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秉国抵日会见日政要 将举行第四轮中日对话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2:03:41

“这不是巴X吗?”来到派出所后,值班民警一口叫出了抢匪的名字。正当陈勇惊奇之时,派出所民警的下一名话让陈不由得不寒而栗:“这个人有艾滋病哟!”

巴某,四川昭觉县人,2004年4月1日,巴某就曾经在两路口一公交车站抢劫时被抓了现形。巴某被带到派出所后,自称自己有艾滋病。为此,派出所民警曾带他到卫生防疫站作了检查。经医生诊断,巴某确实是艾滋病患者,警方因此对其采取了刑事强制措失,实施了“监视居住”。“但于由巴X属于流动人口,在重庆又无固定住所,所以我们对其实施监视居住时有很大的难度。”派出所民警察对像巴某这样的犯罪嫌疑人都感到很棘手。

民警称,获悉这类犯罪嫌疑人的情况后,警方一般都会先去疾控中心查询是否有其记载,如果没有,就带着嫌疑人去进行艾滋病病毒测试。

对于警方来说,最大的困难在于,患有艾滋病的犯罪嫌疑人,关押、治疗机构都有理由不接收——《看守所管理法》有规定,有严重传染病的案犯是不能关押的。如果送医院,这些家徒四壁的艾滋病感染疑犯,根本无力支付每月上万的治疗费,民警不得已只能选择放人。

记者了解到,此次被民警陈勇抓获的巴某,警方仍然只能对其采取“监视居住”的刑事强制措施,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很难保证他以后不再犯案。

得知巴某是艾滋病患者,心存余悸的陈勇在一番自我检查后发现,自己在与巴某博斗时,巴某身上流出的血溅到了自己手上,而自己手指处因为长“倒刺”有一个小小的伤口。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陈勇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记者昨日从沙区巡警支队得知,为了以防万一,陈勇目前已经休假在家并接受艾滋阻断治疗。一个月后,陈勇会再到医院检查,看是否被感染艾滋病。

遭受丧子之痛后,老者执意想再要一个儿子。为此他不顾重病的发妻,苦追一年轻女子,并把女子带回家和发妻一起生活。然而在女子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后,老者抛弃了这个女子。激愤的年轻的女子点燃了老者的出租车。

2002年,东宁县某单位的杨成冬退休了。没有了工作压力的他却遭遇了家庭的不幸,与他恩爱三十余年的老伴已是癌症晚期,风华正茂的儿子在一个夜晚回家时,惨遭歹人谋财害命。呆在家里的杨成冬整日唉声叹气,杨成冬的妻子也暗自伤心流泪。为了让杨成冬打起精神,老伴时常劝他多到外边走一走、散散心。为此,杨成冬买了一台面包车,白天出去开出租车。可是,这种日子并没有令杨成冬振作起来。

2002年6月的一个傍晚,像往日一样,杨成冬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徜徉,在一个酒吧的窗外,看着屋内一对对痴迷的红男绿女,酒后的杨成冬突发奇想。回家后他祈求妻子,找个女人为他们再生一个孩子,病妻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他。

几天后的一个急雨过后的黄昏,杨成冬到一个经常光顾的小商店里买烟。闲谈中,杨成冬告诉女店主自己已经离婚,孤身一人,希望她能为自己介绍一个对象。这时,一位身材颀长、长发飘飘的年轻女子进来买饮料,出门时与女店主打了招呼。女青年已走出了很远,杨成冬的目光却一直没收回来。女店主半真半假地说:“怎么样?这个靓妹可以吧。”她告诉杨成冬,这个女子叫顾秀丽,是附近农村的,在城内一商场卖衣服,听说因感情波折,一直没有结婚。

此后,杨成冬便常常有事无事地到小店里来,时间久了,和常来店里的顾秀丽认识了。不久,杨成冬开始光顾秀丽的服装专柜,还隔三岔五地带朋友到那里去买衣服。由于杨成冬频频领朋友光顾,顾秀丽的生意变得红火起来。涉世未深的顾秀丽发现,杨成冬虽已是五十开外,却依旧仪表堂堂,人也非常热情,渐渐地对他产生好感。二人的关系逐渐拉进了。

2002年8月的一个周六的清晨,顾秀丽接到杨成冬的电话:“秀丽,今天咱们到花园水库去玩,好吗?”顾秀丽说自己还要卖货。“这段时间你挺累的,也该休息休息了,再说就一天。”“是啊,自己这段时间的确很忙,生意越来越好,这多亏了杨成冬,还有他那帮朋友捧场。”想到这里,顾秀丽答应了。

这天,二人爬上了水库边上的青山,中午美美地吃了一桌刚从水库打出的鲜鱼宴。傍晚,当顾秀丽提出回去时,杨成冬告诉他既来之则安之,顾秀丽点头默许了。华灯初上的水库夏日夜景,一片温馨寂静,顾秀丽坐在软软的沙滩上,见身边穿着洁白衬衫的杨成冬正用慈祥的目光温暖地望着自己,她慌乱地用手拂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这一夜,她将自己的身心一起给了这位关爱自己的长者。

自此,二人开始同居。一个月后,顾秀丽得知杨成冬并没有离婚,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杨成冬说他妻子已是癌症晚期,活不了几天了,并说妻子同意顾秀丽到他们家里生活。就这样,顾秀丽住到了杨成冬的家里。杨成冬的妻子也无可奈何。“新婚”的顾秀丽憧憬未来时,也会感到未来生活的茫然。杨成冬一面照顾着结发妻子,一面把自己的收入交给顾秀丽。

2003年5月,杨成冬与顾秀丽生下一男孩,这着实让三个人都高兴了一阵子。生活的矛盾暂时被搁在了一边。2003年11月,杨成冬的妻子再也容忍不了丈夫与一个年轻的女子出双入对地生活在自己身边。杨成冬也感到这样的确对不起身患绝症的妻子。于是,他与顾秀丽搬到了离县城不远的顾秀丽在农村的家。这一家三口人的婚姻生活在小城里早已闹得沸沸扬扬。

同居了一年多的这对忘年夫妻,已渐渐远离了新婚的狂热。顾秀丽的服装生意越来越冷清,杨成冬挣的钱也越来越少,一个月下来也给不了顾秀丽几个钱。二人的矛盾不断升级。顾秀丽开始不断地向杨成冬索要生活费和孩子的抚养费。开始时,杨成冬还能给她一些钱,随着二人的关系不断僵化,后来,杨成冬干脆不再给顾秀丽一分钱,并回到前妻那里。

2004年初春的一天,顾秀丽的服装专柜一天只卖了几十元钱。春寒料峭,为了省一元钱的公共汽车费,顾秀丽下班后走了五六里路到家后早已全身冻透了。一天没烧火的屋子比外边暖和不了多少。望着挂霜的墙壁,这个年轻的女人流出了悔恨的泪水,她恨那个男人,她恨自己,又恨她的父母,如果不是父母横刀割爱,使她不能与两小无猜的意中人结合,她就不能离家出走,也就没有了今天痛苦的一切。

顾秀丽常常彻夜难眠,流泪到天亮。屋漏偏逢连夜雨,杨成冬又将她的孩子强行抱走。杨成冬告诉顾秀丽,找她就是为了让她给生孩子。顾秀丽几次找杨成冬和他的妻子索要孩子,都被拒之门外。孩子被抢走后,顾秀丽没有心情再做生意,积攒的几个钱不久就花光了。她只好找杨成冬要生活费,却常常被冷漠地赶走。

2004年7月的一天,顾秀丽在东宁某广场前找到正在租车等活的杨成冬,再次索要生活费。然而,杨成冬对她一口回绝。顾秀丽大声喊着:“你再说一遍,给不给?”杨成冬依旧置若罔闻。顾秀丽转身到附近一食杂店买来火柴等物,将杨成冬的微型面包车点燃。因周围人多,扑火及时,只造成了三千余元的损失。

2005年3月9日,东宁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损害财物罪判处顾秀丽缴纳罚金1500元。

本报讯(记者徐春柳实习生张寒)昨天中午12时许,一男子在王府井东方新天地西南面广场上点燃自己,现场民警与交通协管员奋力扑灭火苗,并将其送到医院。医生介绍,目前该男子已无生命危险。

附近的交通协管员齐宝成目睹了整个过程。他介绍,中午12点左右,他在马路边指挥交通时,看到路边一个男子用打火机将自己的衣服点燃,火迅速烧至全身。他和附近一个民警立即冲到男子身边,用脚踩男子燃烧的衣服。齐先生当时闻到了浓烈的烧焦味道,并感到踩到燃烧衣服的脚上有像沥青一样黏稠的液状物体。警察随后将该男子送到医院。

记者在北京隆福医院急诊室看到该男子,一位东方广场派出所的民警正在给他买药。男子颈部与脸上都有烧伤,但神志清醒。据了解,该男子姓张,52岁,他在老家江苏遇到一起财产纠纷,一时想不开而点燃自己。

医院外科冯大夫介绍,张某烧伤面积达10%左右。“他自称是引燃了汽油,烧伤比较重,有深2度。目前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就怕以后感染。”

昨天下午3时许,江苏驻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到医院看望了张某。他们表示待伤好后会将他接走。

本报讯(记者高帆)记者今天了解到,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将由市检一分院提起公诉,并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介绍,韩桂芝将成为继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原市长王慎义之后,在京审理的与“新中国第一大卖官案”相关联的第3位黑龙江省高官。

据媒体报道,韩桂芝于2004年2月被中纪委来人带走,3月份被双规。2004年6月10日,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决定免去韩桂芝省政协主席的职务。2004年10月,中纪委给予韩桂芝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经调查,韩桂芝在任黑龙江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省委副书记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曹某、马某、沈某、某公司董事长姚某等多人多次所送钱款共计人民币950万元,其中大部分涉嫌受贿。

据悉,因韩桂芝的行为涉嫌职务犯罪,又是正部级干部,最高检反贪部门联合北京市有关检察机关于2004年7月介入调查韩桂芝案,但检方目前并没有对外透露案件进程。

另据报道,于2005年3月21日开庭审理的“新中国第一大卖官案”的主角马德供述,他曾给韩桂芝送过80万元。韩桂芝以马德的名字把钱存入银行,但存折却送给了其妹妹——哈尔滨某局常务副局长。在韩桂芝受贿案中,他的妹妹、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卷入其中。

2004年2月20日,韩桂芝被中纪委从医院带走,三天后中央有关部门召集黑龙江省副省级以上干部(包括离、退休干部),正式通知韩桂芝被立案审查。

2004年1月21日(农历除夕)下午,韩桂芝的大儿子、黑龙江省光大银行副行长陈泓播被中纪委来人从家中带走。

韩桂芝被立案审查后,她的二儿子和两个儿媳,以及前文提到的她的妹妹,均被“双规”。韩桂芝,女,生于1943年2月,大学毕业三年后于1968年到大兴安岭林区工作,一干就是20年。1988年,韩桂芝回到哈尔滨,先后任黑龙江省监察厅副厅长、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等职务。

黑龙江原政协主席韩桂芝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04年11月4日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黑龙江省委决定,给予韩桂芝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全文]

黑龙江省政协常委会撤消韩桂芝省政协委员资格2004年09月17日17日在哈尔滨闭幕的黑龙江省政协九届八次常委会,通过关于撤消韩桂芝省政协委员资格的决议。此前,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通过决议...[全文]

新中国最大卖官案今日开审涉及韩桂芝等高官2005年03月22日今天上午,北京市二中院将开庭审理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卖官受贿一案。据悉,马德受贿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卖官案,绥化市有半数以上的处级以上干部卷入其中...[全文]

2005年3月6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卫星城市尼泰罗伊的一家摄影俱乐部,一名14岁的怀孕少女在做摄影模特。3月22日,巴西“健康的性与健康的生育”国家政策实施大会在巴西利亚举行举行。这项新政策旨在保障13岁至24岁的青少年享有健康的性与生育权利,这些青少年将免费享受安全的避孕工具和堕胎服务。巴西拥有1亿7千万人口,2003年10至14岁的少女妈妈生下的婴儿超过58万。汪亚雄摄

中国台湾网3月24日消息尽管遭到以专业著称的在野“立委”不断驳斥,台军方仍然继续抛出“新研究结论”:“中共海军将在2008年建立航空母舰远洋战斗能量”、“2015年中共海军航母战斗群就会成型,并全面掌控台海制海权”。

分析人士认为,台湾当局及一些岛外势力不断叫嚣大陆军力威协台湾,其目的就是为当局近日提出的4800亿军购案造势。

台湾“立法院国防委”当天上午邀请“国防部”报告P-3C反潜机采购案,军方还一并公布了P-3C作战效益分析报告。这份报告预设解放军将于2012年对台发动攻击。

林勤经在报告中指出,台军采购P-3C反潜机的最低需求就是12架,预估其侦察能力将是现有S-2T机型的15倍,监侦范围则可增加10倍。而台军船只存活率将一举增加10倍,敌方潜艇战损率更会增加4倍。

根据林勤经的评估,解放军海军2005年将具备突破第一岛链作战能力,且在2008年具备建造航母远洋作战能力。

此外,林勤经评估,解放军海军的新型战舰数量与海上战斗能力,也将于2012年明显超越台军,解放军海军的航母战斗群将于2015年成军,掌控台海制海权。

他指出,在新型潜舰能力方面,解放军海军已于2003年具备长时间水下封锁能力,将于2005具备水下远距离攻击能力,2008年达成潜艇战力大幅提升目标,并将于2012年形成绝对军事优势,同时在2015年具备水下全面封锁台海以及攻击、核子报复能力。

林勤经说,台湾对解放军海军之数量、战力、增长速度均应加以重视;尤其2012年是很大挑战,以现有能力实在难以因应。林勤经稍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据研判,解放军原先确实计划发展航母,但近期似朝航母与潜艇并重方式调整,台军正密切关注中。

不过亲民党籍“立委”林郁方则质疑台“国防部”说法夸大解放军战斗能力与武器系统的威胁。林郁方强调,根据评估,大陆并无所谓建立航母战斗群的战略构想。林郁方要求林勤经清楚交代情资从何而来。

而林勤经则解释说,大陆建造航母能力在持续发展中,相关信息是根据各种情资推估;至于“成军”指的是具备完整打击能力;“成形”则是研判可能已拥有航空母舰。

而无党籍“立委”李敖也对这份报告提出质疑,戏称林勤经是“神童”外,认为在大环境限制下,“神童”也无能为力;他主张台军还是应该思考向美国租借P-3C,而不是花费巨额预算采购。(言恒)

从1995年1月起,沈阳、开原、铁岭等多个城市的公园内,一个邪恶的身影像幽灵般漂浮着。一对对情侣被杀、毫无防备的路人遭袭……一时间,情节相似的恶性案件频繁发生,涉及面之广、受害者之多,都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此案也被列入沈阳市“串联54号”系列案件、辽宁省第3号公案。“杀人恶魔”的罪恶行径让人毛骨悚然,也让人匪夷所思。

在历经了8年的奋战后,公安机关终于破获了此案,作案30余起、杀害50余人,“串联54号”的罪魁祸首———嫌疑人王强终于落入法网。

今天(3月23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11号大法庭公开审理此案,王强接受法律的庄严审判。

一个是“十恶不赦”的“杀人恶魔”,一个是体现法律公平原则的援助律师,开庭前二人的这次谈话,成为打开此案的“密码”,围绕着案件的种种疑问,也慢慢解开了……

“他思维敏捷、非常聪明。”“他所杀的人在他看来好像只是一个产品。”“如果不是亲见,很难相信在我面前的这个瘦瘦小小的男人就是那个‘杀人恶魔’”……

2004年8月末,辽宁人民律师事务所李长仁律师受指派成为王强的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同年10月10日,就在法院准备开庭的前夕,沈阳市检察院突然以“须补充新的证据”为由提出撤诉。直到今年3月,李长仁律师才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指定为王强的辩护律师。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李长仁律师才有了与“杀人恶魔”王强的面对面接触。平静、冷血以及近乎残酷的镇静,这些就是王强留给辩护律师的最深印象。或许是由于一种自然的亲近感,面对着自己的辩护律师,王强有了倾诉自己的机会,而我们也得以透过律师的眼睛,将这个“杀人恶魔”逐渐还原本色。

“我们聊了很多,但他还是特别愿意给我讲他是怎么走上这条道儿的。”在与律师的沟通中,王强讲述了他的犯罪经历,但与人们预计的不同,他近乎变态的犯罪行为竟然只来源于简单的“混子”生活。“他说他走上这条路,多半是家庭的原因。”

“他是开原市马家寨子乡杏花村人,父母都是农民,还有一个弟弟。他只上过小学两年学,只认识自己的名字和几个简单的字。”王强与李律师的对话,也正是从他的过去开始的。

据王强讲,他的童年从来没感受过家庭的幸福。在他8岁那年,父母离婚了。6岁的弟弟跟了母亲,而王强则跟了父亲。离婚没多久,王强的父亲就因为赌博与人发生争执,将一人打成重伤,被判了11年的有期徒刑,对王强的管教就成了爷爷奶奶的事情。

“他说他的爷爷、奶奶总挤兑他,后来,就回到了母亲身边,但其实真正让他难以忍受的还是母亲的改嫁。本来就是十三四岁的青春期,又是男孩,随母亲改嫁到继父家,正常孩子的心理也是会起变化的。”李律师对王强的遭遇作了分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