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印度扩张计划受阻 印担心危及国家安全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35:29

高个子反驳说:“兄弟,这话不对啊,人家是好心,麻烦你们记者给李师傅带个话,就说咱们这些打工的感谢他,要不是路太远……出门在外,还有陌生人心里头装着咱,这份心意咱领了!”

据李东平说,一开始他开游戏厅,后来还做过不少买卖,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过婚纱影楼,影楼赔钱后,他再也没出去工作,靠着以前的积蓄生活。

李东平有个女儿,今年上大一,记者提出要到李东平家看看,但他和他的妻子拒绝了,“别去了,对孩子不好,家里就四十几平方米。”

李东平:深圳那人不是请乞丐吗?我觉得农民工给沈阳建设也做了不少贡献,我就请他们吧。

李东平:我有什么好炒作的?我又不是大老板,也没有企业,就是忽然想起来,没啥想法没啥目的。

李东平:没想到,关键打广告时有个报纸把电话号码登错了,不然能好一些,有些人可能还是不相信。咱也没有提前策划,就是突发奇想,要是有策划不就真是炒作了吗?

李东平:我算计也得花个两三千元,还能负担。要是请吃大餐我也请不起,就是个心意!

今年1月24日晚,有“作秀大王”之称的比特在深圳市商业圈华强北的一家湘菜馆里,请120多名乞丐吃年夜饭。

昨日下午,记者与比特取得联系。比特说:“农民工也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这么做也很好。”

李东平和比特在电话里聊了起来,李东平说:“我这是突然间的想法,一点经验也没有,所以活动办得不是很好。”

对此,比特表示下次可以找他帮忙策划。“你正好是南边,我这是北边,咱们来个南北呼应吧。”李东平说。

-感觉有炒作嫌疑。李师傅有这份心和这份钱,不如请个律师,帮农民工兄弟维权。———网友观点

-不论是谁,我觉得这是对农民工这一特殊群体的特殊关爱,也许今天只有李师傅先迈出了第一步,但我坚信日后会成为一种趋势。———沈阳鲁园劳动力市场农民工工会副主席杜荣杰

-不管是请乞丐吃年夜饭还是请农民工吃汤圆,这都是一个好兆头。不管个人动机如何,我认为都应该鼓励。

看到报纸上“请农民工免费吃汤圆”的广告,大多数人都会先怀疑真假,继而怀疑其个人动机。

不是所有有能力的人都会拿出2620元宴请那些过节无法回家的农民工兄弟们的。也许有人会说,吃点汤圆对农民工有什么实际意义?

诚然,农民工不缺这一顿汤圆,但在“汤圆宴”中,我们看到了为城市建设辛辛苦苦的农民工兄弟们的感动。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农民工目前尚属我们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很多人过年甚至回不了家,那么让他们在元宵节这样一个传统节日到来之时吃一顿元宵,大家聚在一起乐呵乐呵,暂时忘记身处异乡的孤独,这难道不是最真实的善意吗?

也许,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们甚至无法改变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命运,也很难帮助他们找到一个好工作,但请他们吃一顿汤圆的能力还是有的。

当时IT从业人员大都比较年轻,特别是男性居多,结婚的都比较少,更别说有小孩了,这几乎是公司的先例。初期还觉得不太好意思,特别是第一天穿孕妇装上班,特别担心别人相看怪物一样看我,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所有的同事都对我很关爱,整个公司还是充满了人情味,给我调整了工作,开始辅助部门经理做一些管理上的事,包括人员招聘。

正是从这个时候起,我才第一次认真考虑未来的职业路如何走,一直以来都以做技术为傲,很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味道”,总认为只要有技术,就不怕找不到饭碗。这时意识到做技术除非你做到非常拔尖,否则随时都有被淘汰的可能,传统行业可能还是以经验积累为主,学会的东西可以用一辈子,可IT行业知识技术更新太快了,编程语言从pascal、c、c++、VB、Delphi/C++builder到现在的Java大行其道,技术架构从C/S、B/S,到现在的J2EE、.Net、EAI,数据库从dbase、foxbase到Sybase、Oracle虽然现在的程序员不需要为了画一个线条,一个菜单、一个对话框而一行行的写代码,但现在的系统更为复杂和庞大,需要掌握更多的知识,我自认无法永远保持这种学习能力,决定放弃纯技术。

当时已发现国内的大部分软件公司软件开发流程是否混乱,软件质量无法保证,觉得做软件质量保证这一样应该会有出路,首先这比较适合女孩,另外这个通用性很强,走到那家公司都使用,不象纯技术,受你使用的编程语言,你所从事的行业的限制。因此开始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从事与CMM有关的工作。

在生下女儿几个月后我离开了这家公司,也完成了我第一次购房。房子是98年10月买的,那时租一个老太太的单间,LG在他单位住,一个星期见一两次面。每天下班后在外面简单吃点后就漫无目的转,直到累了才回到房间看书、睡觉。当时能和LG一直做一顿饭享受一下家庭的快乐简直就是一种奢望。当时成都的楼市还处于起步阶段,开发的商品房非常少,且那时也不懂得什么位置、交通、环境、户型等现在要考虑的因素。10月初的1天去看了成都最早的商品房,感觉不满意,回来的路上看到另有一个楼盘在销售,进售楼部了解了下,然后到工地看了下,根本没注意到小区的布局、户型、环境等,只是觉得比第一个好些,只是价格贵了不少,一千多一平米。

当时这个楼盘是成都第一个提供按揭的楼盘,在简单请示了父亲后,将包里预备第2天出差用的1500元公款交了订金就算把房子定了,85平米,4楼,月供1000多,5年期,这个买楼过程就1天时间,从此开始负债。谢天谢地,这次草率的买房没有让我后悔,99年交房时,展现在我面前的小区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好,直到现在这个小区的环境都还算不错的。

在现在这家公司已供职4年多了,现在算个中层,但手下没兵。在这里我做过很多工作,也让我得到很多锻炼,最难得的是启发了我的管理意识,但遗憾的是这种意识来得太晚,且自己缺乏迎难而上的思想,且有时个人得失方面考虑得多了些,让当初对我非常赏识的老总多少有些失望。

虽然我一直在努力,但由于早期缺乏职业规划(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浪费了很多时间,再加上对自己要求不高,因此虽然人不错,但在职场这条路上还是走得太慢。我感觉自己进入了职业倦怠期,虽然现在收入不错,但总是摆脱不了对未来的担忧,时常感到焦虑。

前几年,感觉家庭月收入在7000元(成都)以上就满足了,但现在家庭月收入1万多(去年家庭总收入月17万左右),我仍然感觉不到快乐,初了衣食用度上宽松些外没有太多快乐可言。一方面对现在的工作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不知工作热情能维持多久,并且谁知道IT业的女人40岁以后该做什么,退休?又没有太多资本。自己创业?多年的简单生活使自己的视野不宽,且没有什么人脉不知做什么。

我现在的资产:85平米住房一套,出租,7200/年,若卖25万不成问题;126平米住房一套,自住,不欠银行,但借亲戚17万,现有存款14万,亲戚这几年开矿发了,这点钱不算什么,可以不用急着还,但如果没有什么投资计划还是准备今年把钱还了。家庭年收入预计17万。请教如何投资?职场路如何走?谢谢。

现说说我的基本情况吧,女,三十多岁,女儿5岁,老公大我一岁(从顺序上可以看出家里的地位排名哈,呵呵),刚好挤进“70年代”,在IT行业工作,与网上的大多数精英相比,实在是惭愧,工龄16年(20岁工作),却没有太多进步,到现在勉强混了个中层,我的经历允许我慢慢道来。

我的少年时代:和我们那个年代大多数“三线厂”(现在的小弟弟小妹妹可能不知道这个词吧,这是“毛时代”的产物,将军工企业从繁华的都市搬迁到偏僻的山区,防止“阶级敌人搞破坏”)家庭一样,父亲作为60年代的大学生分配到那里,感觉无上光荣。母亲小学教师,家里两个小孩,我和弟弟厂位于四川成都周边的一个县城的山边,离县城还有十几公里,三线厂五脏俱全,你可以在哪里走完一生。幼儿园,小学,初中都是在子弟学校上学,学习生活环境简单而且单纯,家里经济比较拮据,虽然那是工资收入差别不大,但父母双方都要赡养老人,因此那个时代,家庭负担重的,经济条件就要差些。

记得上小学时还在穿妈妈的一件有补疤的衣服,要么就是衣服短了还在穿,那是就想,什么时候不用为穿衣烦恼该有多好,因此现在给女儿的衣服一般都不会买差的,我不想让她跟我一样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跟随了我十几年,直到自己工作后。但是父母给了我们姐弟极大的关爱,不管刮风下雨,父亲总是天不亮就起来打牛奶,煮鸡蛋,陪我锻炼身体,现在想起来感觉无限温馨。小时候我的性格比较象男孩,而弟弟象女孩,因此我给他起了个外号“X女子”,他则回敬了一个“X男子”,他儿时的伙伴现在还在叫这个外号,当然现在我们的性格都有很大改变。

儿时的光阴总的来说是快乐而短暂的,我出生那几年据说是生育高峰,因此同龄的小孩特别多,仅我们住的那幢楼和对面那幢楼就有十几个,我们一起玩“捉猫”、“滚铁环”、“军棋”、以地面为台打乒乓球,弹弹珠等游戏,在学习上我一直是一个还算用功,但算不上特别用功的人,但成绩还可以,初中毕业后,顺利考近了县里的重点中学,重点中学高手如云,加之我本来就不是特别拔尖的人,在班上成绩只能算中等。作为中等生,不会引人注目,因此造就了我不希望被人关注,被动的性格,但同学关系还不错。

高考时虽然竞争激烈,但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紧张,最后以1分之差上了专科。还记得高考前一位同学问我,考不上大学怎么办,会不会让人看不起,我还蛮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只要自己看得起自己就行,现在都能感觉得到当初的豪情,当时真实低估了这件事对自己的影响。虽然我一直坚持不为了文凭而学习,但没有在大学里待够4年一直是我最大的遗憾。

我的国企工作生涯:我学的是应用电子技术,2年的生活一幌而过,90年回到父母所在的厂里车间实习,半年后占父母的光,调到厂里的最高技术部门的计算机室工作。所谓的计算机室不过就2台电脑,一台长城386(内存16M,硬盘30M,价值4万余元),一台286。原计算机室仅有一人,在匆匆于我交接了一些资料和软盘(3.6寸的盘!)后就调往成都了。

其实,我见到的是他们的后脑袋,唧唧咕咕不时在私语。看起来,年轻妻子频繁请教,得过诺贝尔奖的老科学家耐性作答。小鸟依人一般,妻子时时把一头秀发靠了过去。

结束时他们起身,沿着走道往出口走,众人让路,眼光里有朝圣般的景仰艳羡。男士们大概也深受鼓舞,有为者亦当如是;女士们瞪着她光洁的面孔,这一刻优劣立判,是的,年轻就是胜利。

两人十指紧扣,走道两边频频轻呼:“好浪漫!”“没见过的,真罗曼蒂克。”

几乎淹没了真相。尤其我们的儒家传统温柔敦厚,总为贤者讳。不像日本,作家习惯写作诚实的私小说,譬如川端康成、谷崎润一郎等人,将老之际,便用文字袒露面对年轻女性苍凉而异色的心境。

但在儒家传统的道袍之下,老夫少妻的匹配对照于社会期待,反而相得益彰:他们是常规的遵循者,不是顽勇的叛逆者。

男性家长制的权威操控,其实,正是儒家文化中被一再遵循的家庭模式。儒家的丈夫角色如父如兄,因之,最可以消受白纸白璧般无知无瑕的小女人:幼齿的‘幼’、尚青的‘青’、乃至雏妓的‘雏’,对男人来说,意味着无须拼搏就可以轻松操控。

更何况,儒家文化对女性的训育也着重在妾妇之德:所谓的妇德、妇工、妇言,都教女人及早放弃自己的自主性,甘愿把心智停留在稚嫩的髫龄。

对妻子,毕竟是一种太长久的压抑,所以儒家文化的家庭结构包含着隐隐的暴力:日后,不满足的妇人用扭曲的欲望或变态的凌虐,掌理家、支使子媳、或顿挫那只无能的老兽。

眼前飞着细小的蚊子,视网膜有破洞,膝盖头也飕飕地风湿骨刺,睡到夜晚有欲尿的感觉,站着,憋气,却又像滴漏一样迟迟出不来。

见诸艾瑞丝.梅铎(IrisMurdoch)的丈夫JohnBailey描述他们晚年相处的书(英文书名是《ElegyforIris》,中文译成《挽歌》),写道“我们在彼此身上看到了孤独”,当杨振宁碰到翁帆,老年的孤独碰上青春的孤独,加起来,说不定正好是小说家马奎兹的题目:一百年的孤独。

无从跨越的还有……两人之间两个甲子的时代,其中难以跨越的时代感。他的生命章节已经写到最后,而前面那些关键的章节,萧条异代不同时,她甚至尚没有出生,又怎样用超前的心智一起去重数、去缅怀、去相濡以沫?

即使两人偶有温馨的时光,不是昂扬、不是灿烂,像是站在晚霞的回光里,随处带着淡淡的哀愁,或许因为快乐而悲伤,或许因为悲伤而快乐……

对隐然合于流俗的事,华人世界总喜欢锦上添花。因此,这“美丽的礼物”,目前看来,将为大师的晚年红袖添香;为传统老男人的生命,添加上令人羡慕的尾巴。

我在意于它强化的仍是某种“迷思”(Myth)。教导俗世男女,追求最传统的标的物。偏偏有人说他们充满勇气。这是混淆视听的说法。

其实,他们依着传统的模式相遇与相交,像是某种形式的郎才女貌、某种形式的各取所需,其实并非异类的情爱,亦算不上艰辛的苦恋痴恋,过程既不惊世、也不骇俗,后来婚礼果然祝福盈庭,如果要说当事人有勇气,他与她的勇气加起来也比不过任何一位毅然出柜的同志朋友。

而我担心的尤其是,这浪漫的“迷思”将影响深远:它关系着女人继续把皮相青春当作本身可欲与否的唯一标准。

本报讯(记者傅洋)年薪百万,是众多在职场打拼的白领人士的一个梦想,也是许多人在竞相追逐的目标。在国内,谁能拿到百万年薪,谁又是未来百万年薪最有力的争夺者?在中华英才网近日的一项32610份问卷参与的调查显示,全体受访者中,仅11.93%的人认为自己能够实现年薪百万,大部分以自己收入年薪10万为目标。

年薪收入高低与整个经济环境有关,与市场动态有关,与所在的行业、企业、职位,所实施的业务都有关系,能达到年薪百万的职业确实屈指可数。就算是同一职业收入也有很大差别。

律师一向被认为是高收入职业,根据中华英才网的薪酬调查数据显示,律师年薪上百万的只是大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和合伙人。普通律师平均每人每年创收大约在10万至40万元。经济法律师年薪一般14万元,知识产权律师年薪一般10万元。在金融、证券类官司中,年轻的见习律师一个月可能只有千元左右,而资深律师一年赚100万元没问题,合伙人级的律师收入会更高。企业法律顾问年收入约50万元左右,有的年收入甚至超过100万元。

像律师一样的高收入职业毕竟是少数,全体受访者中,仅11.93%的人认为自己能够实现年薪百万,大部分以自己收入年薪10万为目标。多数人对自己的薪水目标,与自己的个人行业、能力、地域、经济环境、房价等因素都相匹配。在赚取百万年薪上男性比女性更有野心。而男性受访者选择希望达到百万年薪的为14.26%,远远高于女性受访者6.41%。女性受访者中有42.45%的人选择10万年薪作为目标。

从普通员工到高级主管,大部分受访者都希望自己在2至3年之内实现自己薪酬目标。在高级主管这部分人群中,52.94%认为自己2至3年能够实现,中层主管则为47.08%。

什么妨碍着收入年薪百万,调查显示,各种收入层次的职场人士普遍认为自己各方面经验不足,是实现自己收入目标的最大障碍。月薪收入8000元以上的,则选择人脉不足的稍高于经验不足。

统计数据显示,月薪8000元以下的职场人士,都是处于积累从业经验初级过程中,自身职业素养的积累和提高是实现薪资上涨的主要因素。月薪8000元以上的职场人士,往往都是职业经验丰富的资深人员。他们对社会关系的要求更高,注意的重点也转移到建立广博人脉上。

新华网消息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日发表记者戴维-巴尔沃萨发自深圳的文章,指出看上去中国好像从贸易中获得了更大的回报,实际上真正的利润被美国等外国公司所得;没有留下全球化带的利润。”中国“中国制造”的芭比娃娃单价20美元,但中国只能获得其中的35美分。文章说:

在日本日立公司建在深圳的一家工厂内,几百名工人正在制作电脑光盘,并把这些光盘用箔纸包装起来。这些产品将运往美国,并和其它大量产品一样标上“中国制造”的标签。

但是,通常情况下,大多数标有“中国制造”的产品事实上都是在其它地方生产的,而且这些产品的生产厂家基本上是日本、韩国和美国的跨国公司,它们只是把中国作为其庞大的全球生产体系中的最后组装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