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节开幕没酒喝引发不满 近百人群殴两小时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57:29

昨天下午1时,小雨的母亲周女士叮嘱小雨准备上学去,并把书包给女儿背上。在与小雨一起前往学校的路上,本报记者与小雨作了个小对话。

新京报:我看到你从上午到现在只是吃了三四块饼干,怎么不吃中饭就上学呀?

小雨:我要上大学,找个好工作让我妈妈可以生活开心一点。(说话间,小雨笑了笑)

为了全面掌握我国第二产业、第三产业[1]的发展规模、结构和效益等情况,建立健全基本单位名录库及其数据库系统,为研究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提高决策和管理水平奠定基础,我国于2004年进行了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这次普查的标准时点为2004年12月31日,时期资料为2004年度。普查对象是在我国境内从事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全部法人单位、产业活动单位和个体经营户[2]。普查主要内容包括单位基本属性、就业人员、财务状况、生产经营情况、生产能力、原材料和能源消耗、科技活动情况等。

经过各地区和有关部门及全体普查人员一年多的共同努力,全国经济普查的登记填报及数据审核汇总工作基本完成。国务院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家统计局将分三次向社会发布普查公报。现将第一号公报发布如下。

2004年末,全国共有从事第二、三产业的法人单位516.9万个。其中,企业法人单位325.0万个,机关、事业法人单位90.0万个,社会团体法人单位10.5万个,其他法人单位91.4万个。产业活动单位682.4万个,其中,第二产业167.5万个,第三产业514.9万个。个体经营户3921.6万户,其中,第二产业588.7万户,第三产业3332.9万户(详见表1)。

与2001年第二次全国基本单位普查的同口径数据比较,企业法人单位数增加了22.3万个,增长了7.4%。其中,国有企业、国有联营企业、国有独资公司共19.2万个,减少17.7万个,下降48.2%;集体企业、集体联营企业、股份合作企业共45.6万个,减少40.2万个,下降46.9%;其他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共40.6万个,增加10.6万个,增长35.2%;私营企业198.2万个,增加65.8万个,增长49.7%;其他内资企业6.2万个,增加2.5万个,增长66.5%,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15.2万个,增加1.3万个,增长9.6%(详见表2)。

第二、三产业单位半数以上集中于东部地区[3],单位拥有量自东向西呈递减态势。东部地区拥有法人单位291.0万个,占56.3%;中部地区119.3万个,占23.1%;西部地区106.6万个,占20.6%。东部地区拥有产业活动单位358.3万个,占52.5%;中部地区171.3万个,占25.1%;西部地区152.8万个,占22.4%。

第二、三产业法人单位数名列前10位的地区依次是:广东、江苏、浙江、山东、上海、河南、四川、北京、辽宁和河北。

个体经营户较多的前5个地区是:山东、河南、浙江、广东和河北(以上详见表3)。

在产业活动单位中,从事制造业的单位137.5万个,占20.1%;批发和零售业120.2万个,占17.6%;教育59.6万个,占8.7%;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154.4万个,占22.6%。以上四个行业合计占69%(详见表4)。

个体经营户较为集中的五个行业是:工业532.3万户,占个体经营户总数的13.6%;交通运输业621.7万户,占15.9%;批发和零售业1831.1万户,占46.7%;住宿和餐饮业293.9万户,占7.5%;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413.8万户,占10.6%(详见表5)。

2004年末,全国第二、三产业的就业人员[4]数为30882.8万人。其中,第二产业的就业人员为15463.8万人,第三产业的就业人员为15419.0万人。在就业人员中,单位就业人员21460.4万人,占69.5%;个体经营人员9422.4万人,占30.5%。在单位就业人员中,女性7882.2万人,占36.7%。

在单位就业人员中,制造业8390.5万人,占39.1%;建筑业2792.6万人,占13.0%;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1925.2万人,占9%;教育1521.8万人,占7.1%;批发和零售业1382.5万人,占6.4%(详见表6)。

在单位就业人员中,具有研究生及以上、大学本科、专科、高中、初中及以下学历的人员分别占0.7%、8.0%、15.7%、33.6%和42.0%。在具有技术职称的人员中,具有高级、中级、初级技术职称的人员分别占9.5%、36.9%和53.6%。在具有技术等级资格证书的人员中,具有高级技师、技师、高级工、中级工资格证书的人员分别占2.6%、8.2%、32.8%和56.4%(详见表7)。

2004年末,全国第二、三产业325.0万个企业法人单位的实收资本[5]总额为18.2万亿元。在全部企业法人单位的实收资本总额中,由国家投入的资本8.7万亿元,占48.1%;集体投入的资本1.4万亿元,占7.9%;个人投入的资本5.1万亿元,占28.0%;港澳台投入的资本1.3万亿元,占7.3%;外商投入的资本1.6万亿元,占8.7%。(各类企业实收资本来源构成详见表8)。

国务院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采取分层随机等距整群抽样方法,对31个地区的数据质量进行了抽查,共抽查152个普查小区的21731个法人单位和产业活动单位(抽查比例约为3‰),个体经营户45623个(抽查比例约为1.1‰)。抽查汇总结果,数据填报综合差错率为4.9‰,数据质量达到预期目标。

第二产业是指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建筑业。

第三产业是指除第一、二产业以外的其他行业,具体包括: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国际组织。本次普查未包括国际组织。

法人单位是指具备以下条件的单位:⑴依法成立,有自己的名称、组织机构和场所,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⑵独立拥有和使用(或授权使用)资产,承担负债,有权与其他单位签订合同;⑶会计上独立核算,能够编制资产负债表。在有关部门登记为法人,但不符合上述条件的单位,根据实际情况或作为产业活动单位普查,或并入上一级法人。

产业活动单位是指法人单位的附属单位,且具备以下条件:⑴在一个场所从事一种或主要从事一种社会经济活动;⑵相对独立组织生产经营或业务活动;⑶能够掌握收入和支出等业务核算资料。

个体经营户是指除农户外,生产资料归劳动者个人所有,以个体劳动为基础,劳动成果归劳动者个人占有和支配的一种经营单位。包括:(1)经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注册并领取《营业执照》的个体工商户。(2)经民政部门核准登记并领取证书的民办非企业单位。(3)没有领取执照或证书,或按照有关规定免于登记,但有相对固定场所、年内实际从事个体经营活动三个月以上的城镇、农村个体户。但不包括农民家庭以辅助劳力或利用农闲时间进行的一些兼营性活动。

东部地区包括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海南;中部地区包括山西、吉林、黑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西部地区包括内蒙古、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

[4]就业人员:是指2004年12月31日在第二、三产业单位和个体经营户在岗的就业人员。未包括上述范围之外的就业人员。

[5]实收资本:是指企业投资者实际投入的资本(或股本),包括货币、实物、无形资产等各种形式的投入。实收资本按投资主体可分为国家资本、集体资本、个人资本、港澳台资本和外商资本等。

救人一命,无损自身!如果您年龄在18至45周岁,身体健康,如果你有一份爱心,那么,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的各位热血青年们衷心期待能和您一起去中华骨髓库捐献5毫升的血样,挽救一个名叫胡梅的女孩,以及世界上更多的白血病患者的生命。

国际在线消息:24岁的重庆女孩胡梅有着出众的外表、过人的才智、开朗的性格。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念硕士研究生的她,用笑声感染着每一个和她接触的人。原本明年春季就能回家乡报效祖国的胡梅,却在今年9月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由于人种不同,在国外很难找到与她遗传基因一致的骨髓。

面对打击,胡梅想到过一死了之,并拒绝治疗,后在留学生同学们的劝导下,渐渐冷静下来,面对现实。并将病情告诉了父母。胡梅的父亲鼓励她说“娃儿哪!有祖国在,有爸爸在,有医生的精心治疗,坚强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白血病是能够治愈的”。

胡梅的家人把希望寄托在了国内同胞身上,然而,经中华骨髓库检索,现有的30万志愿者中无一人能救胡梅。

12月6日,当国际在线得知此消息后,中文网、英文网和网络电台立即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并由网络电台的主持人多多特别对胡梅的父亲胡政权进行了电话采访。

胡政权告诉多多,胡梅将在12月16日从英国回到北京三零九医院接受治疗,而他本人也会提前三天赶到北京。胡政权特别向主持人强调,“我们现在不需要大家捐款,绝对不需要,因为我们害怕引起不必要的猜疑,我们只需要大家捐赠骨髓,献一份爱心。我给大家鞠躬了!”

目前,应本网邀请,网、搜狐网、腾讯网(QQ)、TOM网、千龙新闻网、中国日报网、央视国际、中青网、中国经济网、中国新闻网、中国广播网、南方网、北方网、星辰在线等30多家媒体纷纷加入帮助胡梅的队伍中来,纷纷报道此事。“QQ全球连线”特别提供了胡梅援助专用号码:95001920,加此号码为好友即可参与援助,希望广大网友积极提供救助线索。

本网将密切关注胡梅病情的救治和进展情况,同时也呼吁世界上所有爱心的人们,如果您愿意帮助胡梅,请立刻行动起来,您只需到当地的中华骨髓库分支机构捐献出您的几毫升血样,或许您就是茫茫人海中能够救胡梅,挽救一个家庭的唯一的人选!

您的一个小小的善举或许就能拯救一条甚至更多美丽的生命,不要犹豫,赶快行动起来吧!

报告编号:4112实验室病人编号:24384主治医院:MRI(曼彻斯特皇家医院)医院编号:M05/23795

本报讯(东亚记者曹光宇)12月5日清晨,长春市最低气温达到零下18度,寒冷的北风夹着雪花拍打着行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汉拄着树枝跪在至爱敬老院外,敲打着铁门,哭求着说:“求求你们,收留我吧!干什么活都行,我要冻死了!”老汉名叫王德宽,60岁,有4个子女,老人说,自己将孩子们告上法庭,可赡养费至今没到位,已经无路可走了。

至爱敬老院院长台丽伟忙将老汉扶进屋,一口气喝了两碗热粥才缓过来的王老汉扑通一声又跪下了:“我没地方去了,求你们收留我吧!”老汉说完哆哆嗦嗦地拿出了一份法院判决书,一双呆滞的眼睛流出泪水:我60岁了,孙子上小学6年级,3个女儿也都成家立业,可由于多年在街头抹灰为生,眼睛已接近失明。今年5月4日,因其他三个孩子拒不给付赡养费,老汉被大女儿“请”出了家门后,就开始了流浪生活:饿了在街头乞讨;困了就睡在火车站候车大厅。

10月9日下午,王德宽到儿子家要赡养费,却与儿媳打到了一起,整天滴水未进的老汉被派出所警车拉走那一刻,他彻底的和儿女结下了“仇”。“我不想给儿女添麻烦。”王德宽说,为了度过寒冬,他扒上了一列南下的铁路货车,不久就被发现,他在铁岭站被赶下火车。老汉用了两个月的时间,靠要饭走回了长春。

10月20日,王德宽来到绿园区法院,他说不要钱,只要法院判决子女们给他找个“存身”地方就行。

11月21日,法院判决从2005年11月起,4子女每人每月付给王德宽赡养费126.44元,4个子女都表示对这个判决没有异议。可判决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只有儿子来看过他,但只字没提起给他安排住宿的事。老汉伤心欲绝:“赡养费没拿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

昨日下午,记者拨通了王老汉大女儿王敏的电话,王敏说自家条件有限,父亲还有儿子,她作为女儿不能收留父亲,但如果兄弟王君拿钱了,她也愿意拿钱。“他(王德宽)自从我家离开后,我就没见过他,我会去敬老院看他的。”王君的手机是妻子接听的,她说老人的赡养费会付的,但以后要到家里住是不可能的。

王德宽得知儿女们是这个态度后老泪纵横,连连叹气。王德宽老汉现已被至爱敬老院收留,可他还是希望在儿女面前终老一生。

中新社北京十二月八日电(记者陶社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今天指出,中国实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的军费是公开的、透明的。

在外交部今天举行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日本外相在一个发言中谈到日本希望中国加强军队透明度的问题。秦刚在回答提问时做上述表示。

他说,中国实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的军费是公开的、透明的。中国的军费既要满足官兵日常生活、训练等各方面的需要,同时,还要适应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满足国防的需要。

秦刚回应指出,倒是日方应该认真向国际社会、向周边国家解释一下它近来在军事上的一些动向,这引起了邻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关切。重要的是,日方不仅要在口头上而且在行动上作出切实的努力,尽快消除日本与包括中、韩两国在内的亚洲近邻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障碍。

本报讯(记者程果刘芳芳)昨日上午,巴中警方从南充市精神病院拿到了张家春的最新鉴定结果——精神分裂症,且案发时其处于发病状态,不负任何刑事责任。昨日下午,被残害巴中少女的爸爸老王,随同专案组民警一道,送恶魔回到重庆双桥。

昨日下午3时15分左右,在去双路镇的路上,记者见到了张家春。他戴着手铐,蜷缩在警车里默默地低着头。专案组将鉴定结果拿了出来,记者看到上面写着:1、精神分裂症;2、11月26日作案时无刑事责任能力。

下午3时45分,专案组的警车开到了双路镇镇政府的梯坎下。张家春刚被押下车,便引来了附近群众的围观。

正当大家互相低声询问这是谁的时候,路旁杂货店的老板突然高声说了一句:“他是不是张家春哟?我看了报纸的,他肯定就是那个割了少女90多刀的恶魔!”此语一出,众人哗然。立刻有人在人群里大声吼道:“他怎么还要回来哟!丢我们双桥人的脸!”张家春仍然低着头往前走,快到镇政府大门时,不知是谁从人群里扔了几颗碎石打在他的身上,有一妇女高声应和着:“打死你这个变态!”张头也不抬。

巴中专案组随即在镇政府和这里的工作人员办理了移交。随后,镇政府借专案组的车将张送去了万古精神病院。一姓方的工作人员称,镇政府领导现在不在,正在区里开会商量张家春的安置和住院治疗费用问题

“他挨不了枪子儿了?他咋个挨不了了?”听闻儿子的鉴定结果,秦瞪大了的双眼布满了惊慌,几乎瘫倒在地。“是不是要送回来?你们跟我说实话呀,如果真要送他回来,我就活不成了!”她不住地喃喃低语。

邻居们纷纷赶来安抚秦小兰。他们告诉记者,当地镇政府前日将秦叫去,当政府工作人员提及张家春有可能无罪遣送回老家后,秦小兰患有的轻度精神分裂症当即发作,晕倒在地,醒来后连自家在哪儿都忘了。“我走在街上什么都不知道,还是我大哥无意中看见了我才把我送了回来。”

住在隔壁的李大爷拉住记者说:“千万不要送回来啊,我家里的小孙女还不到10岁,我们真的怕啊!”

昨日下午,受害少女小梅的父亲老王和巴中市法律援助机构的两名律师一起来到张家春家里。他原本是要来为其受残害的女儿讨要医疗费的,但在见到张家连门窗玻璃都没有的老屋后,只有无奈地离开。

巴中来的民警周文波告诉记者,老王得知张家春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鉴定结果后,非常沮丧,他想与恶魔的母亲秦小兰见一面,亲自把小梅的伤情讲给她听。

下午4时,在四方村2社的张家老屋前,已知道了儿子被送回了双桥的秦小兰,正站在押解儿子的警车不久前经过的公路边上,呆呆的眺望。

“大兄弟,我对不起你呀!”当人们把老王介绍给秦小兰时,她立即踉跄着扑过去拽住老王的衣角哭喊着说。老王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扭过头猛吸着香烟,泪水溢满眼眶。

“大兄弟,我们家春他是癫子,他有病,这怨不得哪个。你要怨就怨我这个当妈的……”秦小兰一边哭喊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胸口。随行律师担心她旧病复发,随即将其劝到隔壁土屋里作相关调查笔录。

在之后长约20分钟的时间里,老王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目不转睛地盯着张家没有一块完整玻璃的门窗发呆;一根香烟没抽几口,全是燃完的,有几支直到燃完烫到手指,他才突然惊醒将烟头丢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