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明显减缓 罗奇称中国明年GDP增速降至6.7%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11:21

最近,清新县太平镇一大型猪场的女工匿名向媒体写信投诉:她们一行20多人在当地一家医院接受乳腺检查时,竟然只有一名男医生在场,而且被要求脱光上衣检查,事后才得知该院根本就没有专用的X光乳腺诊断设备,女工们怀疑是场骗局。

你们好!我们是清新县太平镇××猪场的打工仔,今天希望能借贵报一角报道一些真实情况,还我们一个公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公司为了员工们的身体健康,定于本月(5月)14号,到清新××医院进行体检,检查费为每人50元,其中一项是乳腺检查,医院方面称照X光能查出乳腺疾病。X光检查时,医生要我们一个个脱光上身衣服(上身全裸),女工们发现X光机连人影也看不到,那个医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触到我们的乳房。体检后,我们带着疑问回公司,后来经多方面了解,该医院根本上没有检查乳腺的仪器,这样做完全是欺骗我们。

据清远律师界人士透露,在医疗纠纷领域,男医生为女患者诊断疾病所采取的必要操作往往涉及到是否侵犯妇女的隐私权、是否构成事实的性骚扰,这是医生在执业活动中难以界定的尴尬问题。

这位律师还认为,医生在为女患者治疗时应明确告知患者所要检查的敏感部位及注意事项。如果女患者在接受男医生治疗时,认为男医生为自己检查身体不合适,应该要求变更医生。另外,女患者如果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人格尊严和身体权利遭受侵犯,完全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侵权者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近日,根据信中提供的地址,记者前往清新县这家养猪场调查采访。在养猪场值班室,一位已婚女工告诉记者,5月14日,养猪场组织20多名女工到太平镇一家医院体检。其中乳腺检查是在一间暗房里,她的确是脱光上衣站在一台机器前检查,很快就检查完了。

记者在她提供的一份《个人健康档案》中X光检查项目中看到写有:“双乳腺无异常”的字样,但就没有医生的签名。记者又采访另一位在宿舍休息的未婚女工,所说情况与值班室女工基本相同。

依照女工们描述的体检情形,她们接受的似乎就是普通的X光检查,医院究竟有没有专用的乳腺诊断设备呢?

记者随即与另一名当地媒体的女记者来到该医院暗访,向门诊的医生询问乳腺检查等事项,该院一位女医务工作者明确告诉记者,这家医院还没有设备做乳腺检查,要检查可到城区的大医院。随后记者找到该医院院长,亮明身份并针对女工投诉一事对院长进行了采访。院长证实该猪场女工曾到该院体检,而用于乳腺检查的乳腺诊断仪(流动式)是几个月前向市区一家大医院临时借来使用的,体检完后就归还了。

对于女工投诉脱光衣服检查乳房之事,这位院长认为,可能女工对医学检查并不了解,如发现女工内衣有金属物,就要脱光上衣检查。院长也承认由一名男医生当班检查乳腺有欠妥当,但就强调该医生当时不可能对女工们有出格的举动:“20多名女工体检时排队等候,如果此时医生有不妥举动,肯定有女工会当场举报。”该负责人再次否认医院对女工的体检有欺诈行为。不过当记者要求采访当天为女工做乳腺检查的男医生时,院长就说这名医生不在医院,已去外地学习了。

这家医院到底是用乳腺诊断仪还是用普通X光机为女工检查乳腺?负责人所提到的那家大医院有没有将乳腺诊断仪借给太平镇这家医院为女工体检过呢?

7月1日,记者专程来到被提到的市区这家大医院求证。结果院方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院共有四台乳腺诊断仪,其中两台已报废。该院康复理疗科一位负责人肯定地说,该院这几年“乳腺诊断仪肯定没有借过出去”。因为这种乳腺诊断仪是台式的,设备笨重且外借须经领导批准。与此同时,她认为普通X光是难以检查乳腺疾病的。

清新县太平镇医院涉嫌违规体检事件发生后,引起清新县卫生局的高度重视,当即成立了调查小组进驻该院,对女工投诉的问题进行了认真严肃的查证。初步认定医院实际上并未使用乳腺诊断仪体检,确认医院安排男医生独自为女工体检属违规行为。

昨天,清新县卫生局负责人向媒体和当地20多家医疗机构通报了事件调查处理结果:对该院院长勒令停职检查,对当事医生予以开除处理。

县卫生局还为此事件召集该院全体医护人员进行职业道德教育,要求全县卫生医疗机构引以为戒,举一反三树立良好的医风医德,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

据悉该县卫生局还责令医院就体检事件登门向女工们进行书面道歉,表示今后坚决杜绝类似违规行为再次发生。

据《医师法》有关规定,“男医生为女患者做检查时,必须有女医护人员在旁”。意即,男医生为女性检查乳腺时,一定要有女医生或女护士陪同。

本报7月12日讯(记者孙晓曼实习生孙晓颖)今天中午,一场雷阵雨偷袭省城,降水量达到20.9毫米,降雨时气温比11时猛降11.5℃,阵风达到8级。

上午10时许,原本晴好的天空逐渐阴云密布。随后,天色越来越黑,伴随着几声响雷和闪电,11点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来,并且越下越大,仿佛憋着劲儿似的,一股脑倾泻下来。路上的行人被这场急雨浇得措手不及,纷纷抱头躲进路边的小店、商场内避雨。12点左右,记者看到,有的路段开始积水成河。在羊头峪西沟,河水暴涨,水流湍急,上面漂浮着许多树枝。这场雷雨忽大忽小,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多,才慢慢停下。下午4点多,太阳重新从云层后露了出来,雨后的省城显得分外清爽宜人。

记者从济南市气象台龟山观测站了解到,这场降雨从上午11时20分持续到下午3时55分,观测到的降水量为209毫米,预计市区内降水量应该更大。平阴和长清的降水量也比较大,分别达到22.0毫米和20.1毫米,济阳、商河和章丘雨下得不大,分别为9.6毫米、1.9毫米和9.0毫米。今天中午11时,市区气温还是30℃,到下午2时气温就下降到了18.5℃,比昨天同期气温下降了13.9℃。

据济南市气象台气象专家解释,今天的雷阵雨是高空低涡后部的横槽转竖,造成强对流天气引起的降水,这种天气在夏季十分常见。明后两天,省城最高气温都为35℃,空气湿度较大,感觉较为闷热。周五(15日)可能又会迎来一场雷阵雨,雷雨时阵风7级,温度22℃—34℃,提醒市民做好防范。

中新网7月13日电涉嫌多起绑架案的张锡铭,今早传出在台中中枪被捕。岛内媒体报道说,岛内治安史上,赎金开价亿元的只有8件,其中3件就是张锡铭干的。

据了解,为了拿到赎款,张锡铭建立“要钱不要命”口碑,只要家属配合,付了钱,他就释放肉票。1995年间首次与他的师父詹龙栏连手犯下绑架泰雅度假村董事陈明干等二人勒索4000万元未果,之后又连续犯下多件绑架案,他的异类做案手法是“只要付钱,就不撕票”。

张锡铭每次犯案,几乎都将人质押至山区长期拘禁;付赎金过程中,均是透过黑道出面与家属周旋,至今未发生撕票案。

2005年传绑架台南县长吴健保、“议员”李全富,勒索3000万元,当事人否认;

2004年南投草屯绑架中兴广播电台DJ洪俊彦,勒索1亿元,肉票脱逃,未得手;

台南市绑架国光、大佳当铺老板郑进富,勒索3000万元,得手1500万元,肉票被警方救出;

台南七股绑架和欣客运少东杨尚书,勒索3600万元,得逞,肉票获释;张锡铭、林国忠等持AK47步枪、手榴弹到国光、大佳当铺开枪及纵火示威,在大寮遇警方围捕,双方驳火3000发,张锡铭脱逃、林国忠就逮;

1996年枪杀台南新营东方酒店董事长林庆益;绑架台南白河陈姓夫妇索价1亿元;

1995年枪杀台南新营军火贩许金德;绑架泰雅渡假村董事长、助理索价2亿元

“一个本科生送快递,你不觉得浪费了自己吗?回来吧,这里很缺本科生!”5月中旬,王立萍给3名同学打电话劝说他们回家乡工作。

王立萍是西北师范大学2004级毕业生,现在是甘肃平凉华亭县一中的政治老师,她的3名同学去了广州、深圳,做接线员、送快递和促销等工作,每月工资在六七百元,有时候甚至3天就换一份工作。

来到华亭县一中后,王立萍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还没上班,她就拿到了5000元的安家费,学校还给她配备了一台一万元的笔记本电脑用于授课。

王海红现在是华亭县西华川高效农业示范园的管理人员,2001年她从甘肃农业大学毕业后去了张掖市,做打字员,后来接到县人事局的通知后回到家乡。

“在农业示范园区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发挥了自己的特长。”王海红说。这个示范园区由华亭县委、县政府出资创办,安置了15名大中专毕业生工作。

为了让年轻人安心创业,县里给15名毕业生每人奖励1000元,园区管委会给他们购买了电脑,并每人每月补助40元伙食费。现在,这15名毕业生每人承包了一到两个大棚,年平均收入在1万元左右。

华亭县县委副书记刘万民介绍说,华亭县教育系统教师数量严重不足,医疗卫生、农业、畜牧等行业也严重缺人。一边是严重缺乏人才,一边是人才大量流失,甚至造成浪费,像王立萍的3名同学一样,甘肃省许多大学毕业生宁可在大城市打工,做一些专业不对口、技术含量很低的工作也不愿回家乡,到基层工作。

刘万民说,华亭县每年有200多人考上大学,但回来的只有20人。每年县里需要80名本科生,但只能招到一半,其中一半本科毕业生是从外地引进的。

为了留住人才,从2001年开始,华亭县就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鼓励支持大中专毕业生到股份制企业、民营企业、乡镇企业和各类示范园区就业,对自愿到乡镇一线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示范园区就业的大中专毕业生一次性奖励1000元;对于紧缺专业高校毕业生志愿到华亭县工作的非本地生源毕业生,除了省里的奖励外,县里奖励5000元;积极推荐特困生就业,每年从全县毕业生中选拔10名特困生到基层服务,由县财政每人每月补助500元;在县直行政、事业单位补充工作人员和选拔后备干部时,优先从在基层一线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中选拔。

自2000年开始,华亭县用于大中专毕业生到基层就业方面的奖励资金达200多万元,近3年来,有60多名在基层一线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被选拔进了县直部门。

华亭县县委书记郭奇若说,“鼓励大中专生到基层就业不仅是安置就业问题,更是经济发展的人才战略问题。”

新华网石家庄7月12日专电(记者杨守勇、董智永)今天,据唐山市“7·12”民警刑讯逼供案发生已经整整三年。随着近日法庭对原唐山市公安局南堡开发区分局局长王建军等人的宣判,终于使这起由7名公安人员炮制的李久明冤狱惊天大案,以正义伸张、冤狱昭雪而告一段落。

原南堡开发区分局局长王建军、副局长杨策因犯有刑讯逼供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市刑警支队一大队原大队长聂晓东、原副大队长张连海、原侦察员宋金全,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卢卫东、原教导员黄国鹏等另外5名涉案民警被判犯刑讯逼供罪,免予刑事处罚。对于蒙冤867天、身心满是伤痕的河北省冀东监狱二支队原政治部主任、二级警督李久明来说,这是一次迟来的公正。

2002年7月12日凌晨2点多,李久明的女友唐小萍打来电话,急切地告诉他:“我姐姐、姐夫被人刺伤了,赶紧找辆车,送他们去医院吧。”两人早就由于李久明不愿离婚而矛盾日深,此时李久明误认为她要骗自己去约会,因此一口拒绝,并挂断电话。

当天夜里,唐小萍的姐夫、冀东监狱一支队干警郭忠孝家中确实遭遇了重大抢劫伤人案,郭忠孝和妻子被蒙面歹徒刺成重伤。随后,公安部门发现了李久明与唐小萍的暧昧关系,及两人屡屡发生矛盾的情况。李久明逐渐进入警方视野,并被定为抢劫杀人嫌疑人。

7月13日上午,李久明被南堡分局几名刑警带走,办案人员当夜从他家中搜出一把钢珠手枪,更加锁定他为重大嫌疑人。事后查明,李久明的职责就是管理枪支。一次看望监狱一位老领导时,这位老领导托他上交那把钢珠枪,而李久明随手将枪放在了家里。但通过这个证据,2002年7月16日,李久明被唐山市公安局南堡分局以涉嫌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刑事拘留。

2002年7月21日至24日,在南堡公安分局办案人员的“全力”审讯下,李久明供认了杀人事实,随后被正式逮捕。2003年6月,唐山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对李久明提起公诉。2003年11月26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李久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附带民事赔偿102976元。李久明提出上诉。

2002年7月21日上午9时,南堡公安分局副局长杨策、刑警大队队长卢卫东来到唐山市第二看守所,第一次提审李久明。李久明事后说:“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一间办公室里,我自认没有犯罪,当天一直到晚上10点我都没有承认。但是,王建军和杨策以及卢卫东、黄国鹏等10多人,把我按坐在地上,4把椅子把我挤在中间,手指、脚趾系上电话线,用老式摇把电话连续电击我。当时,我疼得嗷嗷直叫,办案人员张连海就拿一个墩布堵住我的嘴。”

经受这种非人折磨十几个小时后,李久明终于崩溃了,招供说人是他杀的。7月22日凌晨4点,在持续威胁下,李久明在反复修改多次的口供上签了名。7月23日下午,王建军和杨策再次提审他,李久明回忆说:“到下午3点,那个黑色的电话被摇坏了,他们又找来一个绿色老式电话,可能是线没接好,摇时没有电,我就假装非常痛苦。但不到半小时就被他们发现了。电话修好后,这些人更是变本加厉地折磨我。四天三夜中,我被电击了三十多个小时。”

李久明说,2002年8月26日,分局刑警第三次提审他,这次前后审讯达七天八夜,“在玉田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间审讯室里,王建军等人多次酒后刑讯逼供。有一次灌了我十几瓶矿泉水,灌得耳朵都往外冒水。他们还买来芥末油和辣椒面,用芥末油和辣椒面兑上水灌我;还把芥末油抹在我的眼睛、鼻子里……”据事后有人说,李久明脸、大腿和脚面浮肿,手指上有糊痂,有的手指还往外渗着鲜血,脚趾头缝流着脓,有的脚趾头缝甚至露出白骨。

“一次次受着那种折磨,想死的滋味都有,虽然我也想否认杀人,但最后只要求这种状况能够结束,让我说什么都行。”陷入崩溃的李久明,最终让说什么说什么,让写什么写什么,最终身陷囹圄。

李久明涉嫌杀人的证据链存在着严重不足,辩护律师李树亭说,郭忠孝夫妇的陈述认为凶手是李久明,纯粹出于猜测,而不是目击。但是,公安人员却依据二人的猜测,对李久明进行了刑讯逼供和诱供,使他被迫承认有罪。

李久明蒙冤后,有人把消息告诉了正在中国政法大学进修的纪桂林,纪与李久明20年前曾是滦县师范的校友,后来又同在冀东监狱工作过。听到案情介绍后,纪桂林受李久明妻子委托,开始在北京给李久明找律师,律师朱爱民听说后,同意义务代理官司。2002年9月23日,朱爱民会见李久明后告诉纪桂林,李久明遭受了严重的刑讯逼供。纪桂林由此把他对此案的种种疑问写成材料,四处奔波。

2004年8月17日晚,一个不期而至的电话给纪桂林带来了巨大惊喜。电话中的人告诉他:“纪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真正的凶手已被温州警方抓获并判处死刑,姓蔡。”纪桂林差点儿喜极而泣。

原来,2004年6月初,家住离冀东监狱不远的唐山市乐亭县、曾屡屡抢劫、强奸和杀人的蔡明新,在温州某看守所被看押期间,一次在看电视警匪片时吹牛说:“太笨啦,我过去收拾一个男人的时候,几拳就把他打趴下了,从四楼光着脚丫子跳下来。”狱侦干警据此,把他在冀东监狱家属区犯下的重案审了出来。2004年6月8日,温州警方将《协查通报》发到唐山,请求协助核查。

接到温州警方发来的《协查通报》后,王建军和杨策等人6月10日赶到温州,对蔡明新进行了提审。但是,二人却是悄悄去悄悄回。之后,唐山市公检法三方组成调查组再次悄然开赴温州,分别进入温州公检法系统,提阅蔡明新案卷。由于蔡明新是在最后时刻供出新案情的,在温州中院掌握的案卷中,就没有其在冀东监狱家属区作案的任何记录,调查组也未发现这种情况,于是,这个“天大秘密”就被刻意隐瞒了下来。

接到电话的第二天,纪桂林和律师李树亭火速飞往温州。在看守所,有关人员仔细翻阅了他们带去的案卷后说:“蔡明新的供述与卷宗记载的情况一致。”他俩还得知,蔡明新被判死刑将要执行。纪桂林庆幸道,如果不是有人在蔡明新执行死刑前打电话通知,事态真不知如何发展了。他俩迅速写出情况反映,传真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刀下留人”,重新调查。

2004年8月29日,纪桂林带着写好的材料,找到了北京著名法学家夏家骏,得知警方个别办案人员明知真凶落网,还要将错就错、徇私枉法、掩盖事实、封锁消息时,这位老人气愤冲天。事件最终引起了中央有关领导的关注。

2004年9月17日,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专案组分别前往温州和唐山调查,案情出现转机。11月26日下午1时,河北省政法委有关负责人宣布,李久明重获自由。11月27日,南堡公安分局局长王建军、副局长杨策和刑警大队长卢卫东3人,被宣布停职审查。12月7日,由河北省、沧州市、河间市三级检察机关组建的专案组进驻唐山,开始调查制造冤假错案的有关人员。12月15日,王建军、杨策和卢卫东等12人被专案组刑事拘留。

2005年1月,在法庭上,张连海、宋金全、卢卫东、黄国鹏四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