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美国举行亚裔小姐大赛 美籍印度小姐夺冠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3:17:25

本报讯(记者陈良军)昨天中午12时许,20岁的梁燕萍在南沙金洲医院附近的一间旅店内遭人毒手。歹徒在她的右侧颈部割了两刀,致使其颈动脉被割断。事发后,梁燕萍自行从旅店三楼走下,瘫倒在大路边。被路人发现送医院后,梁燕萍终因失血过多死亡。

兴发旅店距离金洲医院仅几十米。记者下午6时许赶到现场时,警方设置的警戒线还没有撤去,旅店的卷闸门被警察拉下,旅店门口有一大摊血迹,用硬纸板盖着。

旅店门口正对着金洲公交车站,两者相距不超过5米。刘先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梁燕萍。据他反映,事发时有很多人在车站等车,但都没有听到背后有异样的声音,有人不经意回头时,才发现两三米外倒着一个女子,脖子下的地上满是鲜血。一名在附近打扫垃圾的清洁女工说,她认识倒在地上的女子,是本地人,在旅店做事。

据死者的母亲介绍,女子名叫梁燕萍,今年才20岁,十天前才到该旅店当服务员。一位自称是死者朋友的人说,事发现场是在旅店三楼的一个房间内,当时整个旅店只有梁燕萍一个服务员在。出事后,她自己从三楼走下来,倒在了旅店门口。

金洲医院急诊科的陈医生说,梁燕萍的右侧颈部被人割了两刀,颈动脉断了,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呼吸,只有微弱的心跳。经抢救,下午3时许,医院确认梁燕萍死亡。

梁燕萍的家人称,梁18岁初中毕业后,在家里帮大伯看了很长一段时间铺子,没有男朋友,平常很少和人打交道,不可能得罪人。“她的身上没有包、手机等物品,也没什么钱。”死者家属难以理解梁燕萍被杀的原因。警方表示将对尸体作尸检,以便尽快破案。

本报讯据新华社南宁1月9日电(记者银胜春、蒋桂斌)广西一名打工青年先后8次拨打110,要求提供“小姐”“性服务”,并跟公安民警玩起了“老鼠躲猫”的游戏,最终被民警控制,被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公安局依法治安拘留10天。

1月4日晚,罗城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名男子电话,自称要找个“小姐”。民警告诫对方,乱拨报警电话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但对方在之后的2个小时内,又先后6次、换了4个地点用固定电话拨打110要求提供“小姐”“性服务”。

当地公安部门立即进行查处,但由于对方不断变化拨打电话地点,民警们到几个地方都扑了空。最后,民警采取分头蹲守的方法,终于在第二天凌晨将正在拨打110的该男子控制。这名韦姓男子供认自己是广西东兰县人,目前在罗城县一家煤矿打工,下班后没事干,就玩起拨打110要“小姐”的“游戏”。

卫生部规定,所有的公立医院都是非营利医院,其实公立医院是最大的营利医院。他们拥有最好的医疗资源,结合我们当今的医保制度,挣的钱就更多了。拥有医保的病人必须到非营利医院去治疗,不能到私人诊所治疗,要不你就报不了账。这样,我们的非营利性医院就垄断了最有消费能力的病人,又垄断了最好的医疗资源。所以,我这个药宁可不进私立医院,都要进公立医院。在这种体制下,民营医院办一个死一个,像浙江赵华琼的民工医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于宗河:民营医院,也不像这位医药代表所说的——他们会更好一些。他们在这种错误的激励机制上甚至走得更远,大夫的收入和所开的医药费挂钩更直接。

如果医疗保障放开的话,国家不需要再投入一分钱,就可以增加两亿人享受医保。如果把医生的40%回扣拿掉的话,同样的医保资金,还可以让更多的人参加医保。公立医院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利益集团了。还要标榜自己是非营利机构。

蔡仁华:这位先生混淆了概念。公立医院明确是非营利性医院,指的是医院经营所得收支节余部分,不准直接分配给医院管理者和员工。但对任何经营实体来讲,使其存活下去的基本条件就是收大于支或者至少收支平衡,医院也一样。所以,这里讲的是收支结余,而不是营利。

另外,单纯讲公立医院处于垄断地位,表述也不确切,现在的公立医院很多,本身就形成了竞争,除非医保定点定死,否则病人对不同的公立医院都可以择优就医,并不存在垄断的情形,而现在医保定点医院基本放开了,说垄断恐怕不太客观。

有关部门又希望通过招投标把药价降下来。药厂开始很高兴,可以把给医生的40%的回扣成本去掉。但问题是,没有回扣,中标以后医院就不采购你的药品。医生不用,这个药在市场上就没有位置。

有统计表明,通过医药招投标,药价下降了23%。这个统计没错,但为什么老百姓感觉药价还是高呢?你药厂中标了,听起来是药价降了。可医院不用你的这种药,你就要停产。新的药品就是这样不断被“逼”出来的,越是新的品种,价格就越高。而所谓的23%,是那些已经很难买到的“老药”。招投标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厂中了标,医生3个月没有开这种药,这种药品就自动停产了。

招投标也从另一个角度增加了成本。现在是医药招标集中采购,比如某市有20家省级医院,由省卫生厅牵头,监察厅、物价局都参加,集中招标采购。药品中标了,几十家医院都要采购你的,不中标以后就全部不好做了。这个对医药企业来说,成本就更大。以前,比如第一医院做不了,我还可以做第二医院,现在联合招标,如果中不了就会丢掉整个市场。原来送3个人,现在是所有医院的药剂科主任都要送红包,所有副主任医师以上的专家都要送红包。因为决定中标的专家组的名单,是在专家库里由电脑随机抽取的。要送几十个专家,医药企业成本就更高了。

于宗河:招投标出现的这些具体问题,根本上来说是和市场化的方向有关的。如果市场化这个方向不改变,如果医院的主要收入靠医生开医药费这一局面不改变,那即使药价下降,医院还会使其他检查医疗费用上升,病人的总体负担仍然不会真正减少,看病贵的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

这次我们在某市招标时又出现一个怪现象。该市原定的规则是,一个品种只能一家企业中标。参加招标的药品有8000多种,中国几万家医药企业全部参加招标。医药企业都大显神通,招标办承受不了压力,废谁的标都不合适。本来定的是进入前三名的企业只能选一个中标,但最后发布公告却是:“经过研究决定,所有进入前三位或进入前两位的独家品种的企业全部中标,由医院进行选择。”所有的投标人都中标,这叫什么招标?

还有这样的怪事,就是一个厂家的同一个品种,委托3家医药公司投标,一个品种就占了3个名额,而且价格相差10倍。最后,一个品种同时中了3个标!而医院呢,最后还是选择价格高的,因为这样才能拿到回扣呀!

杨先生:药品招标确实存在一些内幕,但他描述的情况太极端了。至少在我们地区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招标结果是要公开的,药的品种、名称、生产厂家和价格都要列出来。怎么可能出现一个药品同中3标,而且是3种价格?现在卫生行业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药品招标这样的事情,人人都在盯着,要是真这样搞的话,一经举报,肯定要查处。我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

宋华琳:招标要求奉行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的原则。但在现实的运作过程中,医疗机构所选择的中标者,依然未必能提供更为质优价廉的药品,相互之间依然可能有着复杂的利益纠结。为此应进一步优化和完善药品集中采购的招投标程序,并关注招标后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且对其进行更为有效的监管。

有关部门曾一度转嫁矛盾,说药价虚高是医药企业利润大。企业出来叫苦以后,又把矛盾转到药品中间环节上来,说医药的中间环节太多。药品是个特殊商品,不能像卖青菜一样。按照药品监督管理法,药品销售须经过医药公司。法律规定的事情,却又被拿出来批驳,这不是荒唐吗?

从市场价来说,医药企业的价格真是低得不能再低了。因为国外一个药品的研制,从药理概念的提出到做动物试验,到基本进入临床研究,再到进入人的试验,最终到副作用的观察等,一般要10年时间。而每个品种研发投入的费用为3亿到4亿美元,何况,平均4个品种里也只能有一个安全进入市场。这就意味着:某一种药品的诞生,其研发经费至少投入10亿美元。反观中国,所有的药品销售总额比不上联邦制药,中国98%以上的西药品种都是仿制药,投入也就几百万元。我们钱都变成红包送医生了。

汪先生:他说的有一定道理。目前药厂的利润很低,基本上都是仿制药,研发能力很低。而当一种药一旦降为低价药后,也就意味着这种药的回扣空间大大降低,医药代表不愿推销这种药,医生不愿用这种药,这种药就会慢慢退出医院,病人仍然只能用高价的药。而药厂方面,一旦这种药被判为低价药,就会千方百计地改变这种药的剂型,申请成新药,重新定价。在玩这种游戏时,药厂当然又得增加许多运作成本了。

宋华琳:我国的药品研发还是在因袭一条以仿制为主的战略,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寥若晨星,更多的企业还是在研究开发国外已过或将过知识产权保护期的药品。因此,我国医药产业的科技附加值和市场集中度都较低,往往出现几家、几十家乃至几百家企业生产同一品种药品的情况,在这种供过于求情况下,处于药品经营链条末端的医疗机构处于优势地位,而如何让医疗机构选购自己的药,某种意义上“功夫在诗外”。而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经营者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销售或者购买商品,在账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回扣的,应以行贿罪论处。

2006年是中国入世第五年。加入WTO后就要接轨,原来我们是一个“小偷”,把人家知识产权偷过来,我们没有投入知识产权的成本,只是原料的成本,以此来计算企业的利润,那企业的利润就是“小偷”的利润,而这一部分利润还要给医院。所以现在国内的医药企业也根本没有钱去投入新产品的开发,国外的进口药就吃香了。如此形成了恶性循环。

要改变这种现状也很简单,只要把国有医院放开,你要营利就是营利的,那就市场化运作,医院的院长也不要卫生局下文任命,医生不应该是干部,就是企业员工,没有行政权力,实行聘任制。你要用好的药,超过医保范围了,就通过商业保险来报销。

于宗河:我认为,根本症结恰恰不是市场化不够,而是医疗市场化的方向就是错误的。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越发达,政府在公共领域应负起的责任就更大,应更有计划性。市场的本质是不讲公平,只讲效率与最优配置的,而公共领域,尤其是福利领域,是为了救济与缓和市场化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所以,如果在公共领域,尤其是福利领域讲市场化,那就会缘木求鱼。

福利领域、公共领域不能搞市场化,这在加拿大、北欧国家这些福利发达的国家已得到证实。

杨先生:目前的医改,舆论很激烈。但对医院里的人来说,没什么很深切的感觉。人的本性是追逐利益,关键在于有严格的法制去约束。

在整个医疗体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革的时候,仅仅以舆论挤压医务人员、把主要责任推到医务人员的身上,不仅于事无补,还会招致一定程度的抵制和反弹;不仅无助于医患关系的真正改善,反而会让本来就降至冰点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所以,我们期待卫生部新一轮改革开始——比如建立平价医院等——能对现状产生积极影响。(于宗河的观点根据电话录音整理)

2006年元月3日,南京监狱罪犯礼堂里人潮涌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召开大会,对该监狱240名罪犯依法予以减刑、假释。当听到法官宣布减去张文龙余刑即刻释放的裁定时,台下的张文龙热泪夺眶而出……

张文龙,这个因一时冲动荒唐劫机去台湾的人,在南京监狱教育下提前出狱,成为一个社会新人。

12年前,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一夜之间成了轰动社会的“名人”。这个人就是张文龙。大学毕业后成了劫机犯,并为此蹲了13年监狱。

出生于江苏泰州的张文龙,现年41岁,其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生了二男二女。相对于其他几个兄妹而言,张文龙性格内向,脾气犟,不喜欢多讲话,不喜欢交友。第一次高考,张文龙榜上无名。他在心里立下志愿:还要上大学。

为了宏大理想的实现,张文龙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就是看书学习。1986年,张文龙顺利考入某学院财务系,他的学历变为大专。张文龙拿到入学通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父母报喜讯。

1989年,张文龙被安排在苏北某市机械局冶金工业供销公司办公室任副主任。刚到冶金工业供销公司那阵子,公司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用板为他隔了一间仅够铺下一张床的地方。1990年底,张文龙第一次向机械局领导提出解决住房问题,他对局长说:“我已经27岁了,对象谈成了,要结婚没有地方,请局长帮助解决结婚用房。”得到的答复是:“单位无法解决。”

1993年4月6日晚,百无聊赖的张文龙坐在电视机前。一条新闻进入了他耳朵:有两名歹徒劫持飞机。当天晚上,张文龙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联想到自己想结婚却没有住房,思路渐渐地模糊了,头脑渐渐失去了理智:我要劫机去台湾。

1993年5月,张文龙编造了一个借口,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悄悄地坐火车到厦门了解情况。张文龙这趟该了解的都了解了,头脑里初步形成了一个行动方案。张文龙没有坐过飞机,对飞机上的情况不太熟悉,只是听坐过飞机的人说过一些,略知一二。张文龙开始了“试飞”。

当年6月17日,张文龙到了常州,购买了一张常州——厦门的飞机票。他详详细细地记下了如何购票、如何候机、如何登机、乘机过程中有哪些环节、哪些环节最容易出问题等等,譬如说违禁品如何通过安检,飞机的安全舱,飞机的飞行情况,旅客舱与前舱、驾驶舱之间的距离、通道、障碍情况等,更主要的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试飞”后,张文龙又回到了家乡,继续做进一步的准备。6月21日,他从街上买来一把玩具手枪、一把弹簧刀,这就是他后来的作案工具。

6月23日,张文龙来到常州,买了24日的常州——厦门的机票。24日是农历端午节。他无心去想年迈的父母和自己的女朋友。他竭力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登上了飞机。“各位旅客,飞机马上就要到厦门了,厦门今天的气温较高,达到36℃……”播音员清晰的声音让张文龙从沉思中惊醒。此时他迅速地从旅行包里取出玩具手枪,从裤子里取出弹簧刀,一个箭步窜到了飞机一排的乘务员跟前,当飞机上的旅客和乘务员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张文龙右手用枪抵在一个乘务员的头部,左手拿着弹簧刀,歇斯底里地喊道:“把飞机往台湾飞,不然我就毙了她!”飞机上的人都目瞪口呆。

此时一个机械师找来了飞机上的安全员。安全员说:“你想干什么?”张文龙瞪着疯子一样的眼睛,对安全员说:“你马上通知飞机往台湾飞,不然我就杀了她,把飞机炸掉。”安全员一面稳定张文龙的情绪,一面用电话和驾驶舱联系。驾驶员回答:“你不要激动,你不要伤害乘务员和旅客,我马上向上级请示,上级同意了,就立即按你说的办。”

整个机舱死一样的寂静,所有旅客和乘务员都紧张得能够听到彼此急促的呼吸声。张文龙也很紧张,两眼死死地盯着乘务员,微微抖动的手把玩具手枪紧紧地抵着乘务员的头部,吓得乘务员一动不动。

大概过了20分钟,驾驶舱传来了电话,官方满足了张文龙的要求。就这样飞机很快飞过海峡,并在当地机场顺利着陆。

当飞机安全降落在台湾桃源机场后,机上的乘客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而这时的张文龙却得意地笑了。他笑,是因为他自以为自己获得了巨大的胜利。

飞机刚停稳,机舱门一开,张文龙顺门望去,进来的是当地航空警察。根据警察的要求,他把作案工具交给了警察,跟着警察下了飞机,接下来便是调查、了解、取证。警察对张文龙说:“经过二小时十五分钟的调查,现在飞机可以经过香港飞回大陆了。如果你要留下来,就把你送到看守所。”

张文龙瞪大双眼,嘴唇蠕动了几下,可还是没有说,便万般无奈地跟着警察进了看守所。

1994年6月17日,张文龙在当地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他从看守所被押送至监狱服刑。监狱里8个犯人一个监舍。

张文龙在当地监狱的服刑生活是程式化的,没有什么变化。张文龙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实际坐了5年8个月就被假释了。

2001年6月21日,福建省公安厅派船把他接到福建的马尾,等候在那里的江苏省常州警方人员将他带到常州市看守所,对他重新进行审判。

2002年3月19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依法判决张文龙有期徒刑13年,之后他于2002年5月16日,被投入南京监狱服刑。

性格内向、心里充满酸楚的张文龙终于拿起笔给自己的父母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张文龙如大梦初醒一样,从蒙目龙写起,泣诉自己从希望、失望、绝望到渴望的一路人生轨迹。

2003年的春天,张文龙年迈的父母来南京监狱看望他。父子相见,分外悲伤。张文龙的父亲老泪纵横地说:“人没有不犯错误的,可你犯的错真是太大了。当时你要是给我说一声的话,怎么也不会让你走这条路。过去在乡里我们家是最光彩的,今天呢,我们一个乡犯罪的就你一个人……”

张文龙泣不成声地说:“爸,我真的对不起你们,真的对不起父老乡亲们,真的对不起培养我成长的部队首长……爸,我能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我真的知道错了……”

南京监狱民警把他的一言一行尽收眼底,找他促膝谈心,希望他从头再来,知耻而后勇,把倔劲用在正道上,监狱心理矫治活动使他调整了心态,他认识到只有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因此他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和人生坐标。

张文龙真的振作起了精神,在改造的岗位上踏实劳动,虽然他所干的活都是比较重的体力劳动,但他从不叫苦叫累,特别是他的腰椎五、六节错位,常常疼痛难忍,可他也不向警官提,直到警官发觉以后,他才如实说了出来。因此他获得了监狱的大会表扬。警官对张文龙十分关心,把他调整到比较轻巧的剪线头岗位。警官对他十分关爱,只要他有个头痛脑热,就会及时带他到医院就诊。

张文龙刑满出狱了。面对未来,张文龙说:“我已经和我父亲说了,家里的几亩地留给我种。我要种庄稼、种蔬菜,养鸡、鸭、鹅,一来可以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二来还能搞搞试验,国家不是正在提倡建设新农村吗?我要乘上这趟车……”(通讯员季承志)

6日上午,上课钟响,杨昌国从寝室出来,右手紧握巴掌大的厚木垫,左手按住左脚背,挪动笨重的身体,爬过街面,爬完43级台阶,进入教室。他抓住前后课桌的边沿,两手使劲,身体往上一弓,坐上位置,开始听老师讲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