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色魔16岁开始作案 侵害8名幼女被判死刑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30:09

王建平说,收购一个欧洲企业本来在哈杉的战略中。2002年,王建平与威尔逊的创始人法斯蒂加里有过一次交谈,后者表示自己即将退休,惟一的女儿又对管理企业没兴趣,所以他想卖掉企业。王当时“可能喝了点儿酒,有些冲动”,就说“那就卖给我吧”。回来后王开始后悔:人家是米兰的顶级鞋厂,给阿玛尼、POLO等品牌做OEM,你凭什么买?

两年后,没有找到合适买家的法斯蒂加里想起了王建平的话,于是对王说:“就卖给你吧。”

王建平认为,对方看中的是哈杉的诚信和比较健全的全球销售网络。对于收购价,王建平不愿意透露,但他说,现在到意大利收购一个类似威尔逊规模(20多名员工)的工厂,要在150万欧元左右。

王建平说,尽管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磨合,但是威尔逊带给哈杉的技术资源非常强大,使哈杉逐步脱离拷贝意大利、土耳其同行的产品。同时,威尔逊的自有品牌在欧美都销得不错,“哈杉的子品牌都这么好,我们的主品牌该有多么好?”

对于即将到来的欧盟反倾销调查,王建平毫不担心。“威尔逊是意大利国际制鞋协会理事,欧盟制鞋联合会理事,这就决定了哈杉已经不是中国同行这一堆,而是欧洲这一堆里的。”

而温州业内对哈杉的收购反应平淡,一些自身认为对国际市场较了解的企业家表示未曾听到过威尔逊公司的名字。

“我们还没有完全脱离国内同行的追逐,但我们想越快越好。这个环境,我们只能这么选择。”王建平说。

就在哈杉收购威尔逊后不久,2004年9月16日晚7时许(西班牙当地时间),西班牙东南部的小城埃尔切(ELCHE)被大火点亮,并且迅速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来自温州青田县的鞋类批发商陈九松7个集装箱的鞋被埃尔切当地骚乱分子烧毁,价值约1000万元。

陈1997年到达欧洲,2002年在埃尔切成立了公司,批发来自中国的鞋产品。据报道,事发前两天,已经出现了煽动埃尔切市民参加针对中国鞋游行的标语。因此,“当地大多数华商都关了门。”余进华说。吉尔达公司2004年8月27日在埃尔切开了一家店铺。

陈九松也关了门。不巧的是,正好一辆装满鞋的集装箱货车到达,陈只得让货车停在仓库门口。骚乱者找到了发泄口,他们烧掉了集装箱里的鞋,进而将陈九松的店面和仓库点燃。

尽管我们的采访对象在这次事件中均未受到损失,但是这把大火却与他们密切相关:肇事者针对的并不是陈九松,而是中国鞋。

余进华2002年第一次到埃尔切,当时温州企业只有三四家,一家卖鞋,其余卖皮件。他说,西班牙是欧洲的重要制鞋基地,而鞋厂大多集中在埃尔切。“不到半年时间,中国鞋就大量过去,出事时达到了70多家。那个市场总共才有100多家。”余进华曾经去看过当地的工厂,“规模很小,一个几百人就了不起了。我了解到我们很有竞争力。”对于烧鞋,余的态度是:“烧鞋是不对的,是对中国人的侮辱。外国商品对中国也有冲击,中国人也把你烧掉了?而我们一定要走品牌之路,不然人家会不断地制造麻烦。”

今年5月,陈国荣随商务部及温州鞋革协会有关人员去了西班牙。“(埃尔切)市场很正常么,没那么悬乎。它还多了知名度,大家都知道有个埃尔切。本来是个县城,出名了现在。”陈国荣认为,当地制鞋产业受到严重打击与中国鞋商没有关系。“我们自己不过去,我们的鞋照样能过去。当时配额还在的时候,我们争取不到,鞋不是照样过去了吗?

“这次我们是去跟西班牙鞋业联合会主席面对面谈。他们实际上也是爱面子,放不下架子,我们自动上门,也是有好处的。他觉得自己是大国、强国,我们是落后的,实际上他们都清楚了,根本没办法跟我们竞争。”

王建平记忆中的埃尔切是这样的:一条大街,前面都是铺面,很大,一两千个平方,后面是工厂。开始,做生意的有中国人,有欧洲人。2000年的时候,有一两家中国贸易商在这里做生意,与当地同行相处得比较融洽,中国人如果没有配额单,到后面去买一张,也卖给你。2004年的时候,这里几乎全部是中国人,全部同质化,开始大出血。起先一双鞋卖9块欧元,然后两块三块。欧洲人起先卖10块20块。中国鞋到了两三块的时候,人家顶不住了。很多就倒闭了。“哈杉在埃尔切没有店铺,”王建平说,“我们是从意大利出发,哈杉是意大利的企业。我就是意大利威尔逊公司的老板。”王是在说,在欧洲,哈杉已经是一家欧洲本土的公司,与国内的“血拼者”拉开了距离。

“人家国民也要养家糊口啊。你增长8%,他们1%都不到。不要把人家堵死了,也要给人家一个空间。”王建平很激动。

目前,哈杉贴牌产量占到总产量的一半,销售额王建平不愿意透露。东艺2004年销售5.2亿元,贴牌占到60%。吉尔达2004年销售6亿元,产品60%外销,贴牌数量较少,自主品牌占到90%以上,但并未进入高端市场。

作为温州鞋企的两大领袖,康奈和奥康贴牌外销比例均不大,奥康大约是20%,康奈副总裁郑莱莉对此的回答是“很少”。两家企业都宣称低于10美元的代工不做,而哈杉和东艺的口气则没有这么强硬。这些企业大多有过拒绝沃尔玛订单的经历(对方开价太低),但显然,在拥有四千多家鞋企的温州,沃尔玛不难找到搭档。

“我们不参与低价竞争。”奥康和康奈的口径完全一致。这两家企业几乎是同时(2000年和2001年)在国外开设专卖店的。奥康是直营,康奈则是选择加盟商。目前,奥康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印尼等地的专卖店已经停止运营(在美国,奥康的两家店开在了纽约的第五大道和十七大道)。“不赚钱,那个市场让你去做的空间很小。”王振滔说,“不能做长期亏损的生意。”他认为,进入国际市场非常重要,前提是你的国家必须强大,富有。“比如印度,软件业发达,但是有几个品牌呢?消费者不会去买印度的品牌,因为它很穷。”同时,还要有专业化的国际管理人才。

在王振滔看来,目前中国鞋业的国际化还停留在产品输出的阶段,并不能够真正称作是“国际化”。“我们必须走捷径,否则我是看不到中国品牌国际化的。”2003年,奥康与意大利顶级品牌GEOX合作:奥康为GEOX代工并提供销售网络,GEOX则为奥康提供技术和国外的销售渠道。在温州鞋业内部,对于王振滔的“双向借道”存有异议:GEOX向奥康借道容易,而奥康向对方借道则要难得多。王振滔承认存在这个问题:“奥康在国内是名牌,但在国外还不被认可。GEOX在60多个国家有销售网络。去年GEOX为我们介绍18个国家进去,但我们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给你,不一定撑得起来。”王对合作的利弊看得很清楚:利,奥康通过合作提升了整体形象:奥康为它贴牌,说明意大利名牌都是奥康生产的;再有就是得到信息及时,真正跟欧洲同步。而弊在于,比如开发,都要按照GEOX的意愿做,如果有一天合作到期了,“我们的损失就很大。再有,中国市场我们给它打开,牌子是它的,有一天不做了,市场还是它的。合作没有永久的。我也在摸索,如果是合资就可以避免这样的问题。”

“中国再继续发展20年、30年,品牌进入世界完全有可能,我百分之百可以看到。当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世界级品牌。”王振滔说。

王的观点与郑莱莉相似。与奥康不同,康奈迄今在意大利、西班牙、美国等国家已开有90家国际专卖店,且都“经营良好”。对于康奈“叫好不叫座”的评论,郑的回答是:康奈的店都是经销商在做,如果不赚钱,他们早关掉了。或许,康奈的这种加盟办法解决了国际化人才短缺的问题。

“2010年以前,康奈要在全世界开2000个专卖点、专卖厅或专卖柜。”郑莱莉说。而来自康奈老总郑秀康的说法则是“1000个”。这个直接领导新成立的“海外发展部”的女儿显得比父亲激进。“我们刚在法国市场上做了调查,”郑说,“确实,中国品牌在国外,被人看作是中低档,更多是低档,批发的价位只有几美元。法国人认为自己的店里不应该卖这种东西,马上拒绝。”郑莱莉去跟他们交谈,把康奈的设想、公司的情况说给他们听,把康奈的产品拿给他们看。“他们马上改变了态度:以前不知道中国也能做出这么好的鞋。前后不过十几分钟。我们觉得信心比较足。”

“康奈成为世界品牌,我想应该看得到的,因为我才30岁。我相信中国的品牌十年二十年之内会在世界上闯出一片天地来,但是像耐克、阿迪达斯那样,不管是在发达国家还是不发达国家都做得那么好,也许还要很长时间。我想在一些国家我们可以先进去。”

从东艺、哈杉、吉尔达到奥康、康奈,温州鞋商们依然拼杀在从波罗地海之北到地中海之南的国际战场,他们中的一些,更是用许多不可预知的代价,换取着他们心目中的美好将来。

本周手机市场最引人注目的算是诺基亚行货6681跌破4000元大关,这款手机最大的卖点就是快速实现拍照打印,另外一款NECN738也大降400元,N738外观也是中规中矩,比较有金属质感,三星300万像素拍照强记M339本周狂降750元,但降后5650元的报价还是会吓跑不少人的。本周高端智能手机(专区)也是动作不断,诺基亚7710颓势难以阻挡,目前已经掉到4620元的水平,相信不少当初为了它倾尽全部的fans会伤心一场,最后就是在智能手机市场屹立不倒的老将索爱的P910,上市8000元的报价到现在的5500元,不过索爱的坚挺价格也是同行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好了下面就进入我们精彩的一周行情回顾。

最近,诺基亚方面价格真的是太多了,倾城系列全降,而且7270(机型介绍报价热评)居然还跌破3K,6260(机型介绍报价热评)小小浮动,目前报价2600元。至此,编辑得到消息,诺基亚7710(机型介绍报价热评)价格也要有大幅度调整,居然要从4900多元降到4200多元,不过,到现在编辑还没有看到那个商家报出这个价格,相信如果等到下周,可能会有新价格出现。

除了以上几款机型外,对于6681这次降价,编辑并不意外。这款诺基亚基于Symbian操作系统S60平台的手机整体功能还是不错的,它采用26万色176*208像素的TFT屏幕,机身拥有130万像素摄像头及补光灯,支持有声视频短片的录制,另外,还支持蓝牙、支持RS-MMC卡扩充和支持USB2.0连接打印机直接打印图片,影音功能及处理相当强大。目前,跌到3900多元的价格还算不错,有兴趣的诺记FANS不妨考虑哦。

昨日,在11家明确提出收购意向的企业之外,又出现的“示好”企业中包括了彩电巨头康佳。康佳投资发展部总监肖庆昨天向本报记者承认,与科龙有过接触,“但‘有意’(接盘)谈不上,反正我们关注机会。”

对此,一位科龙中高层人士认为,证监会尚未给顾雏军下最终的论结,且科龙控股权目前仍在顾手里,而顾现在又已经被拘留了,所以,科龙将花落谁家目前还很难说。

不过,科龙某债权银行的有关负责人则认为:“顾雏军持有的科龙26.43%的股权,被强制拍卖是必然的。”他透露,初步的候选名单可能下周出来,然后这些有意接盘科龙的企业会通过法院拍卖的程序,最终角逐产生出新的科龙大股东,“8月20日前应该会有结果。”

一位科龙中层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公司内部正在为恢复生产而努力。目前,科龙生产车间、销售等各部门都在对人员进行摸底,补齐人员。与此同时,科龙也与一些核心的经销商、供应商进行沟通,希望资金方面能够融通,毕竟9月份马上就要进入2006年冷冻年度。

广东一位经销商已经接到科龙广东公司下周约见的邀请。据这位经销商透露,科龙广东分公司的总经理已经换人,黄新华回总部去了,由威力空调原老总王国武来接替。而王国武是在威力被科龙收购后进入科龙的。

但这位经销商坦言:“这种状况谁敢打款?除非有银行愿意像以前那样,实行经销商、银行、科龙的三方承兑的做法,关键是银行。”

一度停顿的机器,欲重新发动最需要的就是燃料油。可是,债权银行也在观望,希望科龙新股东入主后,才予以融资。

而科龙已经理出了新的思路——外销拉动内销。因为即使在科龙、顾雏军出事以来的这段日子,科龙的外销生产仍没有完全中断。“8月份,国际营销那边会有一些回款,”一位科龙内部人士如此说,“外销有一些资金,希望慢慢拉动起内销,这样,银行才会有信心。”

现在,科龙的内销、外销统一由原来负责出口的科龙副总裁林澜统管,这也有利于加强科龙内外销业务的联动。

国际著名投行高盛昨日表示看好中国金融体系改革,预计人民币有望在5—10年内成为全球第四大储备货币。

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中国金融改革的推进,人民币在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将日益提高,很有可能在5-10年内成为与美元、欧元、日元并列的四大主要储币之一。

胡祖六对记者表示,成为世界四大储币之一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届时许多亚洲国家都会将人民币纳入自己的外汇储备体系。

这位中国汇率体制改革最早的倡议者告诉早报记者,实现上述目标的前提是中国政府必须培育其货币政策和汇率管理的信誉度,“要让世界相信,人民币及其背后的价格形成机制同其他硬通货一样稳定、值得信赖”。

此前,胡祖六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指出,中国有管理的浮动制度在“内在的灵活”与名义汇率的“基本稳定”之间作了比较好的中和。这种专注于改进已经到位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的运作,较之外界要求的、却难以企及的“完美制度”要明智得多。

胡祖六认为,同样的思路有望在中国即将开展的更为广泛的中期金融改革中得以体现,这一过程需要解决如下几个问题。

首先,应证明人民币真的具有灵活性,以建立新货币制度的可信性。这意味着,除非市场异常动荡,否则中国央行基本上不应主动干预外汇市场。

其次,要建立有竞争的外汇市场。外汇交易应不再局限于几家获得许可的国内银行,应向已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境外金融机构开放,包括银行、保险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公司。更大范围的参与,将提高交易量、流动性,并增强竞争,使即期汇率更好反映基本的供需关系。

第三,加速开放国内利率,发展在岸外汇期货市场,并引入衍生工具,使金融机构和企业可对冲外汇风险。

第四,加速银行业与资本市场改革。汇率制度不能替代高效率国内金融体系的关键角色。管理得当的银行乃至非银行金融机构,能更好应对灵活汇率带来的货币风险,形成金融稳定的基础。

新华网北京8月5日电(记者李惠子)中国文化部游戏产品内容审查委员会5日正式公布第一批适合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产品。《梦幻国度》、《梦幻西游》、《大家来找茬》、《野菜部落》等15款海内外网络游戏榜上有名。

网络游戏在中国迅速发展,成为许多未成年人喜爱的新兴休闲娱乐方式,但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受暴力等不良内容侵害的问题日益突出。为此,政府部门鼓励社会各方面“积极创作、开发和推荐”适合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产品,净化网络文化环境。

今年以来,社会各界向文化部游戏产品审查委员会共推荐网络游戏产品近百款,这次公布的15款网络游戏产品就是从中筛选出来的,包括国内游戏产品11款、海外游戏产品4款。主要内容为角色扮演、休闲、棋牌等3类。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数据,中国网民已达1.03亿,部分网民依赖网络成瘾问题日益显著。

受网络游戏暴力倾向影响,青少年行凶杀人和自杀的案例在中国不断见诸媒体。许多家长指责其为“电子罂粟”,侵蚀着青少年的生活。

资料显示,目前在中国市场销售的网络游戏有大约95%是以暴力和打斗为主要内容的,而且越刺激的游戏,上网参与的人数越多。

据文化部介绍,此次公布适合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产品旨在引导未成年人的网上娱乐活动。在允许孩子适度上网玩游戏的同时,严格限制游戏时间,避免他们沉迷网络游戏。

据悉,文化部游戏产品内容审查委员会将及时跟踪了解第一批网络游戏产品的运行情况,广泛听取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引导网络游戏企业合法有序经营,指导学校、家长帮助未成年人健康娱乐。

科龙董事长顾雏军等几位被拘科龙高管的家属已经接到了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下达的刑事拘留通知书。按照有关规定,顾等人的律师可以申请和当事人见面。据了解,现在顾雏军等被拘押在广东顺德市看守所。目前,顾等聘请的律师已经到达当地。

据知情人透露,7月29日傍晚,顾雏军的手下突然和顾失去联系,其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同时“失踪”的还有科龙其他几位高管。其家属们意识到可能出事了,连夜向有关方面打探情况。第二天,他们被告知:顾雏军等29日被顺德市公安人员带走。7月30日上午,科龙总裁刘从梦紧急召开科龙中高层会议,通报了相关情况。在会议上,科龙内部统一口径,对顾雏军目前处境的描述为“被相关部门控制”。由于法律上并没有“控制”这一专用名词,“被控制”是属于正式拘捕,还是仅仅是被限制人身自由,无法证实。有律师认为,所谓的“控制”包含了两种可能:拘捕和监视居住,其中,监视居住的可能性更大。

8月2日,新华社发布了顾雏军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消息。据《证券市场周刊》了解,顾雏军等人在此前均未聘请代理律师,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前的一个星期里,他们对科龙事件的判断开始转向乐观。原因是:中国证监会查出格林柯尔(资讯行情论坛)几年来累计挪用科龙20多亿元资金,但大多数已经还上,余额约3亿元左右。顾雏军认为这些钱他有能力很快还上,办法是卖掉科龙。在那一星期内,顾主要是和买家谈判,频频和国内大型家电企业密谈,希望既能卖出一个好价钱,又能给科龙找到一个真正的好东家。

但顾在是否放弃控股权上曾一度摇摆不定。在顾雏军给《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电话中,声音哽咽:“科龙是我手中最好的企业,是最有灵魂的一块资产,放弃了科龙,整个格林柯尔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了,就意味着我多年来想做制冷帝国的理想彻底破灭……”

最终,顾雏军还是选择放弃,其持有的股权被包括外资企业在内的十多家企业看好。在顾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前两天。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亲自飞赴科龙,不仅做尽职调查,还拜访当地政府。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