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受阻难再现奇迹 小牛复仇湖人创赛季最长连胜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1:15:39

上投摩根富林明基金的人士认为:与国际市场相比,A股市场估值水平基本达到了以美国、欧洲、东南亚、俄罗斯、拉美等主要市场为代表的国际估值水平。与一些新兴市场相比,估值更加接近。但是,A股市场估值与新兴市场相比意义更大,因为海外共同基金有不同的风险偏好,投资于成熟市场的基金较为稳定,很少变更投资取向流入新兴市场;而一直投资于新兴市场的共同基金会在各个新兴市场间流动。由于目前A股市场估值水平低,存在着被QFII抄底的可能性。

海富通基金认为:不可否认,股权分置试点所带来的市场基础的巨大变化和一些不确定因素,在短期之内使得基金苦心经营多年所形成的价值投资体系陷入了混乱,导致市场大幅下挫,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改革所必须承受的阵痛。

“在股权分置改革中,基金只是相对普通投资者来说一个比较理性的角色,基金在考虑对价的时候不只看到底是10送3还是10送4,主要还会结合公司的基本面等综合因素来考虑,当然能够争取到更多的对价则更好。”何震说:“在下半年,还会采取上半年的投资策略,资产继续配置在消费及服务类、交通基础设施行业的优秀公司,同时,周期性行业一些个股估值水平已经很低了,也值得关注,例如水泥、房地产行业的一些个股。”

“投资永远都是以一条主线为轴,而不同阶段的投资主题,就像珍珠那样被一颗颗串起来。”广发基金公司基金经理陈晖霞如是说。

来自海富通基金公司的数据显示,继在今年前3个半月时间里录得6.48%的涨幅后,上证国债指数再接再厉,自4月中以来至6月中旬,再度上升2.34%,使得今年以来的涨幅达到惊人的8.97%(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对涨幅较小),与接连下跌的股市形成冰火两重天的鲜明对比。

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债市走出了大牛市(2002年)-大熊市(2003年下半年-2004年上半年)-特大牛市(2004年底-至今)的轮回,让人叹为观止。天时(宏观基本面)、地利(资金面)、人和(政策面)共同造就了今年上半年这一特大牛市,其中反映出的不仅是中国宏观经济结构性不均衡,经济周期短暂和起伏不定的特点,背后更折射出整个金融体系和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面临重大变革的信息和效应。

而上半年债券收益率方面,上投摩根富林明最新发布的下半年投资报告认为:与2003年同期相比,目前长期债券收益率偏高,而短期债券收益率偏低,这是由于短期债需求量过大,其主要原因是货币市场基金规模发展迅速,货币市场基金已经从年初的600多亿猛增到2000亿元。

虽然5月份的宏观数据还未完全公布,但发改委已经作出二季度末投资增长将明显回落及二季度物价保持低位的预测。目前宏观经济虽然总体健康,但趋冷的迹象已经初步显露,因此,对于债市来说,最大的不确定性还是来自汇率改革。

“当前国内经济增长的模式以及经济结构的失衡,无论是需求拉动还是成本拉动的物价上涨都没有持续的基础,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还难以出现较大程度的通货膨胀。如果说投资和物价的趋势在今年前两个月还面临不确定性,则现在回落几成趋势。作为对国内债市影响最大的宏观经济指标,其下跌的预期无疑为债市的走好打下了最重要的一块基石。”海富通基金人士认为。

在基本面稳定、政策面宽松的背景下,似乎唯一不明朗的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资金面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是债券的两大需求方。海富通人士分析说,可以根据经验数据来测算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在4月后今年余下的8个月中对债券投资的大致需求量。预期商业银行余下8个月人民币各项存款增长和贷款增长分别按17%和11%计算,实际投资债券的比例按可投资资金的75%计,同时考虑银行进一步减少备付和贷存差继续扩大所带来的资金,则商业银行在余下8个月对债券的需求数量大约为9750亿元。

预期保险公司在余下8个月对债券总需求约为1850亿元。与商业银行合计,两者的总需求量大致在11600亿元左右。其他需求方如基金(货币基金发行约600亿元)、邮政储蓄和年金机构,估计总量为约1500亿-1800亿元,这样在今年余下8个月内,对债券的总需求约为13000亿-13500亿元。

在供给方面,国债、政策性金融债由于有发行计划公布,数量较好估算,约为7000亿元。另外估计工行发行600亿元次级债券、商业银行发行一般金融债200亿元,企业债和企业短期融资券估计能发行约550亿元。假设今后8个月因为贸易摩擦和外部需求减缓而出口增速放慢,月均外汇增加额降至120亿美元,则央行仍需要发行约7500亿-8000亿元的央行票据对这部分被动投放的基础货币予以对冲。这样估算下来,今年余下8个月债券发行总量将达到13350亿元。

通过上面的估算,可以看出,下半年债券的供需关系将从前段时间的供不应求转变为供求基本平衡。虽然可能会出现时段和品种期限上的供需错配,而造成短期的市场波动,但总体上保持供求平衡的格局,加上基本面和政策面的支持,使得市场总体上将维持高位振荡整理的行情。

对于债券基金来说,可投资品种的大环境向好,下半年仍可有不俗的表现机会。

7月8日,吴旭依然不愿走到台前,其间记者数度发出的采访短消息如石沉大海。“吴旭是一个极其低调的人。”接近吴旭的人士告诉记者,在这个时候的他,更加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

事实上,在6月9日始,思达高科(资讯行情论坛)(000676.SZ)连续跌停之后,吴旭就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吴旭是在2001年上半年左右开始吸筹思达高科的,一位业内人士称,当时吴旭的资金需求量突然一下增加,后来就听说其坐庄思达高科,并大致在2002年建仓完毕。

但由于思达高科属于老庄股,很难“出货”,加上监管部门调查以及融资方的逼债,导致思达高科在6月9日开始连续15个跌停(参看本报7月7日头版《思达高科跳水调查》一文)。

一位资金圈内人士分析,吴旭在坐庄思达高科时,除了自有资金外,主要还是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的资金。“吴旭与昌九生化(资讯行情论坛)、啤酒花的庄家不同,他拥有金融平台。在这点上,倒是更类似于德隆。”

7月6日,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给吴旭炒作思达高科提供资金的主要银行为光大银行。

据悉,吴旭通过两种方式从光大银行获得资金,一种说法是吴旭旗下公司(主要为四方控股)从光大银行贷款3亿元左右。

7月7日,记者联系光大银行深圳分行,办公室的楼蓉告诉记者,按照规定,这个事件因为涉及到客户,暂时不能对外披露。

不过,记者从深圳光大银行的业务部门获悉,四方控股贷款的数额确实比较大,“当时是流动资金的贷款,他有抵押,也有担保,不然这么大的贷款是批不出来的。”

上述业务部门的人士表示,当时银行贷款给他,是不可能往这方面(股市)走的,可能是操作违规,贷款期限为一年,这个时间内,什么都会发生。

“我们正在清理他的贷款,他这种做法对我们银行也有损失。”上述人士表示。据悉,四方控股不只是在深圳分行有贷款,其他分行也有贷款。

坊间的另一种说法是,光大银行前后共向吴旭提供的资金超过10亿元。不过,上述深圳分行业务部门人士表示,“总数应该没有这么大。”

据知情人士介绍,吴旭以国债抵押从光大银行获得资金,其大致操作如下:早在一两年前,吴旭将大笔现金打入郑州一家营业部,但具体数额不详,并购入国债。然后,以国债为质押品,向光大银行贷款,同时与券商签订三方监管协议。获得银行贷款后,再通过国债回购方式,获得现金。

有消息称,在国债抵押的情况下,光大银行当地分行融给吴旭3个多亿。由于当地光大银行拒绝发表意见,这一说法无法得到证实。

“通过向银行贷款与国债回购,吴旭事实上获得了两次融资,融资比例应该将近1:2。”上述资金圈内人士分析说。

其实,富成证券也是吴旭融资的第三条渠道。初步的调查显示,吴旭在富成证券将2亿多的国债进行回购操作,进而购买了思达高科的股票。

事实上,吴旭除了控制富成证券之外,其先后掌控过亚洲证券、泰阳证券以及第一证券。

2002年4月,三峡证券更名为亚洲证券,并将注册地从宜昌迁往上海,此时,吉可为开始担任董事长,而原董事长邓贵安降为副董事长。

斯时,吉可为是泰盛投资董事长。2002年8月,泰盛投资、银河证券和邯郸钢铁(资讯行情论坛)(600001.SH)分别向亚洲证券注资2亿元,泰盛投资从而成为亚洲证券并列第一大股东。

资料显示,泰盛投资成立于2000年12月28日,注册资本4亿元,吉可为担任董事长。近日,吴旭此前的一位合作者表示,泰盛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吴旭。“吉可为是被人邀请到亚洲证券担任董事长的。”

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吉可为,曾是锦州市商业银行行长、党组书记,深圳市商业银行董事长兼行长、党委书记,中国光大银行常务副行长。在担任泰盛投资董事长之前,是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投资部总经理。

目前还无法证实,吴旭从光大银行大规模的贷款是否与此人有关?而据了解,四方控股的实际办公地址就在深圳光大银行所在的大厦里面。

不过,在入主亚洲证券不久,泰盛发现亚洲证券的质地没有当时想的那么好,“吉可为就退出来了。”事实上,亚洲证券由于操纵深南玻,而使公司出现巨大黑洞。

“四方收购泰阳证券股权初期,一个要求就是锁仓部分思达高科股票。所以泰阳证券一度成为思达高科的最大流通股东之一。”

但此后控制权争斗中,鸿仪系占据地利优势,而击退四方控股。2003年底,四方控股彻底退出泰阳证券。“泰阳证券抛出思达高科股票,并由吴旭他们接了回去。”

后来,泰阳证券总裁刘郎亦远走他乡----南下深圳成为万联证券的总经理。如今,刘郎亦是吴旭颇为倚重之人,在最近吴旭收购第一证券当中,刘郎成为收购后第一证券的总裁人选。

第一证券成立于2003年3月,是经中国证监会核准在珠海市注册的综合类证券公司,注册资金为6亿元人民币,由第一投资(资讯行情论坛)集团等6家股东发起设立。

2004年,第一投资集团遭遇经营危机,董事长蒋会成亦失踪数月。借助海南当地人脉,四方控股草签协议收购第一投资集团持有的第一证券股权50%的股份。

在今年5月初,四方将第一证券原高管团队(包括总经理陈慧谷)基本清除出局,当时的7名高层中,只有一名负责投行的副总王连志被留下,原因是第一证券还有三个IPO的项目已经运作到后期,项目已经过会。按照吴旭安排,来自富成证券的李汉国担任第一证券的董事长,刘郎担任总裁。

据说,吴旭的部下开始谋划在第一证券有所动作。但6月9日,思达高科股价崩盘。此时,四方控股还来不及采取行动。

“总部已经搬回珠海。”大致在半个月前,记者采访第一证券上海总部时,其员工称。而四方收购第一证券似乎也遇到障碍,“收购好像停止了”,第一证券的内部人士称。

知情人士透露除思达高科外,吴旭先后炒作的股票包括公用科技(资讯行情论坛)000685.SZ,原佛山兴华,吴后来将其总经理陈杰收归麾下,ST九化(000650.SZ,原九江化纤(资讯行情论坛))以及四环生物(资讯行情论坛)(000518.SZ)等。但吴旭做九江化纤的时间比较短,因为“后来上市公司高层不愿予以配合”。

“吴旭炒股的风格是,一般大量使用个人账户,因此不是很明显,而且他总是在幕后。”这让吴旭多年来一直显得非常神秘。

事实上,在思达高科的跌停榜上,出现的交易席位,遍及国泰君安、华夏证券、银河证券、富成证券、江南证券、国信证券、中信证券(资讯行情论坛)等券商各地的营业部。

尽管在思达高科上吴旭损失不小,不过,“做四环生物做得非常漂亮”。另一位业内知情人士说。

据说,2000年之前,吴旭已经介入四环生物,但真正完全掌控是在2000年10月份前后。

而2001年初,上市公司名称由原来的“振新股份”变为“四环生物”,炒作的概念已经十足。

据该人士说,2004年4-5月份开始,吴旭的精力主要放在“处理”四环生物的股票上。之所以说吴旭在四环生物上做得很漂亮,该人士认为,主要是此前经过多次高比例送股转增,除权后使公司的绝对股价偏低,而公司总股本的扩大,则有利于机构的进出。

“不知吴旭使用了什么招数,反正去年中报后,四环生物成为了众多基金的宠儿。”而基金重仓股的表象,很容易吸引散户,使得庄家出货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从每股4元以上一直到3元以下,他持有的筹码基本上出完了货。”在去年庄股崩盘如麻的市道下,吴旭居然能全身而退,该人士对他甚为佩服。

一位资金圈人士说,坐庄四环生物时,吴旭的资金来源很大一部分是融资。但在思达高科,吴旭这几年的融资逐年减小,已经到了很少的地步了。“主要是思达高科股价一直高高在上,要拿筹码去融资也很困难。”

事实上,自从10多天前有人见过以后,他的一些部下也“已经联系不上他了”。甚至公司一些高层与关键人物亦集体“失踪”——手机不是关机就是转移呼叫。

一位与吴旭打过交道的人士称,吴旭常理一个平头,身材适中,穿着比较随意。“从外貌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海南人。”

吴旭早年在海南经营房地产而掘得第一桶金。其海南成立的公司有海南旭龙集团,以及海南吴氏集团,并在海南拥有一家酒店(新温泉国际大酒店)。事实上,吴旭1967年3月出生在海南的澄迈县,当地的一位业内人士称,吴旭在当地有比较高的知名度,但也很少有人清楚吴旭的家底。

一位曾经和吴旭有着合作关系的人士告诉记者,当时也听说吴很有钱,但也没有听说吴旭有什么知名的公司。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