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奖外场巧遇张柏芝 专用手机被曝光新浪手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1:44:58

在红红的报案材料中,她还说,在四人对她实施侵害的过程中,而司机则一直在旁边观看。

“三个多小时后,这伙人在我的身上发泻完兽欲,就将我拉至距公路约100米处弃于戈壁滩上,其中,有一名男子还递给我10元钱。之后,他们就开着车跑了。”红红写道。

据警方介绍,当天,红红沿着公路向西走,一直走到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才得已返回博乐市区,到公安机关报案。

当天,在接到红红报案后,博乐市公安局立即派员赶赴案发现场取证。由于,案发是在夜里,而且受害人是被蒙住眼睛。寻做案现场成了一个难题。

就这样,红红与刑警一同来到热力公司门口的公路边,由此踏上了寻找案发现场的征程。

据警方介绍,刚出了市区,在已闭上眼睛的红红的指引下,警车沿博阿公路行驶。当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时,红红没有了方向感。警车只得朝右側行进。当车行驶了30公里,红红连喊“不是这条路”,车不得不再次返回。

警车又一次返回到三岔路口。红红睁开了眼睛并下了车,向远处望去。在辩别了近20分钟后,红红告诉刑警朝左側的岔口行驶。

车再次被起动,按照红红的判断的方向行驶。大约30分钟,车来到了一处戈壁摊。当时,连红红在内都认为马上就能找到案发现场。但是,警察将戈壁滩勘查了一遍,也没能找到一点痕迹,警方断定此处不时案发现场。此时,已是下午16时。红红和警察回到了公安局。

在简单吃过午饭后,红红开始回忆当时在路上的感受。与此同时,警方开始对红色面包车进行排查。

休息了20分钟,红红和警察又开始寻找现场,车还是沿着博阿公路行驶。一路上,红红根据记忆,不时地指挥车子的前行后退。

当晚20时许,红红终于带着警察来到了现场。“现场位于农五师89团附近。”警方对记者说。“当看到事发现场时,红红再次气愤地哭了。”

当找到勘查现场时,警方的调查更为深入。8月25日,在89团路口,警方发现了车牌号为新G-05342的红色微型面包车较为可疑。警方依法对这辆面包车进行了搜查,在搜查中,警方在该车后座下发现了一部CECT手机电池,后经红红比对,认定手机正是自已的。警方将该车驾驶员叶某列为重大嫌疑人。

起初,叶某拒绝回答警方的任何提问。一边警方加大审讯力度,一边对叶某讲政策。

几个回合下来,叶某交代了犯罪事实。他说,与他一同作案的还有陈仔武、巴音布鲁克、巴特尔、马志强、申海林等5人。其中,被称之为‘野人’的就是巴音布鲁克。

次日,警方来到农五师89团查找犯罪嫌疑人陈仔武等人,同时,警方还让89团四连治安员黄某协助查找。

当天中午,治安员黄某在89团一饭馆内见到正在吃饭的陈仔武等4人,但黄某并未向公安机关举报。

见到陈仔武后,黄某向其问道:“你们是不是犯事了?警察正在四处寻找你们呀。”陈仔武等人听到这一句话当时就愣住了,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黄某心里就明白。他接着劝陈仔武等人从饭馆后门逃走。

当陈仔武等人消失在饭馆后门后,黄某才走出饭馆,向警方报告“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就这样,本应该能抓住的犯罪嫌疑在警方的眼皮底下溜了。

第二天晚上22时,警方通过内线得知,陈仔武等人又在吴金河的帮助下驾摩托车离开了89团。次日,警方将吴金河抓获。根据他的供诉,警方知道陈仔武等人已逃往米泉。

8月28日凌晨1时,博乐市公安局的警察赶到了米泉。此时,米泉警方已掌握陈仔武等4人住在一个小旅馆里。

据办案民警介绍,当时,陈仔武等4人分别住在201和202两间客房里。为了不惊扰其他旅客,警方决定在凌晨4时展开抓捕行动。

当指针指向,扮成服务员的一名警察走到了嫌犯所住的客房门前,警察爬在门前偷听房内的动静,但只听到屋内不时传出的呼噜声,警方确认嫌犯已睡觉。

12名警察分别将这家旅店的四周包围起来,8名身穿防弹衣的警察迅速赶到嫌犯所住客房门前,当时针指向4时整,守在客房门口的警察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8名警察向利剑一样冲进了房内。

在201室,当警察冲进去时,已感觉有动静的陈仔武欲起身下床看看,但被警察一下按倒在床上,“你们是干什么的?抢劫了!”陈仔武大声呼喊着。这时,房里的灯光被打开了,陈仔武一看见是警察,当即就吓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8月31日,警方在柯依塔什边境将涉嫌包庇罪的黄某抓获归案。至此,博乐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恶性案件逐渐揭开了神秘面纱。

在陈某等人落网后,博乐警方在与其第一轮接触时,就对陈仔武等人爽快承认侵害红红的事情感到很奇怪。警方分析,陈某等人一定不会是第一次做案,在他们的身上还有案情。之后,警方加大了审讯力度。

在与警察周旋了七天的陈仔武等人才供述出所犯的涛天罪行。警方称,三名嫌犯仅交待了10起作案经过,又将10余名嫌犯交待出来。

之后,警方加紧审讯力度,抽调人员对杨斌等13名犯罪嫌疑人进行突审。随着犯罪嫌疑人的交待,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惊天大案浮出了水面。

“1000元好赚700元;2000元弄个1500元;3000元摇账2000元。”指指老板手里厚厚的订单,一个正在吃饭的顾客说了段“顺口溜”。

随着春节临近,许多忙忙碌碌的市民为图方便,都想到饭店吃年夜饭。望着满座宾客,老板的一脸笑容里暗藏多少“杀机”呢?且听一位厨师长慢慢道来。

刘振国(化名),47岁,厨龄27年。见到他时,这位刚忙完午市的厨师长正坐在饭店靠窗的位子上,悠闲地抽着烟,翻看菜单。记者递上一张从其他饭店抄来、标价2888元的年夜饭菜单,请他“参谋”。

匆匆扫了一眼,老刘深深吸了口烟,“这张菜单要全用真货的话,前面加个1都做不下来(12888元)。耍点花头,最起码能赚2000元。”

见我有些半信半疑,老刘拿起笔给“蚝皇大鲜鲍、鱼翅大煲、翅汤东星斑、芝士焗龙虾”四道主菜打上了红圈,一一剥下它们炫目的面纱。

“中等鲍鱼一只就要480元,一桌10只4800元,这样的赔本买卖戆大才会做。”老刘说,过年,不少饭店用的鲍鱼是罐装的,罐头鲍100多元可以买10多只,如果用无商标的大兴货,成本还能低20%到50%。

说起鱼翅,老刘重重地敲了敲菜单:“上面又没写清爽是什么‘翅’,鬼才会给你们上大排翅呢。”老刘透露,稍微像样点的鱼翅50克就要500多元,而碎翅、即食翅50克只要30元,那些用化学品弄出来的水发翅还要便宜,“一桌上半斤水发翅,150元就打倒侬了,侬感觉蛮好。”

“东星斑越大价钿越贵,好的东星斑起码2斤半,2800多元一条。”老刘说:“饭店哪能肯做蚀本生意,上的鱼顶多8两重,进价只要200元500克。”

老刘讲,“澳洲龙虾500克170多元,而一般的龙虾1只1公斤多只需200元。要是用点死龙虾,这利润更是高得吓人。”

按着老刘吐露的真价,记者粗粗一算,四道主菜居然连600元还不到。“下头的蔬菜、肉、点心都不值钱的,200多元全部搞定,一桌菜800多元!”讲到这儿,老刘叹了口气,“不标品质、规格、分量,菜名再好看都是假的,老板把用料一锁定,起码斩你三分之二。”

“在用料上出花头还只是冰山一角,饭店更狠的是在分量上‘摆花版’。”谈及年夜饭“斩客”的另一撒手锏,刘振国亮出了老板们最得心应手的五种“暗器”。

“现在我们进的草虾、龙虾都是‘干货’,袋子里没有半滴水,只有干冰、氧气和草绳。”说着,老刘从厨房拿出个鼓得像气球似的袋子,打开后将“滴水不沾”的草虾倒入了鱼缸,“好了,等卖给侬的辰光,这些‘干货’就变‘湿货’了,上秤一称最起码多二两水。要是龙虾的话,卖给你半斤水不稀奇的。”

“大王蛇、牛蛙都是靠水吹胖的,”老刘告诉我,一只150克的牛蛙用针筒注射150克的水还算客气的,厉害点的最少灌250克。当初有些店家卖出的“灌水”大王蛇足有1.6公斤重,连卖蛇的都觉得“奇怪”:1公斤多的大王蛇已算极品,店里“养”出的“超级大蛇”他们一辈子也见不到啊。

“越到过年绳子越粗。”聊到肉蟹、膏蟹,老刘说玩的就是绑蟹的绳子,脑筋活络点的还会在草绳里裹上根铅丝,500克重的蟹真能搁进嘴里的顶多三分之二。

老刘指点道,盘子的学问就在于例盘、中盘和大盘。年夜饭,总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菜的分量肯定要多一点,不用关照老板一定是大盘“伺候”,这价格就是例盘的3倍,平时18元的菜成了54元,而真正的分量最多是中盘(例盘的2倍)。

“侬去饭店会带秤吗?”老刘冷不丁问了一句,看着记者一脸茫然,他道出了此中玄机,“饭店里用9两秤是客气,8两秤算老实,7两秤太平常,河海鲜还没进厨房,先赚侬二三成。”“这五种暗器要是放在一起用,侬只好投降了。”老刘说,“500克草虾七八十元,干变湿多二两,上八两秤又多近三两,侬40元已经被斩掉了。”

年夜饭讲究“跑量”,我们吃到嘴里的东西到底能有多新鲜?记者请刘师傅挑明种种暗招。

“大年夜,饭店出去采购新鲜货,成本就高,所以鸡鸭鱼肉用的多是冻品。不光味道差了很多,价格也相去甚远。”老刘说,“新鲜草鸡500克要十三四元,而冻鸡500克3.5元。一只草鸡汤最起码好斩侬二三十元。”

再说虾仁,按规格一整块冻品2公斤,融去冰块后能拿到1200克的虾仁。可到过年时,一些黑心商贩卖给饭店的冻品只能出600克的虾仁。羊毛出在羊身上,这50%的损失自然要请顾客“笑纳”了。

老刘告诉我,大年夜,饭店的蔬菜几乎没有新鲜的,但炒出来的菜还是碧绿油亮,这诀窍就是“浸”,只要把发黄的菜叶往苏打水里一搁,马上就重现光彩,成了“绿色食品”。

大年夜举家团聚,催生了红红火火的“一顿饭经济”。不少店家在捞了个钵满瓢满之时,为何还敢明目张胆地痛下“杀手”,而顾客又为何敢怒不敢言呢?“烧饭的是爷,吃饭的是孙子,强弱分明啊!”餐饮“老法师”刘振国点破个中奥妙。

从去年12月开始,年夜饭的预订已然十分火爆。不少店家一夜要开“两轮饭局”,有的还得再“加赛”一场。面对“苦苦哀求”要订桌头的顾客,饭店可摆起了谱,“只有套餐,不能零点,不含酒水。”“菜单上不标品质、规格、分量。”种种约法三章,把消费者的权利擦得一干二净,只能伸头被“斩”。

不少“门槛精”的店家还使出了“欲擒故纵”之计:明明有空位却高悬“免战牌”。碰上急着要订年夜饭的顾客,老板常紧锁眉头,长吁短叹,“我想办法给你挤一桌出来,可是要加15%的服务费。”“低价位没了,只有包房留了一桌,3000元,是朋友托过来的。看侬蛮诚心的,我回掉伊,再帮侬打点折头。”

碰上这样的“演技”派店家,顾客自然被“忽悠”得晕头转向。挨了一“刀”,还得说声“谢谢噢”。

上海人有种说法,“大年夜勿好‘翻毛腔’,否则一年勿顺”店家早就把人们的这一心理摸了个清清楚楚:就算斩得你“血淋嗒滴”,除夕夜也很少有人会吹胡子瞪眼睛的。

老刘说,饭店的“盘子”战术打的就是“心理牌”。订菜时,大盘菜的价格是例盘的3倍,有些顾客“肉麻”钞票,想想吃年夜饭图的是热闹,例盘的菜量少点就少点吧。可没想到,到了除夕夜,饭店还真做得出,索性上起了小盘菜,这分量只有平时例盘的一半。

火又不能发,架也没法吵,被逼无奈,顾客只能咬着牙高喝一声,“换大盘!”最后一结账,比预订时的价格多了两倍。

每到春节,只要顾客一说到这菜比平时贵了,老板总是愁眉苦脸地说:“阿拉没办法啊,菜价涨了。”

刘振国告诉记者,饭店这招“苦肉计”还真蒙了不少人。其实,店家和供货商的合同是一年一签的,进货价格基本维持不变。到了春节,各级政府也会采取措施,保证商品的供应。大年夜,除河海鲜价格可能上浮10%外,饭店禽蛋、蔬菜和肉类的进货价格基本和平时一样。而一些黑心老板就爱打着“进价上涨”的幌子,乘机把菜价调高60%。

一场恶梦缠绕了她整整两年,终于在这个冬日的上午彻底结束了。她在两年后的冬日里,又看到了那张可怖的脸,就是这张脸带给这个花季少女无边的痛苦和难以愈合的创伤。“就是他!”在痛苦中煎熬了两年之久的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

这是2005年岁末一个雪后的上午,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这个坐落在山坳里的村庄前面。三位身着便装的男子向村头一个小院走去。见有客上门,好客的主人迎出了屋。几句简短的寒暄过后,女主人指着南屋窗下映出的一个少女的脸对来人说:“就是这个闺女,两年了,至今还老是放不下那件事。”

三名来访者进屋后,从皮包内掏出十多张男人的照片摆到这位姑娘的面前。当姑娘的目光停在一个30多岁的男子的照片上时,她的嘴角抽搐,神情大变,指着那张照片咬着牙喊道:“就是他,就是他害了我!”说罢,掩面泣不成声。姑娘指的那名男子叫王永福,他涉嫌偷盗、抢劫、强奸,先后作案达20多起。而这个名叫刘悦的姑娘正是其中一起强奸案的受害者。这个刚满20岁的姑娘至今难忘两年前那个充满痛苦与恐怖的冬日夜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