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大以压倒性多数通过设立人权理事会决议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59:34

最为重要的是,国内决策层将会以新的经济增长标尺来看待中国的经济问题。

权威人士昨日向记者表示,主板G股指数推出后,G股板块交易暂时不会实行T+0。

主板G股指数将面世的消息公布后,引发了市场对G股板块交易办法的种种猜测。有传言称,G股指数推出后,会辅之以相关配套措施,如G股板块交易实行T+0回转交易、扩大涨跌停板限制等。这一说法受到了有关权威人士的否定。

这位人士称,虽然新证券法已经不再禁止T+0交易,但管理层不会简单地恢复10年前被禁止的那种T+0制度。一方面,近期权证的走势及其所引起的争议,将使管理层在考虑引入T+0制度时格外慎重。另一方面,随着股改的进行,G股板块将逐渐覆盖全市场,大规模地实行T+0必将对市场统计和监管提出更高要求。

如果贸然实行,可能会带来风险。市场稳定高于一切,在市场未形成良性预期的情况下,不可能简单实行T+0。

这位人士同时表示,尽管管理层提出要构造不同层次的市场板块,并采用有差异的交易机制,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真正实践起来还要有个过程。记者王璐

昨日,本报报道了12月5日晚岳阳市1路公交车上,一位女乘客被一男子强暴的新闻。经过岳阳警方4天奋战,色狼昨晚6时终于落网,令人大吃一惊的是:色狼同样是1路公交车上的司机,也就是两名目击者的同事。令人愤慨的是,色狼与目击者竟然订立了攻守同盟。

案发当晚,岳阳市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刑侦民警立即接手调查。岳阳市公安局局长傅少祥作出批示:限期破案。随后,专案组成立,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邓可杰任专案组组长。专案组民警于第二天上午找到事发车司机吴刚及陈某(即事发时的售票员,后查实也为一车队司机),两人向民警反映,不知那名男子姓名,只知小名为“石头”,是城陵矶一带的混混,可能是个瘾君子。

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调集洪家洲、梅溪桥、城陵矶和冷水铺四个派出所的警力,对城陵矶地区的常住与暂住人口进行了大排查,发现20—40岁年龄段姓名中有“石”字的男子共500多名。三天排查下来,只剩下数名与犯罪嫌疑人特征相仿之人,将这些人的照片让受害人王小玉(化名)辨认,但均被王否认。调查似乎陷入了死胡同,此时专案组组长邓可杰嗅出了一丝不对:在那种紧急情况下,为什么当时的售票员能泰然自若下车?为什么司机吴刚在与犯罪嫌疑人的搏斗中显得轻松自如,而又毫发无损?莫非这里面有猫腻?

邓可杰副局长决定让专案组改变方向,调整办案思路。同时,他决定对吴刚、陈某两位目击者重新盘问。

昨日上午,吴刚、陈某又被请到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分别装作无意与之闲聊,两人看上去也轻松惬意,但刑侦大队大队长周代红分明看出了两人神色中的异样,他决定不再与两人纠缠,便先发制人:“吴刚,你知道作伪证的后果吗?”吴刚支吾着,不知如何作答。周代红一挥手:“把我们的两名客人送到看守所,去清醒一下。”警车立即载着两人驶向看守所,车到半途,两人慌了,表示有话要说。同车民警暗笑:两人终于上当了。

原来两人与犯罪嫌疑人熟识,其姓杨,同为岳阳公交公司1路车司机。事发当晚,3人在城陵矶附近喝酒,杨喝得醉醺醺。随后,同伴与民工发生纠纷,杨连忙找了把菜刀揣身上,但双方没有动手。晚上10时多,三人开车回市里,遇上王小玉上车,杨兽行大发,强暴了她。

这样,所有的疑问得到了解答,而岳阳市公交总公司上下为何保持惊人沉默也有了答案。

今年28岁的杨某是岳阳市人,外号“石明”,以前也为岳阳市公交总公司合同工,2001年出事后被辞退;今年12月5日下午在总公司劳资科,刚办了招聘手续,被聘为1路车司机,不料当晚犯了案。

犯罪嫌疑人锁定了。警方立即制定了抓捕方案,决定分成两组,一组由刑侦大队大队长周代红带领,去东茅岭的杨家布控;一组由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袁世鸿带领,在东茅岭街口,影剧院,百盛购物中心和肯德基一带布控。昨日下午6时许,袁世鸿一组民警接到周代红一组民警电话:杨已出家门,往东茅岭街上走来,便衣民警立即散开,各据路口,严阵以待。不久,一名身着褐色棉衣的男子在路上走过来,正准备步入一小饭店,经在警车内的吴、陈两位指认,此人即为杨某。此时,袁世鸿率民警悄然上前,袁一把扭住其胳膊,与另外民警一起将其塞入车里,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而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随后,王小玉被带来刑侦大队指认犯罪嫌疑人,王一眼认出手举4号牌的杨某,其时她手指颤抖,当夜恐惧之情丝毫未减。

邓可杰介绍,吴,陈两位的前期行为可视为包庇和作伪证,但后面的行为可视为有立功表现,如何定性,研究后才能决定。经过4天的不眠之夜,案破了,但周代红及民警们并没有丝毫高兴,反倒觉得很沉重。“一个弱女子在公交车上被强暴,目击者的良知哪里去了?难道人性毫不廉耻吗?”周代红由衷地对记者说。本报记者袁名清实习生刘玺

她,在任何人的眼中,都绝对是个温柔的女子,声音柔柔的,笑得柔柔的,与人相处也是一样--面对南京大妈是温柔的,面对蒙古大汉是柔情的,面对同城的上海兄弟也是柔情一片!这样的一个柔情女子,不靠美色,未借任何外力,只是依靠自己的几个奇招,就轻轻松松在2005年11月做进30万的单子!

要成功做生意,除了让别人感受到诚意外,最重要的还是要不断给人安全感,无论对自己怎么的好、怎么的有利,该坚持的就要坚持到底,惟有这样才能更快折服对手,也才能够克服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到达你想要的那个最终的彼岸!

来自网上的第一笔生意我往往是不赚或者赚得很少很少,放长线虽然会损失一些眼前的一些利益,却更容易钓着大鱼!

“这个月18日左右接到一个同城兄弟公司———上海诺霸的询盘,对方的数量并不是很多,金额也不大,于我们而言利润基本上为零,但要货的时间很紧,只有两到三天的时间,我采取的策略就是尽可能好地满足,甚至为了确保货物准时到达,我亲自给送到他们公司了。”“虽然没有赚,我却很开心,因为对方很满意很满意我的服务,而且对方也说他们要的还会很多,这只是刚刚开始。”

“曾有一个南京的大妈只要采购两个汤锅,要的价格却是批发价,我想她能通过网络找到我们也不容易,因而就给她快递了两个,没赚,说真的还赔上了快递费,但我要的是对方的满意,就这么简单。短短的2年,我成功交易的订单大大小小已经厚厚一本了,凭着对网络平台推广的熟悉,还有对待客户的真诚和耐心。我已经获得小小的成功。说实话我并不满足,还觉得我还没充分利用到底。还要加油!继续努力!”

城市晚报讯小丽14岁,是吉林市某小学6年级学生,小丽经常和几个男孩子一起玩。2004年6月的一天下午,小丽到郭某家玩,当时郭家还有另外4名男孩。小丽向警方描述称,5个男孩子悄悄商量了一会儿后,其中一个人将她叫到另外一间小屋里,将她强奸。接下来,另外4个男孩依次强奸了她。

据其中一男孩杨某讲,那件事过去两天后,在郭某家,又有几个男生先后与小丽发生关系,随后,包括他在内的5人被警方抓获。经核实,参与轮奸小丽的共有9人,其中6人未成年人。

最近,一条新闻在江苏张家港市民间传播开来,数名来自闻名天下的河南登封少林寺的小伙子在张家港一家公司当起了保安。少林寺向来是中华武术的“代言人”,这群小伙子自然也成为人们心中颇具神秘色彩的身怀绝技者究竟他们因何选择了保安的“尘世”生活,他们“出世”和“入世”的生活都有什么不同??

来到位于张家港金港镇浩波化学品有限公司,当保安的小伙子共有9名,如果加上早些时候进入公司的保卫科长曹战鹏,浩波公司共有10名“少林弟子”。这9名“少林弟子”,全部是曹战鹏向公司提议招聘的。

今年31岁的曹战鹏,应算是个“杂家”,12岁进入少林寺学武,15岁就从少林寺出来,转而到全国武校中比较知名的山东宋江武术学校学了一年,后又遍访名师,学习气功等多派功夫。

“像我们这样练武的,一般都是到武术学校当教练,或者出来当私人保镖,可是我偏不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所以就出来闯一闯。后来认识了现在的老板——刘纪才先生,对我很器重。”曹战鹏说。

去年的时候,浩波公司准备招聘几名保安,曹战鹏遂向公司提议,与其到保安公司招聘,还不如自己招聘几名少林寺的弟子,一来他们都身怀绝技;二来他们受过严格正规的训练,比较容易管理;三来还可以光大公司的企业文化;四来,也可以为公司“体育外交”作出贡献,真是一举多得。

“公司通过自力更生、自主创业发展起来,是一个原创性的公司。”浩波公司董事长刘纪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此格外需要创立一种奋发向上的企业精神,而源远流长的中华武术正是这种奋发向上精神的典型体现,练武之人都有这种好胜、奋发的精神,十分切合企业的文化。”

于是曹战鹏就通过自己和少林寺的渊源,前往少林寺寻访和招聘武艺有成的俗家弟子,经过自己的挑选,杨军营、逯磊、闫超等9名少林弟子成为了浩波的员工。

出了少林寺,“少林小子”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当然轻松了许多,但功还是要练的,管理也和少林寺差不多,军事化的。”保卫科长曹战鹏说。

为了防止滋生事端,浩波公司对他们实行了军事化的管理,住集体宿舍,睡上下床,平时严禁外出,哪怕是到镇上买些日用品,也必须经过批准。

而他们除了每天八小时值班、巡逻等安全保卫工作之外,练功也是他们的“必修课”,公司为他们辟出了专门的练功房,因此可以风雨无阻。每天清晨5点,他们就起身了,早上练的是基本功,动作、耐力等,下午三点之后,只要不在班上的,统统都要到练功房练功,下午的“课程”是少林功套路、散打、实战训练、沙袋等。

此外,偶尔他们也会在公司的安排下,参加一些文化交流活动。前不久,在张家港举办的’05长江文化艺术周上,他们代表金港镇参加民族民间文艺过街巡游,表演了一套漂亮的少林拳法,艺惊四座,引来观者如潮掌声。

他们还像在少林寺一样,恪守清规戒律,严格与异性“划清界限”吗?当记者用一句“女人是老虎”的歌词引出这一话题时,记者了解到,简单的生活让“少林小子”们既有简单的快乐,又有难以言说的寂寞。他们向记者透露,他们9个兄弟,还没有一个有女朋友,有的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了,自然渴望与异性相处。

然而找个满意的女孩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方面公司女孩子比较少,另一方面我们这里纪律严格,很少有机会与外面的女孩子接触,也就比较缺少机会。”

“你可要多帮他们物色物色啊!”采访结束时,曹战鹏对记者开玩笑说,浩波公司对他们的个人生活还是很开明的。

出乎记者意料的是,这些“少林”保安们的学艺之路,竟有不少都是自己瞒着家里偷偷跑到少林寺,“赖”在寺里不走,直至“感动”了寺内武僧而得以留下来的。

逯磊便是其中很典型的代表。刚好“弱冠”之年的逯磊,是河南开封人,14岁进入少林寺,学习少林武功的时间达6个年头。

“那时候像我这样年龄的小孩子,对少林寺,对中国功夫,对李小龙、李连杰,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而崇拜到了极点,就会像我这样子,离家出走,到少林寺投师学艺。”逯磊直言不讳地说出他进少林寺的动机。

逯磊是从家里偷偷溜出来的,留下父母满世界地找他,到了少林寺之后就不走了,一连几天观看武僧团的表演,后来引起了一名带队武僧的注意,那武僧就是后来逯磊的师父——释德信。“释德信当时问我:小孩,你怎么还不走?’我就告诉他,我想学少林功夫。”可是释德信告诉他,少林寺还没有招收弟子的计划。逯磊很失望,可是不死心,再三恳求,释德信问:“你父母知道你来少林寺吗?”逯磊撒谎说知道,释德信让逯磊打电话让父母过来一趟,逯磊只好打了,父母来了,逯磊又哭又闹又恳求,父母没办法只好同意了。逯磊开始拜释德信为师随其习武。

19岁的杨军营的经历和逯磊大致相同,只不过进少林寺之前他已经上中等师范学校一年级了,下学期开学的时候,杨军营怀揣着父母给他的2000元钱学费离开家门,没有走进学校的大门,而是直奔河南嵩山,走进了少林寺的大门。那年他15岁,到了少林寺之后,从上午10点到下午4点多,少林寺快到了关山门的时间了,他观看武僧团的表演,连位置都没有挪动一下,一名武僧问他怎么还不走,杨军营说他想拜师习武。武僧就是后来他的师父释圣和。释圣和让他做一些基本动作看看,杨军营按照武僧指示的做了之后,释圣和觉得他还不错,就收了他。但开始的时候根本不让他练功,而是安排他做一些勤杂活,杨军营每次干完了活,就开始独自一人偷偷地练,半年之后,有一次练得出神,释圣和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拍了拍他肩膀,让杨军营以后跟着他训练。

闫超则代表了另一种类型的学艺经历,在进入少林寺之前他是在少林寺所创办的小武校里学习的,师父是少林寺还俗的和尚,因为闫超比较优秀,师傅就介绍他去了少林寺。

每天早上四点,少林弟子们就纷纷从四处集合到山门前准备跑步,他们通常是从山门前跑到后山达摩洞,如果按照一般人的脚力爬到山顶至少要一个多小时,而且可能累得几乎虚脱。但是少林弟子们跑个来回,也不过半个钟头的样子。之后,他们就会再找个幽静的地方,参禅习武。下午是他们自由活动的时间,念经、参禅、练功、读书。到了5点时,寺内所有的和尚都要到大雄宝殿上晚课。

少林寺清规戒律十分严格,弟子严禁外出,平时练功或平时干活、打扫卫生,稍有偷懒就将受到严厉的处罚,比如罚倒立,每次至少是一小时。“有时候练完功要去吃饭时,连脚步都迈不动,甚至有人腿一软,就躺倒在地上了。”本报记者邱如明文

本报讯长一米三的头发,需要两名发型师打理。农妇刘玉梅14年未剪头发,昨日第一次走进发廊“玩格”。

39岁的刘玉梅家住人和京海小城,昨日与妹妹专程到江北区观音桥一发型设计店,意欲改变发型。刘身高1.6米,发长却有1.3米。刘说,从小她就不剪头发,到25岁时头发已到脚后跟。因做事不方便,刘自己动手将长发齐耳剪掉。此后,便再未剪过。刘19岁的女儿说,从记事开始,就未见过母亲进理发店。为方便打理,刘每天将头发扎辫,10多年,发型从未改变,此次是第一次进理发店做头发。

“这样长的头发,我们亏了。”发型助理给刘洗头时,打趣说。刘洗头需把头发分两段先后清洗,洗发水用量是普通长发的三倍。一小时后,刘身旁的位置已换了四名顾客,其长发才终于洗净。发型设计师为刘设计了直板烫。因其头发又长又多,两名设计师一齐上阵,一人负责一边,将头发从头拉到脚。

看到烫后上油的头发又直又亮,直拖到小腿,刘舍不得剪了。“从小我就喜欢长发,我还要留着。”

本报讯又一年毕业日期临近,一些女大学毕业生竟抱着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想法忙起了征婚。这种征婚行为被大学生戏称为“曲线就业”。

在哈市南岗区某婚介中心的登记本上,记者看到这样一条征婚启事:未婚女,23岁,某校在校大四学生,1.67米,貌美如花,觅德才兼备,本科以上学历,寻身高1.7米以上,真诚善良、有车、有房、有3年以上大公司工作经验的未婚男士为伴。据该婚姻中介的负责人李女士介绍,现在她们时常接待一些来征婚的大学女生,从今年7月到现在就有七八个征婚的大学生了。而在道里区某婚姻中介所记者同样看到了一些写着在校大学生,寻求有车有房成功人士的征婚广告。通过查找记者发现,这家婚姻中介所今年一年共有20余条自称是在校大学生的征婚信息,其中年龄最小的在校读大学三年级,且全部是女生。

据某婚介所业内人士介绍,大约在四五年前哈市就有女大学生开始征婚,近两年人数不断增加,来征婚的大学生九成以上都是本科应届毕业的女生,其中半数以上是外地人。征婚的条件也非常相似,几乎都是寻求有车有房的成功人士。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女大学毕业生征婚呢,记者几经周折和一位征婚的女大学生薇薇(化名)取得了联系。巍巍是去年从哈市一普通高校毕业的学生,24岁。谈起征婚的原因,巍巍笑着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啊!”巍巍告诉记者,同学们把这种征婚叫“曲线就业”。她说,现在大学生的就业压力很大,去年毕业后,她的很多同学都没有找到合适工作,有的同学一年换了三四个工作,每月的收入还不到一千元。自己就读的不是名校,家又在外地,毕业后想找个好工作留在城市很难。即使找了个工作,那么少的收入只够维持租房、吃饭等正常的生活开销。不如趁着年轻漂亮又是大学毕业,找个起点高的丈夫结婚,一方面避开就业的麻烦,另外还可以省去10年的苦日子。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面对就业形势的严峻,部分女大学生变得现实了。“嫁个好老公,少奋斗10年。”成为一部分女大学生心中的口号。大学校园里甚至开始流行“男靠家,女靠嫁”的说法。只要有一定经济实力,有房有车,至于对方的学历、年龄等,征婚的女大学生们大多不太考虑。

对于高校大学生的这种“不忙就业忙征婚”的现象,记者采访了一些大学生和一些高校教师。对此一些大学生表示,他们不赞同但是能接受。一位大学生称,自己不会去做这样的事,但有同学这样做的话,他也不会反对。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与生活方式的自由,外人没必要指责。而一些同学则表示反对和不屑,他们认为靠这样的方式即使有富足的物质生活也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一些高校老师则认为,大学生征婚,尤其是带着功利性的征婚行为是一种不正当的行为。虽然法律上允许大学生征婚,但是从社会伦理角度上说,无论对其个人或是从其所产生的社会影响来看,大学生征婚都是绝对不应提倡的。

■我们要通过信用体系的建设,形成一种类似的局面:每个人时常检查自己的公德行为,就像检查自己的车有没有汽油那样。

最近,网上一项“最缺乏公德的行为”征集与调查活动,为人们勾画出几幅最常见的公德缺失世象:

寂静深夜,手机短信惊醒梦中人,打开一看,原来是“二手车优惠广告”;新手初上路,贴上“实习”标签,望求车友包涵照顾,哪料屡遭别车;超市里,竟有人站在“请勿品尝”标牌旁细品慢尝;回到家里,想放松一天工作的疲乏,岂料装修的敲打声此起彼伏,“你不睡,他不装;你一睡,他就装”……

其实,我们遇到的远远不止这些。公共通道、过街天桥常常被小商小贩占满,你必须费力地挤过去;在城市地铁口设有出站口和入站口,在出口的底部放着“止步”的牌子,但总有不少出站的人视而不见,逆行而出;会议室中明明挂着“禁止吸烟”的字样,但就是有一些人吞云吐雾;乘飞机、坐火车,大家在有秩序的排队时,总有几个人想加塞儿……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