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后我国冷空气增强北方雨雪天气增多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23:19:53

本次事故处理结果发布的背景颇耐人寻味。此前的两天,也就是12月21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在听取了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安监局李毅中局长的安全生产汇报后,指出当前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会议极力强调严格责任追究,并以罕见的字眼提出要防范惩治失职渎职、官商勾结等腐败现象。

此种氛围预示着安全生产问责风暴一触即发。在本次安全生产事故处理结果的新闻发布会上,最为引人注目的是2004年造成166人死亡的陕西铜川陈家山“11·28”重特大矿难处理情况。这起事故的调查处理耗时一年多时间,终于发布处理意见——18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陕西省原副省长巩德顺行政记过处分。

至此,从2004年10月到2005年2月发生的四起煤矿重特大事故处理情况全部相继亮相,官员问责风暴已然形成。2005年1月,河南大平特大矿难处理情况最先发布,18人被党纪、政纪处分,河南省副省长史济春受到了行政警告处分。

2005年处理最为严厉的是辽宁阜新特大矿难。这起事故因创下建国以来矿难死亡人数之最:214人,使得33名地方政府官员受到处理,省级干部1人,厅局干部5人,矿处级干部18人。职位最高者是辽宁省副省长刘国强,被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在本次发布会上,2005年遇难人数为123人的广东省梅州市大兴煤难的处理意见也受到人们的关注,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被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13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本次发布会首次通报了广东大兴矿难、新疆阜康矿难等三起政府官员入股煤矿的官煤勾结案件。“广东兴宁市大兴煤矿8月7日透水事故,该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身份竟是国家现职的公职人员,一些执法部门、管理部门为其非法行为大开绿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腐败问题十分严重。”李毅中严肃地说。

在安监局铁腕整肃的同时,为加强煤矿安全生产监管力度,安监局正在酝酿一项重大人事任命。据消息人士透露,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煤集团董事长彭建勋将调任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以下简称煤监局副局长。“本周为彭建勋准备的办公室已在安贞大厦安排好,彭的上任已排定日程了。”这位人士说。

彭的上任是为了解决近期事故频发,而煤监局领导“不够用”的尴尬局面。在2005年年初的两会期间,安监局从副部级升格为正部级,下设煤监局。在当初的监管体制中,国家煤监局的领导编制定为一正四副。而2005年以来,煤监局一直是一正两副,即局长赵铁锤,副局长付建华和王树鹤,少了两个副局长。

2005年岁末重特大矿难的突发让煤监局三位局长疲于奔走事故现场。11月29日,煤监局长赵铁锤、副局长付建华赶赴黑龙江七台河东风煤矿,在现场研究部署抢险救援工作。

12月2日,河南省新安县石寺镇寺沟煤矿发生重特大事故,井下42名矿工仍下落不明。安监总副局长梁嘉琨和煤监局副局长王树鹤于12月3日16时赶到事故现场指挥抢险救灾工作。

然而,12月7日,正当河南新安矿难抢险救援进入第五天。当天下午15时15分,河北省唐山市刘官屯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井下123名矿工被困。而此时,煤监局三位领导都在忙于黑龙江和河南矿难的救援指挥协调,无法抽身,唐山事故面临领导“断炊”的尴尬。

紧急之下,12月7日晚20点,煤监局局长赵铁锤只有从黑龙江七台河矿难抽身,与李毅中一起赶赴唐山市刘官屯煤矿事故现场。

岁末事故频发,严峻的安全生产形势,不断拷问缺位的煤监局领导编制。这成为新增一名煤监局副局长的直接导火索。

在半个月前,同煤集团的工作人员已经感觉到公司重大人事变动的气息,流传着彭建勋董事长调任国家煤监局任副局长的消息。12月21日,同煤集团秘书处一位工作人员说:“彭董的调任还没有正式宣布,文件还没有下发。目前彭董还在集团大楼上班。”

彭在集团重大活动中的最后一次高调公开露面是在12月2日晚,彭会见了香港合生创展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孟依,商谈了合作事宜。随后,公司诸多重大活动均由集团副董事长刘随生出面主持。

消息人士透露,彭的调任只是时间问题。但在一般情况下,彭的顺利调任需要两个程序:一是大型国企负责人的调任需要进行离任审计;二是企业原有职务的免除。

核心提示:他是民政局局长,分管救灾救济工作,然而,当一农妇遭遇车祸,生命危在旦夕,家属含泪拦车求救时,车上的他漠然说了声:“车上坐的人太多,坐不下”,便扬长而去。

农妇死在事故现场后,他提供假材料试图开脱责任,但终究成空。近日,元谋县的民政局局长赵吉彬被开除党籍,并撤消民政局局长职务。

10月12日12时许,元谋县新华乡境内发生一起车祸,一辆蓝色“川路”牌中型翻斗货车从元谋县城方向驶往大姚县龙街乡时,在距离新华乡政府近4公里处,迎面将正牵着水牛沿公路行走,准备到田间播麦种的中年农妇周光彩及水牛撞成重伤。车祸发生后,伤者及家属及村民及时赶到现场,由于无过往车辆愿意运送伤员,近3个小时后,受重伤的农妇在亲属们焦急的等待中,最后死在了从县城赶到现场紧急救治的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上。

据当交警部门介绍,距离新华乡政府所在地不到4公里的空连坡,事发路段坡陡弯急,估计上坡时驾驶员张平踩油门快速上坡时,由于操作不当,占道行驶将躲避不及的周光彩及牵着水牛(耕牛)撞倒后左偏抵死到公路内侧。

事故现场只能依稀看得见牛角及腹部,听见迟缓的吐气声,农妇周光彩脚上受伤,背部及腰部撕裂成一道长约10余厘米长的伤口,动弹不得,其家属用货车车顶的一块帆布盖住伤者,水牛则被挤压成坐立姿势紧靠着山坡从周光彩伤口处流出鲜血流出近2米,将路面染得鲜红。惨状目不忍睹。伤者家属失声痛哭并连呼救命,过往车本就不多,连拦了几次都没人停。现场围观的上百村民,无人懂医,又找不到愿意运送伤员的车,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据死者丈夫白光升回忆,车祸发生后他多次向过往车辆求救均遭到拒绝,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后,有两辆墨绿色的三菱车越野车经过现场驶往县城,前面一辆车上坐着元谋县民政局局长赵吉彬等人,后一辆车上坐的可能是其他领导。这2辆三菱车的突然出现,无疑给所有在场的人带来了希望。

伤者亲属含着眼泪急忙冲上前去拦车,两车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依次了距离现场不远的地方停住,白高升迫不及待的冲到车前,对着打开车窗的赵吉彬说:“赵书记(赵吉彬曾当过新华乡的党委书记,白高升认识)!我媳妇遇上了车祸,人快不行了!能不能请你帮带去医院抢救?”

他以为赵吉彬会满口答应,谁知其称“车上坐的人太多,坐不下,你找其他车辆吧!”赵吉彬说完将头缩回车内,随后两辆三菱车一路绝尘而去。

赵吉彬驾驶离开现场后众人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楚雄州委督导组的一辆警车刚好经过事故现场,见发生了事故,主动停了下来,车上所有乘坐人员都下车积极展开营救工作。再次拨打110、120。正当他们准备用车上的帆布包裹伤者送往医院时,120的急救车赶到了现场。

13时45分左右,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赶到现场。因路途遥远,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在路上花了1个多小时。赶到现场后两名医护人员紧急施救,先后为周光彩打针、输液、压胸、进行人工呼吸等,终因周光彩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于14时42分左右死亡。

“民政局的职责是民政救济,扶贫济困,救助百姓于水火。赵局长还担任过新华乡的党委书记,在我们老百姓的眼里,他是我们的父母官,竟然见死不救,他良心何在!”“这样的人心里没有装着人民群众,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凭什么当民政局局长?”在采访中,每提起事发当时情况,听到的都是群众的一片责问。一名姓李的群众说,这样的局长真让人心寒啊,遇到类似的事件,别说是局长,随便一个普通的大头百姓都会出手相救的。元谋县监察局局长何正兴在接受采访时气愤地表示,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耻辱,给政府官员形象抹黑。

本报讯(记者周玉梁朗然)雷刚原本打算几日后就回四川老家过年,但他的女朋友王琴突然出了意外。12月16日晚,4人绑架了王琴及另外两名女子,绑匪向雷刚索要5000元未果,就在王琴脸上及下体用蚊香烫上黑洞。12月18日,当逃离出来后,王琴与两名女子一同被警方移送到观澜医院保护治疗。三日来,雷刚非常想见女友伤情治疗情况,但一直未果,他心急如焚。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雷刚时,他脸色憔悴。他说,不久前与湘籍女友王琴相识相恋,感情很深。目前,他们住在宝安区观澜街道一个出租屋里,但他已多日不见女友。

昨日下午3时,他提着一袋水果前去观澜医院,准备再次探听女友去处,但仍在王琴此前曾住的病房里仍不见其人,心急如焚的他差点与护士吵了起来。此后,他来到宝安公安分局观澜派出所询问,也再次被拒绝。此前几天,他每天都在重复着这一行程,但每天都失望而归。

坐在床边,他失神地看着女友的物品,还有她那张黑白相片,地上只见一大堆烟蒂,“晚上睡不着,半夜里又会惊醒,想见她。”

他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此前王琴被人绑架过,12月18日下午,王琴与另外两名一同被绑架的发廊女工逃离后,被警方送至观澜医院,但被保护起来进行治疗,此后一直无法得知王琴去处。

据雷刚介绍,王琴在观澜电影院旁边的玫园新村二巷一家名叫朝霞的发廊上班。12月16日晚,王琴彻夜未归。17日上午7点,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王琴在电话里用哭腔说:“她问我有没有5000块钱?我被绑架了。”雷刚开始以为是玩笑,但女友的声音又觉得不对,就要求与绑匪对话,一男子告诉他:王琴被他们绑架了。此后,该男子通过手机短信让雷刚往一个账户里汇钱。雷刚说自己实在没钱,于是前往观澜派出所报案,但“接待我的警察分析可能我的女友与人合伙骗我的钱,我说不可能,他们让我回去再等等看。”

雷刚又去朝霞发廊,发廊老板说,“不要急,说不定绑匪拿不到钱就会放人的。”

18日上午7时,雷刚再次接到绑匪索要5000元钱的电话,因雷刚说拿不出那么多钱,对方后来让他“先汇几百元”。他再次去派出所报案,警察立案,并安排雷刚答应绑匪要求,于当天下午5时给绑匪汇300元,“警察说,只要他们敢去取钱,就有线索抓到他们。”

在住处焦急等待的雷刚,却在18日下午6时,接到王琴从发廊里打来的电话,“她让我去接她。”

雷刚介绍,当他赶到发廊看到王琴的样子,“一下子就呆了”,王琴脸部左右两边分别有三四个黑洞,“她说是被绑匪用蚊香烫的”,此外在其肚脐眼处也有一个很大很深的黑圈,“也是被蚊香烫的。身上有无其他伤处,因为来不及细问,就不太清楚了。”

在见面的半个小时里,雷刚才得知王琴被绑架的一些细节。据其转述王琴的介绍,王琴被人绑架至观澜街道旁一个两居室的出租屋后,打开灯发现房内已有两名女孩被绑在一起,坐在地上,随后王琴也被绑那里,并被问及朋友和家里电话,“三个人都被这样要求,每人要给5000元”,绑匪共有4人,操四川方言,并把匕首插在她们的嘴里,在牙齿上面扫来扫去,还不时殴打她们。其中一名女孩家里汇了5000元,这名女孩因此受伤很轻,王琴受伤最重,另外一名女孩也因未汇钱,乳房被烫焦。

“她在发廊里一照镜子,见到自己的样子,当场就晕倒在地上。”雷刚说,他要是能找到绑匪,肯定与他们拼命。

据雷刚介绍,19日晚他去医院探望王琴,但没见到人,他当即前往观澜派出所询问,但被告知:“没事的,在医院里应该没事的,你回去等消息吧。”

昨日下午,雷刚如往常一样来到派出所询问,但均被如上告知。“警察说,朝霞发廊的老板已被刑拘,说一有其他方面的消息,就会立即通知我。”

昨日下午,记者看到雷刚于18日的报警回执,上写“你所报绑架案已登记”。

本报讯(王险峰张馨元李宝军东亚记者曹光宇实习生王春丽)为筹创业资金,竟和女友绑架14岁男孩,12月14日,一逃9年的周广军被警方从石家庄抓回,现已被刑拘。

1996年4月17日,南关区公安分局接到报案:14岁男孩李方(化名)被绑架并勒索其父亲50万元。4月19日,警方获悉:李方已从绑匪手中逃出。据李方讲,他在放学回家时,遇到了经常在一起打台球的周广军,周叫他一起去玩台球,并要李方先跟他回家一趟,李方到周家后,周广军与女友将李方绑起来,塞进了一个箱子,随后向李方父亲勒索50万元。4月19日,李方趁周广军没在逃出。警方到达时,周广军已逃走。

9年过去了,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周广军的抓捕。2001年,周广军被列为网上通缉逃犯。今年12月10日,侦查员获悉,周广军可能已躲藏到石家庄市。

12月11日,侦查员赶赴石家庄市开展工作,经查,一名叫“周浩”的人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尽管“周浩”与10年前周广军的照片差异很大,但“周浩”手持的身份证出生年月日竟和周广军的一样。民警对“周浩”进行抓捕。经审,这个“周浩”就是潜逃9年的周广军。

周广军,吉林省伊通县人,和女友赵某同是长春某大学学生,后因周广军经常逃课被学校开除。之后一心想做买卖的周广军为了弄到本钱,于1996年4月17日,将李方骗到家里并勒索50万元。

1996年4月19日,周广军与女友发现被害人逃走后,连夜逃到哈尔滨市,在那里,他们开了一家饭店,还生了孩子。2000年的一天,周广军回到家里,竟撞见女友正与一名男子在屋里鬼混,便一赌气离开了女友和孩子,跑到石家庄市落脚,改名周浩。现周广军已被刑拘。

本报讯昨日下午,南京交通医院针灸科里来了一对新婚夫妇,新娘对医生称,丈夫不知从何时起突然喜欢上了数红绿灯,不数的话,他就很紧张,有时夜里都要出来数。

据新娘称,丈夫是南京某大学社会学系的硕士生,在华侨路的一家大公司任主管。半月前,丈夫单位出台了裁人计划,丈夫不属于被裁范畴,可第二天丈夫表现得很异常,但很快平静下来,后来丈夫每天要从丹凤街的住处徒步跑到华侨路上班,晚上回家告诉她一路上总共有10个红绿灯。4天前,新郎与新娘举行结婚仪式,上午丈夫徒步数了一遍红绿灯,下午又数了一遍,傍晚陪客人吃酒时,丈夫再次跑出来,一路数红绿灯,害得客人四处找新郎。大喜之日深夜2时左右,丈夫一觉醒来,硬是拉着妻子与他徒步数了一遍红绿灯。后来新娘怀疑丈夫患了精神病,带着丈夫前往脑科医院诊断,结果一切正常。

交通医院医生怀疑新郎患上了强迫思维症,这种症状通常高学历者会有,必须去进行心理治疗。(作者潘瑞锴)

近日,本报收到一封群众来信称:盐城市盐都区郭猛镇卫生院院长蒋仁贵设宴款待宾客时,副院长郭某因饮酒过度不治身亡。事后,蒋院长自掏腰包8万元,医院再出5万元了结此事。一时间,小镇因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医院因何原因掏钱了结?昨日,记者就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12月20日,本报收到一封署名的“求教”信,信中写道:盐城市盐都区郭猛镇卫生院院长蒋仁贵的婶婶除灵,蒋院长便在镇上大摆宴席,酬谢各方来宾。副院长郭某因饮酒过量,回到家中于八时左右不治身亡。因怕死者家属闹事,经协商由蒋院长赔偿人民币八万元,由郭猛镇卫生院赔偿人民币五万元。笔者信中求教如下:1、盐城市政府早已在媒体上发布了“在工作日期间禁酒”的《禁酒令》,蒋院长的做法是否符合市政府文件精神?2、蒋院长个人请客死了人,与医院有何瓜葛?3、如今是院长责任制,卫生院是不是就是院长家的私立医院?4、连日来前往观看热闹的普通百姓都喊“死得好,多死几个才好呢。”

为核实来信反映情况是否属实,昨日下午,记者首先电话联系盐都区郭猛镇蒋仁贵院长。可是从下午2点40分到4点之间,记者连续拨打电话,均是忙音。随后,记者欲就群众反映之事致电卫生院的上级部门盐城市盐都区卫生局,就是否已对该情况进行调查做采访,可是直到记者发稿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截止记者发稿时,终于拨通了蒋仁贵院长的办公室电话。蒋院长就此事斩钉截铁地表示,“医院一分钱都没有出。”就为何群众反映医院出钱了结此事一说,蒋院长说,可能是小人所为。随后,记者询问:那按你的意思副院长饮酒过度身亡一事肯定是存在的?蒋院长说,在事发当天晚上7点多钟,宴席就已经结束。郭副院长当时在酒桌上并无醉意,且在回家途中还与医院的几位同事打了招呼。蒋院长还说,后来据郭副院长的妻子介绍,郭在回家后便上楼脱衣服睡觉,可是当9点多她上楼查看时,他已经死去了。

那么,为何未做尸检就火化呢?蒋院长说,是因为郭某的家属不同意。既然没任何鉴定,蒋院长何以自掏8万元的腰包来进行赔偿?蒋说,这并不是赔偿,只是他出于与郭副院长一贯的工作感情,且郭副院长今年才36岁,这笔钱是补助。至于这笔钱双方是如何敲定的,蒋院长表示,是在医院商量好几天才确定了这笔钱的数目。那么,明明是私人之事,为何会选择在医院进行商量,蒋院长说,这与事情没有关系。

中新网12月24日电据东北网-黑龙江晨报报道,针对黑龙江齐齐哈尔无钱农民工王建民死在北京同仁医院之事,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靳国君23日接受采访时称,北京同仁医院的行为违背了职业道德,也触犯了法律。这一事件的发生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说明医疗机构在为人民服务的问题上出了严重偏差,有关部门应及时采取措施,举一反三,全面进行整治。

报道说,靳国君拿出国务院1994年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说,条例的第三条明文规定:医疗机构以救死扶伤,防病治病,为公民的健康服务为宗旨。第三十一条明文规定:医疗机构对危重病人应当立即抢救。靳国君指出,这其中的“应当”二字是法律用语,等同于“必须”,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也不存在商量余地。病人到医院时生命已经十分危险了,医院不给诊治,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应当负法律责任。如果进入司法程序,任何一个公正的法官都应当判处同仁医院违法。

靳国君说,这些年来,救死扶伤的意义在医疗机构中已经淡化了,一切都要向“钱”看了,这是医疗事业商业化、市场化的必然结果,更是一些医疗机构过度商业化、市场化的一个显著标志。

靳国君提出,现在要解决当前的医疗弊病最好的办法就是收支两条线,医院的收入全部上缴。靳国君认为,实践证明,医院自收自支弊病太多,这是导致病人看病难、看病贵的一个根本问题。他并表示,对王建民事件,北京有关部门应当实事求是,“挥泪斩马谡”。(林晓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