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被曝与女助理有“恋情” 圈内好友表祝福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8:12:21

“……儿子,你一定要醒过来。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受这么大的苦。妈妈没有照顾好你。你快醒过来,妈妈再也不上班了,专心专意地照顾你,教你识字,教你练琴。你说过你长大了挣钱养活爸爸妈妈的,还要给妈妈买房子。你可要遵守你的承诺!”在儿子昏迷的十多天里,蔡青又开始了多年未曾写过的日记。

“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我的儿子却感受不到新年喜庆的气氛,他已经昏迷10天了。宁乡县城关医院对病人不负责任的态度让我感到寒心。好心的记者,快来帮帮我的儿子吧!”1月1日,2006年的第一天,蔡青向《法制周报》记者打来求助电话。在电话里,她几次泣不成声。

接到电话的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湖南省儿童医院。在该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大厅里,离监护室门口最近的地方,坐着一对夫妇。他们就是蔡青和她的丈夫蔡光辉。他们靠得紧紧地坐在一起,两个人也不交谈,也不和其他人说话,只是目光定定地钉在眼前的地面上。

看到记者到来,蔡青显得很高兴,似乎想礼节性地笑一下,但是依然没有能够笑出来。两个人都十分憔悴,脸色蜡黄,眼圈乌黑,嘴角上长了水泡。蔡光辉告诉记者:“她一天有十几个小时都守在这里,只为了等那20分钟的探视。”说话间,蔡青拿出一叠照片给记者看:“这是我儿子蔡靖健康时候的照片,你看这张,就是他5岁生日那天照的。”照片上面的蔡靖,虎头虎脑的样子,摆着自己设计的造型,十分调皮可爱。

她还拿出一袋崭新的小孩子穿的衣服和一把刚买的玩具冲锋枪说:“等儿子出院,我要把他的旧衣服全部丢掉,全部换新的,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儿子最喜欢枪了,他看到这把枪一定非常高兴。”

3时30分,医院规定探视的时间到了,医生叫家属们进重症监护室探视孩子。蔡青第一个穿上鞋套走进去,和丈夫蔡光辉站在厚厚的玻璃隔离墙外,看着昏迷不醒躺在小小的病床上的儿子。患儿父母们都站在玻璃墙外,或喜或忧地呼唤着自己孩子的名字。在这些呼唤声里,蔡青的声音显得特别深情:“蔡靖,妈妈来看你了,你醒来啊,乖儿子,不要淘气啊,不要跟妈妈开玩笑好吗?妈妈受不了了,你快醒来吧,我的儿子!”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又哽咽起来。

短短的20分钟探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走出探视室,蔡青的心情好多了:“医生说可以做高压氧了,我会有更加多的时间和儿子呆在一起。记得才进医院的时候,我是连厕所都不敢上,生怕儿子需要我的时候医生找我的时候找不到。”她说,那时候,是想看到医生又怕看到医生,想看到医生是希望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儿子的情况,怕看到医生是担心从医生那里得到不好的消息。“坐在外面等的时候,我甚至想我要是医院的清洁工就好了,因为清洁工可以自由出入儿子的病房。那样我就可以和儿子呆在一起了。”

蔡靖的主治医生张医生告诉记者,蔡靖患病毒性脑炎,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时有抽搐。由于脑部有多个病变,所以病情比较重。她介绍,这种疾病主要是通过呼吸道和肠道感染,蔡靖的属于重度感染。根据先前他有的腹泻、感冒症状,可以推断他有呼吸道和肠道感染。日前,蔡靖的病情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眼睛已经能够睁开,叫他名字的时候已经有了反应,能够哭,手脚能够运动,但是还不能说话。至于什么时候能康复,有没有后遗症,可不可以康复,目前还不能确定。他每天的治疗费用在3000到4000元之间。

蔡青讲述了儿子蔡靖生病的经过:2005年12月20日晚,蔡靖突然发烧,还出现流鼻涕和流眼泪的症状。第二天,孩子直嚷着要妈妈,可是蔡青清楚地知道,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在等待着她。因为人手有限,她不去上班的话,一个班二十几个孩子就没有人照顾。于是,蔡青让丈夫蔡光辉带着孩子去宁乡县城关医院看病,而自己则赶往幼儿园。

当天中午,正在幼儿园带孩子们吃饭的蔡青接到了丈夫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孩子已经打了40分钟的寒战,并且抽搐起来。医生给孩子用了镇静剂才让他安静下来,体温曾超过了41摄氏度。由于病情不见好转,蔡靖被转入宁乡县人民医院,但病情仍然得不到控制。至22日凌晨2时,孩子被转入湖南省儿童医院治疗。

从转进医院之后,孩子一直没有醒来。守候在病房外面的蔡青双眼红肿、面容憔悴。讲起孩子的情况,她没说几句话就泣不成声了:“靖靖那天早上起来还吃了一碗面,活蹦乱跳,到中午就不省人事了。我将别人的孩子都照顾得挺好,可是,没想到对自己的孩子却失了职……”

原来,蔡青急着去上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孩子的病情那么严重。等她赶到医院时,孩子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红点,病情加重了。

蔡青说,她从小的志向就是当一名人民教师,但是1993年高中毕业后,因为几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考虑到家庭贫困,她没有再读补习班,而是继续坚持自学。

村上看到她的上进,安排她当了小学代课教师,专门带学前班。后来,她成了一名受人欢迎的幼师,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

2005年下半年,她被聘到位于宁乡县城的八一路社区幼儿园。该幼儿园的园长唐和平告诉记者:“蔡阿姨在我们这里很受孩子和家长们的欢迎,一个人带一个有20多孩子的小小班,很有耐心,也很有爱心。这些孩子都还只有一两岁,很容易就尿裤子了,她总是很勤快地帮他们换好烘干。她性格特别好,对孩子有一种天生的爱心,从来就不对孩子粗声大气,最小的孩子她也是跟他们讲道理。她每天上班非常准时,下班后总要把小朋友的桌椅和活动场所收拾得干干净净。她的工作在家长中间有口皆碑,好多家长听说她儿子重病,都替他着急,每天来送小孩都问起她。”在幼儿园的教室里,唐和平拿起一个红色的袋子说:“这个就是蔡青的,那天她听说儿子重病后,到医院就一直没有过来拿。”

目前,蔡靖转到湖南省儿童医院已经十多天了,但是他还没有醒来。现在,除了担心孩子能不能醒来,醒来后会不会有后遗症这些问题,年轻的妈妈还要为高昂的医药费担忧。

蔡青的工资是每月400元,她丈夫蔡光辉在工地上做事,酬劳也不高。出身农村的夫妻,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外出打工。因为蔡光辉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有多种疾病,为了治疗,家里基本上没有什么积蓄。而孩子在医院这几天就花了4、5万元,为此,夫妻俩几乎找遍了所有能够借到钱的亲戚朋友。

蔡光辉告诉记者:“我父亲已经80多岁了,看到孙子病重住院,他除了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之外,这几天还外出讨钱。可怜他在农村里面最少的一天才讨了35多元。”说到这里,这个30多岁的汉子哽咽不已。他说,他现在是到处借钱,有时候碰到别人面有难色,他就放下面子哀求:“只要孩子能够醒来,我是什么都不顾了。”

孩子是父母的心尖肉。看到孩子受着病痛的折磨,慢慢冷静下来的蔡青和她丈夫回想起孩子就诊的过程,觉得宁乡县城关医院对他们的孩子太不负责了。

蔡光辉告诉记者,在护士给儿子输液的时候,儿子突然发生寒战,脸色一下子变得乌青。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却找不到医生。原来,接诊的李医生已经回家吃饭去了,其他医生也找不到。

“当时,李医生在电话里告诉我:‘是药物反应,把药停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李医生过来开了“地塞米松”和“安定”,可是用药之后,病情还是没有缓解,孩子的体温曾一度上升到41、5摄氏度。“当时,我儿子躺在床上,摸着我的脸说:‘妈妈,你怎么有四只眼睛,两个嘴巴,四个鼻孔?’我吓坏了。这时候,另外一个医生过来说这不像是药物反应。我吓坏了,赶紧抱着儿子赶到宁乡县人民医院,当晚又赶到省儿童医院。”蔡青说。

蔡光辉说:“宁乡县城关医院存在三个问题:首先,他们最初根本就没有诊断出我儿子得的病是病毒性脑炎,错误的诊断和治疗加重了我儿子的病情。我儿子在城关医院总共治疗的时间大概只有4个小时,在我儿子出现紧急情况的近两个小时里,我们在医院里却要么找不到医生,要么又找不到护士。他们拖沓的工作延误了我儿子的最佳治疗时机。而且,给我儿子治疗的李医生,竟然是骨伤科的医生。”

蔡光辉越说越气愤:“更加令人人气愤的是,到现在为止,城关医院都没有给我们提供病历。当初治疗的时候我儿子现在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城关医院负有直接责任。我觉得,城关医院的这种作风,对我的儿子、对我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犯罪。”

1月3日,记者来到宁乡县城关医院。记者首先拨通了该院胡院长的电话。记者要求对方提供当事的李世良医生的电话,或者通知李医生来接受记者采访,对方回答说李医生不上班,也没有提供李的电话。在记者的要求下,胡院长答应当天下午到医院,可是后来对方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该院一位姓周的副院长告诉记者,出于人道,他们已经在全院募捐了2000元给患方,并且已经将该事件上报到卫生局。记者试图请对方就相关问题作出解释,对方要求记者到县卫生局去了解。

在该医院的张贴栏上,记者在蔡光辉的指认下,看到当事医生李世良的照片下,赫然写着“骨伤科主任”的字样。

宁乡县卫生局参与了该事件协调的业务科徐科长接到记者的电话,十分不耐烦地说:“他们(患者家属)还要怎么搞?不是已经给了他们2000元了吗?”蔡光辉听到这句话,十分气愤:“2000元,那能够起多大作用啊?”

1月4日,记者再次联系到宁乡县卫生局办公室丁主任。丁表示,卫生局将马上对此进行调查,如果真的有医务人员操作不规范导致严重后果的情况,他们将对其作出严肃处理。同时,她希望患方在必要的时候能够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的权益。

时报讯(记者魏丽娜)女工阿华晚上在厕所冲凉时,发现有人透过男女厕所隔板上的破洞偷窥,急忙穿衣叫老公将偷窥的工友“揪出”。因双方发生争执,阿华的老公头部被打伤,幸好民警及时赶到制止,并将偷窥者和打人者带走。

昨天,在医院照顾老公的阿华告诉记者:前晚10时,她在厕所冲凉时,期间突然听到报纸的声响,连忙穿上衣服,因为男女厕所隔板上的破洞那边有只“眼睛”偷窥。阿华当场怒斥对方,孰料男厕所里“竟传来笑声”,于是唤来舅妈堵住男厕所,不让人出来,并找来老公将“偷窥者”揪出。由于当时男厕所就一个人,双方发生争执,阿华老公的头部被偷窥者同乡打伤,“缝了三针”。

五年前,阿华和老公从重庆老家到广州打工,负责堆砌建筑物外墙。4个月前,两人来到白云区新广从公路旁某新建楼盘工地做事,新楼后面两个用石棉瓦搭建的简易工棚就是他们的住处,周围长满芦苇。

两个工棚住着外墙班和水电班近200人,共用的厕所也是用石棉瓦搭建,可能不牢固,厕所有点倾斜,只有几块石棉瓦将男女厕所隔开。一位女工说,隔板上不知何时被人为的挖了几个洞,其中两个竟有巴掌大小,于是她们用瓦片将破洞遮住,小点的用报纸塞得严实,有时还用袜子堵洞。

“有人偷看不是一两回了”,附近的女工告诉记者,早就知道有人偷看,只是没抓着人,现在她们冲凉都是几个人相约一起。据介绍,工地没有专门冲凉房,工人们只能用柴火或煤块烧好开水后,拎着热水桶到脏臭的厕所里冲凉。

被怀疑偷看女工冲凉的人是水电班。他对民警说,当时他刚到厕所解手,没有偷看,就被一男子揪出去。据水电班负责人陈先生称,这名工人是半月前临时请的,是不是偷窥者只能等警方的说法。

中国台湾网1月8日消息据台媒报道,日前才发动罢免陈水扁联署提案的中国国民党籍“立委”丁守中,昨天主张直接单独办理“罢免总统、副总统”公投,让台湾及早脱离乱象及政治空转。

【龙虎网讯】不忍心再让妈妈为自己受苦受累,患了白血病的13岁男孩骋丞竟然写下遗书准备放弃治疗。到底是什么样的困境,让一个小孩失去生活的勇气?记者昨天获悉此事后,赶到了南京浦口骋丞的家中,见到了这对苦命的母子,孩子的懂事和妈妈的挚爱让人为之动容。

小骋丞是去年6月份查出白血病的。要不是生病,他现在正在浦厂中学读初二。

提起那天夜里的情景,妈妈朱湘浦就忍不住泪水纵横。她说:“那是去年9月3日的晚上,孩子刚刚做完第二个疗程的治疗,从医院回家休息。我夜里睡得不是很沉,翻身时猛然发现身旁空着,我当时吓坏了,孩子去哪了?我跳下床,冲到洗手间,里面空着,我更紧张了。我特别担心他会想不开。”

“我看到小房间门缝里有灯亮着,推开门一看,儿子在里面,我这才放下心来。但我发现不对劲,孩子看到我进来后,一下子站起来了,当时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看书,我说你的病还没有好呢。我过去一看,发现书的底下压着两页纸,抽出来一看,竟然是份遗书。我当时的精神就要崩溃了!我哭了起来,孩子也哭了,后来我们俩抱头痛哭。以前在医院时,当着别人的面,我们还不敢哭,那天夜里,我们俩在家里放开了哭,把这半年多来的痛苦都哭出来了。那个深夜我几辈子都忘不了,一想起当时的情景,我的心都要碎了。”

想起当时心碎的场景,妈妈朱湘浦还有些后怕,“幸亏当时我及时发现了孩子在写遗书,要不然他一时想不开做了傻事,我活着还有什么希望啊?”

小骋丞说:“我当时写下遗书,并不是一时冲动,我看着妈妈为我受累,我就难受得要命。我9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从那时起,妈妈就是我唯一的依靠。妈妈下岗后,没有正式工作,还要照顾我,我好心疼她。家里没有钱我也知道,我生病后,经常看到妈妈从外面回来后非常疲惫,我就知道妈妈又没借到钱。我能看得懂医院里的账单,有时一天就要1000多元,妈妈又没有正式工作,哪有这么多钱给我看病啊?”

“每次妈妈在我面前都很正常,其实我好多次看到她背地里哭。我的病让妈妈操碎了心,我当时真的不想治了,这样妈妈也就不会这样累了。那天夜里,我就偷偷地起来,写了这个遗书。”

记者问:“你当时有没有想到,如果你放弃治疗的话,妈妈会更加伤心痛苦吗?”小骋丞说:“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想着替妈妈减轻些负担。”

朱湘浦说:“我知道,孩子想放弃治疗,是想减轻我的负担,但孩子越是这样懂事,越是让我难受,我恨自己太无用、太无能了。孩子生病后,我跑了几家大医院,看看哪家医院需要人体器官,我愿意用自己身体的部分换回儿子的生命,但这条路行不通。我常对着苍天呼唤,为什么对我们母子这么不公平,我甚至绝望地想自杀,但我不能丢下孩子先走,为了救活我儿子,只要有一点点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她说:“当时医生跟我说,孩子得的这种白血病不需要骨髓移植,但必须要做七八个疗程的治疗,经过三年才能痊愈,整个过程需要20多万元,这个数字对于我一个单身女人是如此地艰难,现在治疗已经进行一半了,花的十多万元大多是四处借来的;现在还有一半的治疗没有做,本来上个星期就要到医院治疗的,但我实在是借不到钱了,所以孩子现在还待在家里。”

朱湘浦想通过快报向社会求助:救救我们苦命的母子,救救我的苦命儿子,我们母子将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当我提笔写下这封遗书的时候,为了我而身心疲惫的您早已进入梦乡。望着纷(分)外明亮的夜空,与那格外皎洁的明月,我深深地感到自身的不幸,因为我患上了可怕的白血病。以前我听说白血病非常地可怕,没想到今天自己却……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在我短短13年的生命中,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坎坷。在我9岁那年,父母离婚,父亲狠狠地抛弃了我,母亲您是我唯一的依靠。因此,我失去了一个原本完整的家。我深深地体会到您受到了一个天大的打击,但是您还是用您那瘦弱的肩膀挑起了抚养我和教育我的重担。虽然这样,但离婚后的几年我们一直过着安稳的日子。可是往往祸不单行,恶(厄)运又一次降临到我身上。就在13岁的那年,我得了白血病,得知这一消息后不久我便住进了医院。住院期间每天的医药费都多得吓人。因为自身家庭条件不好,母亲只好问亲戚朋友借钱为我看病。我于心不忍,为了您今后的生活以及减轻亲戚的负担,我决定放弃治疗。如果下辈子我还是您的儿子,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回报您为我所作的一切和养育之恩。

面对着化疗病人那一张张痛苦的脸,我真的很希望我也能当一名医生,为这些病人减轻痛苦,治好他们的病。

本报讯(记者史永庆)年仅17岁的高中女生当“小姐”,竟是为了赚钱买房子。遭遇意外怀孕后,昨天,婷婷(化名)向市计生医院少女意外怀孕援助中心救助。

婷婷是高二学生,去年父母离婚后,她和母亲失去了生活来源。没有钱交房租,她和母亲被房东赶了出来,现寄居在一个亲戚那里。为了赚钱买房子,让母亲不再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去年8月,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婷婷偷偷来到龙溪镇一家夜总会上班。

最开始,婷婷只是当服务生,但看着其他姐妹个个都穿金戴银的,她的心理不平衡起来。但婷婷毕竟只是一个高中生,缺乏自我保护意识。3日,已经一个月没有来“例假”的她才慌了手脚。

市计生医院少女意外怀孕援助中心为婷婷做了手术后,还专门让心理医生为婷婷做心理治疗。

新华网北京1月7日电(记者刘诗平)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正于此间举行的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说,“十一五”是中国大规模铁路建设最关键的阶段,续转和新安排建设项目达200多个,其中客运专线项目28个,建设总投资12500亿元人民币。2006年客运专线项目新开工13个、续建11个。

据了解,“十一五”铁路跨越式发展将实现快速客运初步成网的目标。建设京沪、京广、京哈、沈大、陇海等客运专线,列车时速达到200至300公里;建设京津、沪宁、沪杭、宁杭、广深、广珠等大城市群的城际轨道交通系统,列车时速达到200公里以上;继续推进既有线提速,在13000公里提速干线实现客车时速200公里。在此基础上,再经过5年左右的努力,中国铁路将形成客运专线、城际客运铁路和既有线提速线路相配套的32000公里的快速客运网络。这一快速客运网络,能够辐射中国70%的50万以上人口城市,覆盖人口达到7亿多,满足人们快速便捷出行的要求。

另据了解,从2008年开始,中国客运专线将陆续投入运营。今年中国将在引进和掌握时速200公里以上动车组技术平台的基础上,着眼时速300公里客运专线建设需要,组织开发时速300公里动车组。

目前,中国全路时速120公里以上的线路延展里程已达22090公里,时速160公里以上的线路延展里程达到14025公里,时速200公里以上的线路延展里程为5371公里。(完)

早报讯(记者谢璐冯雅可摄影雷湘琥)昨(6)日中午,当推着一辆破旧自行车、把征婚启事挂在车龙头上的亢小姐出现在一环路西一段路口时,立即引起市民关注,“找一个愿资助我10万—20万元的单身男士,地区、年龄、离异、身高、文化程序均不限”。

对于亢的做法,在场的多数市民却认为她的本意是“恐怕是为了找一个赞助人”。

本报讯(记者纪文伶)“春节回家路途漫长,诚征性格开朗、幽默、诚实、身强力壮男士陪伴。”昨天,在沙坪坝区某高校校园里,张贴出一张奇特的“寻人启事”,所寻的竟是“护花使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