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海导航 沪深股市3月13日交易特别提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23:02:40

2005年11月14日下午两点,一架从北京飞来的航班降落在长春龙嘉机场,飞机刚刚停稳,机场工作人员马上对飞机上承运的货物进行了卸载,在这些物品中有一件特殊的包裹,长春市的一家珠宝公司通过这班飞机托运了一批价值49万多元的狗年贺岁金条,然而当他们从机场将包裹箱取回后却惊奇地发现,箱子是空的,金条不见了。

我们当时接手这个案件呢,说句心里话也是比较罕见的,因为这么大一批货量,50万的贺岁金条,由北京运送到长春,通过空运发现被盗,在我们接触来说也比较罕见的。

空运的金条竟然会神秘失踪,让警方迷惑不解,根据警方了解到的情况,这批金条一共有10根,前一天晚上被送到了首都国际机场,从北京发货到长春接货,其中的时间间隔还不到24个小时,那么在运输过程中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中间的环节很多,从发货公司到物流公司到北京机场,到长春的龙嘉机场,也包括从机场提货到被害单位,就这么多个环节,查起来之后呢都很艰难。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11月13日晚上,北京的发货公司将金条装箱打包后,委托一家物流公司进行空运,当晚包裹通过安检后存放在了首都国际机场的货场内,第二天上午这件包裹被空运到长春,由长春的珠宝公司派人取走。(作图示)

我们认为呢这几个环节都可能存在,一个是呢也可能他这个装货的时候,这里面可能做了手脚,这东西装没装,装没装到箱子里头,这当时也是一个谜。

珠宝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与北京发货公司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金条没装进去的可能性非常小,那么这10根金条究竟是如何被偷走的呢,警方在包装箱的下部发现了一个被刀割开的痕迹。

发现底部剌开一个U字型的缺口,过后又用黄色胶带给粘好了,这样的话咱们怀疑能不能是在货场里面,他们剌的时候接着封上交给接货的人。

警方分析,如果犯罪嫌疑人是用这种方式偷走了箱子里的金条,那么他就必须具备充裕的作案时间,而能够提供这个时间的只有三个地方,运送金条的物流公司、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和长春龙嘉机场。

通过调查,警方获得了箱子在各个地点的停留时间(作图:北京物流公司两个多小时、首都国际机场货场十个小时左右、飞机上两个小时左右、长春龙嘉机场四个小时左右),在这些时间段内,犯罪嫌疑人足够可以割开箱子盗走金条,然后再将箱子恢复原状。

飞机上我们当时通过首都机场也了解到了,这个东西进入安检和送到机舱上,任何人是接触不到这个东西的,我们感觉在飞机上丢的可能性非常小。

金条不可能在飞机飞行的过程中被盗,警方的调查重点又集中到了北京、长春两地的机场以及曾经运送过金条的物流公司。警方断定,金条肯定就在这三个地方的某一处被盗了。

在物流公司停留了大概两个小时左右,通过我们对物流公司了解,物流公司当时有监控录像,他们在晚上13号晚上送到物流公司之后啊,通过物流公司登记了解,在晚上的11时许将这一批货送到首都机场的BGS工作处。

BGS,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空港地面服务公司的英文简称,装有金条的箱子在这里通过安检后存放在了他们的货场之内,通过查看安检机的X光记录警方发现,安检时金条还在箱子里面,这一发现让警方进一步缩小了案发现场范围,金条被盗地点就在北京的首都国际机场或者是长春的龙嘉机场。

随着调查的一步步深入,警方感到了案件的复杂性,谁也没有想到调查目标最终会锁定在安全防范措施最严密的机场。根据两个机场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有着完善的工作制度,监守自盗的事件几乎没有发生过,除此之外,他们还在货场内安装了监控录像,以弥补人工管理的不足。

当时我们对监控录像的十余小时的录像资料进行了勘查,我们发现监控录像里没有可疑的人,和可疑的工作人员去接触过这个被盗的箱子,录像里没有发现有人动这个东西。

在这些录像资料中,装金条的箱子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监控范围之内,那么犯罪嫌疑人究竟是如何作案的呢。经过仔细观察警方发现,由于摄像头调整方向或者被其他货物遮挡,这个箱子有时会脱离监控,但是这其间的过程最长的还不到两分钟,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整个偷盗过程一般人很难做到。

他(发货人)把这个货物装到箱子里之后,用的黄色的胶带进行了反复的,将包装箱缠裹,这样我们感觉到能够将货物里面的东西盗之后,又用胶带纸恢复原状,我们感觉到这种作案的手法,很有可能内部的工作人员,或者雇佣的临时工作人员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

根据北京、长春两地警方的调查,在北京机场有机会接触到这个箱子的工人一共有72人,在长春有19人,他们都有机会接触货箱,那么究竟是谁偷走了这些金条呢?警方决定提取这些工作人员的指纹,与箱子上的指纹进行比对以缩小调查范围。

通过指纹比对,警方的调查范围逐渐缩小,与此同时警方在包裹箱子的胶带上又有了重要发现,在这上面技术人员成功地提取到了几枚指纹,这些指纹虽然残缺不全,但对侦破这起窃案确实至关重要。

就是在这个胶带纸的内侧留下了这个指纹,搬运工你不可能说你先把胶带纸撕下来然后再给人家粘,在里侧留的指纹就不应该了,你这个指纹留在箱子外面,你说你搬运,或者你搬的时候,在外面留的指纹,但是你要是在胶带里侧留下这个指纹,不正常了。

由于关键的几枚指纹残缺不全、模糊不清,警方需要仔细地比对和分析,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此时,在长春龙嘉机场进行工作的侦察员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通过安检工作人员和他的仓储工作人员了解,通过北京过来应该是10公斤的货物,但是在长春发现轻了很多,就是从北京过来到长春之后发现这个货物轻了很多,这样我们推断在北京作案的面更大。

这一发现让警方基本认定了,犯罪嫌疑人就隐藏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指纹比对的调查范围继续缩小,犯罪嫌疑人的轮廓正在逐渐清晰。犯罪嫌疑人李立,首都国际机场临时工作人员,经过指纹比对,警方确定箱子上胶带内部的指纹就是李立留下的,而此时李立也出现了异常的举动。

我们21号到了北京之后,李立就提出辞职,提出辞职之后呢他就已经不来上班了,这样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跟北京机场刑警大队和北京BGS工作处取得联系,让工作人员将李立打电话调回北京BGS工作处。

面对警方的询问,李立终于交代了伙同他人偷盗金条的犯罪事实。犯罪嫌疑人张文博,首都机场正式工作人员,犯罪嫌疑人许大伟,机场临时工作人员,正是他们三人利用工作上的便利,相互勾结实施了盗窃。

张文博是BGS正式工作人员,他当天晚上值班的时候,发现了有一个托运的纸箱特别沉,于是张文博指示李丽和许大伟,让他们把这个箱子割开,看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三名犯罪嫌疑人将金条瓜分后,立即将它们藏匿了起来,在机场高速公路旁边的树林内,李立带领警方挖出了埋在这里的三根金条,而犯罪嫌疑人许大伟则将自己分得的两根金条藏到了路砖下面,张文博将自己的四根金条委托给了朋友保管。

起回经过我们盘查,发现这里面少了一根1000余克的贺岁金条,当时的1000余克贺岁金条值13万余元,我们又加大了对三名案犯进行了审讯,这三名案犯互相交代,都没有动用这根金条,所以我们感觉到这个案件还应该进一步再加大审讯。

警方分析在这起团伙犯罪案件中肯定有人隐瞒同伙,私藏了一根金条.经过进一步工作,警方将目标锁定在第一个打开包装箱的许大伟身上。

许大伟最后交代,最后的那一千克贺岁金条,让他藏匿他一个老乡中,已经打好包裹,准备邮回河北丰台老家中,连夜在22号的晚上10点,我们又来到他的老乡家,将最后一千克的贺岁金条起回。

2005年11月22日,经过北京、长春两地警方9天的努力,被盗的10根金条被警方全部追回,这起空运金条被盗之谜终于真相大白。

案件破获后,机场相关部门加强了防范措施并完善了管理制度,防止此类案件再次发生。

10根被盗的金条终于物归原主,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作案时并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金条,因为当时箱子上写的物品名是纪念册,那么邮寄金条的箱子为什么要写成纪念册呢。先来看一下记者的调查.

根据珠宝公司介绍,在投寄这批金条的时候,为了节省运费他们采取了伪报品名的方式将金条写成了纪念册,没有想到发生了金条被盗的事情,那么如果这批金条没有找回他们会得到什么样的补偿呢。

按照这样的计算方法,这批价值49万的金条丢失后珠宝公司只能得到几百块钱的赔偿,相对于节省的那点运费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专家介绍,近年来由于邮递物品丢失产生的法律纠纷日益增多,在邮寄包裹时,顾客可以自愿选择填写包裹单上“保价金额”这一项,最大保额为10万元。根据保价金额邮局收取1%的手续费用,一旦物品丢失,可以按保价金额获得赔偿。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很多人为了节省费用或者抱有侥幸心理,往往不对物品进行保价,那么一旦发生邮寄品丢失或者损坏的情况,消费者会得到什么样的赔偿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关于损失赔偿的相关规定:对未保价邮件发生丢失、损毁、短少时,应按实际损失赔偿,但最高赔偿金额不超过邮费的两倍。

在这起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到,珠宝公司为了节省运费,伪报品名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隐患,而三名犯罪嫌疑人也是贪图小利,本想偷盗纪念册,却阴错阳差地盗走了价值49万的金条并因此触犯了刑法。俗话说得好,贪小便宜吃大亏,只是吃了亏以后才明白小便宜不能贪,就为时已晚了。

美国女子辛迪·杰克逊从童年时起就渴望成为芭比娃娃。如今,经过47次较大型的整容手术和其他数不清的小手术,辛迪·杰克逊终于成为芭比娃娃的现实版代言人。今年已50岁的她性感迷人,看起来依然像20多岁的女孩。这位彻头彻尾的“人造美女”也因此创造了一个世界之最———世界实施整容手术最多的人。辛迪曾出书介绍自己的整容史,如今已是名人的她在伦敦创立了一个整容咨询公司,为那些希望整容的人提供建议,其中不乏令人瞩目的公众人物。———文字:吕云

本报综合报道1956年,辛迪·杰克逊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一个农场,像所有小女孩一样,拥有绝对美貌和迷人身材的芭比娃娃成为她的偶像。也正是从那时候起,她就想“过芭比那样的生活……”。1988年,辛迪的父亲去世,给她留下一小笔遗产,辛迪才得以实现自己的童年梦想———要做真正的芭比娃娃。从此之后,整容成为伴随她一生的一大爱好,并为此花费10万多美元。

从1988年到现在不到18年的过程中,辛迪做了不下47次较大的手术,其中包括两次上下眼睑整容手术、数次唇部胶原质注射手术、两次腹部、大腿吸脂手术,此外还有下巴整形、膝盖整形、隆鼻、隆胸、面部化学脱皮、脸颊填充、头发移植、牙齿美容、臀部整形、半永久性化妆……为了使嘴唇看起来更丰满,她还做过下嘴唇填充术;为了使下巴更迷人,她甚至不惜改变骨头结构进行削骨手术。除了这些较大的手术外,其他的小手术更是数不胜数。

整容界有三条规则:整容无法让魅力平平的人变得迷人;整容不能改变骨头的结构;整容无法让人脸年轻10岁那么多。辛迪宣称自己打破了所有三条规则,创下世界纪录。

辛迪说,她不想让人一眼就看出是人造美女,所以竭力追求自然的整容效果。据英国《独立报》记者约翰·沃什近距离观察,做过世界上最多整容手术的辛迪可谓是整容者中的异类。无论沃什怎样观察辛迪,都无法发现一点人工的痕迹。她的面部似乎浑然天成。只有在她向后一坐,睁大眼睛时,沃什才察觉出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但是这种感觉也是稍纵即逝。

尽管辛迪已成为整容手术成功的例证,但是其中的甘苦只有她自己知道。首先整形手术过程中要忍受极大的痛苦,之后需要长期小心翼翼地维持整形的效果,稍不注意还会引发并发症。而有时手术不成功,还得再受一次罪。在她经历过的9次大型手术中,有两次是因为先前手术不成功而被迫再挨一刀,进行修补。所以,辛迪向人们提出忠告:做整容手术要根据个人的实情出发,不要盲目跟风!

本报综合报道辛迪的整容经历还间接改变了一名英国男子的生活。4年前,31岁的网络工程师蒂姆·韦特菲尔德-林恩在一个电视脱口秀节目中看到了身穿芭比娃娃服装道具的辛迪,仿佛如梦初醒。

当时,蒂姆刚与妻子离婚不久,抽烟、酗酒、不规律的生活令他提前衰老,他开始厌弃自己。而在辛迪的身上他发现了新的人生出路。他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我成天呆在电脑前,生活无聊透顶,我想过另一种丰富刺激的生活。在玩具世界中,芭比娃娃有一个男友肯,既然芭比娃娃已有真人版,我为什么不能成为肯的真人版呢?”

蒂姆立即与已在伦敦定居的辛迪取得了联系,将自己想成为她“男朋友”的愿望告诉了她,辛迪爽快地同意了。

据报道,蒂姆身体整形的部分包括鼻子、眉毛、眼睑、嘴唇、牙齿、两颊、眼睛轮廓、颚骨重塑、激光脱皮等,最后,医生为蒂姆戴上了一副深蓝色的隐形眼镜,使他具有了像肯一样的湛蓝色眼睛,到此为止,在花费十几万美元后,芭比娃娃的男友肯的“真人版”出炉了。

大功告成的辛迪和蒂姆两人经常成双成对外出宣传,推销辛迪所创立的“整容网络”,辛迪、蒂姆两人与玩具世界中的“芭比和肯”的惊人相似引来了全世界众人惊讶的眼光。

不过,在现实生活中,辛迪和蒂姆并没有弄假成真,成为一对真正的恋人。辛迪笑称两人之间年龄差距太大。辛迪说:“我希望有更多跟我年龄相当的男子也愿意将自己整容成芭比男友肯的模样,这样的话我寻找另一半的机会就更多了,因为在我这一生中,我只愿意找一个模样像肯的人做我的终身伴侣。”

答:因为我对自己长相不满意的地方不止一处。从个人角度来讲,仅仅整整鼻子或者眼睛,对我的整体形象作用不大,还不如不去做。我不希望自己只是看起来好看一点,而是希望好看许多。既然可以全部改变,我为何只是改变一两处呢。这并不意味着我恨自己的长相。我恨的是别人因为我的长相而对待我的方式。

尽管我所做的一切在今天看起来非同寻常,但是它代表着整容手术的未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整容,好多人还不止一次地做手术,但是对外却不愿意承认。

问:你是不是自信心不足,或者虚荣心太强?答:都不是。自信心不足的人不会孤身一人拔根而起到另外一个国家生活,也不会做摇滚乐队的歌手,或者频繁出现在电视节目中。谈到虚荣,那些虚荣的人照镜子时总以为自己看起来很不错。我照镜子时看到的是自己尚有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

答:话虽不错,但是美貌和个性并不一定非要分道而行。做整容手术并没有让一个人的内在变得更好或是更差;只是让你的外表看起来跟以前不同而已。我也并不后悔无法天生丽质。丑小鸭般的成长经历帮助我变成了今天的模样。我不得不努力工作,发展其他的技能,这些技能和整容手术一样让我受益。

答:多数时候我都会忽略这些批评。每个人都会受到批评,而我只是被曝光于大众的目光下接受检阅而已!人们无法看到的是每天我所得到的那些积极的评论和鼓励,与之相比,我受到的批评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同时,我从小到大,都有人对我的相貌指指点点,不是批评我的大鼻头,就是看不惯我穿的衣服。而现在我却因为改变了这些他们看不惯的地方而遭到批评!至少这让我感到可笑。

记住这句话:为了不招致批评,你就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那么终将一事无成。

答:熟悉我的朋友和家人对此并不感到特别惊讶,因为我总是喜欢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了解我的人没有一个认为这些行为与我的个性不符。只要整容对我有利,让我获得幸福感,我的家人就不会有什么意见。

看着辛迪·杰克逊的玉照,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张接近完美的脸,上面几乎找不到岁月的痕迹,足令不少后辈汗颜。

辛迪女士今年50岁,恰逢“知天命之年。”而在过去三十多年里,辛迪一直“知命”但不认命,自认为并非天生丽质,而又最恨“别人因为我的长相而对待我的方式”的她,选择了不断整容来与自然抗争,与时间抗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