枪案发生的富豪OK厅门口。

晨报记者昨夜从渥太华市政府新闻办获悉,市长为这次烛光纪念活动“开了绿灯”。渥太华市议会议员及政府官员均应邀到场,为防止再发生意外,市政府将投入大量警力维持现场秩序。届时,警方将暂时封闭案发

OK厅门口的街道。晨报记者从加拿大当地媒体获悉,加议会保守党领袖哈珀已通过媒体对两名中国学生不幸遇害表示深切哀悼,并对遇害者家庭和朋友表示慰问。在谈到此次中国留学生遇害事件时,哈珀还强调,加拿大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制度,吸引了世界各地高质量的留学生,但政府必须尽最大努力保证学生们有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自由党渥太华市中区竞选联邦议员候选人马侯尼对发生在唐人街的这起枪杀事件深表震惊,称自由党如继续执政,将采取有力措施遏制暴力犯罪不断上升的势头。

昨日,遇害者田林海的挚友林英向晨报记者证实,遇害者家属已经抵达加拿大。当地电台昨日报道说,遇害者亲属“是来认领遗体的”。

10日凌晨前往机场接机的中国留学生邓磊(化名)说:“飞机降落后,当我看到遇害者的双亲时,泪水几乎夺眶而出。当时,我几乎能感觉到那种悲痛已经刺入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在接机现场,使馆的工作人员忙碌地安排着遇难者接下来的行程。

林英告诉晨报记者,抵达加拿大的遇害者亲属目前在使馆工作人员和留学生代表的陪同下,正按照计划逐步办理各项善后事宜。林英说:“将有留学生朋友全程陪护伯父伯母(田林海父母)。”

昨夜,渥太华警察局新闻官莫妮卡·艾克兰告诉晨报记者:“到目前为止,(案件)没有什么重大进展要通知您。”她向晨报记者介绍,目前警官们每天仍出入案发OK厅找寻线索,并试图寻找更多的目击证人。前往富豪

OK厅悼念死者的留学生证实,该处仍未恢复营业,如果有人试图接近大门就会被警察阻拦。

晨报记者从当地媒体获悉,连日来包括中国留学生遇害案在内的数起凶杀案引起了加拿大政府高度重视。加总理马丁9日公布了重刑对付枪械罪案的系列措施,马丁的“禁枪令”包括收紧城市枪械管制、禁绝手枪,以及对涉枪罪犯严惩不贷。马丁说,政府将扩大枪械案的处罚,注资3.25亿加元扩大枪械巡查力度,并且完全禁止公众拥有手枪。他说:“这个策略将使得短枪远离街头,对涉枪罪犯严厉处罚,以及扼杀黑枪的供应来源。”□晨报记者郭翔鹤

澳大利亚籍美国人克里斯多佛·怀尔德变态地迷恋美女,杀人的冲动总是难以遏制,被称为“美女杀手”。因为他的杀人手段过于残忍,美国FBI为了防止有人效仿,甚至不愿意透露他太多作案细节。

惨遭他毒手的受害女子可以说是多不胜数,有10岁左右的小姑娘,也有30来岁的美貌女士。

虽然这些悲剧已经过去20年了,但直到今天,仍有人在问到底他的部分受害者去了哪里,是生还是死。受害者的家庭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悲伤中度过,因为他们很可能永远都找不回心爱的女儿了。

1984年,伊丽莎白·凯尼恩在佛罗里达迈阿密南部的珊瑚阁高中教书,但她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新回到T台上,重拾模特梦。23岁的她,是那种能够让男人神魂颠倒的漂亮姑娘。两年前,她获得了橘子杯公主称号,而且还闯入了佛罗里达小姐竞选的总决赛。披着一头迷人的褐色头发,洁白的笑容是那么具有亲和力,这些先天优势令她很容易跟别人交上朋友。

3月4日,伊丽莎白离开位于珊瑚阁的公寓去庞帕诺海滨探望父母,这是她每个周末的例行公事。当天晚上9时,伊丽莎白离开父母家。室友回忆说,伊丽莎白10点回到家后就上床了。第二天,伊丽莎白如常上班。但星期二,她就没有再出现过了。室友表示伊丽莎白前一天晚上并没有回家。伊丽莎白不是那种做事没有交待的人。所有认识她的人都感到非常担心。最后,伊丽莎白的父母只能选择报警。

几天过去了,女儿还是杳无音讯。父亲比尔·凯尼恩坐不住了,他聘请了私人侦探肯尼思·怀特克来调查这件事。凯尼恩发现女儿生命中有几个男人,他们很自然就被列为怀疑对象:一名德国男人、两名已经分手的前男友,其中一名是叫克里斯多佛·怀尔德的摄影师。伊丽莎白曾经告诉父亲她与怀尔德第一次约会的情况,还说怀尔德是个真正的绅士。约会几次后,怀尔德甚至提出结婚。但伊丽莎白觉得怀尔德比自己大17岁,有点老。所以在过去两年里,他们一直保持朋友关系。

怀特克从凯尼恩夫妇口中得知失踪前一天,伊丽莎白曾经向他们提及怀尔德要介绍她去当模特,而且报酬相当不错。但致电怀尔德的结果却令人感到失望。怀尔德说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伊丽莎白了,而另外两个男人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迹象。

调查陷入了僵局。突然,事情有了转机。伊丽莎白另外一个前男友拿着她的照片在珊瑚阁的加油站前打探消息。

失踪前,伊丽莎白经常来这里加油。让所有人感到惊奇的是,两名工作人员说伊丽莎白星期一下午曾来过这里。正当她要付账时,后面那辆灰色凯迪拉克上的男人抢先帮她买单。伊丽莎白说他们正在去机场的路上。两名工作人员一看到怀尔德的照片,马上认出他就是当天和伊丽莎白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与此同时,私人侦探怀特克从警察局那里了解到原来怀尔德的犯罪记录很长。他并不是凯尼恩口中的所谓“绅士”,而是一名有着很长性侵犯犯罪史的恶魔。

伊丽莎白的父母突然想起,就在女儿来探望他们的那个晚上,他们曾经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失踪女子的报道,这个女人的模样与伊丽莎白的非常相似。直觉告诉凯尼恩夫妇,怀尔德一定跟女儿的失踪有关。

1984年2月26日,罗萨利奥·康扎尔斯失踪了。她是在迈阿密国际赛车跑道上派发阿斯匹林样本的临时工。有证人说当天中午她跟着一个男人走了。罗萨利奥同样是个容貌俏丽的女孩,有着迷人的黑眼睛,长长的褐色头发。

罗萨利奥的失踪看起来与伊丽莎白的失踪并没有明显联系,但凯尼恩知道怀尔德也热衷于赛车,而且经常在跑道上逗留。无独有偶的是,罗萨利奥与伊丽莎白都曾参加佛罗里达小姐竞选,都想成为模特。

怀尔德谎称没有见过伊丽莎白,这令他非常可疑。怀特克与一名前警官来到怀德尔的办公室。怀德尔重申自己并没有见过伊丽莎白,坚称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认错人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警方查到失踪女孩罗萨利奥也认识怀尔德。根据这一发现,警方迅速展开调查。但苦于没有证据,他们也无法对怀尔德下手。一个星期内发生两起女孩失踪案件,而且凶手可能是同一人,这令当地警方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3月13日,正当怀尔德在庆祝自己39岁生日之际,警方正在搜集关于他的资料。3天后,他从《迈阿密先驱报》上读到关于“一名赛车手、富有的摄影师涉嫌两起失踪案件”的报道时,他意识到是时候逃跑了。2天后,他扔下3只狗,提取大量现金后,驾着他那辆1973年的克莱斯勒纽约人逃跑了。

在这两起案件的调查中,警方犯了两个很大的错误。一是没有使用测谎仪,二是没有监视怀尔德,让他逃跑了。警方本来有足够的时间详细盘问怀尔德,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克里斯多佛·伯纳德·怀尔德出生于1945年3月13日,父母都是澳大利亚人,父亲后来成为美国海军军官。除了身体差外,怀尔德的童年可以说是无忧无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