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斗气殃及欧洲 美国指责俄罗斯别有用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3:58:08

郑:在被押离学校时,侯只说了一句话:“我一定会在法庭上指控她,这是我用生命换来的代价。”

郑:刚一见面,侯就准确说出了我的藏枪位置:我知道你的手枪在腿上,要我放下炸药可以,不过你得给我两支六四式手枪,我只想看看真家伙。经指挥部同意,我将一把卸了撞钉的手枪拿在手中给他看。侯却极为内行一眼看穿,要我当着他的面把手枪一个零件一个零件下给他看。如侯知道我在用“假枪”骗他,必然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我一边下弹夹让他看真子弹,一边把话题一转引向他身上的炸药,装着很生气地说:“喂!我都在兑现承诺,啷个不见你解除炸药的行动呢?”话题岔开,总算躲开了手枪露馅问题。

郑:当时情况下,整个神经高度紧张,全身心都放在如何顺利说服侯解除炸药、释放人质、回答侯提出的问题、思考他可能提出的下一个问题上,根本没心思去想其他。“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后怕。”

郑:这人确实很聪明,对枪支弹药和爆炸装置,可谓鬼才。事后爆破专家都很惊讶:一个没有专业知识的农民竟组装出如此精细、准确的爆炸装置。

33岁的侯滋润出生于蕨溪镇古柏乡永乐村学长组一个贫困农家。1995年,其妻子自杀后留下一儿一女。2001年上半年,侯在成都打工时认识了云南绥江妇女杨某,并将杨带回老家共同生活了两年。2005年,与侯生活一段时间后,杨不辞而别。突然有一天,杨主动给侯打电话称她现在德阳,在做毒品生意,要侯到德阳带毒品回蕨溪卖。“这个女人坏得很,请警方一定把她抓回来。法庭上,我将作为污点证人出庭作证。”侯昨日交待时说。

2月7日下午,绑架现场警戒线外,侯11岁的大女儿和约8岁的小儿子双双出现在人群中,他们一直秘密关注着事态的发展。记者曾多次试图接近他们姐弟,但二人一见生人接近便转身快速离去。从中午1时到下午6时,侯的大女儿一直在为父亲的安危焦虑,泪水几次夺眶而出。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说:“我们现在只希望孩子没事。目前,我们对孩子都不再提这件事,免得他们胡思乱想!”而另一位家长李先生则表示,回避不是好办法。因此他特意和儿子长谈了一次,告诉孩子遇到这种事要冷静,安慰孩子“这件事虽然可怕,但只是人生中的小插曲,别当回事”。采访中,家长们对赵华“自愿当绑匪人质”的做法有不同看法。一家长刘先生表示,他很佩服小赵的勇气,“听说这个孩子平时成绩一般,在课堂上还很调皮,但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能表现得如此大气”;而家长郝女士则说:小孩子不应该如此冒险,毕竟这不是闹着玩的!

侯滋润在乡下一直有用炸药炸鱼的爱好,一直喜欢独自研究枪支和炸药。据侯向警方交待,其带到学校绑架学生所用的10公斤炸药,系杨某从云南老家带来给他炸鱼用的。落网绑匪侯滋润的交待究竟是真是假?昨日,宜宾县刑警队兵分几路,对“2·7”校园绑案展开了全方位调查。

7日傍晚,排险过程中一枚土制手雷突然发生爆炸,其中一名叫刘长江的专家被炸成重伤。昨日傍晚6时,刚清醒不久的刘长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刘长江的整个脸上充满红斑,药纱布遮住了他的双眼,左手动弹不得。医生称,他的眼睛充血,左手手指伤情很严重。刘长江告诉记者,7日上午11时30分,宜宾县公安局向宜宾县威力化工公司求援,要求派爆破专家前往排险。威力化工公司立即派出爆破专家李富良、刘长江、曹彭木赶赴蕨溪中学。下午5时40分,歹徒精疲力竭,自己解下了身上的炸药雷管。

刘长江等专家清点现场爆炸物品时发现,有60条炸药、6枚土制手雷。作为爆破专家,刘长江深知手雷的危险性,他主动要求销毁手雷。大约傍晚6点半,刘长江用左手拿出最后一个手雷准备销毁时,手雷“砰”的一声爆炸了,刘长江的左手顿时鲜血喷涌。

刘长江左手手指被炸飞,爆炸产生的残片还将其左耳、右前臂炸伤,伤情非常严重。后来,业内人士分析:土制手雷的炸药可能没调制均匀,销毁时专家也不好掌握其分量,这可能是爆炸的一个原因。

7日晚上10点,宜宾有关方面决定:将刘长江星夜转至成都现代医院抢救。8日凌晨1时30分,刘长江被送到成都现代医院。医生为其施行了腹部皮瓣转移修复术(即将腹部的肉转移到被严重炸伤的手上),手术很成功,刘长江的拇指、中指等4根手指能保留下来。刘长江冒险请缨及因公负伤,引起省、市公安机关的重视,省公安厅有关领导指示:全力抢救。

校园绑匪侯滋润身上所绑10公斤炸药从何而来?封闭式管理的蕨溪中学,绑匪又是如何顺利进入校园而闯入教室的?侯的身世究竟如何?昨日,已归案的侯滋润在接受宜宾警方的询问时,揭开了这些谜团。他称,学校大门其实形同虚设,任何人都可从临街处的学生食堂直接进入学校。

据侯交待,他对昔日母校蕨溪中学相当了解,深知如何从“秘密通道”进出学校。2月7日一大早,侯从学校大门左侧临街处的学生食堂,毫无阻碍地进入了校园,然后顺利避开大门保安的检查,直接闯入教学大楼。

记者采访发现,虽然该校有“人员登记”制度,但据一些学生反映,门卫一般只对住校生外出进行严格检查(需要老师批准的出门条),对于外来进校人员的管理则“松懈”得多,“只要是熟面孔或随便说找某个学生,门卫一般都不阻拦,也不会让来人出示证件进行登记”。对此,蕨溪中学的唐贤亨校长表示,事发时,所有教职员工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守职责;至于绑匪是否是从食堂门“混”入校园的,唐没有进行正面回答。

2月7日下午6时许,绑匪侯滋润被警方制服并带走,长达10小时的“炸弹”警报终于解除,宜宾县蕨溪中学的师生们终于发出了“可以回学校啰!”的欢呼声。

昨日上午,记者在该校看到,师生们进进出出,秩序井然。据蕨溪中学唐贤亨校长介绍,事后,学校专门召开了紧急会议,对此次的事进行了认真分析,决定安排专人对学生们进行心理辅导,尽量消除他们心理的“阴影”。杨元礼记者杨元禄汪仁洪罗暄(华西都市报)

晨报讯(实习记者姚魁徐晶晶)昨天上午10时许,朝阳区东坝乡高杨树村一出租房内,一名外来打工女子被发现死在屋内。警方称,从现场线索看,疑似煤气中毒,但不排除谋杀等其他死亡的可能性。准确死亡原因,要待进一步尸检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据附近居民说,死者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家里有丈夫及三个孩子。春节期间,死者的丈夫与孩子回河北邯郸老家过年,该女子一人留在北京。

隔壁洗浴中心的老板娘与死者家比较熟悉。她告诉记者,死者在此租房还不足一年,平日早出晚归,沉默寡言,周围大多数邻居对其都不熟悉。在事发前,身在河北老家的死者的丈夫好几天联系不到妻子,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所以委托她去看看情况。

洗浴中心老板娘说,昨天上午,她来到死者家门前,擦去玻璃上的冰花往里一瞧,发现死者一个人光着身子躺在地上,一看就知道出事了。洗浴中心的老板娘马上报了警,警察和法医先后赶来勘察现场。

记者在现场看到,死者所租住的20多平方米的房屋光线昏暗,混乱不堪,该名死者看起来是一位中年女子,只穿了内衣裤,平躺在地上,尸体已经僵硬,颜色发青。邻居们痛惜地说,死者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最大的孩子才十二三岁。周围的邻居纷纷表示,这些出租房一直通风不畅,很可能是煤气中毒致死的。

直至昨天中午12时,警方撤离现场,该女子的丈夫李某正从河北老家赶回北京准备为妻子处理后事。准确死亡原因,要待进一步尸检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偶尔与幼女发生性行为,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不认为是犯罪。”最高法院日前出台司法解释,对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予以明确。此司法解释已于今年1月23日起施行。这部司法解释实施伊始即引起法律人士和普通百姓的广泛争论。

●司法解释:“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偶尔与幼女发生性行为,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不认为是犯罪。”

此司法解释引起较多争论。石景山检察院检察官张李丽告诉记者,以前,达到法定年龄的,只要与幼女发生性行为都构成强奸罪。依据新司法解释有关规定,部分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就不能认定为犯罪了。

中国法学会青少年法律研究会常务理事宗春山则认为,在实践中,有些幼女成熟过早,自愿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甚至保持恋爱关系,对符合法定年龄的另一方都会认定为强奸罪,这样不利于保护另一方未成年人的权益。新司法解释出台后,上述情况可以得到更好的解决。

检察官张李丽建议,司法解释出台后,尽快设立配套机制,设立专门机构,对有不良行为而未构成犯罪的未成年人进行专门管理,防止他们再度走上犯罪的道路。

一些市民在网上发表意见,提出不同观点。他们认为,此司法解释一出台,遭受伤害最大的就是幼女,幼女的权利得不到司法全面的保护,一些未成年人会利用法律打擦边球,在与幼女发生性行为后,逃脱法律的制裁。也有人担心,会助长未成年人犯罪,不利于社会稳定。

●司法解释: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强行索要其他未成年人少量钱物一般不认为是犯罪。

(案例)2005年初中生王强放学回家,恰巧未成年人陈民、李安和贺民。三人便拦住了王强,对他拳打脚踢。之后陈民从王强身上只翻出了四元钱。在贺民走后,陈民和李安又把王强带到附近的公园里,李安和陈民轮流用皮带抽王强的后背。整个过程持续了3个多小时,两人才匆匆离开现场。案发后,两名已满14岁的未成年人被判刑,一名未满14岁的未成年人承担民事赔偿。

石景山检察院未成年组检察官张李丽告诉记者,4元的抢劫数额比较小,按照新司法解释的规定,此案如果未造成严重后果,没有轻微以上伤害,将不会构成犯罪。依据此解释,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使用轻微暴力或者威胁,强行索要其他未成年人随身携带的生活、学习用品或者钱财数量不大,且未造成被害人轻微伤以上或者不敢正常到校学习、生活等危害后果的,不认为是犯罪。

“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加大了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力度。”张李丽检察官表示,法律更加人性化,更多的未成年人将会有改过的机会。

有一些法律专家持不同意见,他们认为,此条司法解释没有对软暴力作出规定,不少使用软暴力的未成年人将因此而免于法律制裁,但软暴力的危害并不低于身体上的伤害,这样不利于对受害未成年人的保护。在同一个抢劫中,未成年人是主犯,成年人是从犯的情况下,未成年人如果不构成犯罪,成年人的定罪将成为司法审判的“难点”。另外,对“数量不大”司法解释没有具体界定,在实践中,可能会因不同地域的经济差异而影响审判的结果。

●新司法解释规定: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盗窃自己家庭或者近亲属财物,或者盗窃其他亲属财物但其他亲属要求不予追究的,可不按犯罪处理。

(案例)2002年,未成年人王力带着同学唐明来到他父亲的公司,用钥匙打开了保险柜,然后拿出一沓钱给了唐明。不久,同学赵刚看到唐明有了很多钱,觉得很奇怪。赵刚弄清事情的经过后,便让唐明带着他去了王力父亲的办公室。他们用同样方法打开了保险柜,拿了7000多元。事发后,王力的父亲报案,警方将三人抓获。

张李丽检察官对记者说,在此案中,即使王力的父亲提出不予追究的要求,司法机关也要按照刑法的规定对其定罪量刑。公诉是国家的公权利,公诉案件不能因为当事人的要求而撤案。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后,可能会改变这种情况。

研究未成年人犯罪的专家宗春山认为,在这样的案件中,未成年人往往清楚自己拿家里的钱不是在犯罪,新司法解释考虑到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的情况,给未成年人重新做人的机会,对他们起到很大的教育作用。

有法律专家表示了担心,在公诉案件中,当事人可以提出不予追究的要求,将可能引发个人利益与国家公权利的冲突。来源:北京晨报晨报记者武新(文中的未成年人皆为化名)

身染一种遗传病的孩子快速衰老之时面临药物困局,医生希望为他们争取救助基金

有这样一群孩子,在尚未享受完童年快乐之时,却患上动脉硬化、冠心病等老年疾病。10岁左右,胆固醇指数已相当于六七十岁的老人。衰老和死亡很快降临到他们身上。

他们身染的是一种遗传病,北京安贞医院4年来接诊了20余例这样的患者。而这种疾病在人群中的发生比例是百万分之一,我国已发现50余病例。

春节刚过,11岁的王芊(化名)背着双手,站在王绿娅医生的办公室里,静静地听大人们说自己的病情。

已经习惯了,王芊知道自己得的是一种罕见的不治之症,症状表现为从小血管迅速衰老硬化,然后很快地死于心梗、心衰或脑梗。

从8岁确诊至今,王芊不间断地每天服用昂贵的降脂药;同时,无法掩盖的,是身体上不断蔓延、侵蚀皮肤的黄瘤———一年四季,王芊始终是长裤长衫。

“上午的超声诊断显示,孩子的颈动脉内膜仍在增厚,已经像60多岁的老人。”安贞医院的超声科医师勇强说。看到妈妈的泪水,王芊咬着嘴唇,悄悄推门走出去。

一个年仅7岁的孩子,浑身长满黄色的瘤子,胆固醇高达1000毫克/分升,是正常人的5倍。2001年3月,在儿科会诊的“怪病”男孩引起了安贞医院动脉硬化研究室主任王绿娅的注意和不安。从那时开始,王绿娅开始跟踪和研究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病例。

4年来,王绿娅和她的学生接诊过20多名和王芊一样的孩子。这些孩子来自全国各地,却有着几乎相同的经历———扁平的黄瘤随着身体发育不断长大,活动多了,甚至坐卧都会喘不过气,然后是父母抱着辗转求医。

检测结果显示,10岁左右的孩子,胆固醇指数高达600~700毫克/分升以上,相当于六七十岁的老人,同时,开始出现老年人才会有的动脉硬化症状,身体机能迅速衰老。而血管内硬化的斑块越来越多,随时可能堵塞血管或脱落,导致孩子病发心肌梗死(冠心病)、脑梗死(脑中风)或死于心衰。

王绿娅解释说,绝大多数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患者没有明显的症状,只是血脂和胆固醇偏高,易早发动脉硬化和冠心病,他们是正常人与高胆固醇血症者的孩子,医学上称为“杂合子”;而王绿娅收治的20多个怪病孩子,多数是“纯合子”。

医学研究表明,“纯合子”的父母都是“杂合子”,而两个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杂合患者结婚,并生下“纯合子”,在整个人群中的发生比例是百万分之一。

专职参与研究的蔺洁医生查阅了大量国内外医学界关于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治疗资料,但所有资料表明,目前人类对于“纯合子”还没有根治办法,只有尽量早地发现病人,让他们不间断地服用降脂药拖延血管的“衰老”,如果不使用换血的办法,目前,世界上记载的“纯合子”病例的寿命都没能超过20岁。

4年来,王绿娅和蔺洁也目睹着他们和其他医院收治的“怪病”孩子相继离开这个世界。

来自安徽的13岁女孩晶晶(化名),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但却怎么也无法阻挡奇怪的黄瘤在她的身体上不断增多长大。多年来,养父母带着晶晶,辗转求治于各地医院的儿科和皮肤科。

去年,在安贞医院,王绿娅诊断发现,晶晶不仅是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纯合子”,而且发展为心衰。不久后,晶晶回到安徽当地医院,死在养母的怀里。

王芊不间断地每天服用昂贵的降脂药,作为生活在山西阳泉一个年人均收入只有千元的农村家庭来讲,王芊的病情是这个三口之家的最大负担;同时,无法掩盖的,是身体上不断蔓延、侵蚀皮肤的黄瘤,这些生长在身体各个关节部位的黄瘤,正是由于血浆胆固醇的异常增高在身体组织内过度淤积所至。

由于在有生之年需要每天服用降脂药物,很多孩子的家庭已经无力支付高额的药费。但所有人都明白,一旦停药,孩子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总胆固醇可能迅速升高,心脑血管一旦无法负荷而停止血液运转,孩子随时面临死亡。

“我和芊芊的爸爸,最不愿意看到芊芊长大,能让她停留在小的时候多好啊,这样就不会离开我们了。”妈妈红着眼睛,每一次面对王绿娅主任和女儿的检查结果,她都只能这样哽咽着反复地说。

现实的情况是,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患者需要每天服用的降脂药,每片的价格就高达5~8元,虽然大多数降脂药目前已列入医保,但在国内,目前已发现的50余例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纯合患者中,多数是来自农村的家庭,他们只能自费服药。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