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火箭应为下赛季谋划 球队需要苏拉型球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09:18

昨日下午2时许,一辆警车再次返回到发现小蝶尸体的垃圾场,在垃圾中取走一张作业纸及一张带血的卫生纸。

昨日中午,老君堂村村政府传达室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称,村委会干部无暇接受采访,“村政府领导都在全力配合警方破案。”该工作人员称,昨日部分经常在村内游走的人员,包括各报刊发行人员,皆被叫进村政府接受警方问讯,遇害女童的父母也在里面接受警方询问。

下午5时左右,在警方离开发现女童尸体的垃圾场后,一名村民自行将垃圾场内部分垃圾焚烧,“不是民警让我烧的,我怕里头的纸晚上起火,所以现在点火烧。”

本报讯37岁的女工陈麒穗,在巴南区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电镀车间打工四个月,体内铬含量竟然超标一万倍!结果让医生震惊。

昨天,在重庆市职业病防治院住院部,记者见到了陈麒穗,她看上去非常虚弱,说话吃力,声音微弱,断断续续。陈说,她家在万盛区青年镇毛里村接龙桥社,今年37岁,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和两个儿子,大儿子15岁,辍学在家务农,小儿子10岁,正在读小学,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靠她和爱人在外打工挣钱。

去年7月,陈麒穗经人介绍到巴南区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电镀车间打工,这是一家生产照明灯具的工厂。厂方安排她做清洗上挂工(也就是电镀工作)———把摩托车转弯灯外壳浸在400度高温的化学池中煮15分钟后,用钩子钩起来进入下一个工序。陈麒穗说,工作不用体力,更不需技术。表面上看,很轻松,一个月能挣500元至600元。

车间约有70多米长,仅几米宽。里面放着十多个4米长、1米宽的电镀池。车间气味难闻,闻起打脑壳,眼睛都睁不开。车间里有一个换气扇,放在铬的加热池旁。其余的风扇冬天一律不开。但冬天在车间干活,常常满头大汗。

厂方每月只给工人发一条围裙、一双短的胶手套。手套太短,遮不住手腕,电镀池中的药水溅到手腕上,马上起咖啡色斑块,痒得难受。斑块经衣服摩擦后,红肿流脓、钻心的痛。

陈麒穗说,最开始只是起斑,身上有点痒,没有其它感觉,除了让丈夫石现福代班几天外,自己仍坚持上班。

石现福介绍,2005年11月底,陈麒穗感到全身不舒服,恶心、呕吐、少尿。家人开始以为是感冒,没有在意,陈麒穗自己也没有吃药,仍在厂里上班。直到11月26日,陈麒穗全身开始浮肿,屙不出尿来,手臂皮肤也大面积溃烂,全家人才急了,立即把她送到巴南区大江医院。医生说,她得了尿毒症。看样子像化学中毒,应赶紧送到市职业病防治院。

陈麒穗说,车间里六七个工人,其它人身上也都皮肤起斑,全身搔痒。她的病发作后,其它几个工人吓惨了,悄悄跑了。

昨天,职业病防治科主任王永义说,陈麒穗刚到医院时,病情危重。经查,她体内铬含量高达每升73.7umol(正常人为每升0.006umol),体内铬含量超出正常值一万倍,是我市发现的首例超重度铬中毒。而一般铬中毒患者体内铬含量仅有正常人的几十倍到百倍。铬进入陈体内后,在她的尿液和血液中沉积。她的尿铬、血铬、尿镍均严重超标。

根据当事人自述材料、相关人员证明材料和巴南区卫生监督机构的意见书,医院对陈麒穗的病情诊断结论为:1.职业性化学性轻度皮肤灼伤;2.职业性急性重度中毒性肾病。

王永义说,剧毒化学药水使陈麒穗的双臂皮肤灼伤溃烂。住院后陈麒穗做了两次肾透析和外伤处理,病情有所好转,但今后患者必须维持每2-3天一次肾透析。因为她的双肾已严重中毒,失去功能。如果不做透析,性命难保。

然而,石现福说,透析的费用一个月需要2000-3000元,而陈麒穗患病后,家里拿出了全部积蓄5000多元,但仍有7000多元治疗费由医院垫资。现在自己和妻子已身无分文。连在医院的饭钱,都是病友们临时凑的。

昨天傍晚,听说陈麒穗的遭遇后,熊德明非常同情,当即决定向陈麒穗捐款1000元,以解决她的医院伙食费。

昨天上午,记者和巴南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执法者一起,来到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设在重庆轻工业机械厂内的电镀车间。

刚走到厂房门口,一股股让人恶心的臭味扑面而来,引起记者的猛烈咳嗽,眼泪流了下来。

车间非常简陋,里面放着52个大小不同的白色池子。池里装着黑水,异常剌鼻。车间有两个抽风柜,放在铬的加热处。另外还有几把被严重腐蚀的旧电扇。

车间技术员曹豹说,自己是去年11月26日到车间上的班,与陈麒穗仅同事两天后她便走了。曹豹说,听说陈麒穗手上的伤是她以前在面粉厂就有的。她身上的病和手伤,与车间电镀无关。

执法者当场纠正:“乱说!陈麒穗办的进厂出入证是去年7月,而且有人证明她在电镀车间工作。”

走出电镀车间,记者感到强烈的恶心、头昏和胸闷。难受的感觉,一直持续了半小时。

昨天下午,记者八次给车间负责人刘代惠打手机并发去短信,但对方不愿意接受采访。

对于陈麒穗的治疗费用,医院三次与巴南区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电镀车间联系,巴南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也多次交涉,但厂方以陈已辞职为由,拒付医疗费。有关律师昨日表示,渝南鑫光灯具公司电镀车间此举已经违法。

市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防治科主任王永义说,上月底陈麒穗入院后,医院曾两次电话,一次发函到巴南区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电镀车间,要求了解陈麒穗的工作环境、工艺流程以及现场有无防护设施等相关情况,但均遭厂方拒绝。

陈麒穗的遭遇,已引起巴南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执法者高度重视。昨天,巴南区卫生监督所分管职业卫生负责人谭立金说,为陈麒穗的治疗费用,监督所执法人员多次找厂方交涉。厂方负责人刘代模表示,陈麒穗已于去年11月30日递交了辞职报告。因此,双方已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工厂不应承担陈麒穗的治疗费用。

谭立金说,据查,巴南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电镀车间于2003年5月租赁重庆轻工业机械厂厂房,用来镀铜、镍、铬,原料有硫酸铜、硫酸镍、氯化镍以及铬酐、重铬酸钾。建车间前,车间没有作任何职业病预评价。如果不是陈麒穗中毒事件暴露,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甚至不知道该车间的存在。

记者看见,上月13日巴南区卫生局出具的“卫生监督意见书”要求,巴南渝南鑫光灯具“对生产工人陈麒穗要积极进行治疗、诊断,所有费用,按《职业病防治法》规定,由你公司支付。”

谭立金说,眼下,区卫生局将首先催促公司承担陈麒穗的治疗费用,然后再考虑如何对车间进行整改和处罚。

昨天,重庆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丽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徐丽霞说,渝南鑫光灯具公司电镀车间以陈麒穗已辞职为由,拒付陈麒穗医疗费的行为违法了,她愿意为陈提供法律援助,免费帮她打官司,以其追回医疗费。

徐丽霞介绍,不管陈麒穗是否辞职,她与工厂的事实上的劳动雇佣关系,不可否认。她在劳动期间造成的损害赔偿,应该由原单位支付。对此《民法通则》、《劳动法》、《职业病防治法》上均有明确规定。上述法律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保障劳动者的人身安全。如果出现安全损害,用人单位有责任和义务对伤者进行赔偿。(本组文图由本报记者罗小光实习生李吟采集)

市职业病防治院职业病防治科主任王永义说,铬中毒是指人体内的血液和尿液中铬的含量超过正常标准。从事化工和电镀两个工种的工人,容易铬中毒。

电镀时吸入铬酸雾,生产中产生的六价铬化物,可损害人体皮肤及呼吸道,形成很深的溃疡既铬疮。铬疮出现后,铬毒素进入人体血液沉淀。重者损害肾功能出现衰竭,如不及时抢救,患者会很快死亡。国外报道,铬中毒会引起肺癌和皮肤癌。

预防铬中毒,工人必须穿上工作服,并戴防毒口罩。并戴橡胶长手套,手套至少要长至肘关节。

工人工作环境,必须具备良好的通风设备。如果劳动保护做好了,完全可以避免急性重度铬中毒事件发生。

汽车在楼房楼层的墙壁上开行15米,这样的情景你见过吗?昨日上午,记者在红星中路看到了这一让人绝对感到稀奇的一事。

“你们快来看看,真正的汽车在楼房墙壁上跑,真是稀奇事。”昨日上午11时,记者接到报料后立即赶往“事发地”——红星中路三段83号办公楼三层到七层的墙壁上,一辆某品牌的小汽车正垂直地上下开来开去。此景引来不少行人观看。一位行人告诉记者:“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真车镶嵌在楼房墙壁上,像这样在墙壁上跑来跑去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据了解,汽车“爬墙”是深圳一家广告公司的户外创意广告。昨晚8时,他们是用吊车把重达1吨的汽车吊上去。“重达1吨的汽车是如何在楼层间上下开行?”面对记者的提问,该创意广告设计者、香港人王杰成说,该广告是运用电梯原理,在楼顶用4根钢绳将车拉动起来的,汽车在上下15米的车轨上运行,会在顶端和末端停15秒,像这种在楼层间垂直上下开行的广告汽车因制作成本较高、难度较大,在大陆地区尚属首例。据了解,这种构思在香港也只有旺角和太子两个地方有,北京、深圳和上海有楼上汽车广告,但走向不是垂直的。

“这种吊在楼上半空的汽车,万一掉下来了怎么办?我们每天上班都是提心吊胆的。”昨日上午,在该创意广告楼下底楼的商家——时代东方眼镜春熙店工作的3位店员向记者诉苦。

记者在现场看到,时代东方眼镜春熙店门口正好位于广告汽车的正下方,3位店员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一些行人见墙上有汽车都绕着走。昨日下午,该眼镜店负责人、成都东方眼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国荣致电记者,他们所在的83号办公楼是成都投资有限公司的房子,他们租借底楼搞经营。前晚8时,他看到有人在店铺的楼上安装汽车,还以为是模型车,第二天才发现是真车,这无疑会让店里工作的人和消费者担心,汽车万一从半空中掉下来砸到人怎么办?“店里本身生意就不好了,现在就更不好了。”李国荣忧心地说道。

广告公司在发布该广告时有没有考虑安全的问题?为此,记者连线了正在深圳的该公司负责人,他称,该广告车吊在楼上有完善的安全措施,他们之前还进行了有关安全的测试。

那么广告公司在楼上发布汽车广告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了吗?记者昨晚10时采访了锦江区合江亭街道办事处城管科科长赵兵,他说,广告公司和他们在安装之前就签订了安全责任书,该公司的手续是合法的,专门有人负责安全工作,并且还在保险公司买了保险。城管认为,此户外广告在全国罕见,以新的视觉效果可以提高成都红星路和春熙路之间街道的形象档次,增添一道新的风景。

成都资深广告策划人杨健鹰也表示,这种广告创意非常精彩,设计这个广告的人一定非常聪明,敢于创新挑战。汽车作为一种现代文化,跟百年老街春熙路这种传统文化形成强烈的文化反差。给人不仅是视觉上的冲击,还有对传统文化的一种颠覆。当然,创意应该有安全作为保障!(本报记者吴奉天摄影刘晋川)

上帝在他和她身上开了个不小的玩笑:一个是男儿身女儿心,一个是女儿身男儿心。他们都渴望找回“真我”,愿用自己的身体和对方做交换,互相移植生殖器官,让彼此成为真正的女人和男人!

今年18岁的吴龙(化名),是成都某大学药学专业大一学生。第一眼看到吴龙,就让人觉得她和普通女孩不一样:身上没有一点刻意修饰打扮的痕迹。

去年12月6日,吴龙从本报看到有关小晓渴望变性的报道后,就赶到医院,在小晓的病床前,吴龙说:“我希望和小晓交换生殖器官,成全他成为一名女性的梦想,也让自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男人。”

“小时候就想成为男人。”吴龙说,她的母亲去世了,她一直由父亲抚养。“也许是受父亲的熏陶,从小我就有一股男子气:喜欢运动,经常和男同学一起踢足球、玩游戏。渐渐地,我把自己融进了男性世界,也喜欢别人把我当男生看。”随着年龄的增长,做一个真正男性成了吴龙今生最大的一个愿望。“其实就算我不知道小晓的事,我也准备做这个手术。”她说。虽然变性手术事关重大,但吴龙并不愿意让家人知道。

强烈希望变性的另一个是小晓。昨日下午3时许,小晓走进手术室前,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和喜悦之情。医院表示将把小晓打造成变性美女。

这台手术由华西口腔医学院颌面外科/整形外科主任、全国正颌外科学组副组长胡静教授,以及西婵整形美容医院院长蒲兴旺、邵文辉共同为小晓实施。据蒲兴旺介绍,先前为小晓进行的下颌轮廓整形术非常成功。

和吴龙相比,小晓似乎多了一些理解和支持。昨日,他最亲密的网友来到医院,静静地关注着他的手术进程。那天,小晓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那人竟然向小晓表白,说他很喜欢小晓,愿意在小晓变性以后娶他为妻……小晓说:“我根本不认识那人,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找到我的电话的,感情和婚姻这种事不是这么简单和草率的事,我们根本不了解,何以谈婚论嫁?”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从小晓的表情可以看出,有人已经“心仪”于未来的“她”,让他十分高兴。记者宋永坤实习生宋力摄影报道

虽然小晓和吴龙认识时间并不久,但他们已非常“亲密”,就连“吴龙”这个化名,也是小晓的“创意”。眼下,小晓和吴龙天天都会通电话,互相鼓励打气。吴龙已为小晓戒烟戒酒。

“完成了变性手术后,你们可能结合成为夫妻吗?”面对这样的问题,小晓表现得十分踊跃:“这也说不定啊,如果我们的缘分到了那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当小晓发出这样的心声时,吴龙却一言未发,只是很甜蜜地笑着。昨日晚8时,已经回到老家的吴龙祝他平安。

华西医院烧伤整形科岑瑛教授指出,此类手术技术难度非常高,在世界上都没有先例。手术面临的异体排斥和性腺移植两大问题,以人类目前的医疗条件,根本不能得到解决。该院泌尿科范天勇副教授同时表示,由于男女生殖器系统构造迥异,根本不可能相互移植,手术中存在血控等高难度问题;假使器官能勉强成活,也会面对非常严重的排斥反应。所以,该手术如果付诸实施,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范教授同时指出,如果病人确有需要,可以利用自身某部分,做成类似器官形状,然后移植到相应位置,这样成功率会相对高一点。见习记者张雁飞

《瞭望》周刊最近透露,中共中央正在制定有关实施办法,将在中国共产党的各级地方委员会和纪律检查委员会这个层面上率先正式启动罢免或撤换机制。而事实上,浙江省早已先行一步。

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吴顺江连去年五一长假都在加班,为的是起草一个重要文件——《罢免或撤换要求及处理制度实施办法》。

这一实施办法意味着,浙江省将率先在党内引入罢免和撤换机制,实行党员自下而上的监督。

作为全国第一个由省级地方党委推出的党内罢免撤换机制,浙江省的动作无疑引人关注。

浙江省是在《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印发后,第一个推出相关制度体系的省区。制度的发起,与省委书记习近平的批示有重要关联。

2003年12月31日,《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正式印发。习近平对学习贯彻该项条例作出批示,“抓紧起草制定党内监督十项条例实施办法”。

2004年8月,省纪委牵头组织调研,并在三个月后,提交了详细的报告,此后,省委成立起草工作领导小组,由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周国富任组长。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