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A公布女足最新排名 中国队终于触底反弹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1:41:13

我认为此前康佳同其他6家厂商结成的是一个攻守同盟,是导致其他中国企业被反倾销的承诺协议。首先我要质疑这个承诺协议的法律约束力。康佳这样做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不管是中国的还是欧盟的,是没有法律责任的,属于自律性的行为。这次康佳导致中国其他企业被反倾销,可能并不是根本性的原因,有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我不能确定。但是个别企业违反与其他企业之间的相互的攻守同盟,这种事情是一定有的。因为没有强制性的约束力。

我不认为企业都应该共同发展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商业竞争有它自己的规律,如果某家企业违反了这种承诺,只能说明这个承诺的脆弱性。

如果事情确如有关报道所言,那么从商业利益的角度来讲,康佳这样做对自己肯定是有利的。同一个行业里,资本发展的最后一定是高度集中,这样成本才会逐步降低。整个社会也就是这样发展的,大鱼吃小鱼。

康佳此举可能会招致同行和媒体的非议,但道德谴责和商业竞争不是同一回事,道德只是人们心中的一个尺度。企业以后如果想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只有不受制于他们,把自己的生产基地多元化,不要把其实很脆弱的同盟作为一个很可靠的东西,这样就不会因为某一家的单方面行为而导致损失了。

欧盟对中国彩电出口商征收44.6%的反倾销关税,您认为国内彩电企业应如何应对?海外建厂避开关税壁垒提高出口产品技术含量和品牌价值向WTO相关机构申诉放弃欧盟市场,扩大国内市场需求您认为康佳在这一事件中是否无辜?是否不好说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用“令人发指”来形容这起案件毫不为过。朗朗乾坤,光天白日下,临猗三管镇镇政府的门房里竟然发生了一起强奸案———年近5旬的吉宝珠踢开镇政府的门房,将38岁的“小芳”(化名)残忍蹂躏……作案现场鲜血淋漓。

吉宝珠在镇政府大肆施暴后,我们不得不诘问:门外车水马龙,果真没有人听到这一切?是吉宝珠无视国法,猖狂至此,还是其另有“退路”?

案发已过1个月,3月17日,记者来到三管镇,重新审视这起经过时间磨砺的强奸案,意外发现,绰号“贼猪猪”的吉宝珠在当地恶名昭著。此次强奸案不过是他再次导演的一幕丑闻。

坐在三管镇镇政府门房里的小芳,笑容可掬地迎上来,她面部的几处血痂剥落了一半,另一半还紧紧地贴在脸上,仿佛诉说着案发当天这个瘦小干瘪的女人的痛苦绝望。记者透露身份后,她的神色骤然灰暗。那是个她不愿意提及的下午。记者二上三管镇,伴着泪水,小芳终于开了口。

小芳是三管镇镇政府看门房人老李的小女儿。她曾经因为婚姻不幸而几次离异。由于父亲年迈,小芳经常去镇政府门房帮父亲做饭洗衣。

2月17日下午4时30分左右,小芳像往常那样踏进了门房,父亲不在,小芳开始弯腰拾掇杂物。

“‘砰’地一声,吉宝珠闯了进来。大声说‘闺女,我盯你几天了’,我问‘叔,你来干啥’?他说‘我要X你,把你爸的铁饭碗端了,你爸恨我撵我,有我就没有你爸’!我说,这镇政府里面就是派出所。他说‘我尿(土话注:理)他呢’。我说,这是镇政府,他说‘镇政府我怕谁!’”小芳哭诉。

据小芳的父亲老李讲,吉宝珠在镇政府门口开着一家老吉果品货运门市部,很长时间以来,他家将衣服晾晒在镇政府院里绿化带的一根铁丝上。镇政府领导认为这样有碍形象,要求老李将门“管”好。老李曾就此事提醒过吉宝珠家人。两家因此而结下“梁子”,平时素不来往。一次,吉家人当街打骂过小芳。小芳性烈,毫不惧怕,言语间占了吉家不少便宜。

一进门,吉宝珠把门反锁好,几句争执过后,就使用暴力把小芳衣物撕破,将小芳推倒在床上。强奸中,小芳曾大声呼喊。她不时听到门外马路上有摩托车经过,但希望终究落空,呼救化作哀号。让小芳痛不欲生的是吉宝珠的变态行为层出不穷,她一再咬牙拒从,换来的却是遍体鳞伤,满口鲜血。小芳的倔强,让吉宝珠兽兴大发,他左右开弓,用铁拳砸向面前这个弱女子,发泄着他看似巨大的仇恨。霎时,小芳头昏脑胀,眼前一片苍白……窄小的门房里悲情肆虐。

临走,吉宝珠大笑两声,他命令小芳晚上10时在门口等他,否则,第二天早上就要拾掇她,因为他“还没有尽兴”。小芳将残破的衣服胡乱穿在身上,她流着屈辱的眼泪,洗净了满面血污,拢了拢乱发,沉重地迈出镇政府,找了一个公话,报了“110”。

“见到父亲后,我们父女抱头痛哭。几个家人也赶来了,把我送到了三管镇卫生院。”在三管镇卫生院,小芳被诊断为:内外阴撕裂,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舌部韧带断裂,头部受到震荡。

从此,小芳小便失禁,更让她痛苦的是,可能失去生育功能。在三管镇卫生院,一位老大夫对记者说,像小芳这样受到性侵犯而导致严重受伤的,在三管镇内几十年也是第一例,即便在临猗县,也是头回听说。

与此同时,小芳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吉家多次托人说情,要我做伪证,说是通奸。这样吉宝珠就可以无罪释放了。我严辞拒绝。不是女人不会体会到那种仇恨,刻骨的仇恨!我拼死也要告倒他。”小芳说。就在小芳拒绝“苟合”后的不几天,镇上就传出风言风语来,说小芳和吉宝珠两人一直有不正当的关系。

一方面是吉家肆意的诽谤侮辱,一方面是众多弱者的信任。事情发生后,一些人找到了小芳,递上自己的“告状信”,控诉吉宝珠的种种丑恶行径。他们惭愧地对小芳说:“你真够胆大啊,我们想告都不敢,就求你将这些信转交给检察院,替我们出了这口恶气。”

小芳的父亲是个老实人,在镇政府兢兢业业工作了40余年,为人善良软弱,做人素以“忍让”为原则。看到这么多人找来,老李有些害怕,推说“你们自己告吧,我们自个还顾不过自个呢!”

“众人痛打落水狗!”直到记者采访时,还有人将吉宝珠比作一只“落水狗”。这只“落水狗”为何在落水后,才人人喊打?记者调查了个中原由。

“吉宝珠,我们暗地里都叫他‘贼猪猪’。前几年,他和王跟虎、王晓明从包头拉货回来,趁两人解手之际偷了人家3000块钱。后来,派出所破了案,他才还了人家。”一位货运商说。

吉宝珠是吉家庄人,他曾在村里起了一栋小别墅。但乡亲们提起他来嗤之以鼻。“他那小洋楼,盖房子时,赊欠的琉璃瓦的活计(钱)还没给人家哩。人家问他要钱,他说人家的瓦质量有问题,看,那瓦已明晃晃地上了房顶。他非但不给人家钱,还打了人家一顿。”有村人带着记者来到了吉家的小洋房前。据说卖琉璃瓦的叫文奎,就住在三管镇上。

去年,吉宝珠在村里赊了四车苹果,赊时信誓旦旦说果商一给钱,马上清账。村民们想着,吉宝珠一年赚十几万,不至于乡里乡亲的还耍花样,就爽快地答应了,也没想到立个什么字据的。谁能料到,时间过去几个月了,也不见他给果钱。一问,吉宝珠说:“人家拉上货跑了,我也被坑了。”一推两推,就是不还钱。几个果农没办法,将他告上了法庭。但北景法庭判决,因无据可查,吉宝珠不予赔偿果钱。

“从那以后,他狂着呢!他扬言有的是钱,什么事都能摆平。我们村不招(要)他,他也没脸回来。”村民愤愤地说。

记者手头上拿着的一份控告信,末尾一句是:“公检法,你们要为民除害啊!”

这起强奸案,还不同程度地反映了三管镇某些人的价值观。采访中,在记者没有透露身份的情况下,当地一些妇女对小芳非但不同情,还认为小芳有问题。

或许感觉到了众人异样的目光,小芳有意识地回避人,看到有人低声交谈,她心里就揪成了一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三管镇镇政府门房的窗帘总是拉得严严实实的,屋里透不进一丝光线。小芳年仅16岁的女儿,也正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痛苦。孩子变得沉默寡言。小芳时不时头痛欲裂。“如果吉宝珠能出来,一定会杀死我们。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我早去寻短见了。”这是小芳如今最常说的一句话。

强奸本是性质恶劣的刑事犯罪,在众人口中却被扭曲为一件关乎荣辱的面子问题,难怪吉宝珠如此“横行”乡里。

在三管镇镇政府,一些工作人员觉着这件事给政府丢了脸。“太让人震惊了,我们的几个镇领导当天晚上就去了县政法委领导家中,要求严惩凶手。”一位工作人员说。大家给予了老李和小芳足够的同情,并极力向记者澄清吉宝珠与镇政府之间的关系:“吉宝珠尽管就在镇政府门口做生意,但他与我们素无来往。因为他对父母极其不孝,我们都很厌恶他。”

记者采访老李的时候,老李正在写检查。前几天,老李神情恍惚。镇政府里丢了一辆摩托车,老李不得不承担失职的责任。“你给政府丢了脸。”对着很多人,某领导指着老李的鼻子说。作为一个在三管镇政府工作了48年的老职工,这是老李第一次受到领导的严厉责备。

案发当日,三管镇政府是否有人出入,记者采访了冯淑芳书记。“当天,我们两点到了单位,开了一个会,大家就都回家了。只留下了两个值班的人。事情发生后,我们也照顾到了老李的情绪,尽管他在案发当天私自离岗,我们仍对其进行了安抚。这种事情是谁都不愿意让发生的。我们只能盼望罪犯得到严惩。”

关于吉宝珠强奸案的相关物证,小芳交到了公安局,公安机关已经做了进一步的司法鉴定,鉴定结果还未出来。而负责此案侦查的临猗县公安局刑侦二中队对此案讳莫如深,只称案件已经移交到了检察院,究竟以何种罪名移交,却不做透露。

昨日,市内财险公司车险部均表示,按刚颁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下称“强制险条例”)规定,强制险费率将与交通违章挂钩。

强制险条例规定,机动车强制险费率水平与交通违章挂钩,安全驾驶者可享有更优惠的费率,经常肇事者要负担高额保费。

解读:市内财险公司称,机动车辆到保险公司续保时,保险公司将查询其违章记录,上一年的违章次数或出事次数越多,第二年保费费率将越高,如上一年违章次数少,或无交通事故,保费相应更少。强制险费率到底是多少?市内财险公司称,估计将在7月前出炉。

强制险条例规定,我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管理人应当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并强制要求保险公司承保,且不能随意解除保险合同。

解读:市内财险公司称,强制险条例正式实施后,凡是到保险公司购买强制险的机动车主,都将获得一个由相关部门专门制定的标志,车主需将该标志贴在机动车醒目位置,方便有关部门监督检查。

对于没有购买强制险的机动车辆,不准上路不说,交管部门还可扣留机动车,并处以最低限额保险费2倍的罚款。

强制险条例与新《道路交通安全法》一样,充分体现“以人为本”原则:如驾驶员无驾驶资格或酒后驾车、被保险的机动车在被盗抢期间以及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等情况下发生的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人身伤亡的,保险公司要垫付抢救费用。

解读:我市财险公司已在着手这方面工作。平安财险率先建立了道路交通事故抢救机制——与市急救中心签订了合作协议,平安财险的车险客户撞伤人后,伤者最高有望获得由公司垫付的1万元医疗费。

强制险条例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解读:需提醒市民注意的是,若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会赔偿。

有关部门透露,我市将建立一个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信息库。车辆管理、交警、保险公司三方都可通过信息库,查询到机动车的投保或违章等情况。

所谓商业三者险,就是相对机动车强制险而言,属于“有责赔付”,即只在投保人有责任时才赔付。在强制险未正式实施前,我市还有近20%的机动车未购买商业三者险,这意味着有近10万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受害者面临索赔难。

强制险正式实施后,以一辆桑塔纳为例,如购买5万元强制险,年保费可能花1000多元,车主多半不会再花几百元买商业三者险。这很可能出现车主购买的强制保险远远不够支付发生事故后赔付的窘境。

继车险价格统一回升后,市内各财险公司又酝酿新动作,拟出台新版自律公约,车险价格下月可能还要全面、集体上调。昨日,法律人士认为,财险公司统一提高折扣底限及新一轮集体上涨车险价格,就是以行业垄断的形式搞价格联盟。

针对消费者的质疑,主管部门否认了各财险公司全面回升车险价格,是其操纵的结果。

车险是强制性的,而各财险公司集体回升折扣底限后,又酝酿新一轮涨价等,对此,主管部门表态:车险价格究竟该收多少,最终还得由市场说了算。

“虽就具体险种而言,消费者具有一定的选择权,但各财险公司现在同进同退,统一回升车险价格,甚至还准备集体上涨车险价格,可说是让消费者无可奈何,因为各财险公司今后集体再涨50%、100%,消费者仍得接受这种强迫服务。”本报新闻律师团成员陈艇律师分析。

陈艇律师称,根据《价格法》第14条规定:“经营者不得有下列不正当价格行为:(一)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同时,陈艇律师还质疑财险公司折扣底限统一为7折的计算依据,是否通过精算师测算,能否向社会公开。如不公开,消费者可质疑保险公司这一定价的合理性。

重大发展研究中心蒲永健教授认为,根据航空、汽车、彩电、电信、房地产等行业过去的经验,车险“价格联盟”迟早会破产。实际上,早在2003年,为规范车险价格,防止恶性竞争,我市曾出台“车险自律公约”。实践证明,该自律公约没维持多久就形同虚设。

蒲永健称,因为完全市场化的商品、服务,就应通过充分的市场竞争,达到优胜劣汰的目的,而不是靠所谓“价格联盟”解决。

中国会定期公布三类衡量居民消费水平的数据:零售消费(retailsales)、居民支出调查(householdexpendituresurvey)、GDP统计下的居民消费水平。但是,投资者应如何正确看待这些数据,似乎市场上并无定论。

近日,高盛就这一问题出台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官方公布的这些消费数据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并没有显示出中国居民消费形态的快速转变;第二,消费数据的覆盖面不够全面,数据未包含居民服务性支出。

在提出这两个问题的基础上,高盛设计了一种新的月度实际消费统计模型,即GSChinaConsumptionProxy,目的在于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官方数据。该模型显示,中国消费者实际需求比官方统计显示的更加旺盛,并且更具有周期性。

对于官方公布的消费者数据,高盛提出了两点质疑。第一,消费占GDP的比例是否真的如此之低?第二,零售消费增长是否真的平滑?

消费占GDP比例低与投资占GDP比例高是一个问题的两种不同说法。实际上,高盛认为,中国政府在低估GDP的基础上,高估了投资的贡献率,同时这又导致低估居民的消费水平。中国通行的做法是将私人购房支出归于投资。中国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房地产的增长速度明显快于GDP的增长率,这也就造成了消费占GDP比例下降的“事实”,似乎这一比例下降就意味着中国消费者需求下降了。然而,在中国消费者大量投资房产、购买汽车的大背景下,似乎这一结论站不住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