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姚明扣篮打三分无所不能 范帅场边也疯狂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5:41:47

走进大厦,记者发现厅内一片狼藉,北侧玻璃幕门被砸毁,门口附近留下了几处血迹,碎玻璃、砖头、棍棒散落一地。

记者在现场看到,双方负责人为一男一女,男子身高1.83米、平头、着土黄色外衣;女子身高1.65米,卷发、着黑色西服。与警方交谈过程中,双方均称自己手下有大量“员工”。碰面后不到5分钟,该男子即表示“没必要谈下去”而离去。

凌晨近1时,持冲锋枪民警离开现场。另有几辆警车赶来换班。此时,不断有出租车到达现场附近。天桥上、北京天弘济生大药房前、停车场内、马路边,多名男子重新集合在大厦周围。他们左手或左臂均缠着白色布条,将铁棍、木棒等物藏于停车场边的草丛内或路边的广告牌下。

随后,多名持械男子悄悄从停车场走到大厦后门,排成数列堵在门口。记者在向其中一人询问情况过程中,对方回答“私人场所,外人不准进入”,遂将记者赶出停车场。

凌晨近2时,气温逐渐变低。带头人开始向这两百多人分发棉袄及矿泉水。随后,听见一名拿着尖头铁棍的男子,对他身边的几人说“要保护好自己,别打死人!”

逐渐,多名持械男子围堵在了门口的警车旁,数位民警从车内走出对着人群喝斥,将其驱散。

半小时后,两辆运送食物的汽车到达。被分发了食品和烟后,众人继续滞留在大厦周围,不肯离去。

凌晨3时许,一辆警车向闹事人群中驶去,民警随即控制了数名参与者,并进行了询问。不久,这些人员逐渐离开现场。据警方称,这些人身份目前尚不明确,他们还将在此留守到天亮。

直至昨天晚上7时许,尚有部分人员留在派出所接受调查,警方表示正在协调解决此事。

本报讯昨日下午,一辆警车依然守在停车场内。据警方透露,此事起因为一起经济纠纷。

据警方透露,此事起因为经济纠纷。原本准备卖楼的开发商如今改变了主意,认为将楼租出收益更高。但售楼的代理商不同意这么做,表示如果不卖楼,开发商必须赔偿十倍的违约金。

2003年3月,饭店资产所有人中国银行对其拍卖。北京腾信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取得产权。经改造,成为一幢商务综合楼。

本报记者黄延平为您报道利用网上视频聊天方式,3对男女互相在网上进行色情表演,有时裸聊时间长达两个多小时,这样惊奇的一幕近期在兰州、南京等地出现。警方通过网上侦查,仅用3天时间便在兰州市将三名涉案人员抓获。

自今年9月以来,公安部网络监察部门发现,先后有3对男女在网上利用视频互相裸聊。经网警进行搜索侦查,最终将涉案人员锁定在兰州、上海等地。随后,公安部指令甘肃警方尽快查处涉案人员。兰州警方经大量摸排查控,终于发现有人在七里河区一网吧里,悄悄通过E话筒视频聊天室,和一名上海的女网友聊天。

民警立即将该聊天室监控起来。果然,一名30多岁的男子在七里河区一网吧内登录自己的QQ号,和一名南京的女网友取得联系聊起天来。不多时,网络屏幕上出现了惊人的一幕,这对男女先是完全脱去上衣,随后双方全身赤裸,并且不停地触摸自己的敏感部位。

同时,警方先后在兰州市城关区和安宁区发现了相同的现象,另有两名青年男子和外地异性网友以此种方式进行裸聊。

兰州警方快速出击,于9月底将分别在兰州市城关、七里河、安宁进行裸聊的3名涉案人员抓获。在大量的录像资料面前,三名涉案人员低下了头。

据涉案人员张映(化名)交代,他是家住兰州市的一名无业人员,8月中旬,由于他心情不好,便来到七里河区的一家网吧,开了个E话筒聊天室包厢,与一名南京的女网友聊天。

这名女网友声称自己是南京某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她听说有人曾在网上视频聊天室以裸聊方式从中取乐,于是和他在网上聊天相识,想在无聊中寻求一点刺激。

于是,他和这名女网友开始裸聊起来,根据对方的要求,他和女网友在裸聊时不停地触摸自己的敏感部位,有时裸聊时间长达两个多小时。累了的时候休息一会再聊。

昨日,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在视频聊天中,如果不按照对方的意思去聊天,都会被踢出聊天室。他们认为,裸聊有许多不成文的“规矩”,比如玩家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相貌,不打开摄像头的人、在网吧上网的人、在办公室上网的人进入会马上被踢出等。玩家也相对固定,他们通常会在聊天后约好下一次聊天的时间。一旦开始裸聊,聊天室便只能凭密码进入。对于网上出现的视频裸聊,许多网民认为这是网络中特殊的游戏。

兰州理工大学法学教授高琴对记者说,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有些青少年出于好奇,进入这个特殊聊天群体,对其身心会造成极其不良的影响,甚至会危害社会,使社会丑恶现象蔓延。对此,她认为,裸聊等色情表演行为要坚决予以打击。

日前,文化部、公安部向全国发出通报,要求各级文化、公安部门严厉打击和取缔各类丑恶社会文化现象,严禁组织或从事脱衣舞表演、人妖表演和国家法律法规禁止的其他表演,严禁对此进行广告宣传,招徕观众。

本报讯(记者钟跃东刘可实习生王志海)昨日中午12时许,白云区江高镇江同路某银行附近传出枪响。闻声赶到的多名目击者看见一男子倒在血泊中,4歹徒正从其手上抢包。知情人称包内有巨款39万元,经该银行人士证实,被抢男子刚取款30多万元。目前伤者伤情稳定,医生表示其大腿中有大量铁砂,暂时无法取出。

到下午6时,该银行已经关上铁门,但行内仍有多人,有知情人称,警察刚刚离去,事主家属正在银行内。而该行大门东侧10米处仍遗留大摊血迹,不时有路人围观。几分钟后银行工作人员陪同一名中年女子走出银行,左手手腕缠着绷带,附近商铺人员指称其为中午劫案事主的家属。此时,在距离现场数百米的某医院7楼一间病房外,聚集了数十人,个个神情焦虑。一名男子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右腿缠满绷带。主治医生告诉现场亲友,伤者右大腿中枪,布满铁砂,手术暂时无法全部取出。一名家属小声告诉记者,伤者目前伤情稳定,中午在附近某银行遭人开枪抢劫巨款。距离抢劫现场20米远的杂货店老板称,中午11点50分时曾有一年轻男子在他店中闲聊,10分钟后,另一年轻男子赶到,两人耳语几句,双双离去,随后听见银行方向传出闷响,“声音像煤气瓶爆炸”。当他跑到现场附近时,见4名男子正快速逃离现场,其中2人正是店中所见的男子。多名附近商铺人员称闻声出门,看见4名男子正从一个倒在血泊中的男子手里抢包,其中一人手持长枪。伤者身旁有一名中年女子努力帮伤者拖住包。持枪者上前多次用枪砸向两人,随后离去。众人听事主说包里有刚从银行取出的39万多元。而昨天傍晚记者亦从该银行有关人士证实,事发前事主刚取款30多万元。

荆楚网(楚天金报)见习记者蒲哲通讯员王皓唐康报道:“他用刀比着,我就给了200元!”18日晚上9时许,女面的司机张娟\(化名\到江夏区庙山派出所报案,她抹着眼泪讲述了被抢经过。

晚上7时许,车子到了庙山,女乘客也下了车。小青年还没有下车的意思,老实的张娟再次发动了汽车。8时许,车子到达庙山境内的大花山苗圃。见四周无人,小青年凶相毕露拿出了尖刀。

“他还强奸了我老婆!”当晚12时许,张娟和丈夫再次到了派出所。张娟称,事后,劫匪还强行索要了张娟和丈夫的手机号码,并记下她的车牌和家庭住址。“不要报案啊,否则就让你老公知道!”小青年持刀要求张娟将其送回了纸坊街,并威胁明天送300元现金过来。

“他很可能还会打电话来勒索!”次日,身着便衣的民警陈军上了张娟的车。

“钱准备好了没有?”中午11时,小青年果然打来了电话。接下来的4个多小时,小青年不断地变换电话,催促张娟给钱。民警很快确定了小青年的位置。

“你在哪啊?”在某公话亭内,一小青年正在打电话。“我就在你旁边!”小青年下意识回头张望。“就是他!”回头的一刹那,张娟认出了歹徒。陈军迅速下车,将其扑倒。

本报讯18岁的何某和兄弟伙轮奸一女孩后,竟爱上受害者。当他在QQ上主动暴露身份和所在网吧后,被警方当场捉获。何某以为他的“自投罗网”属自首情节,请求从轻处理。巴南区法院不日将开庭审理此案。

“即使找到工作,也得过一段时间才能领到工资,还是先去抢点钱来用……”何某说,当时他们商量好抢个女的,因为抢女的容易得手。6月21日,两人事先买好封口胶等作案工具,来到南纪门劳务市场外的马路边寻找“猎物”。这时,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小眉(化名)进入他们的视线。

两人主动上前找小眉搭话。他们了解到,小眉今年20岁,想找一个不太累又比较稳定的工作。“我们在巴南区有个报刊亭,正需要一个女营业员。我看你很合适……”小眉见两人说得头头是道,便信以为真。

以看工作地点为由,两人将其骗到巴南区。正当两人带着她往一座山坡上走时,小眉产生了怀疑,看着她惊恐的眼神,顿时产生了劫色的念头。两人用封口胶把小眉的双手双脚绑住,先后轮奸了她。

随后,他们把小眉提包里仅有的80元现金搜走。何某说,当时看着小眉楚楚可怜,他还“好心”地留下20元车费,小眉的身份证号码、姓名和QQ号码等被他抄了下来,他还带走了她包里的照片。两人威胁了一番后逃离现场,小眉挣脱封口胶后报案。

何某说,小眉是他亲近的第一个女孩。“我感觉很特别,竟有点忘不了……”事后他说。第二天,何某和同伙跑到网吧去上网。何某打开QQ,迫不及待地输入小眉的QQ号码,并要求她加自己为“好友”。“你是谁?”面对小眉的提问,何某激动万分:“我就是昨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随后,他又“诚实”地告诉小眉自己所在网吧。

小眉一边在QQ上稳住何某,一边迅速报警。很快,何某和同伙双双被捉。看守所里,何某天真地问警察,他的行为算不算自首。得到否定答案后,他说:“就算不是自首,总应该是立功表现吧。如果我不到QQ上找小眉,警察也没这么快捉住我。”

秦丽(化名)已怀孕三个月,可她现在丝毫没有“准妈妈”的喜悦。他和丈夫短暂的喜悦很快就被一连串烦恼淹没了。

秦丽今年28岁,北京某知名高校在读女博士,已结婚两年。今年夏天她怀孕了,到现在已有三个月。她和丈夫决定生下这个孩子,生孩子必须要办准生证,她打了无数次电话,跑了无数次腿,而准生证却一直都没有办下来。秦丽说,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孩子生下来就是黑户。

这一天,北京某知名高校的在读女博士秦丽被医生明确告知怀孕了。虽然这个孩子在她和老公高健(化名)的计划之外,但这小两口除了紧张、兴奋外,也感到了喜悦。因为秦丽今年28岁,他的老公29岁,他们都非常喜欢孩子。于是,他们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问题是在医院做检查时首先发现的。医生向秦丽要准生证,秦丽说没有。医生非常惊讶地说,没有准生证,就领不到孕母保健手册,就没有一个连续系统的孕检记录,以后孩子生下来就连打预防针都没有人管,医药费也没法报销。这还是小事,更重要的孩子生下来,没法上户口。孩子没有户口,不就是黑户吗?秦丽一听急了。

办准生证要到孕妇户口所在地,秦丽的户口在学校,她首先给学校户籍科打电话。户籍科说归校医院管,她又给校医院打电话,校医院说归保健科管,就再给保健科打电话。保健科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经常不在。秦丽焦急地一次又一次打电话,终于有一次找到工作人员了。保健科的女医生听完了她的话后说:“像你这种情况要是在以前是不许生的,要想继续上学就必须打胎;要生就只有退学。现在政策已经宽松多了,允许你们生,但是其他的事情学校一律不管。”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

秦丽只得一次又一次地再打过去,问她:“我的户口在学校,如果你们不给我开准生证,我去哪儿开呢?”她得到的回答是:“这个我们不管。”等秦丽再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不是接了一听是她就马上挂掉,就是干脆再也不接了。秦丽说,“我只好让老公帮我打,他得到的回复也很干脆:‘你们可以生,但是其他的事情不要找学校。’”

与此同时,秦丽的老公高健也在多方咨询。高健的户口不在北京。他在北京的单位是这么答复的:“户口不在我们这儿,不可能给你开准生证。”而他老家户口所在地表示,“应该让女方的户口所在地开准生证。我们这里没有义务。”

高健的同事给他出主意说应该到秦丽学校所在地的计生办去开。高健打电话过去问,计生办说:“你们归学校管,必须是学校给你们开。我们这里不管。”高健就把学校的情况说了一下,计生办的人说,“我们又不能强制规定你们学校必须给你开准生证。要不你看看老家能不能给你办准生证吧。老家熟人多,地方的政策又不像北京这么严。”

皮球又踢给了老家。秦丽立即通知老家的父母,让他们帮着办理。秦丽也给老家的计生办打电话咨询,得到回复是:秦丽的户口在上大学的时候已经迁出了,老家计生办现在没有秦丽的任何资料,不能给她开这个证明,她应该让学校给开。

秦丽说,“我只好硬着头皮问父母,你们有没有别的办法?其实家里的情况我再清楚不过了,他们就是老老实实的果农,既没有关系,而且也从来没想过、也不会去走关系。”母亲无奈地说,“咱在乡政府一个人都不认识,就是想送礼都不知道送给谁去1这一句话说得秦丽万念俱灰,“我读书都读到博士了,最后竟然找回老家去,让父母为了我生孩子这样本应该是正大光明的事去‘想想别的办法’。我都没有办法,作为农民的父母能有什么办法1

户口在学校,理应是学校给办准生证!秦丽再次找到学校。“现在都允许大学生结婚了,生孩子也是情理之中。而生孩子就需要准生证。我的户口在这儿,当然得在学校开。你不给我开我找谁开呢?”秦丽很气愤。

而学校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可能开!我们没有学生的生育指标。再说,你的户口都是临时的集体户口,我们给你开了准生证,怎么可能给你的孩子上户口?如果以后孩子的户口赖在学校怎么办?”

秦丽觉得这个理由不成立,“孩子的户口怎么可能赖在学校?当我毕业的时候,我的户口都会被学校清理,孩子的户口随我,怎么可能赖在学校?”秦丽提议:“如果我签一个保证书,保证孩子等我毕业后户口一定会迁走,能不能先暂时给我办准生证?”而学校不同意她这个提议。

学校说,她可以先生,等她找到工作把户口迁走时,学校再给她开证明,说明当年为什么没给她办准生证。秦丽认为这个办法行不通。“我的一个朋友就是当年做学生的时候生孩子,学校没给她办准生证。当孩子4岁的时候她给孩子落户口,再到学校要求补办。学校说都过了4年了,早过期了,没办法补办。”

学生身份能否合法生育?记者咨询了北京市计划生育办公室。北京市计生办表示,北京市对于合法夫妻的第一胎是没有限制的,在政策上并不是说学生身份就不能合法生孩子。按照国家的规定,生孩子必须要有准生证,否则孩子以后没法上户口,之后孕妇和孩子的一系列的服务也都没有保证。但是学生的户口在学校,准生证必须找学校去开。

在校博士孩子的户口到底能不能上?记者咨询了位于海淀区的北太平庄派出所户籍科。户籍科表示,孩子原则上可以随母亲上集体户口,但需要和学校交涉签协议。同时,户籍科的工作人员说,“我们从来没有给学生的孩子上过户口,这件事是没有先例的。”

今年2月,教育部颁布了新的高校学生管理规定,其中取消了对在校大学生结婚的限制。但对于在校大学生是否可以生育,规定中没有明确表示。

从2月到现在,各高校都正在修订新的学生管理条例,包括研究生管理条例。原来明令禁止的在校研究生生育问题已经在很多高校的管理条例中消失了。但现在具体政策到底如何,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北京农业大学等部分高校,得到的答复均是:“规定中没提这么细的问题。具体情况再具体对待吧。”

而碰到了具体问题又怎么办呢?记者以学生身份咨询了某高校管理计划生育的部门,得到的答复是:“不能办。没有政策。我们没有学生的生育指标,不能开准生证。”

某高校工作人员说,高校学生的生育问题涉及到学校、计生委、户籍管理的公安部门三方,是一个错综复杂的问题。学生户籍是流动的,即使学校允许女博士生育,也给孩子办理生育证明和当地户口,但母亲毕业后户口发生变化又该如何处理呢?“这个问题不是学校一方面能解决的。”

著名人口法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大文表示,博士生生育在法律上没有任何障碍,公民的生育权受国家保护。过去教育部的管理规定中限制了大学生结婚生育的问题,但今年这一部分已经删除。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中对合法夫妻生育的第一胎没有什么限制。博士生育的问题完全可以按照现行法律来办。“其实,高校博士生孩子难就难在孩子的落户问题上。有些高校说学生是集体户口没办法管理,但国家并没有规定孩子不能上集体户口,等毕业了孩子可以随母亲把户口转出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