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睹为快 最新七款热门改版机龙虎榜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6:42:28

从盘面来看,市场的做空动力的确在不断聚集。其一,上市公司业绩表现不佳已严重影响到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投资信心,特别是钢铁类公司,从前两年的盈利增长大户居然接二连三地沦落为利润下降大户,如G韶钢发布了业绩将下降50%的预警公告,使得钢铁股成为近期市场的主要做空品种。而钢铁行业是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业绩如此疲软自然强化了投资者对经济增长减速的预期,也放大了市场做空动能。

其二,近期市场热点出现消退的迹象。从盘面看,前期市场之所以能够一度走强,主要得益于市场热点此起彼伏,股改概念股休整,立马就会出现航天、铁路设备、电网设备和节能产业等诸多热门品种,集聚了市场人气。但本周这些板块不再活跃,市场热点出现断层,使得股指失去弹性,稍有风吹草动就出现大跌。

从多年来A股市场的发展进程来看,四季度走势悲剧色彩较为浓厚,A股市场年底走势不佳有一定规律。之所以会有这种规律,与四季度资金面紧张及年报业绩预期不佳等多种因素叠加有关。

今年四季度A股市场的压力与往年一样,三季报业绩差强人意,钢铁股也普遍运行在下降通道之中。而资金面的压力也极为沉重,企业年底前有回笼资金的压力,为了维持正常的生产经营,企业需要从二级市场抽离资金。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便有股改对价含权的支撑,也难以阻挡四季度悲情走势再度上演。

当然,今年的这个四季度比较特殊,如投资者预期A股含权将缩减股价因业绩下滑而暴跌的空间。而且,银行系基金陆续“登陆”,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资金压力。

今年四季度行情仍将不太乐观,但这段时期又将迎来“十一五”规划带来的种种产业机会,基金们为了战略调仓的需要,极有可能在四季度对部分行业股票进行加仓,因此机会可能依然存在。笔者认为,在行情总体向淡的情况下,投资者应尽量轻仓,但也要关注基金局部建仓的机会。

在操作中,一方面要把握住短线市场认同的题材股,如近期的疫苗概念股,其中金宇集团、中牧股份、海王生物等个股值得关注。但不可恋战,一旦出现调整趋势,要及时做好止损准备。另一方面,可以按照基金调仓的思路,与基金一道对部分行业进行战略性加仓,如航天概念的西飞国际、火箭股份等;节能产业股票置信电气、联创光电等;专用设备行业北方创业、沈阳机床等。

本报讯(记者袁泉)“再见了!”小明(化名)对父母及家人说了最后一句话,纵身一跃,跳出21楼的窗户,在他的身后是父母及家人悲痛的哭声。昨日21时许,家住长春市东盛大街旁某小区21楼的小明因为父母离异而害怕被父母抛弃,跳下楼来……

20时记者赶到小明家所在的21楼时,小明家屋门紧锁,一名民警正在门外。据民警介绍,坐在窗台上的为一青年男子,今年只有20岁,在长春市某商业学校上学。

21时05分,随着屋内传出的哭喊声,民警叹息一声:“完了,跳下去了!”大约过了5分钟,房门被打开,几个家属痛哭失声。在屋地上可以见到清晰的血迹和一条染了鲜血的白色毛巾。

据赶来劝说的小明的朋友介绍,小明平时就有些内向,父母离异后一直害怕被父母抛弃,在跳楼之前他就曾割腕自杀,没成功后他爬上了窗台。“我和他家人劝了他一个多小时,他始终都不信我们说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犟、这么转不过弯来的人呢。”据了解,小明的爷爷奶奶特地从其他地方赶来劝说,但是也没有成功。

一位目击者介绍,小明当时好像回头和家人说了句话,之后双手一撑就跳了下来,落在了四楼的缓台上。据在现场进行救援的长春市消防支队特勤大队一中队队长介绍,消防部门救援气垫的有效高度是20米,在这个高度内基本可保护跳楼者生命。同时他们有严格的规定,超过这个高度是坚决不允许设置救援气垫的,因为那样会给跳楼者一种错觉,不利于救援。像当天这种情况,能采取的有效办法只能是谈判。

中国将会未富先老。10多年后,中国的人口将快速地老龄化。总人口中退休人员的比例将快速上升,到2030将达到和很多经合组织国家类似的水平。为此,政府应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养老体制,保证老年人得到照顾而同时国家能够持续发展。

中国的养老体制改革已经进行了10多年,尽管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仍有很多未解决的问题。要想利用尚有的十来年的“人口红利”这一有限时机,现在确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1997年推出的养老保险政策搭建了实现公共养老体制基本目标的政策框架—防范老年贫困,应对长寿风险,并帮助个人将消费从产出旺盛的工作年龄转移到退休阶段。

然而,养老改革并未完成,在改革的执行中也反映出了一些重要问题。因为缴费不得不用来支付当期的退休金,个人账户基本上是空帐运行。在个人账户做实了的地方如辽宁省,过低的投资回报无法保证投保人得到充足的养老金。资本市场和养老金基金管理体制的欠缺无法保证养老金基金的良好回报,有时甚至让养老金基金面临风险。

在改革开始的10多年后,养老体制又一次处于改革十字路口。尽管决策者一致认为有必要进行一定的积累,但对于是以个人账户的形式积累,还是建立集中管理的储备基金却一直是在争论中的问题。对于养老保险是否应该覆盖农村人口,养老金标准可以和应该高到什么水平也有不同意见。有些人认为,应该将现有体制改为非积累制并把养老金定在较低的水平。一些地方则在现有体制之外对其它模式进行着尝试。随着人口老龄化的逐渐到来,养老制度改革正变得日益迫切。

中国的各类养老保险体系仅覆盖了中国约1/4的劳动力。从广义而言,目前在中国运行着三种由政府支持的养老保险体系——城市地区强制性的企业养老保险体系,公务员和事业单位雇员的特殊职业体系,农民的自愿养老保险体系。大多数的农村人口没有被任何一种养老保险体系所覆盖;城市地区的大量非国有或非正规部门的职工也是如此。

中国的养老保险体系成本昂贵并造成了劳动力市场的扭曲。用人单位应缴的养老保险缴费率高达薪金的20%,而雇员本人还需再缴纳8%。在有些地区,实际缴费率甚至更高。这一缴费水平高于如智利(20%)等很多发展中国家,或如瑞典(24%)和美国(14%)等发达国家。加上其它社会保险制度的缴费(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等),社会保险制度全部缴费可高达薪金的40%多。如此高昂的劳动成本损害了就业增长和竞争力,不利于鼓励雇主在正规劳动力市场雇佣工人。

虽然养老金的支付办法目前与过去相比已趋向统一,但是在与养老金相关的特殊补贴上,地区间依然有相当的差别。养老金的可携带性有限,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养老金与企业养老金完全分割使人们难以在不同领域间转换工作。最后,资金和风险统筹水平依然很低,主要在市或市级以下,削弱了养老制度的保险功能。

尽管缴费率很高,目前的养老体制在资金上无法持续,而依赖于中央政府的大量补贴。在没有进一步改革和扩大覆盖面的情况下,除了2009至2018年间有利的人口形势阶段,养老保险体制将在未来几十年中面临赤字。如果赤字完全靠提高缴费来弥补,那么要使养老体系资金平衡,缴费率将不得不提高到缴费工资的37%,如此高的缴费率不可能成为一种选择。

无论中国将来养老保险体系的结构如何,在短期内都需要实施一系列政策改革以恢复养老保险体系的信誉和资金的可行性。这些措施将提高养老保障水平降低财务成本,并为创造就业机会营造良好环境。

首先,政府需要考虑在今后20至30年里,逐步将男性和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龄(或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均提高至65岁。考虑到预期寿命的增长,中国目前工人男性55岁,女性50岁(女性专业人员55岁)的法定退休年龄是非常低的。提高养老金领取年龄不必一蹴而就,而可以在二三十年里逐步执行。然而,重要的是尽早开始调整政策。

其次,政府可以考虑建立一个透明的调整养老金水平的方法。目前养老金的提高和名义工资的部分增长挂钩,但方法不透明并有随意性。

可以将工资增长的一定百分比作为养老金增长的指数,并随着时间推移将其完全与通货膨胀挂钩。

最后,如果保留个人账户,确保其精算平衡至关重要。为达到这一目的,个人账户养老金水平应取决于退休时账户余额和在退休时的平均余命预期。

分析显示,上述三项政策改革措施的综合影响可以将维持体制收支平衡所需的缴费率降低约1/4。

养老保险体系财务困难的重要原因并非由于新的政策,而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一种确定历史负担的方法是,衡量在旧的养老体系下和在改革后的养老保险体系下应支出的养老金的差别。在辽宁省,历史欠账约占隐形养老金债务的1/4,就全国整体而言,水平可能更高。为使改革后的养老体系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养老保险制度,政府需要对历史负担有一个合理并可操作的定义,并考虑分别处理历史负担和改革后的养老保险体系的成本,并制定由各级政府合理分担历史欠账的方式。

从人口统计分析可以看到,中国距离领取养老金人数开始快速增长,而支持他们的工人人数下降只有10年多一点的时间。目前,三名缴费者支持一名养老金领取者,而这一比例到2050年将降至低于1.25。考虑到很小的“人口红利”窗口,对未来的养老保险义务预先积累是有必要的。

改革后的养老保险体系的有效执行,要求坚实的法律基础、有激励机制的组织结构,和强有力的管理能力。故而其它领域的改革还应包括:

改善社会保障管理的法律基础。目前的法律基础不足保证社会保险费和欠费的有效征缴。养老保险管理立法将可使社会保险费用征缴和缴税具有类似的法律效力。

重组养老保险机构。各省应完成社保机构的纵向整合。这样的组织结构和统一缴费率将使省级管理和省级统筹成为可能。将来,社会保险征缴的机构安排应达到全国统一。

改善管理程序。企业从养老金的支付管理中极大地解脱出来以后,养老金管理程序需要进一步精减,以减轻企业负担,提高征缴率。标准化程序要求对所有重要业务的处理有详细说明,准备和分发程序操作手册,并对操作进行监督。

提高征缴力度。除了奠定坚实的法律基础和不太繁琐的程序,政府需要采取更主动的执行方式和程序以确保所有养老保险覆盖的企业都注册,所有注册企业如实报告其缴费基数并缴纳所有保费。辽宁省在试点中已对一些可能很有效的征缴手段进行了尝试,这些经验值得进一步评估和研究。

一个物质主义的时代正在销蚀掉很多纯朴简单的美,以致于坚守者往往被嘲笑。由此,王子博客,可以被解读为一个灵魂自我救赎的企图,她对自己的复杂经历略有点得意,更多的却是质疑和拷问。这样的拷问,显然比低廉的道德评价更有力度。

从今年9月开始,朋友圈里的博客开始转贴一篇名为《笑贫不笑娼?》的文章。这不是一篇某人的自我情感的抒发性文字,它所记录的内容,堪称城市娱乐行业的一卷“人物浮世绘”——其中有当“小姐”的大学生,赚钱养家供弟弟读书的陪酒女郎,与钱睡觉的漂亮女孩……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说,王王王王子博客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网络偶像”,但和木子美、芙蓉姐姐、流氓燕不同,她们是直接在贩卖自己的身体和形象,甚至道德,王子却像一个冷静的社会学家,她陈述的是自己的观察和感觉。这是一个比记者还厉害的调查高手,她的高明不在于技术手段,而在于她干着这样的工作,却像个局外人一样窥视着自己的群体。而且,作为一个娱乐业人士,她的文笔令人吃惊。

这就是“王王王王子”博客:黑色的页面上端,高楼大厦之间跳动着“坠落、堕落?”Logo图案是没有鼻子眼睛,只有一个红色桃心的白色头像,文章中穿插的图片有两个紧紧搂在一起的骷髅、手牵手走在墓地的情侣、裸体的女人……

博客是虚幻的,写手是真实的。我们开始寻找“王王王王子”博客的主人,从博客里的文章来看,她应该是个女的。

方法只有两个:一是不停地给她留言;二是到本市各大娱乐场所去打听。其实,后者基本上是徒劳,除了性别,我们不知道她的身高、长相、年龄,更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10月15日,打开电子邮件,一封新的来信让记者一惊:我是你们要找的人,我就是王子……

“王王王王子”博客的主人即将现身,她留下了电话号码。电话里,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温婉,只是她说让我们叫她“王子”时,还有点硬朗之气。

两天后,这个自称叫“王子”的女人飘进了信报的办公室。王子穿了一件咖啡色低胸吊带衫配着牛仔裤。她个子挺高,身材纤瘦,像个模特,左肩上还有个像是翅膀一样的纹身。

她不抽烟,看上去很年轻,不会超过25岁,她说:“都是经历的事情太多,把人磨老了。”看来她应该比我们估计的年龄要小。

谈话从她的外表开始,王子就那样坐着,翘着腿,听着,没有任何表情,或许她早就习惯了奉承。记者有点尴尬,只好又说到她的博客,王子终于有了反应,笑着说:“那些只是我随便写写,不过都是真实的,说穿了,我就是妈妈桑(注:“妈妈桑”一词来自广东、香港,一些港片中常有此词出现,意指在夜总会、酒吧等风月场所向客人介绍“小姐”的领班),你们明白吗?”

“我把手下漂亮的小姐或者先生推荐给客人,然后扣下他们的费用,就这样。”王子对自己“妈妈桑”的身份作了个轻描淡写的介绍,“我是场子里的大堂主管,这是管理级别,要有很好的客缘。”王子说,她现在已经辞职不干了,所以才愿意接受采访,不然没有谁敢有那么大的胆子把这一行里的是是非非写出来,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她以前的工作场所不是一般的卡厅,而是许多城市里最高级的夜总会或宾馆,其中,当然包括重庆。

“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主管,毕竟那是管理者,我也是从服务员、吧丽、陪酒女一步步走过来的。”王子的口气颇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慨,她说话时的手势像电视上的主持人,语气却很江湖。“那时我还是吧丽,后来老板觉得我的能力还不错,能跟客人打在一堆。虽然那个时候我的名片上挂的头衔是主管或者经理,但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妈妈桑’了。”

对“圈子里的男男女女”,王子嗤之以鼻,说:“我还是那句话,当你觉得世界黑暗得不能再黑暗的时候,总会有事实告诉你,这个世界——远比你想的还要黑暗;当你觉得恶人恶得不能再恶的时候,总有人做些事情来证明——你对恶的想象力永远不够!”

在王子的圈子里,要么是有钱的或者从事时尚工作的男人,要么就是那些漂亮年轻的女人。王子说,有钱人总是有些怪癖的,让普通人难以琢磨。

“我见过一个男人整整一年不洗澡。这也难怪,他们生活的环境总是有空调或者暖气的,家里、车里、办公室里、酒吧里……他们常年穿一件背心加一个外套就可以了。”

“有一次我看见一个男人,穿着黑色风衣,挎着一个黑色大包走进酒吧。我正准备叫保安了,经理把我拦住,说是某某,一个著名运动品牌的代理商。我一直盯着他——他的样子没有办法不让我盯着他,他找了酒吧里最昏暗的一个角落坐下来,然后开始在他的大包里摸来摸去,结果,居然摸出一个红外线望远镜!”王子说得绘声绘色“这男人就拿着望远镜打望整个酒吧,我当时心里真是恶心死了,可老板还催我赶紧上去招呼他。”

王子后来就硬着头皮坐在男人的身边,用广东话跟他聊天。“还好,这男的还是个绅士,可是就是怪癖太多了,正常人接受不了。那天晚上他大概太专注于偷窥,忘记了点酒。我们服务员上去问他需要点什么。他很不好意思,觉得很失礼。他就问我们这里最贵的酒是什么。然后点了一瓶12000元的XO。一整个晚上他一直在那个角落里,一个人,也不叫小姐。最后走的时候酒只喝了不到1/3,我们问他要不要存酒,他却说不用了,请你们喝吧。”

那天晚上,王子在这个出手阔绰的男人面前,轻轻地咳了两声,那是因为她感冒了,结果男人从包里随手抽出几张钞票,说让王子去买感冒药。王子后来说,她偷偷跑到厕所而不是去了药房,她掏出包里男人给的钞票,一数,整整700元。“傻子才会拿700元钱去买感冒药。”王子说。

在这个行业里的女孩都懂得钱的重要,她们年轻、漂亮、聪明,知道怎么给自己找一条好路。王子说话的语气始终像是在谈论一件无聊的小事,好像她经历的所有是众人都明白的简单道理。“这个圈子里的男人们非富即贵。他们喜欢养着一大群的女人,这样给他们成就感,就好像自己成为了帝王。我遇到的男人里,最多的一个常年养着8个女人,我常笑他一个星期换着来也忙不过来啊。一年四季,他买的8套大房子里从来没有空过,总是旧的不断地走,新的不停地来。打发走旧人也是很简单的事情,给一些钱,女孩们都明白这个道理,不会有人蠢到去大吵大闹。”

“现在人都不把钱当钱了。知道前不久就解放碑那儿怎么了吗?真人拍卖!”王子那时是一家娱乐场所的大堂,见证了商家为拉拢客源是如何使出浑身解数的。“那次专门开了一个豪华包房,找了一批平均身高一米八的模特进去,全部都是美女!她们被当成货品一样,穿着高贵耀眼的晚礼服站成一排。接着,来了很多大人物,坐在包房里,喝着XO,上下打量着这些要比他们年轻许多,也高出许多的大美人!”王子虽然是大堂,但也只有资格站在门外偷看。

“接着大家就开始叫价了,根据模特长相身高文化程度的不同开出不同的底价,从3万到5万不等。”据说,那天晚上,模特们全部高价拍出,最高拍到了12万!王子“侦察”了全过程,午夜时分,看着一辆辆世界名车把一个个的模特接走,而模特从酒廊里出来的时候全部带着妖媚万分的舞会面具。“我看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跟着一个丑老头走了,还能说什么呢?”

王子要感叹的,还不仅仅是真人拍卖。那种普通人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豪赌场面,王子说,她“有幸”见识了一次。

王子过去频繁更换工作场所,虽然现在的她赚够了钱,打算与这个圈子的所有人和事来个彻底地诀别。那时,王子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工作,认识了不少富商豪客。一次,几名富豪提着箱子进了酒店,要了房间。“他们是来赌的。我看到他们的箱子里装的都是一沓沓的现金钞票,”王子说,那一天,她的确是傻眼了,因为富豪们接下来的动作让她觉得自己不是生活在现实中——“富豪们将那些粉红色的百元钞票装在真空袋子里,抽了气,紧紧地包在一起,就像超市里的密封豆腐干。”

自那次赌局后,任何一个自称为“赌圣”或者什么的人,在王子眼里都变成了小菜一碟——因为在重庆,不可能再有人比那次来的富豪更一掷千金的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