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卡不慎如饿鬼缠身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01:21

金熙德说,实际上,目前日本国内有一种说法认为,日本现在的自我膨胀是在寻求第三次崛起。

第一次崛起从明治维新到二战结束前,是军事崛起。其军事扩张的思路就是所谓的大陆政策:北上线路是先占朝鲜、满(指中国东北)蒙,进而攻占中国大陆;南下线路是先占台湾,再从东南沿海进攻大陆,接着侵占东南亚。但是日本战败了,野蛮的武力扩张被宣告此路不通。

第二次崛起从二战后开始,是经济崛起。二战后,日本的经济基本上处于崩溃状态,全国上下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经济恢复和经济建设上,致使日本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与周边邻国作对。一心只想赚钱的日本人还被世界称之为“经济动物”。此外,战后日本的和平主义思潮空前高涨,再加上美国对其实行的适度遏止政策也使日本几十年来处于一个安稳期。尽管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曾根内阁曾提出要做“政治大国”等口号,但终未能形成大的气候。

第三次崛起就是现在,是带有军事膨胀的政治崛起。金熙德认为,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期结束后,危机感很强的日本人就觉得,日本和平发展的道路似乎已经走到尽头,必须寻找新的发展动力。寻找的结果便是所谓的谋求成为政治大国、政治强国,从而通过提高国际影响力而争得更大的市场、更多的资源。在这个过程中,日本出现了向军事强国演变的趋势,因为在一些日本政客看来,政治影响是要靠军事实力作支撑的。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日本频繁试探着突破和平宪法的限制。2003年,日本趁美国武力进攻伊拉克,将自卫队派往依然处于战争状态的伊拉克,迈出了日本军事力量全面走向世界的第一步。从此,日本的军事力量可以走向世界各个角落。最近,日本主要政党还在酝酿全面修改和平宪法,要求新宪法允许日本拥有名正言顺的正规军队,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等,彻底摆脱和平宪法的束缚。

尽管日本在政治、军事上都有所膨胀,但金熙德认为,日本此举并不等于是要再次发动一场战争,而是有可能摆出以实力解决的架势来争夺权益、干预地区事务,甚至用武力介入解决海岛、海域、海洋资源争端和海上通道安全等权益性冲突。

那么,日本的新一轮膨胀究竟会给东亚地区带来哪些危害呢?研究日本问题的专家认为:首先,一旦日本的军事力量给周边国家带来压迫感,势必会导致历史上曾受过日本侵略的国家加强军事力量,从而在东亚地区引起局部的军备竞赛和安全互信的大幅下降。其次,日本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迅速膨胀,对中国高速发展的焦虑与不适应,以及在处理外交问题方面表现出的越来越强硬态势,必将导致同周边国家的关系恶化,进而影响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日本立法要求对中国船只动武,就意味着日本很有可能成为该地区制造武力冲突的“厂家”。第三,日本的做法对其自身也有影响。日本在亚洲是一个重要又特殊的国家,背负着没有彻底反省的历史,又面临着去向不定的将来,这一点,曾经留下痛苦记忆的亚洲国家感受最深。日本与邻国的摩擦积少成多,会令人怀疑其有军国主义复活的迹象,损害其作为一个负责的国家的国际形象,自然不利于其与亚洲国家的合作交流。本报驻日本特约记者张莉霞本报记者程刚《环球时报》(2005年03月04日第一版)

日本自由党党魁:日可轻易制造大量核武遏制中国2002年4月17日日本在野的自由党党魁小泽一郎声称,日本可以在“一夜之间”制造大量核武器,以遏制中国的“过度膨胀”...[全文]

评论:遏制中国已经成为日本新的国家战略2005年3月2日日本经过反复斟酌,认为表明新的国家战略的时机已经成熟,而“战略”中的重要环节就是选择遏制乃至对抗中国...[全文]

沈阳今报讯来自沈阳铁路局的消息:由民间、地方筹资参与建设的东北第一条合资铁路———长双烟铁路(长春—双阳—烟筒山)将于今年5月开工。另一条合资铁路———宇辉铁路(靖宇—辉南)将于8月开工。

这两条铁路的开工,意味着非公资本开始参股铁路建设,国家铁道部独家修建铁路的体制被打破。两条铁路投资13亿为修建这两条铁路,沈阳铁路局与吉林省长春市、白山市分别签订了长双烟铁路和宇辉铁路的合作建设协议。

协议规定,长双烟合资铁路,投资概算7.5亿元,其中铁路投资4.1亿元,吉林省出资3.4亿元。铁路出资占总投资的54.7%为控股方,铁道部已授权沈阳铁路局为出资人代表。今年将完成总体工作量的60%-70%,力争明年8月全线开通。建成后将成为国铁沈吉线和长图线的联络线,初期运量533万吨。

宇辉合资铁路总投资5.65亿元,其中铁路投资约1亿元,其余为吉林省投资。两条铁路总投入将超过13亿元。

修建长双烟铁路,可以使长春站至烟筒山站的运输距离缩短114公里,既可形成长(春)图(们)线和沈(阳)吉(林)线的联络线,又可为进一步开发长白山旅游资源创造条件。

通过这两条合资铁路,沿线的矿产资源、矿泉水资源和鹿茸等特产,将源源不断地经过东北铁路网流向长春以北及沈阳以南(含北京、天津及出口等),煤炭资源将有效地缓解东北乃至全国能源紧张的状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国务院日前专门下发了鼓励非公有制经济进入包括铁路垄断行业的若干意见,社会的投资机构、民营企业、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都可参与,都可以参加铁路的投资。

沈阳铁路局相关人士介绍,沈阳铁路局在东北三省率先修建两条合资铁路,除为沿线经济建设提供充足运力保障外,也是铁路改革的一次大胆的尝试。今后,随着国家铁路改革深入的发展,将会有更多的民间、地方资本参与到铁路的建设和经营中去。邱立纯见习记者张浩记者张安民/摄

中国台湾网3月7日消息据台湾媒体报道,蒋家第三代、国民党“立委”章孝严上周悄悄完成身份证改姓程序,自三月二日起正式更名为“蒋孝严”。

据了解,章孝严在取得印有“蒋孝严”的新身份证第二天,也就是三月三日,他带领家人到头寮谒陵,向父亲蒋经国先生报告此事。章孝严新身份证上的配偶栏则是写着“蒋黄美伦”。他曾在两年多前已将身份证上的父母栏改为“蒋经国”和“章亚若”。

章孝严也计划在四月清明节时,前往广西桂林扫墓,向母亲章亚若报告他已完成认祖归宗的最后一道程序,就是将“章”姓改为“蒋”姓,他相信母亲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很欣慰。

对章孝严回复蒋姓一事,蒋家其它第三代的反应初步是相当低调。不过,蒋孝勇遗孀蒋方智怡曾在电视节目访问中,对章孝严认祖归宗一事表示经国先生在世之时真的没有任何交代,蒋家后代希望大家能尊重经国先生的意愿。(娟子)

国际先驱导报洛杉矶特约作者王晨报道去年7月,我受朋友谢的委托,去机场接他的表弟小赵,从此也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贪官的家属。

谢在电话里对我说,小赵要去南加州大学学经济。在加州上学的人都知道这里流传着一句话,大意是如果一个美国孩子出身世家,他将会上斯坦福,如果家境平平但是成绩优异,去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如果家里有钱但是成绩很差,那他还有南加州大学可以选择。

南加州大学是一所以学费昂贵著称的私立学校,所以听完谢的介绍后我就断定,小赵家里这次必定出了大钱。我再仔细看他的行李,是一套LV的箱包,我不禁撇撇嘴。小赵很敏感,立刻问我:“怎么,是不是这个款式已经不流行了?”我只好解释说,美国的大学生穿着用品都比较随便简朴,很难看见这样全套LV出行的。

坐上我的二手福特,小赵开始用手机给家里人挨个打电话报平安。过了一阵我问他“除了谢,你在美国还有亲戚吗?”“没有了。”小赵想了想又补充说,“不过我爸在这边有一个朋友,他这两天恰好出门做生意去了。我爸妈让他在美国照顾我,包括我来上大学也是他帮忙联系的。”

小赵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过来说:“既然那个叔叔这两天不在,你明天可不可以陪我去买些东西?”“买什么呢?”“车子和房子应该是那个叔叔替我安排,我想先买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就可以了,要不就去罗德奥车道吧,我妈去年到那里买了好多东西。”我听了不禁吐吐舌头,罗德奥车道位于全美国最有名的富人区比弗利山,那里卖的几乎全是顶级奢侈品。我虽然在洛杉矶呆了一年多,但到那里几乎只能在街上看,不敢走进去问价。于是我婉言谢绝了小赵,告诉他自己打车去就可以了,说着话就把他送到了目的地——一家五星级酒店。

过了几个月,我恰好在一次中国学生聚会时碰到谢,我走过去说“你表弟可真厉害”,遂告诉他那天我的遭遇。谢看周围没有别人,悄悄告诉我说:“他当然可以这么厉害了,反正花的都是别人的钱。”原来小赵的父亲是中国南方某省的一位厅长,平时经常利用工作之便和一些商人来往,在他为这些商人提供一些“便利”的同时,商人们也投桃报李,不停提出要“邀请夫人到美国、欧洲玩玩”。这次小赵来美国上学,也是其父和美国某位华裔商人的“交换条件”。华裔商人为小赵联系学校、交学费、买房买车,地球那一头其父也会提供相应的“帮助”。谢说,小赵已经开始上课了,不过因为英语基础实在太差,所以现在请了一个专职的美国教师每天补课。“他在长滩买了一所大房子,天天开着一辆保时捷911的新款满城乱转。不过就是没什么朋友,有天还给我打电话问你的情况,说请你有空过去玩。”

我很惊讶地说:“那他这么招摇岂不是很引人注目?”谢笑话了我一顿,说:“现在这样的情况太多了,小赵在长滩的邻居们就有不少是这样的情况。有的是小孩一个人在这里守着一所大房子读书,有的是母子或者母女俩。小赵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争取一张美国绿卡,因为他父亲也知道贪污受贿都是有风险的,所以先让儿子过来好留条后路。”

又过了两个月,小赵果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母亲来美国看他,想请我和谢过去作客吃顿饭。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富人区长滩的豪宅,院子里有一片小树林、室内室外游泳池各一个,还有一个网球场,最难得的是,海滩近在咫尺。我问小赵这所房子花了多少钱,小赵照例心不在焉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大概一两百万(美元)吧。”小赵的母亲皱着眉头告诉我和谢,小赵最近和另外几个和他情况相似的同学一起迷上了赌博,短短一个多月,去了拉斯维加斯三四次。

“我们家倒不是输不起,就是怕他被人骗。”她送我们出门的时候突然指着不远处一所宅子说,“那就是某某家(某某是一个还算有名的贪官,我还没有出国前也看见过一些关于他的报道),他出来的太早,听说现在钱都不够用了,卖了在纽约的房子才住到这里来的,前几年他夫人女儿还能每年去巴黎购物,现在一家人就靠放房贷生活了。”

国际先驱导报驻台北记者张玫报道这股不到22小时“克林顿旋风”,卷走了台湾800万新台币,谋杀了无数媒体的胶卷,横扫上百名台湾政商艺界名流,成功推销了他自己的回忆录……

2月27日下午6时,克林顿的波音757专机抵达台北松山军用机场,据报道,当专机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时,台湾方面还出动了从美国购置的F16战斗机迎接护航。松山机场只用于非常重要的来宾,无论从礼仪和安全保障上都应了早前媒体报道的“元首级”待遇。

这次克林顿的安全保卫是由美国政府“秘勤局”人员贴身保卫。台湾安全局则以代号“圆山任务”,由“安全局长”亲自指挥“特勤中心”提供安全配合,保障程度和枪击案后的陈水扁相当。

此行是克林顿第五次到台湾,而之前的四次,都是他在担任阿肯色州州长期间。据说克林顿1979年来台湾时,曾和朋友干了33杯绍兴酒,之后就一醉睡了12个小时。

如今花甲之年的克林顿,人看上去比从前消瘦很多,皮肤也明显松弛。因去年9月心脏病开刀手术,克林顿在饮食上有很多限制,决不再似当年那般率性而为,而是坚持自己的新“三不”政策——不吃红肉、不吃海鲜、不吃巧克力。像鸡肉、猪肉、乳酪则可以接受。

在低调的方针下,克林顿婉拒了陈水扁在“太官方、太正式”的台北宾馆的宴请,而改在自己下榻的远东饭店和陈水扁一起吃上海菜。花雕醉鸡、鱼香茄子、翡翠炒鸡丝、香煎深海圆鳕佐黑松露、鸡汁小笼包等上海菜组合意大利风味,再加上台湾的顶级热带水果莲雾等,如此贴心的搭配让他胃口大开。

远东饭店还为克林顿的超豪华总统套间配备了管家、厨师、医师等17人24小时待命,滴水不漏。

此次来台,克林顿和陈水扁举行了两次会晤,一次晚饭一次早餐,并投其所好地送给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一个昂贵的萨克斯管,据说陈水扁还向克林顿把酒讨教怎样和前任“总统”相处。在离开台湾之前克林顿还与国民党主席连战也进行了交谈。此外,克林顿到东森电视台接受了专访,阐述自己对两岸关系的看法。

克林顿2月19日至22日赴泰国、印尼等南亚海啸受灾国视察。之后便前往香港、北京、汉城及东京,离开台北后前往新加坡。推销他的自传《我的人生》是这次克林顿亚洲之行很重要的一个目的。

27日,克林顿在台北的国际会议中心发表题为“拥抱人类共同价值:共创21世纪的安定与繁荣”的演讲,其中称赞两岸民间往来、春节包机是正面的交流。28日,克林顿就在台北的世界第一高楼101大楼,举行了500人的签书会。据主办方介绍,不少人是买了1万元的门票才有机会和克林顿握手并得到签名,如此天价仍不能阻挡趋之若鹜的人群,门票早早售罄。与此同时,习惯了给别人签名的上百位台湾政商艺媒等各界名流,也摇身一变成了fans,乖乖排队等候签名。克林顿俨然成为“偶像的偶像”。

其实,台湾等待卸任的克林顿的来访可是好事多磨。2001年,克林顿临到台北前,在澳洲访问时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因此原定的后续访问被迫取消;去年,原本要来台湾,又因为他心脏病发再次推迟。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吕庆龙28日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是“台湾的朋友”,他的访台除增加台湾“国际能见度”,也增加台湾与国际社会互动,让国际社会更了解台湾。

而这次克林顿来台,表示台海问题要“两岸人民”同意下和平解决,比起原先的台海问题的解决“需经由台湾人民同意”,让他们有点失落。

对于克林顿为时30分钟的演讲,邀请单位台湾“民主基金会”却付给他800万新台币(合25万美金)的天价酬劳,不少人士表示质疑和猜测。“立法院外交委员会”民进党“立委”林重谟说,如此巨资花费实在不值,还不如拿来对美国现任官员进行公关来的更实际。一位“绿营”立委则批评,卸任的美国总统已是平民,花大笔钞票来造神,只会凸显台湾被美国殖民化的奴役心态。

国民党“立委”、前“陆委会主委”苏起说,美国卸任总统绝对不可能是不少人猜测的传话管道。他认为,800万元的价码太高了,是有点疑问,有可能是政府放长线,对克林顿释出善意,希望未来能在美台关系上得到一些回报。

2004年9月,中国政府应联合国请求,首次派遣维和警察防暴队开赴海地,去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开展维和行动。在125名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员中,有13名防暴“警花”。她们在维和行动中,除了与男警有性别差别外,没有其他任何特殊,一样坚守执勤点,保卫和平。

就像维和警察防暴队队长赵晓迅说的:“我为我的13名女防暴队员感到骄傲和自豪。她们在各种艰难、困苦、危险面前所表现出的沉着、勇敢让所有的人都感到由衷钦佩。”正值三八妇女节之际,本报独家披露13名中国维和防暴队女警花在海地的战斗与生活经历。

本报记者今晨得知,中国驻海地维和防暴警察为期6个月的维和任务即将结束回到祖国。在海地维和的中国防暴队赵晓迅队长告诉记者,125名维和警察将分两批回国,与此同时,125名来自广东的维和警察也将分两批前往海地接替工作。第一批拟于4月2日轮换30人;第二批拟于4月17日轮换95人。

据赵队长透露,截至2月19日,中国警队共执行任务197次,其中在太阳城警察局和重要据点执行驻守任务117次,执行护送任务24次,参与联合国海地任务区收缴武器、抓捕、设卡检查、处置游行示威等特殊任务56次,无一人受伤。

在防暴队中,13名维和女警来自中国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吉林、广东、陕西、新疆等地公安机关,分别做着防暴队员、翻译、医生、护士等不同的工作。

据了解,中国防暴队主要为当地警察和联合国民事警察提供武力支持。队员们主要的任务是在太子港两个最危险的地区太阳城和布莱尔地区进行巡逻和驻守,处置非法游行示威,参与搜索和逮捕罪犯,配合联合国维和部队开展收缴枪支行动等。

赵队长告诉记者:“在任务区,女警与男警除性别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特殊性,一样要出勤作战,出入危险的执勤区域,手持钢枪,身穿厚重的防弹衣服,头戴防弹头盔,坚守在执勤据点,任热带的烈日暴晒,任风吹雨淋。”

赵队长告诉记者,武装团伙不仅袭击当地的老百姓,也袭击联合国人员,甚至联合国维和人员。而作为维和防暴队的翻译,也同样会经历生死考验。

韩轶秋是防暴队指挥室的执勤官,她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担任作战分队外出执勤时的翻译。去年11月18日她第一次外出执勤,值勤那天没有看到游行,但周围的枪声一直不断。后来枪声越来越密集,有几枪就从她们身边的小巷里传来,距离她们也就十几米,她身边的战斗队员王加兴用身体挡在子弹打来的方向,一下子就把她拉到防暴车后,掩护起来。

来自重庆市公安局的季岚和刘铮铮负责防暴队枪支弹药库管理,这关系到中国防暴队能否做到快速反应,因此实行的是24小时全天值班制度。

自从管理枪支弹药库,她们每个月每人至少有10天晚上不能睡觉。防暴队枪支弹药分发至今没有出现过一次差错。本版撰文/本报记者罗媛

本报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交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五所高校或整体或部分院系已基本确定落户昌平新城高教园区。昨天,全国人大代表、昌平区委书记赵凤桐在北京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间透露。

根据国务院通过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北京将新建11座新城,昌平是其中之一。

赵凤桐介绍说,昌平新城将由原昌平和沙河两个卫星城合并,面积约为40多平方公里,将按照北京新规划的区县定位发展新城。调整经济结构为旅游会展业、特色农业、物流业等,其中将建昌平科技园区及高教园区。高教园区已获得城内不少高校青睐,如北航将设分校的控制规划正在报批,外交学院整体搬迁获得国家发改委原则同意,北京师范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中央财经大学落户已基本确定。此外,洛华制药、清华银纳等著名企业也将安家科技园区。

按照规划到2010年昌平新城人口达60万人,居住、出行、医院等配套设施将逐步完备。他透露,北大医院、协和医院已准备在新城筹建,另外八达岭高速、六环路、京包快速路等三条公路将经过新城。

“交通便捷、生态环境良好、产业支持。”当谈到新城的吸引力时,赵凤桐充满自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