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激辩珠峰不再长高 青藏高原将要垮塌?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24:50

为补贴家用,1995年,谭国光来到乡办水泥厂当销售员。刚开始效益还算好,后来货款越来越难收回,谭国光的压力很大。眼看“考研”路难以走下去,冯瑞华放弃了办得红火的幼儿园,把孩子安顿好后,天天跟着丈夫一同押车、上门收帐结帐,终于回收了大部分欠款。夫妻俩总算舒了一口气,冯瑞华又继续给丈夫打气:“国光,考研的事不要半途而废啊!”

他幸运地收到了一张盼望了16年的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望着鲜红的通知书,夫妻俩抱头喜极而泣。

2000年12月,在朋友的热心帮助下,谭国光被引荐到某高职院校教书,当朋友向校方介绍谭的情况后,校领导们听得目瞪口呆,当即表态:明天就来校报到上课,待遇优惠!在这里,他讲历史、讲政治理论,讲得津津有味、井井有条,深得校方和学生欢迎。

在丈夫苦学精神的感召下,冯瑞华也参加了本科自考。2002年9月,她被湖南同德职业学院聘为教师,当上了班主任,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也在爸爸的帮助下学会了简单的日语。

2002年,谭国光第12次参加研究生考试,第12次落榜。他流泪了,甚至一度想到放弃:“何苦呢,难道我只有考研这条路可走吗?”

12次屡战屡败,谭国光变得精神恍忽起来,好长一段时间,就像梦游一样,无法回到现实生活中来。冯瑞华常看到他一次次抚摸着那一摞拌成咸菜样的书籍和资料,心神不定的样子,心疼极了。

按国家规定,研究生报考的年龄限定在40岁前。这么说来,他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经过一段时间考虑,谭国光决定,再次报考2003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如果再次考不上,从此彻底死了这条心。

之为了支持丈夫考研,冯瑞华曾给他买过无数个收录机、随身听,坏了买,买了又坏。不巧的是,这次考前不到一个月,随身听又坏了,谭国光说:反正不抱希望,咱不买了。没想到,冯瑞华坚持要买,最后花了80元买了一个。

当考前两个月里,女儿及妻子先后生病了。每天清早,谭国光便起来弄东西给妻女吃,然后送女儿去上学。在路上,女儿在前面走,他捧着考研书在后面跟着,嘴里念念有词。

研究生的大门终于向他打开,谭国光以总分343分的高分被重庆师范大学录取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生!当年7月1日,他幸运地收到了一张盼望了16年的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望着鲜红的通知书,夫妻俩抱头喜极而泣。

16年来,谭国光考研13次,于不惑之年成了一名研究生。回首考研岁月,他庆幸自己最终坚持了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是一家人的诚心感动了上苍。了

考如今,这个梦圆了,但家庭的境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去年暑假,为了给丈夫和孩子凑学费,冯瑞华悄悄变卖了自己的戒指、耳环等首饰。目前,她在当地一家保险公司作起了业务员。2月24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满怀信心地说:我希望三年后,你们再来时,我们家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1984年下半年,全省首次实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冯瑞华有个同学一次性报考两科中文专业课程均获通过,这件事给了谭国光极大的触动:参加自考、走自学成才之路!

1985年7月,谭国光带着一张农学专业中专毕业证书回到了老家,同时带回的还有一个迷幻的“自考梦”。他计划选择属于冷门的历史专业。从1985年下半年至1987年下半年,经过两年的风风雨雨之后,终于只差一科就要拿到他梦寐以求的历史专业自考大专毕业证书了。可是,因为仅有一科补考的延误和上级教育部门办证的失误等原因未能及时取得毕业证。在他参加自考期间,有一次全省面向农村“五大生”招干的机会也因此而随风飘去。尽管如此,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仍是全乡唯一乃至整个鼎城区为数寥寥的农村自考大专毕业生,他的历史专业水平已可与普通高校生媲美。有了这样的文化知识基础,谭国光动起了报考研究生的念头。

1986年底,谭国光凭自己日语方面的特长和历史专业的功底,跑到市教委死磨硬缠地要“考研”,不想遭遇了当头一棒:报考者须具有本科毕业文凭,但他只是个农业中专毕业生。第二年他找人打证明,才勉强以“本科毕业同等学历”资格正式报考了南京大学中国近现代史专业研究生。那次投石问路、小试牛刀,虽没考出个名堂,但摸到了一些“套路”。谁也不曾料想,这个没进过“科班”的农村青年,在这个道上,一步一个脚印、甚至是一步一个血印,像一位孤独穿越大沙漠的旅行者,一路喘着粗气地走了十六年。

一次报考广西师大的研究生失败后,谭国光显得有些气馁和退缩,对妻子说不想再考了。

谭国光:“何苦呢,难道我就只有这条路可走?不考了吧,继续搞水泥推销或回去种几亩田也饿不死人呀!”

冯瑞华握住丈夫的手,流着泪说:“我们不能半途而废、不能前功尽弃呀,我相信,坚持下去,命运肯定不会辜负我们的,人家不信你,有我信呢。”

谭国光也流泪了,我一字一顿地说:“是的,我们不能放弃,不能认输,我们会赢的。”

★昨日,经医生检测,78岁的周玉梅老人“怀孕”系子虚乌有。记者贺琛摄

本报讯近日来,涟源市枫坪镇枫坪村竹山组78岁的妇女周玉梅成了当地的名人,原因是她从去年9月以来,肚子慢慢鼓胀变大,常常感觉里面有东西在动,她以为怀了孕,所以对村里人说了。这一说不打紧,一时间传言四起,原本寂静的村子里来了许多记者,但周玉梅是否真怀孕了,没有一个明确说法。昨日,记者邀请长沙市妇幼保健院VIP国际妇产中心主任丁虹来到周玉梅家一探究竟,经过查证,所谓怀孕原来是滋补品作怪,周的肚子鼓胀只是脂肪堆积所致。

周玉梅见记者与医生来访,脸马上红了。据她78岁的老伴谢丰村说,去年9月,已绝经30年的妻子突然说自己总感觉肚子里有东西在动,自此之后食欲便大增,天天想吃肉,肚子也日渐隆起。周玉梅说:“肚子慢慢变大后,乳房也慢慢挺了起来,还有奶水流出,我越来越相信自己怀孕了。”消息传出,“78岁老太太怀孕了”,一时间成了村民热议的话题。

据丁虹介绍,一般妇女在50岁以上就已绝经,不能再生育了,78岁的老人怀孕,按常理来说应该没有可能。为了弄清真相,丁虹用能测量是否怀孕的医学仪器和一系列设备为周玉梅进行了检查。经过检测,丁虹肯定地说,周玉梅腹部鼓胀处是寸余厚的脂肪层,她只是变胖了,没有怀孕。“老人应该是吃了某种含有激素的食物,才使身体重现年轻女子的某些迹象。”

听医生这么一说,老夫妻恍然大悟。原来,去年9月,他们的小女儿买来一些鹿茸片孝敬他们,周当时吃了很多,后来慢慢就越来越爱吃,尤其是肥肉。丁虹表示,导致老人“怀孕”的原因找到了,应该就是鹿茸片。鹿茸能刺激食欲,老人吃肉吃得多,脂肪积淀在腹部,导致腹部鼓胀走路时就能感觉到肠胃蠕动,自己就误以为怀了孕。

丁虹说,鹿茸是名贵滋补品,能增强人体免疫力,但不宜多吃,尤其是老人。俗话说“多服人参鹿茸,不如多吃蔬菜瓜果”,不论治病还是养生,注意饮食而不依赖药物和含激素的保健品,是老年人应该采取的正确方法。

本次“两会”,胡锦涛、温家宝等中央领导强调,“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进一步坚定改革的决心和信心。”中央坚持以深化改革来解决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而这将是在新起点上兼顾各方利益的改革

改革,是每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必有内容。而今年“两会”,温家宝总理的报告中再次提到“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在外界看来,却具有更丰富的含义:

“改革开放是决定中国命运的重大决策。当前改革正处于攻坚阶段,必须以更大的决心加快推进各项改革。今年一些关系全局的重大体制改革要取得新进展。”

“要按照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的部署,有重点有步骤地推进改革,力求在一些重要方面取得新进展。”(2004年)

“我们要用更大力量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在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突破。”(2005年)

今年温家宝总理强调改革开放“决定中国命运”,强调要以“更大的决心”,强调要在“关系全局”的改革方面有所进展,受到了海外媒体的充分注意,也被视为对当前关于改革争论的一次明确回应。

3月6日下午,胡锦涛总书记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发表了讲话,他明确指出:“要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进一步坚定改革的决心和信心。”

新加坡《联合早报》迅速评论说,“中国社会近几个月来掀起对改革开放的争论,有学者更批评改革开放所造成的社会矛盾及贫富悬殊。胡锦涛昨天在上海代表团的讲话,显示中国最高领导人对改革开放的坚持”,“意味着改革的信心和决心不会在‘和谐’名下动摇”。

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两次表态,得到海外媒体的高度关注,被视为一个明确的信号:即使议论纷纷,即使困难重重,中国的改革和开放不会因此而停滞,而只能坚持以改革来化解矛盾,促进和谐。

一年来多来,关于改革的争论成为中国从官方到民间的重要议题,近30年的改革之路走到今天,该何去何从?国企改革、教育改革、医疗改革、物权法,相继成为被质疑的对象。而贫富分化、城乡差距、地区差距的现状,更让人忧虑。

今年2月,《财经》杂志发表署名皇甫平的文章《改革不可动摇》中称:“中国正处于体制转型的关键时期,也是社会结构的大变动时期。利益主体多元化,思想认识多样化,因此要在深化改革中调整利益关系,遇到的阻力必然更大。改革的深度、广度、难度、复杂度都在增加。”

在众多质疑中,一个引人注目的声音来自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如果暂时不能做到“为不同的社会利益主体的利益表达做出制度安排,并把新的安排建立在民众自己的利益表达基础上”,则应该选择“暂停改革,尤其是暂停涉及重大利益调整的改革”。而孙立平的主张并不是当前最激烈的观点。

另一些学者也对此作出了回应,全国政协委员吴敬琏近日表示,改革需要“反思”,这是一回事;但要否定二十多年以来的改革,要把我们拉回到过去去,这是另外一回事,这个必须“寸步不让”。

应该说,多数学者的本意,并不是停止改革回到过去,而是下一步如何改的问题。这些争议,不可避免地被带上了“两会”——改革要不要继续深入下去?改革中遇到的新问题怎样解决?

“这也是今年‘两会’上政协委员议论最多的一个话题。”全国政协委员、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乌杰对本刊说。

三名女孩奔着找工作而去,却意外掉入了魔窟。在杜某经营的“形象工作室”和“影视工作室”内,她们先后遭到杜某殴打、强行与他发生性关系,甚至被他录下被蹂躏的影像。前两次证据不足,杜某逍遥法外,可在他第三次犯罪后,面对被害人的控诉、目击者的证言、还有他自行录下的“铁证”,终于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近日,黄浦法院判决杜某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2001年6月,17岁的李某经保姆介绍所的介绍,到杜某经营的位于四川北路上的“形象工作室”应聘。当晚,杜某即对李某进行猥亵,当李某反抗时,杜某采用将李某双手向后拗,卡其脖子等方式,强行与李某发生性关系。

2003年8月,20岁的宋某经过某家政服务部介绍,到杜某经营的西藏南路“影视工作室”应聘。晚上11时许,杜某要求她“陪睡”,遭到宋某拒绝后,杜某将宋某的手拗到背部,强行将宋某推倒在卧床上,采用打宋某等暴力方式,多次与宋某发生性关系。次日早晨,杜某又两次与宋某发生性关系,并将其中一次用摄像机录制下来。

两名女孩惨遭蹂躏后,都向公安机关报案,当时因证据不足,杜某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2004年6月,17岁的王某经保姆介绍所介绍,到“影视工作室”应聘。在工作室里,杜某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他要求王某脱衣遭到拒绝后,拗住王某的手臂同时向后翻,将王某压在沙发上,强行对王某进行猥亵。随后的几天里,杜某多次对她进行性侵犯,并将其中一次污辱她,并同时玩弄目击者赵某的情形,用摄像机录制下来。

庭审中,杜某始终否认与李某、宋某、王某发生过性关系。杜某当庭观看了由公安机关搜缴的,由他自己摄录的录象资料。杜某见了一个片段后,称该段是“女孩报案后,又主动前去他的住所,与他发生性关系”;而对于另一个录象片段,杜某说不知道影像中的女孩是谁。

被告人杜某的辩护人提出,本案认定杜某犯强奸罪的证据不足。间接证据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被害人的直接证据也有矛盾,录象资料上没有暴力行为。至于公诉人指控杜某使用的暴力方式相同,可能是被害人看过同样的影像资料后才称述一致。其中两名女孩被强奸之事经公安机关侦查后,因证据不足而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在没有新的证据的情况下,不能把三个案件串起。

黄浦法院认为,杜某行为已构成强奸罪。经查,杜某强奸李某、宋某、王某,不但有被害人的称述、证人证言及验伤检查可以证实,且有杜某录制的影像资料可以佐证。杜某所述的其中一名女孩报案后,主动前来与其发生性关系的辩解,既不符合常理,又没有证据可以证实,故对其辩解,法院不予采纳。

杜某以招聘工作人员为由,将三名涉世不深的被害人骗至其住所这一封闭的环境中,在她们势单力薄的情况下,采用暴力或胁迫手段,致使她们不敢反抗,不能反抗,分别对她们实施奸淫。录像资料中没有暴力镜头,并不足以排除杜某对被害人使用过暴力或胁迫。杜某的前两起犯罪事实,虽当时证据不足,未被追究刑事责任,但由于此次案发,侦查机关掌握了杜某新的犯罪证据,由公诉机关一并提起公诉,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由此,黄浦法院判决杜某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作者:□晚报焦晓虹制图邬思蓓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饶纯武邹斌报道:台上三名女子大胆脱衣,台下70名民工目不转睛。这是记者在汉口一建筑工地旁的大棚内,现场看到的真实一幕。

前日晚8时许,一读者向楚天金报反映,汉口花园建筑工地旁一大棚内,正在表演脱衣舞,吸引了附近工地的许多民工前往观看。

为探究竟,当晚8时40分,记者经新华下路,穿过汉口花园空地,来到一片空旷的地带,一个灯火通明的大棚出现了。在支付了4元“门票”后,记者进入了大棚。

大棚内有一个十分简易的舞台,台下坐着大约70名民工模样的观众。当时,一名女子正在表演苦肉计,在膀子上“扎”进一根针,然后端着一个塑料盆,走下舞台向观众“化缘”。接着,一名高个女子登上舞台,表演了一个“解套”的魔术。

9时许,舞台上的灯光突然变得忽明忽暗,伴随着快节奏的音乐,三名身着三点式服装的女子,在舞台上开始搔首弄姿。持续不过一分钟后,台上的表演者突然都拉开了胸衣,引得台下一阵骚动。三名女子接下来的动作更加大胆,竟然当众拉下内裤,引得台下一片乱呼:“继续脱!继续脱!”

现场记者赶紧与大棚外守候的记者联系,场外的记者拨打了110报警。不料,脱衣舞表演大约三分钟后,广播中就传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欢迎明天前来观看!”的声音,随后表演就匆匆结束。

中新网3月9日电3月9日下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主持例行记者会,就中日东海磋商、美国发布人权报告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下文为外交部官方网站发布的秦刚答记者问实录:

应国家主席胡锦涛邀请,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将于3月21日至22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俄罗斯年”开幕式和中俄经济工商界高峰论坛开幕式。

应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尼泊尔王国大臣委员会副主席吉尔提·尼迪·比斯塔邀请,国务委员唐家璇将于3月14日至18日对上述两国进行正式访问。

应智利共和国政府邀请,农业部部长杜青林将作为中国政府特使赴智利出席于3月11日举行的智利总统权力交接仪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