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女孩成微软认证工程师 盖茨亲自接见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08:56

据介绍,2003年,国务院就将江苏列为建立重大危险源监控系统的试点省份,省政府之后发文要求安监部门组织开展相关工作,可等到工作人员到各市县、基层单位以及各主要企业进行信息普查,虽然掌握了大量有用的数据,可由于没有资金投入,无法建成信息库,至今都无法录入系统,也就没办法对全省的重大危险源进行申报登记。而在安徽、江西、山东等地区,重大危险源早已登记备案。再者,没有控制指标体系,所谓控制指标就是奖惩制度,省里将各项安全生产指标布置到市县,出现重大安全事故的理所当然要进行处罚,可如果市县任务完成得好,事故、死亡人数有所降低的,应该给予奖励,鼓励他们继续加强安全生产工作,这就需要奖励基金,由于没有资金投入,目前江苏连最基本的该怎样考核、怎样处罚、怎样奖励都没有明确。而周边的安徽省,虽然经济发展程度相对较低,可每年都拿出2000万元作为奖励基金。江苏省安监部门向有关部门申请的奖励基金从当初的2000万元一直降到500万元,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批复。

另外,缺乏重大隐患整改扶持资金,对于重大安全隐患整改,省里应当给予资金扶持,这也就是常说的“钓鱼工程”,省里出点小钱,企业和所在市县出大钱,既能显示出省政府部门对此的重视,又能有效地督促完成隐患整改,安徽省每年就拿出2000万元作为隐患整改的贴息资金,可江苏一分钱投入也没有,就连一些公益性单位如医院、学校、道路以及桥梁等也没有专项的隐患整改资金。

除了必要的资金支持外,记者采访中还发现,省安监部门虽然是一个执法部门,可是一直没有监察大队,而一般市县的安监部门都设有这样的执法机构。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个非常头疼的问题,虽然安全生产有了专门的法律,可没有监察大队该如何处理日常的一些安全生产事故,接到安全生产举报该由谁来进行处理,如果事故单位要求出示执法证件该怎么办,再有市县监察部门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难题该向什么部门反映,这些都是现在就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执法人员还缺乏必要的装备,如仪器仪表、摄录机等,打个比方,执法人员上门执法说一家单位粉尘超标,要求停产整改,可没有仪器检测拿不出书面指数,凭什么要求对方停产整改。

有关专家指出,安全生产事故和死亡人数总量客观上折射出地区的经济发展质量,对经济发展起到反作用,对民间的伤害也是巨大的,导致事故高发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安全生产的控制手段和信息监控手段,如果有了这些手段安全事故将会大幅降低。

就以海事安全为例,江苏目前还没有预测发布海上气象的技术和途径,渔民们靠南的听浙江播报的气象预报,而靠北的则收听青海的预报,如果无法及时的收听到这些气象信息贸然出海,一旦遇到恶劣的天气,很可能带来人员伤亡,如果江苏地区有自己的海洋天气预报,渔民们就能避免这样的灾难。

现在社会上也普遍存在“重事故、轻预防”的错误观点,一旦出现了重大事故后,才会引起相关部门重视,赶紧制定措施,配备相应的设备和人手,其实这是本末倒置的行为,政府部门应当做先前一步考虑,对重大安全隐患随时进行监控,随时整改,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在上海航贸董事长李林海看来,最能体现自由的就是开飞机,“自由得跟鸟一样。”

11月16日,空中客车公司宣称,一名中国客户确认订购了3架空中客车公务机,并将于2006年起开始交付。但是公司方面又表示,客人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

“能有这样出手的神秘客,大概就是李嘉诚之辈的人了。”杨笑侬揣测道。杨笑侬是中国通用航空网的执行总裁,也曾任远大空调集团航空部经理,当时为总裁张跃买进了中国第一架私人飞机。

据了解,这三架A—319空客中的两架采用豪华客舱布局,2006年交付中国用户后,将会被送到位于美国得州达拉斯的联合航空中心进行内饰安装。空中客车中国公司方面也证实,这是迄今为止,空中客车大型公务机首次进入中国市场,同时也是国内首次有私人客户订购空中客车公务机。

“空中客车的价格向来不菲,根据A—319飞机的目录价格,每架都在5540万~6650万美元之间,3架公务机就意味着起码得拿出人民币10亿多元来支付。”杨笑侬说。

而与空中客车激烈竞争的美国波音公司也在今年接到第一份来自中国的私人客户订单,一笔4450万美元的交易。9月12日,波音公司方面宣称,收到了订购“顶级富豪玩具”——私人飞机的中国订单,这架设计原型为波音737-700客机的BBJ(波音公务机)是一架私人用途的喷气式飞机,可以搭载149名乘客。

但波音方面也拒绝透露客户的详细情况。“我们也非常激动,但出于客户的要求,我们不方便提供客户的信息情况。”波音公司公务机总裁史蒂文·希尔说。

据报道,飞机零部件供应商霍尼韦尔的最新预测显示,过去两年来新型商用飞机的全球需求一直不断增长,预计到2006年或2007年创下历史最高点,交货量达到850架左右。

看好中国私人飞机市场的史蒂文·希尔透露,来自中国的订单也使波音的总销售量接近100架,“我们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实现这一目标。”据了解,包括这份订单,波音公务机(BBJ)从1996年项目启动到现在,接到的订单数已经达到98架,其中39%为私人用户。

有研究报告称,中国包括私人飞机在内的通用航空业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未来将形成人民币1万亿元以上的市场容量。

三个月前,亚洲公务机展在上海举行,世界顶级私人飞机生产厂家都曾登陆中国。“当时世界知名的公务机制造商,比如赛斯纳、雷神、达索、湾流以及庞巴迪等,都带了最新型的公务机参展。虽然会展现场并没有获得一份订单,”杨笑侬说,“但这些制造商都乐观地认为,中国将成为21世纪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飞机消费国。”

事实上,制约国内私人飞机发展的,除了经济实力因素,很大程度还由于人们长期以来把私人飞机想象成顶级财富的一个符号。

“舆论动不动就是老板烧钱玩飞机,很容易给扣上为富不仁的帽子。”李林海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自己的低调,他解释是怕高调会引发“仇富心理”。

李林海认为,最能体现自由的就是开飞机,“自由得跟鸟一样,这种感觉只有自己体验了才知道。”而且在李看来,飞机大大提高了办事效率。“我们上次去天目湖开会,全程206公里,我飞了一个小时就到,而我的同事在路上颠簸了三四个小时,还在途中被堵了一小时。”

“现在,私人飞机被看做是奢侈品也很正常,毕竟拥有的还是少数富人。”杨笑侬说。让他最近感觉特别强烈的是,有意购买飞机的人明显多了。

“每天我们要接数不清的咨询电话。”杨笑侬现在经营的通用航空网,主要就是提供购机咨询及帮助办理申请文件等。在刚过去的6天里,就有两个身家过亿的老板向杨详细咨询了购机事宜。“在与他们的接触中,我发现确实是因为客户有实在需求。其中有个老板公司在石家庄,投资业务在长沙,从石家庄到长沙的航班要经过上海,而且对方投资的发电站往往都在郊区,来回折腾很累人,又耽搁时间,他觉得能花个几千万元解决这样的麻烦也是值得的。”

半个月前,沪上台商旺旺集团也以人民币2.02亿元大手笔购进美国湾流G200型行政机。旺旺董事兼副总经理林凤仪表示,由于旺旺在大陆25个省有80家工厂,最远的还包括新疆,“有了自己的飞机不但让出差更方便,节省交通费用,还可以提高办事效率。”

从2000年的营业收入3.25亿美元到2004年的5.24亿美元,对于88%的业务在中国大陆的旺旺来说,“如果不是市场的迅速发展,我们也不会考虑马上买飞机。”林凤仪说。

而同样在大陆经营食品业的统一集团总裁高清愿博士表示,购买飞机要考虑诸多的维修及停机问题,时下很多的租赁飞机使用起来也还不错。

其实,之前无论是长沙远大还是青岛海尔或者杭州道远,都是挂靠在某些航空集团旗下,它们的飞机也都是委托航空公司维修、管理的,因而在圈内人看来,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私人购买。

但即使这样,李林海要想随心所欲地飞行,依然还不是件很可能的事情。“私人飞机毕竟是在空中运动的交通工具,自由度远远不能与汽车相比。”空军上海基地航管处一位人士对记者说,因为目前国内的空中管制还没有放开,虽然目前国家民航部门对个人飞行活动表示扶持,但客观上仍有不少实际操作中的限制。

这位人士强调,私人飞机升空难的最主要原因在防空问题上。“每次飞行都要报空军审批,手续也不是太简单,无法顾及私人飞机临时、机动性较强的特点。”

尽管私人飞机在国内如此的举步维艰,但并不意味着需求的低迷,业内人士依然非常看好这个市场。近日,正在与美国某航空公司商谈合作制造飞机的温州金州集团副总裁林胜建介绍,他们将可能以3:3:3的比例,联合一家宁波的企业,合作制造运动型私人飞机。

杨笑侬指出,这块市场不可能呈现爆发式发展。在他看来,飞机的产量是非常有限的,不可能进行批量生产。

而飞机无人开的局面更值得担忧,目前中国面临大量专业飞行员的缺口,对飞行员要求更高的私人飞机,很可能陷于找不到人驾驶的尴尬境地。本报记者沈柬贝发自上海

本报综合报道在国际珠宝界“活跃”多年的美国女神偷多丽斯·佩恩再次被送入监狱,现年已75岁高龄的她有着高达50年的偷龄,"偷迹"遍及世界多个国家。

据美联社21日报道,佩恩可以算是一位国际级别的“神偷”,上世纪70年代,她的“事业”遍及法国、希腊、瑞士等世界多个国家,当年珠宝安全联盟察觉到她的不法行为后,曾警告多家珠宝店警惕一名衣着考究、善于言谈的黑人妇女。

每次作案,佩恩都将目标锁定在各个珠宝店内价值不菲的珠宝,她自己都数不清自己的作案次数。尽管她曾无数次被捕,但是被抓后却都能巧妙逃脱,但正是因为屡屡得逞,50年的偷盗生涯铸造了她“神偷”的美誉。

在50年的偷盗生涯中,佩恩形成了她特有的作案习惯,她喜欢单独行动,并常常一身上层社会打扮,在名牌衣裤、高级鞋帽的掩护下,她常常迈着高雅的步子,以异常端庄的形象出现在珠宝店铺售货员面前。

“工作时”她会试戴不同款式的戒指,在售货员的耐心达到极限中获得战利品并将之卖掉。之外,她还会以各种精心伪造的小伎俩来蒙蔽店员,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放松警惕。佩恩被捕后,珠宝安全联盟主席肯尼迪说:“多年来,她总是假装讲各种各样的故事,然后达到她想要达到的目的。常常可以看到佩恩空手进店,但出门时手指上却多了一两个乃至更多价格昂贵戒指的情景。”

据佩恩本人的回忆,1997年2月的一天,她曾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家名为妮梦·玛珂丝高级百货商店作案,当时她要求服务小姐为她试戴一副精美的钻石耳环,过了许久,她表示在午饭后才能决定是否购买。再次回到店里后,她又表示想要试戴钻石戒指,当时的店员琳达为她耐心地挑了几副,在这样的数十次挑选中,趁着琳达不经意间,一颗价值3.6万美元的2.48克拉钻石戒指不见了。除此之外,她还亲口承认了她曾通过伪造医院证明从得克萨斯州联邦监狱成功逃跑。

经历了无数次得逞与脱逃,75岁这年,佩恩终于成了落网之鱼,结束了职业生涯的她目前呆在拉斯维加斯监狱中,花白的头发、干枯的皮肤以及劣质的衣装很难使人再次联系起当年的神偷,在数项指控面前,她被额外赋予了一项新的权利———接受记者的采访,并将多半生的神偷经历公之于众。从她50年漫长的盗窃事业中可以看出,偷盗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已经不仅仅是钱,而成了一种无形的游戏。

接受采访时她感慨地说道:“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真的是很疯狂。”(张霄羽)

昨天早上8时许,武汉市阳光货运有限责任公司的出纳吴某和同事刘某一起,像往常一样坐公司的面包车,来到青年路上的招商银行提款。9时多,她俩带着34万元现金离开银行返回公司。10时左右,两人回到了公司,进了办公楼刚走上楼梯,身后突然窜出几名壮汉,手里都拿着50多厘米长的砍刀。

这几个人拦住两人去路,其中一人快步冲到她们面前,一把抢下走在前面同事刘某手上的拎包,这里面装着她们刚从银行取出的巨款。

此时,吴某立即高声呼喊:“抢劫啦!”夺包男子听到她呼救,一转身,冲着她的右大腿就是一刀。幸好,当时砍中腿部的是刀背,虽然人没受伤,可身上的牛仔裤还是被划出了一道大口子。

这伙人抢到了包,转身快步下楼窜上了楼下的接应车辆,吴、刘两人赶紧边喊边追,但歹徒的车一溜烟地消失在马路上。此时,公司的面包车司机听到两人呼救,马上报警求助。

回忆起上午发生的劫案,常码头439号世通物流院内的旁观者们最大的感受就是太快了。

“整个过程还不到3分钟!”院内另一家货运公司的一名男子介绍,案发时,他正在院子里看报纸,突然听到门口人声鼎沸,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别人扯皮打架,便凑到门口看热闹,到了门口才知道有人被抢了。而这个时候,歹徒早已没有影子了。“那两个女的追出来的时候说,刚被抢,她们就追出来了!歹徒从抢钱到逃跑不到3分钟!”

院门口旁就是一家小卖部,这是距离大门最近的地方,小卖部老板当时正好看到了歹徒的车进出:“真的很快啊!10点多钟的时候,那辆面包车开进去了,好像就一晃眼的功夫,那车又开出来了!然后里面就开始喊抢钱了!面包车开得飞快,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究竟有几个人,更看不清楚那些人的长相。整个过程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白色车头!”

院里的一位搬运工人在案发后,近距离地看到了两名受害人。他向记者回忆说,当时是早上10点多钟,他正在公司大门不远处休息,突然听到公司这边有骚动,也以为是有人打架,马上跑回公司。到了院子大门口时,歹徒的车已经不见踪影了。此时,两个女受害人站在大门口,公司的司机正拿着电话报警。他清晰地看到,其中一女子牛仔裤的右大腿处,有一条很长的划痕。

现场保卫科的一韩姓负责人介绍,院内24小时都有保卫,门卫室也一直有人值班,晚上还有专门的巡逻队巡逻。白天院内还另安排专人负责看场,主要工作是协调车辆进出,维持道路畅通。但昨天上午的劫案发生得太突然了,而且歹徒作案后逃跑太快,确实让人防不胜防。

经过调查,记者了解到,出事的阳光货运全称为武汉市阳光货运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有100多万元。一直以来,公司生意还算不错。

在现场,供职该公司的搬运工人胡师傅介绍说,该公司已经运营4年了,除了周末,基本上每天早上8点多,公司都会派司机驾驶一辆六座白色面包车,送2名女财务人员到银行去取钱,10点多钟就能回来。这笔钱金额较大,基本都是代替运货客户收取的货款,财务人员取回来后,要转交给客户。据胡师傅及其同事介绍,周围不少人都知道公司的这个惯例,可以说公司每天早上提款已是众所周知事。

案发半个小时后,本报记者接到读者报料,迅速赶到了案发现场。此时,现场已经聚集了大量民警。经过现场目击者的指引,记者来到劫案发生时的办公楼,阳光货运就在二楼一间办公室办公。

案件发生后,该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都到公安机关协助办案去了,两名受害人也立即被带走询问,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在院子大门口,除了该企业的保卫部门加强了保卫外,警方也派人加强了警戒,院里院外聚集了不少人在谈论着刚刚发生案件。可是,很少有人完整地目击了整个案发过程。

随后,记者来到硚口区公安分局长丰乡派出所,虽然派出所看起来仍旧很平静,许多办理第二代居民身份证的人还在有条不紊地办理证件,可派出所门口停放的大量警车仍暗示着这里发生了大事。不少便衣民警进进出出,车来车往的气氛中隐隐透着一丝紧张。

进入派出所,一直上到派出所4楼,发现警方封锁了楼道。据透露,劫案的两名受害人正在4楼办公室接受询问。

本报讯(记者张冲刘丰通讯员夏洪波)昨日上午10时,警方接到一个紧急警情,硚口区常码头阳光货运公司发生一起持刀抢劫案,两名女出纳员刚从银行提取的34万元货款被劫走,数名歹徒随后乘面包车逃走。

报警人李某是受害单位阳光货运公司的司机,据他介绍,昨日上午,他与公司两名女出纳员一起到青年路招商银行提取货款,两名女出纳员提出34万元货款后,回到位于硚口区常码头439号的世通物流院内。

当时司机李某正在停车,两名女出纳员携带货款已走进办公楼内,突然,停在院内的一辆白色面包车上冲出数人,持刀冲进楼内,威逼2名女出纳员,抢走34万元货款后乘车逃走。

两名女出纳员曾试图反抗,但出纳员吴某当场被歹徒划伤。歹徒逃跑时,两名女出纳员曾拼命追赶并大喊“有人抢劫”。司机李某见状急忙拨打110报警。

警方接到报警后,立即调集20余台巡逻车布网搜捕嫌疑面包车。同时,所有进出武汉的治安检查站也收到指令,盘查可疑车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