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性与爱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50:49

根据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在20世纪50年代出版的《白领》一书中的描述,白领为科层制中非体力劳动的雇员。在美国,政府官员、银行职员、教师、推销员和办事员等都是白领的传统职业。

然而这并非白领的中国含义。虽然早在80年代初,白领一词就在民间用来指外企雇员,但学界认真考虑白领的意义,是在90年代末期。“在中国,白领是一个活的概念:谁是白领,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人群会有不同的理解。”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前系主任谢遐龄回忆,1997年他以白领为目标做社会调查时,课题的名字还不敢用“白领”,而以“城市里的新兴管理人员”代替。

他在做第一次关于“谁是白领”的调查时,国营企业的管理人员一致否认自己是白领。谢遐龄认为,中国白领一开始就打上了体制外的烙印。虽然现在体制内外的界限已经变得模糊,但这个烙印的影响依然深刻。白领俱乐部网站负责人秦伟说,俱乐部明确吸纳事业单位员工和政府公务员,但事实上这两类会员所占比例仍然非常小。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教授、院长杨河清认为,白领既是职业群体,也是社会阶层。低阶层的人有时用“白领”来指所有地位比自己高的人,而上层人士却不承认白领也属于上层。

综合学界的几种主要观点,目前中国的白领人群应大致满足这样一些基本特征:非体力劳动的、高等教育背景的、较高收入的、多半是体制外的、多半是受雇于人的。

过去一提到白领,总是和体面、高级、风光等感觉联系在一起,然而,现实中越来越多的白领却用真实生活展现着另外的图景。在城市中擦身而过,他们仅仅是平凡路人、甲乙丙丁。

白领的平凡首先体现在收入上。白领的收入,尤其是作为庞大白领队伍基座的普通文员的薪水,已经与他们所谓体制内的对应者或者蓝领工人相差无几,甚至更低。上海白领俱乐部接纳会员的收入底线是月薪2200元,而上海一些大型国有企业和合资企业中,普通工人的年收入也可以达到7至10万。中层白领靠贷款消费支撑着房屋、汽车等庞大的固定开销,而低层白领不仅自己存不下钱,还要依靠父母资助。

白领的生活图画更加家常化了。地铁里苍白疲倦的脸、小饭馆里扎堆吃工作餐的三五同事,都成为白领新的招牌形象。年轻白领通常花几百元与人一起合租房子,收集各种饭店固定时段的优惠券,名牌衣饰不打5折不买。

与此同时,一些传统的白领价值观不再为人推崇。《时尚》杂志社公关经理徐聪原先是一个过去意义上的标准白领。来《时尚》半年后的9周年社庆酒会,让她有豁然开朗之感。那天,她做了一个夸张的发型,穿一条白桌布似的镂空长裤,引来众人的赞叹。老板称许她:“这多好!以前我还以为你挺白领的呢。”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学生针对白领消费观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无论是服装,还是其他类型的消费上,当下白领都趋向务实、随意,不会为了面子委屈自己。

在这个年代,白领几乎成了“脂肪肝和早衰的代言人”。来自零点指标数据网的《2003年白领工作压力研究报告》表明,近三分之二的公司白领表现出需要问医的心理疲劳症状,其中,“在太短的时间有太多事情要做”和“不得不迫使自己跟上新科技或本领域的发展”被并列为首要工作压力来源。压力之下,年轻白领玩命工作,一些80年代曾经辉煌过的老白领现在跟不上了。

实际上,美国在上世纪40年代后期,白领阶层收入和社会声望的下降趋势就已经很明显了。到90年代,男性白领们与在经济衰退的70年代初工作的人们相比,每小时平均工资仅增长了6美分。米尔斯在著作中说:“白领人士向各种高级因素借用名望的倾向非常突出。”而那些“白领群体成功地要求比工资劳动者享有更高名望的根基”本来就是“脆弱和含混”的,当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白领的社会声望必定会下降。更何况,在中国,白领的社会经济地位确实曾被过度推崇。

零点调查公司总裁袁岳介绍,北京的白领人口大概占18%-25%,而全国总人口中白领的比例连3%都不到,中国其实还是一个典型的蓝领社会,但正因为在这样的贫穷社会中,操作型工作者普遍被蔑视,白领“美好生活”的虚假概念甚至在农村都有广泛的影响。

90年代中期之前,大学生一毕业就是国家干部。而向市场经济转型之后,经济本位思想的流行使大学生的就业目标很快从“国家干部”转向了“城市白领”。“1997年高校开始扩招后,国家政策作为宏观环境与家长孩子作为行为主体从两个不同的方面不约而同地强化了高等教育目标的白领职业幻影。”袁岳说。

袁岳称,从职业结构的角度来看,蓝领、高级蓝领、普通白领、高级经理人在数量上组成了金字塔型结构。高级蓝领不发展,就很难养活足够的办公室人。高校大举扩招的结果,必然造成白领人才的贬值。

2002年,大学毕业生见习期结束后的正式月薪达到高峰的4000元,而到了2003年,第一批大规模扩招后的学生进入职场的时候,起薪降到了1500-2000元。杨河清认为,现在的低工资,有点矫枉过正。高等人力资本投资过高,造成的社会压力,势必在方方面面显示出来。

杨河清倾向于把白领的“家常化”解释为白领内部结构产生分化的结果。以外企人才为例,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艳珍说,20世纪90年代以前,语言是外企人才所需的核心素质,后来在语言能力之外,又加上了国际贸易知识,到90年代中后期后,外企的本地化程度更高,多职能,多层次的人才结构建立起来了。相应地,根据不同的职务、绩效,薪酬体系的级差很大。

杨河清认为,眼下白领的起薪虽低,但是提升快,而这是蓝领和农民工不可能获得的机会。从这个角度上说,白领的“家常化”也是市场化下的人力资源体系从初级向高级进化的表示。-

金报讯“这就是项羽刻下的‘怪字’,谁也猜不出是什么意思。”杜老汉用毛巾擦了一下脸,喘着气说。6月12日,记者在杜老汉等3名绍兴项里村村民带领下,在村东草湾山茂密的丛林中,发现了这块相传为秦汉之交,西楚霸王项羽刻下的神秘字符。草湾山位于绍兴著名风景区豆雾尖北麓,海拔约70米,东西长400余米,山西面是一座新修的项羽庙,山上则覆盖着厚厚的灌木林。

据了解,在绍兴柯岩街道的项里村,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项羽宝藏的传说,而找到宝藏的关键就是破译项羽于江东起兵前夜在项里村村东草湾山上所刻神秘字符的含义。据说,谁能破译这个字符,谁就能找到当年项羽埋下的藏有12面金锣的宝藏。但一直以来没有人能破译神秘字符,关于宝藏和字符的传说,成了绍兴当地一大谜团,至今无人能解。

6月12日记者和村民一行6人,经过两个小时艰难跋涉终于在接近山顶的一块地势稍平之处发现了传说中刻于青石上的字符。记者观察发现,青石长约3米,宽约1米,四周围长着杂草,表面较粗糙,虽经过风吹雨打,但字符却依然清晰,刻入深度6-7厘米,笔画横直,形状方正,显然为人工雕琢。字符样式古朴,不似篆文,也不似金文,倒像是一幅地图的指引。“对!对!就是它!”杜老汉在一边兴奋地说。

杜老汉说,听说这是项羽起兵前夕,让手下士卒连夜刻下的,字符中藏着一个宝藏的秘密。楚国的项羽怎么会和绍兴发生联系?据《史记·项羽本纪》上记载,项羽因叔父项梁犯命案,两人一同避难吴中,并曾有一段时间生活在会稽一带(即绍兴)。在绍兴当地新近出版的一套鉴湖系列丛书中,对项羽和项羽宝藏的传说更有详细记录,书中写道:项羽为避难,在项里村一带隐居,得当地村民庇护。此后项羽募集8000江东子弟在附近练兵,铸十二面金锣日夜操练,金锣质地80%为金,20%为铜,价值不菲。起兵前夜,项羽为报答村人,命士兵在附近连夜埋下十二金锣,并在草湾山上刻下指引找到那十二金锣的字符。2000余年来,时时有人在山上发现该字符,但至今没有人能解开字符的含义。还有传说,明末清初的绍兴著名学者张岱曾在草湾山一呆数月,意图解开字符之谜,但终究未能如愿。乾隆游会稽时听闻该传说,曾特意到项里村附近查访,但最后却是失望而归。

如果项羽真要报答村人,何必这样故弄玄虚呢?记者随后找到绍兴县考古研究所陈所长、绍兴博物馆刘侃馆长,但两人均表示,不知该字符的来历,也猜不透字符的含义,但对字符神秘的样式表现出浓厚兴趣。陈所长表示,今年7月,该所将在项里村所在的湖塘街道一带进行考古调查,将会赴草湾山一探究竟。见习记者曹宇震

新华网北京6月23日电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提供的最新消息:据初步统计,截至6月23日16时,全国有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生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农作物受灾面积3100.30千公顷,成灾1266.86千公顷,受灾人口4437.61万人,死亡536人,失踪137人,直接经济损失203.52亿元。当前的洪涝灾害损失高于多年同期平均水平。

6月17日至23日,广西中、北部地区出现大范围强降雨天气过程,西江支流蒙江发生超历史记录洪水,西江干流发生特大洪水。滕州、武宣、平南以及梧州(河东区、长州岛)等县城先后进水。广西长塘水库垮坝,损坏中型水库1座(龙母水库),小型水库90座,损坏堤防503处53.4公里,堤防决口81处6.6公里。初步统计,柳州、桂林、河池、贵港、梧州、百色、来宾、贺州等地受灾人口526.9万人,因灾死亡32人,失踪20人,房屋倒塌3.5万间,农作物受灾265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38.8亿元。

6月18日以来,广东省龙门、新丰、紫金、佛冈、英德、郁南等地出现大暴雨,其中龙门出现69小时累计763.2毫米的历史最大雨量,河源降雨达289.5毫米。连日降雨造成西江、北江、东江干流相继超警。21日23时30分,河源市东源县水流蔡水库由于洪水溢过坝顶造成垮坝。京九铁路龙川至惠州区间因路堤、路堑出险,分别于6月20日11时25分和16时40分中断上、下行线,至今尚未开通。据初步统计,目前广东全省农作物受灾面积128千公顷,受灾人口306.04万人,因灾死亡48人,倒塌房屋2.01万间,因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9.8亿元。

6月17日以来,福建省北部地区持续暴雨到特大暴雨,主雨区集中在闽江建溪、富屯溪和金溪流域。闽江干流发生大洪水,先后出现5次洪峰,其支流建溪、富屯溪和金溪发生大洪水。23日4时闽江干流第5次洪峰进入水口水库,洪峰流量32300立方米每秒,为35年一遇,水口水库消减流量3500立方米每秒。据不完全统计,这次洪涝灾害已造成19人死亡、6人失踪,34个县(市、区)159万人受灾,3个城区进水,房屋倒塌2.1万间,全省农作物受灾面积85.1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27.5亿元,南平、三明、宁德、福州、龙岩等地受灾严重。(完)

20多年来,作为一个引人注目的职业群体、社会阶层,中国白领曾划过的绚丽、迷离的轨迹,再也不会重来

改革开放之初,外企开始在中国内地设立办事处,紧接着有了外企的中国雇员。1979年11月,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FESCO)成立。这个时间大致可以被看作是中国第一代白领出现的起始点。整个80年代,白领几乎就是外企员工的代名词。

最早的白领人才基本等同于外语人才。在封闭30年后的中国,这种人才寥若晨星。有一次,上海市对外服务公司曾辗转在一家街道工厂找到了一个自学外语成材的青年,可厂里死活不肯放人。于是为此找到街道、区政府、区工会、集体企业管理办,耗时两个月,最后那青年被厂里登报除名,才成为一名外企翻译。“白领一定是体制外的人”,这一观念很长时间中占据着人们的头脑。

除了自学成才者,像洪晃那样70年代的留美学生更是物以稀为贵。1984年,在成为职业出版人之前,洪晃留学归国,在一家美国外企找到第一份全职工作,月薪800美金,而当时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是每月56元人民币。

拿着百倍于普通人的工资,80年代的洪晃却“对奢侈没有概念”。最“奢”的时候,她在天坛附近的乾隆绸店买回一千多块钱的绸子,回家即被母亲数落;平常,她在家里自己做饭,出行时坐公司的车。

1985年5月,上海第一幢涉外高级写字楼联谊大厦开盘。从这幢上海第一座全玻璃幕墙建筑中进出的男女,个个体面至极,以致一些80年代毕业的上海大学生如今还在说:“当时我的理想就是能在联谊大厦上班。”

1988年,《解放日报》登出第一则英文招聘启事,应聘者如云。80年代末90年代初,许多人在停薪留职的名头下,做出了在那会儿看起来仍属惊天动地的选择。当时外企员工的薪水普遍是体制内的5到10倍,文秘、司机等也是每月五六百外汇券。

北京外企人才服务公司副总经理张艳珍回忆说,在改革开放的前15年中,要想成为一个高薪白领,体制内的房子是最大的后顾之忧。因此,当时中国出现了很多夫妻双方一个在体制内一个在体制外的“两栖家庭”。这时候,一些白领也开始张扬、炫耀,他们频繁光顾城内有数的几家西餐厅,把砖头般的“大哥大”放在桌上后,便开始夹杂着英文词的高谈阔论。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随着人事、社会保障、流动就业制度的不断松动,人们对体制外就业开始有信心了。1993、1994年,外企进入快速膨胀阶段,大量民营第三产业中的雇员也加入了白领阵营。

1994年,宁静主演的电影《奥菲斯小姐》公映,白领社会声望的黄金时代到来。

在消费方面,80及90年代前半期的白领,虽然收入数倍于体制内的同龄人,但受整个信贷环境缺失的影响,消费力并不突出。90年代中后期开始,白领成为各种宣扬高消费的商业动机“围追堵截”的对象;时尚杂志、流行影视作品、流行文学合谋把白领塑造成“美好生活”的代言人。就在此时,白领内部分层加剧,中下层白领与其他社会阶层人的收入差距明显缩小。

进入2000年后,外企数量进一步增加,1998年上海注册的有2万家外企,到2005年增为12万;民营力量席卷包括文教、卫生等在内的各个领域;公务员涨薪,政府实际上成为白领的最大雇主,体制内外的界限变得模糊。一方面,从人数上,白领的规模空前扩大;另一方面,随着高校大规模扩招后的第一批毕业生走上职场,白领降薪寒潮骤至。在90年代白领神话中接受高等教育并初入职场的人认为自己并没过上想象中的白领生活,很多人称自己是伪白领。

6月22日中午12时左右,记者接到报料称,张掖市甘州区东门外发生斗殴事件,近千名群众围观,事发原因据称是一群人员冒充警察抓人。

报料者称,这些人没有公安着装,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将当地一名司机戴上手铐带走,群众怕该司机遭到绑架,便围住抓人者,要求其出示证件,但遭到对方拒绝,于是,群众将“假警察”挡住。

接到报料后,记者随即赶往现场。在现场记者看到,有五六百名群众围住一辆警车,车内坐着三个人,身着便装。周围群众将警车层层包围住,异常愤怒地叫喊着,让车里的假警察出来。不远处停着几辆张掖警方的110警车,正在维持现场秩序。

整个道路被严重堵塞,随后张掖市甘州区公安局出面做群众工作:不要堵塞交通,有事找个地方再谈,事情总有人管。群众们说:那就到检察院,随后记者跟随被围警车中的三名男子和被抓人及其家属到甘州区检察院。

记者对被抓人吕伟年及其哥哥吕红平进行了采访。吕伟年说:“我是一名长途货运司机,早上11时左右,我在张掖市甘州区东门外的万峰货运部联系业务,突然冲进三名男子问我是不是姓吕?我说是。他们便开始打我,并将我往一辆警车上拉。我问为什么抓我?三名男子说他们是警察。旁边的人也问:你们有证件和抓人的依据吗?三名男子不回答,还将我往车上拉。”据说,后来围观群众越围越多,三名男子也未出示证件,就往吕伟年手上戴手铐,戴脚镣,围观群众和他的亲属对他们不出示证件和抓人依据的做法不满,双方就发生了冲突。

记者又采访了围观群众符余宝。他说,他和朋友到万峰货运部办事,正好碰上此事,看到三名男子打人,铐人,却没有出示证件和抓人手续,围观群众都怀疑他们是假警察。后来,看到他们打人,群众们十分气愤地将他们的车围起来,这才发生了冲突。

随后,记者在张掖市甘州区检察院值班室,对遭到群众围攻的三名男子进行采访。他们自称是永昌县公安局的,其中一位是陆副局长。陆副局长说:“我们此行是执行公务,涉及的案情现在无可奉告。”下午4时30分,金昌市公安局和永昌县公安局的领导到甘州区检察院处理此事。

记者采访了金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张永生支队长,他说,永昌县公安局陆副局长一行是执行公务抓捕吕伟年的。吕伟年两年前在永昌县有宗伤害案,以前执行过两次,因其家属围攻没有执行成功。此次陆副局长亲自带队抓捕,手续带了,也出示了,但都被吕伟年的亲属抢走了。截至记者发稿前,此事还未有结果,本报将继续关注。

张队长称,永昌警方的人发现了吕伟年,便由侦查员蹲守,陆副局长和张掖警方联系了,但吕伟年在路上出现时,他们便火速实施抓捕。本报采访组

新华网北京6月24日电(记者赵卫)香港特别行政区新任行政长官宣誓就职仪式24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香港厅举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代表中央人民政府监誓并会见了新任行政长官曾荫权。

今天的人民大会堂香港厅悬挂着鲜艳的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上午9时,在庄严的国歌声中,宣誓就职仪式开始。仪式由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主持。他首先宣读了任命曾荫权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国务院第437号令。随后,曾荫权面向温家宝总理宣誓。宣誓完毕,温家宝向曾荫权颁发了国务院令。

仪式结束后,温家宝会见了曾荫权。温家宝对曾荫权就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表示祝贺。他希望曾荫权带领和团结香港特区政府和广大民众,为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作出新的贡献。

温家宝强调,中央政府将坚定不移地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严格按照基本法办事,全力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依法施政。

曾荫权对中央政府的任命表示衷心感谢,表示将依法履行职责,全力做好各项工作,不辜负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的期望。

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国务委员唐家璇,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廖晖和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了宣誓就职仪式和会见。参加宣誓就职仪式的还有曾荫权的夫人曾鲍笑薇和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梁爱诗、政制事务局局长林瑞麟等。(完)

12岁女孩被同学扔来的课本砸到额角昏倒,老师竟不知道急救电话号码。花季少女离奇死亡,学校和当事人家长出3500元“私了”;校方称孩子是自然死亡,并威胁家长“报案要花几千元”——

彭玉婷,一名12岁的花季少女,课间被同学扔来的课本砸到额角昏倒,老师竟不知道急救电话号码。花季少女殒命,校方和制造事故孩子的家长共出了3500元“私了”事故。彭玉婷所在的学校,海南省临高县博厚镇洋大村小学向上级报告称,孩子是自然死亡,并威胁家长“报案要花几千元”。

2005年6月3日,洋大村小学上午第二节课下课没多久,二年级教室里传来孩子们的喊声:“老师,快来啊,有同学昏倒了。”孩子们的呼救声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老师们的注意,当老师赶到现场时,看见12岁的学生彭玉婷直直地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现场的孩子们说,彭玉婷和班里一名13岁男同学打闹,男同学从两米外把课本扔向彭玉婷,书角正好打到彭玉婷的额角,彭玉婷刚想弯腰拣书,却一下子昏倒了。

校长彭新慧立即让一组学生跑到彭玉婷家里喊家长,另一组学生到离学校200米远的村卫生所叫医生。正在做家务的母亲一听,拔脚奔到学校,见状,不知如何是好。去卫生所的学生跑回来报告,医生说医院病人多走不开。心急的母亲抱起孩子就向卫生所跑去,个头矮小的母亲一路踉踉跄跄,跑到半路摔倒在地,校长接着抱起孩子送到卫生所。

村卫生所的医生黄学看到送来的孩子脸色苍白,瞳孔扩大,听心脏有微弱跳动,呼吸已经停止。黄学知道情况严重,便打电话给正在田里干活的父亲———一位行医30多年的赤脚医生。10多分钟后,老医生赶回,认为卫生所条件有限,挽回乏术。黄医生拨通了临高县急救中心电话。半小时后,临高县急救中心医护人员赶到,当值的林医生听了卫生所医生描述的症状认为,应该是脑部受损导致的事故,并当场判定孩子已经死亡。

看着平日健康活泼、早上还蹦蹦跳跳去上学,如今却是千呼万唤再也醒不来的女儿,家属悲痛欲绝,质问老师为何不早点拨打急救电话?老师回答,不知道电话。

在洋大村村长的主持下,校方出资1000元,制造事故一方孩子的家长支付2500元,作为安葬费,并让孩子的爷爷签下了收款字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