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称08年前催生新“宪法”破除大中国意识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3:50:42

这一年随着职位的增加,收入又增加了一部分,一个月又增加了一万元左右的收入,2004年一年下来差不多有36万的年薪了,到现在存款基本上有个80多万吧,买了一万保险,一万基金,借了朋友三万无息借款,付了一个40多万房产的定金5万,其余都是活期和定期存款。

像我现在这个情况,没时间去打理,而且过二年项目一完工就要从新回到北京总部过着朝九晚五的机关生活,现在的收入就要立马降下来继续拿个四千大洋的死工资,现在该如何理财呢?

有这样一些人,被称作白领金领,拿着令人羡慕的高薪,从不会为物质的匮乏而担心;有这样一些人,做自己的老板,整天穿梭在酒肆宾馆灯红酒绿,大把的钞票象水一样流进流出;有这样一些人,表面上风光无限,却使身体遭受“过劳”的摧残而难享常人的欢乐;或者整天奔波忙碌,牺牲了与家庭欢聚的时间,甚至挤不出时间打理自己的财富……

如果您正是这些人中的一员,如果您也正在被金钱与生活的矛盾困扰着,那么参加我们的征文吧,谈谈您的工作,说说您的生活,介绍一下您怎么安排赚来的钱财,也在别人的叙述中找找自己的共鸣……点击查看征文详情

本次征文比赛欢迎相关理财机构、媒体合作。联系电话:010-62675933;邮箱:sinamoney@vip.sina.com

昨天中午12时15分,在南汇区惠南镇惠东路148号门前,一辆4吨卡车上的一只液氨钢瓶突然发生爆炸,沿途惠东新村几百户居民家中受到氨气侵蚀,百余人氨气中毒并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中3人目前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据目击者介绍,中午12时10分左右,一辆牌号为沪AE0778的卡车停靠在惠东路的林一餐厅前,车上立着8只钢瓶,瓶体上没有覆盖任何东西。过了不到5分钟,突然车上发出一声巨响,一只钢瓶突然蹿至3层楼高,落下后就泛出一股浓浓的白雾,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类似于化肥的氨气味。由于当时正刮着西风,因此这股浓烈的氨气味很快向东蔓延了近500米。钢瓶爆裂时,南汇烟草专卖稽查大队的一辆汽车正好途经此处,司机采取了紧急制动,造成车内2人受伤。

当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距离事发点5米的一棵绿树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变成了黄色,路边林一餐厅的玻璃幕墙被砸出了一个大大的洞。据餐厅老板王生明回忆,钢瓶爆炸时的能量瞬间将卡车边的护栏炸飞,被炸飞的护栏笔直冲向店外的一张桌子,被炸碎的桌子碎片将餐厅的玻璃幕墙砸出了一个大洞,用来固定玻璃的钢筋也被砸弯了。“店内的食客听到巨响都以为是炸药爆炸了,纷纷将饭店的窗子砸碎,从窗户里逃出去。如果玻璃幕墙外没有这张桌子挡一下的话,炸飞的卡车护栏肯定会穿过玻璃幕墙,径直砸向店内20多个正在吃饭的客人,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由于惠东路两侧都为惠东新村,液氨钢瓶爆炸后,迅速蔓延的氨气很快就进入了沿途的几百户居民家。

家住惠东新村的孙现敏事发当时正在卧室里睡觉,突然就闻到一股非常浓烈的化肥气味,一会儿就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几乎喘不过气来,而且眼睛也觉得刺痛,根本无法睁开,脑袋胀胀的,头晕目眩。他摸到墙壁跑到屋内的洗手间,用自来水冲了头,但没想到一点效果也没有,依然感觉无法透气。

面对记者,孙现敏回忆说:“我当时觉得自己马上要死了,要想活的话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翻窗跳入了自己屋后的一条河内,在水中呆了好久才上来透气。可能是由于水面附近的空气相对清新,在水中呆了一段时间以后,孙现敏发现自己的症状有些好转。

事故发生后,公安、消防、环境监察等部门迅速赶到现场,采取紧急预案,展开抢险工作。消防战士立即用水枪喷淋,对车上的钢瓶进行降温,防止其它钢瓶再次发生爆炸,同时采取措施对弥漫氨气的空气进行稀释。

据了解,事故车辆属于奉贤青村运输站,车上装的是正准备去灌装液氨的空钢瓶。可能是由于车辆没有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钢瓶直接暴露在烈日下,钢瓶内残留的液氨膨胀最终发生爆裂。但也有目击者声称车上当时装载的8只钢瓶是装满液氨的。

昨晚8时许,新场医院医生周健来到老年病房,为3个病人进行第6次听诊。“3人均未脱离生命危险,不排除恶化成肺水肿的可能。”周健担心地告诉记者。

昨天中午12时15分许,家住惠东新村12号102室的杨建平父子3人正在家中午休,在听到一声“炸山”般的响声后,房间很快充满白雾,呼吸瞬间变得困难。“一股化肥样的酸味,人感觉马上要窒息!”杨建平叫醒两个孩子,冲进洗手间把头放在水龙头下,但根本无济于事。最终父子3人,口吐白沫,一度昏厥。在家人的帮助下,3人被迅速送往新场医院高压氧仓抢救。在高压氧仓吸完氧后,3人逐渐清醒,随后被转往老年病房。6岁和13岁的儿子情况稍重,咳嗽,头晕,眼睛老是流泪。

事故发生后,惠东新村108名感到不适的居民被送往南汇区中心医院抢救,4名儿童和2名年过7旬的老人留院进一步观察。南汇中心医院主管业务的王院长告诉记者,病人主要表现为呼吸道和消化道黏膜灼伤,大约7名症状稍重者被转往仁济东院和儿童医学中心救治。截至昨晚9时记者发稿时,事故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晨报热线记者倪冬郭文王君实习生刘东辉

一个体弱多病的老翁颤巍巍倒在车上,缘起无人让座;一个被捅伤的女子眼睁睁气绝路边,的士呼啸而过。昨日高温,两个生命消逝在冷漠中。别说现实教会我们对他人保持距离和防备,如果只要伸手或起立,就可以挽留一个生命,为什么我们不能倾听并遵从这个卑微的要求?

本报讯(记者严慧芳)昨日下午4时45分左右,75岁的老人廖贤伟在台涌站上了一辆公交车,从此走向了人生终点。由于无人让座,车子开了不到100米,一个并不紧急的刹车,年过七旬的老人没站稳,一下摔倒在阶梯上,再也没起来。

昨日下午,一辆264路公交车正停在省第二人民医院门口,医生宣布老人抢救无效身亡。“5点25分送到医院时,心跳呼吸已经全部停止,抢救了半小时,但老人的生命体征已经没有了。”急诊科一位医生说。

老人是在公交车上出事的。乘客陈女士说,老人台涌站(海珠区石榴岗附近)上车的时候,车上的人并不多,但座位刚刚坐满。但没人起身让座,老人上车后就站在司机后面,扶着竖杆。“当时路面比较颠簸”,车子开出不到100米,一个并不紧急的刹车后,老人“扑通”一声摔倒在上车的阶梯上。

坐在前面的乘客赶紧将老人扶起,并让他坐在司机身后的第一排位置上。坐在斜对面的林先生看到老伯的头随着巴士颠簸,不停地撞在窗户玻璃上,“最后很大力地撞了一下后,头就垂了下来。”坐在老伯后面的乘客随后用手扶住他的头,其他乘客不停用广州话催司机赶紧开车去医院。

陈女士说,一路上司机也没有再停下车,大家都以为司机是开车去最近的省第二人民医院。可是到了医院,司机却越过医院将车一直开到了赤岗站。“所有乘客都非常激愤,大声骂司机干吗不在医院门口停下。这时候司机涨红了脸,说他听不懂广州话,也不知道附近就有医院。”

陈女士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但等了一会车仍然没到,司机就在大家要求下将车直接开到医院门口。

闻讯赶到急诊科的廖老伯的老伴在去世的丈夫前伤心地哭起来。廖老伯的儿子告诉记者,75岁的父亲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好,可是越老越喜欢坐公交车到处走,家人一直不许,就怕他哪天出去就回不了家了。

据悉,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新穗巴士公司的相关人员昨日也到场,但不愿就此事发表看法。据目击乘客介绍,出事公交车司机出事后一直强调自己听不懂广州话。

有关人民币汇率改革的争论尽管没有休止,但从国际经济环境和中央政府决策看,人民币汇率制度的调整已是必然发生的事情。而现在留给外界的悬念,只是时间问题。

排除政治因素,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时机选择取决于国际和国内宏观经济状况。如果马上调整汇率制度,可能会产生两个最让人头疼的问题。一个是汇率制度调整后,由于人民币升值,造成银行系统持有的美元资产发生汇兑损失;一个是获得汇兑收益的游资会大规模撤退,抛售房地产等资产,导致房地产市场突然崩溃,使银行系统产生大量呆坏账。

我在5月份写过一篇评论,题目是《房价先跌汇率后变》,观点就是,只有房地产市场退烧,热钱被套在房子上,或是热钱不再堆在地产上,使商业银行的系统性风险得以释放后,汇率改革才能进行。可以说,中央政府已经在房地产市场下手解决问题了。目前推出的一系列调整房地产市场的政策,既有平抑价格的政治目的,也包含释放金融风险的政策目标。

至于银行系统如何规避美元储备激增而带来的资产损失风险,则不太容易。

我以为,可以采用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鼓励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大规模购买美国资产。历史上大规模购买美国资产的情况曾经发生在日元升值以后。而中国企业,则可以提前进行这种并购活动。并购的目的在于减少中国的外汇储备,减少和分散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在人民币汇率调整后的汇兑损失,为人民币汇率调整创造外部环境。

官方最新的外汇储备统计只到今年前三个月。就在这前三个月,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达到6591.44亿美元,比2004年底的6099.32亿美元,增加了492.12亿美元。

外汇储备不断增加,给中央银行施加了持续的基础货币增发压力。尽管国际经济学界对不自由兑换下外汇储备充足性的标准没有统一认识,但著名经济学家特里芬的几点原则还是受到很大程度的认同。他的一个主要测度指标是总储备与年进口额的比例。在他看来,一般主要贸易国家平均的储备与进口比例是33%以上,所以,特里芬把40%作为储备充足性的标准。

中国在2004年的外汇储备为6099.32亿美元,当年进口总额为5613.8亿美元,储备与进口的比例为108.65%,远远高于40%的标准。过量的外汇储备,既是产生人民币升值压力的原因,也是国际游资预期人民币升值的结果。

在热钱继续热赌人民币升值,美元不断流入的情况下,中国实际上可以把人民币当作“准国际储备货币”使用。即,对于不断流入的美元,中国可以将计就计,通过发行人民币纸币,换取美元,然后大规模购入美国资产。中国在获得大量美国资产的同时,由于市场上增加了人民币供给,改变了市场上人民币与美元的供求平衡,则可以大大缓解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对于有可能产生的国内通胀压力,则通过诸如提高商业银行准备金比率、控制信贷规模、增发长期央行债券等手段进行化解。其实,热钱的持续流入,已经导致基础货币不断增发。所以,并购美国资产,并不是导致通胀压力的原因,而是应付外汇占款、减轻升值压力的有效手段。何况,学界还提出中国目前面临通货紧缩的危险。

鼓励中国企业并购美国资产,等于用美国人的钱,买了美国的资产,而中国损失的是纸浆和印刷成本。这个收益,在人民银行看来,就是“铸币税”,即中央银行所发行货币的价值减去发行成本的收益。

现在,中国人可以把人民币当美元用了。因为换汇的途径不是通过贸易,而是通过发行人民币。当然,中国要把外汇储备水平保持在合理程度,以应付短期外债偿还。不过,这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如何花出美元。

所以,我建议,外管局应该放松外汇管制,商业银行应该放宽美元信贷标准,中国企业应该大胆借用美元。到美国去,买美国资产,日本人曾经买了洛克菲勒中心,中国人应该挑个NBA球队买,我看公牛队不错。

赔了怎么办,交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人民银行可以发人民币换美元冲销。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普康董事长毛江森说:“我顶住了所有的压力,我坚持了科学,坚持了真理,我对得起‘中科院院士’这五个字!”

泗县“6·17”疫苗事件的关键人物终于露面,不过这一次是在警方的“陪同”下。

来自宿州市警方的消息称,昨天凌晨,泗县“6·17”疫苗事件中个体供货商张鹏在合肥一藏匿地点被抓获。

宿州市公安局经济科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抓获张鹏是由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具体负责,不是有些媒体报道的经济科。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留守工作人员表示,出去抓捕张鹏的人员还没有回来,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在泗县“6·17”事件后,张鹏一度神秘不知所终,泗县各有关部门都表示不知其去向。7月1日,有传言称,张鹏已在泗县公安机关掌握之中,但由于目前疫苗检验结果尚未出来,只能对其进行询问,无法采取进一步的强制措施。7月2日,泗县公安局局长钱友东对媒体否认了“张鹏被控制”的消息。

正在天津出差的泗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泗县药监局”)局长杨平,昨天上午9点多也获知抓捕张鹏的消息。他表示,有关部门将根据《刑法》起诉张鹏非法销售。

张鹏落网让查清“6·17”事件有了一丝头绪,而在杭州,另外一个人仍然纠缠在突如其来的关注中。

半个月前,在浙江省医学科学院3号楼实验室潜心搞病毒研究的毛江森,做梦也没有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安徽泗县,正在悄悄地酝酿一场令他记忆终生的噩梦。毛江森,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病毒学家、浙江普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十多天前,普康公司也是和往常一样静谧,静谧得甚至由一个几十万元的小公司发展成为年产值过亿元的大型企业,并占据了国内甲肝疫苗市场60%的份额,也鲜有记者上门拜访。

普康的发展,毛江森起着关键作用。从1978年开始,他在国内率先致力于甲型肝炎疫苗的研究。经过15年的研究,毛江森主持的甲肝疫苗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分离出甲型肝炎病毒(HAV),并培养出甲肝减毒活疫苗毒种(H2减毒株),制成安全有效的活疫苗。

1992年,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被国家相关部门批准大批量生产和使用。同一年,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病毒研究所成立普康公司,从事甲肝减毒活疫苗的生产和销售。到1999年底,该公司总资产达到2.18亿元,所有者权益达1.88亿元,分别是公司成立之初的25倍和41倍。

2000年3月5日,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浙江省医学科学院普康生物技术公司改制实施方案》,毛江森在改制后的公司中获得人民币2033.1万元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05%,并出任法人代表。浙江省医学科学院控股38%,是普康公司最大的股东。随后,毛江森出任董事长。此时,普康在国内甲肝疫苗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了60%。

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安监处处长陈魁介绍,目前国内甲肝疫苗生产厂商只有4家,这4家基本上承担了全国甲肝疫苗的供应。普康公司占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则紧随其后,公开资料称其甲肝疫苗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30%,昆明生物研究所、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甲肝疫苗,目前也已达到一定的市场份额。而进口甲肝疫苗中,葛兰素史克公司在国内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

“浙江省医学科学院较早了成立了公司,实现了大规模批量生产的能力,所以才能占据全国很大的市场。”浙江省药监局的一位官员分析说。

泗县“6·17”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报道“甲肝疫苗生产厂家系浙江企业”,随即毛江森和普康公司被推到风口浪尖,直面众多媒体的质疑。

“绝对不可能!绝对跟疫苗没有关系!绝对是另外的病!”毛江森对本报记者表示。在此前普康公司的新闻通气会上,他也作了类似的表态。

根据浙江省药监局的通报,早在6月25日,在接到安徽省药监部门关于该省宿州市泗县发生“疫苗事件”的电话通报后,该局就已经对普康公司进行了监督检查,得出了“未发现产品有质量问题”的结论。

“我跟病毒打交道50年,研究甲肝病毒近30年,自己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它的‘习性’?”毛江森说。

据他介绍,甲肝疫苗的安全性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组成疫苗的病毒是经过改造了的活病毒,即把原病毒的独立基因去掉,缺失其核酸链,已没有可能复原为有毒的病毒;第二,组成病毒的细胞跟人的正常细胞完全一致,不可能有杂的病毒掺和其中;第三,生产的最后阶段有个净化过程。

毛江森表示,甲肝疫苗是所有疫苗中最安全的疫苗之一,也是不良反应最少的疫苗之一。

但生产的安全性显然不能代表流通的安全性,浙江省药监局在调查中同时查明,普康公司在销售环节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对外聘业务员的资质把关不严;二是对外聘业务员的管理不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