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养老账户全由个人缴 单位缴费不进个人账户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52:53

在7.88元处开盘后的半小时里,G长电(资讯行情论坛)既涌现了数百万股的卖单,同时也有数百万股的买单,摆明了是有人扔就有人接,而且都是一掷数千万元的成交。

“G长电昨天的开盘价十分理性,与基金上周就测算好的合理估值区间7.8元几乎完全吻合。”一位操盘手在开盘后长出了一口气。按开盘价计算,即使在长江电力封盘前最高价位买入的少数投资者也可以获利近13%,多数投资者收益基本能与大盘涨幅持平。

按他的判断,能够给长电定开盘价的机构绝不是一般几千万、几个亿的普通机构,7.8元上下的小波动就说明敢于试盘的资金实力大得惊人。

如果考虑到其曾经的现金分红和这次对价方案,那么长电昨天持续在7.95元处的徘徊,已经在理论上解了所有投资者的套,包括在去年2月4日选择在9.95元买入的最冲动的投机者。

G长电用强悍的走势,证实了半月前其高层人士在股东大会投票现场时的预测:存在让所有人解套的可能。

一位重仓持有另一只尚未复牌的蓝筹股的基金经理昨天连声感谢长电,“它越涨我越高兴,刚才就带动G股集体动了一下,它只要保持这个姿态,我的股票肯定也差不了。”

与投资者亲身感觉到的兴奋不同,《上海证券报》的文章也让投资者感觉到了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兴奋。

尚福林在讲话中,特别提及了“目前正在抓紧准备有关股权分置改革全面推开的指导性文件,不久将发布实施”。

此前,“股改将在9、10月份全面推开”只是证监会中层的表态。因此,对于尚福林的讲话,一位基金公司的人士认为,这是明确为已经强劲上涨的股市“添柴加油”。

股改公司股价之所以有良好的示范效应,一方面是由于场外资金大举倾斜,另一方面则是上市公司自掏腰包购买流通股的承诺让投资者敢于进场。

昨天G紫江(资讯行情论坛)公布公告称,其在上周五前增持的600余万股紫江流通股请求被锁定。这说明上市公司大股东在股改方案中提及的“兜底”计划已经开始实施。

据统计,在46家试点公司中,共有长江电力等17家公司的非流通股股东提出了在二级市场上主动买进流通股、稳定股价的计划,承诺涉及的“自买”资金高达111.98亿元现金。其中,超级蓝筹股长江电力和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大股东的承诺都是40亿元。而深圳国资局为农产品(资讯行情论坛)也准备了10亿元通吃流通股。

“大盘只掉了一天就又涨了,三个原因肯定都有,但最重要的就是长电,没人想到它能摸到8元。虽然G长电不计入周一的指数,但其强悍的走势仍然带活了其他股票并使大盘最终上升近20点。未来怎么样就看它了。”市场观察员许晓旸仍对已经疯狂了的长电充满期望。

今年87岁的李秀荣老人于1945年11月在哈尔滨收养了当时只有4岁的侵华日军军官的遗孤野板祥三,李秀荣和丈夫艰辛地把野板祥三养育成人,并在中国参加工作,成家生子。1992年12月,野板祥三赴日本寻亲。1994年2月野板祥三和妻子朱秀英带着一家14人赴日本横滨定居。令李秀荣难过和不解的是,野板祥三回国后从未给她打过电话,1997年,李秀荣摔成重伤,野板祥三拒绝回国探望。新华社记者詹晓东摄

金报讯阿冉和男友谈恋爱快两年了,最近她意外发现,和自己同吃同住的男友竟是个女儿身———昨天上午,民警在处理一起纠纷时,了解到这么一桩离奇的恋情。

昨天下午,记者在派出所见到了她们。阿春理着平头,穿着男式深蓝T恤、男式球鞋,没穿袜子,外表上怎么也看不出她是个女的。阿冉坐在记者对面,忧郁的神色中飘过一丝自嘲的冷笑,好像连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2003年冬天,20岁的阿冉还在老家重庆的一个卫校读书。在学校附近一个溜冰场玩时,她认识了阿春。

阿春看上去是个男孩子,阿冉溜冰时常摔倒,阿春总是去扶她,还带着她练习。时间一长,两人产生了感情。

阿春的家庭很不幸,父亲生病去世,母亲因病住院。阿春很早就不读书了,和社会上的一帮朋友混在一起。阿冉很同情阿春,每次和阿春约会时,她总省下自己的饭钱给阿春买吃的。

阿冉的父母在宁波江东福明开了一家麻辣烫店。过年父母回老家时,阿冉把阿春带到家里,和父母见了面。父母得知阿春是在社会上混的,竭力反对两人在一起。

阿春不愿意离开阿冉。今年年初,阿春陪阿冉来到宁波,阿冉和父母一起生活,阿春则自己找工作。

其间,阿春找到一个工厂做工。厂方见阿春外貌是男孩,身份证上却是女的,没几天就把阿春辞退了。后来,阿春回到了重庆。阿冉当时对阿春是女儿身的事还不知道,她几次偷偷回重庆,去看阿春。

父母见两人感情这么深,也就慢慢默许了阿冉和阿春的交往。阿冉又把阿春带到了宁波,在阿冉家的麻辣烫店里帮忙,那时候,阿春和阿冉住在了一起。

阿春在店里做工不拿工资,只是吃住在阿冉家里。阿春没钱了就问阿冉借,阿冉每次都给。阿冉还会给阿春买衣服。像许多恋人一样,两人也经常吵架,但每次都很快和好。

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两人谈恋爱近两年来,阿冉一直以为阿春是男孩子。

阿冉说,她是个很纯洁的女孩,也因为这个,她没发现阿春其实是个女儿身。

然而就在上星期的一天晚上,阿冉说,她和阿春睡觉的时候,忽然发现阿春竟然没有“男性特征”,她一开始不敢相信,打开灯再看,她差点晕了过去———阿春是个女人!

“她骗了我,你看她穿着打扮和谈吐举止,完全是个男人,我怎么知道她是个女人啊!”阿冉说。

“我要生儿育女,我不可能和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女性生活在一起!”阿冉说,她提出分手,并要求阿春归还来宁波时的300元路费。

而阿春对阿冉当时的反应也十分吃惊:“我一直以为阿冉知道我是女的,这个我老家的人都知道的啊!”

8月13日,阿春在民安路一家餐馆找了份服务员工作,工资500元,包吃住,就搬出来自己住了。

昨天上午9点多,阿冉到餐馆找阿春,要她还300元钱。阿春说,她在麻辣烫店白白做了那么久,这钱不还了。阿冉说,她对阿春那么好,阿春竟然欺骗了她两年的感情,还不还钱,两人吵起来。

在明楼派出所,阿春对记者说,其实她很想成为真正的男人,她在网上看到,现在可以做变性手术,她非常想做。

“现在这样子,我心里也压抑得很。我曾找过很多工作,都是因为单位受不了议论,只好让我走人。”

她说,她曾在网上看到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可以做变性手术,她寄了自己的资料,咨询如何做变性手术,但后来没有回音。

○引入三分之二的概念,即只要非流通股股东的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就可进行股改。对于不愿意支付对价参与股改的钉子户,则要出台相应的退出机制

○对于绩差公司应采用重组和股改相结合的方式,重组即是对价;重组之后非流通股东直接获得流通权,具体操作上可以部分采用当初郑百文的重组模式

第二批试点公司将在本周内全部完成方案表决,我国证券市场的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也将随之进入尾声。综合目前各方消息,随着第二批试点的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工作将在两市1300多家上市公司中全面展开,一轮更大的股改运动将再掀高潮。日前,业内权威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要让上市公司把股改工作做得更好,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总结试点公司在股改工作中的经验并找出不足。与此同时,应进一步完善配套政策、措施。

第一、第二批参与试点的公司总共不过46家,随着股改的全面铺开,今后每周将有一批公司进入股改程序。然而,从试点公司的实际操作过程来看,时间成本过高、修改方案随意、表决程序繁琐等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改革效率,权威人士认为,在这些方面有必要采取相应措施,以提高股改效率。

从时间上看,试点公司股改过程过长。第一批试点公司名单今年4月29日确定后,5月2日监管部门对各家公司进行窗口指导,6月17日最后一家首批试点公司金牛能源方案通过,整个过程历时一个半月;6月18日、19日,第二批试点公司名单确定,6月20日进行窗口指导,至今,第二批试点公司尚未全部完成方案的审议。

首先,由于《关于做好第二批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试点上市公司应当自公告进行改革试点之日起至董事会召开前安排充分时间,组织非流通股股东与流通股股东进行充分沟通和协商,因此各试点公司的预案都进行过反复协商才确定。理论上说,这是件好事,有利于沟通机制的建立。但由于没有时间限制,个别公司用于沟通的时间过长,有一公司从公告参与股改试点到预案出台整整花了四个星期,这样的效率显然过低。与此同时,公司股票处于长期停牌状态,市场效率也受影响。

鉴于此,权威人士建议,如果股改全面铺开后,仍然要求上市公司在董事会召开前先预告将进行股改的,那么对于董事会决议即方案出台前的沟通时间,管理层有必要给一个时间限制,比如说一周或更短。如果说由于试点的取消而不再需要上市公司进行股改预告的,那就不存在沟通时间之说了,上市公司可直接出董事会决议宣布方案。因为随着股改成为一项常规工作,沟通程序可以分散到日常的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中去,而不必列入股改进程。当然,前提是上市公司必须遵守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保证方案不提前泄漏。

其次,第二批试点公司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绝大多数修改了方案,这多少让投资者觉得上市公司制定预案很不慎重。与此同时,随意修改方案容易产生几种问题:第一,容易出现非流通股股东借此机会操纵股价的局面。比如先推出一个10送1股的方案,由此导致股价下跌;此后不久将方案修改为10送2股或3股,股价自然应声上涨,这变相给了战略投资者获利的机会。第二,有些公司本来是不打算修改方案的,而且与流通股股东已经经过协商,但在大多数公司修改方案的前提下,这些公司迫于市场压力不得不跟风。第三,上市公司故意先出一个对价较低即预留提升空间的方案,然后修改以示诚意。因此,对方案的修改也该有相应的约束。

关于这个问题,这位人士认为,管理层要对方案的修改有硬约束。建议修改方案必须在股东大会召开15天前进行公告;或者规定在方案出台后10天到15天的时间内可以修改,且只能修改一次。

此外,目前流通股股东参加股东大会进行表决的方式有三种,即现场参会、网络投票、委托独立董事进行投票,而且,网络投票的时间是五天。但据统计显示,流通股股东参与投票表决的积极性仍然不高。在此情况下,这位人士建议,网络投票时间可以由上市公司自己确定,而不要搞现在五天制的一刀切形式。

随着第二批试点的层层推进,越来越多的市场人士将关注的目光转到含H股、B股上市公司的改革方向上来。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如果B股、H股股东不获支付对价,他们是不是有必要参加股东大会并进行表决呢?对此问题,有关专家认为可以通过引入协商机制,将股东大会变身股东协商大会,来规避这两类股东的参会问题。

这位权威人士表示,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要求,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应坚持方案协商选择、流通股东表决的操作原则,这一原则明确了解决股权分置改革的协商机制。由于协商机制只是提供利益相关股东参与沟通,以证明改革方案是否能保证流通股股东利益的机制,因此协商形式可以多样。它可以是股东协商会议,也可以是股东大会。

他说,根据有关通知要求,目前试点公司均是召开股东大会,即在董事会作出决议30天后将改革方案交付表决。但这并不意味着改革方案必须经过股东大会讨论并形成决议。事实上,这里的股东大会,在本质上仍为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的协商会议。这是因为,股东大会作为公司的法定机构,应当根据法律规定和公司章程规定审议有关事项并作出决议。它作为公司的权力机构,只是对公司事务作出决议,而不应当对股东事务作出决议。股权分置改革方案,解决的是非流通股上市流通问题,涉及的是流通股股东和非流通股股东的利益问题,它只是股东事务,股东大会不需要对此进行审议。目前试点公司就改革方案召开股东大会,只是借用了股东大会的形式和程序,在性质上应当区别于法定的股东大会。

然而,考虑到在法律上股东大会有其确定的含义,同时考虑到避免不必要的争议,一旦决定采用股东大会解决股权分置问题,大会的召开便应当遵守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规定程序,比如通知召开时间的规定,而且,大会参与主体也应当是全体股东。但是,股东协商会议作为股东自主行为,程序上则相对可以灵活。它可以由非流通股股东召集,也可以委托公司董事会召集,可以在发出召开会议的通知后15天召开,也可以在发出召开会议的通知后20天召开,只要能够保证流通股股东充分参与,并自由方便地表达意见,就应当是有效的形式,参与主体上也可只限于利益相关股东。这就很好地规避了H股、B股股东必须参会的问题。当然,在选择协商形式时应当注意,如果改革方案涉及应当由股东大会审核事项的,则必须召开股东大会,如通过公积金转增资本支付对价的。

据证监会《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业务操作指引》和《关于做好第二批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的有关规定,上市公司进行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必须取得非流通股股东的一致同意。目前的情况是,一方面,有不少公司非流通股股东相当分散;比如在第二批试点公司中,宏盛科技、东方明珠的法人股东分别多达150家和379家。另一方面,两市还有一批上市公司的非流通股发生协议转让或其他原因造成主体发生变更却至今未办理过户手续,导致部分非流通股名义持有人和实际持有人不一致,因年代久远已无法联系上,有的甚至已经被注销或吊销。尤其是2001年通过拍卖公司拍卖获取上市公司股权的一批法人股东,个别股东一直未参加工商年检,组织形式都存在问题,更谈不上联系。物华股份就曾表示一直无法与公司股东长春物资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取得联系。

对于这种非流通股股东众多或失踪的情况,上市公司该如何取得非流通股东的一致同意呢?尤其是那些失踪族,显然无法就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发表意见。

此外,还有一种情况是,个别法人股股东成为改革的钉子户,即拒绝支付对价,不愿意参加股改。对于这样的钉子户,上市公司又该如何应对呢?

对此问题,这位权威人士建议,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味要求非流通股股东协商一致显然要影响股改效率,甚至导致改革流产。因此,这里可以引入另一个三分之二的概念,即只要非流通股股东的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就可进行股改。对于那批失踪的股东,既然他们没有支付对价,那其所持股份则暂不流通,对其进行锁仓;或者可由战略股东代为支付。而对于那些不愿意支付对价参与股改的钉子户,则要出台相应的退出机制,让这批非流通股股东可以选择退出。在退出方式上,建议借鉴百联模式,采用现金选择权方式,由战略股东以一定价格收购其股份。

根据试点公司的改革进程来看,上市公司股票停牌时间过长也成为一大弊端,不利于市场效率的提高。一家公司从被确定为试点公司,到召开股东大会,试点公司需经过多次停牌。特别是第二批股权分置改革的42家公司公布成为股改试点公司后,证券市场的停牌现象,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业内人士指出,试点个股的停牌,增加了波动性,加大了投资者的投资难度,也使股票的流动性受限。过长的停牌时间,大批量的上市公司尤其是权重股长时间的停牌,不仅影响市场的活跃度,也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因此,从提高市场效率来看,与股改配套的停牌制度也要进一步完善。

鉴于此,这位权威人士提出三点建议:第一,如果股改全面铺开,就不存在试点一说,也不需要上市公司公布成为试点公司这一环节。上市公司一旦获准进行股改,可以直接出董事会决议公布预案,此前的停牌可以避免。该人士说,目前上市公司重大事项的信息披露制度已经比较完善,因此完全可以省略前一步骤。

第二,股改即大股东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因此建议参照分红制度的停牌原则,方案实施前不停牌。

第三,为了避免预案制定过程中有消息提前泄漏,可以参考重大重组的信息披露制度,并进行相应停牌。

这位权威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中普遍表示,股权分制改革的全面成功不取决于好公司,而取决于有疑难杂症公司问题的破解。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股改中试点的46家上市公司具有很强的市场代表性,既有破净(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公司的韶钢松山、非流通股比例较低的农产品、也有含外资股的紫江企业、存在股票质押问题的物华股份、存在公募法人股问题的东方明珠,还有存在大股东占款问题的郑州煤电,有内部职工股的华发股份等。虽然,这些公司都采取相应措施化解了问题,但如果能将这些个性化的措施制定成与股改配套的政策措施,无疑将更有利于股改的推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