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总理库赖等全体内阁成员辞职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39:32

6月13日,央行公开在自己的网站上表示,拟对华安、申银万国两家证券公司给予再贷款支持。

央行当日发出的消息表明其目的:“为支持证券市场稳健发展,推动股权分置问题的解决。”

从5月9日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具体实施以来,整个市场持续低迷,6月6日上证指数甚至跌至998点,创下100个月的新低。

“市场持续低迷而导致经纪业务量小,因配合股权分置改革而停发新股政策,让整个券商行业几乎在国内没有承销业务可做。”中关村证券副总裁谢一平向记者感叹。

最新数据显示,2004年全国券商继续亏损,亏损金额近140亿元。136家券商平均每家亏损近1.04亿元。一位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整个券商亏损的数额大致占中国股市蒸发市值的20%,而中国股市蒸发的市值当在万亿元以上。按照该人士的算法,目前券商整体亏损当在2000亿元以上。而另据《国际金融报》引述国内某著名经济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指出,券商的不良资产规模可能超过2500亿元。

多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央行的再贷款,并不是为了填补证券公司的资金窟窿,而主要是为了解决当前紧迫的现金流问题。“贷款要专款专用,还要受到监督,不能拿新钱填旧账。”一位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据目前了解,央行公开表示注资的证券公司只有银河证券一家。据业内人士估计,囿于股东结构和风险等综合因素,获得汇金公司注资的券商将寥寥无几。相反,再贷款倒会成为各券商选择为自己缓解现金流压力的有效通道。

但谁能在再贷款的争夺中获得这笔“救命”资金,目前仍是市场观望的焦点。

海通证券人士向记者透露,包括海通在内,已有多家券商向证监会递交了再贷款申请。据《财经》披露的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广发证券申请50亿元再贷款,海通证券申请15亿元,东方证券申请12亿元,华西证券申请5亿元。

目前市场传闻,央行此次再贷款规模将有600亿甚至上千亿元。但中关村证券副总裁谢一平却认为,由于再贷款的操作过程远非外界想象的简单,实际能获得再贷款的数额将远远小于市场传闻。

据了解,此次对券商再贷款的程序大致是,由各券商根据自己的资金用途和经营状况向证监会申报,证监会根据对券商的掌握情况有选择地向央行推荐再贷款券商,但这个过程的先决条件是券商没有挪用客户保证金,没有国债欠库现象。

“而央行的贷款条件与一般的贷款条件无二。”央行根据证监会的推荐,具备相应贷款金额的抵押物和担保之后,方可进行贷款。

“这期间证监会也是担保方之一,”一位券商人士表示,“按照上述条件,能够达到标准的没有几家。”

该人士解释说,仅在获得证监会推荐上,不挪用客户保证金和国债不欠库就很少有券商能够达到标准。而贷款担保更是无从谈起,券商股东们在券商出资上就已赔本不少,怎么会拿出数亿资产为券商抵押。

市场目前传闻申银万国申请再贷款额为15亿元,华安证券则为10亿左右。不过据接近华安证券的人士透露,华安证券根据自己的亏损额实际申请的再贷款为11亿元,而央行只给了1亿元-2亿元的贷款额度,且为一年期中期贷款。

长城证券总裁曹大宽日前也向记者透露,该公司已经递交了再贷款申请,但申请的贷款期限均是1-3年的中期贷款。

面对央行的再贷款政策,不同券商表现出不同的心态。国联证券北京投行部副总孙林认为,国联证券并不想从央行那里得到再贷款,目前国联注册资本10亿,净资本有9.7亿元,2004年公司盈利5000万元,“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贷款。”

而光大证券一位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光大证券现在不缺钱,除非利率低到可以套利的程度,光大证券才有可能申请再贷款。

不过,另外一位小型券商的副总语气里却有对再贷款政策可望不可及之感,他抱怨说,在证监会的审核推荐过程中,几个近乎苛刻的条件就把很大一部分券商挡在了门外。此外,在证监会的推荐过程中,被证监会列为12家创新试点的券商将会被优先考虑。但如果严格来分,有哪些券商能够达到标准也不好说,“监管层对券商的分类和推荐没有一个透明的标准。”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记者表示,12家创新试点券商的选定,除由于资质本身不错外,担负起托管问题券商也是它们面临的一个任务。而在托管问题券商的同时就要承担一定的债务负担,再贷款有一定比例的资金是对托管问题券商时用的。

注资和再贷款的政策一出,市场普遍认为监管层显示出了对券商的扶优劣汰倾向。

上述小型券商副总向记者表示,目前的市场环境对券商而言,生存困难很大,资金支持并不会长久解决问题。

他说,券商的业务范围狭窄,仅限于委托理财、经纪业务和承销业务,生存空间非常小。目前机构委托理财由于券商委托理财问题频发,已经造成了恐慌。新的委托理财业务基本没有,但旧的委托资金又已经到期,亏损的资金窟窿在到期日很难弥补。

他坦言,由于股权分置等原因,新股发行基本停滞,承销业务处在空白期。而目前该公司仅做经纪业务,但由于市场行情低迷,交投并不活跃,这惟一的经纪业务也仅有很少的交易量。

此外,监管层目前对券商的监管也非常严厉,近乎苛刻。他对这种监管形象的比喻认为,就好比一个孩子学习不好,家长拼命打骂孩子,但并不考虑造成孩子学习不好的客观原因。

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认为,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的券商可以说是业务渠道发展空间最为狭小的。券商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还是交易的手续费,中国的券商作为投资银行的功能非常弱,投行业务的收入越来越低。

国研中心金融研究所副主任巴曙松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A股经纪业务的手续费收入依然是证券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04年平均每家证券公司达到1.91亿元,对证券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总额的贡献度为70.71%,由于手续费收入主要依靠市场行情的走势,因此对经纪业务的过度依赖使证券公司难以摆脱“靠天吃饭”的窘境。

他分析表示,单一的盈利模式导致系统风险占比居高不下,是证券公司行业危机的重要原因。

加拿大国际金融公司的顾晓雨认为,国外公司可以从事风险投资,可以利用自有的资金进行投资,这都是国内券商在政策上、能力上和资金上不具备的条件。

一位从国外回来的券商人士也告诉记者,国外券商的风险投资业务,是券商盈利的主要来源,这也是目前国外投行盈利的重头。

上述小型券商人士认为,对券商的严格监管等于束缚了券商的手脚,等于堵死了券商创新更多金融产品、拓宽自己盈利模式的渠道。如果市场行情长期不好,证券公司不能在行情恢复中弥补自己的损失,将最终走向死亡。

海通证券一位人士认为,目前上述注资和再贷款政策,表明了监管层落实国九条的行动,体现出了对券商的一种支持,同时也显示了管理层对券商的政策思路:对于合规经营但处于严重亏损,不采取救助措施就没法继续经营的会采用再贷款的形式;对于股权结构单一,风险相对较小但持续下去会出现困难的采用注资形式;另外问题暴露严重,又无法经营的将会采取托管和关闭形式。

6月27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就券商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要“推进行业资源整合,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鼓励优质公司做大做强。”

今年5月9日,证监会因亚洲证券违规经营,委托华泰证券托管其证券营业资产。5月27日,北方证券因严重违规经营,证监会决定让东方证券托管其经纪业务及所属证券营业部。6月10日,证监会又宣布五洲与民安两家券商被托管。

上述券商托管均发生在央行做出决定对券商注资和再贷款的前后。魏冬直言,管理层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淘汰一批券商,扶持一批券商。

从去年至今,相继有南方、汉唐、德恒、恒信、中富、闽发、大鹏、北方等多家券商被托管,又有佳木斯、鞍山、大连等多家券商关闭。

中信证券常务董事兼总经理张佑君近日在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投资者交流会上透露,公司在股权分置改革后将会在并购方面有所举动,并称将通过并购扩大中信证券的营业机构。2004年9月,中信证券收购广发证券未果,随后对万通证券、金通证券进行了收购。

而据银河证券内部人士透露,银河证券在汇金公司注资之后,也将会实施收购计划。“最快年内就会收购一家证券公司。”

国联证券孙林表示,现在有的券商确实也想通过并购扩大自己,但要看并购什么样的券商,都是想并购资质好的,有问题的券商,几乎很少有人敢碰。

据悉,北京一家注册资本有十几亿元的证券公司,其大股东正在寻找买家出手,但苦于公司资质问题,一直少有人问津。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该公司资金窟窿至少在20亿元,所以没人敢要,拖到最后或许只有死路一条。

早在2002年,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就预言,3年内中国证券公司将会淘汰一半左右,而再过2年全国将剩下不到20家券商。

魏冬也认为,再贷款的数额从苛刻的条件来看,并不会太大,券商解决自己问题还远远不够,而对该笔资金的监督使用,更决定了券商获得的资金不能滥用。他表示,获贷券商从这次扶持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救急,但从长期看如果想做大做强,还需券商自己努力或取得更大的资金扶持。

长城证券总裁曹大宽表示,这次申请的贷款由于受到监督使用,将不会被允许用于投资和并购,主要是解决中短期的流动资金问题。

昨天收市后,宝钢董秘陈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宝钢的股票有人卖有人买,这是股市很正常的市场反应。”

申银万国(资讯行情论坛)投行总经理秦曦也表示,“宝钢的股票走势总体上和大家对它方案的看法能对应上。这个方案是比较理性的。所以涨了2.86%,这很正常。假如涨停了,反而具有很强的投机性。现在一批短线资金出来了,看好宝钢成长性的长线资金进去了。宝钢的方案可以简单地理解为‘要股票,不派现’,赶在这时买宝钢的,是看好方案的。”

万国测评董事长张长虹一语道破宝钢昨日行情天机:“主要是游资在抛售,获利后转向别的股改热股,同时跟着退出的还有不看好钢铁行业前景的基金。这么大的量,很显然散户是不可能做出来的。”

张长虹说,“市场游动着很多资金,包括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南京大桥南路营业部的敢死队以及一些私募基金等。他们追求10%~20%的利润空间。每当股权分置热点公司完成一个重要步骤之后,比如公布方案或者支付对价,这些资金就会抛售,然后回去寻找开垦下一块与股权分置改革相关的处女地。预计要到年底,股权分置改革的热点过去之后,这些资金才会流回已完成股改的公司。”

此外,当被问及基金是否看好宝钢的方案时,陈缨说,“他们还是比较认可的。”

而据《每日经济新闻》了解,很多基金公司仍在不断与宝钢进行着博弈,要求宝钢再作让步,多送一点。“方案公布前基金的要求是10送3,至少不低于10送2.5,而现在的方案大致等于10送2.38。基金并没有放弃他们的努力,仍在积极与宝钢沟通。”一位在基金公司中人脉颇广的投行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

申万巴黎基金管理公司总裁唐熹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公布的这个方案跟它原有方案比较,确实好了不少。但是,我们正在对这个方案进行评估。据我了解,宝钢的其他基金股东应该也在做类似的事情。我们有一套评估方案,会按照过去的操作来进行,完成评估后就会发给宝钢。这个时间会很短。”

唐熹明坦言,“我们是宝钢的流通股股东,但不是最大的。”至于具体持股数,他没有透露。

著名学者王连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有人提出可能有一股抛售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的力量,限制了宝钢股价应有的升幅。如果有这股力量,不排除这可能是短期炒作、获利就急逃的资金。而我们要看到,同时接盘的则是对宝钢方案认可的投资者。他们认为宝钢是优质公司,仍处于发展时期,股票还是有投资价值的,显示了对整个大市和宝钢未来发展的信心。事实上,我也觉得宝钢是个好公司,经济建设对钢铁的需求在一定时期里还在增加,而且宝钢的管理水平应当说属于上乘。”

王连洲认为,宝钢不妨“利益回吐”多一些,在股权分置改革的对价比例上更加接近市场一步。

他说,“股权分置,使非流通股与流通股处于悬殊不同的入市成本和不同的利益趋向。这么多年的熊市,主要是流通股损失惨烈。应当说流通股为上市公司净资产的提升作出了很大贡献,非流通股以其必要的股改对价向流通股进行‘利益回吐’,在一定的时期换回流通权,是股市正本清源的需要,是股市健康发展大局的需要,即使对价比例达到10∶2.5,国有资产也并没有因此而流失,因为这和发行股票时对国有资产净值增长的贡献还无法相比。股权分置改革要闯关,要加强进度,要建立一个值得投资、值得信赖的市场,非流通股应该在可能的情况下多考虑一点流通股股东的利益,以平衡流通股股东的损失。对于国家机器运转而言,依靠的是国家的税收。只要生产发展了,资产规模没有大的变化,就不会影响国家税收。而且,像宝钢这样的超大盘股,即使减少一些持股比例,国有资产控股的地位也不会轻易动摇。”

王连洲说,非流通股股东应该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局部服从全局。多让一步,换来的是投资者的信心,是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宝钢这样的企业,作为市场的标杆企业,应该为股市信心回归作出实在的贡献。只要市场好了,多“回吐”的利益也许很快就又回来了。

浦钢公司现有厂区位于2010年上海世博会用地范围内,根据上海城市建设规划和世博会建设需要,公司实施整体搬迁改造。在宝山罗泾,浦钢将建设一个现代化新钢厂。NBD

昨天下午,在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公布的报告中,点名了一批部门、单位和公司,被点名的一些部委,相继作出回应。

卫生部:审计报告指出卫生部和北京市所属10家医院自2001年以来,收取药品和医疗器械厂商等支付的各类折扣、回扣等约3亿元。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表示,报告反映了医院在财务管理和药品购销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卫生部正在督促检查各医院落实审计决定。

国家体育总局:审计报告指出,2003年至2004年,国家体育总局决定,由体彩管理中心向所办的两家公司支付体彩发行费,两公司获利高达5.58亿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