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强调公务员要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04:56:24

昨日,罗水秀和家人还委托记者向关心她的所有领导和市民报声平安,感谢他们这几天来对她的关心与关爱。

昨天上午,罗水秀在宝安区人民医院进行背部的植皮手术。这也意味着她向康复迈出了一大步。

8月13日,已经怀孕五个月的罗水秀在松岗街道沙浦围社区东方红百货商场购物,被保安怀疑为小偷,遭到毒打,致胎死腹中。8月16日下午,罗水秀转至宝安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罗水秀的主治医生,宝安区人民医院烧伤整形科的张显文主任回忆说,当时,罗水秀的状况非常危险,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三度烧伤,并伴有高烧和炎症,另外还严重贫血。当天,医院的烧伤、胸外、骨科、普外等部门对罗水秀进行了联合会诊,最终确定在烧伤整形科治疗。

医院的医护人员们对罗水秀很同情,从医院的领导到值班的护士,对这位特别的患者都特别关照。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市民前来看望她,鼓励她勇敢面对,早日康复。还有一些人悄悄留下了捐款。

罗大妹拿出一个信封,她说是位男士留下的,里面装着一千元钱,到现在,罗水秀家人已经收到了两万元的捐款。松岗街道办也专门给罗水秀送来了六万元的医疗费。

昨天上午9点,手术正式开始,罗水秀的丈夫钟如华一直等在手术室的外面。

此前,医院进行了精心的术前准备。输血、用最好的药,两天后,罗水秀的体温恢复了正常;医院给罗水秀专门订做了饭菜,安排了细心的护工,罗水秀的贫血好了,心情也慢慢平静了;每天来看她的人很多,病房里总是摆满了鲜花,罗水秀的心底也感觉到阵阵温暖。罗水秀的体质慢慢恢复稳定,但背上的大片烧伤依然疼痛,为此,医院特地让她睡在造价高昂的悬浮床上,这种床可以让罗水秀就像睡在空气中一样,大大减轻了她的痛苦。经过近一周的精心治疗,她的炎症、引产后的病症都恢复了正常。

罗水秀住院后,被安排在重症病房,她的丈夫、姐姐罗大妹一直陪伴着她。

手术进行了整整4个小时,直到下午1点,罗水秀才被推出手术室。张主任告诉记者,手术非常顺利。

下午2点多,罗水秀慢慢醒过来了,但神志依然模糊,她的第一感觉就是术后的疼痛,医生们不时过来给她看伤换药,丈夫钟如华轻轻拉着罗水秀的手,默不作声。

罗水秀的胳膊上依然可以看到明显的伤,与床头柜上的鲜花形成强烈的对比。背部手术后等一段时间,她还要进行胸部的植皮手术,再根据身体其他部位的情况,看是否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整形手术,医生和她的愿望一样,就是尽量让身体不要留下伤疤。

下午5点,罗水秀的神志已经完全清楚。医生问她什么感觉,她只是说疼。她的家人说,罗水秀很感谢政府的关心,她家五姐妹,家境不是很好,没有政府的帮助就不可能得到这么好的治疗。医生说,罗水秀估计还要住院治疗一个多月,不过,这次手术后,她就可以搬出重症病房了。从现在的情况看,她的身体机能不会受什么影响,生育能力也正常。作者:本报记者王剑锋

8月13日晚上,21岁的孕妇罗水秀因被怀疑参与盗窃物品,被松岗街道沙浦围社区东方红百货商场员工拖至小房间,用鞭打、用针刺,用盐泼等骇人听闻的暴力手段折磨长达两个小时。她全身上下伤口淤青发黑,血迹斑斑,整个背部全是被抽打的条条黑痕。腰腹部、手臂也是整块淤黑,嘴唇、双臂、小腿有被烟头烫和火机烧过留下的黑色印记。当有人前去营救之时,罗水秀竟被带到楼顶并推坐在水中,当时她的手被绑着,口里塞着毛巾。经过一夜的折腾后,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我的孩子没了”。[全文][发表评论]

负责处理此案的松岗派出所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涉嫌犯罪的东方红百货老板陈鹏飞及商场两名防损员在事发当天已被刑事拘留。目前,警方正在抓紧追捕其余两名在逃疑犯。[全文][发表评论]

罗水秀接受了后背的清创切痂植皮手术,下午因麻醉药物作用,一直在沉睡,但她的精神状况已经明显好转。据了解,其手臂已能够动弹。[全文][发表评论]

晨报讯(记者彭岚兰)记者昨天从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获悉,正在南非老虎谷保护区接受野化训练的中国虎“希望”20日因病死亡。2001年2月17日出生的“希望”是一只雄性华南虎。它染疾而亡事发突然:8月17日,“希望”突然不吃东西;第二天,大便不畅;19日,因发现其排泄物中带血,老虎谷保护区请来了兽医,用抗生素和止痛药对其进行治疗;尽管20日早上,治疗显现出一定的作用,但下午“希望”的病情急转直下,输液抢救无效,于当晚7时左右死去。

21日,当地兽医对“希望”进行了尸检,报告显示,它死于肺炎和心脏衰竭。兽医说,“希望”的心脏小于正常的成年虎,这可能与它是第十代笼养中国虎、幼崽时期没有得到充分的锻炼有关。

据了解,将华南虎送到南非野化的项目,得到了国家林业局的支持。昨天,记者致电该项目的中方代表、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副研究员陆军先生。他告诉记者,“希望”死亡后,需要依据详细的病理报告对其死亡原因进行认定,目前还不好说具体死亡原因。而报告的出台大约需要一周时间。

对于如何处置“希望”的尸体,陆军说,由于被送出国门的华南虎所有权属于国家,此事将上报国家林业局。在处理意见出台之前,“希望”的尸体将得到妥善保管。

陆军:兽医的尸检报告显示,它的死因是肺炎和心脏衰竭。但我们还需要更详细的病理报告。依据这个报告,我们将客观地对其死亡原因进行评估并找到发病的原因。

陆军:过去两年内,有4只小虎被运到南非接受野化训练。2003年9月从中国送到南非的老虎“希望”和“国泰”是最初的两只。后来,又有“虎伍兹”和“麦当娜”于2004年11月被送到南非。“希望”的死亡属于受训老虎的个体死亡,以个体死亡而判断一个项目的成败还为时过早。

陆军:我们知道,项目从一开始就可能遇到风险。在调查清楚老虎的死因之后,此事会上报国家林业局,主管部门会做出决定。

拯救中国虎基金会项目负责人全莉:虽然发生了这样的悲剧,但我们将一如既往地拯救这种神奇的物种,使它们免于灭绝。这一出乎意料的死亡事件进一步说明了中国虎的脆弱状况,更加迫切需要采取行动来拯救它们。我们现在面临着更大的挑战,也更需要大众的支持。

2002年,国家林业局全国野生动植物研究与发展中心与英国“拯救中国虎”国际联合会及南非中国虎项目中心共同签署了一项关于中国虎(又名华南虎,pantheratigrisamoyensis)野外放归计划的协议。这是我国首次通过跨国合作保护境内的世界最濒危动物。

华南虎是我国特有的虎亚种,为世界上所有其他老虎亚种的祖先,名列当今世界十大濒危动物之首。目前,其野外数量不超过几十只,养殖在动物园里的数量也仅不足百只,比大熊猫还要稀少。

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然后人毁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

警备队小队长孙毛旦骑着借来的“东洋车”、挎着借来的盒子枪,回到村里催缴给日军的粮款。他家是村中大户,他本人曾经是副村长。

“你们这个也说日本,那个也说日本,好像跟了日本就跟偷了汉子一样!日本是那么好打的?……早晚,中国是人家日本人的天下!跟了日本不光荣,将来都成了日本的臣民,看你们还说什么!”

——作家刘震云笔下的孙毛旦,是如假包换的汉奸,是抗战八年间几与日军等量的100多万伪军中的一员。

在谈到汉奸现象时,孟子的话时常被人援引:“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然后人毁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

两名博士论文主题为“关于中国电影与国民性”的日本人,专程就《地道战》、《地雷战》中的一些情节向他请教。《地雷战》中的伪军官和中野队长一起搜捕“土八路”;《地道战》里民兵队长高传宝传达情报时说,来犯的有“一百多鬼子,二百多伪军”。

两名日本人提出的问题让这位中国学者有些尴尬: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多汉奸?这和中国的民族性有关吗?

南京市社会科学院学者付启元撰文说,抗战时期部分国人像一盘散沙,崇洋媚外,长于内斗而拙于团结对外,以致汉奸泛滥成灾,给抗战带来了严重危害。

近代中国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地方上各自为政。这种被孙中山称为“一盘散沙”的状况,却为外国侵略者对华推行“以华制华”和“分而治之”的政策提供了便利。面对日本的军事压力和利益诱惑,一些人可能就会选择投降的道路。

独裁统治,吏治腐败,人民生活水平极端低下,造成社会离心力的加剧,使政府缺乏亲和力和号召力,为汉奸思想的流行打开了通道。

部分民众思想意识里只有一家一姓,没有国家民族。一些人卖国求荣,卖身投敌。

中国近代经济发展的落后,人们生活水平的极端贫困对汉奸的形成有重要影响。很多下层汉奸迫于生计,而不得不为日军服务。

中国在对外战争中屡次战败,使国人中媚外、崇外、恐外的思想和民族自卑感有所发展,抗战爆发后敌强我弱的现实,使部分人丧失了抵抗的信心。

明治维新后,日本的迅速崛起也使中国人深为佩服,赴日留学生对日本有亲切感和崇拜感。这部分人容易被侵华日军所利用,成为汉奸。

有学者曾对汉奸伪政权高级官员情况作过简略统计:留日比例较高,在被统计的144人中,有留日经历者54人,占38%。

1945年春,豫东最大的集团伪军头目张岚峰,同意中共派人进入他的军队,意在双方互通情报,以免彼此消耗实力。

而在此前半年,这个在1938年就被日军委任为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豫东招抚史的私家军队统帅,已作为“曲线救国的将领”被蒋介石秘密委任为新编第三路军总司令,负责安抚华北各伪军,并与汤恩伯部协同剿共。

张岚峰这种首鼠多端、倾向模糊的行止举措,正是当时伪军典型的生存方式。

身处国、共、日三方缓冲地带的张岚峰,为壮大个人实力,与各方都有来往。对于国民政府,他表示希望中央原谅他的“苦衷”;对中共则不挑衅,避免冲突,对于自己部队内的中共地下组织也不处理。

台湾研究伪军的学者刘熙明认为,伪军经常务实地依附其他强权。相对于国民党、中共、日本等强势力量,伪军各部队只能算是小卒,在各方势力的竞逐中游移,在夹缝中求生存,必然需要与各方都保持关系。

伪军的形成除了地方势力之外,主要来源为国民党军队降日。同时,伪军也成为一些下层百姓的谋生手段。

伪军建立后,同蒋介石军队之间从未真正作过战,蒋汪两军双方“互不侵犯”。抗击伪军的主要任务都是中共的军队完成。1943年8月24日的《解放日报》曾公布了“共产党抗击的全部伪军概况”:共产党在抗击了全部侵华敌军共36个师团60万人的58%的同时,又抗击了全部伪军62万人的90%以上,国民党仅仅牵制伪军不足10%。

不久前,广州番禺两座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建筑能否申报文物保护单位,一时成为争论的焦点。

尽管专家认为东涌炮楼和“蝴蝶楼”无论建筑水准还是历史价值都可圈可点,但它们却因与大汉奸李辅群密切相关而令地方政府部门踌躇。汉奸别墅该不该被当作文物进行保护,引发舆论激烈争论。

事实上,在中日关系的语境下,“汉奸”这个指称对于中国人来说犹为沉重和危险。尽管抗战已经结束一个甲子,但是这个严厉得无出其右的指控,却仍然频繁地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文化汉奸”、“经济汉奸”的帽子并不鲜见。

1938年1月,爱国侨领陈嘉庚的提议“敌未退出我国土即言和当以汉奸国贼论”,由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通过,并被后人誉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据说,当时主和派的汪精卫在念到这个提案时脸色发白。

但有学者指出,拿这个说法往抗战的历史上套时,第一个被网住的就是因枣宜战役殉国而广为人知的抗日英烈张自忠。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不久,北平落入日军的掌握之中。张自忠在那时当了第一任北平市长,兼冀察政务委员会代理委员长和冀察绥靖公署主任。

尽管他曾指出自己留在日据的北平不是要当汉奸,而是“希望能够打开一个局面,维持一个较长的时间,而使国家有更充实的准备”,并表示为此不计毁誉,但是“汉奸”帽子和四处涌来的鄙夷唾弃,令他耿耿于怀。

1940年5月的枣宜会战中,国民党方面指挥作战的是时任国军第33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日军调集了两个师团集中攻击他。5月16日,他在南瓜店十里长山被包围,身中七弹,战死在杏仁山脚下,成为“抗战以来,以上将衔集团军总司令职亲临前线,战死沙场”的第一人。时年49岁。

有学者认为,张自忠在战斗中的“求死”倾向是希望“以死明志”,与当年被扣上“汉奸”帽子的刺激直接有关。

学者们在检视这类有关“汉奸”的历史片段后称,不能仅仅根据一个人的言论就说他是“汉奸”,“汉奸”的帽子要慎用。所有的人只能用同一种方式爱国,是危险的。

2005年8月24日早晨6点40许,一辆从浙江温岭开往重庆永川的大客车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境内的齐岳山路段发生特大车祸,车牌为云A44111,车乘人员一共49人,其中13人当场死亡,一人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故发生后,当地党委、政府立即投入抢救。事故事原因正在调查之中。刘洪浩

新华网北京8月23日电(记者荣燕)中日双方23日公布了由两国新闻界、学术界和民间组织同步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调查显示,62.9%的中国被调查者对日本印象“很不好”和“不太好”;37.9%的日本被调查者中对中国印象“很不好”和“不太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