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死亡”九天奇迹复活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07:03

3月7日,记者见到张大爷时,老人正住在苏家屯一间阴冷的小屋里。突如其来的伤残让一向要强的张大爷痛苦不堪:“我这辈子攒了10多万元钱,都在大女儿手里。前段日子,我向大女儿要回我自己的钱,没想到她竟然说等我死了再给我。等我死了要钱还有什么用啊?再说死人能要钱吗?几天前,她领人到我家,把屋子里面的人都给支走后开始打我。”

对方将张大爷从床上拽下来,一通折腾后,抡起了板凳……张大爷蜷缩在角落里,高喊“救命啊,救命啊……”

情急之下,张大爷的小女儿拨打110报警。和平警方出了警,当民警赶到之时,大女儿已经带人撤离了现场,只留下老人倒在地上。

张大爷泪流满面:“我能不伤心吗?哪有女儿把亲爹腿打折的,我恨不得政府把她抓起来枪毙了。”民警迅速将张大爷送到公安医院救治。经过法医鉴定,张大爷左腿股骨颈骨折,右腿锁骨骨折,已经无法站立行走。而将父亲打伤之后,大女儿也消失了。

张大爷今年70岁。据其小女儿介绍:父亲股骨头被打坏了,换股骨头就得7、8万元钱。这让生活拮据的儿女儿犯了愁:“我们哪有钱啊?钱都在我姐姐那里,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面对悲惨的现状,小女儿发出无助地的呼唤:“姐姐,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你就回来看看咱爸吧……”

本报讯一男子全身竟被切除了十个脏器,并且顺利痊愈。昨天,记者从江苏省人民医院获悉,一例这样的罕见病症在该院被成功救治。

据省人医普外科胰腺组钱祝银主任介绍,这位身患怪病的患者是一位来自苏北的52岁男性。最近十多天来,他忽然感觉自己的下腹部总是莫名其妙地胀痛不已,同时,他的排气排便次数也急剧减少。令他难堪的是,他时常感觉自己的嘴巴里臭气不断,并且是一种明显的粪便臭味。到后来,他发现自己竟常常从嘴巴里呕吐粪便样秽物,这几乎令他痛不欲生。十多天里,他先后求诊了外地的多家医院,可是谁也无法治疗这个怪病。江苏省人民医院普外科医生检查后发现,患者体内的癌肿将结肠和胃之间联通,同时直肠又有梗阻,从而导致肠内的粪便向胃里逆流。可怕的是,患者的胃、结肠、直肠、胰腺等多处都长有肿瘤,手术的难度相当大。为了挽救患者生命,钱主任决定冒险切除患者的胃大部、胰腺体尾部、脾脏、部分小肠、部分升结肠、横结肠、降结肠、乙状结肠、直肠上段和阑尾十个脏器,并重建了消化道。据悉,全身被切除十个脏器并能顺利痊愈的病例在国内尚属罕见。(姜跃进郎俊琴小卉)

连续第七年担任纤体公司代言人的钟丽缇(Christy),投桃报李之下,就算发高烧连续7小时拍新一辑广告,她都任劳任怨,令人佩服。

刚从北京返港的Christy,此次冒着寒风细雨同九度低温,为“玛花纤体”再拍广告,虽然又有逾百万元酬劳,但她可谓得来不易,皆因她拍广告时正发高烧,但也坚持亲身上阵,工作人员亦被她的诚意感动,在拍摄期间,寒风阵阵,Christy全身不断发抖,工作人员竟然手牵手筑成人墙为她挡风,更预备暖水袋、毛毡等,每拍完一个镜头,立即簇拥她躲入临时化妆间用风筒为她取暖,在全组人员共同苦战之下,大家终于高唱凯歌顺利完成,松了一口气的Christy,笑言日后可以做女超人,为了奖励自己,她笑指要多食补品与山珍海味,稍后以最Fit状态出席记者会。(SUN)(来源:大洋综合)

本报连续报道的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女出纳孔亚娴涉嫌挪用公款向北京中华慈善总会和我省驻马店市慈善总会“捐款”的事件,在全国引起轰动。

这笔“捐款”的去向究竟如何?截至3月7日晚上8时35分,终于有了说法。经驻马店市慈善总会核证: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女出纳孔亚娴“捐”到驻马店的那笔100万元款项,在已经向驻马店市各县(区)进行分发后,经过及时、不间断追要,除驻马店市驿城区的3万元外,其他县(区)的97万元款项已经被追回并电汇到了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财务处的账号上。

驻马店市慈善总会的工作人员蔡华振具体负责这笔款的追要工作,3月7日晚上,他向本报记者介绍了追款的经过——

2月28日,驻马店市慈善总会经多方了解,孔亚娴女士“捐赠”的100万元款项有挪用公款的嫌疑。因这笔巨款驻马店市慈善总会2月22日下午收到后,已于次日分发到了全市各县(区)民政局、慈善总会(筹备组),各县(区)已经或正在向艾滋病患者困难家庭发放。于是,驻马店市慈善总会立即电话通知各县(区)暂缓发放。

3月1日,孔亚娴的姐姐孔德芬手持妹妹写的“情况说明函”赶到驻马店市慈善总会,承认“捐款”全是孔亚娴挪用的学校公款。看到“情况说明函”后,驻马店市慈善总会要求各县(区)立即停发这笔“捐款”。

3月2日,驻马店市慈善总会与校方赴驻马店追款工作组共同起草“追款函”并寄往各县(区),“追款函”上公布有校方的财务账号,要求各县(区)全额追回后立即电汇到学校。

3月3日和4日,驻马店市慈善总会多次催问各县(区)追款进度。5日,市慈善总会再次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县(区)7日前全额追回这笔“捐款”并电汇校方。

3月7日下午,驻马店市慈善总会对全市各县(区)退款情况逐一进行核证。上蔡县分发到的款项最多,共计60万元。7日下午3时55分,上蔡县将电汇到校方的60万元退款电汇凭证传真到了驻马店市慈善总会。

3月7日晚上8时35分,驻马店市11个县(区)中,除驿城区外,已有10个县(区)陆续将退款电汇凭证传真到驻马店市慈善总会。手持这10份退款电汇凭证传真件,该市慈善总会工作人员蔡华振长出一口气说:“追款、退款工作终于完成了绝大部分。”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的校方追款工作组向记者透露:孔亚娴一共挪用公款206万元,捐到北京中华慈善总会的有100万元,现已全额返还学校;孔亚娴手中的6万元公款,其家人也已还给学校;“捐赠”到驻马店的100万元已经追回97万元。至此,被其挪用的206万元公款大部分已经被追回。

校方追款工作组一开始认为款项追回工作会很困难,对全部追回这笔款并没抱太大的信心。现在绝大部分款项被追回并电汇到了学校,令他们感到非常意外和高兴。工作组的工作人员姚某、田某激动地告诉记者,学校已经作出决定:近期将在全校范围内开展爱心捐献活动,动员广大师生向驻马店的艾滋病患者困难家庭奉献爱心,把真正的捐款捐到驻马店。

校方追款工作组已经向驻马店市慈善总会及时转达了校方的这一决定。上蔡县民政局首先如数退还60万元——“‘问题钱’我们不能要!”

百万“捐款”竟是挪用的公款,事件发生后,在讨论受捐单位应不应该、如何退回这笔款项的声音中,一些网站的论坛中出现了不少猜测,有人担心这笔款项可能无法追回。

与此同时,来自全国10多家媒体的记者也云集驻马店,对此事表示出极大的关注。

昨日,上蔡县民政局用实际行动作出了一个响亮的回答:全额退还山东方面的60万元“捐款”。该局主管副局长张大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不能要这些来路不正的‘问题钱’。”

昨日上午11时8分,上蔡县民政局会计孙秋艳从中国银行上蔡县分行工作人员的手中拿到了一张该县民政局刚刚向山东东营市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电汇60万元人民币的汇款单回执。

据了解,山东方面的100万“捐款”是于2月22日到达驻马店慈善总会账户上的,接到钱后,该会工作人员就立即按照相关规定和“捐款人”的意愿迅速把钱向驻马店市各县(区)的民政部门(或慈善机构)进行了分发,其中上蔡县分到60万元款项。

事隔3天,孔亚娴挪用公款“捐款”的真相暴露后,山东方面的追款工作组随即赶到我省追要“捐款”。而此时,上蔡县民政局已经启动了60万元的捐款分发程序,向部分艾滋病人分发了用这笔款项(部分)购买的数千袋面粉。

据上蔡县民政局副局长张大汉介绍,购买这些面粉动用这笔款项的大约六分之一,共计约10万元。

由于捐助艾滋病的款项目前实行的是按季捆绑分发,所以这笔款项实际的使用应该是和其他社会捐助款项共同组成的。张副局长告诉记者,由于给艾滋病人分发款项的第二季度是在4~6月份,所以接到上级通知后,他们立即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没有造成这笔款的集体再下放,客观上为还款提供了可能。

昨日上午,上蔡县民政局领导开会研究后决定:从该县民政局的财务上先行垫付已经动用的10万元,补上60万元的缺口,并立即到银行电汇给山东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账户。

经该局财务人员和山东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相关领导及财务人员联系和核对,当日10时30分,相关工作人员便赶到中国银行上蔡分行办理退款业务。11时8分,60万元的电汇业务便完全办理完毕。据了解,由于是跨行电汇,所以这笔款项应该在72小时内到达对方账户。

办理完退款业务后,上蔡县民政局主管副局长张大汉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张大汉告诉记者:“《大河报》前些天的报道我一直在关注,网上的一些议论我也看到了,虽然我们这里特别需要社会援助,但是这样的‘问题钱’我们不需要,也不能要!”

在该局财务人员办理退款业务前,本报记者联系到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学校办公室的相关领导。当本报记者向张副局长表示,对方想和他进行对话、表示感谢时,张副局长轻轻摆了摆手予以拒绝。

事后,张副局长说:“我很生他们的气,他们自己的财务没问题吗?不应该对这场闹剧负责吗?我跟他们无话可说,希望他们好好管管自己的财务!我们是慈善机构,如果他们可以这样拿来‘涮’,那是不是会伤害了那些真正具有爱心的人呢?至于对艾滋病人,这种伤害和恶劣影响已经产生了,难道他们不应该负责吗?!”

昨日,上蔡县民政局财务人员办理退款前后,本报记者联系到了多位以前曾经断然拒绝接受采访的中国石油大学(华东)领导,他们对此事发表了看法。

本报记者首先联系到了曾经多次向本报记者表示“我是一个小兵,无法向你提供任何消息”的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信息与控制学院党委书记郑金吾。获悉河南方面将很快把款项退还给学校时,郑金吾激动地说:“太好了,谢谢你们,我马上给学校领导山校长汇报,一会儿让学校财务处和办公室领导主动和你联系。”

10分钟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办公室许主任致电本报记者说:“非常感谢河南慈善机构的行为,我代表学校感谢你们。同时感谢你们《大河报》的努力和报道……”

15分钟后,正在驻马店讨要“捐款”的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财务处处长耿延平也给记者打来电话。

在深表感谢后,这位财务处处长终于首次向媒体开口承认“学校的财务管理有漏洞”。

耿延平告诉本报记者说:“孔亚娴并不是一直掌握着单位主要领导的私章和单位的公章,只是在过春节的几天里财务科室的领导才把两枚章一同交给孔亚娴保管的。也就是在这期间,她挪用了公款。”谈到责任时,耿延平坦言:“我肯定负有领导责任,应该承认我有责任。孔亚娴几分钟能从学校财务上转出200多万公款,说明我们学校的财务管理上存在比较大的漏洞,回去后我们一定整改。”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将退款的消息向山东东营检察院控告申诉处做了反馈。一位姓金的领导告诉本报记者说:“我会立即向相关领导汇报这个重要情况,但是有关案情的进展我们不方便透露。”

谈到退回款项和孔亚娴挪用公款的法律责任关系时,这位领导认为:“性质和情节是两回事。我个人认为钱能追回这么多,对孔亚娴的法律责任追究是有关系的,是可以适当减轻她的法律责任的。”

目前,孔亚娴还在南京脑科医院接受精神疾病方面的医学检测和治疗。昨日下午,本报记者把退款的消息告诉了南京脑科医院第5病区孔亚娴的一位主治大夫,并希望她转告给孔亚娴。

这位大夫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她无权让孔亚娴接记者的电话,目前她也不能直接把这个消息直接告诉孔亚娴,以防止大起大落的情绪对病人造成影响。但这位大夫同时表示可以等孔亚娴的家属探望时将这个消息告诉其家属。

当被问及孔亚娴的病情时,这位大夫表示:“我不能说很多,非常抱歉。”

昨日晚上,本报记者又联系到了孔亚娴的三姐孔德芳,得知河南方面已经将大部分款项退还时,她顿时泣不成声。情绪冷静后,孔德芳告诉记者:“多谢你们了,我不想看着妹妹进监狱啊,这下她会减轻责任了。我代表全家人谢谢你们了!我们以后有了钱一定向艾滋病人捐款……”

对于上蔡县那些急需救助的艾滋病人来说,60万巨款的得而复失并不被广泛理解,本报记者为此专程走进了上蔡县芦岗乡文楼村部分家庭进行采访。

走进孔海涛、孔海波兄弟俩的家时,记者看到两间破土房内,值钱的家当只有一台8英寸的黑白电视机。

海涛和海波的父母都是艾滋病患者,母亲刚刚去世,父亲去了新疆打工。刚刚辍学的18岁哥哥海涛正在屋内和弟弟商量自己准备到外地打工供16岁弟弟上学的事情。哥哥的建议遭到了海波的强烈反对,“妈妈刚刚去世,爸爸又去了新疆打工。如果你再走了,咱家还有人吗?要是家里没人了,我上学还有什么意思?你要是出去打工,我也跟你打工去……”

“你上学的学费不就是差100元钱吗?我打工很快能挣到。妈妈走的时候,叮嘱你一定要考上大学!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告诉咱死去的妈!我现在是老大,你就得听我的!”海涛边说边哭了起来。

不忍见到兄弟俩为学费而吵架的记者,此时将随身携带的100元钱递给了哥哥海涛。犹豫了一下后,海涛还是接过了钱。兄弟俩对视了一下,忽然要给记者下跪!

被记者赶忙搀起的兄弟俩送记者出门时,腼腆地说:“大哥,过段时间俺俩还得去打工。前些年爸爸妈妈打工挣的钱,为了给妈妈看病都花光了啊!我们现在靠叔叔婶婶家的救济生活,这不行啊……”

“记者大哥,你这些钱只能抵挡一阵子,以后还是不行,要想让俺弟弟上学,就得让很多人来帮忙啊,我成天幻想有人能帮助我们俩。俺弟弟能上完初中我也算完成妈妈一个心愿了啊!”海涛扒着记者车门的话,让人感到火辣辣的痛。

本报讯(记者王巍)认识3天就结婚并在婚后远走美国的一对夫妇,如今因感情不和又委托代理人在国内打起了离婚官司。上午,宣武法院判决解除了两人的婚姻关系。

8时30分,提出离婚的李小姐的代理律师来到法庭。而被告林先生既没有委托代理人也没有从美国赶回,而是以书面方式向法庭表示愿意接受离婚。

李小姐的代理律师当庭表示,二人到美国后聚少离多,李小姐愿意赔偿林先生2万美金的损失。法官则马上拿出林先生的一份书信称,林先生表示放弃对李小姐要求任何赔偿。在毫无争议的情况下,法院判决解除两人的婚姻关系。

林先生与李小姐(化名)在网上聊天认识,2001年5月5日林先生从美国飞回北京与李小姐见面,三天后两人办理了结婚手续。2001年10月,李小姐以陪读的身份到达美国与林先生一起生活,但此后两人感情不和开始出现矛盾。

大地律师事务所方宇律师表示,按照我国法律的规定,留学人员提出离婚,可以在原告所在的国家或地区,也可以在被告所在的国家和地区。如果都不能办理,就要到婚姻登记地进行办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