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是怎样扭曲女大学生卖淫镜像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40:34

“为了这个家,我是一忍再忍。可他太过分了,竟带着情人和在外面生的孩子回家住,心情稍微不好就打我。”昨天中午,记者在即墨一家小旅馆里见到了被打得满脸伤痕的王女士,她正在给19岁的儿子泡方便面吃。

王女士痛苦地告诉记者,前天中午,她接到丈夫隋某的电话,说让她到酒店吃饭。可王女士刚走进酒店大门,满身酒气的隋某就冲了上来,摁住她就是一顿暴打,还边打边骂。王女士的儿子知道母亲被打了,急忙赶到酒店,将遍体鳞伤的王女士送到即墨人民医院。就在医护人员给王女士包扎伤口时,隋某竟然追到医院接着打。多亏几名市民看不过眼,上前阻拦,王女士才没有伤上加伤。不光王女士挨了打,他们上高中的儿子找隋某询问此事,也被隋某打了一顿。

“你丈夫为什么会打你,还打得这么狠?”王女士回答说,平时只要隋某不顺心就拿她出气。为了保全这个家庭,她没敢给外人说。

说起往事,王女士满腹辛酸。她和隋某已经结婚20年了,刚开始感情很好,夫妻俩在即墨副食品批发市场做生意,小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可赚了点钱以后,隋某开始游手好闲。1999年初,隋某竟然带着一个陌生女子回到家。王女士问是怎么回事,随后隋某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暴打,还警告王女士别多管闲事。后来,隋某和那名女子生下一个孩子。

还有更过分的。王女士说,隋某一没钱了就向王女士要。她不给,隋某就动手打她,直到王女士把钱交出来为止。王女士还告诉记者,隋某带着情人住在家里时,她就要为他们做饭看孩子。隋某还逼王女士洗他和情人的脏衣服。

“既然隋某这样打你,你提出过离婚吗?”“提过,可我一提离婚他就打。”王女士说,这几年她做生意赚了点钱,买了两处房产。为了这些财产,隋某死活不同意离婚。王女士说她想过,只要隋某不打她,就算跟隋某的情人住一起也行。

王女士母子俩被打了以后,吓得不敢回家,躲进了即墨的一家小旅馆里。不知所措的儿子要找父亲算账,可被王女士拦下。无奈之中,王女士拨通了律师的电话。在律师的帮助下,王女士和儿子向即墨警方报案,并准备将这个狠心的丈夫和父亲告上法庭。昨天下午,即墨警方已对此案展开调查。

昨天下午,记者按照王女士提供的手机号码,多次和隋某联系,但始终没有找到隋某。(康晓欢摄影报道)

王女士:我提过,可他不同意。我是东北嫁过来的,在这里也没什么亲人,所以就忍下了。

王女士:孩子恨他爸。他在外地上学,一听说我被打伤了就回家找他爸爸算账,可是他那是他爸爸的对手呀。

中新网2月10日电对于民进党猛批国民党主张统一,马英九承认不排除统一选项,指现在统一的先决条件与情况都不成熟,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国民党更没有“时间表”。

据“中央社”报道,马英九重申,国民党的两岸政策目标是“和平(PEACE)”及“繁荣(PROSPERITY)”,也就是“双P”目标。具体路线不是“急统”,也不是“急独”,而是维持现状,同时促进两岸交流,增进彼此了解。

马英九强调,国民党主张两岸交流,进行三通,完全是反映了商人的心声,希望台湾商人能赚更多的钱。

近日,上海女作家任晓雯指责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金元浦抄袭自己的硕士论文,称金元浦在其主持的“文化研究网”上发布的《解码〈大话西游〉》一文,有将近一半篇幅与自己的硕士论文《〈大话西游〉与“文革后一代”的主体性建构》雷同。今天,金元浦向记者表示,自己最近无暇就此事接受采访,但“很多事情跟事实相差太远”。而任晓雯也称,会考虑诉诸法律解决此事。

任晓雯200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大话西游〉与“文革后一代”的主体性建构》是她的硕士论文。“2004年,我曾打算考北大或者人大的博士,经人介绍和金元浦有了一次会面。”任晓雯说,“随后,我把自己的硕士论文发给了金元浦。”

最近,任晓雯突然发现,一篇名为《解码〈大话西游〉》的文章在结构、观点和论述上都与自己的硕士论文极为相似。这篇文章发表在“文化研究网”(http://www.culstuies.com)上,署名是金元浦。

任晓雯表示,《解码〈大话西游〉》一文中有大段文字,都是原封不动地照搬了自己的文章。任晓雯以自己文章中的一段举例:

“这段台词在电影里一共出现了两次,第一次前文中已经提及,是至尊宝用来对紫霞说谎用的(多了一句:‘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它传递出的是逻辑上应该是喜剧可情感上却又是悲剧的双重效果。但是,第二次却完全是悲剧性的,至尊宝跪在地上,手托那个紧箍圈,喃喃自语了这段话,哀怨的音乐再次响起,过往的经历流过至尊宝的心底同时也流过所有观众的心底,这时一阵寒风吹过,至尊宝将紧箍圈高举过头顶,闭眼,缓缓把它戴向头顶……‘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可以说,这段出自菩提与至尊宝的对话是惟一能够和“爱你一万年”的引用媲美的经典台词。“……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咋一看,在这种缺乏指向、扭曲逻辑的对话中,行为背后某种深层次的东西被轻轻松松解构掉了。不需要理由、不需要意义,行为本身作为一个没有前因后果的存在凸显了出来。”

任晓雯在金元浦的文章中找出了这么一段,她认为这是抄袭了自己的原文。

“这段台词在电影里一共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至尊宝用来对紫霞说谎用的,它的效应是半真半假,喜剧中含有悲剧的。但第二次却完全是悲剧的,至尊宝跪在地上,手托紧箍圈,喃喃自语,悲伤的音乐再次响起,过往的经历流过至尊宝的心底,同时也感动了所有观众的心。至尊宝将紧箍圈高举过头顶,闭上双眼,缓缓把它戴向头顶。‘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可以说,这段出自菩提与至尊宝的对话是惟一能够和“爱你一万年”的引用媲美的经典台词。“……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乍一看,这是一种缺乏指向、扭曲逻辑的对话,实际上行为背后的某种深层次的东西已被轻轻松松解构掉了。不需要理由、不需要意义,行为本身作为一个没有前因后果的存在凸显了出来。”

“类似这种情况有13处之多,”任晓雯说,“后来,我整理了一下,两篇论文相同段落约4000字,另有约2000字的段落内容相似。”

事情缘起于1月19日。当日,有媒体报道任晓雯指责金元浦抄袭自己的论文。1月20日,金元浦正式书面回应此事,认为任晓雯的行为属于“恶意炒作”,对此他表示极大愤慨。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金元浦称自己曾于2002年发表《解码〈大话西游〉》课堂讨论稿,任晓雯在2003年的硕士论文中多处引用或袭用课堂讨论稿中的内容,但并未作任何注释说明。由其学生整理并传到网上的《解码〈大话西游〉》资料中也明确提及部分观点出自任晓雯论文,并有注释与参考资料目录,但由于学生做的资料整理稿所采用的word文档脚注格式与网页文本格式不同,故在该资料的上传过程中删去。

任晓雯告诉记者,文化研究网站的3个编辑吴庆俊、赵毅、曾繁文曾给她发邮件,说是他们的失误才造成这样的结果,不存在谁抄袭谁的问题。“关于署名问题,我们整理的稿子采用了原署名方式‘主持人金元浦’,但因为考虑到参加讨论的学生越来越多,不便一一署名。但是,原文有一个注释说明,表明整理稿是集体讨论的内容。”

至于为什么没有提及任晓雯的论文,网站编辑的解释是,“课堂笔记原稿中,金教授多次提到任晓雯及其他同学的观点。因为篇幅关系,我们在整理时做了删节,只保留了任晓雯的名字。”

任晓雯认为,金元浦指责自己抄袭在前无根无据,不过是为推卸责任。“春节前一周,金的一个学生以个人名义找到我,说目前金老师也很难过,请我不要再搞下去了。”任晓雯说,“我告诉他,我希望金老师能够向我公开解释或者道歉。随后,我拒绝了他电话道歉的提议,这事也就再没有回音了。”

记者致电金元浦,得到的答复是“很多事情跟事实相差太远。随他们去吧,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

学者造假、教授剽窃的事情层出不穷,从汕头大学的胡兴荣到四川大学的丘小庆,再到黄禹锡,这类报道总是不断冲击人们的视觉神经,暂且不论指控者和被指控者之间是是非非的争论,这种事归谁管呢?

首先,造假者所在的高校是否有查假惩假的义务?这似乎还没定论。因被原作者指责严重抄袭,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兴荣主动提出辞职。至于丘小庆造假一事,四川大学也成立调查组调查。然而,这些个案对任晓雯来说,并没有借鉴意义。“我不会想把他怎么怎么样,那是人大校长的事情。”任晓雯说,“我现在只是需要金元浦的一个公开的道歉或者解释。”但是,任晓雯的个人意愿还没有任何要实现的迹象。

任晓雯表示,她自己对现在学术界的一些混乱现象十分不满意,“今天这个抄了你的没人说,渐渐的大家就都不会把这个当回事了。”

任晓雯告诉记者,“现在网络上有些人攻击我,我怀疑是金的学生。他们说我是沽名钓誉,甚至搞人身攻击,完全是文革式的方式。我不想攻击谁,我只是觉得这样的事应该有人站出来说话,给那些剽窃别人成果还完全不当回事情的人一个警示。”她说:“目前学术制度不完善,我现在所能做的就只能是把事情说出来,让大家知道是怎么回事。”

其次,原作者诉诸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是第二条途径。而这似乎并不是任晓雯解决此事的上上选。“我把这件事说出来,是因为:第一,他侵犯了我的权利;第二,要给剽窃别人成果的人警示。每个被侵害的人要是都可以说出来,那依靠舆论的作用,学术圈的氛围可能会净化一些。”

当记者问到她为什么不选择诉诸法律解决此事时,任晓雯说:“以后怎么办,我现在也没有完全想好,其实我一直就是在等金的一个公开的道歉。”

由于金元浦现在一直也没有再做公开回应,任晓雯表示不排除运用法律手段,但要咨询律师后方能决定。“我现在想主要有两点,一是他侵犯我的著作权,二是他还无中生有地说我抄袭他。”本报北京2月8日电本报记者李丽实习生车辉

中新网2月10日电中国卫生部今天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关于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费用高的问题,今天有一个结论,由于这个事件比较复杂,不便于做更多的评论。这个事件虽没有拿到结果,但是卫生部一定会检查,这个事不可能一了了之,一旦有了结果,会及时通报。

毛群安强调,类似这样的事件,再次提醒要加强对医院,特别是对大医院的监管。卫生部在去年开展医院管理年活动的基础上,今年更进一步强化对大型医院的检查,明确提高医院的服务质量,规范职责,对群众反映比较大,医院管理混乱,应该及时纠正。

第二,卫生部要设立专门的监管医院的机构,会同各地,对大型医院进行巡查和评估、治理。再有就是减轻老百姓的医疗负担,医疗检查,评估医生的处方,尽量让医生合理用药等等,这些措施都要进一步加强和不断完善,以减轻老百姓的医疗负担。(据中国网文字直播)

这名36岁男子19岁时就以拳头“出名”,并因此入狱,如今他求职四处碰壁,但仍愿踏实做人

本报讯(见习记者黄玲)“有老板最高出5万月薪请我当‘保镖’,我拒绝了,我现在只想找份正当职业,踏实做人。”2月7日,记者在联英人才华新街市场见到了第四次走进招聘现场的王选(化名),当时他正专注地看着招聘广告。

王选,江北复盛居民,曾因打架伤人被判刑12年,一年后他越狱,几经思考又投案自首,最终改邪归正。

“年轻时,我很喜欢打架,而且出手狠,由此‘道’上的朋友很多。”王选个子不高,左手上有刀伤,属于轻度残疾。说起过去,王选语气显得沉重。

1989年,当时只有19岁的王选,是弹子石一家塑料厂的工人。“那时年轻气盛,很冲动,总爱用拳头解决问题。”王选带着悔意地说。

有一次,王选和朋友出去喝酒吃饭,分坐两个包房。哪知在这个过程中,坐在另一包房的朋友与他人发生冲突,酒还没醒的王选被朋友叫去帮忙,“冲进包房,我拿着啥东西就用啥东西打,一直到打得对方口吐白沫为止。”

事后警方捉住了王选,当时他还涉嫌抢走被打人的皮包。“其实我根本没拿,但为了帮朋友,我承认了。”王选因此被判刑10年。

“第一次进监狱时,我还不到20岁,人根本安静不下来。”王选说,由于一伙朋友中就自己一人进了监狱,所以当时总想找机会逃出去。

一天夜里,王选悄悄拟定了逃跑路线,趁大家熟睡之机,翻墙越狱。王选说,当时头都不敢回地朝前走,但又不敢走得太快,担心被发现。1990年,王选逃到了云南。

“我随便找了份杂工,但仍然喜欢与人打架。我的左手就是和人打架时,被刀砍伤的。”记者看到,王选的左手两手指已不能自由弯曲。在打打杀杀中,王选又度过了2年。

“全国都在通缉我,一见警察就怕,那种日子不好过。”几经思考,一年后,王选主动投案自首,又被加刑3年半。

再次回到监狱时,王选平静了很多。在监狱里,王选完成了初中学业,并在焊管车间锻炼。

“重庆民盟邦交协会,给了我很大帮助。”王选说,民盟人士教育他为人要踏实,凡事要用正当的手段解决,要回归社会重新做人。

王选那原本冲动的性格慢慢改变了,监狱生活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与感悟。

但让王选遗憾的是,父母在其服刑期间去世了。“两位老人在临终时也没有通知我,以后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这个儿子已经学好了。”

由于表现优良,王选被减刑,2002年10月30日提前出狱。家里过去的住房已经倒塌,成了空地,一无所有的王选第一次走进南纪门劳务市场求职。

“我只有初中文化,又有轻微残疾,还是个劳改人员,好一点的工作不敢问。”王选说,即使是这样,招聘人员也多向他投来白眼。

最后,市场上有人叫王选到呼和浩特一砖厂去当打杂工,称“一只手,只要肯干就行”。王选随后到了呼和浩特,但除去最基本的生活费,王选每个月只能领到几十元钱。呆了一年,王选凑齐路费又回到重庆,“回重庆时,我身上只有100多块钱。”

由于长期监狱生活,加上工作辛苦,王选落下了病痛,2003年,他只好投奔在贵州的弟弟治病。病好后,去年,王选再次走进浙江京华劳务市场求职。

“我找最低等的工作。”随后,王选在一家塑料厂找到了开机器的工作,月薪300元,“但那边生活费太高,我虽然努力工作,生活还是成问题。”

去年10月20日,王选又回到重庆,第三次走进招聘求职市场,找到一份在九宫庙杀鱼的工作,月薪400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