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经典 娱乐影音王索爱K700c跌至2288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56:00

下午3点半,记者悄悄走下彩虹天桥,绕路走到另外一侧的台阶上,准备观察“光头”乞丐的举动。和“山羊胡”的“斯文”相比,“光头”就显得特别活跃。他手里抓着一只铁碗,每过来一个行人,他都会把碗伸过去。实在要不到钱了,他还会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慢慢地抽起来,显得悠闲自得。

过了15分钟,记者忽然发现,光头把手伸进自己旁边的塑料袋里,好像在摸索什么东西,一边摸一边观察四周是否有人在注意他。记者一直盯着他看,发现他从塑料袋里摸出来一瓶冰绿茶。他打开后,迅速猛喝了两口,然后很快把瓶子放回塑料袋,他又环视了一下四周看没有人注意他,便再一次掏出那瓶冰绿茶猛喝了几口,这样的动作共重复了三次,才最终把冰绿茶放回塑料袋。喝完那瓶冰绿茶,“光头”心满意足地用手抹了一下嘴巴。

等“光头”喝完那瓶冰绿茶以后,记者再次走上天桥,“光头”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记者。连续在天桥另一侧观察了“山羊胡”长达8个小时的时间,这可能已经引起了“光头”的怀疑。为了保证追踪观察的继续顺利进行,摆脱被动的局面,记者装作路过,走到“光头”的身边。

看到记者走过来,“光头”把碗伸向记者,用浓重的河南口音向记者央求说:“恭喜发财,兄弟,给点吧。”听到他的河南口音,记者想了一个办法:扮作“光头”的老乡,和他接近。记者从钱包里掏出1块钱,递给他,也用河南话对“光头”说:“大伯,给你这1块钱。我家是河南的,刚刚来海南打工,也没有什么钱,这1块钱你也别嫌少。”听到记者这样说,“光头”接过钱来很高兴,他问记者:“你是河南的?我也是河南的,咱是老乡。你是河南哪里的?”记者回答:“我是平顶山叶县的,您呢?”“光头”告诉记者:“我是驻马店的,咱们离得不是很远。”“我刚来这里,还不认识老乡,在这里碰见您,真得很高兴,大伯,咱们说说话吧。”说完,记者往地上一坐,“光头”也高兴地挪到记者身旁,从包里摸出一支有些皱巴巴的香烟递给记者:“我整天在这里呆着,没见过几个老乡……”记者和“光头”乞丐聊了起来。

“人的一生很短暂,我要活得更精彩!”刚满17岁的少年小小(化名)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昨日,他郑重地向学校提出了要休学一年的申请,且在没有得到父母支持的情况下,毅然地走进了新南门的一家整形医院。从今日起,他将开始接受长达半年的变性手术,比照已故艺人梅艳芳的模样打造全新自我。而如果小小变性成功,估计将是目前全球年龄最小的变性人。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诗经里的这句诗,用来形容小小毫为不过——他虽然是一身男儿着装,但绒帽却遮盖不住他细长的眉毛,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嘴唇……浅浅一笑时,小小的嘴角轻微上扬,其右耳上的两只耳环忽隐忽现。一位五旬妇人忍不住连连称赞:“好漂亮的姑娘!这五官长得多好啊。”可当她知道这是一个将到医院做变性手术的小伙子,她十分不解:这么漂亮的小伙子,干嘛非要变女人啊?

小小为什么要变女人?且听他一一道来:他老家在乐山犍为县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他是家里的独苗。由于我长得乖巧,母亲经常给我穿裙子,在我的左耳打了两个耳洞,戴上了耳坠。与我从小一同长大的堂姐也常给我穿裙子、扎辫子。从小,我就生活在女性圈子里,和女生一起玩,所以很自然地“沾染”上了女生的性格。上中学以后,我开始清楚地知道“我不是女孩”,但在心底深处,我却渴望自己是一名女孩。上初二时,同班一男同学向我表达了爱意,我忐忑不安地接受了。一年后,我还是决定和男友分手,在给对方的信中,我无奈地写道:“我现在还是男生,不能和你再谈情感了……”

去年,16岁的小小考入成都某校音乐教育系学习。此时,他变性的心情越发强烈起来,甚至由于无法接受和男同学同住一个宿舍,向学校提出单独住一个宿舍的申请。只有在网络世界里,小小才能博得网友“叶子姐姐”等人的理解,许多女性朋友都把她当作妹妹来照顾。

11月25日傍晚,苦闷的小小和一名在网上认识的姐姐来到锦江河边散步,诉说自己想变成女孩的渴望,越说越觉得希望渺茫。哭着哭着,小小猛然向河边靠近,跳进了河中。

目击市民赶忙拨打110报警,最后巡警用绳索把已冻得浑身紫青的小小从河里拉上岸来。小小说,他的变性想法遭到家人和学校的反对,去找医院做变性手术,医院也说他还小,而且手术费太贵,他是彻底绝望了。他总是轻轻地唱起梅艳芳那首《女人花》,经常唱得自己泪流满面。

小小跳河轻生的事实也震惊了当初他去找过的那家医院。院方责任人说,这孩子为了变性已经把生命“束之高阁”,再不能坐视不管,几个领导一商议,决定为他提供免费手术,50多万的手术费几乎全免。而考虑到小小未满18岁,医院的律师还介入其中完善一些必要的手续。

医生介绍说,手术将从今日开始,先从鼻子、眉毛等面部整形开始,过一段时间再对肢体进行整形,到明年上半年再进行生殖器整形,整个变性手术要持续到明年6月。届时,小小将被打造成一个全新的女人。而他的身形与梅艳芳很相似,面部整形将完全依照梅艳芳来打造。院方称,手术成功后,将有一个全新、惊艳的梅艳芳出现!

昨日,小小分别给学校老师和远在家乡的父母打去电话,说了自己要做手术的事,向学校申请休学一年。马上就要手术了,小小内心充满期待,幻想着自己变成女人后,一定要像一个平凡女人一样恋爱,结婚。

新华社(记者陈鹏)从前是男孩,现在是女孩。成为变身女性似乎还远远不够,如今她要参加选美大赛,她要成为“最美的女人”,成为中国选美历史上第一个吃螃蟹的变性者。

她据理力争参加首届“魅力云南·民族之花小姐选拔大赛”。在她的故乡西双版纳,她被大赛报名点——当地文化局拒之门外。传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变性故事使当地人难以坦然面对她,他们惶惑而紧张,甚至不能直视她的眼神。

他们答复她:不行,让一个变性人参加选美大赛还没有先例,你会给比赛带来困扰。

咪娜很伤心。但她要争这口气。她直接联系远在昆明的大赛组委会秘书长蔡雷。“我必须参赛!我是女人,我要证明自己,更要让大家转变对我们这类人的看法。你们没有理由拒绝我!”

蔡雷的确找不到拒绝她参赛的理由。大赛主办方:云南省民委及云南省委宣传部有关领导认为,可予以参赛。

“比赛规则规定,只要27岁以下、生活在云南的少数民族女性就能参赛。她的身份证上确凿无误是女性,也就是说,她已经是被国家公安机关确认的女人,而且又是基诺族,这就够了!”蔡雷说。但他承认让一个变性人参加选美大赛承受着巨大压力:没有先例,很容易被人指责为哗众取宠,可能危及比赛本身的严肃性,对参赛选手可能造成影响,比赛进程难以预料……

能够参赛让咪娜激动不已。“我做梦都希望得到这样的机会,这至少是对我们这个群体的承认。”

25岁的咪娜生在西双版纳,母亲是医生,父亲在报社工作。从小家里就把他当女孩对待。“他们给我穿女孩的衣服,把我打扮得像女孩,我就喜欢跟女孩混在一起,一直认为自己是女孩。”

咪娜原名车军。六七岁开始跳舞,他模仿、自学,乐此不疲,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老师的点拨。13岁时,他终于被专业团体挑中,专跳民族舞。刚开始时压力很大,但还是有很多的朋友理解并支持,认为他的舞耐看,比女人更女人。

彻底变为女孩的念头很小就有,他忍受的痛苦和煎熬无法言喻。“我男性的身体里,包裹着女人的灵魂!我要挣脱出来。”但一直到了20岁,他才真正有勇气迈出决定性的一步。中国最著名的变性人金星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在泰国实施的手术非常成功。摆脱男人躯壳羁绊的咪娜彻底自由了,她的孔雀舞跳得几近完美——略带男性的迅疾阳刚,又有女性的敏感纤细。

脆弱——这或许是外部世界审视变性者最善意的眼光之一。但咪娜并不这么看,尽管误解无处不在。“有时候他们认为我是怪物,认为我是变态,但我告诉他们,我是女人,我要做最美丽的女人!”

这究竟是为什么?其中原因,人们也许只能在丈夫的遗书中去寻找了。在这份遗书中,丈夫质疑医院对妻子照顾不周。

昨日下午,记者在辽宁省凌源监狱管理分局中心医院急诊大厅看到,两具尸体摆放在大厅中间,周围是祭祀用品。

在住院部大楼后面,死者坠地处有一大摊血迹,旁边有烧香的痕迹和一双袜子。

“我弟弟和他媳妇都是在这里跳楼死的,都是在同一窗口、同一楼层。”死者的哥哥苑兴说。他还拿出死者苑学的遗书。

苑学在遗书上写:我妻子因5个月的胎儿畸形,于2005年11月28日上午入住医院做引产,住在6楼妇产科618病房。

30日凌晨1时15分左右,我妻子腹痛越来越剧烈,就去分娩室找大夫,叫了半天才出来一个穿绿色衣服的女大夫,我妻子对她说:“我肚子太疼了。”大夫说,引产都这样,你自己生出来就好了。随后医生再没搭理我妻子。

3时40分,我陪妻子去厕所,她让我去病房取东西,但当我回到卫生间后,却发现妻子不见了,我发现窗户开着,脑袋当时“嗡”的一下,急忙从窗户探身往楼下看,隐约看见地面上有个身影。后来我和医生跑到楼下一看,发现妻子躺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不动,已经死亡。

我认为,医院医生有失职行为,如果值班医生在我妻子疼痛的时候采取相应的止疼措施,也许事情不会发生。

死者苑学的三哥苑兴说,“12月2号我弟弟找到医院,医院说没有责任。”当天10时30分左右,听说有人跳楼,死者正是自己的弟弟。

“我弟弟临死前,曾给家人发过短信。”苑兴说,短信上写:“我分别欠两个朋友3000元钱,请把我的房子卖了,还给他们,我现在追随美蓝去了。”

据他介绍,他弟妹叫韦美蓝,今年27岁,是广西柳州市人,弟弟和弟妹是在网上相恋的,感情特别深厚,于今年5月份结的婚。

据凌源市凌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裴东升介绍:根据警方调查和法医鉴定,2人均系跳楼自杀身亡。

医院一位领导说,因为事发当时医院还有其他孕妇要生产,医生都去忙活临产孕妇了。死者家属12月3日10时将两具尸体抬到急诊大厅,使许多患者不敢到医院看病,医院被迫关闭了急诊大门。警方随后相继两次张贴通告,告知死者家属这种行为属于违法。

昨日19时,经过有关部门和记者做工作,死者家属将尸体抬走,具体善后事宜仍在处理中。

近日,各种冬季招聘会又多了起来,大学生又进入了求职的高峰时期。不少

毕业生给本报打来热线反映说,在参加招聘会时经常会看到有招聘单位随意丢弃求职者的简历,这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侵害了求职者的个人隐私。

日前,本市一名大四的女生小于给本报打来热线电话称,自己近日经常接到一个陌生男人打来的电话,而且不分时间,有时是上午有时是半夜里打。小于追问对方是如何得知自己电话的,男子不说。后来,在假装聊天中才得知,这名男子是在一个招聘会上捡了一份简历,上面还有照片,看到照片上的姑娘很漂亮,男子就按图索骥打来电话。

市民袁小姐日前也打来电话称,自己近日奇怪地接到一家保险公司的电话,说他们看过她的简历了,觉得她很适合做保险工作,希望能够面谈一下,商量一下具体的薪水待遇。袁小姐感到不解:自己没给这家保险公司投简历啊,他们怎么会知道?后来她才知道,是一家曾接受过自己简历的公司将自己的简历“转让”了。

昨天中午11时30分许,记者来到山东路人才市场。在现场,记者发现,有的单位已经开始撤离招聘会场了,不过大部分都在吃午饭了。记者在一家已经撤离的国际贸易公司招聘摊位前看到,一份4页的简历零乱地堆放在桌子上,其中3页英文1页中文。

到12时30分许,大部分招聘单位都撤走了。记者又在会场走了一圈,发现了十余份被弃在桌子上的简历,有的被压在吃剩的盒饭下面,有的简历的反面被当作了草稿纸,记了密密麻麻的一大堆。

在“星轮国际贸易”的摊位前,记者看到招聘人员正在将一大摞简历装入档案袋。招聘者之一李先生告诉记者,公司要把这些简历全部拿回去看,经过挑选之后,再给应聘者以答复。不合适人选的简历公司也会丢掉,但是不会扔在现场,那样对应聘者不够尊重。

其他一些招聘人员称,确实存在扔简历的招聘公司,这种情况可能是投简历者太多,他们进行了“初筛选”,也可能这样的单位纯粹就是来“打广告”而不是招人,他们简直太“不厚道”了。

在现场,记者采访了几名求职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对此皆表示气愤。青岛理工大学的韩同学说,自己制作这些精美的简历一本要花费五六元,一般要制作二三十份,招聘单位如此做法实在是太让人心寒了。

记者很轻易就从现场拿到了几份被丢弃的简历。并按照简历登记,给一位姓董的女孩打了电话,当她听说是简历泄露了自己的信息时,感到很气愤:“这样的单位对我们实在是太不尊重了!我们给他们投简历是信任他们,他们却辜负了求职者的信任。”

对此,一高校学生处老师提醒说,求职者在择业投递简历时,一定要慎重,不要有“大片撒网”的心理,要有目标性。企业也要认真对待学生简历,尊重学生的选择,随意丢弃显然是对学生心灵的一种伤害。记者巩合生

求职中,令求职者寒心又何止是乱扔简历呢?一些用人单位的“冷面孔”同样令求职者难堪,伤害求职者的自尊。现在的招聘会确实有点“寒气逼人”,对那些非名校的毕业生尤甚。但是,这些单位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把自己单位的形象破坏了。就如招聘遵循的双向选择的原则,要相互尊重,于人于己,于近期于远景都是必要的。

本报讯(记者龙科严明)昨天上午,一袋遭肢解后的残缺腐尸在白云区石井街石安路与石东路交接路口被发现。据目击者指称,死者是一名女性,遭肢解后被置于三重包装袋中严密封装,现场发现时仅有残余躯干部分。因事发地点与石井街派出所仅隔一条十米左右的窄街,现场围观者对此离奇案情纷纷猜测。

记者昨天上午11点左右赶到石安路时,警方已经开始封锁现场。记者看到一个胶袋放在一堆砂石旁,不时有不知情的行人从旁边走过,期间还有两条狗在尸袋旁嗅闻多时。一姓唐的中年妇女介绍说,她在附近居住已经有两年了,昨晚从厂里下班,还一个人走过那里,现在想起仍很害怕。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毗邻布匹城与石井马岗村部分民居,此处的人流物流车流量都不小。许多外地进入布匹市场的长途货车就停在路边,等待装卸货物的人员在距离现场十几米远的地方席地玩牌。由于尸块被抛弃在未建成的商铺与后山的夹合处,尽管事发闹市,仍然有相当的隐蔽性,很难被人发现。

本报吉林讯(记者碧霄)小微(化名)的父母一直将邻居陈某当成好朋友,甚至让女儿小微认对方为干爹,没想到,这个干爹竟毁了女儿的一生。

小微和陈某都住在吉林市昌邑区某小区的同一栋楼,陈某开了家超市,有妻子和一对儿女。“1999年,我12岁,陈某39岁。我父母和他关系很好,他还认我做了干女儿,他常给我些零食。”18岁的小微说:“1999年6月的一天晚上,陈某知道我父母上夜班,奶奶也出去串门了,就给我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我就去了。吃完后,陈某把我带回超市,关上门,突然就说喜欢我,还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我用力反抗,但陈某堵住门口,威胁我不许出声,然后就强奸了我。”

小微沉默了一下说:“事后他不让我告诉任何人,说否则就杀我全家。由于害怕,我没敢和家人说。以后陈某常到学校找我,然后把我带走,有时在车里、野外,有时找个没人的地方或旅店,不断占有我。为躲他我换了学校,但还是被他找到了。”

2001年5月,表姐发现小微肚子鼓了起来,妈妈带她到医院检查,发现她已怀孕5个月。“我做了流产,陈某知道后,威胁我,让我谎称是同学干的。还是因为害怕,我就骗妈妈说是同学干的。为了我的名声,妈妈没声张也没找到学校。”小微说。

“2003年陈某开了家电脑公司,表姐的男友金哥常去那里,后来金哥发现陈某对我不正常。2004年2月,表姐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坦白了一切。当时表姐和金哥找到陈某责问,陈某说他愿和妻子离婚,带我上北京。表姐非常生气,随后与陈某发生冲突,后报了警,可因证据不足,陈某当天就被放出来了。”小微无奈地说。

2005年7月份公安机关“大接访”时,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公安分局局长听完小微的遭遇后,批示立案调查。“民警取证时,我找到了一条2001年时穿过的内裤。经检查发现了精斑,通过抽取血样和DNA鉴定,证明是陈某的,最终陈某承认了这件事。”小微长出了一口气说。

据小微介绍,11月22日,昌邑区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了该案。陈某在法庭上一直保持沉默,他妻子和辩护律师强调,事情不是在1999年我12岁时发生的,而应以内裤能证明的时间为准,因为如是在1999年小微12岁时发生的,陈某该承担强奸幼女的责任;若在2001年发生,陈某则是强奸罪。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本报讯(记者林祺)34岁合川女子杨林(化名)一直想自杀,却又担心自己死后儿子无人照顾而受苦,因此她首先举起菜刀割断了6岁儿子的喉咙,随后喝下大量白酒自杀,其家人及时寻来,把杨林送往医院,但6岁儿子不幸身亡。昨天,记者在医院见到洗胃后已清醒的杨林,她已满脸平静,公安机关将对其精神鉴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