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看死姚明难变伟大 麦蒂:姚非鲨鱼但我爱他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1:46:13

听到这样的消息,麦子感到很震惊,但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王茜知道病情。1997年9月29号,麦子带着这个秘密和相恋多年的王茜结婚了。

因为我对她做过承诺,在心里对她做过承诺,不管她是生病了还是好了,还是升官发财,都会对她一直好下去,不会因为生病而把她抛弃了。

父母的担心、反对可以理解,而麦子一诺千金的品质更加让人觉得可贵。1997年9月29号,两个人结婚了,但是结婚以后不久,妻子王茜就提出了离婚,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我真的走了,你不要伤心,因为我已经很满足,我已经拥有了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

结婚后不久,王茜的病情加重了,她的头发渐渐地掉光了,眉毛也没有了。有一天,王茜看到下班回家的麦子也变样了。

看他剪成板寸,头发完全都贴着头皮那种,特别特别短,然后我就在笑他。

她看见我头发就笑了,为什么剪成这样,我说我们俩才般配,夫妻就是这样,在心里上给她减负担,我感觉。

王茜的病情越来越重,全身出现了溃烂,每天都要抽脓,又脏又臭。那个时候麦子白天要上班,晚上回家就为王茜清洗伤口,一清洗就要三、四个小时。

随时都要抽脓啊,一身脏,又臭,又浓又恶,闻着很难闻,但是他给我弄,脓他亲自给我抽。

自己必须要小心,慢慢地有时候还要看她的表情,疼不疼。其实她这个人应该说是比较坚强的,要不是很疼的话她自己会忍住。

这个时候王茜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王茜不愿意再面对深爱她的丈夫,更不愿意拖累他,于是王茜写好了离婚协议书,可是麦子连看都没看就撕掉了。

其实我是觉得是她一方面不希望拖累我,一方面又特别希望我不抛弃她,来照顾她的那种感觉,她也特别需要有人来照顾。

麦子带着一身溃烂的王茜四处求医,行程上万里,光是采购的中药材就足以堆满一间20平方米的房间,光是熬药的砂锅就烧坏了12个,但是这没有阻挡王茜病情的发展,2001年8月,王茜的病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血压达到了200多,严重的心功能不全,每天不能平卧,只能坐着,全身大大小小一百多处溃疡,病危通知书接到了九次。

医生就把我和麦兴志喊到面前,他说不行,你们放弃吧,他说再抢救也没有必要了,意思就是别浪费钱了。

小麦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不管什么,只要我们尽了最大努力,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那时王茜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也说不出话来,但是她能够感受到麦子一直在自己身边。

给我的感觉他在流泪,抓着我的手不停地说,意思就是说你得留下来,就是说我不希望你一个人到那么黑暗、寂寞的地方去,你得陪着我。

2002年8月,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王茜做了血浆置换治疗,就在血浆置换正在进行中,出现了让很多人都不能忘记的一幕。

当时我说要大便,而且刚刚一说就出来了,小麦就一直站在我旁边,他当时就用双手给我捧着。

大便就接在小麦手上捧着出去了,所以我们当时在场的所有医务人员全部流下了眼泪,包括他的父母。

所以我说王茜就是病没得好,但是她还是应该想得开,有这么好的一个丈夫。

六年了,麦子的细心照料对王茜起了巨大的作用,王茜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起来,而且更重要的是,增强了王茜对生活的信心。

我觉得是甜蜜,而且温暖,而且是一种动力,因为我觉得这么好的男人,下辈子可能也不见得能遇到,我必须得活下去,要想拥有这份幸福,要想珍惜这份幸福,必须要活下去才能享受。

血浆置换以后,王茜的红斑琅疮和皮肌炎重叠综合症好转了,身体的各项指标慢慢趋于正常,身上的溃疡也逐渐愈合了,这真是让人高兴的事。本来王茜和麦子可以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了,可是就在王茜出院后不久,她再一次提出和丈夫离婚。

本以为王茜出院以后,夫妻俩可以开始幸福的生活,但是命运再一次对他们提出了挑战,由于在治疗的过程中王茜膝盖处的髌骨被取掉了,无法再站立行走,此时的王茜又产生了离婚的念头,于是她又写下了第二份离婚协议书。

得了这种病更拖累他,所以我就给他写了离婚协议书,然后他跟我说故伎重施,然后他又丢了,他说你放心,我背都会背你一辈子。

我觉得做一个人,要坚持自己的原则,既然要对她好,就要一辈子都对她好。

每天下班以后,麦子都会背着王茜下楼到外面去头透风,280级台阶,麦子背着王茜不知走了多少次。王茜一直有一个心愿,想去峨嵋山看云海日出,有一个周末麦子背着王茜上了峨嵋山。

夏天,海拔三千多米,那个上面很凉的,我穿的是毛衣,他穿的是T恤,被汗水全部浸湿了,然后稍微站一下他又马上背我去了,他说快点,一会儿佛光就看不见了,我们赶快去看佛光,看了你就有运气了。

看她去看云海和日出的感觉,好像给她的身体里面注入了新的活力的感觉一样。

“老婆不要伤心,我会背着你一辈子,你对我的诺言从来都是那么认真,你背着我逛商场,背着我吃小吃,背着我游农家乐,还背着我去了北京,上了长城,实现了我第一次出川的愿望。

中新网2月5日电台湾“国安会”副秘书长张旭成3日在华府称,陈水扁已让“国安会”研究废除“国统会”和“国统纲领”的相关议题。但同行的“总统府”资政吴澧培则表示,废除“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并不表示台湾拒绝统一,而是“将台湾未来走向交由2300万人民决定,统一仍是选项之一”。

据“中央社”发自华盛顿的报道,对于在沟通过程中,美方官员、国会议员或智库是否一面倒地对陈水扁春节谈话表示反对立场,吴澧培说,没有赞成或反对的问题,他只能说,每一个人都表示感到“意外(surprise)”。

主持人:大家注意到,一个侦探入场和一只普通的警犬入场有什么区别吗?它在仔细观察,谁是坏人。你看,是不是它每到一个新地方都会很警觉?

戎小清:对,这是我们刑侦犬的一个主要特点,它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第一件事就是要熟悉周围的环境,看看这个周围的环境有什么不安全的地方,有什么对它来说有威胁的苗头,它会首先观察。

主持人:我听说您爱人对普迪意见大了,因为您老叫错名字,管您的儿子叫狗的名字。

徐立功:因为我们带犬民警每天都与犬打交道,比回到家里陪儿子的时间要多得多,回到家里看到我儿子,我就喊普迪,我儿子没动静,我又喊一声,普迪普迪,我儿子回头怔怔地瞅着我,爸爸,你喊啥呢?我一听,我想起来了,喊错了,我把儿子的名喊成犬名了。

工作战绩:参加30多起案件侦破工作,抓获杀人嫌疑犯一名,贩毒分子两名。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以您这个身手,您要制服一个身手敏捷的成年男子需要多长时间?

主持人:几秒钟,如果阿豹上去制服一个身手敏捷的成年男子需要多长时间?

主持人:我们今天还是要请现场观众选出在现场表现最好的您最喜爱的那一头工作犬,先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特约评委,我们请到了训犬专家康庆生,您好。爱狗的歌手朱桦,您好。

主持人:还有爱犬人士郭佳。您好。接下来我们请三位选手带犬警员先来介绍一下自己的爱犬,都有什么样的特点,从宁国开始。

戎小清:宁国,坐。好。宁国这这头警犬可不一般,它是我们南京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警犬大队的五虎上将之一,排在第一位,它的服从性相当好,我叫它坐在这儿,我离开了,离开50分钟、一个小时它都不会动一下子,就是好好地坐在这儿。但是它尤为突出的是气味鉴别能力,所以我今天要给它推荐的就是用气味鉴定来展示我们宁国的实力。谢谢大家。

主持人:您光说我不信,因为它那么大个,您说您撒开它,它就不跳下来,上面坐着也不太舒服,您说您让它坐着不许动,您站到这儿来它不动了我就服你。

徐立功:坐。这是我的搭档,名字叫做普迪,身材比较魁梧,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尤其特点就是性情比较凶猛,兴奋,好动,易激动,这个犬适合做追踪和追捕工作。大伙看一看,它的脸跟我的脸差不多,都比较黑,是不是挺黑,希望大家支持我们。谢谢。

姜喜才:我的兄弟阿豹是一般犬所没法相比的,因为我们哈尔滨警犬训练基地承担的是为咱中国边防培训警犬技术人才的任务,所以我们按照任务来,都是按照的一专多能的原则进行训练,阿豹不仅是一条优秀的搜爆犬,在搜捕方面也有很大的成绩,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听完了三位警员对他们搭档的评价,现场观众朋友,给出你的第一印象,你更喜欢谁呢?

康庆生:我选的是三号,是什么原因呢?是这个小伙子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前面都称的是搭档,是什么好朋友,他称的是我的兄弟,就为这一点,我投他一票。

朱桦:我投的是宁国,投的是一号,因为我觉得它有一个动作打动了我,就是刚才它的主人离开了这个位置,然后再回来的时候,它跟他一直在握手,就是和人的这种交流特别动人,所以我很喜欢它这一点,它稳定性特好,它的特别乖,它一直在那儿坐着。

郭佳:我选的是宁国,我选宁国是因为它非常有气质,而且它的气质恰恰是我喜欢的那种,非常冷静、镇静,比较温和,我很喜欢。我就选择了它。

主持人:接下来进入第二环节,就是现场演示。我们现场需要征集一位观众,哪位愿意来试验一下一个模拟的犯罪嫌疑人。来,这小伙子。然后我们还需要另外的五位观众来配合,为了这个气味差不多,我们不要女生,都要男生,因为男生的气味跟女生差别太大了。来,这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来。

主持人:最高个的,大家认清楚,我先简单问一下,先告诉大家你叫什么名字。

主持人:我说你是一个模拟犯罪嫌疑人,你怎么把真名说出来了,你怎么也得取个化名,来,请问一下。

戎小清:可以抓一分钟左右,你的气味就可以感染下来。然后是小朋友抓一个。

戎小清:行了,这个铁锤气味可以基本上搞下来了,我先放在这个地上,我先放在这个地面。其它的抓气味的可以坐到各自的位置上面,我把气味夹下来就行了,你们可以坐回原来的位置。

戎小清:我现在做的工作就是把铁锤手柄上犯罪嫌疑人的气味感染下来,其实我们感染这个犯罪嫌疑人的气味有非常严谨的操作过程和专用的一些仪器设备,因为条件限制我就用最简单的方法,摩擦把它取下来。

主持人:我来给大家讲述一下案情,有一天有一个商店被抢劫了,现场只留下了一样工具,就是砸玻璃使用的这把铁锤,现场我们通过周围的排查摸索,我们认为可能的犯罪嫌疑人一共有六位,所以我们采集了他们身上的气味,放到了这六个罐里。同时我们也采集了现场遗留的作案工具锤子上的气味放到了一号罐里,究竟这六个犯罪嫌疑人可能的犯罪者当中,谁是真正的疑凶呢?下面就要看宁国的了。

戎小清:宁国,我们江苏省公安厅和南京市局党委对我们非常重视,你一定不能给我们南京市公安局的警犬脸上抹黑,知道不知道,你看它的积极性非常高。来。好。

戎小清:来。好,宁国。给我们南京市公安局的警犬争脸了。来,上。坐。

主持人:现在案情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虽然现在我们的公安部门已经基本确认犯罪嫌疑人就是六号罐里的路人甲,但是当我们的公安部门去找路人甲住宿的地方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闻风而逃,但是他真的能跑掉吗,这回轮到普迪了,它要去把路人甲找出来。当然,我们现场如果找你,这现场太简单了,因为你就坐这儿,事实上,这个路人甲非常狡猾,他跑到野外去了,而且跑了很长的路程,这就使得追踪变得特别困难,在现实环境下,普迪的追踪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我们一起来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