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万分红到200元过年 回忆死去活来的2005年2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56:22

15:38付先生持2900股,他表示会投反对票。他希望公司能够修改并提出更有利于中小股民的方案。会场引起一片争议,公司方面没有表态。

15:32梁先生持10000股,他情绪激动地表示,前面发言中没有一个人反对方案的通过,他就是要反对。他强调,大股东进行股权分置就是为了圈钱。

15:25李总表示,公司今年会控制投资,控制资产负债率,减少担保。香港上市正在筹备中,并承诺在香港上市不会损害A股股东的利益。

15:19胡先生持15000股。他支持公司的对价方案,但对公司的担保问题表示担心,还问及紫江旗下紫东化工香港上市的问题。

15:17本来已准备进行表决,但李总的话遭到很多投资者反对,现场继续提问。

15:16紫江企业总经理李欤表示,公司会与第二大股东沟通。他本人相信,第二大股东不会减持。

15:06王先生持15万股,他此次参加表决大会代表了30多位股东。他本人是大众证券报记者,据他讲,股民普遍认为紫江企业方案的对价较低,且第二大股东不会减持。

14:59毛先生持10万股,他认为外资股东没有承诺减持,且股权分置方案不合理。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只好接受公司方案(10送3股)。

14:54一位名为陈勇的先生持股24920股,他赞成这一股权分置方案。他表示,自己是紫江的员工,看好紫江的长远发展。

14:50公司总经理李欤表示,已知道这个消息,并会和大股东沟通,现在出来的只是意见稿,真正实施需要时间。集团总裁沈雯没有表态。

14:48第二位蒋先生,持股38000股,对股权分置的前景看好,因此今天会投赞成票。但是,心里有疑窦。不知道大股东会不会增持流通股,并以什么价格增持。

14:34股东大会进入发言答疑流程。第一位是来自海南的关平,持股1345350股,将投赞成票,他表示看中公司的发展潜力。

14:18国信证券保荐代表人林郁松和浩天律师事务所代表分别宣读保荐人意见书和法律意见书。

14:05会前,独董严其汾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手上受托的几十万股都要求投赞成票的。

13:58目前现场实到股东190名,代表股份886853107占61.73%。其中,流通股东185名,代表股份46742994,占流通股7.83%。

13:50现在大会准备就绪,会议在一片喧哗声中开始,董事长李欤表示歉意,并表示公司将为打车人报销出租车费!

13:46记者再次采访集团CEO沈雯。他表示对是否能够通过方案没有足够的信心。他强调,紫江企业是紫江集团下属的一家子公司,属于民营企业,是自己的财产。试想一下,自己怎么会减持自己的股份呢?

13:44会场花絮:部分中小股民迟到了,他们到场后非常气愤,责怪公司的班车没有按时接送。有一位股民更是情绪激动,冲上主席台砸总经理李欤的铭牌。后经劝说,总算平静下来。13:30记者现场采访了2位投资者。一位投资者持有100股,表示本次参会只是为了见证这一历史时刻,不会投赞成和反对票,这些股份无关痛痒。但是,他会在大会上发言并提问,问题是关于紫江的香港股东会不会在全流通后退出市场,如退出,会采用A股还是B股退出方式。另一位散户表示会投赞成票,他认为股权分置对中国股市中长远发展有利。

13:30记者现场采访了2位投资者。一位投资者持有100股,表示本次参会只是为了见证这一历史时刻,不会投赞成和反对票,这些股份无关痛痒。但是,他会在大会上发言并提问,问题是关于紫江的香港股东会不会在全流通后退出市场,如退出,会采用A股还是B股退出方式。另一位散户表示会投赞成票,他认为股权分置对中国股市中长远发展有利。

13:11现在投资者已经陆续进场,现场大概有70-80人,不过还没有坐到一半。

13:04集团总裁沈雯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对投票结果信息不足。他之前和机构投资者有沟通,机构投资者基本肯定,但是由于之前清华同方股权分置改革失败,清华同方今日复牌后股价上扬,对今天流通股股民投票有一定的影响。因此,目前对投票结果只能观望。

12:30一位股民吴先生已经到达现场,这位有40年党龄的老先生非常看好紫江,目前持有3万股,成本价2.84元。他会投赞成票!

在现场表决前,社会公众股股东也可以在6月7日-6月13日期间,每个交易日上午9:30-11:30、下午13:00-15:00通过上证所交易系统行使网络表决权。可以说,这一方案是否通过,不仅取决于现场表决,网上投票也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紫江企业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中,第一大股东紫江集团承诺在24个月内,只有当二级市场价格不低于3.08元时,才可以通过上证所挂牌交易出售紫江企业股票。这意味着,超过24个月,即使股价低于3.08元,大股东仍可出售股权。不过,紫江企业大股东承诺在48个月内减持比例不超过10%。

紫江企业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为,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支付17898.78万股作为对价获得“上市流通权”,即流通股每10股将获得3股。送股后,公司总股本不变,非流通股股东持股从58.48%下降至46.02%。紫江企业的分配方案虽然离市场预期有一定距离,但是公司董事会考虑不会进行方案的调整。

流通股结构:与其他几只个股不同的是,紫江企业的户均持股数是最高的,截至2005年3月31日,公司股东人数65953户,户均持有9046.23股,每户的持股市值按当时收盘价计算为2.56万元,不排除其庄股之嫌。从历史走势看,该股在上市后就一直走势独立,即使在2001年之后的熊市中,该股走势也十分稳健,并进行了三次高送股和一次增发。

今天下午1点30分,紫江企业的股权分置表决大会将在集团总部——闵行区莘庄工业区申富路618号会议室进行。

今报周口讯6月10日晚,郸城县张完乡一名23岁的男子,在家中先将其侄女砍死,将母亲、外祖父砍伤后,又手持菜刀窜至大街上,见人就砍,总造成5死7伤。随后,他又持刀拒捕,民警鸣枪警告无效后将其当场击毙。

随后,市县公安局组织300余名警力赶赴现场,一边积极抢救伤者,一边追踪犯罪嫌疑人,并组织人员封锁各路口,逐渐缩小包围圈。

6月11日凌晨5时许,包围圈缩小到洪河与清水河交界1公里的范围。6时许,正在洪河北岸搜捕的民警听到河对岸有微弱的呼救声,随即渡过2米深、30多米宽的洪河开展围捕。此时,犯罪嫌疑人赵高祥正在河对岸砍杀一名无辜农民,见到民警到来,便持刀向民警扑来,民警鸣枪警告无效后果断开枪,将其当场击毙。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赵高祥系张完乡扬庄行政村崔庄村人,现随父母住张完行政村外祖母家。他曾在河北省保定市当过武警,转业后去南方打工两年,刚回家一个月。据其父亲介绍,目前尚不知赵高祥连杀5人、砍伤多人的真正原因。5名死者中有赵高祥不到3岁的亲侄女和外祖父,其母亲是7名伤者中伤势最重的一个。记者黄松旭通讯员刘杰朱金光

本报记者报道昨天下午3点左右,在王府井南口四名戴着关羽、岳飞和观世音等面具的男子在街头表演行为艺术的时候,被王府井派出所的民警带走,警方称在长安街及附近繁华地带表演这种行为艺术,会影响治安和交通。

下午3点,记者在王府井书店门口看到,5名外地模样的男子正在紧张地忙碌着,他们将事先做好的塑料板子用胶带粘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长方体,在长方体的四个面上分别写着“忠、义、善、孝”四个大字,同时在底下标注有对应的英文。组织这个活动的艺术家马先生告诉记者,是一个诗人出资帮助他进行这项活动的,他让四个人站在塑料长方体当中,抬着其在王府井街头转一圈,同时还要戴上岳飞、关羽、观世音和张清丰四人的手绘脸谱。“忠、义、善、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每样选了一个代表人物。岳飞精忠报国,关羽义薄云天,观世音菩萨普渡众生,张清丰善事父母,孝行称于时。我希望每个炎黄子孙都能记住,并且身体力行。这些塑料板是特意从河南运来的,而演示这种行为艺术的人则是雇来的。”马先生告诉记者。

几个人穿戴整齐准备在王府井步行街上演出,才走了几步派出所的民警突然出现。民警称在繁华地带表演这种行为艺术,会影响治安和交通。随后民警将几个人及其道具一同带上警车送到王府井派出所,直到警车开远看热闹的人群才慢慢散开。

本报讯(记者朱静渊)渭源县二中女学生虎育林被该校老师汪宗国殴打9个月后猝死一案,经过多次鉴定和一、二审判决后,仍没最终处理结果。女学生死亡是否与被殴打有因果关系?死者的伤情究竟属轻伤还是重伤?仍然是该案不能被死者家属认同的焦点。6月12日,记者从渭源县死者家属家中得知,日前,该案引起了全国人大办公厅的关注,并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详细查询和了解。

死者虎育林的父亲虎森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该案的焦点问题是,他们仍然希望继续通过较高级别的死亡因果关系鉴定和伤情级别鉴定,但二审结束后,较高级别的鉴定至今尚未启动。就此,今年5月下旬,他们向全国人大反映了情况,希望能给予关注,没想到前不久,全国人大办公厅与他们取得联系后,详细询问了案件的相关情况,同时询问他们目前的具体要求,并要求他们将该案件的相关新闻报道寄到北京。至此,这起历时数年的案件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2002年9月29日下午,渭源县二中初一六班12岁的女学生虎育林在美术课上遭到老师汪宗国的殴打,其后虎育林在当地医院检查治疗,并在家人和校方的陪同下先后到兰州几家医院复查治疗,多家医院诊断的结果是:脑震荡、脑外伤综合征等。2003年6月24日晚,虎育林突然抽搐,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虎育林死亡后,本报从2003年6月30日第一篇报道《如花生命在教鞭下凋零?》予以关注开始,曾多次进行追踪报道,引起了读者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虎育林死亡后,围绕死因、伤情以及死亡是否与老师殴打有因果关系等问题,经过了省公安厅、省人民医院及司法部的多次鉴定。前两方的鉴定结果是:虎育林系腹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肝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损伤程度属轻伤,排除或无法确定虎育林肝脏破裂与被老师殴打有因果关系;而司法部的鉴定结论认为,虎育林死前持续癫痫状态可构成其死亡的辅助死因。但对伤情属重伤还是轻伤没有鉴定。当时死者的父亲虎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渭源县公安局在向司法部委托时没有委托伤情鉴定,因此虎森曾多次要求重新鉴定,但一直没有结果。

司法部鉴定有了结果后,2004年8月24日,渭源县法院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汪宗国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并判汪赔死者家属各种费用34294.40元。虎森上诉后,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10月24日判决:刑事部分维持一审判决,民事部分在一审基础上判赔增加了1万元。就此,虎森向省高院进行了申诉,省高院要求定西中院再次审查该案,但至今无果。本报记者朱静渊

经济半小时6月13日播出节目《汕头大火烧出“色情楼”》,以下是节目内容:

6月10日中午在汕头市潮南区华南宾馆发生了一场特大火灾。当记者赶到汕头时,就听出租车司机说华南宾馆是当地非常有名的一个地方,它为什么有名,司机却不愿意告诉我们答案。那么华南宾馆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宾馆呢?

在火灾事故发生的第二天,记者就赶到了火灾现场,由于事故原因还在调查当中,当地政府和现场救援人员没有给记者提供遇难者的任何身份信息。通向华南宾馆的各个路口都拉上了警戒线,警戒线外站满了围观群众,因为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火灾现场,记者试图从围观的群众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但是,所有的人都表示什么也不知道。居住在华南宾馆周围的人也不愿意谈及这场火灾。

一到华南宾馆的门口,记者就看到这样一个醒目的招牌——认尸联络处,但是在这里,记者没有见到任何死难者的家属。经过多方打听我们了解到,一部分死难者的遗体安置在汕头市殡仪馆。于是记者赶到了汕头市殡仪馆,在这里我们见到了正在值班的郭馆长。

郭馆长告诉记者,他们这里只安置了12具遗体,现在已经有6具遗体被认领,但是这些人的身份他也不确定。那么能够说清楚死伤者身份的就只有受伤住院的幸存者了。在汕头市中心医院,记者见到了其中一位受伤的女孩。这个女孩就在华南宾馆工作,起火的时候从三楼的窗口跳下逃生,但是颅脑严重受伤,不能说话。在旁边照料她的家人也说不清这个女孩到底在宾馆里做什么工作。

同时被送到医院的还有另外两个女孩,但是她们根本不接受采访,而且不允许记者的镜头对准她们。

在火灾发生的时候,究竟是什么人正在宾馆里面,又是什么原因让大家对遇难者的身份讳莫如深呢?

6月12日,记者终于获准进入火灾现场。技术专家依然在宾馆二楼最初的起火现场进行勘查,除了勘查现场灯火通明,整个现场都是漆黑一片。天花板上到处垂落着被烧焦的电线,出于安全的考虑,记者只被允许在火势最弱的四楼进行拍摄。从一些没被烧毁的房间看得出这里是一间一间的客房,大部分的客房都显示,在火灾发生时正有客人入住。在走廊的尽头,有几间屋子看起来是集体宿舍,每个房间里都摆放了五六张单人床,屋内一片狼藉。就在这些房间里,记者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记者在现场描述了她看到的情景:“在一间没被完全烧毁的房间里,我们发现墙上有两张告示,其中一张上面有这样的内容‘每位小姐每周发放布草(床单)的时间是…….’;另一张上写着‘小姐的出台费用……’。在这两张告示上都提到了‘小姐’的字样,并且上面明确标注了小姐与宾馆之间的分成比例。”

在这张告示上(附图),清清楚楚地写着:小姐收100元的小费,部长只能抽走10元;以此类推,200元的小费,部长只能抽走20元。也就是说,部长的抽头是10%。而在另外一个房间,记者发现了一个记账本,上面记录着日期、姓名和不同的金额。那么这些被称作小姐的人和部长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交易关系呢?小姐在华南宾馆的工作是什么呢?记者再次来到汕头市人民医院,辗转找到了另外一名幸存者——张新凤,她是华南宾馆的洗衣工,火灾发生时正在楼顶的洗衣房里工作。当记者问到小姐这个词的时候,张新凤没有避讳。

那么,在火灾中受伤的女孩究竟是从是什么职业的呢?经过一番努力,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在华南宾馆工作的并在这次火灾中受伤住院的李小姐。在汕头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这位李小姐向我们透露了华南宾馆的小姐们和部长之间的关系。

李小姐告诉记者,当时起火的时候,她和同屋的女孩正在睡觉,直到浓烟钻进了房间,她们才意识到大事不好,纷纷想办法逃生。

正是他们的特殊身份,使得周围的群众对逃生的伤员三缄其口。当记者再次返回火灾现场,以知情人的身份直接询问小姐这个敏感的字眼时,一些周围的群众才纷纷开口,告诉记者这个华南宾馆的确存在着非法的色情交易。

周围的群众说:“她们就是不干净,大概有100多个小姐。这种现象很正常,在我们这里很多。”

记者了解到这场火灾已造成31人死亡,15人受伤,是广东近年来发生的最严重的火灾事故。我们来看看火灾发生时的情况:

6月10日中午11点40分左右,华南宾馆突遭火灾,它位于潮南区峡山街道的华南贸易市场内,据现场目击者称,火灾是从宾馆2层的一个包厢开始的。在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内,火势迅速蔓延到了三楼和四楼。

12点15分,接到报警的当地消防官兵赶到了现场,他们首先展开的行动就是救人。而此时熊熊的大火夹杂着滚滚浓烟,从宾馆的几十个窗户喷涌而出,华南宾馆整幢楼都笼罩在浓浓的黑烟之中。而搜救被困人员的难度,远远超过了消防队员们的想象。

消防队员说:“房间里的火太大,我们进去后,上面不停地掉东西,我们已经将火打灭了,但是这里面还有一层,我们不敢贸然进去。”

浓重的烟雾增加了搜救的难度,但消防队员并没有放弃每一次营救的机会,先后有65名被困人员安全脱离火场。一位刚刚从火场里逃出来的宾馆工作人员,还在担心着她的同伴。

逃出火场的工作人员说:“会议室这边还有人,那边已经爆炸了进不去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