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训练营开始玩真的 姚明苦练软肋范帅成剥削者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58:33

本报讯(记者刘晓燕陈铭)19岁的彭志华一出生即患了先天性心脏病。19年来,他的父母为给儿子治病,欠下一屁股债。现在,他们一家在深圳宝安北路一间铁皮房开店为生,微薄的收入仅够糊口。但父母一直没有放弃。他们希望能等到儿子好起来的那一天。可现实是,巨额医疗费成为他们苦苦挣扎、迈不过去的一个坎。“谁来帮帮我,救救我的儿子!”40多岁的彭辉林无奈之下来到本报求助。他说:“我不‘卖身’,因为我没有劳动能力。我也不想卖肾,卖器官。”在他看来,此前媒体报道的一些卖身救母等等求救方式,不太可取,他只是想真实表达自己求助的愿望。

彭辉林提着一个塑料袋,和妻子陈清莲再次来到本报。塑料袋中装着厚厚一摞病历,以及收集的相关医学资料。

“我想救我儿子,他今年才19岁。”这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开口,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病历是他大儿子彭志华的。他说,儿子生下来两个多月时,有次感冒发烧,送到医院看病。一检查,意外发现小孩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从此,儿子的病成为一副压在他们肩头上的重担。为给儿子治病,夫妻俩省吃俭用,借遍了所有亲戚家。彭辉林说,19年来,去了多少次医院,他都记不清了。

他从来没有嫌弃过儿子,更没有想过放弃。在他看来,19年的苦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克服的?不管在江西萍乡老家,还是来深圳打工,夫妻俩总会抽出一人,专门照顾儿子。

因为得了此病,彭志华没有上过一天学堂。父亲便是他的老师。令他骄傲的是,儿子的接受能力很强,“有些字教他认一遍,第二次考他,他脱口而出。”

用一贫如洗来形容彭家绝不为过。一家五口现栖居在罗湖区宝安北路笋岗仓库路边一座搭盖的铁皮房,彭在铁皮房开了个小店。所挣的钱,连儿子每月的药费都难以维持。

22日,儿子的病再次发作,住进深圳市人民医院。5000元住院费还是姑姑分几次借来的。

“谁来帮帮我,救救我儿子?”说到躺在医院的儿子,夫妻俩忍不住放声痛哭。彭表示,他只想获得好心人帮助,救儿子一把,但有个原则:他不卖身。他把卖身理解为“以劳动的方式回报好心人。”说不好听点,就是以身相许。他说,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在多年前的一次抢险事故中,他丧失了劳动能力。“我也不想卖肾,卖器官。”在他看来,此前媒体报道的一些卖身救母等等求救方式,不太可取,实际操作起来也不现实。他不想以此炒作。

恐怕没有谁比彭志华更明白“心痛”是什么滋味了,在他19年的生命中,只要走路超过20步,心脏就狂跳不止、呼吸急促、手脚肿胀、指甲发乌。每当这时,他就会用微弱的声音对妈妈说:我好心痛。

自从1986年农历十二月他出生后,江西萍乡腊市镇凤凰村原本贫困的彭家就开始了苦难的历程。他2个多月时,被诊断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对于当时连30元都拿不出来的彭家,萍乡市医院1000元的手术费让他们望而却步。

彭志华13岁之前,都是在他妈妈背上长大的,这辈子,他最日常的药物是父母买的救心丸,因为他们看不起医生买不起昂贵的药物。他小的时候,就有人让他的母亲陈清莲扔掉这个包袱算了,但她舍不得。

1992年,彭志华7岁,他的2个弟弟分别只有4岁和2岁,为了能够攒够钱彻底治愈儿子的病,彭辉林、陈清莲夫妻俩将孩子丢给他们的外公外婆,来到深圳打工,彭辉林做保安一个月有400元收入,而陈清莲则在宾馆做清洁工。1993年,他们把大儿子接到身边,直到1998年,夫妻俩攒了一点钱,决定回家去给儿子治病,次年,他们借了钱到上海给孩子做了第一次手术。

2003年,彭辉林再次来到深圳打工为儿子筹医疗费,干起了每月800元的保安,并买了间铁皮房开了个小卖部,去年,陈清莲带着大儿子过来帮他看店,顺便在街边卖点快餐、西瓜、菠萝什么的贴补家用。即使这样,生活依然拮据。

因为被患病的大儿子昂贵的医疗费所累,彭辉林、陈清莲夫妻俩根本无暇顾及另外2个孩子,二儿子彭志刚和小儿子彭志伟一直跟着外公外婆长大,从小就很少见到父母。直到今年,彭辉林突然决定让他们过来深圳打工,为哥哥筹集医疗费。彭辉林记得,他当时是把儿子硬从学校里拉来的。17岁的老二彭志刚如今已经到东门做保安了,老三则在附近最差也是最便宜的中学读书,彭辉林打算让他明年也去打工。

彭辉林后来从邻居那里得知,两个儿子跟邻居说,父母没钱养不活他们,还不让他们读书,将来要杀死他们。彭辉林眼圈红了:“他们心里可恨死我们了。”即便如此,两个兄弟对生病的哥哥还是很温柔。

家庭的艰辛和矛盾,彭志华其实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因为病他连话都不能说多一句,他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忧郁,越来越自闭。昨天,在ICU重症病房中,记者看到19岁的他,眼神一如儿童般纯净,却有一种镇定和淡然,闪烁着绝望的光芒。

昨日下午,彭志华躺在深圳市人民医院心血管住院部,鼻腔插着连接着呼吸机的管子。他中等个头,由于经历了长期的病痛折磨,他看上去精神状态较差。医生说,12月22日他被送来时,双腿肿得老高,经过几天治疗。现在肿已消退,但病情仍不稳定。

他患的是先天性心脏病。“人的心脏如同汽车的发动机。”医生打了个比喻,发动机出现故障,直接影响到整个系统的正常运转,出现动力输出不足。正常人的心脏有四个腔,而他却只有2个。由此带来的是心衰、低氧血症状,所以他连走几步路都会气喘吁吁。

因为供血不足,彭志华的双手双脚指甲青紫。其母亲陈女士趴在儿子身边,禁不住放声痛哭。儿子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嘴角蠕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医生会诊后告知彭先生,像他这种情况只有转到专业治疗心脏病的医院住院治疗,最终可能要进行心脏移植手术,才能从治本方面达到治疗效果。

“只要有一线治愈希望,我都要争取。”望着病床上沉沉睡去的儿子,彭辉林心疼不已。“谁来帮帮我呢?毕竟儿子今年才19岁,以后的路还长。”这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说到实质性问题,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

从宝安北路笋岗仓库走进去,有一片紧邻马路的空地。一座孤零零的铁皮房出现在路口。彭辉林的“家”到了。

彭辉林在此开了个小店。铁皮房约7平方米左右,摆放的货架占去大部分面积,余下的空间,站两个人转身都困难。前年,彭辉林向妹夫借了1万元,搭盖这小窝花费了6500元,其余的钱购进一些烟酒副食做点小本生意。

昨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这里时,大型货车从仓库货场进进出出,货场三三两两的搬运工人来到小店,或买瓶水,或买包烟。他们是小店的主要顾客。

说起彭辉林的家庭情况,搬运工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他家太可怜了,开店挣的这点钱给儿子买药都不够。”贺师傅说,每个人都很同情他们,但心有余力不足。江师傅说,夏天铁皮房晒得像蒸笼一样,他们夫妻俩在店门口摆张不到1米宽的钢丝床,垫块木板睡在上面。天气不热,他们就睡在店里,一个长长的电视柜白天摆放货物,晚上当床。电视柜还是彭辉林的妻子陈清莲从附近垃圾堆捡来的。

三个儿子没地方安身,彭情急之下把本来就狭小的铁皮房隔开仅仅放下一块铺板空间,给儿子们睡觉。推开小房窗户,里面光线昏暗,一股霉味扑鼻而来。

铁皮房背后是个高坡。陈女士说,每到下雨天,雨水流下来,铁皮房的积水就没过脚面。高坡下堆放着喝过的饮料瓶和纸板,忙完家务事,她通常在仓库院子转悠,捡拾废品。“卖废品的钱可以用来买点蔬菜。”

高坡处,彭一家5口人的冲凉、吃饭露天解决。晚上6点,仓库关门了,也意味着他们一家无处上厕所,这片位于闹市的被砖墙围起来的高坡空地,随便找个凹坑一猫就地方便。“说起来真怕你们笑话。”彭辉林神色黯然。

至今,铁皮房上还留着“限两日内拆除”的大字。本来,在“清无风暴”中,作为违章建筑的这座铁皮房定于今年8月4日拆除的,但考虑到他家的实际困难,有关部门暂缓拆除。

这座开在铁皮房的小店,承载着彭辉林一家全部的生活梦想。在他看来,离开是迟早的事,现在只能过一天,算一天。

12月26日,铁西刑警大队审查室内。面对照相机镜头,一名镣铐在身的男子厉声质问记者:“你们是干什么的?有证件吗?”得知记者的身份后,男子立即将脸深深地埋在桌后面。

发现女尸后,铁西区警方立即赶到现场勘察。警方将案件定性为故意杀人,由刑警专案一队负责侦破,走访工作随即展开。

据一对环卫工人夫妻讲,早晨8时,从一出租车上下来一名穿着绿色军大衣的男子,司机帮他抬下了那个棕色箱子,放在路边。出租车随即离开,男子则站在路边张望了一会儿,向珠江桥方向走去。

经勘察,女尸年龄大约40岁,身高1.50米,脖子有掐痕属于窒息死亡。女子衣兜内除了几元钱外,没有其它有效证件。但细心的刑警从女子盖着的衣服上发现了线索——一家洗衣店的取衣凭证。正是这个取衣凭证,警方才侦破了这起“木箱女尸”案。

取衣凭证有些模糊,但依稀能看出上面的号码和名字,叫李X强,中间的字看不清楚。警方根据号码,排查了上百个洗衣店,最后确定是和平区八经地区一家洗衣店。据洗衣店员工回忆,来洗衣服的男子最近常穿一件绿色的军大衣,就住在附近。在八经派出所的协助下,刑警调出了八经地区所有叫李X强的男子材料。当李永强的材料出现在屏幕上,刑警眼睛一亮:“就是他!”

李永强,1966年出生,曾因犯罪被判了4次徒刑。此时,已是12月26日清晨4时许,刑警迅速包围了李永强的住处。

为摸清李永强是否在家,刑警给他家打个电话,还真有人接听。民警上楼敲门,但一直没人开门,敲了15分钟后,屋内传来一个妇女的声音:“你又惹什么事了,快去开门!”刑警立即接茬:“我们是警察,找李永强核实一些情况。”这时,李永强家窗前露出一个人影,见前后都是警察,人影消失了。5分钟后门开了,一个穿绿色军大衣的男子站在门口,刑警一看黄大衣当时就乐了,没错,就是他!穿戴整齐的李永强说:“我知道咋回事,正等你们呢。”

“我是开摩的的,以拉脚谋生。12月24日晚,我闲着没事到帝都舞厅二部跳舞,认识了一个陪舞女。我就把她领回家中,她向我要200元,我说就给100元。我俩大吵起来,她大喊大叫,我怕邻居听见,一狠心将其掐昏,后又用绳将她勒死,并拿走了被害人身上的的8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

25日,李永强赶到女友的父亲家,要了一个棕色大木箱,回家将被害人的尸体塞进木箱,用棉被、衣服、裤子、报纸覆盖于木箱之上,造成民工搬家的假象。此后,他雇佣了一辆“倒骑驴”,将木箱拉到铁西区麦得隆超市门前抛弃。当时抛弃木箱时,正赶上一辆出租车开来,两车相距“前后脚”,因此目击的环卫工人以为李永强是打车来的。

据警方介绍,被害人是从外地来沈者,今年40岁,因为100元,结果丢了性命。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永强已被刑拘。(本报记者崔平)

中新网北京12月28日电(记者邢利宇)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8日说,发展香港的民主政治是中央的一贯立场,这件事情要平稳、健康、有序地进行。这有利于香港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

温家宝上午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来京述职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就座后,他作上述表示。

温家宝说,同样,支持香港经济的发展,也是中央坚定的立场,中央支持香港经济发展的政策是从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凡是有利于香港繁荣稳定的事,有利于改善香港民生的事,我们都会做下去,我们的政策不会改变。

时报佛山讯(记者唐毅通讯员孙勇王凯陈冬生)据悉,今年11月初“粤鹰”行动以来,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派出多个追逃小组,在全国各地开展的追逃工作中,抓获23名重大案件在逃犯罪嫌疑人,侦破一大批大案要案,挽回经济损失300多万元。据警方统计,“粤鹰”行动至今,禅城公安分局已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1000多名,侦破各类刑事案件1200多宗,其中重特大刑事案件700多宗,平均一天就侦破20多宗。

禅城公安先后三次北上东北,四下广东开平,前后行程两万公里,疑凶数次逃脱,民警急成病,东躲西藏的疑凶被抓时竟说“我一直盼望着这一天早点到来!”据了解,今年5月31日,一对夫妇在出租屋内一死一伤。在随后近半年的时间里,禅城公安分局展开追逃,11月12日,犯罪嫌疑人终于在沈阳落网,而追逃前后达156个日日夜夜。

据了解,5月份最后一天的夜晚,陕西人周某与其妻王某在禅城区澜石华远村一间出租屋内被人刺伤,周某伤重不治身亡。警方通过现场勘查和走访调查初步确定,这是一宗嫖客与暗娼及幕后操纵者之间产生纠纷而引发的伤害致死案件,案发现场就是进行色情交易的地方。

很快,专案组民警将怀疑目标锁定在江门开平籍装修工吴某身上。7月1日,民警推断犯罪嫌疑人吴某很可能逃回其老家开平市。

专案组立即赶往开平市,在吴某的住所进行蹲点预伏。由于该处环境复杂,来往人员多,嫌疑人警惕性高,办案民警冒着酷暑在住所附近等待嫌疑人出现。但是,民警们守候了三天三夜后,嫌疑人仍未出现。为了不打草惊蛇,办案人员决定以退为进。

刚刚回到佛山的侦查人员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开平警方就打来电话,称嫌疑人吴某很可能会在当地一家酒店出现。专案组民警马上提起行李,马不停蹄地赶到开平市区该酒店门外守候。便衣民警们顶着烈日在车内"蒸"了4个多小时,但狡猾的吴某依然不见踪影。

就这样,嫌疑人不断跟侦查人员玩捉迷藏,专案组先后四次赶赴开平市区展开侦查,但都未能抓获嫌疑人。

7月28日,专案组再次得到消息,吴某已经逃到吉林省长春市,在其老乡负责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于是禅城公安千里北上。

在长春警方的支持下,追逃组获得重要线索,嫌疑人极可能在当地一个小区的建筑工地做装修工。于是,当天下午两点多钟,追逃民警在当地民警的指引下,便衣进入工地搜索。这是一栋刚刚建成正在装修的别墅。他们刚进工地,便碰见一名身材矮小的装修工,带着帽子正在为外墙抹灰刮塑,其特征与吴某非常相似。为了进一步确认,同行追逃的刑警大队周副大队长扮成老板上前攀谈。一听对方果然是南方口音,周副大队长旋即抽身回转打手势准备行动,谁知已如惊弓之鸟的嫌疑人趁机从一个缺口处溜走了。

周副大队长带领便衣民警负责监控工地。天色渐晚,气温变冷。民警在风中一直从下午三点多钟伏击到次日中午,但嫌疑人始终没有露面。周副大队长在出发长春之前就因连夜审讯患上了重感冒,加上冷夜中守候和行动的再次失败,他又冻又急,竟然一下子病倒了,高烧39.5度。警方重新调整了行动方案,但始终未能发现嫌疑人的踪影,追逃小组只得暂时撤回佛山。随后又根据有关线索再上东北,仍无功而返。

11月初,追逃小组第三次上东北布控。碰巧辽宁省铁岭市接连发生了数宗大案,当地警方展开了大规模的地毯式搜查,给追逃工作带来方便。

11月12日,在沈阳警方的协助下,在当地某旅社内,警方将刚刚入睡的吴某抓获。被捕时他竟然说:“我一直盼望着这一天早点到来!”原来,他整日东奔西走,到处逃窜,见到警察就怕,见到生人就溜,提心吊胆,睡觉都不敢太投入。“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吴某说,“给你们抓到了倒能好好地睡一觉了。”11月15日,吴某被押解回佛山。经审讯,嫌疑人吴某交代其在案发前两次与暗娼王某发生性行为后发现染上性病,于是在5月31日持刀到王某的住处索取赔偿,期间与王和其夫周某发生争执并引发打斗,遂用刀将两人刺倒后逃跑。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丁兆贵通讯员王屏曹瑞龙)说起来简真令人难以置信,仅仅因为家庭困难、身患疾病而产生的厌世情绪,愚昧父亲竟亲手将自己亲生的三个女儿毒害致死。

12月21日下午4时30分,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新华镇派出所李富生所长报称:新华镇永红六队村民刘某的三个小孩可能被杀害。接报后,公安局领导立即抽调精兵强将成立“12·21”专案组,本着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和专注的敬业精神,经过一天一夜的连续奋战,终于在12月22日下午3时,一举将犯罪嫌疑人刘军擒拿归案。

12月21日,来临河准备出嫁女儿的甘肃人刘虎在与父亲老刘闲谈中得知,其弟刘军(新华镇永红六队村民)的三个小孩在8月16日全家中毒后就失踪了,而其房后早已挖开的大坑也填平了。老刘讲,这个大坑是刘军于今年4月份雇人挖的,说是曾有一道士说他家中会有灾难,让他在房后挖一个类似沼气池的大坑,并准备一些诸如红布、黄布、黄裱纸之类的东西,约好于农历五月初五前来破解,但到了五月初五这个道士也没来,这个大坑就一直空着。8月16日20时左右,刘军来到其父亲老刘家中交给他三包药,并告知这是镇防疫站发的扶贫药,对心脏病、癌症等病有效。老刘、老刘的妻子吴某、涓涓(刘虎之女)服下药后全部昏迷睡倒,直到第二天老刘女婿夏某见岳父一家到时未起床才将他们叫醒,夏某又叫来村医黄某为他们治疗,黄某见病情严重他不能救治,通过防疫站医生叫来镇医院4名大夫进行救治,大夫讲这三人症状像是过量服用安定镇静剂所致(大约40片)。治疗期间,刘军也过来称他妻子王花也有昏迷症状,大夫过去后,发现他妻子王花中毒症状不太明显,而刘军当时未有发病症状。当时夏某问刘军的三个女儿吃药后的情况,刘军回答说她们没事去地里播番茄秧了,但夏某去番茄地内未发现刘军的三个女儿。老刘、老刘的妻子吴某、涓涓等人几天后完全康复后,均未看见刘军的三个女儿,再问刘军,被刘军以到临河上学或是到北京打工等理由搪塞过去,而刘军房屋后面的大坑不知什么时候被填平了。12月21日,刘虎与其父母重谈此事,发现这事有点可疑,于是便找了几个人一起来到刘军家中对房屋后面的大坑进行挖掘,挖出一床棉被后便向村支书说了此事,村支书向派出所报了案。

现场位于新华镇永红六队,该队共有11户人家,刘军家在村子西面,紧邻自家的耕地,北侧为其父亲老刘家。房屋无院墙,东侧为空地,住房南侧建有简易凉房,住房北侧留有10米宽空地。简易凉房南侧开一150厘米栅栏门通后院,用葵花秆围成南北长26厘米,东西宽8.7米的菜地,在距住房6米、南面葵花秆围栏2.8米处已挖开260厘米×260厘米的坑,周围堆放着挖出的虚土,距地面180厘米坑底可见挖出的被褥,并伴有恶臭气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