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两大报主笔严斥小泉 称其无知短见愚蠢之极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6:12:18

这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美高级官员对法新社说:“计划的目的就是帮助印度成为一个21世纪的主要世界强国……我们充分理解这个计划的含义,包括军事含义。”按照这一计划,美将与印进行战略对话,以推动在导弹防御系统和其他安全事务方面的协作,并扩大两国在高科技、经济和能源方面的合作。这名官员说,美国务卿赖斯已告知印度总理辛格有关这一计划的概况,并准备在两国之间建立“更加切实、广泛的战略关系”。这位官员没有对计划作进一步说明。但他解释说,美国政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印度所在的南亚地区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它北望中亚,一侧是中国,另一侧则是伊朗和中东地区。

没有公开姓名的美国官员说,将来美印之间的战略对话将会包括全球事务、地区安全事务、印度的国防要求、扩大高科技合作甚至实现两国国防生产合作等内容。为了让印度放心,在向巴出售战斗机问题上,美已准备好,如果印度要求其提供相关信息,美国会作出“积极回应”。美国务院副发言人埃尔利说,美国公司现在可以对他们能够提供的任何机型与印度“自由谈判”。“印度可以自行决定需要什么样的飞机,如果印度确实决定需要从我们这里购买什么,那么就可以进行谈判。”埃尔利说。这名官员说,除了可以向印度出售飞机外,美国也可以与印度商讨更加基础的国防问题,包括预警和导弹防御系统。而能源对话将包括民用、核和核安全事务以及航天器和卫星发射,现有的经济对话也可以讨论能源、贸易、商业、环境和财政问题。

美国的这一系列举动旨在修复1998年5月印度进行核试验后一度紧张的双边关系。布什为了回报印度对其反恐战争的支持,在发展“下一步战略伙伴关系”的口号下,通过解除制裁进一步推动了两国关系的发展。一位高级官员说:“美政府今年经过考虑后认为,尽管‘下一步战略伙伴关系’十分重要,但它不足以涵盖我们希望这个关系朝着某个方向发展时需要做的所有事情。因此,(布什)总统和(赖斯)国务卿制定出了一个计划,发展一个更加切实、广泛的战略关系。”他说,布什总统已邀请辛格今年7月访问华盛顿,并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对南亚进行访问。·荆晶·(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然而在近一段时间,一贯坚持强硬立场的日本小泉政府又一次四处“点火”,与周边国家的外交危机迭起。

目前,小泉政府的主权意识极大膨胀,为抢夺邻国岛屿肆意出击。在西面,日本驻韩国大使声称面积仅0.18平方公里的小岛“竹岛”(韩国称为“独岛”)属于日本领土,紧接着,日本岛根县议会通过《竹岛之日条例案》,宣示对“竹岛”拥有主权,激起韩国人强烈抗议,两国关系迅速恶化。在北面,日本国会两院通过决议宣布签署日俄和约的先决条件,除收回北方四岛外,新增“其他北方领土”,使日俄关系前景暗淡。

此外,日本历史教科书歪曲历史的问题引起了亚洲邻国的极大愤慨。对于该国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撰完成新版中学历史教科书,日本文部省将于今年4月审定完毕,并将出版发行。这本历史教科书严重歪曲历史,美化侵略,否认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等历史事实的存在。

就是这样一个既不能认真清算发动侵略战争的过去、也没有把发展与邻国和平关系放在重要地位的国家,依然做起了担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美梦。此外,它还不断突破和平宪法的限制,频频对外派兵,不断加强军事力量。凡此种种,韩国总统卢武铉斥之为日本“谋求霸权主义的野心”,并誓言准备和日本打一场“外交战”。

分析人士称,日本在领土问题、历史问题等方面不断的“疯狂之举”,有可能会促成邻国结成某种非正式阵线,共同应对日本的领土野心,同时也会让日本政治大国的梦想渐行渐远。(本报综合报道)

事实上,长期悬而未决的领土、政治及历史争端一直困扰着日本和亚洲邻国的关系。自2001年4月上台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坚持强硬的右翼立场,经常参拜供奉有法西斯战犯的靖国神社,不愿对日本过去的深刻罪行作深刻反省。

独岛之争某种程度上就是韩日两国的“历史问题”,也正是真正让韩国人感到痛心和屈辱的部分。多年来,两国已进行过多次较量,但目前由韩国实际控制这一岛屿。为了避免两国的正面冲突,韩国政府曾限制韩国人接近独岛。

不过,在2005年这样一个韩日建交40周年和“日韩友好年”的特殊年份,日本岛根县议会通过《竹岛之日条例案》、日本驻韩大使宣称“竹岛”为日本领土的举动点燃了韩国人的怒火,使“抗日韩流”汹涌澎湃,韩国人的反日情绪因此出现了“井喷”———断指、自焚、绝交……

韩国马山市议会甚至以牙还牙,通过法案宣布对日本控制的对马岛拥有主权,要求将6月19日定为马山市的“对马岛日”。一些韩国媒体更称日本的举动是“向韩国宣战”、“对韩国的第二次侵略”等等。

作为对日本方面的反制措施之一,韩国政府宣布放宽本国国民进入独岛的限制,允许国内媒体对独岛进行采访。韩国警察厅长也首次抵达独岛视察。

为顺应民意,3月23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就目前韩日关系发表了《告国民书》。卢武铉说,目前,日本为殖民侵略史翻案和谋求霸权主义的图谋,已关系到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未来。因此,韩国政府决不能袖手旁观,必须坚决应对。

卢武铉誓言,韩国将不惜以牺牲经济利益为代价,和日本打一场外交战。他表示,为了让国际舆论和日本国民认清日本的企图,韩国应加强对国际舆论和日本国民的宣传。

虽然二战结束都60年了,但日俄至今还未缔结和平条约。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就是横在其间的一道“巨梁”,难以逾越。

去年9月,小泉曾乘坐巡逻艇,从海上对北方四岛进行视察。尽管这一举动遭到俄方强烈抗议,但俄罗斯随后表示可以向日本归还北方四岛中的两个岛屿。不过在近一周的热炒之后,这一说法最终以俄高官“二战历史无法改变,俄不可能归还南千岛群岛”的表态而告终。

前不久,日本国会两院通过一项决议,强调签署俄日和约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解决北方四岛和其他北方领土的归属问题。此前日本从未提出“其他北方领土”的要求,这一变化必定会使日俄领土争端更加复杂化。

在这种背景下,普京访日成为一个谜局。早在2004年的时候,媒体就已获悉普京将会访日,但不久后这个日期被推迟到2005年1月,如今又被推迟到6月。俄政府消息人士指出,不排除取消普京访日而代之以外长会晤的可能。

韩日两国争议的独岛其实不过是个面积仅为0.18平方公里的小火山岛。北方四岛是千岛群岛的一部分,总面积5036平方公里,从面积上来说仅为俄罗斯面积的0.029%。不过,岛屿虽小,它们背后却藏有大利益。

独岛位于寒流和暖流交汇处,四周海域是一片丰饶的渔场,海底还蕴藏着比较丰富的油气田。

此外,独岛的归属问题直接关系到各自在总宽不足400海里的日本海西南部海区如何划定两国专属经济水域界线的问题。

北方四岛的资源也十分丰富,周围海域每年可捕捞200万吨水产品。俄罗斯人认为,当来自千岛群岛的鱼罐头储存在俄罗斯商店的时候,俄罗斯就不会有饥荒的威胁。对日本而言,如果得到四岛,则等于得到优良港湾和丰富的渔业资源。

此外,据估计,北方四岛大陆架油气资源储量约16亿吨,黄金储量约1800多吨。择捉岛还盛产比黄金还贵重的铼。齿舞和色丹岛虽小,但附近大陆架盛产海产品。据统计,北方四岛及大陆架总资源价值达450亿美元。

对于北方四岛,分析人士还通常从军事战略角度分析其巨大价值。千岛群岛将俄罗斯的鄂霍次克海与太平洋隔开。掌控千岛群岛,俄罗斯海上力量就能从远东直出太平洋。如果这一战略要地被他国控制,鄂霍次克海就成了“死海”,俄罗斯远东地区面向世界的大门将被关闭,而北方四岛中的择捉岛和国后岛正是俄罗斯在这一岛链上的重要海军基地。

此外,岛屿交还给日本后,美日很可能在岛上驻军,这不仅使俄千岛群岛防御屏障洞开,还可能成为美日封锁俄太平洋舰队乃至整个俄远东地区的前沿基地。日本在导弹防御系统上的态度是令俄罗斯不能不警觉与忧虑的。日本防卫厅官员多次表示,在今后五六年内,还将为此投入200亿~300亿日元的研究费用。在此后的开发、批量生产和部署阶段,至少要花费1万亿日元以上。

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右翼势力就不断在历史教科书问题上大做文章。1982年6月,日本文部省对送审的高中历史教科书中记述的对别国的侵略一概称为“进入”。1986年7月,又把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说成是从欧美列强统治下“解放”亚洲的战争的高中教科书《新编日本史》审定为合格。

在日本2001年的教科书选用中,日本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编写出版的右翼历史教科书又被文部省放行。由于大肆歪曲过去的侵略历史、美化侵略而受到猛烈批判,受到日本教育界的抵制,采用率不到0.1%。时隔3年后,该“编纂会”试图卷土重来,企图在2005年把右翼历史教科书送入日本主流教育体系。据称,日本文部省将于4月5日批准这本教科书的新版本。

从新送审本的内容来看,该历史教科书在有关侵略历史的叙述上更加暧昧和倒退,而且俨然将自己打扮成受害者。

教科书对日本自古至今的对外侵略战争从来不用“侵略”二字,对丰臣秀吉入侵朝鲜,也称为出兵;对于殖民统治朝鲜,教科书强调朝鲜像一只手一样伸向日本,如果被其他国家控制,日本将受到威胁,为自己吞并朝鲜正当化制造借口;对于日本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教科书只字未提,并进一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教科书同时大力宣传日本“造福”了亚洲,是亚洲的“恩人”。

日本当局授意右翼团体肆意修改历史教科书的做法在日本国内也遭到了强烈批评。日本一家进步团体的负责人表示,日本右翼把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说成“大东亚战争”,掩盖了日本的殖民地统治和侵略加害邻国的事实,无疑是要把日本青少年“作为极右政治的工具”。

在小泉政府几年的精心培育下,日本国内已经逐步摆脱了二战结束后奉行的和平主义和谦虚谨慎,更多强调的是日本政治野心和大国目标。小泉的政治班底也带有浓厚的“鹰派”色彩,他们支持篡改历史教科书,处心积虑地妄图为日本发动对亚洲国家的侵略战争翻案,参拜靖国神社的“拜鬼”活动也成为他们为战争翻案的“法宝”之一。

除了小泉纯一郎,日本外相町村信孝、日本自民党代理干事长安倍晋三、总务相麻生太郎等人,均是新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在防卫和外交上均属“鹰派”。他们普遍支持修宪、海外派兵、自卫队更名,支持日本“正常国家化”。

早在2000年12月出任森喜朗内阁的文部科技相时,町村信孝为美化日本侵略史的教科书在文科省审定“合格”,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町村信孝在日本国内被认为是小泉的亲信,他的上任,反映出二人同样具有错误的“历史认识”。

“正常国家化”以前仅是小泽一郎等自民党右翼的观点,但随着日本社会的日益右倾,小泉政府已将此问题正式列入了近期计划,主要包括三个内容:一是修宪,改变宪法第九条关于战争、战争权的限制,使日本能够拥有其他国家那样的战争权;二是自卫队的更名,小泉也说过,“自卫队就是军队”;三是完善“有事体制”法制,为日本在周边地区主动参与军事行动提供国内法律依据。

从1992年至今,日本的“常任梦”已经酝酿了10多年。为了赢取一些中小国家的支持,日本实施了所谓的“金元外交”,用经济援助获取其在“常任”问题上对日本的支持。此外,日本在联合国内制造舆论,常常把“缴纳会费多,国际贡献大”挂在嘴边。在去年9月,日本、印度、巴西和德国宣布结成同盟,相互支持对方竞争新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3月21日,安南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了联合国改革报告,并认为日本有望在扩大后的安理会中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一直对这一席位虎视眈眈的日本迫不及待地对安南的改革计划表示欢迎,敦促联合国大会在今年9月前就安理会扩大问题通过协商作出决定。

有分析人士指出,联合国安理会毕竟不是公司董事会,不是按照会费的多少确定其组成。一个国家如果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负责任的作用,必须要对涉及自己的历史问题有清醒的认识。

近日来,韩国和朝鲜政府都表示反对日本获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一些亚裔团体目前正在发起“全球百万人签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运动”,声势浩大,目前已经收集到170多万人的签名。这些团体认为,日本必须以德国为榜样,认真以史为鉴,痛改前非,然后联合国才能考虑日本有无进入安理会担任常任理事国的资格。

爱好和平人士的担心并非多余。该反思的,日本没有反思,相反,它正在考虑如何加强军力、将“自卫队”改为“自卫军”等问题。

自2003年以来,“修宪”再次成为日本政界的热门话题。争论的核心就是,是否对和平宪法的核心条款———第九条进行修改。

而日本如今的防务开支每年大约为48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近来,日本之所以在领土问题、邻国关系以及历史问题等方面表现出一种咄咄逼人姿态,主要原因在于背后有美国在撑腰,让日本增加了“狐假虎威”的自信。

上周,美国国务卿赖斯结束其上任以来的首度亚洲之行。赖斯在东京就明确表示:“美国支持日本加入联合国安理会。”赖斯称赞日本不仅在反恐战争和中东改革等方面扮演了美国的重要伙伴,并且在全球范围承担了更加广泛的责任。其还为美日间维护安全与稳定的同盟安上了更加动人的头衔:相互体贴的同盟。

事实是,经过美日安保条约再定义,美日关系更为密切,在处理朝鲜核问题和东北亚安全合作等问题上,美国日本共同进退,越来越密切。

从表面上看,美国的亚洲安全战略与日本的政治大国、军事大国路线真可谓一拍即合。但实际上,美国与日本是各有各的算盘。美国在亚洲玩的是大国均势策略,美日同盟是主要杠杆。通过这个同盟,美国试图巩固自身“亚洲操盘手”地位,既遏制俄罗斯、朝鲜等国,同时也借此来控制日本。至于何时松,何时紧,主要的依据便是亚洲各国的国力消长及地区形势发展的需要。

正因如此,美国将给日本“撑腰”看成是占据有利地位的最佳选择。但是,这一如意算盘忽视了日本的大国心态。对日本而言,它既要赚取依靠美国的好处,又要在地区战略制衡中快速发展自己,借美国之力去除战败国的历史包袱,完成“正常国家”的转变。但其危险的后果是,日本右翼势力借机膨胀。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日本在安全、领土以及海洋权益等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新版历史教科书甚至把自己打扮成战争的受害者。这一系列举动表明这个曾经在亚太许多地区点燃战火的国家正在进入新一轮膨胀期,军国主义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在对历史未有任何真诚交代的情况下,日本野心空前膨胀,不能不令周边国家保持高度警惕。分析人士称,当前日本外交政策的特点在于,一方面,在一系列历史与现实问题上,日益右倾、强硬;另一方面,谋求成为“正常国家”的力度空前加大。

今年5月9日,莫斯科将举行二战胜利60周年庆典,世界很多国家的首脑届时都将出席,但要想看到日本首相小泉的身影注定是一种奢望。小泉为此找了很多借口,但真正导致他不敢露面莫斯科庆典的,还是日本对待历史问题的态度。

长期以来,二战中的那段历史一直是日本人心中的“伤疤”。日本一直不敢也不愿正视它。就连自己投降的日子,日本都“害羞”地称为“休战日”。近年来,日本社会更是出现了全面右倾化趋势。深谙作秀之道的小泉不去莫斯科,正是为了迎合日本国内选民的口味。其实这才是最让人忧虑的。个别政客的倒行逆施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如果这是为了“迎合民意”,那就真有问题了。

对于日本国民在二战中的表现,有一个流传颇广的看法,那就是人们大都认定,当年的战争责任应由“一小撮军国主义者”来负。但实际上,当年日本青年踊跃参军的热情很高。有人把它归咎于军国主义毒害的结果,但即便这样的说法成立,如果至今仍不愿真诚地反省,如何保证以后不再受到毒害?

就是这样一个不能正确对待过去侵略史、有着严重“道德障碍”的国家,一个首相连出席二战庆典勇气都没有的国家,它成为“正常国家”的道义基础又何在?它又如何能充当以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为己任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安理会现有的五个常任理事国是二战的战胜国,它们进行的是反对法西斯罪恶的正义战争,拥有担当常任理事国的道德名分。然而,日本是挑起战争的国家,按道德标准衡量,当年的战争受害者如何会答应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在审查日本担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资格时,善良的人们不应只考虑它向联合国提供了多少经费,更要看它在道德上是否够格。毕竟,联合国安理会不是公司董事会。而日本当前的所作所为已经证明,它在道德上远远不够格。

最近,为捞取人们对其担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支持,一贯右倾的小泉口口声声称日本将在联合国承担更多维和责任。难道真正的和平主义者可以速成么?小泉以为服用了一颗“和平阿司匹林”之后,一觉醒来就会发现自己成了和平人士?

对于小泉的和平幌子,一家韩国媒体的说法可谓一针见血:“日本右翼保守势力主张的‘积极的和平主义’,只不过是日本帝国主义在过去侵略亚洲各国时提出的大东亚共荣圈的翻版,是为掩盖海外扩张野心的巧言令色之举。”(曾向荣)

吉尔吉斯斯坦局势尚未平静,白俄罗斯也开始动荡不安。数百名反对派支持者25日在白俄罗斯总统府附近举行集会,要求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下台。虽然警方很快控制了局势,并于26日对抗议活动展开刑事调查,但反对派领导人威胁要发动一场革命。政治评论人士担心,一场乌克兰的“橙色革命”正在原苏联加盟共和国范围内产生“多米诺”效应。

数百名抗议者25日聚集在首都明斯克总统府对面的十月广场上,纪念原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成立88周年。他们挥舞着红白色的原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旗帜,高呼“卢卡申科下台”的口号。

有关抗议人群的数量,各方说法不一。美联社估计大约有1000人,但法新社的报道说,人数在300人左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