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公然与他人同居 丈夫忍耐10年后提出离婚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22:58:05

肯德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频频出现在媒体上。我们也从没像现在这样关注肯德基。这一切或许都是因为其产品中被检出“苏丹红”。据业内人士估算,肯德基全国1200家店5天内直接经济损失累计超过3000万元(3月22日《北京现代商报》)。时下向肯德基“讨个说法”的事件更是骤然增多,从沈阳11岁的孟雨欣,到上海的一位孕妇和西安的曹先生,消费者维权成了民意的表达方式之一,以至于哈尔滨和济南市组成了维权索赔团来向肯德基讨要说法。

笔者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这段时间以来,针对肯德基“涉红”本身之外的各种事件和报道也多了起来,如称肯德基发票助长了其“恶劣行为”,又称肯德基在中国的扩张之路已身陷囹圄,“岌岌可危”,更有一些消费者声称要将“洋快餐”赶出去。

这种现象值得警惕。拿肯德基发票来说,在“涉红”事件之前,同样也没有标明消费品种和日期,但没有人关注。如今肯德基遭遇危机,便由此引申到商业道德问题上,是不是有点“见风使舵”的味道?一些人将肯德基“赶出中国”的吆喝声更缺乏理性。

这便涉及消费者维权的范畴与方式问题。利益受损之后的理性维权,不但能够提高消费者的理性消费能力,还可以减少由于供求双方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销售强权”,从而缓解社会经济矛盾。然而如果维权过程中情绪愤懑,走向极端反抗,采取过激行为,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这种“非理性维权”的行为应该反思。

从法学角度来讲,商业生态中的“非理性维权”,归根到底缘于法治的不完善导致社会纠纷等事件缺少合适的解决通道,这需要我国诸如司法救援等维权机制的建立健全。从人文角度而言,“非理性维权”印证了“过犹不及”这一古训。随着公民权益保护意识的提升,其改变自身“消费劣势”的意愿也不断增强。但如果失信者遭到了应有的惩戒,而我们却依然要“落井下石”,则进入了“消费强权”的极端逻辑当中,不但不能优化消费环境,反而使得市场各主体向着更加不和谐的方向发展。

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秘书长李迎丰曾呼吁消费者应理性维权,并称作为一个经济学上的“理性人”,消费者应该具有三种品德:充分的慎重,严格的正义和适度的仁爱。

肯德基确实有错,它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但作为一个理性的公民,是不是一定要置其死地而后快?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因父母先后去世,外祖母怜其孤独,接来荣国府抚养。虽然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儿,但她生性孤傲,天真率直,和宝玉同为封建的叛逆者。而演过很多悲剧,长得温婉秀丽,楚楚动人的孙艺珍,也有几分忧郁美,让人不禁升起强烈的保护欲。在《我脑海中的橡皮擦》中她扮演有健忘症的秀贞,就是一个凄苦的角色,她最后一点点的忘记了深爱她的男人……如果林黛玉也有健忘症的话,她也就不会记得前世宝玉的点水之恩了。

她容貌美丽,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她恪守封建妇德,而且城府颇深,能笼络人心,得到贾府上下的夸赞。她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而金素妍美得冷艳高贵,看上去更老练精干,与薛宝钗自然是不分上下。想来大家一定不会忘记《女主播故事》中的金素妍,那么冷艳,即使面对心爱的佑镇哥时,也能绝口不提爱你;为了争取成为“9点档”的新闻主播时的不折手段,一点儿不亚于薛宝钗同志在偷听到小红和坠儿在滴翠亭的私密对话被发现后,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大叫“林妹妹,你藏在哪里了?”嫁祸她人的手段实在是高。

贾政与王夫人之长女。自幼由贾母教养。作为长姐,她在宝玉三四岁时,就已教他读书识字,虽为姐弟,有如母子。后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吏。而李英爱实属气质美女,优雅高贵,如贵妃一般。对一个女人来说,到底是选择爱我的人,还是选择我爱的人,才会幸福?这应该是所有女人人都会问的问题,而元春和李英爱在《火花》里扮演之贤,都无法选择,因为她们都是嫁给了指定的男人。

贾赦与妾所生,排行为贾府二小姐。她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有“二木头”的诨名。她不但作诗猜谜不如姐妹们,在处世为人上,也只知退让,任人欺侮。而金喜善却经常是悲情故事的女主角,任人宰割。她在《天涯海角》里扮演的晓希,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与院长的儿子世君相爱,却遭到了院长的阻扰,被迫分手,本以伤透心的她,却遭到世君好朋友的欺辱,最后还患上绝症,整个一个迎春翻版。

她精明能干,有心机,能决断,连王夫人与凤姐都让她几分,有“玫瑰花”之诨名。她的封建等级观念特别强烈,所以对处于婢妾地位的生母赵姨娘轻蔑厌恶,冷酷无情。而金泰熙长得是机灵聪明,具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我想大家一定不会忘记她在《天国阶梯》里扮演的令人可恶的妹妹韩有利,虽然出身不好,可是却是个诡计多端的女孩,为了自己的私利,使尽心计;不过学成回国的她还是很精明能干的,并不是花瓶一个。

因父亲贾敬一味好道炼丹,别的事一概不管,而母亲又早逝,她一直在荣国府贾母身边长大。由于没有父母怜爱,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心冷嘴冷。林秀晶乖巧玲珑,一看就是惹人疼爱的小妹妹。

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她精明强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成为贾府的实际大管家。金南珠虽说她长得没王熙凤那样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但她给人很干练的感觉,好像可以掌控大权,一个都市女强人的形象。还依稀记得她在《都市男女》里扮演的角色,既要专心工作还要周旋与爱情、友情之间,这可真要具有王熙凤的一切特征,才能处理得当。

虽为豪门千金,但她从小父母双亡,由叔父史鼎抚养,而婶婶对她并不好。她心直口快,开朗豪爽,爱淘气,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园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觉。金静华既可爱,又有女人味。你一定还记得《玻璃鞋》里的朴嫣红,大大咧咧,心直口快,和富家大少谈了一场闹剧式的恋爱。

贾蓉之妻。她是营缮司郎中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小名可儿,大名兼美。她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又温柔和平,深得贾母等人的欢心。河智苑很漂亮,可是漂亮中却带点哀怨。《巴厘岛的故事》中扮演的李水晶,表面上看似活波开朗,却不敢面对自己的问题,最后她选择了自己不爱的男人一起离开,前往美丽的巴厘岛,虽然也开心的度过每一天,可是心里却总是有放不下的东西,哀怨的度过着一天又一天,直至死在自己深爱的男人的枪口下。

妙玉苏州人氏。她祖上是读书仕宦人家。因自幼多病,十七岁时随师父到长安都修行,师父圆寂后,被贾家请入栊翠庵带发修行。金荷娜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

贾琏与王熙凤的女儿。因生在七月初七,刘姥姥给她取名为“巧姐”。巧姐从小生活优裕,是豪门千金。宋慧乔拥有美丽的容貌,甜美可爱的笑容。她在《顺风妇产科》中扮演院长的幼女吴慧娇,从小生活优裕,极爱买漂亮的衣服,是大家手里的宝儿。

字宫裁,贾珠之妻,生有儿子贾兰。她出身金陵名宦,父亲李守中曾为国子祭酒。她从小就受父亲“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教育,以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几个贤女便了。而崔真实无论从外貌还是品行,都是闲妻良母型。宋霖/文并图

而本届两位专业精神奖得主成龙与余慕云,在特刊中作了深情采访,成龙更仔细地剖析自己的未来拍片动向,说出自己正构思一部电影,当中形象将有大突破,乃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成龙表示:“我希望自己有突破,我透露几个有关我新一部戏中的构思镜头给大家。第一个,就是我扯住一个女童的头发,跟着把她撞向一块玻璃,第二个,我拿枪将枪嘴塞入一个老翁的口里面,第三个,就是我用烟头灼一名婴儿的手脚。”

这三个镜头足证成龙要彻底突破自己一向正气形象的决心,记者问成龙,这部戏会否破坏了他过去十多年拍戏的第一戒条“不暴力”时?成龙又卖关子地笑着说:“这样子只是其中有玄机,2005年是我尝试‘新’的一年。”

金像奖特刊中除了有成龙的采访外,还找了房祖名大谈他眼中的父亲。儿子房祖名表示他眼中的父亲是一个开心的“老人家”,又是一名顽童:“爸爸每天都喜欢开玩笑、爱热闹,他可以凌晨拍完戏回家后,若兴之所至,会突然把我叫醒,说要教我功夫,什么‘白眉’、‘螳螂’、‘太极’等等,大耍一通,十分搞笑。”虽然在房祖名的成长过程中,两父子聚少散多,但房祖名表示两父子从来没有陌生感,也许是因为成龙拍下了许多家庭录影带,让他们维系感情。现在房祖名经常与父亲谈电影,有时当他看到一些特别的DVD时,会急不及待把在床上的成龙硬拉起来,“逼”他与自己一起欣赏好戏。东东

刘存周,他在“是非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的对联前站了两个小时、看了两个小时,豁然开朗

在递出辞去哈药集团董事长职务的辞呈之后,几乎是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情,60岁的刘存周从哈尔滨跑到长沙,告诉自己说“我知道那儿有一副对联需要我去看看。”

“是非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在湖南岳麓书院的这副对联前,刘存周静静地站了约两个小时。效力于哈药集团的28年职业生涯,在这两个小时的领悟中一幕幕上演。“我在哈药的28年从此就结束了,以后别人再说什么,我不再往心里去。”

两天之后,刘存周远赴西安。在那里,东盛集团董事长郭家学早已准备好的集团CEO办公室,正虚位以待。

在获得对哈药经营的掌控权之后,刘存周最大的梦想就是“做强哈药”,然而这个梦想太沉重了。

1997年8月,在刘存周担任哈药集团董事长之时,哈药集团共有23家亏损企业,潜亏预计约为5.3亿人民币。在刘存周上任三年内,哈药集团纯增40亿销售收入。2000年哈药集团更一举出手18亿元,以广告铺路,当年凭借66.5亿元销售额一举成为中国医药行业的市场冠军。

而同时刘存周亦清醒地意识到,广告领先并不能代表未来,若要进一步突破,哈药集团急需在产品结构调整、物流体系规范以及集团公司股份化等方面采取变革性措施。这些都有赖于集团总部拥有强势的操控运作能力,但其时刘存周连替换一个副手都需要通过政府方面审批同意。

刘存周想到了通过引入外部股东,推动哈药建立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并避免政府一股独大过多干预,使哈药能在一个顺畅的体制通道中尽快变身为国内医药产业巨头。最早的重组整合的思路由此展开。

据业界人士向《中国企业家》杂志介绍,早年间刘存周曾经有意联手三九集团共建医药产业梦想,双方计划达成合并,长于中药发展的赵新先主掌中药,而刘存周则统领西药板块。很可惜由于种种原因,合并的想法最终搁浅。接着,刘存周又遇到另一个医药产业的梦想家华源集团董事长周玉成。周刘二人的结识缘于2001年的“哈药重组”。2000年年底已经在纺织产业建立领袖地位的华源集团,有意将其在纺织产业的成功复制于医药行业,开始在医药行业展开大规模收购。经过别人的引荐,周玉成受邀带队前往哈药考察。

尽管在这次正式会面之前刘周毫不相识,但是周玉成提出的“打造中国医药航母”的想法正中刘存周下怀。其时华源旗下已经拥有四家上市公司,作为国内最早的一批产业整合者,周玉成擅长的“整合加上市”手法尤为业内所称道。而刘存周当时在医药产业已经浸淫26年,有非常深厚的行业经验。两个人深怀同一梦想,且具有非常强烈的互补性,几乎一拍即合。刘存周当然是周玉成理想中统帅双方医药板块的不二人选。

2001年,华源集团以总值5亿元的亿资产及5亿元现金,换取哈药集团增资扩股后47%的股权,成为哈药集团第一大股东,哈尔滨国资委持有44%股份,哈药管理层和员工持股会出资2亿持有其余9%。但2001年年底当收购案几乎进入尾声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哈药贱卖、资金黑洞”、甚至包括“刘存周59岁现象”等舆论猜测,使这个国企掌门人陷入了他“一生中最难熬的时期”。

与此同时,重组的反对者们迅速顺势发难,最终使哈药重组在签订协议后又不了了之。

联手华源的想法再一次受阻时,58岁的刘存周不讳言,“那种(冲破体制障碍)冲动从来没有停止,因为你知道企业要强大就必须改革。”

当哈尔滨政府最终顺应中央国资委的决定,积极推动企业改制,哈药进入了第三轮重组。但这一次,强势的刘存周渐渐发现自己丧失了对哈药改制的话语权。而对这个话题,刘存周并不愿再谈。

通过业内人士我们了解到,在第三轮中,华源也重新向哈尔滨国资委递交了重组方案,但因为政府方面某些人强烈反对,华源早早就被排除在外了。另两位产业投资者中国医药集团和东盛集团的重组方案在最后一轮竞争中出局,政府方面最终选择的是财务投资者中信集团、华平及哈尔滨辰能。随之,刘存周不无突然却也在意料之中地递上了辞职书。

财务投资者最终会将哈药转手给谁,令业界充满了担忧。业内有专家预测,哈药很可能会步哈啤(哈尔滨啤酒)后尘,最终被外资巨头收购。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对此刘存周摊开双手,不置一辞。

数年来这个国企掌门人历经磨难、战斗无数,支撑其的正是哈药的“强企”之梦,然而谁料形势却陡转直下,令这个梦想家的“翅膀”最终折断。弃“船”之时,这位昔日的哈药“船长”,内心不可能不痛。

“5个月胖了6斤!”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刘存周把话题转到了东盛,而一谈起东盛,刚才还表情沉静的刘存周,瞬间变得神采飞扬。“工作强度有时比以前还大得多,有一段时间会工作到晚上2、3点钟,但是心情很愉快。”

2004年10月下旬,刘存周由长沙悄悄前往西安担纲东盛集团CEO一职,在随后的两个月里,刘存周马不停蹄地跑完了东盛分布在全国的20多个企业。刘坚持“要先看,先摸清楚企业的情况,才有资格发言。”两个月之后刘存周开始着手制订东盛的企业发展战略。

1996年进入医药行业的东盛集团,过去10年来先后在医药产业里收购了青海制药、江苏启东盖天力、青海宝鉴堂、山西广誉远、湖北潜江制药等20多家医药企业,2003年东盛集团更联合中国医药集团,在国内数起大型收购案中频频现身。在2004年底的云药集团争购中,东盛成功战胜其他三大对手华源、复星、华润,成为最后的赢家。几年来,国内医药界几位领先的整合者已经基本完成了规模上的扩张,现在他们面临共同的难题,即后续整合消化问题。

云药收购完成之后,郭家学在东盛集团内部宣布:“东盛转入二次创业阶段。”

刘存周的到来可谓恰逢其时。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郭家学对两个人的合作有如下评价,“我长于大方向、战略性规划,而刘总则最擅长把这些战略性想法细致地转化为现实。”“我们的互补性非常强。”

在递出哈药辞呈的同时,刘接到来自国内外数家医药集团的邀请。是什么样的礼遇最终使刘存周选择了东盛,郭家学简而言之,“并不是我们给了多么优厚的条件,最主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梦想。”在郭眼中,“刘总其实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郭数次公开表示,在医药行业他只佩服三个人,其中两个人就是周玉成和刘存周。

而在解释为什么会选择东盛时,刘不讳言“我最渴望的是还能够留在这个产业里,我的经验还能够发挥。”“最重要的是东盛对我还是有一些挑战性。”60岁的刘存周一双剑眉引人注目,过往的经历在其温和的表情里留下了更多的沉稳和内敛,而年轻时的执拗和倔强也会偶尔流露。

“我不想选择一个舒服的、没有什么风险的事情,东盛如果能够做成了,至少还是能证明我的一些价值的。”

2个月的考察结束之后,刘存周即迫不及待地把工作重心转入了对东盛的整合规划。

在刘存周看来东盛目前急需做好四件事:一是强化物流体系,延伸产业链能力;二是要把体系庞杂的东盛收缩聚焦于五大平台:处方药、非处方药、现代中药、传统中药以及医药物流;三是优化产品结构;其四就是为企业国际化铺路。

“春节后上班第一天,所有的任务都布置下去了,方向也明确了,下面就是怎么做的问题。”数十年来受困于国企体制的刘存周,对于东盛全新的工作氛围甚觉振奋。

“很容易对接,谈论工作或者做很多繁重的事,加班加点,根本就不用动员,这个团队非常敬业。”

“我观察得很仔细,布置了工作,大家有那种恨不得赶紧完成的心劲儿。”

“刘存周加盟华源,担纲北医集团的整合。”2004年11月中旬,当这个看似十分确凿的消息在网上传播时,刘存周正在前往全国各地东盛子公司的路上。“我真是觉得很对不起周总(周玉成)”,刘声音低沉下来,语气很无奈。“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他给了我很多关心,我对这永远都不会忘记。”

刘存周比周玉成年长一岁,华源重组哈药失败后,刘陷入“资金黑洞”、“59岁现象”等指责,在最艰难时期“上面也曾经派人来查我”,“这些事情提起来太令人心酸。”刘摆摆手转过头去不愿再继续谈下去,并将话题主动转到了周玉成,“他害怕重组让我和其他高管受委屈,经常打电话过来宽慰我。”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复杂原因,我真的愿意过去帮助周总。”刘不讳言,这种“患难之情”令其“刻骨铭心”。给周玉成的“不能加入华源”的电话,到现在也没有打出。“我请人转告了周总这个复杂的原因,其他话就什么都没说。”“我以后会选择一个机会,专程去上海拜访周总。”他说。

2005年春节,刘存周回到了远在哈尔滨的家,“工作28年以来这是惟一一个完整的春节假期。以前在哈药逢年过节,总是不踏实,要去去车间,呆在厂子里。今年不必了。”

离开哈药有5个月了,这个28年来付出心血最多的地方,刘存周再没有回去过。在采访的间隙里刘存周也会不经意地感慨,“28年了,一切都太熟悉了,一草一木……”“怎么会不留恋?”

成就民族产业的梦想,28年来最终踏空;突破体制的重组却招致“资金黑洞”、“59岁现象”、“卖掉哈药”等指责;当年华源重组的方案,与如今中信重组方案,对于哈药未来发展孰优孰劣?28年来功过是非,如何评定?“这个社会为什么没有一个公平的裁判,来裁决一下我刘存周到底怎么回事!是对是错啊?!”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始终沉静的刘存周,终于流露出一些愤慨:“没有啊!找不到裁判,哪怕是一个吹黑哨的裁判,来告诉我‘你错了’也行啊!错了我就认了,可是没有啊。”

“所以我只有跑到岳麓书院,站在那儿看对联,自己宽慰自己。以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都跟我没关系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