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高层演惊天人事变动 体育总监萨基突然下课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4:29:51

据台湾媒体报道,李逸洋晚间在民进党开票中心坦承败选。他表示,民进党对这次选举结果“感到遗憾”。

俄罗斯经济发展和贸易部日前公布了俄首批经济特区的分布情况,这标志着在俄罗斯国内备受瞩目的经济特区建设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俄政府从今年9月下旬开始受理各地有关建设经济特区的申请,受理工作于11月2日结束时,共收到了来自各地的70多份申请。在此后的近一个月内,俄有关部门经过认真筛选后决定,首批经济特区数量为6个,其中4个为技术推广型经济特区,2个为工业生产型经济特区。

俄技术推广型经济特区包括以发展微电子业为主的莫斯科郊外卫星城泽廖诺格勒、以发展软件业为主的莫斯科郊外卫星城杜布纳、以发展信息技术和仪器制造为主的圣彼得堡市及以发展核技术和纳米技术为主的托木斯克市。工业生产型经济特区包括以生产家用电器和家具为主的利佩茨克州及以生产汽车零部件和石化产品为主的鞑靼斯坦共和国叶拉布加市。

在首批6个经济特区中,除托木斯克市外,其余5个均位于俄欧洲部分。俄经济发展和贸易部准备明年上半年再组织一次评选活动,届时远东地区将有机会获得建立经济特区的资格。此外,俄经济发展和贸易部长格列夫建议,在有条件的地区建立不具有经济特区地位但却享受联邦政府支持的技术园区。

俄联邦经济特区管理署署长日丹诺夫说,俄政府在确定经济特区位置时,主要考虑各地建立经济特区计划的可行性和实施前景。俄首批经济特区将在2007年正式开始运作,并可望在此后2至3年内产生预想的效果。针对经济特区可能会助长腐败的担心,日丹诺夫指出,俄政府成立了由俄工商会和俄工商业者联盟代表组成的监督委员会,以保障建设经济特区的工作公开透明。

据悉,2006年俄联邦预算将拨款80亿卢布(约合2.8亿美元)建设经济特区的基础设施。同时,获得建立经济特区资格的地方政府也将投入同样数额的资金用于特区建设。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俄就成立过一些自由经济区(又叫特别行政区)。但是,由于当时俄经济处于危机状态,经济犯罪情况严重,这些自由经济区最终变成了偷税漏税者的天堂。近年来,在普京总统的直接干预下,俄再次将注意力转向建立和发展经济特区,并希望经济特区能成为促进俄经济结构调整的助推器。

俄联邦经济特区法规定,建立经济特区目的是发展加工工业和高科技产业,推动新产品的开发和生产。获得在工业生产型经济特区经营地位的前提条件是企业总投资不少于1000万美元,在特区运作第一年投资不少于100万美元。技术推广型经济特区内的企业则没有这种限制。

经济特区内企业在缴纳所得税和财产税方面享受优惠,俄政府将对它们免征5年的财产税和土地税。此外,特区内企业注册手续简化,投资者在与俄有关部门签署投资特区协议后,俄联邦和地方税收法规在协议有效期内将保持连续性,不会随意被更改。

陈步步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是他钻入了自己在两岸关系上设的套:人为使两岸关系长期处于僵化对立之中,在把两岸政治关系引向“死胡同”的同时,他自己也进了“死胡同”

台湾的经济前途只能在中国大陆,因为台湾是最容易从大陆崛起中获益的地区

陈水扁已经在政治资源、经济资源等许多方面将台湾“掏空”,事实上已经处于“透支”状态。但不能低估其基本支持群体反弹的力度

台湾地区“三合一”选举终于揭晓,台湾“绿地”变“蓝天”。这是最近几个月,民进党民意支持度一路下滑、陈水扁内外交困的真实反映。

对于民进党的“失势”,陈辩称是:“台湾人民政治参与的快速扩展,未能搭配及时完备的政治建制以及成熟的公民文化。”其实,除去其个人性格局限和民进党“广场民主”的先天不足这些内因之外,一个主要原因来自大陆对台新思维对岛内的撼动。

岛内舆论分析,两岸关系的改善虽不是台湾民众最关心的议题,也未必是台湾目前最重要的事,却是打破台湾当局内外困境最关键的一步“活棋”:两岸僵局不解,台湾“朝野”对立之势就难以根本改变,经济还将继续凋谢,民进党只能在执政泥潭中继续挣扎。

陈水扁曾说:“胡锦涛是一个厉害的对手,不简单。”国民党大陆事务部主任张荣恭在受访时对记者说:“陈水扁上台5年来,习惯于为了选情而短线操作,不像一个执政者,而像一个候选人。”张认为,对比之下,“大陆领导人非常注重体系内的培养和历练,都有刻意安排,胡锦涛现在越来越自信,与其两岸关系上的成功是分不开的。而民进党长期体制外作战,素质未及提升,缺乏团队精神,陈水扁个人更无从谈起其视野、气度和操守,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遥想2000年,陈水扁高举“反黑金”大旗,在岛内几乎一呼百应,所向披靡,一路过关斩将,实现了第一次政党轮替。上台后,陈水扁则对大陆不断抛球,冻结海基会,否定“九二共识”,又以“一边一国论”、“台独时间表”、“公投制宪”强硬叫阵,让人颇有点应接不暇。

北京的台湾问题专家李家泉指出,而今不过5年多时间,时移势转,情况已完全大变。陈已经身不由己,处在十字路口上,他自己也很矛盾。“在长期和国民党斗争过程中,陈水扁形成了其‘台独’思想,而挑动台湾人民对大陆的恐惧和仇恨是他的权力基础。但现在的情况是:过去他打击蓝营,蓝营有时也不得不围着他转,而现在蓝营不怕戴红帽子了,反而民进党内部动摇了,他能控制的面也少了,中间派对他也失去信任。”

在李家泉看来,陈步步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是他钻入了自己在两岸关系上设的套:人为使两岸关系长期处于僵化对立之中,在把两岸政治关系引向“死胡同”的同时,他自己也进了“死胡同”。

11月9日,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引述美国官员的说法,指控陈水扁去年底拟定“2008‘台独’建国时间表”:民进党认为2008年大陆忙着办奥运,一定无暇顾及台湾,如果错过就没机会了。

实际上,自陈水扁“总统”首任期内肆意挑衅大陆,大陆方面在4年“听其言观其行”的观察期结束后,即提出“5·17声明”:“如果台湾当权者铤而走险,胆敢制造‘台独’重大事故,中国人民将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彻底地粉碎‘台独’分裂图谋”。有外报形容,这是最后通牒式的声明。

此后,大陆主动发出的一系列动作引发的对台穿透力已超出想象。而扁当局步步走向被动,以致它倡导的“修宪”和“全民公决计划”陷入停滞。

李家泉认为,北京制定的攻心战术完全战胜了陈水扁,而摆在陈面前两岸关系的大形势,可以用“四、五、六”几个数字来说明。“四”指四个文件:5·17声明、贾庆林讲话、《反分裂法》、“胡四点”。“五”指江丙坤的“经贸之旅”、连战的“和平之旅”、宋楚瑜的“搭桥之旅”、郁慕明的“民族之旅”、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六”就是以胡锦涛为代表的新班子对台政策新思维有六点:一将台湾问题上升到关系中国的国家核心利益,这个提法前所未有,表明是不能让步的;二是坚决果敢的态度,只要触动底线,就不惜一切代价;三是以民为本的思想,是对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政策的继承和发展;四是以法制独,以《反分裂法》对付“台独”;五是联美制独,促使美国方面一再声称,台湾不是主权国家;六是宏观调控,只要不闯“台湾正名”、“法理台独”两条红线,就稳坐钓鱼台,任你怎么虚张声势都不为所动。

从上世纪50年代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到80年代初改为廖承志的“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再到向台湾人民开出等同港澳“一国两制”但更优惠的条件,现在则是“硬的硬到家,软的软到底”,现任扁当局开始招架不住了。

2005年11月4日,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的报道认为:“在台湾反对派最高领导人连战和宋楚瑜对北京的历史性访问过去半年后,善意和贸易的承诺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似乎比人们最初想象的还要有穿透力,加剧了台湾的政治分化。”“它还向历来作为台独据点的台湾南部地区的农民提供了特殊待遇。”

与此同时,台湾的运势走向也发生了微妙变化。有些观察家认为,台湾的经济前途只能在中国大陆,因为台湾是最容易从大陆的崛起中获益的地区。迄今为止,台商已经在大陆投资近1000亿美元;近100万台湾人生活在大陆,接近台湾劳动力人口的10%。

此时此刻,陈水扁“统独牌”的效力,与第一任期相比已是此一时彼一时。尽管陈一会儿抛出“不排除8月前与胡锦涛会面”的说法,一会儿声称台湾问题“争取拖,不怕谈”,一会儿明确拒绝陈云林访台,一会儿想让王金平参加APEC……但北京已不视其为谈判对手,根本不直接回应,不再陪打“口水仗”。

大陆已越来越习惯于自己出牌。而近期国台办宣布的大手笔是:和国家开发银行签署合作协议,提供为期5年的300亿元人民币开发性贷款,为台商提供融资支持,再次落实“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政策,给扁当局施加压力。

可以预测,面对内外困境,就陈水扁的性格而言,他绝不会放弃既有路线,反而会不断出招,全面防跛。岛内舆论分析,陈解困的三板斧不外是:“弃车保帅”,让卷入舞弊案的心腹大将离职,甚至包括让卷入“高雄捷运弊案”的“行政院长”谢长廷下台;狠批“泛蓝”阵营,特别是狠批刚就任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转移民众视线;打“统独牌”,挑动岛内族群矛盾。

岛内舆论亦认为,不能低估陈水扁基本支持群体反弹的力度。况且,即使陈真的被揭出涉入弊案,以陈律师出身的看家本领,也会使弹劾程序难以进行。

在不久前的“双十节”上,陈发表谈话指出,“建构政治秩序、改善人民生计、扩展国际参与、捍卫安全和平”,是他在未来不到3年任期施政的“四大核心目标”。但在在野党的张荣恭看来:“在未来不到1000天的任期内,陈不提前下台已经不错了,遑论‘施政目标’的实现。”张认为:“在剩余任期内,以陈‘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态,腐败问题会越来越严重。而面临2008年的选举,陈的状态也会拖累民进党。”

岛内政治评论家已不断地在电视节目中公开猜测陈水扁下台的日期。评论家胡忠信还强调,陈“做不到明年5月20日”,“将会如同韩国总统卢泰愚一样,未来会被五花大绑”。

对此,李家泉指出:“尽管陈自己已陷入困境,但美国对扁当局的一定支持度,仍是其未来任期内的挥洒空间。”尽管布什轻视陈水扁的传闻已是尽人皆知,但美国基于其战略利益,必须“联台抗中”,陈也就有了操作空间。而美国不断对台推销军售案,也正是看准了台湾有求于美国的致命弱点。

现在的问题是,扁当局江河日下,内政外交纠葛在一起,军购案势必无法过关。陈的“美国空间”也是走入了死胡同。岛内人士指出,陈水扁已经在政治资源、经济资源等许多方面将台湾“掏空”,事实上已经处于“透支”状态。李家泉认为,现在陈唯一可能的转机,就是放下身段,承认“九二共识”,主动在两岸关系上解套。宋元

新华网台北12月3日电(记者陈斌华陈键兴)台湾地区“三合一”选举(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3日晚揭晓,在总共23席县市长中,中国国民党获得14席的过半席次,民进党获得6席,亲民党1席,新党1席,无党籍1席。国民党由原来的8席增加至14席;民进党则由原来的10席下降为6席。

据台湾选务机构公布,在县市议员部分,总共901个席次中,中国国民党取得了408席,民进党得到192席,亲民党获得31席,“台湾团结联盟”得到11席,无党籍人士合计获得258席。

新华社电德国《明镜》周刊12月3日报道说,德国政府掌握的一份清单显示,有400多架次疑为美国中央情报局使用的航班途经德国领空或在德国着陆。

《明镜》说,这份由德国航空控制机构开列的清单记载,至少有437次可疑航班。其中2架飞机属于私人企业,实际却由中情局使用。它们在2002年和2003年均100多次飞越德国领空,降落在美国军用机场或其他机场。

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2日披露,自2002年以来,美国中情局在东欧一些国家设立了关押恐怖嫌疑人的“黑狱”,中情局的飞机也曾利用一些欧洲国家领空和机场秘密转运嫌疑人。这引起许多欧洲国家的不满。德国总理默克尔11月30日说,她相信美国政府会认真考虑欧洲国家的担忧,很快就会澄清有关“黑狱”的报道。

华夏经纬网12月3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三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表示,这就是新民意,陈水扁应该该看的清清楚楚,不要再逆势操作,不要再倒行逆施。

据了解,连战指出,从这次的选举已经可以看出,台湾民众对陈水扁已经没有任何的期待,未来两年更是台湾的关键。

本报综合消息国家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昨天透露:卫生部将对患者翁文辉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花费550万元人民币治疗费一案,一查到底,并作出严肃处理。

前日,哈尔滨“550万元天价医药费”事件有重大进展。卫生部调查组近日发现,在该事件中,哈医大二院涉嫌严重造假:患者病历和医疗信息存在涂改现象,尤其是病历的第2-8页出现了较严重的伪造现象。

据悉,哈尔滨“550万元天价医药费”事件经央视播出之后,卫生部调查组立即召集黑龙江省卫生厅和哈医大相关领导召开紧急会议。

调查组成员、卫生部监察局局长王大方表示,哈医大二院的ICU(重症监护室)管理混乱,问题比《新闻调查》中播出的情况还严重。

11月22日晚,调查组成员发现,哈医大二院在该事件中涉嫌严重造假:患者病历和医疗信息存在涂改现象,尤其是病历的2-8页出现较严重的伪造现象。

卫生部调查组指出,哈医大二院提供的患者病历有13处修改,分明是明显的伪造,相关人却互相推卸责任;病历中的1180次会诊,也属于明显造假。

造假还体现在,哈医大二院血库的出血单与医嘱单并不相符,病历、收费单、化验单也互相不符。血库的出血量大于医嘱,血的去向不明。调查组要求必须查清信息中心和血库是否也在配合ICU造假,以作为下一步组织处理的依据。

输血问题曾遭到患者翁文辉的家属强烈的质疑,在67天住院时间内,翁文辉总共输入了25.8万多元的血液制品,其中7月30日这天,一天输血就达94次。

除了涉嫌造假外,调查组还认为哈医大二院存在五大问题:违规把药品收入记入医护人员的奖金;通过院方提供的材料就可以看出,存在过度治疗、过度开支和重复收费;ICU病房值班医生有两次无证上岗,且两人替别人下医嘱;自购药品事宜比患者家属反映的情况严重,药品去向不明;科主任管理混乱。

调查组举了很多例子说明医院管理的混乱,其中一个是:患者病危时,值班医生给家属发短信叫其回来,心外ICU主任于玲范却让家属去买节目单。卫生部纪检组监察局局长王大方特别指出,医院信息中心权限太大,检验科还存在违规打包收费问题等。

卫生部调查组同时批评了哈医大二院的调查组。今年8月中旬,接到患者家属投诉后,哈医大二院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组,并于9月下旬向患者家属递交了一份初步调查报告。调查结论是:医院并没有多收钱,而且出于对翁文辉的照顾,还少收了不少钱。

哈医大二院内部先后有两次调查报告。卫生部调查组成员、医政司赵处长说,院方提供的材料真伪难辨,医院自己搞的两次调查情况和提供给患者的情况不符,院里谁该承担责任?希望尽快拿出整改措施。

74岁的翁文辉生前是哈尔滨市一所中学离休教师。一年前他被诊断患上了恶性淋巴瘤。因为化疗引起多脏器功能衰竭,今年6月1日,他被送进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心外科重症监护室。在医院住院的67天时间里,账单显示他的住院费用139.7万元,平均每天2万多元。而病人家属又在医生建议下,自己花钱买了400多万元的药品交给医院,作为抢救急用,合计耗资达550万元。今年8月6日,老人因抢救无效在医院病逝。此事经央视《新闻调查》11月21日晚披露后,被称为“最昂贵的死亡事件”。

本报综合消息“前天我刚领到工资条,明天可能就要发奖金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宣传科科长李华虹前天这样对记者说。

此前,有媒体报道,公安部已经介入该院与一患者的医疗费用纠纷一事,并称如今该医院的账户已经被封。但李华虹否认了这一说法,她表示自己也是在网上看到这一消息的,当时“很想跟帖”,因为“根本就没看到公安部的人来调查”。

此外,李华虹还对目前报道中的有些内容进行了回应。她说,患者翁文辉是5月16日住进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去世是在8月6日,住院天数并不是目前媒体报道中的67天,而是82天。对于患者在医院的花费,李华虹明确地说,医院登记在案的花费是130多万元,不是550万元。至于媒体报道的医院要求患者家属自行购买的价值400多万元的药品,李华虹予以否认。

本报综合报道曾在央视《新闻调查》中曝光天价医药费事件内幕、翁文辉的主治医生王雪原,从11月22日起,再也没去上班,哈医大二院的领导也无法联系上他。而王雪原曾表示,就在他接受调查组询问的前一天晚上,哈医大二院心外科重症监护室(ICU)主任于玲范给他打来电话说,你现在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说什么不说什么,你自己要想清楚。

11月22日,于玲范被停职检查。哈医大二院党委书记王国良等人与他进行谈话,要求以书面形式将情况如实写下并上交。哈医大二院领导特别提及,“所有人对当事人王雪原不要歧视,要保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