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一夜三次强奸精神病女孩获刑四年半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0:41:58

由于电脑游戏让那些自控力差的孩子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家长们叫苦不迭,电脑游戏在中国的名声也每况愈下。对此,喻崵认为,“其实电子竞技和电脑游戏有着本质的区别”。

电子竞技在2003年正式成为国家体育总局第99个体育项目,与其他体育竞技项目一样,电子竞技同样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强调团体合作精神。他认为,电脑游戏是一种强调团体合作的休闲娱乐。

他说,在欧美和日韩,电子竞技产业非常繁荣。电子竞技在韩国被称为“国技”;在日本,竞技娱乐产业经过近50年的发展,其产值已经远远超过了汽车工业。

广州大学附中学生处的殷小毛主任认为,玩电脑游戏成为一种职业,这一现象和做法值得商榷。

首先,虽然电子竞技获得体育总局的认可,但毕竟与其他体育项目不一样:体育项目是为了增强人们的体质,让更多人来参与到体育锻炼中来。而玩电脑游戏并没有为社会带来什么文化和物质的创造,更谈不上对社会有什么贡献。

其次,可能会使学生放弃学业而投入到电脑游戏中,这将对社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因此,以电脑游戏为职业的做法不值得推广。打电脑游戏不属于一种具有创造性、有贡献的社会活动,应该在小范围、有控制的情况下进行,而不应该作为职业来推广。

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给出的电子竞技定义:电子竞技运动就是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通过运动,可以锻炼和提高参与者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力,培养团队精神。

目前,世界上比较著名的电子竞技赛事有:CPL电子竞技职业联盟、法国ESWC电子运动世界杯、韩国联赛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等,高额的奖金和世界冠军的光环让很多被视为“不学好的孩子”摇身成为了中国电子游戏领域的明星。国内已有多支电子竞技队伍,今年,成都女孩张明莉夺得我国电子竞技史上首个世界冠军。(T114)

今年1-4月,浦东工业总产值为1139.49亿元,同比增长5.2%,而过去几年,这个数字一直稳定在20%以上,同期上海市工业总产值增长10.4%,浦东仅仅是其一半。

更严重的是,数字一直呈下降的趋势,到了4月份,工业总产值和去年持平,增长为零。(注:浦东是区级,生产总值即GDP不统计汇总)

在高速运行了15年之后,浦东经济开始喘息。这种喘息让政学两界都很忧虑,“浦东方面开了几次会研究如何应对,区里的领导也很关注。”一区政府人士告诉记者。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浦东新区综合经济研究所产业经济研究室主任崔正德说,“浦东第一产业比重一直很低,第二产业占GDP的一半以上,工业产值增幅趋缓对新区的GDP影响很大。”

让人忧虑的还有浦东的金字招牌,三个重点开发区张江,金桥,外高桥1-4月的数字也不妙,产值比去年下降了3.8%,4月份下降值达到6.4%。

“现在看来,浦东发展到了瓶颈期。”浦东新区综合经济研究所所长李庭辉如是说。

事实上,浦东转型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在4月16日召开的市委常委会上,浦东新定位已经明确,“一个作用三个区”取代了之前的“四个核心功能区”,其要点在于从投资拉动走向创新拉动。

多位研究浦东的专家都对记者肯定了这一点:“先前做的‘十一五’规划框架大体已经完成,但现在根据新的定位,正在做重大调整。”

纵观浦东开发开放的初期,带有浓厚的开发区色彩,投资一直是其高速发展的车轮。

1990年浦东首先设立浦东开发办公室,作为市政府的派出机构。1993年初,浦东成立了中共浦东新区工作委员会和浦东新区管理委员会。

不难看出,所谓管委会的建制,正是开发区模式的典型特征,而浦东之所以能在上世纪90年代高速发展,GDP年均增长21.3%,和这种开发区模式有密切的关系。

“开发区模式的特点就是政府强力引资,从而实现超常规发展。招商引资一贯就被视为浦东发展的‘生命线’。”一位参与浦东规划的专家认为。

投资,特别是特大型项目的外商投资,对浦东发展尤为重要。浦东经贸局的有关人士承认:“现在对GDP发挥顶梁柱作用的,都是1995年以后跨国公司投资的特大型项目。”这些项目包括通用汽车、华虹NEC、克虏伯、柯达、索尼等,平均投资超过10亿美元。

“现在的问题是,眼看着产值增幅下降,却很难再做增量,特大型项目的招商今后很难,因为土地资源已经很稀缺了。”崔玉德说。

以上海通用为例,2002年、2003年产值增长200%以上,2004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车市疲软,销量逐月下降。对GDP的拉动作用不再明显。

“现在浦东哪个开发区还有大量的土地,能再引进通用这样的大项目?”此间专家说。

浦东尴尬的地方还在于,虽然其着力打造的是金融业,其形象名片也是陆家嘴,但是,第三产业对GDP的贡献一直没有超过第二产业,2003年至今,还出现了下降的趋势。“第三产业是面子,第二产业是里子。”此间专家说。

因此,第二产业增加值下降,从20%以上一路下滑至零,浦东必须寻找对策,转型,不可避免地提上日程。

敏感的人士注意到,之前浦东各级一直挂在嘴边的“四个核心功能区”,4月份之后已经悄悄淡化。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作用,三个区”。具体地说,就是“在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推进上海‘四个中心建设’国家战略的进程中,发挥示范带头作用,努力成为上海改革开放先行先试区,自主创新示范引领区,现代服务业核心集聚区。”在4月16日市常委会上,新的定位已经明确。

此间人士提醒记者措辞间微妙的变化:“制造业提都没有提”。但现实的问题是,浦东有庞大的制造业基数,不可能一下子丢掉,怎么办?“向生产性服务业转型。”IBM就是现成的例子,当初浦东作为制造业引进,但是,现在IBM的服务业产值已经超过制造业。

先行先试在浦东不是新鲜事,但第一次明确地出现在定位里,意味深长。“浦东不可能再重复十年前要优惠政策的老做法了,现在要的是制度创新,在制度上先行先试。”李庭辉说。

自主创新则意味着对发展路径的调整,“浦东没法再走投资拉动的老路,必须创新拉动。这样可能要牺牲一点GDP,但哪怕牺牲一点,也必须转型。”崔玉德强调。

“转型对浦东是一个经济结构调整的机会,方向是发展现代服务业。”李庭辉表示。

现实的情况是,发展现代服务业是浦东长久以来的梦想,但是受政策限制,现代服务业一直徘徊不前。

今年的数据更不容乐观,三大要素市场中,两大市场交易量均大幅下降。1-4月份,证券市场交易量17379.27亿元,同比下降44.4%,期货市场交易量18993.76亿元,同比下降45%,只有产权市场保持上升态势。

“资本市场的活跃程度对浦东影响很大,今年的大气候就是这样,这不是单单浦东能解决的问题。”此间专家说。

另一个浦东着力打造的现代服务业——旅游会展业同样态势不佳。1-3月份接待6.15万人次,同比下降22.1%,举办会展次数14次,同比下降6.7%。

近几年,浦东第三产业比重一直徘徊不前:2001年占47.3%;2002年占48%;2003年占46.4%;2004年占47%。

与国际上一些大都市比较起来,浦东的差距更大。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提供的数据表明,在90年代初期,伦敦、纽约、东京现代服务业的比重就已经分别达到了82.6%、81%、76%;2002年香港现代服务业的比重达到了87.5%;新加坡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在1998年就达到了68.9%。

但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在现代服务业方面,浦东新区正在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一些具有决定意义的功能性政策。目前,这些方案已经陆续报到了国家发改委、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部委。

参与方案制订的人士透露,这些功能性政策涵盖面极为广泛。“为了向国家申请这些政策,区政府大量听取了开发区管委会、企业、专家等多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可以说是反映了大家的呼声。”

比如,除了本报此前披露的有关金融服务业(见2005年4月28日第7版《上海金融再突破:寄望“5+1”》)方面的功能性政策,浦东新区还希望能获得外资会计师事务所的设立审批、管理和违规处理权;允许浦东对重大文化娱乐活动在营业税率上进行一定程度的浮动;允许在浦东试行符合律师行业特点的税收政策,并按照实际情况,在浦东先行试点提高律师事务所税前抵扣额,并改查账征收为核定征收;对浦东设置中外合资、合作医疗机构,授权上海市审批,报商务部、卫生部备案;允许在浦东试行设置一家外商独资医疗机构,等等。

此外,在现代服务业方面,浦东新区还希望能获得上海市的支持。比如,浦东希望上海市能够授权该区审批国际展览,“报市相关部门备案”,并“在新区选择适当区域规划设立市级‘会展园区’,并制定相应配套政策”。

“如果这些政策能够获得批准,浦东转型就会相当顺利。”该人士相当自信地说。

本报讯记者近日获悉,继深圳建行宣布对小额账户收费后,招商银行也将从7月1日起,对在该行所存金融资产日均余额低于1万元的账户收取管理费,费用按月收取,每月1元,账户存款所享利息不变。

招行总行客服中心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如果市民在招行不同网点以同一身份证开了多个账户,将会累加所有金额视同一个账户计算,且工资卡、还贷款的账户等可以豁免。

今年21岁的小蔡每天中午1时上班,直到晚上9时他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家。他的工作内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与同事一起每天训练打游戏,然后参加比赛争取奖金,梦想着“有朝一日乘坐专机去参加国际比赛”。

很多人不曾想到,被家长们视为“洪水猛兽”的电脑游戏也能成为一种职业,并且在广州已经形成了一个群体。记者近日走近了这群新人类,揭开他们的神秘面纱。

为了了解“电子竞技”这一新生的职业,记者连日来走访了广州多个职业、半职业的电子竞技团队。“我只跟别人说,我的职业是跟游戏有关的,解释得越多,别人反而越多疑问。”广州第一批从事电子竞技的“开荒者”喻崵已经在这一行业浮沉了4年多,现在已经退役,并当上了目前广州规模最大的STAR站队领队。一说到这个问题,他习惯这样解释。

据保守估计,目前在广州以电子竞技为职业的人约有20多名,而业余从业者则达数百名,大概有三四十个战队。年龄约18至23岁,像27岁的喻崵已经是元老级人马了。

职业电子竞技手也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有工资、奖金,也有公司的规章制度。如STAR战队的队员,每天11时起床,中午赶到训练的网吧吃过一顿饭,中午1时准时开始训练。领队喻崵说,队员每天必须训练一个小时基本功——练枪法。约从2时开始,教练针对战术、各自的配合、进攻的时间等各个环节进行讲述,然后,队员们就在网上找训练的对手团体进行模拟训练。据悉,一场比赛一般要持续三四个小时。每天队员回来除了练习就是讲评、总结,直到晚上9时,队员们才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家。

作为电子竞技的从业者,能如此投入“玩游戏”,同时也获得家里人的支持,因为他们“玩游戏”也有报酬,能养活自己。一位电子竞技的业余队员非常渴望能进入职业队伍:“不但训练系统化,而且工资还比较高,有的基本工资就达到3000元。另外还有打比赛的奖金,薪水与白领差不多。”

STAR战队不愿意透露职业选手的具体收入,只是表示,一流强队的职业选手的基本工资基本在1500至3000元之间,打比赛的奖金则另外算。不过,记者了解到,许多电子竞技团队基本工资都不高,大约在1000元左右,最低的只有500~600元。

据了解,电子竞技也是吃青春饭,选手的颠峰期非常之短,大概只能维持一年左右。所以职业选手的淘汰率极高,一旦状态不好就会面临失业的危险,只有不断地练习才能保住饭碗。黄埔CY战队的阿辉告诉记者,在这行里,一般年龄超过22岁的,反应就会慢些,几年后就必须转型,或是当教练、领队,或是从事其他行业的工作。

现在,广州的职业玩家正是凭着对游戏的热爱,进行各项技术的训练,主要是练习枪法、背地图、与战友进行战术配合,晚上还要看资料、研究对抗战术和分析对手的演习录像。大部分职业选手都是以透支健康为代价的。一些电子竞技职业玩家已经患上夜盲症,傍晚回家时经常眼前“一片黑暗”。由于经常坐在电脑前,肩膀酸痛更是家常便饭。

谈到社会上对电子竞技的看法,他们坚持认为电子竞技是一项讲究团体精神、积极向上的体育竞技项目,与纯粹追求娱乐的游戏有着本质的区别。

阿辉说,“我们的梦想是希望终有一天能够像外国的顶级战队一样,坐专机参加国际大赛。”作为一个领队,喻崵最大的理想却并不是全国冠军乃至世界冠军,而是希望电子竞技俱乐部发展成像职业男足或男篮那样,实现电子竞技职业化,让大家像看待足球一样看待游戏。

STAR战队里的5名队员中,有两名是广州本地人,两名来自广西,另一名则是千里迢迢从四川来的队员RAIN,今年才19岁。

阿RAIN说,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他非常喜欢打CS这个电子竞技项目。以前他在四川、青岛等地打过比赛,但由于各种原因,人员流动快,战队也解散得快。他一直都没有一份固定的收入。一位同乡把他推荐给了STAR战队。很快,阿RAIN就顺利通过“考试”——在网上较劲,今年3月来到了广州。阿RAIN说,本来家里人也非常反对,一个孩子人生路不熟地跑到广州来“玩游戏”。

“以前父母不理解,认为我在玩,在浪费时间。后来看到确实能自己赚到钱,慢慢地也不反对了。”阿RAIN说,他根本没考虑到将来年龄大了干啥,他的目标就是与世界级的电子竞技强队打比赛!

玩游戏=工作?很多家长都此都不理解,甚至很反对。目前处于半职业化的电子竞技选手小陈,是一个战队的领队,他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正在与某一企业谈赞助,如果谈得拢,他们战队的队员也将成为有固定基本工资的电子竞技职业选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