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各地手机行情:诺基亚倾城系列机全跳水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8:30:41

晚上8点左右,司机老任小心翼翼地来了,从口袋里掏出三个硬邦邦的馒头,还有两瓶冰冷冰冷的矿泉水,这就是我们一天的口粮。老任说:“你们凑活着吃吧!老万家那3个记者全被公安带走了。”

硬硬的馒头、冰凉的水、极脏的土炕,刺骨的夜,一切都注定着此夜无眠。一切又都似乎到了极限,嘴唇干裂开了口子,胃一阵阵翻动,身子不停地哆嗦。

17日,凌晨一点多钟,我们实在呆不住了,凭直觉“神六”今日会降落??屋外或远或近总射来车灯光,天空中还不时可以听见直升飞机的声音。而由于手机无信号,我们与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

我们离开那个“地狱”,向着直升机飞去的方向追去。由于害怕当地公安盘查,我们租来的车早已离开这里,所以此时我们只能徒步追赶直升飞机。草原并不平坦,而且又多沙,走在上面磕磕绊绊,特费脚力。

前面渐渐出现了三架直升飞机的灯光,他们都向一个方向靠拢,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飞船肯定就在灯亮的那个方向降落。我们又加快了步伐,有目标就有了动力,我们不停地给自己鼓劲,“我们就快胜利了!”

此刻,除了鼻子和手钻心得痛,我和肩背摄像器材的陈征都已满身湿透。时近4点30分的时候,算算我们已经走了2个多小时,走了快有15公里。但那直升飞机的灯光仍然在前方,似乎就在眼前,但却怎么也走不到。

身体已快虚脱,两个脚已是机械地在挪动。但为了采访到“神六”现场,为了这4天的艰苦等待,我们必须往前走,路就在脚下,新闻现场就在前方……

费俊龙聂海胜身体状况良好,落地后第一餐吃的是方便面,返回舱预计今天抵达北京

10月17日,神六返回舱在内蒙古四子王旗中部草原成功着陆。这是航天员费俊龙、聂海胜出舱后向人们致意。新华社记者王建民摄

本报四子王旗电(特派记者耿小勇朝格图)昨天凌晨4时33分,神舟六号飞船绕地球飞行76圈后,在内蒙古四子王旗主着陆场平稳落地,两名航天员身体状况良好。现场勘测人员称,实际落点与2003年神舟五号落点仅相距6公里。返回舱实际着陆地点距理论着陆点相差仅一公里。

凌晨3时19分,一轮明月的杜尔伯特草原上空一声巨响,神舟六号飞船主伞舱盖打开。在四子王旗待命的300多名搜救人员和4架直升机、14台特种车辆赶往预定着陆地域。

6时,记者赶到飞船着陆点———阿莫吾索嘎查草场,现场灯火通明,停着百余辆汽车和五六架直升机。搜救人员已将现场封锁,返回舱垂直立在草场上,一名工作人员正坐在返回舱顶部检查。此时,两名航天员已离开返回舱,到一架飞机中进行医监医保检查。

现场目击飞船着陆的牧民李三说,飞船着陆时发出一声巨响,稳稳当当落在地上,没有发生任何倾倒或旋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多名搜救队员也证实,返回舱非常平稳地垂直落地。

着陆场副总指挥孟四平称,返回舱落地比较准,处于直立状态,这是非常准确和安全的。现场勘查人员称,经过GPS定位,飞船距理论着陆点仅偏差1公里。

现场一名身穿印有“中国航天”字样白色制服的监测人员是第一个见到两名航天员的人,他称飞船4时33分着陆后,他爬上返回舱顶部,打开舱门,看到舱内的航天员费俊龙和聂海胜已将宇航面罩摘下,向他挥手。

5时38分,两名搜救人员将航天员拉出返回舱,费俊龙和聂海胜身着白色宇航服,动作稳健有力,表情自如,不停地向在场人员挥手,他们出舱后面色很白,能够自主行走。随后,两名航天员被送入医监医保直升机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

记者从直升机窗口看到,两名航天员表情平静,看上去稍显疲倦,他们在直升机上吃了一些食物,包括巧克力、喝的是药茶,随后,聂海胜还吃上了方便面。

7时50分许,费俊龙和聂海胜脱下宇航服,身穿蓝色航天服,走出医监医保直升机,费俊龙大声说:“我们这次太空飞行非常顺利,舱内工作生活环境很好,现在身体感觉不错。”

聂海胜接着说:“我们在天飞行,可以感受到有无数人在时刻挂念我们,感谢祖国和人民的关心和厚爱。”随后,两人分别被抬入两架白色美洲豹直升机。飞机飞往内蒙古某机场举行简短欢迎仪式后,直飞北京。

现场勘测人员对返回舱进行全面检测后,宣布返回舱各项指标情况良好。8时48分,一辆卡车将返回舱拉向呼市,地面未留下明显的塌陷。返回舱将于今天抵达北京。

本报四子王旗电(特派记者耿小勇朝格图)47岁的李三,是到达飞船落点较早的牧民。为了看飞船,他和妻子一宿没睡觉,昨日凌晨,看到一颗“星星”坠下,他和妻子赶紧骑上摩托追去。

前天晚上9时,在湖南上大学的儿子打来电话,嘱咐父母“电视上说,17日凌晨神六飞船就在咱家草原落地,一定要看1李三和妻子因此一宿没睡觉,盼着飞船落地。凌晨4时19分,一声巨响,李三夫妻俩急忙跑出家门,看到天空中有一团火球划过,“冒着红光,开始还以为是星星呢1李三说,不一会儿,听到直升机的声音,“飞船1他大喊一声,发动起摩托车,带上妻子就往“星星”落下的方向追去。

赶到现场时,一股尘土遮住了已经落地的飞船,两架直升机在飞船上空盘旋,不久落在飞船旁边。随后,另外两架直升机和大批搜救车队赶到。二三十名身穿橘红色服装的工作人员将返回舱围住,一名身穿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爬上返回舱顶部,打开舱门,向舱内航天员挥手。

两名搜救人员将费俊龙和聂海胜从舱内拉出。“他俩还笑着,向我挥手呢1李三高兴地合不拢嘴。

两名航天员通过梯子,下到地面,坐在椅子上,两名工作人员将两束鲜花送到航天员手里。费俊龙和聂海胜站起来,单手持花,两人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此后不断有牧民从各个方向赶来,在回收舱周围站着看,闪光灯也渐渐多起来。

离返回舱不远处的医监医保直升机里,航天医学专家正在给费俊龙和聂海胜更衣、消毒、微生物采样、实施医学检查、体液标本采集和生理数据收集。直升机窗户上贴着一张30厘米见方的纸条,上写“俊龙,海胜,战友辛苦了”。旁边,30多个工作人员列成人墙进行防护,其中很多人。

旁边,一个负责人正拿着卫星电话大声说:“天亮了,我们将现场起飞,10分钟以后,分乘坐两架飞机赶往机常航天员身体状况非常好,想吃一点方便面。”

他每说一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也用嘶哑的声音,对着卫星电话跟着重复一句。

7点半刚过,结束了医监医保程序,记者看到费俊龙穿着蓝色航天服,先从飞机里走出来,右手挥动,表情相对平淡,相比而言,后面聂海胜的笑容更为灿烂。工作人员爆发出一阵又一阵欢呼,马上有工作人员给两个航天员搬来了两把蓝椅子,并拿黑的防寒服披在他们身上。

人群中不知道有谁问了一句:“你们回家后第一件事打算做什么?”“还没想好呢1费俊龙和聂海胜高声回答。

几分钟后,4名工作人员各抬起费俊龙和聂海胜,分别抬往不远处的两架美洲豹直升机。

记者看到聂海胜几乎一直把双手放在胸前,而费俊龙则扶起被风刮到脸上的帽子,向旁边的工作人员挥手。7点43分和45分,两架直升机相继起飞。

本报四子王旗电(特派记者耿小勇朝格图)神六成功着陆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搜救员未发现返回舱副降落桑昨天上午,四名牧民拾到返回舱副降落伞,并将其送交工作人员,据悉他们将获得奖励。

昨天早上8时10分许,数百名搜救员忙着检测飞船返回舱情况,四名当地牧民手持一把约40平方米大小的降落伞,来到搜救现常降落伞为红白条相间伞面,现场勘测人员确定为神六返回舱副桑

43岁的女牧民朝鲁孟说,凌晨他们四人开着家里的农用车来看飞船降落。7时30分,在回家的路上,发现路边有一大块红白相间的大布,下车一看是降落桑由于神舟五号着陆时,朝鲁孟看到飞船落地时带降落伞,“这次一看就知道是神六飞船的桑”朝鲁孟自信地说,他们急忙开车掉头,把降落伞送回着陆现常发现降落伞的地方为吉尔格郎图苏木,距离神六着陆点约10公里。

一名工作人员急忙派人带上定位仪,带四牧民去找降落伞落点,以便准确确定降落伞的位置。他称,这将对返回舱回收过程的研究有参考价值。

本报四子王旗电(特派记者耿小勇朝格图)昨天凌晨,神舟六号飞船成功着陆内蒙古杜尔伯特草原。着陆点正是阿莫吾索嘎查牧民陈存存家的草场,而搜救车辆和飞机大都停在牧民张存贵家草常两位牧民家人都表示,飞船落在自家草场很自豪。

“不出家门就能看到飞船1陈存存的家人刘俊莲说,凌晨一共听到两声“嘭”响,第一声跑出来在天空中没找到飞船,第二声跑出来就看到自家草场东北角一片烟尘腾起,随后直升机和车队就赶来。刘俊莲不慌不忙地走到附近去看来到自家做客的“贵宾”。

张存贵的妹妹谢巧生一直念叨“怎么没落我们家场子。”张存贵家的8000亩草场和陈存存家草场相邻,中间用铁丝网隔开。返回舱着陆点离张存贵家不足700米,却落在邻居家的草常而近百辆搜救车辆和三四架直升机都停在张家草常

由于家里没有电视和收音机,张家并不知道神六飞船准确的落地时间。谢巧生说,前几天自家草场落下两架飞机搞演习。“凌晨的动静,我还以为又落飞机呢1等到窗户都被汽车灯光照红了,他们才出门,这才知道飞船落地了。

搜救车队压了一部分两家的草场,部分围栏也被破坏,两家人都表示“飞船能落自家场子是福分,有点损失没什么1他们听说神舟五号时,部队赔偿了因搜救造成损失的牧民200—500元。“能赔更好,不赔就当贡献,还能成为附近的名人呢1谢巧生笑着说。

10月17日,在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神州看神舟》特别节目中,刚刚返航的航天员费俊龙聂海胜接受了央视记者专访,以下为访谈内容:

咱们的笑声其实意味着有一个更大的惊喜要展现在观众朋友面前,刚才我们看到两位航天员身体状况非常好,做完各项体检之后,在下午六点钟刚刚结束我们的记者王志对他们的面对面的采访。接下来要先睹为快,因为时间很短,还来不及编辑,也因为是在航天员的公寓里头,拍摄条件受到限制,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关心的全是内容,来,先睹为快。

王志:非常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能够在你们返回地面的第一时间再次采访到你们。

费俊龙:我刚看完电视,飞船系统和火箭系统的同事,他们都给自己打了一百分。我想我和海胜这次配合,应该说从整个发射中间在轨道内的一些运行过程当中的一些工作,包括回来,选择的场地,落地,包括落地后的出舱,也可以这么说吧,海胜,打个分,为了更好的今后还有一个发展,咱们打个95分?

聂海胜:确切的分我想还是由别人去打,但是从我自己感觉这方面,整个工程这一线上来看,大概非常圆满,非常成功,这是肯定的。我的想法大概是这样。

王志:不愿意给分。大家印象非常深的,费俊龙在空中的四个空翻,我们知道是扰动实验,所有的观众都想知道这是规定的还是即兴发挥?

费俊龙:这个不是设计,我们也不知道下面在直播,所以我们是即兴的,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当时我们应该已经适应了太空飞行,从自我的感觉上,身体的适应上,我们感觉到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活动,所以当时我就跟海胜说,我们也应该做一点,录下来,做一种资料,或者是今后给全国人民播放的时候可以看到我们太空生活的一个方面。

聂海胜:不知道,觉得吃饭好玩,不知道在拍这个东西。跟家人通话想到了,可能会有通话,但是具体在哪个时段或者怎么说,也都没有完全讲好,知道肯定有这件事。

聂海胜:自己还是很激动的,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飞上太空,能够在太空当中听到自己女儿和家人对自己的祝福,也是一种激动。

王志:两个人在空中的时候,绝大部分时间是费俊龙在拿着DV拍,事先有这样的分工吗?

费俊龙:应该是看到地球很美丽,包括我们两个俯瞰祖国大地的时候,确实很美,山河轮廓很清晰。

聂海胜:可以看得到,细致的没有,一下子知道是在国内,大概某个地方,具体不太清楚。

王志:如果让你们用一句话总结这次太空旅行,你会用什么样的话来总结?

聂海胜:一句话总结我们的感受,应该说感受很多,这个可能还要慢慢体验,再回味。

费俊龙:应该说这个感受很多,用一句话可能表达不清,还是用更多的语言表达吧。

王志:海胜,上了天以后大家觉得你平常性格很内向,但是在太空中间觉得你很活跃,是有费俊龙的影响吗?

聂海胜:当然到这种环境里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谁都想上去,一个新的环境,自己的工作状态本身对这种事情就很新鲜,很兴奋,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刻意去做的,是自己一种不自觉的,或者是发自内心的做的一些东西,玩一些什么东西,吃一些什么东西,肯定跟这方面都有关系,到那里边肯定也想表现一下。

王志:发射之前我看见你们两个同时敬了一个军礼,这是设计的还是即兴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