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方卓飙升到射手榜第二 有望实现中国海外零突破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54:08

这几年中日关系为何渐行渐远?中日高层互访为何中断4年多?最终还是要归结于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

面对国际、国内的批判声音,日本首相小泉今年大半时间里对参拜的表态由“一定要去”转换为“进行适当判断”。外界凭此解读小泉参拜立场出现软化,不排除放弃参拜的可能性。即使要去,由于今年是二战结束60周年、日本的亚洲外交惨淡、年底有APEC及东亚峰会日程,所以小泉最可能选择年底年初的交界点进行参拜,以将参拜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可我行我素的小泉还是让各方的猜测落了空,10月17日,靖国神社秋季大祭的第一天,小泉完成了他担任首相来的第5次参拜。也许是巧合,那天是中国神舟六号飞船成功返回地球的日子。

此举抵消了小泉8月15日“反省历史”的首相演说所带给外界的善意期盼,也把中日首脑利用国际会议场合举行会晤的机会彻底消失。

小泉至今表示不理解“为何因为一件事情,就不能举行双边会晤”?中方也已经无需再费口舌对其解释。无论如何,这个问题将是决定中日关系何时走上正轨的关键所在。

更多的人认为,与靖国神社问题相比,中日围绕东海油气田开发的争执更难解决。因为前者是历史认识问题,僵持容易,达成妥协也容易;而后者是现实利益问题,牵扯到东海划界、钓鱼岛归属等关乎主权的问题。

2005年中日就此问题展开了几轮谈判,由于双方在东海划界问题上存在巨大差异,最终非但没有找到出路,争端反而有升级趋势。

日本先是把中方的几个油气田都起个稀奇古怪的日本名字,然后宣布批准“帝国石油”公司在中间线附近进行试验采掘。中方警告说,如果日本一意孤行,将严重损害中国主权,令东海形势更趋复杂。

12月中旬,首届东亚峰会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面对中国在东盟地区影响力的不断增大,没有美国参与的东亚峰会令日本感到势单力薄,于是力邀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参加,试图借此来压中国的风头。

在东亚合作的主体框架上,中日存在分歧。中国主张“东盟10+3”是主体,日本则强调“东亚峰会”是主力。在是否接纳美国参加东亚峰会以及谁来主导东亚一体化进程的问题上,中方的态度和主张是“在这一进程中,应由东盟发挥主导作用,中国尊重东盟国家就这个问题正在寻求达成的共识”。日本则开始了惯用的经济援助手段,借此提高影响力,与中国抢夺幕后的主导权。

东亚峰会《吉隆坡宣言》的通过被誉为“开启了亚洲的新时代”,但谁都明白,中日这两个东亚最重要的大国不能尽释前嫌,东亚一体化就是一句空话。

2005年“中国威胁论”在日本老调重弹。“中国威胁”已经取代日本过去爱用的“朝鲜威胁”,成为整备军力、再建“普通国家”的一大借口。

这一年里,日本从首相到大臣,再到媒体,对中国军事力量表示出过度的关心。《防卫白皮书》着力渲染中国军力的扩大和转型,对中国军力增长的不透明表示“担忧”。日本政府千方百计阻止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的禁令,等等。

反观日本,日本的安保政策在2005年出现了众多突破:台湾问题进入了“日美共同战略目标”;坚持60年的和平宪法终要开刀大修,自卫队要改称“自卫军”、防卫厅准备升格成“防卫省”;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要与美国进入共同开发阶段;积极配合驻日美军的战略大调整,甘当美国新亚洲战略的桥头堡……

今年的中日关系是在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和日本外相麻生太郎的“中国威胁论”中闭幕的。对日本右翼政客这种倒打一耙的行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罕见地用具体数据进行了有力反击。不过,日本的“中国威胁论”不会因此销声匿迹,它还会在日本需要的时候对中国刺上一刀。本报东京12月25日电

新华网中山12月26日电(记者张愈升、徐清扬、吴俊)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檀岛西餐厅25日晚发生火灾,造成26人死亡,11人受伤。

经有关部门初步调查发现,坦洲镇檀岛西餐厅在内部非法经营酒吧,导致发生严重火灾。截至发稿时止,火灾已造成26人死亡,另有11人受伤。

记者在火灾现场看到,酒吧内部设施已被烧得面目全非,里面空间狭窄,走道和楼梯到处是逃生人员扔下的衣物,房间里没有通风、防毒面具等消防设施,只有一个很小的门进出,也没有逃生指南标识。据记者了解,当时酒吧内有100多人,死亡人员大部分是酒吧的消费者,伤员主要是进去参与抢救的人员。

据了解,檀岛西餐厅经营者缺乏消防安全意识,无证经营,餐厅面积本来不大,经营者竟又加建了夹层,致使现场十分拥挤,火灾发生后无处逃生,导致伤亡惨重。

目前,11名伤员已送至中山市人民医院救治,广东省人民医院也派专家前往参与抢救。(完)

中新网12月26日电12月5日中午,法国警方人员、劳工部门官员和税务、卫生检疫部门官员对巴黎13区华人聚集区内的AvenuedeChoisy大街周围的10余家中餐馆进行了“大规模”突击检查,一时众说纷纭,引起中餐从业者的惶恐。《欧洲时报》的记者获悉后迅速深入现场调查,并与当地政府、警方取得联系,希望迅速廓清真相。

一位当日的目击者对记者叙述,5日中午12时左右,他正在AvenuedeChoisy大街上行走,忽见有“10几辆大小警车”呼啸而至。因为巴黎郊区骚乱的阴影在人们心中还没有完全散去,所以看到那阵仗感到十分恐慌。但见警车停在几家中餐馆前,车上人下车后便涌入了餐馆内。

一位当事人这样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他们刚刚开门营业,餐馆里零落着坐了几位客人,他正在招呼客人,突然十几个穿着不同制服的人涌入,最明显的是警察,他们立刻控制了所有的从业人员,要求他们原地不动,有的直奔厨房,有的去了储藏室和后院。后来他们就要求所有的人出示证件,要求他拿出报税单等。当时看到这个场面,他确实非常恐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看清还有劳工部门和税务、卫生检疫部门的人。他们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很多华人怕身份证被偷或丢失,所以没有一上街就带身份证的习惯,当时,有几个干临时工的人没有带着证件,不容分说就被带走了。后来,他收齐了他们的证件送到警察局后,人才被放出来。

据了解,5日对13区华人街区的大检查,主要集中在AvenuedeChoisy大街沿线内,共有10余家中餐馆遭此突袭。参加此次大检查行动的包括警方人员、劳工部门(URSSAF)官员、税务部门和卫生检疫部门官员。经事后有关部门证实,检查人员是有备而来,有针对性地挑选了部分中餐馆。多项检查行动同时进行,检查内容包括餐馆的雇工状况、上税状况、人员检查、货物储存情况、厨房卫生状况等,涉及面较广。

对餐馆进行各种突击检查,这不是第一次。但由于以前都是各部门分开进行,而且来者只不过两三人,时间也很短,并不影响正常营业。这次却是例外,动用了大量荷枪实弹的警察,像警匪片里对付黑社会的镜头一样,不但引起了当事人的反感,也引来流言满天飞。有人说,这些餐馆窝藏黑工被警察发现了;有人说,这些老板偷税漏税被盯上了等等,不一而足。更有甚者,因为适逢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法国进行正式访问,认为这一突击检查行动与当时温家宝总理来访有关。

为了解事件的真相,《欧洲时报》的记者与受波及的中餐馆所在的巴黎13区政府和巴黎警方有关部门取得了联系。

巴黎13区区政府的新闻官员对记者说,13区区政府对这次检查事先毫不知情,事后也接到了一些咨询电话,从一些人的反映来看,这是一次按照惯例的例行检查。可以肯定的是与中国总理的来访毫无关系。

巴黎警察局一位负责亚裔事务的官员向记者证实了这位新闻官员的话,他说:“巴黎警方本月5日协同劳工、税务、卫生检疫部门对13区部分中餐馆的所进行的大规模检查行动属例行检查,与中国总理来法访问毫无关连。”他说由于他没有跟随行动,所以对当时的检查情况并不清楚,但他表示,这种大规模的行动一般都是早有计划,并非临时行动,因此赶上中国总理来访,纯属巧合。

据政府内一位接触过此类检查行动的人士介绍,对餐馆进行类似的劳工、卫生、人员身份检查,不是只针对中餐馆,而是也包括法国本土餐馆在内的其它风味、风格的餐馆,而且“事先也都做好了计划,对每一个区域内餐馆的检查侧重内容也不尽相同,有的侧重卫生防疫、有的侧重偷漏税、有的则侧重雇黑工等。”

据调查,这次大规模的检查行动持续了2-3个小时,部分被怀疑“有问题”的人被警方带走后,有的在下午晚些时候被陆续放了回来,有的老板当晚向警察局送上有关证明、证件后,也都无事回来,并没有采取什么严厉措施。有消息灵通的人士说,有个别餐馆被查出有卫生问题,这些餐馆可能要整顿改正。

长期以来,中餐以其独有的魅力吸引着以爱好美食著称的法兰西人民。但由于中餐在其做法上与法国本土传统烹饪方法存在差异,因此而引起的纠纷一直不断。更加上一些媒体的夸大、歪曲和渲染,而让中餐经营者终日诚惶诚恐。这次声势浩大的突击检查,无疑加重了部分经营业户的心理负担。

有观察家认为,有关方面之所以采取这样异样的大规模行动,不排除有敲山震虎的可能,有关部门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阻吓那些违法经营者。

据调查,有关部门对中餐经营者最担心的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卫生状况、雇佣黑工、偷漏税。应该承认,这是所有经营者都有可能存在的问题,但由于以前个别华裔经营者的不良记录,以致于遗祸整个族群。但执法者反复强调,他们的行动并非针对哪个族群,他们对有问题的企业一视同仁。

有当事人向记者反映,有关部门对所属范围进行检查,这是对消费者负责的一个表现,本无可厚非。可是这种“粗暴”的方式却让人难以接受。“进门不分青红皂白,粗声大气,好象我们就是罪犯一样。我们都是做生意的,大可不必像警匪片里那样对付这些中餐馆,检查也可以换个让人接受的方式进行嘛,况且我们也是纳税人,是合法公民。”他希望那些执法者,在严格执法的同时,也要礼貌对人,尊重这些人最基本的人权。(黄冠杰)

新华社北京12月25日电(记者吕诺)记者25日从人事部获悉,中组部、人事部2006年考试录用公务员和机关工作人员公共科目笔试最低合格分数线已经划定。为鼓励更多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到西部艰苦地区工作,同时考虑到外语类、专利审查等职位的特殊性,这次分数线划定对基层职位和一些特殊职位予以政策倾斜。

报考中央、国家机关综合管理类职位的合格分数线为总分115分,且行政职业能力测验不低于60分。其中,报考专利审查员职位和非通用语职位的合格分数线为总分105分,且行政职业能力测验不低于60分。

报考中央垂直管理系统综合管理类和行政执法类职位的合格分数线为总分105分,且行政职业能力测验不低于55分。其中,报考空中警察职位和地市级以下气象局、煤矿安全监察局职位的合格分数线为总分100分,且行政职业能力测验不低于50分。

这次公共科目考试的最低合格分数线是由中组部、人事部划定的。两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多年来的考试实践证明,划定公共科目笔试最低合格分数线,既要保证考生的基本素质和水平,又要确保绝大多数招考职位有适当比例的人选进入面试。

据了解,公务员考试公共科目笔试成绩将于26日公布,届时考生可在人事部政府网站(www.mop.gov.cn)查询。(完)

12月24日10时许,上海瑞金医院9号楼,11层尽头的病房前,两盆半人高的蝴蝶兰郁郁葱葱,开出数十朵花来。

“蝴蝶兰的主人就是汪道涵,那是他的喜好。”一名护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1993年,两位老人在新加坡越过不足两米的会议桌把手握在一起,由此开启影响深远的“汪辜会谈”。

据其身边人介绍,辜振甫逝世后,汪道涵表现出的沉痛不仅是对老友的哀悼,更是对历史的感慨,其生命最后时刻仍在牵念两岸关系。

上周二下午,也就是12月20日,汪老正在饶有兴致地阅读台湾最新动态,突然感到不适,旋即进入了急救状态。

海协会副会长孙亚夫表示,汪老辞世时,海协会与海基会谈判停滞是最大的遗憾。

12月24日傍晚,平安夜,徐汇区宛平路11弄两侧的爬山虎苍绿依旧。自动铁栅门紧闭,不时有黑色轿车在门前停下,铁栅门缓缓拉开,轿车驶入。

隔壁20米,是上海庆余宾馆(老上海市委招待所)停车场。出口门亭处,50多岁的保安看着报纸。

“刚知道老市长去世了。”这名保安说,他没觉得特别突然,只是脑子里荡过一个印象:个儿不高的老市长从他站岗的门前慢慢走过。

他已经有一年多没见到老市长了。7个月前,他在电视上看到过一次,那是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5月2日访问上海时。“那次,电视上的老市长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很多。不如以前那样健壮。”

以前的每个夏天,保安几乎都会看到汪道涵。晚上八九点钟,老市长会迈着慢步从保安眼前走过。“那时候他穿着衬衫,肤色很好,比较白。给人感觉是个秀才。”

宛平路11弄住着很多老干部,经常有“大人物”从保安眼前经过。“很多人我都不认识,汪市长是我们的老市长,在任时候跟市民接触比较多,自然很熟。”保安说。

近一年多来,汪道涵因身体不适基本未现身公众场合,长期入住在上海瑞金医院调养。

汪老一位身边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辜振甫噩耗对汪老身心颇受打击。今年年初汪老被查出癌症,上半年时曾出现一次危殆情况。

另一位故友今年10月探望汪道涵时,汪还微笑着说,“我还有两个月。”未料一语成谶。

瑞金医院一位院领导告诉记者,汪老以前是有胰脏癌,不过去世原因主要还是年龄到了,算是寿终正寝。

“他走得很安详。”其身边一位人士说,汪老的病危过程非常短,对老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件幸运的事。

汪道涵的家中,至今存放着一盘盘辜振甫从台湾寄来的录影带。身边人士介绍,今年1月3日以后,汪老时常会翻出影带,欣赏昔日老友的京剧表演。

1991年12月,海协会成立,76岁的汪道涵出任会长,从此站上两岸对话第一线。

1993年4月27日,在海协的积极倡议和大力推动下,经过海峡两岸的共同努力,备受瞩目的第一次“汪辜会谈”在新加坡正式举行。

这是海峡两岸授权的民间机构最高负责人之间的首次会晤。此前,两岸通过海协与海基会已达成“九二共识”,被视为两会对话与谈判的基础。

“汪辜会谈”被定位为“民间性、经济性、事务性与功能性”,是两岸落实“九二共识”的重要成果。会议达成了《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等4项协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