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男友不满女友提出分手 将其杀死后自己割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10:12

2005年12月22日,记者来到了陈康蒙和潘启文刚刚布置好的新房。这是一套宽敞明亮的二居室,客厅里堆满了书法作品。陈康蒙在万州区是“名人”,经常有人前来求字,他也总是有求必应。看他们随时相携相扶、同行同坐,生活过得宁静而温馨,记者心中也充满了融融暖意。

编者按:2004年禽流感疫情在我国出现后,国家迅速启动应急机制,各地也纷纷行动起来。然而,到了基层,却出现了令人尴尬的事实。最近,本刊记者在陕西、安徽、江苏等省采访看到,严峻的疫情之下,基层畜牧兽医站普遍陷于“人员无工资、防疫无设备、工作无经费”的“三无”困境。体制不顺、投入不足是当前基层动物防疫体系面临的最大难题。千疮百孔的基层动物防疫体系,无法承担起畜禽防疫的重任。问题的根源在哪?怎么解决当前的问题?请看本刊专题报道———

走访了陕西20余家基层畜牧兽医站,记者发现,大部分兽医站都是几间破房、一个老人,经费分文没有,防疫设备短缺。西安市户县光明乡畜牧兽医站曾是陕西的“兽医百强站”,现在有一半房屋年久失修坍塌。站长王博学说,站上原有3名兽医,其他2人自谋生路了,只有自己“守着这个烂摊子”。

记者来到西安市临潼区徐杨乡畜牧兽医站,看到院子里破破烂烂,几间土房裂着大缝。站长陈明亮说:“站上9间房全是危房,2005年春天塌了3间,现有的6间房透风漏雨,我住的这间一遇雨天,要摆上6个水盆接漏水。”临潼区北田镇畜牧兽医站长邹建华说:“基层兽医站大多是办公无场所、防疫无设备、上阵无防护。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五六十岁的老兽医,不会有人守这个‘烂摊子’。”

西安市灞桥区狄寨兽医站组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曾因防疫工作先进被评为陕西省“兽医百强站”。记者在这里却看到,狄寨兽医站十几间房屋几乎全部坍塌,一人多高的茅草长满了整个院子。在站上工作了40多年的老兽医王诚馨说到这些就要落泪。他感慨地说,乡镇兽医站落到这种地步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事实上,这种状况的乡镇兽医站远远不止狄寨一家,“房塌人走”的现象随处可见,基层畜禽防疫面临严重考验。甚至,在经济条件稍好的城郊畜禽防疫站也是如此。

在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记者看到这里的防疫站连办公室都没有,站长蔡元服给记者算了一笔收支账:站里共35个人,5个吃财政饭,其余自收自支。每年得到的全部拨款只有5000元,再加上8000元的口蹄疫专项经费。他说:“这8000元是不能动的,口蹄疫防疫是刚性指标。整个站里的运转包括30个人的工资就靠这5000元。不说工资,仅租办公室的费用一年就是3000元,怎么开展工作?”记者了解到,阳逻街是养殖大区。防疫人员的工资靠收取注射服务费,但由于业务量萎缩,大半防疫人员闲暇时就改行干其他挣钱的事。

按国务院、农业部和一些省里的有关规定,乡镇畜牧兽医站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但这一政策在很多地方得不到落实,大多数乡镇兽医站无经费、无工资、无设备,长期处在“自生自灭”状态。

王博学说:“我工作了一辈子从来没从财政拿过一分钱工资,每次防疫上级不给一分钱,自己倒要贴钱贴工夫。”

一些基层兽医反映,上级的防疫经费根本到不了基层兽医站,每次防疫都要兽医自掏腰包,“基层防疫”事实上成了“兽医防疫”。

陈明亮说:“每年防疫时注射疫苗用的针头、针管、棉签,都要我们兽医自己出钱购买,2005年禽流感防治,我自己贴了2000元。”临潼北田镇畜牧兽医站站长邹建华说,区农林局局长在大会上说,2004年西安禽流感防治经费有260万元,但事实上有关人员在胜利饭店租房办公就花了300万元,根本到不了基层。

畜禽防疫是一项专业性极强的工作,必须有冷藏设施、化验药品仪器、防疫用品器械等。但基层兽医站大多没有应有的配置。陕西全省有1170个站未配备冰箱、喷雾器、液氮罐等防疫工作必备的设备,有1526个站缺乏必备的通讯、采样、扑杀等检疫设施设备。

陕西华县19个乡镇兽医站只在上世纪80年代配过一批储存疫苗用的冰箱,现在大多遗失或损坏,近年再没有补充过。西安市周至县辛家寨乡兽医满琴玲说,她曾在房屋中挖洞用来储存疫苗,也经常从乡村医疗站收集给人注射过的一次性针头煮煮后再给畜禽打针。

县级实验室也好不到哪里去。基层畜牧站工作人员称,硬件是配齐了,可是没有经费照样运转不起来。比如检测猪瘟,一个试剂盒需要500元;检测禽流感的试剂盒更贵,但这些经费没有出处。

由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基层兽医在防疫时大都是“赤膊上阵”。陕西户县蒋村镇兽医杨江伟说:“每次防疫我们连最基本的防护都没有,没有口罩、没有手套、更不用说防护服了。给鸡注射禽流感疫苗,许多兽医的手背让鸡爪划得青一道紫一道,血淋淋的。”陈明亮说,禽流感致病性高,前些日子乡政府组织给可疑的鸡群抽血化验,上级来的人防护得严严密密,我们却赤手上阵,连副手套都没有,想起来让人心寒。

我国中西部县财政基本是“吃饭财政”,对畜牧局的投入仅有工资这一块,运转经费为零。安徽科技学院动物科学学院教授商常发说:“一些县级的实验室设备不算差,没有经费就是运转不起来。那些设备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看起来很可惜。”

由于长期无工资、无场所、无经费、无防护,基层畜牧兽医站许多工作人员不得不自谋生路。

西安市临潼区小金站兽医李新民为生活所迫改行当起“吹鼓手”。陕西华县畜牧兽医总站退休干部罗玉清说,乡镇兽医站没工资、没经费,有的兽医当起了泥瓦匠,有的外出打工,有的做起了小生意。

陕西户县五竹兽医站站长关林立说:“基层兽医确实很可怜,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农民还分半亩地呢,我们背了个公职的名,却不给发一分钱的工资,家里又没有地,连吃饭都成问题。”他说:“无粮自散,我们站上原来有4个人,现在都走了。一个给人家看大门,一个摆了个小摊子,还有一个下落不明。”

陕西周至县富仁镇畜牧兽医站站长张建玉说,基层畜牧兽医站职工由于没有固定工资,缺乏必要的社会养老医疗保险,在职无所养,老来无所依,很难全身心投入工作。高陵县70岁的老兽医魏锡顺说,我当兽医58年,到现在没工资、没人管,只得自己开办“鸡病诊所”谋生。

由于历史“欠债”太多、体制条块不顺,一线防疫机构缺乏稳定的队伍,大量畜牧技术干部专职不专业,给防疫工作推进带来巨大困难。

江苏省高淳县漆桥镇是南京市的养鸭基地之一,漆桥镇副镇长孔令兴说:“目前的兽医队伍,差不多是毛主席时代留下来的。这里一共才3个专职兽医,其中2人已经退休,实际上只有1名兽医。现在我们另外聘请了3名村级兽医人员,他们没什么专业知识,最多能帮助打打针,关键时候未必能起作用。”

安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余为一说:“基层诊断水平落后不容忽视,这是监测网络体系的大隐患。”

22日晚,重庆大足县人事局原副局长李某在自家卧室内死亡,死者胸部被刺一刀。据该县相关部门称,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死因疑是因其摆脱不了来至云南老家亲戚的长期纠缠而自杀。

中国台湾网1月24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台湾无党籍“立委”邱毅今天下午正式宣布加入国民党,并打算参选高雄市长。他表示,他的入党介绍人为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与台“立法院长”王金平。

据报道,邱毅因在涉及陈水扁当局的高捷弊案中不断爆料而备受瞩目,还曾参与组织了1月11日的台湾“南北大串联,全民大告发”活动,并列出岛内十大“国贼”,要求检察官查清楚高捷弊案以及台当局“总统府”炒股案。正因为揭发跟踪扁政府的弊案,邱毅也接连遭到了不少报复行为,邱毅位于高雄市的服务处曾在去年底时被砸,大门钢化玻璃全都碎裂;昨天下午,高雄地检署又以“屡传不到”为由发出传票,强制对其进行了拘提。邱毅对此表示,高雄地方法院毫无理由的发出拘提票,明显的是政治迫害,他不畏惧打压,会按照高雄地方法院排定的27日开庭时间出庭。

邱毅,1956年5月出生,台湾省高雄县人,祖籍福建。台湾大学经济学博士毕业,美国康乃尔大学博士后研究生。政治主张为反对“台独”、反对“公制制宪”、反对军购。

邱毅主要经历为:曾任台湾大学经济研究所、中原大学企管研究所、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教授、佛光大学教授。1990年至1993年任台湾大学国贸系及商研所教授。1991年任空中大学商学系教授。1992年任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后并任该院财经策略中心首席顾问。1997年任空中大学商学系教授。曾任《独家报导》杂志专栏作家,宋楚瑜2000年竞选“总统”团队的重要幕僚。2001年12月当选台湾第5届区域“立法委员”。2004年12月当选第6届区域“立法委员”。(赵静)

“神圣的天安门广场是亿万炎黄子孙魂系梦萦的宝地……你所拥有的这块砖石,曾经铺设在天安门广场之上。”这是一块名为“旧天安门广场石”外包装上的文字。日前,市民王先生向本报反映,茂名南路某工艺城内打出横幅广告出售国庆50周年天安门广场重修时“光荣退役”的旧地砖,约巴掌大的一块“天安门广场石”售价1999元,每平方米售价高达17万元。销售方称,已制好的“天安门广场石”共有18251块。

这些天价广场石是否真如销售方宣称的“曾经铺设在天安门广场之上,经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广场石的“商业开发项目”是谁在运作?如果确属天安门广场“退役”地砖所制,这些广场石摇身一变,成为天价商品的中间环节又是否经过相关部门审批?记者对此展开一系列调查。

前天下午,记者来到了这家工艺城内,发现广场石并没有摆在任何一个柜面销售。经营业员提醒,才得知广场石只在市场管理办公室内销售。办公室内的两名男子一听记者要购买广场石立即热情接待,并拿出广场石给记者观看。这块“和共和国风雨同舟”的石砖装在一只红色木质盒子中,打开后,一块青灰色的石头放在盒中,上面覆以镶着金边的玻璃片。与石砖同时出售的还有一本红色烫金字的“天安门广场石珍藏证书”。

接待记者的男子陈先生自称是该工艺城的董事长,据他介绍,“天安门广场石”共有18251块,全部由1999年广场大修时撤换掉的混凝土地砖切割而成,从1949年10月1日至1999年10月1日每个日期对应一块,每块正面均有对应的日期编号。

为了表明这些石砖的真实性,陈先生打开珍藏证书,进一步向记者介绍,广场石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监制,该会副秘书长李永田亲笔签发证书,北京天地城商贸公司发售。在李永田所著的《天安门广场石珍藏释义》中写明,广场石砖的长、宽、高各具意义———“长120毫米寓意12亿人民,宽96毫米寓意960万平方公里国土,厚21毫米寓意国家在21世纪腾飞。”

令记者咋舌的是,就是这块巴掌大小的普通混凝土砖块,标价竟高达1999元,折合每平方米逾17.3万元。而记者从网上搜到的多家广场石报价单却显示,未经切割的“原石”(混凝土地砖)每平米开价仅3500元,与眼前这块“天安门广场石”相同大小的地砖每块价格只有40余元。

对于如此天价,陈先生表示,定价1999元也是有含意的,寓指1999年建国50周年大庆。不过他承认,广场石本身并不值钱,关键是其所具有的“特殊意义”。

另一名接待人员工艺城的副总经理王先生称,广场石最近刚在上海“露头”,经销尚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还没有正式开卖,货也都在北京,上海这边只有一块样品。但已有不少单位和个人前来咨询,其中以外籍人士居多。等过完年后,市场将加大宣传力度。如果现在就想购买,可先通过电话联系预定。

当记者质疑广场石的真伪时,陈先生指着墙上的几张照片和一叠包括公证书、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中国收藏家协会收藏证书等多张证书的复印件,保证广场石的来源渠道“肯定是正规的,就是天安门广场翻新时拆下的旧地砖”。陈同时承认“广场石”并未做过真伪鉴定,目前只有依靠这些材料以供证明,“有意购买的收藏者相信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当记者向陈先生进一步询问制作广场石的北京天地城商贸公司和广场石的监制方,给广场石签发证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副秘书长李永田的联系方式,以核求这些砖石的真实性时,却遭到了陈先生的拒绝,他表示由于和该公司还有些法律上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不方便透露。记者随后从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查知,北京天地城商贸公司的法人代表就是李永田。

上海市工商部门在听说此事后表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关于“天安门广场石”的事,将对此事进行关注。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北京市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先后咨询了该会的文物保护处、办公室和天安门旅游集团三个部门,三部门的有关人员均表示从未听说过天安门广场旧石砖被出售一事。

文物保护处的负责人称,1999年天安门广场确实经过翻新改造,当时负责翻新工程的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临时组建了一个部门。翻新完后,部门就解散了,至于当时旧地砖的流向,现在很难查清。但能确定旧地砖并非文物,充其量只是一种个人收藏品。

天安门旅游集团有关人员表示,他们没有和任何经销公司合作开发过广场石作为纪念品。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韩先生则建议有意购买的收藏者可先向工商部门咨询经销广场石单位的相关资质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这些高价广场石是否真是天安门广场的旧地砖?记者找到了曾于1999年采访过天安门改建工程的记者郑直。郑直在报道中提及:时任天安门管委会主任夏尚武表示,在天安门广场改造之初,就有很多单位和他们联系希望得到广场砖,北京卫戍区也给北京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打报告要求将拆除的旧砖用于部队铺设练兵场,得到批准,因此,大部分拆除的旧砖无偿送给了部队。夏尚武说,李永田的确和他谈过天安门管委会能否和国史学会联合监制广场砖礼品事宜,终未达成一致。因为他认为,如果将全部广场砖都用于二次开发,天安门广场的改造是可以少用甚至不用国家投资,但天安门广场毕竟是全国人民心中的神圣之地,用广场砖来谋取最大限度的商业价值可能会有损中国人民的感情。

那么李永田的广场砖如何得来?据称,这些地砖是李永田偶然间从翻新广场时的工地购得。而郑直对此表示,李永田如何收购广场砖?收购了多少广场砖?以多少钱收购?李都以商业秘密为由不肯透露。

沪上某知名文博专家告诉记者,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规定:“与重大历史事件、革命运动和著名人物有关的,具有重要纪念意义、教育意义和史料价值的建筑物、遗址、纪念物属于受国家保护的文物之列,但如被确定为文物其购销就要受到限制,从这点来说公开销售的“天安门广场石”,不应该是文物。同时,由于天安门广场地砖“年岁不大”,也不像其他古董类珍藏品,可以对其年代或是材质等进行鉴别考证,证明其价值。另外,广场石的材料也可以再造。因此,上海市场上销售的“天安门广场石”是否“正宗”,很难得到确认。

天安门广场地砖作为国家之物,个人能否将其用于商业买卖?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认为,就天安门广场石来说,它的材质颜色等特点根本不能由个人去申请专利,李永田申请的也仅是外观设计专利。但这个外观也仅是普通的长方体形状,司空见惯,没有任何的特殊性,因此就这点来说,这张设计专利可视为假性专利,如果有人请求,就可能被宣告无效。但天安门广场在翻新时,确实有大量的旧地砖需要处理,如果是通过正规的途径向有关部门购得地砖再加工出售,这种行为是无可厚非的。(实习生平奇灵记者陈轶珺)

早报专稿伊朗发展核燃料研究的决心日益坚定,23日,1000多名伊朗运动员在位于伊斯法罕核设施前组成“人盾”,誓死捍卫伊朗发展核能源的权利。对于美国以及欧盟将伊朗上书安理会制裁的威胁,伊朗表示,若核问题被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他们将会恢复工业规模的铀浓缩活动。

在伊斯法罕这个伊朗主要核设施所在的城市,聚集了来自伊朗境内的男女老少1000多名运动员,他们穿着统一的运动衫,挥舞着双臂,大声呼喊着:“发展核能源是我们应有的权利!”当日只有少数媒体的记者在现场,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希望他们的声音能传递到更远的地方。“我们的科学家自行开发了这些核技术,因此伊朗人民一定要保护这些核设施不遭破坏,为达这个目的,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伊斯法罕核设施的负责人贝赫鲁兹说道。

面对来自美国以及欧盟国家对其开发核武的指控,伊朗矢口否认,坚称无论伊斯法罕还是纳坦兹的核燃料研究都是为了和平利用能源服务伊朗民众。在这次“人盾”运动中,运动员们发表声明称:“我们将坚持伊朗在和平原则下发展核技术、开发核能源。这是我们的合法权利,哪怕剩下最后一口气,伊朗人民都不会屈服。我们绝对不会关闭核设施,这是我们的底线。”

23日,1000多名伊朗运动员在位于伊斯法罕核设施前组成“人盾”,誓死捍卫伊朗发展核能源的权利。

22日下午,波斯波利斯的一处波斯帝国古迹游人如织。坎班从首都德黑兰附近城市卡拉季前来膜拜古代伊朗的辉煌,同时接受了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采访。

在坎班看来,在核问题上,伊朗政府和民众想要的有所不同。“一些人不喜欢我们的政府……但他们也不希望这个国家让外国人说了算。”

接受采访的游客中,不少人强调,他们对这一问题的关注来自于对核能而非核武器的渴望。

“我们真的需要它,每个国家都应该有,但我不认为它该被用作发展核武器,”现年28岁的帕里萨说,“我所认识的每个人都希望国家拥有核能,但希望是用于和平目的。”

对于美欧制裁威胁,伊朗核问题首席谈判代表拉里贾尼表示,假如伊朗核问题被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伊朗将会恢复工业规模的铀浓缩活动。

“如果谈判大门敞开,我们愿意通过谈判获取最终结果,”伊朗首席核谈代表阿里·拉里贾尼23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但如果这扇大门关上了,我们将不得不采取其他举措。一切取决于伊朗将遭遇何种对待。”

除敦促恢复核谈,拉里贾尼还不忘加上一句:“如果伊朗核问题被提交安理会,那么政府只能……放弃所有自愿措施。”所谓自愿措施,是指伊朗为赢得国际社会信任而采取的一些行动,包括中止铀浓缩活动、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等。拉里贾尼说,假如出现“不希望的情况”,伊朗将重启工业规模的铀浓缩活动。

关于俄罗斯提出的有关在俄境内建立俄伊两国铀浓缩联合企业的建议,拉里贾尼说,目前伊朗还没有决定是否接受。“这是一个我们可以研究的建议,但这一建议需要完善,其中有些细节需要重新考虑。”李双

新华网北京1月23日电(记者李星)中国卫生部23日通报,四川省成都市确诊一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

这是中国报告的第10例人禽流感病例,也是四川省通报的第2例人禽流感病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