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质疑布什政府道德水准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2:20:09

据近年来的统计资料显示,网络犯罪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犯罪年龄呈低龄化,而这个年龄段的人中很大一部分有上网习惯。在女教师“火焰”因“裸聊”被要挟强奸案中,嫌犯王某仅22岁,很有代表性。

同时,从净化网络环境和网络虚拟空间的角度看,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视频聊天室设立主持人,并招揽会员,组织网上淫秽表演,严重污染网络环境,损害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据介绍,在本次打击利用互联网视频聊天等从事淫秽色情活动专项行动中,公安机关打击的重点对象就是淫秽色情视频聊天室的开办者、经营者以及淫秽色情表演的组织者、策划者;淫秽色情网站的开办者、维护者;将淫秽色情网站服务期设在境外,但在境内收费的网站主办人和其他相关负责人员;利用提供淫秽信息为名实施诈骗的犯罪分子。

杭州市余杭区网监大队大队长骆树英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教育广大网民,“裸聊”不是儿戏,对于正在青春期的青少年来说,这类犯罪尤为值得警惕。对从事这方面的不法人员来说,这是犯罪行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也因此类违法犯罪行为被警方抓获。

今年10月17日,黑龙江省公安厅网监总队侦破了一起冯某组织他人进行网络淫秽表演的案件。从警方提供的资料看,在已经被抓获的10多名涉案嫌疑人中,绝大多数是20岁以下的少男少女,最小的刚满16岁,主犯冯某也不过是位24岁的少妇。有的还是某知名大学化学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刚刚走出大学校门1年多。

有社会学家认为,网络色情犯罪虽然没有凶杀案那样血腥,但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尤其是对青少年,他们的心理发育尚未成熟,对不良信息的辨别和抵御能力比较差,一旦沾染色情网站这种精神鸦片,后果不堪设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健康的网络环境关系到整个下一代的成长。

“让青少年远离网上色情视频聊天!”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副处长卫琪表示,从目前破获的一些案件来看,涉案者有大学生、高中生、初中生。他提醒广大网民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尤其要洁身自好,不给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中心秘书长、著名网络评论家姜奇平认为,网上色情从最早的文字图片,到视频(如色情小电影),再到“裸聊”,已成为一个全社会关注的沉重话题。政府对这方面加强监管,是应该的,它有利于建立一个良好有序的网上空间。

“当前在这方面的打击上,法律也还是缺位,但在实践中可以得到慢慢规范和改进。”姜奇平说,在法律的执行层面,要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包括警方在办案时的取证方面。即在警方办案时网监应做到理直气壮———“如果你撞到了枪口上,我有办法对付你!”

近年来,手机短信诈骗和利用手机网上注册进行网络犯罪呈蔓延之势,社会各界有关手机实名制的呼声日盛。那么,打击网络犯罪是否要实行手机实名制?姜奇平表示,这还需要探讨,很难说一旦实行手机实名制以后,利就一定大于弊,这还有一个高科技产品和国际接轨的问题,同时监管部门也应尊重公民的个人权利。

“不能因为这种违法犯罪行为是在网上发生,我们就让它在网上消失,这更需要在网下打击。”姜奇平说,“实际上互联网使犯罪分子有了更多的犯罪机会,但也让这些违法犯罪分子有了更多的网上暴露的机会,对于公安部门来说,这实际上多了一个网上追击和打击的机会!”

时报讯河南籍女保姆余某,在杭州一家政公司干了两年多。不久前,她被派到一检察官的家中进行家政服务,可做了几天后,公司经理悄悄对她说,说这户人家家里装着摄像头,让她做事当心点。

余阿姨是个蛮本分的人,本来就没动过这种“占便宜”的歪念头,但此后一进这户人家,她心里就觉得怪怪的。

保姆余阿姨说,反正自己做事规规矩矩,不偷不拿,摄像头就是证人,也没什么可怕的。但她也承认,主人安摄像头,让她感觉主人像防贼一样防自己,心里很不舒服,感觉受到伤害。

客户家装摄像头,保姆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下,有的甚至连厕所里也装有“看不见的眼睛”,这种举动有没有侵害保姆隐私权呢?

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詹文华说,在自己家里装摄像头,并不侵害他人权益。但如果将录有保姆行为的录像带向社会公开,那就涉嫌侵权了。

余阿姨所在的家政公司经理向记者透露,其实,家里装有摄像头的客户已越来越多。

主要为两种人家。一是法律界人士,有强烈的维权意识;二是一些较高收入人群,如住别墅排屋的。这些家庭居室面积大,前后有花园,为保证安全,就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

慈爱家政公司的宣老板说,公司不久前曾接到客户电话,说家里少了100元钱存单,怀疑是保姆拿的。其实,那位保姆已在公司做了好几年,客户一直反映不错,公司觉得保姆不可能干这种事,但因为没证据,也说不清。如果该客户家里有摄像头,那就好办了,保姆用不着背这个黑锅了。

便民家政金虎林经理表示,公司欢迎客户装摄像头。保姆规规矩矩干活,自然不必怕有只“眼睛”盯着。而有些保姆卫生习惯不好,如在洗衣机里将抹布和内衣裤混洗,客户如通过录像发现,及时告知保姆,也有利于保姆改正不良习惯,家政公司也是欢迎的。□时报记者田晓晋

在东莞市桥头镇一毛织厂工作的17岁女工易丹丹,10月30日凌晨被同事发现陈尸宿舍楼下。法医鉴定报告其为高空坠落、失血过多休克导致死亡。而桥头镇警方初步认为易丹丹为自杀,但不排除他杀可能。目前,警方正对此案作进一步调查。

该厂一保安称,10月30日凌晨3时20分,当他巡逻至女工楼下时,发现易丹丹躺在距离女工宿舍围墙约两米远的草地上。他匆忙赶过去问她怎么回事,易丹丹用极为痛苦的声音告诉他“腰疼。肚子痛”。该保安他马上打电话给厂里的有关负责人,而负责人当时就派厂车将易送往桥头镇医院进行抢救,可能由于失血过多,易丹丹最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而其他几位值班保安也表示,易丹丹当时下身大出血,身上的牛仔裤已被血染透,现场除了一棵约50厘米的小树连根倒在易的身边外,其他一切如常。

而与易丹丹同宿舍的李小姐告诉记者,丹丹曾经多次向同事们提到要回家读书的事情,并曾口头向工厂提出辞工但未获准。为此,她曾与领导发生过争执。10月29日,也就是易丹丹死亡的前一天,她还向厂领导上交了一份以回家读书为由的书面辞职申请,但仍然没有获得批准。

另外一位女工则告诉记者,易丹丹死前一周,曾对同事说觉得有人一直在骂她。除此之外,没有发现易有任何异常。

11月11日下午4时左右,记者在桥头镇某旅店见到了死者的亲属。中年丧女的伤痛明显写在易丹丹父母——易桂山夫妇的脸上,他们一致表示,易丹丹很可能是他杀。而最先赶到现场的易丹丹二叔更给记者列举现场存在的疑点:第一,下身大出血,身上的牛仔裤已被血染透,但地上却没有血迹;第二,下颈部皮肤有轻微的挟痕;第三,保安称丹丹是送到医院后因抢救无效而死亡,但医生却表示送到医院时人已经死亡;第四,不能确定起跳点(死者宿舍窗口的垂直点距离死者所躺位置约有4米的距离,而且正中间有一道约2米高的围墙);第五,易被扣押的日记被撕去多页,且部分日记有更改的痕迹;第六,易上衣领口被撕裂,牛仔裤没有皮带、扣子……

“我们306员工不相信丹丹是自杀的。2005年11月7日……”。近日,易丹丹生前宿舍工友们集体签名,对其自杀说法提出质疑。

据易的工友反映,易生前从没有和同宿舍女工发生过口头冲突,平时大家都处得很好,唯一与人发生争执就是因为辞职问题。另外,在其死前3天,她还和室友们合照,相片上的易丹丹笑得十分开心。更令她们感到怀疑的是,易丹丹“自杀”前几个小时还和同宿舍的几个女工吃夜宵,开心地聊天。据其同宿舍好友李小姐告诉记者,当晚聊天时,丹丹还说她上个月的工资只有700多元,下个月要努力拿到800元,争取到年底时给即将结婚的表哥买份好礼物。此外,她还聊到要回家读书的事情,大伙都聊得很开心,一直聊到凌晨1时30分左右。而且在当天晚上1时35分左右,她还看到丹丹躺在床上,一点也没有发现她有自杀的迹象。

11月11日,记者在易没有注明日期的日记上看到这样的话:“说话不要那么地伤人,假做又有什么用?我的性格是有点神经,但也没你们说的那么毒。”“致各位憎恶的厂敌:是非成败转头空,昨天、明天不相同……晓得你们会偷看,老子不死就这样办……一群乱咬人的狼狗蛋……”5页日记里有3页流露出对所谓“厂敌”的愤恨,但却丝毫没有一丝悲观厌世的情绪。

近日,记者了解到,与丹丹同宿舍的两名女工目前已经离开该厂。“这么没有安全感的工厂,不想呆下去了。”这两个女工给了记者同一个答案。“是不是工厂给你们什么压力了?”“工厂没有领导找过我们谈话,只是觉得在这里工作不安全。”现已转到深圳工作的李小姐对记者说。而该厂的门卫则以厂方已经将案情转交给公安部门调查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随后,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桥头镇公安分局。该分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法医的报告,目前该案初步认定为自杀。但根据现场存在的诸多疑点,也不排除他杀的可能。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之中,不能妄下定论。(本版撰文时报记者董海云本版摄影时报见习记者聂奇文)

丈夫张立(化名)看到妻子的模样,差点晕了过去,凑在她的耳边,带着哭腔询问,“最后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李珍指了指裤子口袋,医生赶紧去掏,发现里面有405.7元钱,马上递给张立,围观者唏嘘不已。

下午5时,记者赶到省立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看到李珍的家属、所在工厂的厂长守候在手术室外。

张立说,下午3时许,他接到厂里打来的电话,说妻子出事了,便赶紧赶来医院。

那根70厘米的钢条,为什么会插进李珍的胸肺部?厂长始终不愿透露。张立则说,妻子在福州某钢铁厂做事,每个月工资600元,可能是操作机器时加工出来的钢条蹦了出来,伤了人。

李珍的家属说,张立在工地做水泥工,每个月也只有几百元,家里有三个读书的孩子,“一个月难得买几次荤菜,李珍几年都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

晚6时20分,主刀医师林承元,拿着那根70厘米长的钢条,走出手术室,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林承元舒了一口气:“病人已脱离生命危险,但还要留院继续观察。”

林承元介绍说,经过检查,发现是一根70多厘米长,直径0.8厘米的螺纹钢条,从李珍的左胸腋下插进身体,从右背部伸出来,左右两肺被贯穿,钢条有41厘米留在李珍的体内。这次手术动用了省立医院好几个经验丰富的医生,整个过程非常危险,病人一度呼吸微弱,左侧胸腔有大量积液,随时可能窒息而亡。

医生们对李珍的胸腔部进行仔细检查,发现钢条距离主动脉只有0.5厘米,靠近心脏,肺部不停出血。手术进行了2个小时,病人终于脱险。

手术中难度最大的是取出钢条。林承元说,钢条靠近许多重要脏器,不可能一下子拔出来,只能是用刀割开小口,一点一点地取出来,一边取还得一边修复损伤的脏器。

昨晚9时30分,医生又打来电话,说病人目前神志清楚,已经能开口说话,病情比较稳定。(见习记者涂明本报记者肖春道)

本报讯(记者陈颖)他1998年考入我市某名牌大学,因疯狂地沉迷赌博,旷课一学期被学校留级一年。留级期间,又因旷课一学期,被学校退学。之后,他回陕西老家补课3个月参加高考,并以598分,超过分数线30分的成绩考回原学校原专业。但他仍深陷赌博之中无法自拔,为筹赌资他多次盗走同学东西。今年6月,因4门课程未及格,只拿到结业证。11月12日,嫌疑人金城(化名)被沙区警方刑拘时,想到打工供自己读书的弟弟、妹妹和和父亲,不禁泪流满面。

2004年寒假以来,沙区某大学一男生宿舍楼内多次失窃。同学们总是在放学回宿舍后发现,自己的手机、小灵通、MP3、照相机等物品不翼而飞。

被盗后,同学们也自发做过一些调查,但令他们感到吃惊的是,每次物品失踪后,宿舍的门窗都关闭完好,并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到底是同一宿舍同学所为,还是外来的神秘盗贼所为,同学们议论纷纷,并开始相互猜疑起来。

2005年11月8日晚上7点10分,该学校一名学生像往常一样去教室上课。晚上10点30分,这名同学回到寝室发现,自己放在桌上的充电器、MP3都不见了。随即,他向沙区警方报案。

经沙区警方一系列侦查,认为该学校的一名男生金城有重大作案嫌疑,并将其捉获,而金城也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6岁的金城,是陕西省榆林市人,199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我市某名牌大学。2002年,因迷上赌博,金城的学业一路下滑,最终因未做毕业设计被留级一年。2003年,因继续沉迷赌博,金城竟旷课一学期,最终被学校退学,并发给三年修学后肄业证书。

退学后的金城回到陕西,从2003年6月到9月,他又在一所中学复读3个月后参加了2004年的高考。最终,金城以598分,超过分数线30分的优异成绩,又考回了原学校原专业,直读大四。

再次回到学校上学后,金城下决心痛改前非,戒掉赌瘾,为此,他发现马路边有游戏室后,会刻意地绕道而行。可遗憾的是,金城没能坚持多久,2个月后的一天,金城在路过一家游戏室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金城总是输多赢少,他通常每天输上二三十元,到后来,金城变本加厉地疯狂赌博,金城称,输得最多的时候一天甚至输了四五千元。为此,金城欠下了一笔赌债。他每次都想从同学那里借钱去还赌债,可钱一到手,他又鬼使神差地钻进游戏室内。很快,他向同学借的两三千元又输光了。

为筹集赌资,金城开始想到了偷。一次偶然的机会,金城从一名老乡那里得知,用201电话卡可以轻松地打开房门,他便开始寻思用这种方法来作案。

从2004年寒假开始,金城开始频频偷盗自己所熟悉的的一男生宿舍。他说每次作案前,自己都要敲房门,如果没人应答就直接用201卡进入。金城利用同学上课之机,用同一张201卡多次盗窃手机、MP3、小灵通、CD机、手表、文曲星、电子字典、照相机等。据警方统计,金城盗窃的赃物总价值4000余元。

昨日上午,得知金城的近况后,金城的父亲只在电话中颇为吃惊地说:“他不是在学校读书吗?”

金父称,自己在外打工,金城的母亲在家喂羊。金家有三个孩子,金城是老大,下面有一个20岁的妹妹和18岁的弟弟。因为家庭困难,家里决定让成绩较好且最大的金城继续读书,妹妹和弟弟外出打工。

金父说金城一向都听话、懂事,但与家人交流较少。对于他赌博的事情,金父称家里一直都不知情。金父算了一算,进大学以来,金城每月平均的生活费有800元。

2003年被退学回家乡补课时,金城对家人称,自己因和同学之间的一点过节,导致耽误了考试,故被退学。为了不给金城增加负担,父母没有过多责怪金城,只叫他要好好读书。

今年6月份,原本应毕业的金城向家中谎称,自己增加了课程要留在重庆补习。6月到9月期间,光是金城向家中索要的学费、补课费、生活费等就有一万五六千元。

金父说,接下来自己要开始筹钱为金城还债。金父说从家乡赶到重庆,要中转汽车和火车,大概4天左右才能到重庆。放下电话前,金父嘴里还一直念叨着金城有肝病,不知现在身体状况怎样。

金城:都是父母给的,每个月有五六百元生活费。我有一个18岁的弟弟,在新疆打工挣钱供我读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