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应聘陪侍女郎被诱拍性爱录像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1:33:55

小利说,她当时不敢吭声,老师也没说话,就是乱摸,十几分钟后她说要回家,老师才把她放下,一句话不说就让她回去了。

该校教导主任胡某称,谢老师平时很关心学生,但如果有事实依据,则非常遗憾。

小鱼父亲阿初称,7月18日,郑校长家人在小利的带领下,来到了他家。对方建议他们不要把事情闹大,可以私下协商解决,给多少钱都行。阿初说,他当场予以拒绝,“女儿的事不是钱能够解决的,一定要讨个公道!”随后学校全权委托教导主任胡老师处理此事,双方约在7月20日中午1时见面。

7月20日记者随同阿初在金桥实验学校门前等胡老师,可对方一直没有出现。下午6时,胡老师给阿初打来电话,要求阿初不要把事情捅到媒体上曝光。

昨日上午9时,记者再次赶到金桥实验学校,该校大门紧锁。该校一份宣传单上介绍,该校是一所民办的全日制中小学,“是一所集教学和科研一体的中英文实验型学校”,有教职工近百人,学生1500多人。

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进入学校,看见学校一侧墙上挂着全校老师照片,郑校长为学校副校长,30多岁,湖北人,谢老师也是30多岁,广东韶关人。此时记者表露身份进行采访,值班人员立刻要求记者离开。

昨日下午4时45分,该校教导主任胡老师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郑校长非常喜欢学生,而告校长和老师性侵犯的女生,在家经常受家人打,受了伤,老师关心一下,看看伤势也没有什么,告校长纯属诬陷。

胡老师反映,事发后,家长则向学校要求赔偿17.3万元,但遭到拒绝。胡老师称,谢老师在学校的为人还是可以的,也很关心学生,经常前往这个学生家里做家长工作。(谢老师)这么关心学生的老师,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不相信,但如果有事实依据,则表示遗憾。

7月20日下午,记者在棠下派出所的拘留告示栏上看见,“嫌疑人谢某某强奸拘留日7月15日延期30天;郑某某猥亵儿童拘留日7月15日延期7天”。现场警员解释,7月15日,嫌疑人郑某某和谢某某分别以涉嫌强制猥亵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两人均已延长拘留期限至30天,目前案件警方仍在调查中。

“她(女儿)还是个孩子啊!你就是再怎么看,都是应该想到去爱护她。哪有一个小学老师对自己的学生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我们的女儿才一米四啊!”

郑校长非常喜欢学生,而告校长和老师性侵犯的女生,在家经常受家人打,受了伤,老师关心一下,看看伤势也没有什么,告校长纯属诬陷。

谢老师这么关心学生的老师,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不相信,但如果有事实依据,则表示遗憾。

7月20日晚,记者在一个小山村里见到了小鱼。小鱼扎着两根麻花辫,比起同龄的孩子略显小巧,瘦瘦的,看上去更像八九岁。她不哭也不闹,在妈妈的带领下来到记者身边,安静地坐下,看着妈妈离开,开始慢慢地向记者述说发生过的事情。在长达3小时的交流中,小鱼一直低着头,直直地望着地面,密密的汗水渗在鼻子和额头上,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小鱼说,在第一次事情之前,谢老师在她心目中是一个好老师,会跟她们一起玩,从来不大声责骂学生。

小鱼称,班上20个男生,20个女生,谢老师平常疼女生,对男生很凶,动不动就罚做俯卧撑。有一次,班上一个女生跟几个男生吵了几句,他一声不响就把那几个男生揪出来面对黑板罚站,还罚抄《小学生守则》50遍。

小鱼称,三月底第一次事情以后,她上课常常走神,特别是上谢老师教的语文课。她一见到谢老师站在讲台上,总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浑身就起鸡皮疙瘩。“我害怕,上课听不进去,也不跟同学们玩了,有时不想回学校了,但还是怕谢老师,他叫我做什么都得做。”

小鱼的一名同学称,小鱼变得有点怪,以前还经常一起玩,后来不玩了,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

小鱼的母亲说,当时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孩子学习不用功,经常不做作业,还不跟家长说。夫妇见孩子学习成绩下降很厉害,就很紧张、着急,忍不住打女儿。小鱼的母亲承认,一个星期通常打一次,有时候两三次。小鱼称,她多次被打后,就想到找老师说,想找老师出面。

小鱼说,第一次事情以后,“我不知道老师做了什么,只是感到洗澡和小便的时候很痛”。整整差不多4个月,她一直感到下身疼痛。直到后来又被校长和谢老师那个以后,痛得受不了才告诉爸爸妈妈的。

小鱼称,她看见爸爸妈妈很着急,妈妈差点哭出来了,走路都比平时快了很多,爸爸很气愤,拉起她马上到派出所报案。小鱼说,她当时问妈妈,“妈妈,这样犯法吗?这样不对吗?”爸爸妈妈说了以后她才知道,原来老师这样是犯法的,很坏。“我现在很怕谢老师,不想再见到他,想他坐牢出不来。”

据小鱼父亲介绍,谢老师是韶关人,今年30多岁,单身一人在广州任教,在家乡有老婆,还有两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小鱼转到金桥实验小学读书才一年,谢老师是同年进校的,他是小鱼在该学校接触的第一个班主任。对郑副校长的情况,他们不太熟悉,只听说其夫人刚生完孩子。

在小鱼父母的心中,谢老师以前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也没觉得他会干出这种事”。小鱼的父亲说,他们夫妻俩在学校附近打工,没时间照看孩子,但又希望孩子能好好学习,就常跟老师联系,还不时请老师到家里吃饭、消夜,“谢老师也好像挺关心小鱼的,来家访不下十次了。”

小鱼父亲说,他得知此事后,真想把那个老师杀了。“她(女儿)还是个孩子啊!”母亲阿丹摇着头说,“你就是再怎么看,都是应该想到去爱护她。哪有一个小学老师对自己的学生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我们的女儿才一米四啊!”

小鱼的父亲阿初说,事发后,他们出门就将孩子锁在家里,不让她出门。报案以后,孩子知道那个事情不好,心理压力比较大,变得丢三落四。女儿以前在家自己煮饭、烧水,他们从来没有担心过,可7月18日那天,女儿开了煤气煮饭居然忘了关,“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直到他们晚上回来,屋子里已有煤气味了。“很危险”。

阿初称,他们见孩子情绪不正常,18日就连夜将孩子送回老家,由母亲陪同。母亲阿丹说,她们回到老家后,孩子的事情没有对任何人讲。孩子换了个环境,情绪好多了,同村的孩子经常过来玩,还觉得女儿是从城里来的,大家玩得很开心。

今年3月底小鱼称当天与母亲发生争吵,当晚睡在班主任谢老师宿舍,谢老师对其进行性侵犯。

今年6月底小鱼同班女生小利称,当天下午放学一个人在教室扫地,谢老师对其进行性侵犯。

7月12日小鱼称,早晨6时许在校门口,副校长郑某某把她叫到校长办公室进行了性侵犯。

7月13日小鱼母亲深夜回家,发现女儿躺在床上表情痛苦,询问得知女儿遭遇。当晚,夫妇俩带小鱼报案,得知缺少证据不能肯定定罪时,有点退缩,带女儿回家,准备考虑后作决定。

7月14日中午,小鱼母亲下班回家,看见情绪异常,询问得知谢老师对女儿“又做了上次的事情”。当天家长报案,谢老师和副校长郑某某被刑拘。

7月18日小鱼父亲称,郑校长家人当天来到了他家,建议不要闹大,私下解决,给多少钱都行。

7月20日小鱼父亲称,当天下午6时,学校教导主任胡某打来电话,要求不要把事情捅到媒体上曝光。

7月21日该校教导主任胡老师接受采访称,郑校长纯属遭诬陷,不相信谢老师会做那样的事情,但如果有事实依据,则表示遗憾。

本报讯(东亚记者王晶摄影李扬)昨日上午,长春市某水果店门前,一张制作精致的“萨达姆”图片海报引来众人围观。记者走进水果店后,惊讶地发现,“萨达姆”竟然端坐在里边,正给顾客称水果。

乍一看,真的以为眼前的中年男子就是“萨达姆”,凌乱的头发,长长的胡须,五官和面部轮廓都与萨达姆极其相似,只是他的眼神里缺少了“萨达姆”那样咄咄逼人的光芒。男子叫赵福来,是这家水果店的店主,今年47岁。当赵福来站起身后,记者发现,他的身高大约在1.70米左右,与萨达姆近1.90米的身高有很大差异。

近年来,当萨达姆的照片频频出现在各媒体,越来越多的人说赵福来长得像萨达姆。据赵福来说,他开水果店后,很多女孩特意跑到店里去看他,他不在就不买水果。赵福来也经常对着镜子看自己,并开始模仿萨达姆留胡子,留头发。头发到肩、续着长胡子的赵福来走在街上,经常引来众人好奇的目光。

前些天,长春市一著名摄影师无意中去店里买东西,看到赵福来的瞬间“啊”地叫出声来,“你坐着的时候太像萨达姆了!”几天后,那位摄影师免费为赵福来拍摄了一张照片,并进行了精心制作。刚开始,赵福来把它贴在玻璃上只是为了好玩,没想到贴出去后,生意出奇地好,很多行人看到海报后,都会情不自禁地走进水果店。

19日22时30分左右,桦南县福山村乡间公路一涵洞处突然发生爆炸。途经此地的桦南镇街里派出所警车车门被炸掉,车内两名警员受伤。案发8小时后,犯罪嫌疑人刘松涛被警方抓获。

19日22时许,桦南镇街里派出所指导员曾劲峰、民警刘青元接到县110指挥中心指令:一男子报警称在梨树乡福山村让人用刀捅伤了。接警后,刘、曾二人开警车赶往福山村。22时21分,当刘、曾二人驾车到达福山村乡间公路一涵洞处时,突然遭遇爆炸,警车门被炸掉,车窗玻璃顿时粉碎。曾劲峰、刘青元受伤,他们强忍巨痛请求县公安局支援。

案件发生之后,桦南县公安局迅速出警,将受伤民警送往医院治疗,同时调集二十多名警力封锁现场,并封锁县城及附近几个村屯的出入口。经过现场勘查,现场遗留部分未爆炸炸药及红白引线和一个手电筒。

警方经过综合分析和听取勘查报告后认为,这是一起有计划、有针对性、动机明显的严重暴力袭警案件,其目的是为了抢枪或者蓄意报复。根据涵洞特殊地理条件以及爆炸现场西北方向48米处有人躲藏、趴卧痕迹来看,犯罪嫌疑人应该是熟悉周围环境的附近村屯的人。根据110接警员反映,报警嫌疑人的声音应是25到35岁青壮年。

20日凌晨2时许,指挥中心通过接警记录查到,6月22日21时30分许,有一名自称孟梁的男子报警,称自己在福山村附近被人打伤,需要救助。当天接警后,指挥中心指令街里派出所出警,由于当时所里警车不在县城,民警打车前往,但福山村没有村民被人打伤。警方分析:两次报案可能是一人所为。

20日凌晨3时许,有两个福山村农民反映,在案发前一两天夜间,曾见到有人背东西在案发地附近出现。有三个福山村和街里正东村农民反映,在近期经常看到一个大约30岁,身高1.70米左右的青年经常出现在街里到福山村的路上。

街里派出所民警反映街里正北村一出租房屋住户居民形迹可疑,该人体貌特征与该案嫌疑人相似。凌晨3时30分许,民警对租房者展开排查,租房人已不在此居住,现在暂住的是租房人的大舅哥,名叫刘松涛,家住柳毛河,无业人员。

警方在刘松涛家里了解情况时,发现在他家台历上清楚地记着一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正是指挥中心的固定电话。4时45分,警方在刘松涛家里的仓房搜出和爆炸现场一样的红白引线。刘松涛的母亲承认,前一段时间刘松涛在家里经常摆弄石灰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5时50分,刘松涛被警方传唤到专案指挥部,从刘松涛的身上搜出一部手机。警方抽调专人开展讯问工作,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刘松涛供认了爆炸袭警的全部犯罪事实。

本报讯(记者刘琳)昨天下午4时20分,19岁的曲美娜把她所有的梦想,永远地留在了北京。离开人世的时候,她的双眼仍没有合上。她再也没有机会告诉我们,来北京时她带着怎样的憧憬;在经历了所有不幸后,她究竟有没有失望……

昨天下午3时,记者来到重症监护病房外,美娜的父亲和同学们都在现场。记者通过监控视频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已经重度昏迷的曲美娜,她的脸上戴着呼吸面罩。美娜的同学们全都哭了,声声呼唤令人为之动容:“娜娜,你要坚持住!你说过等病好了和我们一起回东北,你不能就这样一个人走了……”“娜娜,你能听见爸爸说话吗?能听到就摇摇手。”美娜的父亲强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说。病房中的护士通过麦克风告诉他:“孩子没有反应,听不到说话。”

美娜的主治医生说,曲美娜的各项生命体征十分微弱。“血仍然止不住,我们用了从巴西蝮蛇蛇毒中提取的止血药都无法将血止住,这已是最好的止血药。内脏大出血和腹腔炎症正在威胁着她的生命。”因为美娜的血压不断下降,医生随后关闭了监控视频。

美娜的父亲几度哽咽不语,流着泪说道:“自从她妈妈去世后,我一个人拉扯她长大,如今孩子长大了,可没想到……这孩子坑了我了。”

下午4时许,医院紧急打来电话告知家属:“孩子病危,马上赶到病房。”守在医院门口的曲先生立即跑向了位于5层的重症监护室,然而他还是没能见到女儿最后一面。医生说,医护人员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仍然没有挽留住美娜年轻的生命;下午4时20分,美娜平静地走了。

美娜的父亲听后双手抱头匆匆走出病房,随后走廊的拐角处传来一阵哭泣声,他痛哭失声地说:“她昏迷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小声叫了我一声‘爸爸’……”

下午5时,美娜的父亲匆匆到医院附近的商场,为美娜买了一身漂亮的休闲服。“孩子生前就爱穿休闲服,就让她按自己的心愿走吧。”

5时30分,美娜的父亲为女儿换上了新衣。“娜娜,放心地走吧,不用担心爸爸的后半辈子。”美娜的父亲久久地凝望着女儿依然年轻美丽的脸庞,说什么也不让护工就这样将美娜推入冰冷的冰柜中。目前,美娜的遗体正等待警方尸检。

6月20日晚11时许,在和几位同学吃大排档时,曲美娜因为拒绝几名男青年的骚扰,与同学袁铭一起被对方扎伤。曲美娜身中两刀,伤及肝、肾、十二指肠、小肠及两根肋骨,手术中一侧肾被摘除。

7月14日,当记者亲手扶着美娜的病床将她送入外科病房时,她的脸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华夏经纬网7月23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与日本举行渔权谈判前夕,发生双方舰艇对峙事件。

据台湾“巡防署”表示,昨天下午4时17分接获基隆渔业电台通报,指“名洋号”在钓鱼岛附近海域作业时,遭日本海上保安厅两艘舰艇包围登检,要求收网离开该海域。

“海巡署”随即指派在附近海域执行护渔任务的“谋星舰”,另外再加派10001、10023两艘一百吨级巡防艇赶往处理,并以无线电、卫星电话与“名洋号”设法联系,但均无法取得通联。晚间6时45分,“谋星舰”先抵达现场后,以三百米近距离保护“名洋号”作业安全,日方两艘公务船也在附近约五百公尺互相对峙。直到晚间7时40分“名洋号”收网返航,由“谋星舰”陪同戒护离开状况解除,至于日舰仍在现场监视中。

据台“海巡署”表示,处理类似渔事冲突一向秉持“不冲突、不退让”原则,尽力保护渔民作业安全。“海巡署”要求作业渔船应与“海巡署”保持顺畅通联,以利掌握状况,并呼吁各方在台日渔业谈判前,应保持理性克制,不要引起无谓事端,以利谈判进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