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攀升引燃料油供求畸形 商家减出货以待高价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0:20:27

许多人都很纳闷,国家外汇管理那么严格,记者来美国时携带公款外汇超过4000美元都要外汇管理局批准;因私出国人员,最多只能兑换2000美元;而进入美国,超过1万美元也必须向海关申报。那么在美国进行现金交易、赌博动不动就是上百万美元的人,他们的钱是怎么流到美国的呢?

一位了解内幕的老华侨告诉记者,有些美元根本就不用从中国汇出。据他所知,有些人与美国企业做生意或采购设置,出手相当大方,这是因为个人能从中得到高额回扣。这些回扣一般不会汇回中国,而是由美方把它直接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有的还以把自己的子女安排到美国来读书等作为交易。另外在出口环节中,由于中国近年来为鼓励出口,采取出口退税政策,一些人趁机大肆压低出口商品价格,或者采取合同发票金额低于实际交易额的做法,一方面换取国家退税,另一方面使应收外汇资金减少,将多余部分留存境外。

一位做房地产的小姐说,其实从中国直接进来资金也并不难。比如在美国用现金购置房产,从美国方面来说,根本没有什么限制,甚至是欢迎的。如果需要贷款或分期付款,有些美国房地产公司倒是要问你收入来源。从海关带美元进入,通常一次不超过10万美元,申报后也都畅通无阻。至于从中国出关,许多人的路子很多。比如从深圳到香港,有免检直通车,你带多少钱出境都没有人知道。资金从香港进入美国易如反掌。

凡此种种,办法多而又多。许多美国友人和爱国华人感叹:中国为了吸引外资不遗余力,给外商那么多的优惠,只可惜这个口袋进,那个口袋出,实在令人痛惜。

昨日下午,扬州市邗江区公安分局对涉及强奸未遂的高中生张强,予以取保候审。

8月15日凌晨,暂住在扬州市邗江区某街道的蒙某,正在酣睡,突然被一双手死命地卡住了自己的脖子后惊醒,蒙某惊恐地发现一个赤裸着上身的陌生男子骑跨在他的身上。

蒙某一边用两只手撑住床翻坐起来,一边对被惊醒的妻子卿某喊:“开灯,开灯!”,已有身孕的卿某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哭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开了电灯。这时,蒙某发现入室的男子竟一丝不挂!“你干什么?”蒙某怒吼道。入室男未吱声。蒙某再问:“你光着身子干什么?”入室男指了指旁边的蒙某妻子卿某说:“奸她”。蒙某听后气得肺都要炸了……呆在一旁的卿某对丈夫说,“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吧”。这时,眼见不妙的入室男苦苦哀求蒙某夫妇放了他,蒙某夫妇坚持要将其送到派出所。

顿时,入室男就用两只手对蒙某乱抓,双脚乱踹,蒙某不慎被其踢倒在地。搏斗中,入室男拿起花露水瓶子和酒瓶砸向蒙某,但均未砸到。紧接着,入室男连续拿起两个热水瓶在蒙某头上砸得粉碎,但蒙某仍死死地抓住入室男的胳臂不松手。突然,入室男对蒙某手腕猛咬一口,一阵巨痛使蒙某不得不松开了双手。卿某看到自己的丈夫吃了亏,便从后面抱住了入室男的腰,不让其逃走,没想到入室男狗急跳墙,又朝卿某膀子上咬了两口后,夺门而逃,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凌晨1时许,惊魂未定的蒙某夫妇来到附近的派出所报了案。警方在现场遗留的衣物口袋内发现“张强某某中学”的校徽,根据这一线索和被害人夫妇反映的歹徒年纪较轻的情况,警方初步确定,案发现场附近的某省重点高中高二(8)班现年17岁的张强有重大犯罪嫌疑!之后,警方将张强抓获。

据了解,张强家庭特殊,父亲因犯罪入狱年初刚刚获释,家中还有两个年幼读书的妹妹,因极度贫困,每学期交学费都是村里出具证明,学校予以全免,这也是全班唯一的一位。他性格自闭、自卑,不大与同学交往,但成绩优秀,就在案发前一天,他的物理考试还得了高分。

归案后,张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张强交代,8月14日下午17时许,他放学后又来到他常去的“小不点”网吧上网浏览黄色网站,晚上21时许离开网吧,后步行至某中心广场逗留,其间,在强烈的性冲动驱使下,他想寻找女人体验一下性生活。

当晚22时许,他窜至扬州汊河街道许庄村徐一组被害人蒙某夫妇的暂住地,采用爬窗台的手段偷窥该夫妇性生活,后回到广场策划如何强奸被害人卿某。次日凌晨零时许,张强感觉机会成熟便再次窜至被害人的暂住地,将鞋脱掉放于暂住地西侧,赤脚推门入室,继而又脱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地上了床,张强先对被害人蒙某进行卡捂,欲卡昏蒙某后再对被害人卿某实施强奸……

最近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23日开始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从表面看是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从800元提高到1500元,提高了起征点。但它的实际意义是,把阶梯式的累进税制逐步向单一制靠拢。

累进税制的最初目标就是公平原则。就是高收入高赋税,低收入低赋税。配合社会福利制度,对社会财富的再分配进行调节,客观上起到一种劫富济贫的作用。社会财富的主要拥有者会利用优惠政策,进行合法避税,保障自己财富的积累。而且累进税的规则越繁杂,说明、计算就越麻烦,纳税的成本也就越高。这样,在保障公平前提下,效率并未有效体现。而且客观上,还引导了社会资源过多的考虑了通过避税,而不是创造来增加自己的财富,对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好处不大。

现在国家借鉴采用了单一税制,近乎一刀切的起征点,无论是征税方,还是纳税方,操作简单了,效率上去了,也把合法避税的途径堵了起来,避免了累进税制下的合法避税导致的国家税收流失。虽然帐面上所能收到的税少了,但实际收到国库里的税却增加了。

同样,富爸爸的一个主要观点就是,B象限(Business,企业家)的人始终会在游戏规则中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法,比如,富爸爸曾经说过,这套房子我买不起,可是我的企业买得起。就是在美国86年颁布的税制改革,引进单一税制后,更多的雇员和中产阶级承担了国家的赋税。而企业所有者,利用企业达到了避税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西方的富翁往往不愿意领取高薪水,而愿意对一家或多家企业进行经营、投资的道理。因为他们会把个人财富的购买消费,以自己的企业的名义进行购置,将税后消费巧妙地转移到了税前消费,避开了一次征税。然后将剩余的待分配利润进行再度投资,再次避开了赋税。而国家虽然没能征到企业所有者的个税,但通过企业的扩大再生产,扩大了增值税的税基。

所以,个人觉得,这一次的税制改革意义相当的重大,对今后我们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平衡产生的影响是很大的。很多问题和现象都值得关注和讨论,欢迎这方面有心得的网友跟我们一起讨论。比如在楼市、股市、汇市,和个人理财方面即将带来的影响。

有些单位给员工报销费用,也就是用的楼主说的方法,把个人的支出,变成了企业的成本。这样个人也没增加收入,不交个税。企业增加了成本,减少了企业所得税。

也有些明星用这样的方法,例如刘某明星出事的事情,她外出演出往往以她注册公司的名义去签约取得收入,这样收入进公司帐。如果公司成本很大的话造成亏损的话,这块收入就不用缴公司所得税了。

这块收入不是给刘本人的(形式上看,也是从法律上看),所以刘本人也不用缴个人所得税。

个税法本来就不是针对企业主的“根本利益”的,企业主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的财富,何况他们也慢慢具有了主流社会的话语权,想动他们那么容易吗?:)

网友mrtonychien评论:富爸爸的意思是,无论是怎样,B象限的人有着先天性的税务优势。

但是我觉得还没解决企业主通过个人收入资产化进行避税的问题。这也是富爸爸说的那样,无论是怎样,B象限的人有着先天性的税务优势。

昨日11时许,记者与北陵消防中队同步到达于洪区陵东乡上岗子村。上百名围观的男女老少个个捂着鼻子,指着几十米开外的一座公共旱厕:“有人掉粪坑里了!”

于洪区环卫部门的一辆抽粪车正用管子向外抽粪水,陵东派出所的民警在现场维持秩序,一辆急救车停在旁边。

“吓死我了!”村民王艳(化名)心有余悸地回忆:上午10点半左右,当时厕所里只有她和一个小女孩,一个男子大喊着冲进来,她们连厕所都没上完就跑出来了。

女厕所里,两只男式布鞋扔在蹲位边。一名消防队员正拿着探照灯向粪坑里照。记者从村民处获悉,粪坑里的男子姓关,约40岁,是在村里租房住的外地人,平时精神有些问题。

上岗子村治保主任蔡刚(化名)告诉记者:“我一看这人在女厕所里蹲着,叫他出来不听,还骂人。一会儿,还自己从蹲位跳下去了!”记者获悉,这个公厕昨天才淘过,现在深约1米。

抽粪车往返两次,里面的粪便都差不多抽光了,泡在里面的关某仍死活不上来。11时40分,穿着防护衣、头戴防毒面具的北陵中队救援班长张全友跳下了粪坑,试图把关某拉上来。

不一会儿,粪坑里忽然传来一声“啪”,然后是一声“哎哟”!张全友捂着左肩膀上来了:“不行,这家伙比我还‘膀’,还有家伙!”

“用水龙把他逼出来!”消防车立刻开始猛烈喷射。几分钟后,身材魁梧的关某,赤膊拿一根木棍,从粪坑口探身出来。“你们都不是好东西……”瞪着眼睛的关某扔掉木棍,光着脚向人群扑来,张全友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其摔倒在地。关某拼命挣扎,五六个消防队员才按住他,将其捆在一副担架上。记者试图与关某对话,但有些神志不清的他拒绝回答。

八九个消防队员用水枪互相洗了半个多小时的“澡”后,12时30分,消防车离开了现场。

关某连同担架一起被抬上了救护车,准备送往沈阳市安宁医院。一名医生表示:关某是否真有精神病,还需要进一步确定。

随后,记者找到关某在村里租的平房,房门紧锁。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屋里扔着一台已被摔碎的黑白电视机,十几本《姓名大全》、《麻衣神相》等书凌乱地扔在门前。

“早上七八点钟吧,就听着他在自己那屋里连吵带骂的,还摔东西,我听着几句,大意是说他有一个‘门’没练明白……”在同一个院子居住的外地人小马说,自己和关某做了一个多月邻居,从来没见他和人说过一句话,整天就是研究“命相学”。

“平时他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就出去,谁也不知道干啥去。”一村民告诉记者,昨天他看见关某在垃圾堆边翻东西吃。

色泽深红、口感脆甜,个头像个小梨一样,这样的枣在市场上被称为梨枣,很受消费者喜欢。但七八月份的梨枣颜色既青,口感又苦,根本没到成熟期。尽管如此,目前市场上仍然有又红又甜的梨枣卖,这些“违背自然规律的”梨枣从何而来?本月17日起,记者走进一个梨枣加工的黑作坊……

这个黑作坊位于海淀区大钟寺89号的一个小胡同的院子里。17日早上6点半,一辆大货车停进院子,几名工人把车上的100余袋枣往地上搬。这种每袋10斤的枣比鸡蛋稍小,果皮中厚,青色微红。

车上一名穿黑色上衣的中年男子正在与一名工人谈价,这名中年男子说,他是这些袋装枣的批发商。这些枣来自山西,叫梨枣。由于现在还不到旺季,枣还没有完全熟,枣的色泽本是半青半白,味道有点酸涩。他随即拿了几个枣,表示可以让记者尝。记者吃后觉得枣的味道的确偏酸。

“枣不甜,主要是因为成熟季节没到,必须等到9月后才行。”中年男子说,但对北京市场而言,把这些枣卖给从事焯(chāo)枣的人,却是刚刚合适。“我们去年就合作得挺好,每天至少卖上万斤,最多时有几万斤。”说到红火的生意,中年男子颇为得意。

卸完货,工人把这些枣搬进一间平房。一身进货商打扮的记者随工人进去,平房里有一个用水泥和砖头砌成的空水池,6平方米左右,上面铺一层塑料布,一条水管通到里面。屋内空气混浊,袋装枣就被堆在污水横流的地上。由于第一次见面,工人们颇为警惕,并未当着记者的面进行焯枣。

24日中午11点40分,记者再次来到这个作坊时,终于看到了焯枣的全过程:一名青年男子将堆放在地上的袋装枣拆开,倒进一个塑料盆里,递给一名约40多岁的中年女子;该女子把青枣倒进已经烧热的水中,过一会儿再用勺子把锅里的青枣捞出倒进另一个塑料盆;一名赤膊有文身的青年男子把盆接过,将枣倒进屋内池中。三个人形成的这一条简单而连贯的“生产线”连续工作,池内迅速装满了青枣。据文身青年介绍,水池中早已先放进糖精,青枣倒进这个池子浸泡10个小时左右后,酒会被糖精发酵,原本青涩的梨枣就会变成大红枣,吃起来也非常脆甜。

在这个作坊中,工人们还经常光着脚站到池中踩枣,“这样糖精可以均匀渗进枣里,让枣皮均匀变红。”一名赤脚踩枣的工人说,“这些青枣特硬,人站在上面也不会踩烂,根本没有问题。”

一袋约有200克、状似味精的白色粉末放在作坊墙角,工人称这就是能让青枣变红、涩枣变甜的“美容药”———糖精。“这种糖精放多后,对人的身体有没有害处?”记者问。“吃不死人的,去年焯的枣起码有十几万斤,也没发现有人吃了中毒。但我可从来不吃自己焯成的枣。”记者问他为什么自己不吃时,他很坦白地说:“一想到自己踩在枣上面,踩来踩去,实在吃不下去。”

据工人称,这个小作坊,每天至少焯一万斤枣,但也要用去10袋的糖精,每包是15元,此外枣从批发商进货时已达到1元/斤,而焯后的枣价现在是1.15元/斤,所以减去成本,每天的收入才一千三四百块钱。正当记者惊讶于如此高的利润时,工人们则很不满地称,相比去年,“今年的生意差多了,去年焯枣的卖价是3块3,那利润比现在不知道多了多少倍!可能是去年很多人做这行挣到钱,今年大家都来焯枣。所以现在干焯枣这行挣不到钱!我们也就为了混口饭吃呗!”

虽然是个小作坊,但工人的工作流程很“严格”。一名工人介绍,每天早上6到7点从批发商上货,10点开始焯枣,这个过程需要12个小时,大概晚上11点开始把焯好的枣用麻袋装好,然后用车运到附近的四道口果品批发中心里做批发,“有专人来收。”

根据工人所说枣的去向,记者来到离该作坊约一公里外的四道口果品批发中心。该中心东侧,有20余名枣贩子正在销售这种梨枣。一名枣贩用中型货车把枣卸下,八九个水果零售商立即上前谈价,最后敲定1.2元/斤。

该枣贩称,他住在大兴,这些枣都是在家中焯成,每天最多能焯几万斤。焯成的枣大部分是成批量批发,也有小部分卖给一些水果零售商。

采访中,四道口果品批发中心总经理段建国说,5年前,他们市场已发现有一些商贩把糖精焯过的枣混到市场卖。市场当年采取相应措施后,坚决不让这些商贩进入市场。但目前,市场仍存在有这种焯枣的现象,“一定是不法商贩通过其他渠道进入市场。”段建国推测说。

海淀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综合执法大队表示,在国家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范围中,对鲜果类是不允许使用食品添加剂的。这种糖精,是一种人工合成的白色结晶状的添加剂,甜度是蔗糖的300至500倍。黑作坊用这种糖精来加工枣,人吃后对身体健康有害。

卫生监督所提醒广大市民,现在还不是这种枣的成熟期,一般要到9月后才会上市。最好不要购买用糖精焯成的红枣,以确保饮食安全。

在暗访该焯枣黑作坊的同时,记者发现有一个制作爆肚的作坊和该枣作坊只相隔2米左右。记者看见,这个作坊里有10余个长方形的塑料盆,盆子里泡的是一些羊肚和牛肚之类的东西。一工人介绍,这是商贩收购的羊肚和牛肚,泡在双氧水里主要起漂白作用,当这名工人欲再说时,却被另一工人制止。海淀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综合执法大队表示,这些工人是用双氧水等把羊肚和牛肚漂白,这也是一个非法作坊,他们会一并将其取缔。

时报讯(记者何华高)和朋友在酒吧消完遣准备回家,竟突然遭遇一伙男子的刀砍,导致刘先生两只手8个指头(除大拇指外)几乎被剁断,颈部、肩部、脑部等多处刀伤。

昨日下午,记者在南方医院见到伤者刘先生时。据了解,该案发生在19日凌晨2时左右白云区黄石路某酒吧门口。目前,黄石街派出所已经立案展开侦查。

昨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南方医院见到了遭遇刀砍的伤者刘先生,刘先生手、头部被绷带包扎得不能动弹。刘先生的姐姐介绍,他们是广州白云区嘉禾本地人,家里也没有跟人有什么过节和矛盾。

“这真是天降横祸!”刘先生告诉记者,19日凌晨0时,他和五六位朋友到黄石路顶X酒吧喝酒消遣,到了凌晨2时,他和朋友一道准备回家到了酒吧门口,突然一辆面包车风驰电掣地开来随即停在他们面前,冲下来10多手持西瓜刀的男子。“‘站住!’一把枪支突然对准我的太阳穴。”刘先生称,冲到前面的一名男子掏出枪支胁迫他抱头蹲下。

“刚抱头蹲下,接着西瓜刀如雨点般落在我的头上,随后听见‘砍错了’,我就昏迷倒地不知后事。”刘先生告诉记者,这真莫名其妙。

“我接到他朋友的电话后立即赶到现场发现他浑身鲜血躺在酒吧门口昏迷不醒。”刘先生的姐姐称,随后她把弟弟送到附近医院救治,医生发现他的两只手八个指头(除两个拇指外)几乎被乱刀砍断。

“转到我们医院时,我们发现刘某的两只手腕都有刀伤,其中八个指头被砍断外,其颈部、肩部、头部也被砍伤。”南方医院外科医生称,如果不好好医治,刘先生左右八个手指可能落下终生残疾。

据了解,与刘先生同去酒吧的一名李先生也遭遇这伙男子的刀砍,据称,该名李姓男子伤势也很严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