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运110米栏决赛刘翔笑傲神州 13秒10压群雄卫冕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13:22

64岁的黄兴贵1996年退休,之前在市电影公司搞管理,经常摆弄相机,但他痴迷人体摄影的事儿源于一次偶然的事。

2002年6月初,已是重庆老年摄影家协会会员的他接到四川省摄影协会邀请,参加在四川省仁寿县黑龙滩的“人与自然”人体艺术摄影创作。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体摄影,它改变了我的人体摄影观念。”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参加人体摄影活动,老黄说,在此之前,重庆从来没有组织过摄影家集体创作,即使有,也是个人行为。人体摄影成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敏感话题。

“我偷偷带上平时积攒的1000多元钱,告诉老伴我去成都出差几天,就与另一名摄影家去了成都。那是一种好奇心的驱使,狂喜和忐忑不安交织的复杂心情。”老黄说,第一次拍摄他不得要领,看到女孩子赤裸地站在“长枪短炮”面前,自己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

但很快,老黄就被眼前的美景陶醉了。“那两天天气很好,很适合户外拍摄”,尽管黄兴贵带的胶卷不多,但他还是拍了700多张。

其实老黄开始琢磨人体摄影时,老伴并不支持他,为此,老两口险些反目。

黄兴贵从四川创作回到重庆后,悄悄将照片锁在专门抽屉里。一天,妻子无意间打开那个抽屉,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哎呀,这个老头子,哪弄这么多不穿衣服的女娃娃?真是羞死人了!

老黄说,一向温顺和善的老伴突然大声责怪他,要他老实交代照片的来历。“她差不多半月没给我好脸色看。”老黄自知“理亏”,就默默做家务弥补,遇到电视上播放时尚节目等,老黄就见缝插针的引导。善良贤淑的妻子虽与他言归于好,但仍然不希望他“再犯错误”。

2002年7月,黄兴贵收到贵州摄影协会的邀请,参加都匀斗篷山人体摄影展采风。“这次活动专门请了欧洲人体模特,是拍摄的好时机;可是我家人不理解。”

“老伴,我们一起去贵州旅游吧。”老黄决定向妻子摊牌,老伴还是勉强答应了他一同去贵州。

都匀之行后,老伴也开始理解支持黄兴贵搞人体摄影了。后来,外地电视台知道老黄痴爱人体摄影的事后,邀请他去做节目嘉宾,老黄都带老伴出去接受艺术熏陶。

“你看看吧,我们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他啊!一家人都围着他和他的那堆照片转,连我们母女俩也是帮工。”老黄的老伴告诉记者,老黄整天念着要搞摄影展,她觉得要是不满足他这个心愿,可能那年的年都过不好。2004元旦节他在解放碑一家小电影院过道搞小规模展览时,老伴和女儿不约而同地来为老黄助阵。

四年来,老黄先后8次参加西南等地各级摄影家协会组织的人体艺术创作活动。每次活动,他都要拍七八百张照片。

一般情况下这类活动由各地摄影家协会牵头,按照有关规定与模特签订协议,一次创作艺术家越多越好,除了节约费用,模特也更放得开。多次参加创作,老黄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要选择好的角度,不要吝啬胶卷。

2003年9月中旬,首届西部模特大赛重庆分赛区开赛,赛后在重庆千竹沟度假村搞人体摄影创作,老黄是热情的支持者和积极的参与者。“那天下着雨,摄影师们大都很绅士,怜香惜玉,抓紧了时间按快门,生怕冻坏了雨中的冷美人。两位男模与摄影师之间更显得亲切些,男模摆姿势时,便有男摄影师上前示范,也不觉得难为情。”老黄说。

“每次费用基本是摄影家各自出钱,即使节约,每次创作至少要花费1000元以上。这些费用我要省吃俭用几个月。”

黄兴贵目前退休工资700多元,老伴的退休工资也不多。平时他给一些单位拍资料片找点钱都用在人体摄影上了。买摄影器材、外出拍摄、制作照片等花去了他数万元的积蓄。老伴经常唠叨:“房屋是原单位建的集资房,也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搬新家买的电视机都是朋友转让的二手货。”

老黄也有过一次独立摄影创作,那是去年春天,为了节约野外拍摄的费用,老黄在家拍摄,模特是通过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借来的,前前后后花了两千多元。老伴心疼了好久。

人体模特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在心理上也要建立良好的职业准则,保证该职业的纯洁性。

“如果没有外地模特,我几乎创作不下去了。”多年的拍摄经历,老黄感叹国内人体艺术模特难找,高素质、有艺术感觉的模特更是千里挑一,而重庆的人体模特,更让他失望之极。

“都说重庆女孩很开放,但真正让她们面对镜头展示身体时,就是另一回事了。到成都、西安(甚至国外)请模特的费用太高。”老黄想到就地取材,开始到四川美术学院的教学人体模特。有位教授曾推荐个女孩子给他,但老黄看了感觉不行。也有他看中的模特,别人一听要“脱”,就没了下文;有的在电话里谈得不错,真正到拍摄现场,打死也不脱了。即使遇到这样的情况,老黄也非常理解模特。

“也有朋友出主意,叫我找‘三陪’小姐,我当时就一口回绝了。”老黄觉得,拍摄人体首先是圣洁的,模特和摄影家都要有很好的艺术修养。三陪女一般仅仅为了一天1000多元的劳务费,根本谈不上艺术感觉,“那样的女孩子,我宁愿不拍!”

“未做过人体模特的人会觉得脱了衣服面对陌生人很尴尬。他们是人体艺术的主角,凡是搞艺术的人只会专注艺术,所以,人体模特完全是与色情无关的职业。”老黄一直感谢那些被他拍摄过的人体模特,“正是因为有这些可爱模特的勇敢付出,才有我的作品问世。”

老黄对重庆人体模特市场颇为熟悉。他认为,专业人体模特与业余模特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业余模特从事的都是商业性活动,所以一次出场费在100左右,但工作时间不固定,模特素质也参差不齐。而优秀的专职模特,一般一天要1000元以上。”

拍摄一幅好的人体照片,离不开好的模特,老黄现在最犯愁的是没有一批专业的人体艺术模特供他挑选。他一直都在找寻让他创作灵感得到极大发挥的模特,再创作一批优秀作品。

多年来,老黄走南闯北搞创作,但他的人体摄影作品从没有卖过。他认为创作要远离商业味儿,作品有没有“市场”,应该是展览者和出版人的事。他有个未了心愿:办重庆真正的人体摄影艺术展,同时出本人体艺术摄影画册,让更多的人了解人体艺术。他要用健康的作品净化人的心灵。记者袁尚武实习生谭丙燕/文记者吴子敬/图

昨日,记者辗转找到一名专门出售踩踏虐待动物系列光盘的韩老板,随后记者以购买者的身份与其取得了联系。

韩老板自称辽宁人。他首先向记者介绍了所售光盘的价格和种类。“我这里10张起售,每张20元,必须先汇钱后发货。欧洲、日本还有国产的全都有,品种比国内任何一家都全!”韩老板自豪地称,他出售的光盘基本上都是美女踩踏动物致死的,动物和人物的特写都非常清晰。

“动物的种类有很多,猫、狗、兔子、乌龟、老鼠等;风格也多,有穿丝袜踩的,有裸足踩的,还有穿长靴或者穿凉鞋踩的。”韩老板谈起自己的业务滔滔不绝。他称,除了动物种类和踩踏方式不同,他出售的光盘还有各种不同的背景。“有屋里踩的、山上踩的、河边踩的,还有在街道护栏旁边踩的。”

为了让记者“购物愉快”,韩老板还承诺说,可以先在网上向记者发送一些有“代表性”的图片,然后再由记者挑选购买。“我这里的内容绝对是最精彩的!一张盘,内容多的有4种不同的动物,每只都拍到踩死为止!”记者还从他口中了解到,他总共拥有100多个不同的踩踏视频,其中国产的就有50多个片段,他会按照购买者需求将不同的片段组合成光盘出售。“我白天上班晚上卖碟,买的人特多!每天晚上我都忙得筋疲力尽!”

“信誉你放心!我现在都有不少老客户了,全国各地都有。”韩老板透露,他的老客户几乎购买了他所有的踩踏视频。他还告诉记者说,如果想要省邮费,他还可以直接通过互联网向记者发送踩踏动物的视频。

“我做这个已经两年了,也是因为爱好这个才做的,算是国内最早的一批了。”韩老板称,国内以前是没有类似视频的,他都是在国外网站花高价买来视频片段,再刻成光盘出售,后来慢慢才出现了国产的。

“我们就是为了满足一下个人爱好,自己欣赏一下。跟我有同样心理的人,才会来买。”韩老板告诉记者,全国各地都有喜欢这类视频的人,出售这种光盘的也绝非仅此一家。他还向记者强调,他每次做生意都是单线交易,通过电话或者网络跟人谈生意,绝对不会公开销售。

当记者问起“踩猫视频”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之事,韩老板回答说:“我们一般是不会把视频直接放到网上的!毕竟公开传播这个不好,动物保护组织也会来找麻烦。”韩老板还提醒记者,他出售的视频只有在电脑上才可以打开。“就是怕小孩子不小心放进影碟机里看到了,受到影响。”

韩老板还特意向记者透露了虐待动物光盘的制作过程,他说:“我这里国产的大多都是在东北拍的,拍这个都是暗地里拍的,得到那些没人的地方去,还要选好背景,挺不容易的。”

虽然说拍摄的时候要秘密进行,但韩老板出售虐待动物光盘却一点也不担心。他说:“我这个可不是淫秽光盘!卖这个一点也不犯法!”

针对虐待动物光盘的广泛销售,记者采访了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中国办事处新闻官何勇。早已获悉虐猫一事的何勇称:“我们是坚决反对虐待动物的行为,但中国大陆还没有专门的保护非野生动物的法规,目前这一块还存在法律真空。”何勇表示,面对社会上一次又一次的虐待动物事件,我们目前只能从道德上给予强烈的谴责。

为制止这种虐待动物的行为,何勇称,加快动物福利法的制订是最好的办法。在国外很多地方以及在中国香港地区都有专门的动物福利法规。在这些动物福利法中明确规定,禁止虐待动物,而且要善待动物,主张创建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和谐关系。如果有人胆敢虐待动物,很有可能被送进监狱。晨报记者申延宾实习生张源新闻晨报

一个刚满18周岁的少女妈妈一人独自在卫生间产下一名女婴后,将其抛出窗口致其死亡。2月28日,嘉定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小梅有期徒刑3年。

1987年出生的小梅2005年4月来到上海打工,母亲陪同女儿一起来到上海照顾她的生活。两人共同生活在一起近半年,母亲竟然没有发现年仅18岁的女儿已经有孕在身,还认为女儿身体发胖,不停地督促小梅减肥。而小梅也由于年少无知、害怕父母责怪没有及时向父母说明情况。

2005年10月29日上午,已经怀孕的小梅在位于嘉定区的暂住地卫生间内独自一人瞒着母亲产下一名女婴。因害怕父母知情,在慌乱、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拉断女婴的脐带后将女婴从位于6楼的卫生间窗口扔出摔至楼下草坪上,被群众发现后报警。小梅及女婴分别被送往医院救治。女婴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经上海市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尸体检验报告认定,女婴系生前颅脑损伤而死亡。事后据小梅自己说是在自己老家工作时遭人强奸才导致怀孕的。

法院审理后认为,小梅主观上具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将婴儿从六楼摔下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综合小梅实施犯罪的具体情节、犯罪时刚满18周岁以及能够自愿认罪,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据此,作出上述判决。

新华网北京3月2日电(记者李忠发廖雷)国家副主席曾庆红2日在此间表示,台湾当局公然决定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是对国际社会普遍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和台海和平稳定的严重挑衅。

他说,我们坚决反对“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将继续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决不允许“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把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

曾庆红说,中方高度赞赏俄罗斯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台独”的立场,感谢俄方发表声明,谴责台湾当局的“台独”行径。(完)

昨天是600亿元狗年第一期凭证式国债开始发售的第一天。一些银行门前,凌晨三四时就有人提前开始排队。但不幸也在这时发生。昨天凌晨4时许,一位八旬老太在工商银行北蔡支行前排队认购国债的过程中倒地身亡。

据北中路居民介绍,昨天凌晨3时左右就有一些老人陆陆续续排在银行前。“老人起得都很早的,说是怕起晚了买不到债券了。”与银行紧邻的鞋帽厂门卫说,北中路201号工行北蔡支行开门时间是8时半,可是三四时就有五六个人开始排队。

4时左右,队伍中的一位银发老人突然倒地不起,无法动弹。其他排队者见状立即拨打了急救电话,老太家人也随即赶来,但老人已无气息。120急救车辆将老人送往临近的北蔡卫生院,但是老人此时已经死亡。

北蔡支行大厅内的顾客林先生说,他听到银行保安在议论凌晨老太猝死的事情,觉得“挺悲哀”的。

浦东公安分局北蔡派出所昨天证实,猝死老太年逾八旬,并非因外力冲撞死亡,具体的死亡原因尚待进一步调查。东方早报记者孙翔

28日下午,四川新闻网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电子科大万人公寓,但现场已经被学校

物业管理人员封闭。据现场一名学生反映,他当时正从楼下走过,突然,一个庞然大物“嘭!”地一声掉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他定睛一看,是个男生。头朝下,一动未动。男生的右脚皮鞋摔到了头部左侧。而胸部以上,都浸泡在血泊之中。目击学生当即吓傻了,拔腿就跑。

当天下午4点40分,成都第六人民医院接到急救电话,立即赶往学校。不幸的是,跳楼学生已经没有了心跳。尽管他们将学生拉回医院急救了半小时,但仍然没有能挽回男生的生命。

男生出事以后,一个名为“傲气菜鸟军事游戏论坛”发贴刊登了现场图片,并有网友就此发表评论。网友们说,“这个人已经找到工作,就等毕业证了,结果四级没有过,拿不到了。”

“我到现在都没毕业证书呢,不是一样过啊……有的地方看能力,有的地方就看证啊……其实,他还不如上街上去满大街都是办证的,唉……”

“早上一上班就看到这个,唉,还是因为心理不成熟啊……国家教育部都说了,四级成绩不能和毕业证、学位证挂钩。”。

“有的人本来就没有学语言的天赋,干嘛非要全民学英语?尽管四级不难,但是也没不必大家都学吧?”

“我们现在的外语学习是违背语言学习规律的,大多数人学不好根本就是教学方法的问题。而应试要求的结果就是方法违背规律。没有一个孩子是天生就讨厌英语的,反而孩子都应该是对语言的学习兴趣最高的,我门的方法就是把孩子对语言的兴趣抹杀,让他们进入对英语的万劫不复的痛苦中去。”

也有网友提出批评,“连这点小事都受不了,这种人进入社会后被淘汰也不需要多长时间!!”。

采访中,学生们一方面三缄其口,一方面漠不关心。对此,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胡光伟表示,“这个事情应该一分为二地看。首先我们必须承认那位同学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因为英语没有过级的同学绝不会只有他一位,所以可以肯定的说,他的受挫能力比一般同学低。其实心理承受能力脆弱是当今青年人的通病。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没有经历过太多的磨难,对人生艰辛的了解也十分少。其次,在应试教育体制下被逼得跳楼的也绝不止他一位,所以这也提醒我们现行的考试机制是否能够变得更人性化一点。比如引入无限补考机制,只要最后补考过关就能拿毕业证,尽量多给学生以希望,而不要给学生以绝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