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历军:中国加入美日超级计算机速度竞赛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51:19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夏佩佩的姑妈、姑父习惯了这种平静,他们觉得作为亲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听汤秋蓉诉说。

“那天到她爸爸坟那里,我就对她爸爸讲,谁害了我女儿,就是要我的命,我是不会放过他的。”汤秋蓉咬着嘴唇恨恨地说。

2004年11月16日,在派出所的拘留室里,刘思宏、戴克键蹲坐着。民警对两人分别进行了审讯,他们均承认了强暴过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夏佩佩,接着便签字画了。

站在派出所外面等待消息的汤秋蓉总算是放心了,她女儿的公道算是讨回来了,而在这之前,她已经为此忙碌了20多天。

女儿的智力和语言有问题,要想让她直接回答提问是不可能的。但是,女儿的听力正常。汤秋蓉就模仿侦破电视剧里面的排查法,不厌其烦地一边用口说,一边用手势比划,对周围男性邻居或与女儿见过面的男人,根据各自的身材、相貌、年龄、走路等特征逐个提名、询问和排查。在若干个对象中,最后,女儿指认了刘思宏、戴克键,并告诉母亲,他们每次来强暴她时,都是趁母亲早晨去卖菜的机会对她施暴。

对于女儿的指认,汤秋蓉是有十足把握的。因为,事情都是发生在大白天,这些禽兽的模样和特征,一定会在女儿破碎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在掌握了大量证据后,汤秋蓉才向石首警方报案。

几天后,犯罪嫌疑人刘思宏、戴克键被关进看守所。刚进看守所,他们不约而同地翻供。

这位不太懂法律的母亲急了,她找到派出所所长金可磊:“签了字画了的,怎么说反悔就反悔了呢?”

听到解释,汤秋蓉愣在那里,她怔怔地,满眼悲愤,几分钟后,她冲着金可磊嚷道:“我要上诉!”

这个想法得到了金可磊的支持。11月19日,他派人与汤秋蓉母女到了医院。随后,又带夏佩佩到荆州市精神病院和公安局,分别对其智商和性防卫能力,以及胎儿流产物进行DNA的鉴定。

经测定:受害人夏佩佩无性防卫能力;胎儿流产物DNA的结果与嫌疑人刘思宏的DNA相吻合。

这一结果震撼了当地,消息很快传开。2005年1月12日,当地检查院以刘思宏犯有强奸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本案分刑事诉讼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两方面。

2005年2月1日,法院对本案一审完毕。法院予以认定:“被告人刘思宏,于2004年7月至11月期间,多次趁受害人夏佩佩之母外出之机,窜入其家与夏佩佩发生性关系,并致受害人怀孕。”

法院同时认定:刘思宏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积极赔偿了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法院最后判决被告人刘思宏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对法院的判决,被告人刘思宏和受害方在法定时间内均没有上诉。

案件的另一边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2005年1月31日(刑事判决的前一天),在法院主持和调解下,被告能知罪认错,并表示愿意承担一定的民事赔偿责任,与汤秋蓉达成协议,刘思宏一次性向受害人夏佩佩赔偿医药、营养等费用1.2万元。

1月31日晚上,在汤秋蓉家里。亲友们聚在一起,几乎都不想说话,大家都显得心神不宁,一会儿坐到房间里,一会又挪到大门口向远方张望:汤秋蓉该回来了呀!

背负着沉重的家庭灾难的汤秋蓉,几乎成了当地市民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人物。

近3个月的奔波,汤秋蓉瘦了不少,白发出来了,但看起来精神尚好。亲人们把汤秋蓉围在了中间,哭作一团。汤秋蓉没落泪,看起来很镇定,只是眼圈红了一下。

午饭随便弄了几个菜。坐下来后,不断有人向汤秋蓉敬酒,表示祝贺,端起酒杯就掉泪,连人高马大的男人也不例外。隔壁和外面院子里,慢慢围聚了一大群人,越来越多,也不进来,只是在外面抹眼泪。

在刑事审判的庭审中,法庭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情节。被告律师对被鉴定胎儿流产物真假提出了疑义。

汤秋蓉当即理直气壮地说:“如果你们对这个鉴定不服的话,我再从冰箱里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到省里去鉴定,看你们还服不服。”

汤秋蓉的一名亲友事后回忆说,她在说这个细节时,当时饭桌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大家心里都在想:唉!真是难为她了啊!

然而,当汤秋蓉对记者回忆这一幕时,屈辱的泪水却夺眶而出。对汤秋蓉而言,她最终取得了这场官司的胜利,让刘思宏服了法。但女儿指认的另一个嫌疑人戴克键却被取保候审,并非一个完美的结局。当初在派出所,戴克键曾先后两次承认犯罪事实。

她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决胜的证据,尽管她心里十分清楚,这份希望十分渺茫。

而在这段时间里,汤秋蓉则日夜辗转于派出所、法院,打听一切或喜或悲的消息,但也从中遇到了不少“贵人”。

2004年12月15日下午,她家里来了两名姑娘———她们只是听说了这件事,决定帮个忙,费尽了周折才打听到了她的家。

“天气冷得很,下着。”汤秋蓉说,她们围着火炉说话。家里被子太薄,两名姑娘没有躺下,而是在床上坐了一夜。

没过几天,她俩再次来到汤秋蓉家,就把打印好的材料交给了她。这就是她申诉的材料。在这寒冷的时候,在她正需要人帮助的时候,这两名姑娘给她送来了温暖。她十分感激她们。她问两名姑娘的名字,对方笑了笑,摇了摇头:名字和电话暂时保密。只要你记住,有人在帮你就行了。

“这几天,我到处在打听这两个姑娘的下落,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汤秋蓉一脸抱歉地对记者说,“我一定要感谢的!”

查办此案的公安局申诉科李良林说:“说实在的,我当初帮她主要是出于同情。你想,案子到了法院的时候,她与公安部门的联系可以说应该结束了,但事实上不是这样。”

记者从其会议纪要上看到,李良林为了汤秋蓉,先后就去过东升镇3次。汤秋蓉最后一次到公安局,给李良林等多位民警偷偷塞了100元人民币,被民警一一拒绝。

荆州市残联的曹洪五对记者说:“她的身世、她的遭遇确实打动了不少人,市残联知道她的事情后,立即和司法局的同志一起到了她家,促使法院快审快结,为她讨一个说法。”

今年4月22日,当地民政部门还特地给汤秋蓉送去1万元慰问款;还破格为夏佩佩办理了城市“低保”;市妇联也送来关爱……

所有这些,汤秋蓉全铭刻心里。在采访中,她给记者列出了一个大名单,一再嘱托记者:“我不认识字,你帮我谢谢他们吧”。

这让曹洪五特别感动,他说:“在生活中,母女俩经历了大苦大难,但转化出来的,不是对这个社会的恨,而是爱。我敬佩她们,更应该帮帮她们。”

汤秋蓉自己说:我们一家三口,能凑到一块儿不容易,能活下来就更不容易。这次打官司,也是社会上无数的好心人,成全了我这一家子。在我这一家人背后,是有好多的蜡烛、火把照着的……(文中汤秋蓉、夏佩佩、戴克键为化名)

两个娃娃聊天相识后偷食禁果,男孩“涉嫌强奸”被刑拘,但根据刚实施的司法解释,不以犯罪论处

通过网上聊天认识,15岁的初二男生明明(化名)和13岁的初一女生红红(化名)开始“耍朋友”并偷食了禁果,事发后明明因“涉嫌强奸罪”被刑拘……本着教育、挽救的原则,根据本月1日在全省执行的四川省高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解释,金牛区检察院日前决定不予批捕15岁的明明,其行为不以犯罪论处,责成双方家长严加管教自己的孩子。

今年1月29日,网名为“帅哥爱樱花”的明明和网名为“紫微凤衣”的红红在QQ上相识了,浅浅聊了几次,当时尚不满13岁的红红就对这位小哥哥产生了好感,情窦初开的她主动表白:“我要做你的女朋友”。一个星期后,红红从双流赶到成都和明明见面,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开始以“老公”、“老婆”相称。

春节后的一天下午,红红第二次从双流来到成都,在明明家里,这对小情侣偷食了“禁果”。在其后的3个月时间里,二人背着家长,不辞劳苦地多次往返于成都和双流两地……直到今年4月初,红红的母亲发现女儿没有按时来例假,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她的注意,经过询问,红红终于坦白她和明明在“耍朋友”并发生关系的事实。5月31日,明明因涉嫌强奸罪被公安机关刑拘。

该案被移送至金牛区检察院后,承办检察官对此相当重视:明明刚满15岁还在读初二,红红也才13岁读初一,本着教育、感化和挽救的原则,承办检察官查阅了大量法律法规,从二人的QQ聊天记录和红红写给明明的几封信件中可以看出,二人在恋爱交往过程中情感是真诚的,是朦胧的爱情意识促使身心均不成熟的他们盲目地进入两性世界。

据承办检察官介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相关解释:14岁以上不满16岁的男少年,同不满14岁的幼女发生性行为,情节轻微,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不认为是奸淫幼女罪,责成学校和家长严加管教。

本月1日,由四川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省法院、省司法厅联合出台的《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开始在全省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判活动中执行,明明的行为无疑是该《意见》出台后的一个典型例子。

在参阅了大量法律解释后,金牛区检察院最终决定不予批捕明明,其行为不作为犯罪论处,双方家长事后进行了调解,红红的家长也表示不再追究明明的刑事责任。检察机关特别提醒双方家长,一定要加强对子女的教育。金牛检张立均早报记者谢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强奸案件有关问题的解释》中指出:“对于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与幼女发生性关系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17条、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强奸罪定罪处罚”,但考虑到实际中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情形比较复杂,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考虑,解释中特别强调:“对于与幼女发生性关系,情节轻微、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不认为是犯罪。”

四川省高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指出:对初犯、偶犯、过失犯罪的;预备犯、中止犯、未遂犯、防卫过当、避险过当,共同犯罪中的从犯、胁从犯、被教唆犯;犯罪后自首,有立功表现或积极退赃、赔偿损失的;犯罪虽已达到“数额较大”起点,但案发后能如实供诉全部犯罪事实并积极退清赃款、赃物的;可能判处3年有期徒刑,继续危害社会可能性不大的,一般应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一面是关于奢侈消费的盛世幻景,另一面是国内地产市场相继传出成百套豪宅一次性抛售无人接盘的现实;当中国13亿人口基数的广阔市场被国外众多奢侈品巨头纷纷追捧时,日本、东南亚由经济鼎盛到金融危机期间发生的惨烈故事,不能不引人思考……

1000多位手持VIP请柬的“有钱人”在壮观华丽的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前排队等待……

这些财富人士翘首以盼的,是有“超级航母”之称的世界顶级奢侈品展的开幕。据称这是中国乃至亚洲首次举办如此高规格的奢侈品大展。尽管此次大展最吊人胃口的所谓价值10亿美元的私人飞机及3000万美元的游艇只是以模型参展,但2000位被特别邀请的中国富人,还是通过这次奢侈品展极大地满足了自己关于财富的虚荣。

一面是关于奢侈消费的盛世幻象,另一面却是从京沪两地相继传出成百套豪宅一次性抛售无人接盘的“噩耗”。

6月5日,据上海某报报道,上海富人聚居的浦东区200套豪宅紧急待抛却始终无人问津,上海高端楼价可能大幅跳水。紧接着,北京也出现类似传闻。

随着股市动荡和中外贸易争端的相继爆发,奢侈品虽然来势凶猛,却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不乏虚火与泡沫。

调查显示,目前高档奢侈品的中国消费人群是25至30岁的年轻人,比欧美普遍超前5年。这种对奢侈消费的迷恋和虚荣膨胀,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作为前车之鉴的日本和泰国。

1990年代整整10年,日本经济都在泡沫破灭后的痛苦中挣扎,而此前处于高度心理膨胀中的日本富豪和年轻人就曾狂吹奢靡之风。至今仍为世界之最的价格高达1亿美元的梵高名画,就是由当时的日本富豪买断的。这位富豪曾一度声称要把这幅名画带到坟墓,但当泡沫破灭后,那些日本富豪手中积攒的欧洲古堡、美国地产、世界名画大幅折价抛售。

1997年,金融危机前的泰国,由于经济高速成长,泰国的青年人居然会用“烧钱”这个词来描述他们的消费观念。“烧钱”一词也因此流行至今,但烧钱后的苦痛也至今让泰国人记忆犹新。

这一切都提醒我们,真正的奢侈消费离中国还很遥远,即使真的到来,也需警惕。

一个人均GDP仅1000美元的国家,一个还在为科卫教费用发愁的人群,奢侈消费时代真的应该到来吗?

时尚评论家、《时尚男人装》主编瘦马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转型期出现的畸形价值观,导致了国民尤其是青年人的功利消费心态,媒体的推波助澜,外界炮制的虚假繁荣,更引诱青年人迷恋奢侈消费。

在上海外滩,记者见到一位姓高的小姐,她的故事让记者联想到一个在奢侈消费和有限收入之间挣扎的矛盾体。

在外企做文秘的高小姐浑身上下凸显的都是各种各样炫目的奢侈标志,对于这些新生代来说,这些标志就是他们的血液。LV的包,Tod's的鞋,Prada的裙装,Tiffany的项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