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同床侍夫 女孩报警求助摆脱乱伦关系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3:55:33

孩子们还是慌乱不止,沙宪晶就大声喊:“孩子们,有老师在这儿,千万不要害怕!”她一遍一遍地重复:“听老师说,一定要抓住椅子或者桌子,千万不要动,也别撒手,一动桌子就会翻过来,就会溺水!”她还连续地问:“抓住没有?”学生们说:“抓住了!”

不一会儿,孩子们安静下来了。可是水还在呼呼地上涨,已经没过了站在窗台上的孩子的腰。这时,站在窗台上的孩子喊:“老师,我们抓不住啊!”

沙宪晶几次掉进水里,但她又坚强地再次浮出水面。她蹬上窗台,用力用肘部击碎窗户最顶部的玻璃,然后用手扫掉玻璃碎片。沙宪晶的手、胳膊被玻璃划得鲜血直流,冷水一刺激就钻心地痛。但她已完全顾不上这些,她扶着孩子的手抓住窗框,安慰学生:“一定要抓住,不能松手!”

但是,就在她的侧面,一个体质差的小女孩,手慢慢地松开了,顺着窗户往下滑。沙宪晶立即伸出一条腿,抵住了小女孩的身体。这时,又有一个胖男孩抓不住椅子,向下沉,沙宪晶又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拽住小男孩。足足拽了20分钟后,沙宪晶坚持不住了,拉过两把椅子放在两个胳膊下增加浮力。

可这个小男孩特别胖,还在下沉。沙宪晶就用另外一只脚勾住一把椅子,垫在小男孩的屁股下,小男孩终于浮住了。在她的指挥下,一个学生抓住灯管,另一个学生紧靠墙角。她不断地说:“孩子们,一定要坚持住,救援人员马上就会到的!”“不要嚷,保持体力!”

水开始渐渐消退,沙宪晶却挺不住了,全身抽搐起来,一头栽在窗台边的水里。学生们又把她拉了起来,可沙宪晶已经睁不开眼睛。学生们哭着喊:“沙老师,你醒醒,你睁开眼睛啊!”沙宪晶感觉迷迷糊糊的,有气无力地说:“老师没劲了!”不一会儿,她恍惚看到乡里的干部、家长们进了教室,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中新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今天就日本文部科学相否认“慰安妇”史实言论答记者问时说,日本负责教育的内阁成员公然否认这个丑恶的历史事实,是对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我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有记者问:六月十一日,日本文部科学相中山成彬称,“二战期间并没有随军慰安妇这样的词汇”,“把本来没有的词汇写进教科书是有问题的”。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刘建超还指出,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这是世人皆知的历史事实。

来自外务省的消息称,一股仇视中国的情绪正在外务省高层官员之中蔓延。一名与小泉纯一郎首相关系密切的外务省官员在被问及是否劝说过首相放弃参拜靖国神社时回答说:“这不可能。”他说,外务省官员不应该要求小泉停止参拜靖国神社,他们的工作应该是告诉首相,中国会产生怎样的反应以及如何应对这些反应。

这位官员称,首相从来没有解释过他在想什么,通常只是沉默地点点头。职业外交官应该服从他的决定,而且是默默地服从。外交官们不仅认为参拜是小泉自己的问题,而且他们有一种自卫的本能,即不要惹怒自己的顶头上司。

外务省官员保持低调还有另一个原因,即在小泉政府里,“中国学派”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中国学派”是指那些学过中文后进入外务省的官员,他们在日本的对华外交中扮演着核心角色。现任日本驻华大使阿南惟茂曾经是该学派的领袖,1998年的日中联合声明就是他当年任外务省亚洲事务局局长时起草的。中国方面认为这项联合声明是一份重要的政治文件。

外务省亚洲局如今已更名为亚洲和大洋洲事务局。在阿南惟茂之后,局长一职曾换人担任,2001年9月又更换为田中均(现任副外相)。上述三人都是“中国学派”的成员。不过,由于“中国学派”被指责对朝鲜绑架日本国民一事表现冷淡,现在日本政界对他们的攻击很多。另据外务省官员称,由于小泉政府非常强调与美国的关系,日本的外交政策对中国的考虑就减弱了。

一名属于“中国学派”的高级外交官说:“作为外交家,现在正应该是劝阻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但外务省里竟然没人这么想。”

今年2月,日本和美国把台湾海峡纳入共同防卫目标,这对中国来说是非常敏感的问题。外务省中有这么一种观点,如果“中国学派”的力量没有变弱,如果仇视中国的情绪没有蔓延,那日美共同防卫一事肯定会在外务省引发激烈的辩论,尽管结局可能是一样的。(摘自6月9日日本共同社,原题为“仇华情绪在外务省蔓延”,于乐编译)

新华网莫斯科6月12日电(记者宋世益胡海昕)12日上午,从俄罗斯车臣共和国首府格罗兹尼开往莫斯科的一列旅客快速列车在莫斯科近郊遭遇爆炸装置袭击,导致部分车厢脱轨,至少15人受伤。爆炸被认为是恐怖分子所为。获悉消息后,记者立即驱车赶往事发现场,看到被毁列车和路段的抢修工作正在加紧进行。现场已被警方封锁,记者在离出事列车约50米的地方看到,现场秩序有些混乱。带有联邦安全局、紧急情况部、内务部字样的车辆及消防车、救护车和一些俄媒体的转播车、记者车、私人车辆杂乱无章地停放在一块荒地上。警察排成一行,禁止闲杂人员进入现场。媒体记者们则聚集在一起,交换从不同渠道得到的最新消息。现场叫喊声、汽笛声、马达声不绝于耳。

莫斯科州副州长潘捷列耶夫在现场对媒体记者说,导致列车脱轨的爆炸装置的爆炸当量相当于5公斤梯恩梯炸药。爆炸发生在列车车头抵达爆炸装置安放地点前的一瞬间。所幸的是,这里是一个转弯路段,当时的车速不快,再加上列车司机非常有经验,采取的措施得当,因而没有造成更大的人员伤亡。

记者随后穿过附近的一片密林,设法抵达了列车出事路段,看到出轨列车车头上上有一个爆炸后留下的直径10厘米左右的凹坑,列车车头和第一节车厢脱轨,第2至第6节车厢发生侧翻,车上300多名乘客已被疏散,铁路路基受损严重。据现场抢险的工人说,铁道上一个爆炸后留下的直径约1米、深0.5米的坑已被填平。铁道上,许多身着黄马甲的抢修工人正挥汗如雨地抢修被毁路段。莫斯科时间下午1点30分左右,出事列车的2号车厢已被安放回铁轨上。预计,出事路段将在今天晚些时候恢复通车。

正当记者准备返回莫斯科市时,一队肩扛铁锹等工具的军人进入事发现场参加抢修工作。在现场的铁路两旁,手牵警犬的警察来回巡逻。在进入莫斯科市内的各交通检查站前,警察加紧了对进城车辆的盘查。

统一俄罗斯党议员、俄国家杜马代表古特科夫说,安放在铁道上的爆炸装置是遥控引爆的,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恐怖活动,旨在打击联邦权力机关。据俄官方透露,俄检察机关已将这起事故作为恐怖事件立案调查。目前警方正在搜捕涉嫌参与制造这起爆炸的恐怖分子。

6月10日11时40分左右,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峡山街道华南宾馆突发大火。当地有关部门公布死亡人数为31人,该宾馆的主要负责人林立洲仍在逃。

昨日中午,汕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苏耀光再次来到事故现场。在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华南宾馆前,苏耀光接受了记者采访。苏耀光介绍说,华南宾馆在1994年建成,1996年开始营业,由于当时对消防设施要求不高,致使该宾馆存在消防设施不到位,消防通道没有明显指示牌等问题。“宾馆消防灭火设施都不符合要求,应该说有关部门还是有责任的。”

另据了解,华南宾馆建筑最初是办公楼,1995年该建筑被改为宾馆,并转为私人经营。但改为宾馆后,并未申报建筑消防设备审核验收和消防安全检查。

苏耀光说:“这个宾馆曾因消防设施不符合要求被责令停业整顿,整顿后已符合新的消防规章制度。但他们事后又搞装修,装修的材料是否达标还有待鉴定!”

据广东媒体报道,广东省公安厅表示,这次火灾也暴露出地方一些单位消防安全责任制度不落实、消防管理不到位、国务院与省政府及上级部门部署的人员密集型场所消防安全专项治理工作抓得不实等问题。

据多名幸存的华南宾馆员工透露:“刚开始时,只是看见烟,我们都去救火了。后来,火大起来。我们就救不了了。”华南宾馆的一名厨师告诉记者:“当时我正在厨房里为客人准备午饭,后来听见老板在外面喊‘二楼着火了,大家快去救火啊!’”该厨师向记者反映这名被称为“阿龙”的老板也参与了救火,但后来就不见他的踪影了。

汕头市潮南区消防中队的有关领导向记者透露:“当时着火的时间在11时40分左右,火灾发生35分钟后,我们才接到当地110调度指挥中心转来的报警。据我们了解,刚开始着火的时候,该宾馆的老板没有报警,也没有组织自己的员工报警,直到大火开始蔓延了,他才知道收拾不了。结果,最先报警的还是宾馆四周的群众。”

阿美是华南宾馆二楼KTV包房上班的四川女孩。死里逃生的她向记者介绍:“我们住在宾馆的四楼。起火时我们很多姐妹都在房间里睡觉,客房的服务员根本没有通知我们。还是一个在宾馆外面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的,但当我打开房门时,满楼道里都是烟了。我们很多人都来不急穿衣服就往外逃!”据阿美介绍,当时她们的房间睡着12个女孩,最后逃出6个人。

据了解,在华南宾馆二楼宾馆KTV包房上班的女孩共有100多名,她们多数都在夜间上班,白天则睡在宾馆内。火灾发生时,她们多数人都在房间里睡觉。回想起那惊险的一幕,阿美有些气愤地说:“如果客房的服务员早给我们打个电话,死的人肯定会少很多!”

据了解,大火造成这么多人员死亡也是因为很多住客缺乏消防常识和逃生技能。一名曾进入现场进行清查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火被扑灭后,我们在清查现场时,发现一个房间门是紧闭的,打开一看,房间的窗户也是紧闭的。但地上却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女孩,她们都被房间的烟熏死了。”

据汕头市潮南区消防中队一位消防员介绍:“接到报警后,我们出动了18名警员先赶到现场救火救人。当我们到达现场后,却发现消防栓里的水很少,水压不足,难以满足救火的需要。”

在这些消防官兵赶到现场后,大约过了30多分钟,汕头市的有关领导也赶到了现场。

据了解,最先到达事故现场的汕头市潮南区消防中队并没有云梯车,只有挂钩梯和两节拉梯,这些器材根本够不到趴在四楼窗户上大呼救命的住客;另外,这个中队也没有配备救生垫。

汕头市潮南区消防中队的消防队员小王曾多次冲入火场救人。他介绍说:“我们18个人共分成3组前去灭火。我负责救人,我们到达时,宾馆的火已很大了。当时,里面都是黑烟,我和两名队员戴着呼吸器手拉手冲上宾馆二楼时,正好碰到一个晕倒的姑娘,我就把她抱了出来。我大约前后从火场里抱出3个人。后来火越来越大,我们呼吸器也用完了,只好退出来。”

消防员小王称:“这次大火共救出67人,我们中队就救出50多个。但看着那么多小姑娘在喊救命,真的很心痛!”

目前,部分遇难者的尸体分别被停放在汕头市两个殡仪馆和汕头市潮南区殡仪馆内。据汕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苏耀光介绍,截至昨天下午,共有12具尸体被确定身份,并已分别通知她们家属。苏耀光特别强调:“由于遇难者有的是旅客、有的是宾馆务工人员,人员比较复杂,对于全部尸体的辨认和通知家属还需要一段时间。”

昨天下午,在汕头市潮南区殡仪馆门前,记者遇到了部分遇难者的家属。其中一名是遇难者罗丽的母亲,她在丈夫的陪同下刚从外地赶过来,但当时殡仪馆还没有上班。好不容易找到女儿所在地的她坐在殡仪馆门前,在哭声中等待开门认尸。

陪同罗丽母亲前来认尸的是罗丽生前的一同事小红。她满脸悲伤地告诉记者:“我和罗丽都是四川人。着火时,我们一起向外逃,但外面烟太大了,我们就被冲散了。我最后跑到三楼晕倒了,后被消防员救了出来。后来,我在殡仪馆里,第一眼就发现了罗丽……”说着,小红掉下了眼泪。

随后,小红又介绍说:“我大约看到20多具尸体,都是我们一起工作的姐妹,其中只有两个男的,他们是客人。”她称:“我们这里工作的大多是湖北人,死得最多的也是湖北人,我们互相不知底。”

联合国内围绕着安理会改革方案的斗争进入了实质性阶段。原先气势很盛的日本、德国、印度、巴西组成的“四国联盟”遇到很大阻力,不仅未能如期提出它们的改革框架决议草案,还不得不于6月8日对它们的决议草案进行修改,暂时放弃了否决权。7日,中国政府公布《关于联合国改革问题的立场文件》,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当地时间8日中午,“四国联盟”开始小范围散发修改后的决议草案,并把它称为最终提案。当天下午,“四国联盟”邀请了160多个联合国会员国代表在联合国总部举行闭门会议,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普洛伊格在会上介绍了四国提出的修改后的框架决议草案。

对比原来的草案,四国作出的让步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在最受外界关注的否决权问题上,四国继续要求增加6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继续强调安理会新常任理事国应和现任五个常任理事国承担相同的责任和义务,但表示新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问题可以等到安理会扩大完成15年后再予以解决。在此之前,新常任理事国不行使否决权。有媒体把这称为是“先过门槛,再要权力”。

第二,有关对安理会现有常任理事国格局的改革,四国提出改革将在安理会扩大15年后进行,不再规定明确的时间表,而原决议案则规定在2020年召开安理会改革审议大会。四国还在新草案中加入了“不在安理会进行彻底改革之际,将五个常任理事国作为改革对象”的保证条款。日本媒体分析说,这是为了安抚英法两国,因为这两国一直担心四国的方案会损害两国在安理会的既有权利。

此外,四国没在新草案中提及将草案付诸联大表决的大致时间,也未重申其此前提出的完成安理会扩大三步走程序的时间表。不过,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普洛伊格8日表示,四国将按既定时间表,在6月底前向第59届联大提交决议草案。

分析人士指出,日本外相町村信孝7日刚刚表示要把决议草案延期至7月再提出,四国8日就散发了所谓的最终提案,这说明四国在协调立场上出现混乱,而四国对原草案的修改,更说明他们遇到了困难。

首先,“四国联盟”错误地估计形势,提出了过于野心勃勃的目标,不能理性对待反对意见,遭到许多国家的强烈反弹。“四国联盟”自恃有某些大国的支持,有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实力,认为完全可以得到联大2/3多数的支持,对反对意见不屑一顾;联大主席让·平和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主持的两大阵营对话毫无结果。它们甚至想强行闯关,逼迫反对国家接受既成事实。这是导致反对阵营越来越团结,而且反对立场坚定的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四国不仅自认为理所当然应成为常任理事国,还提出要拥有否决权。这违背了大多数会员国的愿望,包括支持它们的大国的意愿。扩大否决权决不是安理会改革的方向,对安理会工作效率也有影响。

其次,以意大利、巴基斯坦等国为首的“团结谋共识”运动提出了合理的对立方案,削弱了“四国联盟”方案的影响。安理会的改革首先是由于目前的安理会构成中,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不足才提出来的。“团结谋共识”运动方案只增加非常任理事国,避免了竞争常任理事国的矛盾和否决权的争议,使更多的国家有机会成为安理会成员国,同时又允许连选连任,满足了符合条件的国家在安理会发挥更大作用的要求。这与安理会改革朝更加有代表性、更加民主化的发展方向是一致的。而“四国联盟”方案只考虑少数国家的利益,把安理会改革当成权力重新划分,还定出实行的“时间表”。这无疑是不符合安理会改革的方向的,也有逼迫许多未作出决定的国家表态,强人所难的意味。由于有更好的方案作对立面,“四国联盟”方案争取各国的支持就更加困难,这也是该方案要被迫修改的另一个原因。

第三,大国的反对和消极态度。对联合国的改革,特别是安理会的改革,大国的意见还是举足轻重的。美国虽然多次表示支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但同时又提出不同意给予新常任理事国否决权,不能降低安理会的效率,要求新安理会成员国应控制在最少的数量。在此之前,它还表示过不赞成安理会改革有“时间表”,这与“四国联盟”方案有不少矛盾,如果四国不放弃对否决权的要求,美国必定反对。

外电认为,“四国联盟”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决定抛出最终提案,显然是它们认为时间不站在他们一边,而中国的立场越来越坚定,是反对“四国联盟”方案的声浪不断加强、四国入常势头减弱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大国,对联合国改革有自己的原则。对与自己原则不一致的方案,中国自然要反对。中国先是通过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明确表达了中方的意见,6月7日,中国政府发表《关于联合国改革问题的立场文件》,表达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

德国《莱茵时报》在报道中国这一文件时,认为它反映出中国的三个重要立场:第一,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第二,强调更多国家、特别是中小国家有更多机会轮流进入安理会,参与决策;第三,强调涉及各地区的改革方案应首先在有关地区内部达成一致。德国之声电台认为,中国是在警告四国,不应操之过急。

日本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媒体纷纷认为日本“争常”的努力遭到了中国的猛烈阻击,“争常”之路非常艰难。共同社的报道称,“中国态度骤然强硬,目标直指日本”。《读卖新闻》的文章说,中国政府表明了联合国安理会改革应该以地区共识优先的立场。可以说,中国政府的这份文件虽没有点名,但已经明确地对日本说,日本要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没有中国的赞同是不行的。这份文件还提出了联合国改革应当尊重的基本原则,表明应当增加发展中国家、中小国家参与联合国安理会事务的机会,并力争地区平衡。中国提出这些基本原则,事实上是要以文件的形式再次表明反对四国提出的安理会改革方案。《朝日新闻》说,王光亚的发言以及中国政府的正式文件已经明确表示,中国将不惜拒绝批准联合国宪章修正案来阻止日本“入常”。中国在这一问题上是拥有否决权的。

中国的文件让“团结谋共识”运动很受鼓舞。意大利国家电视台表示,“四国联盟”的决议草案,不利于联合国会员国的团结,违背了联合国改革的初衷,有损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中国政府公布的文件具有指导意义,对“团结谋共识”运动是很大的支持,对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有很大影响。巴基斯坦的学者和媒体认为,中国政府在文件中强调联合国改革应有利于推动多边主义,其含义与巴基斯坦在联合国的改革问题上反对产生新的权力中心的立场是一致的。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的方华副研究员认为,以6月3日第59届联大主席让·平向191个会员国提交《成果文件草案》为标志,联合国的改革进入实质性阶段,现有的五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模糊余地越来越小。中国此时明确表态,不仅给予了对我有所期待的中小国家大力支持,而且也将推动五常相继明确立场,有利于争取外交主动权。

舆论普遍认为,四国修改后的方案没有大的变动,特别是不愿放弃否决权,是换汤不换药,并不能缓解反对的声音。6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回答有关中国对四国新方案的立场时指出,不应在有分歧的方案上进行修修补补,对少数国家强行推动不成熟方案的做法感到担忧。

目前,两大阵营的较量还在进行。“四国联盟”正在争取更多的国家成为其决议草案的共同提案国,目标锁定在东欧和非洲国家。它们还把目光投向将在7月初分别举行的非盟首脑会议和加勒比国家首脑会议,准备游说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团结谋共识”运动内部也在不断磋商,共谋对策。它们只要争取1/3的会员国支持,就能达到击败“四国联盟”方案的最低目标。至于其所提出的方案能否也获得2/3的多数,则还有一番较量。如果两个方案都无法通过,安理会改革将只能限于工作方法的改进,扩大将被迫推迟。本报驻联合国、巴基斯坦特派记者何洪泽陈一鸣本报驻日本、德国特约记者张莉霞青木

据新华社消息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单志刚,10日就司机杜宝良在同一地点被电子警察“记录”违章105次一事,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市局将整改规范公安执法行为,促进执法公正。

在当天的整改活动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法委有关人士说,要初步建立执法责任制度、办案办事依法公开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

安徽来京务工人员杜宝良,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得知,他在北京同一地点违反交通规则105次,均被“电子眼”拍摄记录在案,需交罚款1万余元。10日,有记者提出交管部门对交通处罚不承担通知责任的问题。单志刚对此回答说,市公安局也认识到,在日常的执法中还存在一些比较突出的问题,比如在告知违章中,就没有很好考虑到,现实中一些公民还不能及时通过网络了解违章行为。在今后的整改中,要强化交通标志,使人一目了然。但对记者提到的违章告知的形式问题,单志刚没有作进一步的答复。

据悉,此次政法机关重点进行整改和规范的内容,将以群众最关心、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入手,着重对执法权力相对集中的部门、与群众联系密切的窗口单位以及容易发生问题的执法环节整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